摘要: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吸引人。

 
美国史上最大庞氏骗局主犯麦道夫死亡,终年82岁。

Geoff Colvin

OR--商业新媒体

2008年12月11日上午,纽约知名律师艾克·索尔金正在华盛顿特区一所幼儿园里看着孙女玩耍。上午9点半左右,他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他的一位客户——伯尼·麦道夫,后者开口说道:“我被联邦调查局抓了,现在正铐在他们总部的椅子上,我需要你的帮助。”索尔金后来回忆道:“11号早上打电话给我之前,麦道夫已经向联邦调查局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我当时并不清楚他被捕的原因。”

吉姆·坎贝尔的新书《对话麦道夫》(麦格希教育出版,将于4月27日面世)中便提及了这个小插曲,从中也能看出许多有关麦道夫本人和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律师怎么可以公开谈论有关自己客户的轶事呢?按照律师-客户特权(Attorney-client privilege),这种行为本属禁止之列,但正在北卡罗莱纳州监狱服刑的麦道夫放弃了这种特权,并授权索尔金接受了坎贝尔的采访。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也与坎贝尔进行过对话,接受过采访的还有麦道夫的儿子安德鲁、多名前任雇员、部分受控人员的律师、负责相关调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法务财务顾问,以及其他许多此前未曾就该起史上最大且最具破坏性的庞氏骗局接受过作家或记者采访的人士。最重要的是,麦道夫本人在监狱服刑期间也与坎贝尔有过电子邮件沟通,他还给后者寄去了多封颇具篇幅的手书信件。

如此一来,《对话麦道夫》就成了一部独一无二的著作,也很可能会成为那场让全世界成千上万投资者陷入贫困的大规模犯罪事件的权威信息来源(除非他们根本就不是投资者)。

各界投资者总共交给了麦道夫195亿美元资金,虽然麦道夫谎称本金及投资收益总计已达648亿美元,但他实际并未进行任何投资。麦道夫的首席副手弗兰克·迪帕斯卡利(被其律师称之为首席欺诈官)告诉坎贝尔,“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这么做不对,我当时就知道。”

那么,麦道夫与坎贝尔进行详谈的原因是什么呢?坎贝尔在书中写道:“我推测麦道夫是想把我当作自己发声的渠道,希望通过我来讲出他对整个事件的看法。不过我敢说,他肯定会对我的发现感到失望的。”坎贝尔是一名顾问,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同时还是电台节目“吉姆·坎贝尔商业对话”(Business Talk with Jim Campbell)的主持人。

按照麦道夫的说法,他的大规模诈骗行为持续了至少16年的时间,(或者更可能如坎贝尔所称的那样持续了至少35年的时间),在此背景之下,很难想象麦道夫会如何讲述他的故事。不过在《对话麦道夫》中明显可以看出他非常希望得到他人理解,坎贝尔称之为“对他人理解的尼克松式的病态需求”。

在信中,麦道夫承认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却试图逃避责任,不断以荒诞不经的理由为自己辩护。他在信中写道:“是华尔街的腐败文化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这种不法勾当。”

他甚至还为开始“庞氏骗局”寻找借口。他声称自己合法的投资业务在1992年遇到了困境,当时一笔极为复杂的交易出现了问题,而他最大的投资者(所谓“四大”)“未能履行承诺”。为了误导其他投资者,使之相信业务仍在正常开展,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将旗下投资基金变成了庞氏骗局。

在麦道夫的故事中,他并非一个生来就想做罪犯的坏人。虽然他也承认自己在1992年的那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仍然希望外界相信自己是为歹人所迫才犯下了种种罪行。对此,坎贝尔不买账。他的分析表明,在1992年之前,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已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在《对话麦道夫》一书中,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为引人注目。作为一名商人,他无疑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不仅协助创建了纳斯达克,更曾在该组织担任主席一职。曾有投资者愿意出价30亿美元收购他创办的做市公司,但由于担心买家尽职调查会使其庞氏骗局露馅,他只得选择拒绝。

证据显示,案发之前,他未曾向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犯罪行为的信息。在他从监狱寄给自己儿子安迪及其未婚妻的纸条上只写着:“亲爱的安迪和凯瑟琳,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感到非常抱歉。父留。”除此之外双方便未有更多和解的动作。安迪后来死于癌症,麦道夫的另一个儿子马克则于2010年自缢而亡。

另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既然庞氏骗局终将破灭,麦道夫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注定会失败吗?

可能没有。坎贝尔认为,麦道夫并未制订退出策略。直到案发前的最后时刻,他仍然非常受人尊敬,投资者都非常渴望把资金交给他管理。显然,他相信自己可以将骗局进行到自己身故为止,如果2008年的金融危机没有导致出现客户挤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许他真的可以做到。他一定知道他的投资者、雇员和家人也在遭受着同样、甚至更深重的痛苦,只是他早已不在乎这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对话麦道夫》:首次揭秘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

发布日期:2021-04-15 06:06
摘要: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吸引人。

 
美国史上最大庞氏骗局主犯麦道夫死亡,终年82岁。

Geoff Colvin

OR--商业新媒体

2008年12月11日上午,纽约知名律师艾克·索尔金正在华盛顿特区一所幼儿园里看着孙女玩耍。上午9点半左右,他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他的一位客户——伯尼·麦道夫,后者开口说道:“我被联邦调查局抓了,现在正铐在他们总部的椅子上,我需要你的帮助。”索尔金后来回忆道:“11号早上打电话给我之前,麦道夫已经向联邦调查局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我当时并不清楚他被捕的原因。”

吉姆·坎贝尔的新书《对话麦道夫》(麦格希教育出版,将于4月27日面世)中便提及了这个小插曲,从中也能看出许多有关麦道夫本人和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律师怎么可以公开谈论有关自己客户的轶事呢?按照律师-客户特权(Attorney-client privilege),这种行为本属禁止之列,但正在北卡罗莱纳州监狱服刑的麦道夫放弃了这种特权,并授权索尔金接受了坎贝尔的采访。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也与坎贝尔进行过对话,接受过采访的还有麦道夫的儿子安德鲁、多名前任雇员、部分受控人员的律师、负责相关调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法务财务顾问,以及其他许多此前未曾就该起史上最大且最具破坏性的庞氏骗局接受过作家或记者采访的人士。最重要的是,麦道夫本人在监狱服刑期间也与坎贝尔有过电子邮件沟通,他还给后者寄去了多封颇具篇幅的手书信件。

如此一来,《对话麦道夫》就成了一部独一无二的著作,也很可能会成为那场让全世界成千上万投资者陷入贫困的大规模犯罪事件的权威信息来源(除非他们根本就不是投资者)。

各界投资者总共交给了麦道夫195亿美元资金,虽然麦道夫谎称本金及投资收益总计已达648亿美元,但他实际并未进行任何投资。麦道夫的首席副手弗兰克·迪帕斯卡利(被其律师称之为首席欺诈官)告诉坎贝尔,“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这么做不对,我当时就知道。”

那么,麦道夫与坎贝尔进行详谈的原因是什么呢?坎贝尔在书中写道:“我推测麦道夫是想把我当作自己发声的渠道,希望通过我来讲出他对整个事件的看法。不过我敢说,他肯定会对我的发现感到失望的。”坎贝尔是一名顾问,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同时还是电台节目“吉姆·坎贝尔商业对话”(Business Talk with Jim Campbell)的主持人。

按照麦道夫的说法,他的大规模诈骗行为持续了至少16年的时间,(或者更可能如坎贝尔所称的那样持续了至少35年的时间),在此背景之下,很难想象麦道夫会如何讲述他的故事。不过在《对话麦道夫》中明显可以看出他非常希望得到他人理解,坎贝尔称之为“对他人理解的尼克松式的病态需求”。

在信中,麦道夫承认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却试图逃避责任,不断以荒诞不经的理由为自己辩护。他在信中写道:“是华尔街的腐败文化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这种不法勾当。”

他甚至还为开始“庞氏骗局”寻找借口。他声称自己合法的投资业务在1992年遇到了困境,当时一笔极为复杂的交易出现了问题,而他最大的投资者(所谓“四大”)“未能履行承诺”。为了误导其他投资者,使之相信业务仍在正常开展,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将旗下投资基金变成了庞氏骗局。

在麦道夫的故事中,他并非一个生来就想做罪犯的坏人。虽然他也承认自己在1992年的那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仍然希望外界相信自己是为歹人所迫才犯下了种种罪行。对此,坎贝尔不买账。他的分析表明,在1992年之前,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已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在《对话麦道夫》一书中,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为引人注目。作为一名商人,他无疑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不仅协助创建了纳斯达克,更曾在该组织担任主席一职。曾有投资者愿意出价30亿美元收购他创办的做市公司,但由于担心买家尽职调查会使其庞氏骗局露馅,他只得选择拒绝。

证据显示,案发之前,他未曾向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犯罪行为的信息。在他从监狱寄给自己儿子安迪及其未婚妻的纸条上只写着:“亲爱的安迪和凯瑟琳,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感到非常抱歉。父留。”除此之外双方便未有更多和解的动作。安迪后来死于癌症,麦道夫的另一个儿子马克则于2010年自缢而亡。

另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既然庞氏骗局终将破灭,麦道夫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注定会失败吗?

可能没有。坎贝尔认为,麦道夫并未制订退出策略。直到案发前的最后时刻,他仍然非常受人尊敬,投资者都非常渴望把资金交给他管理。显然,他相信自己可以将骗局进行到自己身故为止,如果2008年的金融危机没有导致出现客户挤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许他真的可以做到。他一定知道他的投资者、雇员和家人也在遭受着同样、甚至更深重的痛苦,只是他早已不在乎这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吸引人。

 
美国史上最大庞氏骗局主犯麦道夫死亡,终年82岁。

Geoff Colvin

OR--商业新媒体

2008年12月11日上午,纽约知名律师艾克·索尔金正在华盛顿特区一所幼儿园里看着孙女玩耍。上午9点半左右,他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他的一位客户——伯尼·麦道夫,后者开口说道:“我被联邦调查局抓了,现在正铐在他们总部的椅子上,我需要你的帮助。”索尔金后来回忆道:“11号早上打电话给我之前,麦道夫已经向联邦调查局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我当时并不清楚他被捕的原因。”

吉姆·坎贝尔的新书《对话麦道夫》(麦格希教育出版,将于4月27日面世)中便提及了这个小插曲,从中也能看出许多有关麦道夫本人和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律师怎么可以公开谈论有关自己客户的轶事呢?按照律师-客户特权(Attorney-client privilege),这种行为本属禁止之列,但正在北卡罗莱纳州监狱服刑的麦道夫放弃了这种特权,并授权索尔金接受了坎贝尔的采访。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也与坎贝尔进行过对话,接受过采访的还有麦道夫的儿子安德鲁、多名前任雇员、部分受控人员的律师、负责相关调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法务财务顾问,以及其他许多此前未曾就该起史上最大且最具破坏性的庞氏骗局接受过作家或记者采访的人士。最重要的是,麦道夫本人在监狱服刑期间也与坎贝尔有过电子邮件沟通,他还给后者寄去了多封颇具篇幅的手书信件。

如此一来,《对话麦道夫》就成了一部独一无二的著作,也很可能会成为那场让全世界成千上万投资者陷入贫困的大规模犯罪事件的权威信息来源(除非他们根本就不是投资者)。

各界投资者总共交给了麦道夫195亿美元资金,虽然麦道夫谎称本金及投资收益总计已达648亿美元,但他实际并未进行任何投资。麦道夫的首席副手弗兰克·迪帕斯卡利(被其律师称之为首席欺诈官)告诉坎贝尔,“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这么做不对,我当时就知道。”

那么,麦道夫与坎贝尔进行详谈的原因是什么呢?坎贝尔在书中写道:“我推测麦道夫是想把我当作自己发声的渠道,希望通过我来讲出他对整个事件的看法。不过我敢说,他肯定会对我的发现感到失望的。”坎贝尔是一名顾问,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同时还是电台节目“吉姆·坎贝尔商业对话”(Business Talk with Jim Campbell)的主持人。

按照麦道夫的说法,他的大规模诈骗行为持续了至少16年的时间,(或者更可能如坎贝尔所称的那样持续了至少35年的时间),在此背景之下,很难想象麦道夫会如何讲述他的故事。不过在《对话麦道夫》中明显可以看出他非常希望得到他人理解,坎贝尔称之为“对他人理解的尼克松式的病态需求”。

在信中,麦道夫承认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却试图逃避责任,不断以荒诞不经的理由为自己辩护。他在信中写道:“是华尔街的腐败文化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这种不法勾当。”

他甚至还为开始“庞氏骗局”寻找借口。他声称自己合法的投资业务在1992年遇到了困境,当时一笔极为复杂的交易出现了问题,而他最大的投资者(所谓“四大”)“未能履行承诺”。为了误导其他投资者,使之相信业务仍在正常开展,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将旗下投资基金变成了庞氏骗局。

在麦道夫的故事中,他并非一个生来就想做罪犯的坏人。虽然他也承认自己在1992年的那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仍然希望外界相信自己是为歹人所迫才犯下了种种罪行。对此,坎贝尔不买账。他的分析表明,在1992年之前,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已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在《对话麦道夫》一书中,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为引人注目。作为一名商人,他无疑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不仅协助创建了纳斯达克,更曾在该组织担任主席一职。曾有投资者愿意出价30亿美元收购他创办的做市公司,但由于担心买家尽职调查会使其庞氏骗局露馅,他只得选择拒绝。

证据显示,案发之前,他未曾向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犯罪行为的信息。在他从监狱寄给自己儿子安迪及其未婚妻的纸条上只写着:“亲爱的安迪和凯瑟琳,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感到非常抱歉。父留。”除此之外双方便未有更多和解的动作。安迪后来死于癌症,麦道夫的另一个儿子马克则于2010年自缢而亡。

另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既然庞氏骗局终将破灭,麦道夫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注定会失败吗?

可能没有。坎贝尔认为,麦道夫并未制订退出策略。直到案发前的最后时刻,他仍然非常受人尊敬,投资者都非常渴望把资金交给他管理。显然,他相信自己可以将骗局进行到自己身故为止,如果2008年的金融危机没有导致出现客户挤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许他真的可以做到。他一定知道他的投资者、雇员和家人也在遭受着同样、甚至更深重的痛苦,只是他早已不在乎这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对话麦道夫》:首次揭秘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

发布日期:2021-04-15 06:06
摘要: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吸引人。

 
美国史上最大庞氏骗局主犯麦道夫死亡,终年82岁。

Geoff Colvin

OR--商业新媒体

2008年12月11日上午,纽约知名律师艾克·索尔金正在华盛顿特区一所幼儿园里看着孙女玩耍。上午9点半左右,他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他的一位客户——伯尼·麦道夫,后者开口说道:“我被联邦调查局抓了,现在正铐在他们总部的椅子上,我需要你的帮助。”索尔金后来回忆道:“11号早上打电话给我之前,麦道夫已经向联邦调查局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我当时并不清楚他被捕的原因。”

吉姆·坎贝尔的新书《对话麦道夫》(麦格希教育出版,将于4月27日面世)中便提及了这个小插曲,从中也能看出许多有关麦道夫本人和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律师怎么可以公开谈论有关自己客户的轶事呢?按照律师-客户特权(Attorney-client privilege),这种行为本属禁止之列,但正在北卡罗莱纳州监狱服刑的麦道夫放弃了这种特权,并授权索尔金接受了坎贝尔的采访。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也与坎贝尔进行过对话,接受过采访的还有麦道夫的儿子安德鲁、多名前任雇员、部分受控人员的律师、负责相关调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法务财务顾问,以及其他许多此前未曾就该起史上最大且最具破坏性的庞氏骗局接受过作家或记者采访的人士。最重要的是,麦道夫本人在监狱服刑期间也与坎贝尔有过电子邮件沟通,他还给后者寄去了多封颇具篇幅的手书信件。

如此一来,《对话麦道夫》就成了一部独一无二的著作,也很可能会成为那场让全世界成千上万投资者陷入贫困的大规模犯罪事件的权威信息来源(除非他们根本就不是投资者)。

各界投资者总共交给了麦道夫195亿美元资金,虽然麦道夫谎称本金及投资收益总计已达648亿美元,但他实际并未进行任何投资。麦道夫的首席副手弗兰克·迪帕斯卡利(被其律师称之为首席欺诈官)告诉坎贝尔,“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这么做不对,我当时就知道。”

那么,麦道夫与坎贝尔进行详谈的原因是什么呢?坎贝尔在书中写道:“我推测麦道夫是想把我当作自己发声的渠道,希望通过我来讲出他对整个事件的看法。不过我敢说,他肯定会对我的发现感到失望的。”坎贝尔是一名顾问,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同时还是电台节目“吉姆·坎贝尔商业对话”(Business Talk with Jim Campbell)的主持人。

按照麦道夫的说法,他的大规模诈骗行为持续了至少16年的时间,(或者更可能如坎贝尔所称的那样持续了至少35年的时间),在此背景之下,很难想象麦道夫会如何讲述他的故事。不过在《对话麦道夫》中明显可以看出他非常希望得到他人理解,坎贝尔称之为“对他人理解的尼克松式的病态需求”。

在信中,麦道夫承认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却试图逃避责任,不断以荒诞不经的理由为自己辩护。他在信中写道:“是华尔街的腐败文化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这种不法勾当。”

他甚至还为开始“庞氏骗局”寻找借口。他声称自己合法的投资业务在1992年遇到了困境,当时一笔极为复杂的交易出现了问题,而他最大的投资者(所谓“四大”)“未能履行承诺”。为了误导其他投资者,使之相信业务仍在正常开展,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将旗下投资基金变成了庞氏骗局。

在麦道夫的故事中,他并非一个生来就想做罪犯的坏人。虽然他也承认自己在1992年的那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仍然希望外界相信自己是为歹人所迫才犯下了种种罪行。对此,坎贝尔不买账。他的分析表明,在1992年之前,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已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在《对话麦道夫》一书中,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为引人注目。作为一名商人,他无疑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不仅协助创建了纳斯达克,更曾在该组织担任主席一职。曾有投资者愿意出价30亿美元收购他创办的做市公司,但由于担心买家尽职调查会使其庞氏骗局露馅,他只得选择拒绝。

证据显示,案发之前,他未曾向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犯罪行为的信息。在他从监狱寄给自己儿子安迪及其未婚妻的纸条上只写着:“亲爱的安迪和凯瑟琳,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感到非常抱歉。父留。”除此之外双方便未有更多和解的动作。安迪后来死于癌症,麦道夫的另一个儿子马克则于2010年自缢而亡。

另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既然庞氏骗局终将破灭,麦道夫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注定会失败吗?

可能没有。坎贝尔认为,麦道夫并未制订退出策略。直到案发前的最后时刻,他仍然非常受人尊敬,投资者都非常渴望把资金交给他管理。显然,他相信自己可以将骗局进行到自己身故为止,如果2008年的金融危机没有导致出现客户挤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许他真的可以做到。他一定知道他的投资者、雇员和家人也在遭受着同样、甚至更深重的痛苦,只是他早已不在乎这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吸引人。

 
美国史上最大庞氏骗局主犯麦道夫死亡,终年82岁。

Geoff Colvin

OR--商业新媒体

2008年12月11日上午,纽约知名律师艾克·索尔金正在华盛顿特区一所幼儿园里看着孙女玩耍。上午9点半左右,他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他的一位客户——伯尼·麦道夫,后者开口说道:“我被联邦调查局抓了,现在正铐在他们总部的椅子上,我需要你的帮助。”索尔金后来回忆道:“11号早上打电话给我之前,麦道夫已经向联邦调查局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我当时并不清楚他被捕的原因。”

吉姆·坎贝尔的新书《对话麦道夫》(麦格希教育出版,将于4月27日面世)中便提及了这个小插曲,从中也能看出许多有关麦道夫本人和这本书(的特别之处)。律师怎么可以公开谈论有关自己客户的轶事呢?按照律师-客户特权(Attorney-client privilege),这种行为本属禁止之列,但正在北卡罗莱纳州监狱服刑的麦道夫放弃了这种特权,并授权索尔金接受了坎贝尔的采访。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也与坎贝尔进行过对话,接受过采访的还有麦道夫的儿子安德鲁、多名前任雇员、部分受控人员的律师、负责相关调查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法务财务顾问,以及其他许多此前未曾就该起史上最大且最具破坏性的庞氏骗局接受过作家或记者采访的人士。最重要的是,麦道夫本人在监狱服刑期间也与坎贝尔有过电子邮件沟通,他还给后者寄去了多封颇具篇幅的手书信件。

如此一来,《对话麦道夫》就成了一部独一无二的著作,也很可能会成为那场让全世界成千上万投资者陷入贫困的大规模犯罪事件的权威信息来源(除非他们根本就不是投资者)。

各界投资者总共交给了麦道夫195亿美元资金,虽然麦道夫谎称本金及投资收益总计已达648亿美元,但他实际并未进行任何投资。麦道夫的首席副手弗兰克·迪帕斯卡利(被其律师称之为首席欺诈官)告诉坎贝尔,“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这么做不对,我当时就知道。”

那么,麦道夫与坎贝尔进行详谈的原因是什么呢?坎贝尔在书中写道:“我推测麦道夫是想把我当作自己发声的渠道,希望通过我来讲出他对整个事件的看法。不过我敢说,他肯定会对我的发现感到失望的。”坎贝尔是一名顾问,在华尔街工作多年,同时还是电台节目“吉姆·坎贝尔商业对话”(Business Talk with Jim Campbell)的主持人。

按照麦道夫的说法,他的大规模诈骗行为持续了至少16年的时间,(或者更可能如坎贝尔所称的那样持续了至少35年的时间),在此背景之下,很难想象麦道夫会如何讲述他的故事。不过在《对话麦道夫》中明显可以看出他非常希望得到他人理解,坎贝尔称之为“对他人理解的尼克松式的病态需求”。

在信中,麦道夫承认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但却试图逃避责任,不断以荒诞不经的理由为自己辩护。他在信中写道:“是华尔街的腐败文化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做着这种不法勾当。”

他甚至还为开始“庞氏骗局”寻找借口。他声称自己合法的投资业务在1992年遇到了困境,当时一笔极为复杂的交易出现了问题,而他最大的投资者(所谓“四大”)“未能履行承诺”。为了误导其他投资者,使之相信业务仍在正常开展,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将旗下投资基金变成了庞氏骗局。

在麦道夫的故事中,他并非一个生来就想做罪犯的坏人。虽然他也承认自己在1992年的那场危机中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仍然希望外界相信自己是为歹人所迫才犯下了种种罪行。对此,坎贝尔不买账。他的分析表明,在1992年之前,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已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在《对话麦道夫》一书中,有关麦道夫本人的疑团最为引人注目。作为一名商人,他无疑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不仅协助创建了纳斯达克,更曾在该组织担任主席一职。曾有投资者愿意出价30亿美元收购他创办的做市公司,但由于担心买家尽职调查会使其庞氏骗局露馅,他只得选择拒绝。

证据显示,案发之前,他未曾向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犯罪行为的信息。在他从监狱寄给自己儿子安迪及其未婚妻的纸条上只写着:“亲爱的安迪和凯瑟琳,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感到非常抱歉。父留。”除此之外双方便未有更多和解的动作。安迪后来死于癌症,麦道夫的另一个儿子马克则于2010年自缢而亡。

另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是:既然庞氏骗局终将破灭,麦道夫难道没有意识到自己注定会失败吗?

可能没有。坎贝尔认为,麦道夫并未制订退出策略。直到案发前的最后时刻,他仍然非常受人尊敬,投资者都非常渴望把资金交给他管理。显然,他相信自己可以将骗局进行到自己身故为止,如果2008年的金融危机没有导致出现客户挤兑(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也许他真的可以做到。他一定知道他的投资者、雇员和家人也在遭受着同样、甚至更深重的痛苦,只是他早已不在乎这些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