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 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


OR--商业新媒体

内塔尼亚胡说:“对于以色列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有大批疫苗到货,我赞同我的朋友、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的看法,相信我们在3月份期间将有一批接一批的疫苗到货,从而完成对以色列16岁以上人口的疫苗接种工作。”

艾伯乐给内塔尼亚胡提供了一个延长政治生命的机会。面对激增的新冠病例和接下来的议会选举,这位总理将自己留任的最大希望寄托在辉瑞的疫苗上。站在停机坪上,他自豪地说,60岁以上以色列人口接种疫苗的比例已经达到72%,这要归功于从12月初开始到货的疫苗,很快还会有更多疫苗到货。这是因为他和艾伯乐达成了协议,将把他的国家作为辉瑞疫苗的试验点。

疫苗的分配仍然感觉像是一场零和游戏。在内塔尼亚胡完成这次胜利的巡视工作之后,辉瑞告诉其他非美国客户,该公司将暂时关闭位于比利时的疫苗生产设施以进行升级,在此期间将削减近期的供应量。

恐慌和愤怒情绪在世界各国的首都蔓延,尤其是罗马。意大利是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已经成功制定了一项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接种人数比欧盟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在辉瑞宣布减产消息时,意大利正在等待新的疫苗到货。当时的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Domenico Arcuri)强烈抨击这种行为,他抱怨说,就在意大利即将开始给所有80岁以上的人群接种疫苗时,辉瑞将其发货量减少了近30%。他警告说,意大利可能对这家公司采取某种行动。

就在阿尔库里表达不满几天之后,辉瑞开始向以色列发运几百万剂疫苗。几周之内,以色列就将疫苗接种计划扩大到了16到18岁的人群。

意大利的威尼托大区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重的地区之一,死亡人数超过9800人。这个地区的主席卢卡·扎亚(Luca Zaia)坐在意大利国旗和欧盟旗帜前告诉记者:“看,我们非常生气。”他刚刚得知,威尼托大区那一周的疫苗供应量将被减少53%。“我想知道他们花钱请了哪个诺贝尔奖得主来规划疫苗的分配工作,或者他们使用了哪种原理或算法。”

这种疫苗分配方法并非来自某种算法,而是一家制药公司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捉襟见肘地分配疫苗剂量的产物,它使用了一种不透明的流程,似乎涉及到多种因素,包括订单规模、排队先后、产量预期、世界各国领导人打来的电话以及推动这项科学发展的潜力,当然还有实现盈利的渴望。

艾伯乐说:“人人都希望能在第一季度收到疫苗,我们试图允许大家讨论和协商从而把消息散播出去,这样每个人都能处在公平的位置上。”还没有下单的国家想要排队,已经提前下单的国家又想要购买更多。他说:“这是一场持续的谈判。每个人当然都想早点拿到疫苗。”辉瑞表示,与以色列之间的协议没有影响到分配给其他任何地方的疫苗。

以色列在争夺疫苗方面有两个优势:首先,据知情人士透露,内塔尼亚胡对疫苗开出的价格大约是每剂30美元,比美国政府高出50%左右。另外,他还同意共享全国范围内的疫苗数据,这种疫苗建立在一种名叫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试验性平台基础上,需要注射两针。它几乎只在以色列使用,这相当于一项大规模有效性研究。(辉瑞曾考虑向冰岛提供同样的安排,但该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不够多,无法进行有意义的研究。)到4月1日,以色列已经给900万人口中的56.5%接种了第一针疫苗,使其位于世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意大利仅给近14%的国民注射了第一针疫苗。

艾伯乐称,和以色列达成的协议将提供有用的数据,这将改变这个世界对于如何结束这场疫情的理解。他说:“他们正在努力提取全世界正在等待的科学信息。我们很快将获得关于有症状和无症状传播的数据。”事实上,2月24日从以色列传出的消息令人瞩目:在将近60万接种者当中,这种疫苗预防了94%的新冠病例。

辉瑞与德国公司BioNTechSE合作,率先开发出一款新冠疫苗并获批,这使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当疫情爆发时,艾伯乐出任辉瑞首席执行官才一年时间,几乎马上就面临制药公司高管通常不会面临的选择。政府政策和个人行为同样重要,但在某种程度上,疫苗生产商能够决定哪些地方的感染病例将会减少,以及哪些经济体将率先重新开放。这些疫苗生产商的客户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和公共卫生官员一起设计出了复杂的疫苗接种方案,但是,这些领导人正在明白一点:他们的命运取决于辉瑞这些制药公司给他们提供多少疫苗。

在过去几个月中,艾伯乐几乎扮演了类似政治家的角色,与各国首脑通电话,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der Leyen)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内塔尼亚胡在1月份夸耀说,他和艾伯乐通了17次电话,这位首席执行官甚至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都会接他的电话。艾伯乐说,从那之后,他和内塔尼亚胡的通话次数“甚至更多了”。

辉瑞的领先地位也给艾伯乐提供了独一无二的销售机会。他已经锁定了来自60多个国家的订单,但都没有公开商业条款。辉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9500万剂疫苗。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它正在执行制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增产计划,在2021年将把产量提高到20亿剂,超过了现阶段协议销售量。该公司预计,在2021年,这款名叫复必泰(Comirnaty,将Covid、mRNA和immunity三个单词不太精巧地融合在一起)的疫苗将至少带来150亿美元的收入,使它有望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品之一。

说到一家跨国公司在疫情期间应该怎么做,我们并没有现成的规则手册。辉瑞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几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现在做的事情符合制药公司通常的做法:以市场愿意支付的价格大规模销售可以救命的产品。它不一定要服务于全球公共卫生议程。有朝一日人们将对这场疫情进行事后剖析,到时候可能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一家公司怎么能拥有影响那么多人的权力。

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推出“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简称OWS)计划。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 Plc)前高管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担任该行动的首席顾问,负责确定哪些疫苗可以获得支持。在ModernaInc.董事会任职的经历让他对mRNA技术异常熟悉,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个平台。此前,利用mRNA技术研发的药物从来没有获批的先例。


当辉瑞宣布与mRNA领域的另一个先行者BioNTech合作的决定后,斯拉维知道,辉瑞可能是一位竞争者,但他并不认识艾伯乐。当他们在2020年6月首次谈话时,艾伯乐明确表示,和OWS正在评估的其他公司不一样,他对于该计划提供的研发资金并不感兴趣。相反,他希望OWS预先提供采购订单,以保证辉瑞在研发成功后有买家。该公司高达500亿美元的年收入意味着它能够负担得起这样的冒险尝试。艾伯乐曾经说过,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他认为这可以让科学家摆脱官僚制度的束缚,更快取得成果。斯拉维说:“阿尔伯特非常清楚,他们具备了成功的条件。”

辉瑞的信心从一开始就显现了出来。在安全性测试开始后不久,该公司从5月起就在全球范围内推销这种疫苗。艾伯乐说:“这个过程从我们接触每个国家的初期就开始了。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大洲讨论这件事。”英国是第一个达成协议的国家,在7月20日同意购买3000万剂疫苗(后来增加到4000万剂),交货时间是2020年和2021年。与辉瑞和其他国家达成的大多数交易一样,商业条款并未披露。

两天后,辉瑞宣布从OWS获得了价值19.5亿美元的订单,采购1亿剂疫苗,这款疫苗还有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这些直接的预购订单让辉瑞不同于OWS所有其他的候选公司。比如说,Moderna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了24.8亿美元拨款,其中包括9.55亿美元用于临床研究、制造以及购买1亿剂疫苗的费用。相比之下,辉瑞花了20亿美元自有资金进行研发。据前管理人士透露,公司高管一开始曾要求把疫苗价格定得高一些,不过最终同意定在每剂19.50美元。这些前管理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关于定价的讨论是保密的。

欧洲的价格也普遍较高。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夏天,辉瑞和BioNTech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开始要价每剂54欧元(1欧元约合1.2美元),证实了德国媒体的报道。BioNTech的联合创始人乌古尔·萨欣(Ugur Sahin)告诉《图片报》(Bild),最初的预估数据是根据对生产成本的粗略计算得出来的,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想出可行的制造方法。他们后来把面向“工业化国家”的价格定在15至30欧元这个区间内,具体取决于订单规模。

由于不受政府拨款的附加条件束缚,辉瑞可以更快行动起来。艾伯乐在宣布与美国的交易时说: “我们早早做出了决定,在自己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开始临床工作和大规模生产,以确保这个产品在临床试验成功后能够立即上市。”在获得美国的合同不到一周后,辉瑞开始了最后阶段的试验,称其目标是最早在10月份接受FDA的监管审批。Moderna在同一天开始了最后阶段试验,但两次接种要间隔28天,比辉瑞的21天更长,这意味着在其他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辉瑞可以更早报告结果。

订单继续不断涌入。在最后阶段试验开始几天后,日本订购了1.2亿剂疫苗,将于2021年上半年交付。2020年8月初,加拿大也下了订单。

到了2020年8月下旬,辉瑞分享的早期数据显示,试验参与者对疫苗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于是有更多国家排队订购。9月初,该公司同意向欧盟“潜在供应”至多3亿剂疫苗,但欧盟在敲定交易的时候拖拖拉拉。几周后,海湾国家卡塔尔下了订单。

艾伯乐一直表示,公司预计将在10月底之前报告最后阶段试验结果,特朗普在竞选连任最后阶段民意大跌的时候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特朗普在9月初声称:“我们很快就会有疫苗了。甚至有可能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之前问世。”人们越来越担心辉瑞急于完成试验而忽视了安全检查。为了淡化外界关于特朗普正在向该公司施压的印象,艾伯乐承诺将把安全放在首位。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世界各地的几十亿人民、几百万家企业和几百个政府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上,我想直接对他们说,这种疫苗必须被证明是安全的。”辉瑞对OWS内部的某些人感到不满。该公司一直在敦促美国政府再订购1亿剂疫苗,但OWS的官员持谨慎态度。据前高级行政官员透露,由于某些不清楚的原因,该公司未能实现11月份的生产目标。辉瑞表示,它一直在向政府通报生产情况。

当辉瑞在美国大选结束六天后宣布其最后阶段试验结果时,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这种疫苗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超过了90%。斯拉维称,在辉瑞于11月9日凌晨6点45分发布新闻稿之前,艾伯乐给他打了电话,他感到非常兴奋,努力忍住尖叫,以免吵醒他在华盛顿下榻酒店的其他客人。尽管如此,在欣喜若狂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坏消息:辉瑞警告称,年底前它只能在全球范围内生产5000万剂疫苗,而不是原先预计的1亿剂。

辉瑞位于密歇根州卡拉马祖的占地1300英亩(约5.26平方公里)的园区遇到了重大生产问题,该公司在当地建造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冷冻库,用来储存必须放置在零下75摄氏度低温环境下的疫苗。一种利用新技术制造的新产品想要扩大产能需要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事实证明,辉瑞还是需要政府帮助的。为了清除供应链障碍,该公司的高管根据《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简称:DPA)敦促OWS下达一项命令,使它可以优先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几个月来,其他OWS候选公司一直在利用这项法案获得优先采购权。OWS犹豫了。这些行政官员称,他们担心,如果辉瑞根据DPA享有同等地位,它会利用其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在供应链中将Moderna淘汰出局。

辉瑞的生产延迟问题给美国疫苗的推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宣布最后阶段试验结果前,OWS一直期待11月和12月分别有2000万剂疫苗交付。实际上,它在11月份没有收到任何疫苗,在12月份得到了2000万剂,其中部分产品来自辉瑞位于比利时的生产基地,以弥补卡拉马祖的产量缺口。12月2日,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这种疫苗的国家,该国一直预计年底前能收到1000万剂疫苗,但实际上只得到了一半左右。尽管面临这样的供应挑战,辉瑞还是在圣诞节前宣布,该公司已经同意再向美国供应1亿剂疫苗。同时,政府官员最终同意让该公司享有DPA规定的优先权。

到了12月下旬,中东传来的一系列新闻报道表明,辉瑞根据合同向一些国家出售了几百万剂疫苗,这些交易原先未见报道。迪拜获得了第一批来自比利时的疫苗,并宣布将为330万人口中的70%接种辉瑞疫苗。沙特官员告诉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他们正在期待300万剂疫苗到货,其中的三分之一将在2月底前交付。阿曼卫生部长告诉政府新闻机构,该国订购了37万剂疫苗,12月份到货的第一批疫苗价格为每剂30美元,晚些时候到货的疫苗价格为每剂24美元。这似乎是除以色列之外的最高价格之一,不过这一点很难确定,因为该公司未披露具体信息。

辉瑞自家的高管发现了一个能部分解决供应问题的办法—在疫苗瓶身上做文章。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制药行业的标准做法是在瓶中稍微多装一些剂量,以避免注射量不足以及违反FDA标签法的风险。如果疫苗接种机构使用了所谓的“低死体积注射器”,辉瑞在每瓶疫苗中多装的剂量刚好可以再注射一针。

但是,并非所有的疫苗接种点都有这种注射器。而且,该公司向FDA和其他监管机构提交的申请中明确指出每瓶疫苗的装药量是五剂。辉瑞需要得出一些数据来表明额外多装的剂量能够被可靠地抽取出来。

该公司就是这么做的,然后就开始向FDA的官员施压,要求修改批准书,承认第六个剂量。据前高级行政官员称,OWS的官员反对这种修改,他们在开启这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群体疫苗接种运动时就预料到了噩梦般的物流影响。辉瑞的疫苗需要保存在亚北极温度下,如果没有最后一刻的重新安排,单单这一点已经让疫苗的分发工作变得足够困难。(最近,FDA宣布这种疫苗可以在一般的冷冻室温度下保存最多两周时间。)

该公司的游说工作取得了成功。1月6日,FDA修改了其情况说明书,批准了第六个剂量,实际上将辉瑞的产量提高了20%。欧洲、英国以及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也纷纷效仿。美国和英国设法采购到了这种注射器,但其他国家还在争先恐后地抢购。瑞典和日本抱怨说他们没有足够多的专用注射器来抽取第六个剂量,还警告说,这可能意味着数百万剂疫苗将被丢弃。奥地利也没有足够的注射器。

艾伯乐为这项政策变动辩护说,该公司已经验证了有36种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可以抽取出这个额外的疫苗剂量。他在1月下旬告诉彭博新闻社:“如果我们可以使用六剂,却丢弃了其中一个可以救命的剂量,这将是一种犯罪。”

这项修改对辉瑞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该公司曾经承诺在第一季度末前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现在表示可以提供1.2亿剂。由于各国是根据剂量付钱,此举还让每瓶疫苗的价格立即上涨了20%。

当艾伯乐在2019年1月当上辉瑞掌门人时,他的使命是让公司专注于畅销药,同时避免在药物定价问题上与特朗普政府发生潜在的斗争。很快,新冠病毒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关注点。辉瑞与一家德国生物技术公司之间鲜为人知的合作关系让它成为这场疫情中的英雄。人们对于mRNA能否奏效抱有很大的疑虑,但艾伯乐愿意在这项新技术上赌一把,这种想法得到了回报。

当以色列在1月下旬迎来大批辉瑞疫苗时,其他国家还在53努力搞清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供货。1月8日,欧盟表示,通过进一步订购3亿剂疫苗,它已经将订单规模扩大一倍。一周之后,辉瑞宣布了减少供应以及关闭比利时工厂的消息。几天之内,它通知了加拿大官员,该国在接下来的一周将收不到任何疫苗。(加拿大刚刚将订单规模提高一倍,达到4000万剂。)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1月21日与艾伯乐通话,但这通电话没有为加拿大带来额外的供应。在极度渴求疫苗的情况下,他同意从Covax采购疫苗。Covax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将向低收入国家提供20亿剂疫苗。加拿大是七国集团中唯一这么做的国家。反对派政客指责他抢占了本该属于那些无力进行双边交易的贫困国家的疫苗。

巴林、迪拜和沙特也宣布到货延迟。迪拜新冠疫情指挥与控制中心的负责人阿米尔·谢里夫(Amer Sharif)告诉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V):“辉瑞的供应问题一直是个全球性的挑战。我们与辉瑞驻该地区的代表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阿曼的供应量也被削减了。该国卫生部长艾哈迈德·本·默罕默德·阿勒赛义德(AhmedbinMohammedal-Saidi)在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大家:“不要恐慌。我们已经得到保证,下一批货将在本月中旬交付。”

延迟交货没有给这些海湾国家造成重大后果,因为他们的感染率相对较低。墨西哥则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辉瑞削减供应带来的影响,这个国家的病例数激增,死亡人数高居全球第三。墨西哥在2020年12月初协议购买3400万剂辉瑞疫苗,从12月下旬开始接种疫苗,在拉美国家中动作最快。但是后来,辉瑞的发货停止了三周,直到2月中旬,给医疗工作者接种的大约50万剂疫苗才到货。该国甚至还没有开始给老年人接种。2月2日,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夫拉德(MarceloEbrard)指责辉瑞压着“已经签约并付款的疫苗”迟迟不给发货。

全世界都在等待辉瑞升级改造位于比利时小镇皮尔斯附近的庞大设施,其占地面积有几个体育馆那么大。2020年,辉瑞在为增产做准备的时候,新添了几百名员工,使员工总数超过了3000人。但这还跟不上订单增长的需要。这家工厂的部分关闭状态持续了近两周时间。

艾伯乐说:“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辉瑞并不是唯一一家削减对欧洲供应量的生产商——后来,阿斯利康(Astra Zeneca Plc)向欧盟交付的疫苗数量也远低于其承诺的供货量——但是,欧洲当时正指望这家美国公司为其提供首批疫苗。艾伯乐说:“毫无疑问,我会感到焦虑、紧张和压力。这些不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人们将想方设法地找到替罪羊。”

在罗马地区,辉瑞减少供应量的行为让80岁以上老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推迟了一周,直到2月8日才打了第一针。这种连锁反应意味着部分最易感人群要等到春天才能接种第一针。现年94岁的萨尔瓦托雷·帕里西(SalvatoreParisi)是一位退休的罗马法院书记员,他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直到4月3日才能按照预约前往医院接种第一针辉瑞疫苗,第二针将在4月24日接种。他一直寄希望于他的家庭医生能提早拿到疫苗。由于他的听力下降,他79岁的妻子玛丽亚·西尼巴尔迪(Maria Sinibaldi)向他转述了我们在电话中的提问。他说:“不,不。我有点害怕,但不是很生气。我只是在等我家庭医生的电话。”

欧盟制定了一项27个成员国集中采购疫苗的策略。它和六家疫苗研发公司签订了供应协议。据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斯特凡·德·凯斯梅克(Stefande Keersmaecker)称,该委员会和辉瑞达成了一个每季度向其成员国供应疫苗的框架协议,将每周具体供应情况的决定权交给辉瑞和各个成员国。当辉瑞在1月份削减供应量时,这项安排使整个欧洲大陆的各个地方都出现了供应缺口,引发了针对这家制药公司的愤怒情绪。辉瑞的发言人称,削减供应量的前提是比利时工厂的升级改造将使产量在3月底前“大大提高”。

欧盟成员国还同意不和制药公司协谈双边协议。这未能阻止德国和BioNTech单独达成一项采购3000万剂疫苗的初步协议,2020年9月,德国向该公司提供了3.75亿欧元经费。(辉瑞没有参与该协议。)欧盟委员会表示尚未看到德国签订的协议,该协议还未最终敲定。德·凯斯梅克称:“我们的疫苗策略不允许进行平行谈判。从法律上讲,这是不允许的。”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试图通过在2月1日举行的视频会议缓解欧洲的疫苗危机,与会者包括欧盟委员会官员和辉瑞等制药公司的高管。辉瑞表示,从1月底开始,该公司和欧盟之间的供货计划又回到了正轨。艾伯乐称,到2月下旬的时候,各成员国开始收到更多疫苗。

在大流行病暴发期间达成协议并大规模生产一种新疫苗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投行EvercoreISI的分析师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er)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快获批并推出的疫苗,也是最快被大规模接种的疫苗,这是对大流行病做出的最快反应,增产速度可能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我认为即使重来一遍,也不会比现在快很多。”

公共卫生官员警告说,富裕国家与辉瑞等制药公司达成的协议将限制贫穷国家所能获得的疫苗数量,后者负担不起这种不在乎价格的协议。2021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批评了双边协议,并恳请富裕国家分享疫苗,他警告说:“世界正处于一场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直到1月底,艾伯乐才宣布与Covax达成协议。这笔400万剂疫苗的采购协议还不到辉瑞2021年预期产量的2%。其他疫苗研发公司与世卫组织达成了规模更大的协议。阿斯利康承诺提供1.7亿剂疫苗,而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Pvt Ltd.)同意提供11亿剂它仿制的阿斯利康疫苗和美国公司Novavax Inc.研发的另一款疫苗,目前还有待批准。另外,Covax正在敲定与强生公司和Novavax之间的协议,这两家公司承诺提供数亿剂疫苗。

在公共卫生领域,没人认为目前全球各国推出疫苗的做法是抗击疫情的最佳方式。世卫组织Covax计划的技术负责人凯瑟琳·奥布莱恩(Katherine O’Brien)称:“在理想的世界中,我们应该拥有一种全球性的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制造商会这么说,‘我们都将向同一个实体提供疫苗。’政府会说,‘我们都将通过同一个实体采购疫苗。’这样做要合理得多。”

当然,艾伯乐管理的并不是一家公共卫生机构。他要对股东负责。尽早锁定订单(有时候还能以较高的价格锁定订单,因为不差钱的买家愿意支付高价)正是一位首席执行官应该做的事情。辉瑞表示,该公司预计初始利润率将位于20%-30%区间的高端,对于一款疫苗产品来说,这已经很高了。Moderna的疫苗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卖得更贵,但它有限的产能意味着交易量只有辉瑞的一小部分,预计要等到春季才能交付大部分疫苗。阿斯利康已经达成了几十项双边协议,但它承诺在疫情期间不谋利;它每剂疫苗的售价只有几美元。如果说有谁能挑战辉瑞的首要地位,有可能就是最近获批的强生疫苗,这种疫苗非常有效,只需要简单地冷藏,而且只要注射一次。

不过,就目前而言,辉瑞仍具有无与伦比的品牌知名度,即使“复必泰”说起来不太顺口。(在美国甚至可能不会使用这个名称;只有在获得FDA完全批准后,品牌名称才能建立起来。)2月下旬,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视察了辉瑞位于密歇根州的工厂,并向公众保证,政府正在加班加点地工作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为了应对这项挑战,辉瑞正在继续提高产量。该公司现在预计可以在3月中旬前将每周的发货量提高到1300万剂,大大高于2月初的400万-500万剂。

在1月份公布业绩后,艾伯乐和辉瑞的其他高管与投资者和分析师进行了交流,广泛讨论了后疫情时代的前景,到那时,该公司将可以提高疫苗价格。辉瑞首席财务官弗兰克·达梅利奥(Frank D’Amelio)称,疫苗正常的价格大约在150-175美元之间。他说:“我们目前处在一个大流行病的定价环境中。显然我们今后可以提高价格。”

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传播,人们很有可能需要定期注射疫苗加强针。辉瑞正在研发一种针对南非变异毒株的新疫苗,这种变异毒株可能感染某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全球近80亿人口需要注射加强针,这样的前景使新冠疫苗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量级。辉瑞希望能够让它的疫苗变得更易储存和运输—正在研发一种冻干疫苗。该公司正在为艾伯乐所谓的“开放市场”做准备,在这个市场中,供应充足,人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疫苗品种。

艾伯乐在收益电话会议上说:“我非常自信地认为我们将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因为我们是最早的也是最好的生产商。如果从新冠疫情将变得常态化这个假设角度看待疫苗业务,很显然辉瑞将具有关键优势,不仅因为强大的数据,还因为我们已经开发出了重要的品牌资产,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供应短缺问题最终将消退。在此之前,艾伯乐会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他是一位救世主,是一家急速提高产能的制药公司的大胆领导者。但是,他向身处绝境的政府承诺提供大量疫苗,却未能按时交付。随着供应量的增加,对立情绪可能减退,但艾伯乐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做出的决定将成为今后人们研究的主题。全球领导层存在一个真空带。他和他的公司填补了这个空白。在下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来临前,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案。撰文/Stephanie Baker、Cynthia Koons、Vernon Silver(Ivan Levingston、Sylvia Westall、Naomi Kresge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疫苗权力游戏

发布日期:2021-04-13 06:47
摘要: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 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


OR--商业新媒体

内塔尼亚胡说:“对于以色列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有大批疫苗到货,我赞同我的朋友、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的看法,相信我们在3月份期间将有一批接一批的疫苗到货,从而完成对以色列16岁以上人口的疫苗接种工作。”

艾伯乐给内塔尼亚胡提供了一个延长政治生命的机会。面对激增的新冠病例和接下来的议会选举,这位总理将自己留任的最大希望寄托在辉瑞的疫苗上。站在停机坪上,他自豪地说,60岁以上以色列人口接种疫苗的比例已经达到72%,这要归功于从12月初开始到货的疫苗,很快还会有更多疫苗到货。这是因为他和艾伯乐达成了协议,将把他的国家作为辉瑞疫苗的试验点。

疫苗的分配仍然感觉像是一场零和游戏。在内塔尼亚胡完成这次胜利的巡视工作之后,辉瑞告诉其他非美国客户,该公司将暂时关闭位于比利时的疫苗生产设施以进行升级,在此期间将削减近期的供应量。

恐慌和愤怒情绪在世界各国的首都蔓延,尤其是罗马。意大利是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已经成功制定了一项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接种人数比欧盟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在辉瑞宣布减产消息时,意大利正在等待新的疫苗到货。当时的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Domenico Arcuri)强烈抨击这种行为,他抱怨说,就在意大利即将开始给所有80岁以上的人群接种疫苗时,辉瑞将其发货量减少了近30%。他警告说,意大利可能对这家公司采取某种行动。

就在阿尔库里表达不满几天之后,辉瑞开始向以色列发运几百万剂疫苗。几周之内,以色列就将疫苗接种计划扩大到了16到18岁的人群。

意大利的威尼托大区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重的地区之一,死亡人数超过9800人。这个地区的主席卢卡·扎亚(Luca Zaia)坐在意大利国旗和欧盟旗帜前告诉记者:“看,我们非常生气。”他刚刚得知,威尼托大区那一周的疫苗供应量将被减少53%。“我想知道他们花钱请了哪个诺贝尔奖得主来规划疫苗的分配工作,或者他们使用了哪种原理或算法。”

这种疫苗分配方法并非来自某种算法,而是一家制药公司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捉襟见肘地分配疫苗剂量的产物,它使用了一种不透明的流程,似乎涉及到多种因素,包括订单规模、排队先后、产量预期、世界各国领导人打来的电话以及推动这项科学发展的潜力,当然还有实现盈利的渴望。

艾伯乐说:“人人都希望能在第一季度收到疫苗,我们试图允许大家讨论和协商从而把消息散播出去,这样每个人都能处在公平的位置上。”还没有下单的国家想要排队,已经提前下单的国家又想要购买更多。他说:“这是一场持续的谈判。每个人当然都想早点拿到疫苗。”辉瑞表示,与以色列之间的协议没有影响到分配给其他任何地方的疫苗。

以色列在争夺疫苗方面有两个优势:首先,据知情人士透露,内塔尼亚胡对疫苗开出的价格大约是每剂30美元,比美国政府高出50%左右。另外,他还同意共享全国范围内的疫苗数据,这种疫苗建立在一种名叫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试验性平台基础上,需要注射两针。它几乎只在以色列使用,这相当于一项大规模有效性研究。(辉瑞曾考虑向冰岛提供同样的安排,但该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不够多,无法进行有意义的研究。)到4月1日,以色列已经给900万人口中的56.5%接种了第一针疫苗,使其位于世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意大利仅给近14%的国民注射了第一针疫苗。

艾伯乐称,和以色列达成的协议将提供有用的数据,这将改变这个世界对于如何结束这场疫情的理解。他说:“他们正在努力提取全世界正在等待的科学信息。我们很快将获得关于有症状和无症状传播的数据。”事实上,2月24日从以色列传出的消息令人瞩目:在将近60万接种者当中,这种疫苗预防了94%的新冠病例。

辉瑞与德国公司BioNTechSE合作,率先开发出一款新冠疫苗并获批,这使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当疫情爆发时,艾伯乐出任辉瑞首席执行官才一年时间,几乎马上就面临制药公司高管通常不会面临的选择。政府政策和个人行为同样重要,但在某种程度上,疫苗生产商能够决定哪些地方的感染病例将会减少,以及哪些经济体将率先重新开放。这些疫苗生产商的客户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和公共卫生官员一起设计出了复杂的疫苗接种方案,但是,这些领导人正在明白一点:他们的命运取决于辉瑞这些制药公司给他们提供多少疫苗。

在过去几个月中,艾伯乐几乎扮演了类似政治家的角色,与各国首脑通电话,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der Leyen)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内塔尼亚胡在1月份夸耀说,他和艾伯乐通了17次电话,这位首席执行官甚至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都会接他的电话。艾伯乐说,从那之后,他和内塔尼亚胡的通话次数“甚至更多了”。

辉瑞的领先地位也给艾伯乐提供了独一无二的销售机会。他已经锁定了来自60多个国家的订单,但都没有公开商业条款。辉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9500万剂疫苗。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它正在执行制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增产计划,在2021年将把产量提高到20亿剂,超过了现阶段协议销售量。该公司预计,在2021年,这款名叫复必泰(Comirnaty,将Covid、mRNA和immunity三个单词不太精巧地融合在一起)的疫苗将至少带来150亿美元的收入,使它有望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品之一。

说到一家跨国公司在疫情期间应该怎么做,我们并没有现成的规则手册。辉瑞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几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现在做的事情符合制药公司通常的做法:以市场愿意支付的价格大规模销售可以救命的产品。它不一定要服务于全球公共卫生议程。有朝一日人们将对这场疫情进行事后剖析,到时候可能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一家公司怎么能拥有影响那么多人的权力。

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推出“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简称OWS)计划。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 Plc)前高管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担任该行动的首席顾问,负责确定哪些疫苗可以获得支持。在ModernaInc.董事会任职的经历让他对mRNA技术异常熟悉,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个平台。此前,利用mRNA技术研发的药物从来没有获批的先例。


当辉瑞宣布与mRNA领域的另一个先行者BioNTech合作的决定后,斯拉维知道,辉瑞可能是一位竞争者,但他并不认识艾伯乐。当他们在2020年6月首次谈话时,艾伯乐明确表示,和OWS正在评估的其他公司不一样,他对于该计划提供的研发资金并不感兴趣。相反,他希望OWS预先提供采购订单,以保证辉瑞在研发成功后有买家。该公司高达500亿美元的年收入意味着它能够负担得起这样的冒险尝试。艾伯乐曾经说过,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他认为这可以让科学家摆脱官僚制度的束缚,更快取得成果。斯拉维说:“阿尔伯特非常清楚,他们具备了成功的条件。”

辉瑞的信心从一开始就显现了出来。在安全性测试开始后不久,该公司从5月起就在全球范围内推销这种疫苗。艾伯乐说:“这个过程从我们接触每个国家的初期就开始了。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大洲讨论这件事。”英国是第一个达成协议的国家,在7月20日同意购买3000万剂疫苗(后来增加到4000万剂),交货时间是2020年和2021年。与辉瑞和其他国家达成的大多数交易一样,商业条款并未披露。

两天后,辉瑞宣布从OWS获得了价值19.5亿美元的订单,采购1亿剂疫苗,这款疫苗还有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这些直接的预购订单让辉瑞不同于OWS所有其他的候选公司。比如说,Moderna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了24.8亿美元拨款,其中包括9.55亿美元用于临床研究、制造以及购买1亿剂疫苗的费用。相比之下,辉瑞花了20亿美元自有资金进行研发。据前管理人士透露,公司高管一开始曾要求把疫苗价格定得高一些,不过最终同意定在每剂19.50美元。这些前管理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关于定价的讨论是保密的。

欧洲的价格也普遍较高。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夏天,辉瑞和BioNTech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开始要价每剂54欧元(1欧元约合1.2美元),证实了德国媒体的报道。BioNTech的联合创始人乌古尔·萨欣(Ugur Sahin)告诉《图片报》(Bild),最初的预估数据是根据对生产成本的粗略计算得出来的,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想出可行的制造方法。他们后来把面向“工业化国家”的价格定在15至30欧元这个区间内,具体取决于订单规模。

由于不受政府拨款的附加条件束缚,辉瑞可以更快行动起来。艾伯乐在宣布与美国的交易时说: “我们早早做出了决定,在自己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开始临床工作和大规模生产,以确保这个产品在临床试验成功后能够立即上市。”在获得美国的合同不到一周后,辉瑞开始了最后阶段的试验,称其目标是最早在10月份接受FDA的监管审批。Moderna在同一天开始了最后阶段试验,但两次接种要间隔28天,比辉瑞的21天更长,这意味着在其他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辉瑞可以更早报告结果。

订单继续不断涌入。在最后阶段试验开始几天后,日本订购了1.2亿剂疫苗,将于2021年上半年交付。2020年8月初,加拿大也下了订单。

到了2020年8月下旬,辉瑞分享的早期数据显示,试验参与者对疫苗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于是有更多国家排队订购。9月初,该公司同意向欧盟“潜在供应”至多3亿剂疫苗,但欧盟在敲定交易的时候拖拖拉拉。几周后,海湾国家卡塔尔下了订单。

艾伯乐一直表示,公司预计将在10月底之前报告最后阶段试验结果,特朗普在竞选连任最后阶段民意大跌的时候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特朗普在9月初声称:“我们很快就会有疫苗了。甚至有可能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之前问世。”人们越来越担心辉瑞急于完成试验而忽视了安全检查。为了淡化外界关于特朗普正在向该公司施压的印象,艾伯乐承诺将把安全放在首位。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世界各地的几十亿人民、几百万家企业和几百个政府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上,我想直接对他们说,这种疫苗必须被证明是安全的。”辉瑞对OWS内部的某些人感到不满。该公司一直在敦促美国政府再订购1亿剂疫苗,但OWS的官员持谨慎态度。据前高级行政官员透露,由于某些不清楚的原因,该公司未能实现11月份的生产目标。辉瑞表示,它一直在向政府通报生产情况。

当辉瑞在美国大选结束六天后宣布其最后阶段试验结果时,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这种疫苗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超过了90%。斯拉维称,在辉瑞于11月9日凌晨6点45分发布新闻稿之前,艾伯乐给他打了电话,他感到非常兴奋,努力忍住尖叫,以免吵醒他在华盛顿下榻酒店的其他客人。尽管如此,在欣喜若狂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坏消息:辉瑞警告称,年底前它只能在全球范围内生产5000万剂疫苗,而不是原先预计的1亿剂。

辉瑞位于密歇根州卡拉马祖的占地1300英亩(约5.26平方公里)的园区遇到了重大生产问题,该公司在当地建造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冷冻库,用来储存必须放置在零下75摄氏度低温环境下的疫苗。一种利用新技术制造的新产品想要扩大产能需要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事实证明,辉瑞还是需要政府帮助的。为了清除供应链障碍,该公司的高管根据《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简称:DPA)敦促OWS下达一项命令,使它可以优先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几个月来,其他OWS候选公司一直在利用这项法案获得优先采购权。OWS犹豫了。这些行政官员称,他们担心,如果辉瑞根据DPA享有同等地位,它会利用其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在供应链中将Moderna淘汰出局。

辉瑞的生产延迟问题给美国疫苗的推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宣布最后阶段试验结果前,OWS一直期待11月和12月分别有2000万剂疫苗交付。实际上,它在11月份没有收到任何疫苗,在12月份得到了2000万剂,其中部分产品来自辉瑞位于比利时的生产基地,以弥补卡拉马祖的产量缺口。12月2日,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这种疫苗的国家,该国一直预计年底前能收到1000万剂疫苗,但实际上只得到了一半左右。尽管面临这样的供应挑战,辉瑞还是在圣诞节前宣布,该公司已经同意再向美国供应1亿剂疫苗。同时,政府官员最终同意让该公司享有DPA规定的优先权。

到了12月下旬,中东传来的一系列新闻报道表明,辉瑞根据合同向一些国家出售了几百万剂疫苗,这些交易原先未见报道。迪拜获得了第一批来自比利时的疫苗,并宣布将为330万人口中的70%接种辉瑞疫苗。沙特官员告诉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他们正在期待300万剂疫苗到货,其中的三分之一将在2月底前交付。阿曼卫生部长告诉政府新闻机构,该国订购了37万剂疫苗,12月份到货的第一批疫苗价格为每剂30美元,晚些时候到货的疫苗价格为每剂24美元。这似乎是除以色列之外的最高价格之一,不过这一点很难确定,因为该公司未披露具体信息。

辉瑞自家的高管发现了一个能部分解决供应问题的办法—在疫苗瓶身上做文章。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制药行业的标准做法是在瓶中稍微多装一些剂量,以避免注射量不足以及违反FDA标签法的风险。如果疫苗接种机构使用了所谓的“低死体积注射器”,辉瑞在每瓶疫苗中多装的剂量刚好可以再注射一针。

但是,并非所有的疫苗接种点都有这种注射器。而且,该公司向FDA和其他监管机构提交的申请中明确指出每瓶疫苗的装药量是五剂。辉瑞需要得出一些数据来表明额外多装的剂量能够被可靠地抽取出来。

该公司就是这么做的,然后就开始向FDA的官员施压,要求修改批准书,承认第六个剂量。据前高级行政官员称,OWS的官员反对这种修改,他们在开启这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群体疫苗接种运动时就预料到了噩梦般的物流影响。辉瑞的疫苗需要保存在亚北极温度下,如果没有最后一刻的重新安排,单单这一点已经让疫苗的分发工作变得足够困难。(最近,FDA宣布这种疫苗可以在一般的冷冻室温度下保存最多两周时间。)

该公司的游说工作取得了成功。1月6日,FDA修改了其情况说明书,批准了第六个剂量,实际上将辉瑞的产量提高了20%。欧洲、英国以及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也纷纷效仿。美国和英国设法采购到了这种注射器,但其他国家还在争先恐后地抢购。瑞典和日本抱怨说他们没有足够多的专用注射器来抽取第六个剂量,还警告说,这可能意味着数百万剂疫苗将被丢弃。奥地利也没有足够的注射器。

艾伯乐为这项政策变动辩护说,该公司已经验证了有36种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可以抽取出这个额外的疫苗剂量。他在1月下旬告诉彭博新闻社:“如果我们可以使用六剂,却丢弃了其中一个可以救命的剂量,这将是一种犯罪。”

这项修改对辉瑞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该公司曾经承诺在第一季度末前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现在表示可以提供1.2亿剂。由于各国是根据剂量付钱,此举还让每瓶疫苗的价格立即上涨了20%。

当艾伯乐在2019年1月当上辉瑞掌门人时,他的使命是让公司专注于畅销药,同时避免在药物定价问题上与特朗普政府发生潜在的斗争。很快,新冠病毒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关注点。辉瑞与一家德国生物技术公司之间鲜为人知的合作关系让它成为这场疫情中的英雄。人们对于mRNA能否奏效抱有很大的疑虑,但艾伯乐愿意在这项新技术上赌一把,这种想法得到了回报。

当以色列在1月下旬迎来大批辉瑞疫苗时,其他国家还在53努力搞清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供货。1月8日,欧盟表示,通过进一步订购3亿剂疫苗,它已经将订单规模扩大一倍。一周之后,辉瑞宣布了减少供应以及关闭比利时工厂的消息。几天之内,它通知了加拿大官员,该国在接下来的一周将收不到任何疫苗。(加拿大刚刚将订单规模提高一倍,达到4000万剂。)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1月21日与艾伯乐通话,但这通电话没有为加拿大带来额外的供应。在极度渴求疫苗的情况下,他同意从Covax采购疫苗。Covax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将向低收入国家提供20亿剂疫苗。加拿大是七国集团中唯一这么做的国家。反对派政客指责他抢占了本该属于那些无力进行双边交易的贫困国家的疫苗。

巴林、迪拜和沙特也宣布到货延迟。迪拜新冠疫情指挥与控制中心的负责人阿米尔·谢里夫(Amer Sharif)告诉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V):“辉瑞的供应问题一直是个全球性的挑战。我们与辉瑞驻该地区的代表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阿曼的供应量也被削减了。该国卫生部长艾哈迈德·本·默罕默德·阿勒赛义德(AhmedbinMohammedal-Saidi)在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大家:“不要恐慌。我们已经得到保证,下一批货将在本月中旬交付。”

延迟交货没有给这些海湾国家造成重大后果,因为他们的感染率相对较低。墨西哥则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辉瑞削减供应带来的影响,这个国家的病例数激增,死亡人数高居全球第三。墨西哥在2020年12月初协议购买3400万剂辉瑞疫苗,从12月下旬开始接种疫苗,在拉美国家中动作最快。但是后来,辉瑞的发货停止了三周,直到2月中旬,给医疗工作者接种的大约50万剂疫苗才到货。该国甚至还没有开始给老年人接种。2月2日,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夫拉德(MarceloEbrard)指责辉瑞压着“已经签约并付款的疫苗”迟迟不给发货。

全世界都在等待辉瑞升级改造位于比利时小镇皮尔斯附近的庞大设施,其占地面积有几个体育馆那么大。2020年,辉瑞在为增产做准备的时候,新添了几百名员工,使员工总数超过了3000人。但这还跟不上订单增长的需要。这家工厂的部分关闭状态持续了近两周时间。

艾伯乐说:“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辉瑞并不是唯一一家削减对欧洲供应量的生产商——后来,阿斯利康(Astra Zeneca Plc)向欧盟交付的疫苗数量也远低于其承诺的供货量——但是,欧洲当时正指望这家美国公司为其提供首批疫苗。艾伯乐说:“毫无疑问,我会感到焦虑、紧张和压力。这些不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人们将想方设法地找到替罪羊。”

在罗马地区,辉瑞减少供应量的行为让80岁以上老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推迟了一周,直到2月8日才打了第一针。这种连锁反应意味着部分最易感人群要等到春天才能接种第一针。现年94岁的萨尔瓦托雷·帕里西(SalvatoreParisi)是一位退休的罗马法院书记员,他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直到4月3日才能按照预约前往医院接种第一针辉瑞疫苗,第二针将在4月24日接种。他一直寄希望于他的家庭医生能提早拿到疫苗。由于他的听力下降,他79岁的妻子玛丽亚·西尼巴尔迪(Maria Sinibaldi)向他转述了我们在电话中的提问。他说:“不,不。我有点害怕,但不是很生气。我只是在等我家庭医生的电话。”

欧盟制定了一项27个成员国集中采购疫苗的策略。它和六家疫苗研发公司签订了供应协议。据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斯特凡·德·凯斯梅克(Stefande Keersmaecker)称,该委员会和辉瑞达成了一个每季度向其成员国供应疫苗的框架协议,将每周具体供应情况的决定权交给辉瑞和各个成员国。当辉瑞在1月份削减供应量时,这项安排使整个欧洲大陆的各个地方都出现了供应缺口,引发了针对这家制药公司的愤怒情绪。辉瑞的发言人称,削减供应量的前提是比利时工厂的升级改造将使产量在3月底前“大大提高”。

欧盟成员国还同意不和制药公司协谈双边协议。这未能阻止德国和BioNTech单独达成一项采购3000万剂疫苗的初步协议,2020年9月,德国向该公司提供了3.75亿欧元经费。(辉瑞没有参与该协议。)欧盟委员会表示尚未看到德国签订的协议,该协议还未最终敲定。德·凯斯梅克称:“我们的疫苗策略不允许进行平行谈判。从法律上讲,这是不允许的。”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试图通过在2月1日举行的视频会议缓解欧洲的疫苗危机,与会者包括欧盟委员会官员和辉瑞等制药公司的高管。辉瑞表示,从1月底开始,该公司和欧盟之间的供货计划又回到了正轨。艾伯乐称,到2月下旬的时候,各成员国开始收到更多疫苗。

在大流行病暴发期间达成协议并大规模生产一种新疫苗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投行EvercoreISI的分析师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er)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快获批并推出的疫苗,也是最快被大规模接种的疫苗,这是对大流行病做出的最快反应,增产速度可能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我认为即使重来一遍,也不会比现在快很多。”

公共卫生官员警告说,富裕国家与辉瑞等制药公司达成的协议将限制贫穷国家所能获得的疫苗数量,后者负担不起这种不在乎价格的协议。2021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批评了双边协议,并恳请富裕国家分享疫苗,他警告说:“世界正处于一场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直到1月底,艾伯乐才宣布与Covax达成协议。这笔400万剂疫苗的采购协议还不到辉瑞2021年预期产量的2%。其他疫苗研发公司与世卫组织达成了规模更大的协议。阿斯利康承诺提供1.7亿剂疫苗,而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Pvt Ltd.)同意提供11亿剂它仿制的阿斯利康疫苗和美国公司Novavax Inc.研发的另一款疫苗,目前还有待批准。另外,Covax正在敲定与强生公司和Novavax之间的协议,这两家公司承诺提供数亿剂疫苗。

在公共卫生领域,没人认为目前全球各国推出疫苗的做法是抗击疫情的最佳方式。世卫组织Covax计划的技术负责人凯瑟琳·奥布莱恩(Katherine O’Brien)称:“在理想的世界中,我们应该拥有一种全球性的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制造商会这么说,‘我们都将向同一个实体提供疫苗。’政府会说,‘我们都将通过同一个实体采购疫苗。’这样做要合理得多。”

当然,艾伯乐管理的并不是一家公共卫生机构。他要对股东负责。尽早锁定订单(有时候还能以较高的价格锁定订单,因为不差钱的买家愿意支付高价)正是一位首席执行官应该做的事情。辉瑞表示,该公司预计初始利润率将位于20%-30%区间的高端,对于一款疫苗产品来说,这已经很高了。Moderna的疫苗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卖得更贵,但它有限的产能意味着交易量只有辉瑞的一小部分,预计要等到春季才能交付大部分疫苗。阿斯利康已经达成了几十项双边协议,但它承诺在疫情期间不谋利;它每剂疫苗的售价只有几美元。如果说有谁能挑战辉瑞的首要地位,有可能就是最近获批的强生疫苗,这种疫苗非常有效,只需要简单地冷藏,而且只要注射一次。

不过,就目前而言,辉瑞仍具有无与伦比的品牌知名度,即使“复必泰”说起来不太顺口。(在美国甚至可能不会使用这个名称;只有在获得FDA完全批准后,品牌名称才能建立起来。)2月下旬,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视察了辉瑞位于密歇根州的工厂,并向公众保证,政府正在加班加点地工作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为了应对这项挑战,辉瑞正在继续提高产量。该公司现在预计可以在3月中旬前将每周的发货量提高到1300万剂,大大高于2月初的400万-500万剂。

在1月份公布业绩后,艾伯乐和辉瑞的其他高管与投资者和分析师进行了交流,广泛讨论了后疫情时代的前景,到那时,该公司将可以提高疫苗价格。辉瑞首席财务官弗兰克·达梅利奥(Frank D’Amelio)称,疫苗正常的价格大约在150-175美元之间。他说:“我们目前处在一个大流行病的定价环境中。显然我们今后可以提高价格。”

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传播,人们很有可能需要定期注射疫苗加强针。辉瑞正在研发一种针对南非变异毒株的新疫苗,这种变异毒株可能感染某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全球近80亿人口需要注射加强针,这样的前景使新冠疫苗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量级。辉瑞希望能够让它的疫苗变得更易储存和运输—正在研发一种冻干疫苗。该公司正在为艾伯乐所谓的“开放市场”做准备,在这个市场中,供应充足,人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疫苗品种。

艾伯乐在收益电话会议上说:“我非常自信地认为我们将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因为我们是最早的也是最好的生产商。如果从新冠疫情将变得常态化这个假设角度看待疫苗业务,很显然辉瑞将具有关键优势,不仅因为强大的数据,还因为我们已经开发出了重要的品牌资产,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供应短缺问题最终将消退。在此之前,艾伯乐会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他是一位救世主,是一家急速提高产能的制药公司的大胆领导者。但是,他向身处绝境的政府承诺提供大量疫苗,却未能按时交付。随着供应量的增加,对立情绪可能减退,但艾伯乐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做出的决定将成为今后人们研究的主题。全球领导层存在一个真空带。他和他的公司填补了这个空白。在下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来临前,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案。撰文/Stephanie Baker、Cynthia Koons、Vernon Silver(Ivan Levingston、Sylvia Westall、Naomi Kresge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 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


OR--商业新媒体

内塔尼亚胡说:“对于以色列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有大批疫苗到货,我赞同我的朋友、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的看法,相信我们在3月份期间将有一批接一批的疫苗到货,从而完成对以色列16岁以上人口的疫苗接种工作。”

艾伯乐给内塔尼亚胡提供了一个延长政治生命的机会。面对激增的新冠病例和接下来的议会选举,这位总理将自己留任的最大希望寄托在辉瑞的疫苗上。站在停机坪上,他自豪地说,60岁以上以色列人口接种疫苗的比例已经达到72%,这要归功于从12月初开始到货的疫苗,很快还会有更多疫苗到货。这是因为他和艾伯乐达成了协议,将把他的国家作为辉瑞疫苗的试验点。

疫苗的分配仍然感觉像是一场零和游戏。在内塔尼亚胡完成这次胜利的巡视工作之后,辉瑞告诉其他非美国客户,该公司将暂时关闭位于比利时的疫苗生产设施以进行升级,在此期间将削减近期的供应量。

恐慌和愤怒情绪在世界各国的首都蔓延,尤其是罗马。意大利是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已经成功制定了一项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接种人数比欧盟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在辉瑞宣布减产消息时,意大利正在等待新的疫苗到货。当时的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Domenico Arcuri)强烈抨击这种行为,他抱怨说,就在意大利即将开始给所有80岁以上的人群接种疫苗时,辉瑞将其发货量减少了近30%。他警告说,意大利可能对这家公司采取某种行动。

就在阿尔库里表达不满几天之后,辉瑞开始向以色列发运几百万剂疫苗。几周之内,以色列就将疫苗接种计划扩大到了16到18岁的人群。

意大利的威尼托大区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重的地区之一,死亡人数超过9800人。这个地区的主席卢卡·扎亚(Luca Zaia)坐在意大利国旗和欧盟旗帜前告诉记者:“看,我们非常生气。”他刚刚得知,威尼托大区那一周的疫苗供应量将被减少53%。“我想知道他们花钱请了哪个诺贝尔奖得主来规划疫苗的分配工作,或者他们使用了哪种原理或算法。”

这种疫苗分配方法并非来自某种算法,而是一家制药公司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捉襟见肘地分配疫苗剂量的产物,它使用了一种不透明的流程,似乎涉及到多种因素,包括订单规模、排队先后、产量预期、世界各国领导人打来的电话以及推动这项科学发展的潜力,当然还有实现盈利的渴望。

艾伯乐说:“人人都希望能在第一季度收到疫苗,我们试图允许大家讨论和协商从而把消息散播出去,这样每个人都能处在公平的位置上。”还没有下单的国家想要排队,已经提前下单的国家又想要购买更多。他说:“这是一场持续的谈判。每个人当然都想早点拿到疫苗。”辉瑞表示,与以色列之间的协议没有影响到分配给其他任何地方的疫苗。

以色列在争夺疫苗方面有两个优势:首先,据知情人士透露,内塔尼亚胡对疫苗开出的价格大约是每剂30美元,比美国政府高出50%左右。另外,他还同意共享全国范围内的疫苗数据,这种疫苗建立在一种名叫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试验性平台基础上,需要注射两针。它几乎只在以色列使用,这相当于一项大规模有效性研究。(辉瑞曾考虑向冰岛提供同样的安排,但该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不够多,无法进行有意义的研究。)到4月1日,以色列已经给900万人口中的56.5%接种了第一针疫苗,使其位于世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意大利仅给近14%的国民注射了第一针疫苗。

艾伯乐称,和以色列达成的协议将提供有用的数据,这将改变这个世界对于如何结束这场疫情的理解。他说:“他们正在努力提取全世界正在等待的科学信息。我们很快将获得关于有症状和无症状传播的数据。”事实上,2月24日从以色列传出的消息令人瞩目:在将近60万接种者当中,这种疫苗预防了94%的新冠病例。

辉瑞与德国公司BioNTechSE合作,率先开发出一款新冠疫苗并获批,这使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当疫情爆发时,艾伯乐出任辉瑞首席执行官才一年时间,几乎马上就面临制药公司高管通常不会面临的选择。政府政策和个人行为同样重要,但在某种程度上,疫苗生产商能够决定哪些地方的感染病例将会减少,以及哪些经济体将率先重新开放。这些疫苗生产商的客户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和公共卫生官员一起设计出了复杂的疫苗接种方案,但是,这些领导人正在明白一点:他们的命运取决于辉瑞这些制药公司给他们提供多少疫苗。

在过去几个月中,艾伯乐几乎扮演了类似政治家的角色,与各国首脑通电话,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der Leyen)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内塔尼亚胡在1月份夸耀说,他和艾伯乐通了17次电话,这位首席执行官甚至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都会接他的电话。艾伯乐说,从那之后,他和内塔尼亚胡的通话次数“甚至更多了”。

辉瑞的领先地位也给艾伯乐提供了独一无二的销售机会。他已经锁定了来自60多个国家的订单,但都没有公开商业条款。辉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9500万剂疫苗。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它正在执行制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增产计划,在2021年将把产量提高到20亿剂,超过了现阶段协议销售量。该公司预计,在2021年,这款名叫复必泰(Comirnaty,将Covid、mRNA和immunity三个单词不太精巧地融合在一起)的疫苗将至少带来150亿美元的收入,使它有望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品之一。

说到一家跨国公司在疫情期间应该怎么做,我们并没有现成的规则手册。辉瑞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几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现在做的事情符合制药公司通常的做法:以市场愿意支付的价格大规模销售可以救命的产品。它不一定要服务于全球公共卫生议程。有朝一日人们将对这场疫情进行事后剖析,到时候可能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一家公司怎么能拥有影响那么多人的权力。

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推出“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简称OWS)计划。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 Plc)前高管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担任该行动的首席顾问,负责确定哪些疫苗可以获得支持。在ModernaInc.董事会任职的经历让他对mRNA技术异常熟悉,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个平台。此前,利用mRNA技术研发的药物从来没有获批的先例。


当辉瑞宣布与mRNA领域的另一个先行者BioNTech合作的决定后,斯拉维知道,辉瑞可能是一位竞争者,但他并不认识艾伯乐。当他们在2020年6月首次谈话时,艾伯乐明确表示,和OWS正在评估的其他公司不一样,他对于该计划提供的研发资金并不感兴趣。相反,他希望OWS预先提供采购订单,以保证辉瑞在研发成功后有买家。该公司高达500亿美元的年收入意味着它能够负担得起这样的冒险尝试。艾伯乐曾经说过,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他认为这可以让科学家摆脱官僚制度的束缚,更快取得成果。斯拉维说:“阿尔伯特非常清楚,他们具备了成功的条件。”

辉瑞的信心从一开始就显现了出来。在安全性测试开始后不久,该公司从5月起就在全球范围内推销这种疫苗。艾伯乐说:“这个过程从我们接触每个国家的初期就开始了。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大洲讨论这件事。”英国是第一个达成协议的国家,在7月20日同意购买3000万剂疫苗(后来增加到4000万剂),交货时间是2020年和2021年。与辉瑞和其他国家达成的大多数交易一样,商业条款并未披露。

两天后,辉瑞宣布从OWS获得了价值19.5亿美元的订单,采购1亿剂疫苗,这款疫苗还有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这些直接的预购订单让辉瑞不同于OWS所有其他的候选公司。比如说,Moderna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了24.8亿美元拨款,其中包括9.55亿美元用于临床研究、制造以及购买1亿剂疫苗的费用。相比之下,辉瑞花了20亿美元自有资金进行研发。据前管理人士透露,公司高管一开始曾要求把疫苗价格定得高一些,不过最终同意定在每剂19.50美元。这些前管理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关于定价的讨论是保密的。

欧洲的价格也普遍较高。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夏天,辉瑞和BioNTech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开始要价每剂54欧元(1欧元约合1.2美元),证实了德国媒体的报道。BioNTech的联合创始人乌古尔·萨欣(Ugur Sahin)告诉《图片报》(Bild),最初的预估数据是根据对生产成本的粗略计算得出来的,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想出可行的制造方法。他们后来把面向“工业化国家”的价格定在15至30欧元这个区间内,具体取决于订单规模。

由于不受政府拨款的附加条件束缚,辉瑞可以更快行动起来。艾伯乐在宣布与美国的交易时说: “我们早早做出了决定,在自己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开始临床工作和大规模生产,以确保这个产品在临床试验成功后能够立即上市。”在获得美国的合同不到一周后,辉瑞开始了最后阶段的试验,称其目标是最早在10月份接受FDA的监管审批。Moderna在同一天开始了最后阶段试验,但两次接种要间隔28天,比辉瑞的21天更长,这意味着在其他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辉瑞可以更早报告结果。

订单继续不断涌入。在最后阶段试验开始几天后,日本订购了1.2亿剂疫苗,将于2021年上半年交付。2020年8月初,加拿大也下了订单。

到了2020年8月下旬,辉瑞分享的早期数据显示,试验参与者对疫苗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于是有更多国家排队订购。9月初,该公司同意向欧盟“潜在供应”至多3亿剂疫苗,但欧盟在敲定交易的时候拖拖拉拉。几周后,海湾国家卡塔尔下了订单。

艾伯乐一直表示,公司预计将在10月底之前报告最后阶段试验结果,特朗普在竞选连任最后阶段民意大跌的时候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特朗普在9月初声称:“我们很快就会有疫苗了。甚至有可能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之前问世。”人们越来越担心辉瑞急于完成试验而忽视了安全检查。为了淡化外界关于特朗普正在向该公司施压的印象,艾伯乐承诺将把安全放在首位。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世界各地的几十亿人民、几百万家企业和几百个政府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上,我想直接对他们说,这种疫苗必须被证明是安全的。”辉瑞对OWS内部的某些人感到不满。该公司一直在敦促美国政府再订购1亿剂疫苗,但OWS的官员持谨慎态度。据前高级行政官员透露,由于某些不清楚的原因,该公司未能实现11月份的生产目标。辉瑞表示,它一直在向政府通报生产情况。

当辉瑞在美国大选结束六天后宣布其最后阶段试验结果时,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这种疫苗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超过了90%。斯拉维称,在辉瑞于11月9日凌晨6点45分发布新闻稿之前,艾伯乐给他打了电话,他感到非常兴奋,努力忍住尖叫,以免吵醒他在华盛顿下榻酒店的其他客人。尽管如此,在欣喜若狂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坏消息:辉瑞警告称,年底前它只能在全球范围内生产5000万剂疫苗,而不是原先预计的1亿剂。

辉瑞位于密歇根州卡拉马祖的占地1300英亩(约5.26平方公里)的园区遇到了重大生产问题,该公司在当地建造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冷冻库,用来储存必须放置在零下75摄氏度低温环境下的疫苗。一种利用新技术制造的新产品想要扩大产能需要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事实证明,辉瑞还是需要政府帮助的。为了清除供应链障碍,该公司的高管根据《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简称:DPA)敦促OWS下达一项命令,使它可以优先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几个月来,其他OWS候选公司一直在利用这项法案获得优先采购权。OWS犹豫了。这些行政官员称,他们担心,如果辉瑞根据DPA享有同等地位,它会利用其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在供应链中将Moderna淘汰出局。

辉瑞的生产延迟问题给美国疫苗的推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宣布最后阶段试验结果前,OWS一直期待11月和12月分别有2000万剂疫苗交付。实际上,它在11月份没有收到任何疫苗,在12月份得到了2000万剂,其中部分产品来自辉瑞位于比利时的生产基地,以弥补卡拉马祖的产量缺口。12月2日,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这种疫苗的国家,该国一直预计年底前能收到1000万剂疫苗,但实际上只得到了一半左右。尽管面临这样的供应挑战,辉瑞还是在圣诞节前宣布,该公司已经同意再向美国供应1亿剂疫苗。同时,政府官员最终同意让该公司享有DPA规定的优先权。

到了12月下旬,中东传来的一系列新闻报道表明,辉瑞根据合同向一些国家出售了几百万剂疫苗,这些交易原先未见报道。迪拜获得了第一批来自比利时的疫苗,并宣布将为330万人口中的70%接种辉瑞疫苗。沙特官员告诉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他们正在期待300万剂疫苗到货,其中的三分之一将在2月底前交付。阿曼卫生部长告诉政府新闻机构,该国订购了37万剂疫苗,12月份到货的第一批疫苗价格为每剂30美元,晚些时候到货的疫苗价格为每剂24美元。这似乎是除以色列之外的最高价格之一,不过这一点很难确定,因为该公司未披露具体信息。

辉瑞自家的高管发现了一个能部分解决供应问题的办法—在疫苗瓶身上做文章。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制药行业的标准做法是在瓶中稍微多装一些剂量,以避免注射量不足以及违反FDA标签法的风险。如果疫苗接种机构使用了所谓的“低死体积注射器”,辉瑞在每瓶疫苗中多装的剂量刚好可以再注射一针。

但是,并非所有的疫苗接种点都有这种注射器。而且,该公司向FDA和其他监管机构提交的申请中明确指出每瓶疫苗的装药量是五剂。辉瑞需要得出一些数据来表明额外多装的剂量能够被可靠地抽取出来。

该公司就是这么做的,然后就开始向FDA的官员施压,要求修改批准书,承认第六个剂量。据前高级行政官员称,OWS的官员反对这种修改,他们在开启这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群体疫苗接种运动时就预料到了噩梦般的物流影响。辉瑞的疫苗需要保存在亚北极温度下,如果没有最后一刻的重新安排,单单这一点已经让疫苗的分发工作变得足够困难。(最近,FDA宣布这种疫苗可以在一般的冷冻室温度下保存最多两周时间。)

该公司的游说工作取得了成功。1月6日,FDA修改了其情况说明书,批准了第六个剂量,实际上将辉瑞的产量提高了20%。欧洲、英国以及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也纷纷效仿。美国和英国设法采购到了这种注射器,但其他国家还在争先恐后地抢购。瑞典和日本抱怨说他们没有足够多的专用注射器来抽取第六个剂量,还警告说,这可能意味着数百万剂疫苗将被丢弃。奥地利也没有足够的注射器。

艾伯乐为这项政策变动辩护说,该公司已经验证了有36种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可以抽取出这个额外的疫苗剂量。他在1月下旬告诉彭博新闻社:“如果我们可以使用六剂,却丢弃了其中一个可以救命的剂量,这将是一种犯罪。”

这项修改对辉瑞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该公司曾经承诺在第一季度末前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现在表示可以提供1.2亿剂。由于各国是根据剂量付钱,此举还让每瓶疫苗的价格立即上涨了20%。

当艾伯乐在2019年1月当上辉瑞掌门人时,他的使命是让公司专注于畅销药,同时避免在药物定价问题上与特朗普政府发生潜在的斗争。很快,新冠病毒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关注点。辉瑞与一家德国生物技术公司之间鲜为人知的合作关系让它成为这场疫情中的英雄。人们对于mRNA能否奏效抱有很大的疑虑,但艾伯乐愿意在这项新技术上赌一把,这种想法得到了回报。

当以色列在1月下旬迎来大批辉瑞疫苗时,其他国家还在53努力搞清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供货。1月8日,欧盟表示,通过进一步订购3亿剂疫苗,它已经将订单规模扩大一倍。一周之后,辉瑞宣布了减少供应以及关闭比利时工厂的消息。几天之内,它通知了加拿大官员,该国在接下来的一周将收不到任何疫苗。(加拿大刚刚将订单规模提高一倍,达到4000万剂。)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1月21日与艾伯乐通话,但这通电话没有为加拿大带来额外的供应。在极度渴求疫苗的情况下,他同意从Covax采购疫苗。Covax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将向低收入国家提供20亿剂疫苗。加拿大是七国集团中唯一这么做的国家。反对派政客指责他抢占了本该属于那些无力进行双边交易的贫困国家的疫苗。

巴林、迪拜和沙特也宣布到货延迟。迪拜新冠疫情指挥与控制中心的负责人阿米尔·谢里夫(Amer Sharif)告诉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V):“辉瑞的供应问题一直是个全球性的挑战。我们与辉瑞驻该地区的代表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阿曼的供应量也被削减了。该国卫生部长艾哈迈德·本·默罕默德·阿勒赛义德(AhmedbinMohammedal-Saidi)在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大家:“不要恐慌。我们已经得到保证,下一批货将在本月中旬交付。”

延迟交货没有给这些海湾国家造成重大后果,因为他们的感染率相对较低。墨西哥则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辉瑞削减供应带来的影响,这个国家的病例数激增,死亡人数高居全球第三。墨西哥在2020年12月初协议购买3400万剂辉瑞疫苗,从12月下旬开始接种疫苗,在拉美国家中动作最快。但是后来,辉瑞的发货停止了三周,直到2月中旬,给医疗工作者接种的大约50万剂疫苗才到货。该国甚至还没有开始给老年人接种。2月2日,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夫拉德(MarceloEbrard)指责辉瑞压着“已经签约并付款的疫苗”迟迟不给发货。

全世界都在等待辉瑞升级改造位于比利时小镇皮尔斯附近的庞大设施,其占地面积有几个体育馆那么大。2020年,辉瑞在为增产做准备的时候,新添了几百名员工,使员工总数超过了3000人。但这还跟不上订单增长的需要。这家工厂的部分关闭状态持续了近两周时间。

艾伯乐说:“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辉瑞并不是唯一一家削减对欧洲供应量的生产商——后来,阿斯利康(Astra Zeneca Plc)向欧盟交付的疫苗数量也远低于其承诺的供货量——但是,欧洲当时正指望这家美国公司为其提供首批疫苗。艾伯乐说:“毫无疑问,我会感到焦虑、紧张和压力。这些不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人们将想方设法地找到替罪羊。”

在罗马地区,辉瑞减少供应量的行为让80岁以上老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推迟了一周,直到2月8日才打了第一针。这种连锁反应意味着部分最易感人群要等到春天才能接种第一针。现年94岁的萨尔瓦托雷·帕里西(SalvatoreParisi)是一位退休的罗马法院书记员,他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直到4月3日才能按照预约前往医院接种第一针辉瑞疫苗,第二针将在4月24日接种。他一直寄希望于他的家庭医生能提早拿到疫苗。由于他的听力下降,他79岁的妻子玛丽亚·西尼巴尔迪(Maria Sinibaldi)向他转述了我们在电话中的提问。他说:“不,不。我有点害怕,但不是很生气。我只是在等我家庭医生的电话。”

欧盟制定了一项27个成员国集中采购疫苗的策略。它和六家疫苗研发公司签订了供应协议。据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斯特凡·德·凯斯梅克(Stefande Keersmaecker)称,该委员会和辉瑞达成了一个每季度向其成员国供应疫苗的框架协议,将每周具体供应情况的决定权交给辉瑞和各个成员国。当辉瑞在1月份削减供应量时,这项安排使整个欧洲大陆的各个地方都出现了供应缺口,引发了针对这家制药公司的愤怒情绪。辉瑞的发言人称,削减供应量的前提是比利时工厂的升级改造将使产量在3月底前“大大提高”。

欧盟成员国还同意不和制药公司协谈双边协议。这未能阻止德国和BioNTech单独达成一项采购3000万剂疫苗的初步协议,2020年9月,德国向该公司提供了3.75亿欧元经费。(辉瑞没有参与该协议。)欧盟委员会表示尚未看到德国签订的协议,该协议还未最终敲定。德·凯斯梅克称:“我们的疫苗策略不允许进行平行谈判。从法律上讲,这是不允许的。”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试图通过在2月1日举行的视频会议缓解欧洲的疫苗危机,与会者包括欧盟委员会官员和辉瑞等制药公司的高管。辉瑞表示,从1月底开始,该公司和欧盟之间的供货计划又回到了正轨。艾伯乐称,到2月下旬的时候,各成员国开始收到更多疫苗。

在大流行病暴发期间达成协议并大规模生产一种新疫苗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投行EvercoreISI的分析师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er)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快获批并推出的疫苗,也是最快被大规模接种的疫苗,这是对大流行病做出的最快反应,增产速度可能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我认为即使重来一遍,也不会比现在快很多。”

公共卫生官员警告说,富裕国家与辉瑞等制药公司达成的协议将限制贫穷国家所能获得的疫苗数量,后者负担不起这种不在乎价格的协议。2021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批评了双边协议,并恳请富裕国家分享疫苗,他警告说:“世界正处于一场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直到1月底,艾伯乐才宣布与Covax达成协议。这笔400万剂疫苗的采购协议还不到辉瑞2021年预期产量的2%。其他疫苗研发公司与世卫组织达成了规模更大的协议。阿斯利康承诺提供1.7亿剂疫苗,而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Pvt Ltd.)同意提供11亿剂它仿制的阿斯利康疫苗和美国公司Novavax Inc.研发的另一款疫苗,目前还有待批准。另外,Covax正在敲定与强生公司和Novavax之间的协议,这两家公司承诺提供数亿剂疫苗。

在公共卫生领域,没人认为目前全球各国推出疫苗的做法是抗击疫情的最佳方式。世卫组织Covax计划的技术负责人凯瑟琳·奥布莱恩(Katherine O’Brien)称:“在理想的世界中,我们应该拥有一种全球性的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制造商会这么说,‘我们都将向同一个实体提供疫苗。’政府会说,‘我们都将通过同一个实体采购疫苗。’这样做要合理得多。”

当然,艾伯乐管理的并不是一家公共卫生机构。他要对股东负责。尽早锁定订单(有时候还能以较高的价格锁定订单,因为不差钱的买家愿意支付高价)正是一位首席执行官应该做的事情。辉瑞表示,该公司预计初始利润率将位于20%-30%区间的高端,对于一款疫苗产品来说,这已经很高了。Moderna的疫苗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卖得更贵,但它有限的产能意味着交易量只有辉瑞的一小部分,预计要等到春季才能交付大部分疫苗。阿斯利康已经达成了几十项双边协议,但它承诺在疫情期间不谋利;它每剂疫苗的售价只有几美元。如果说有谁能挑战辉瑞的首要地位,有可能就是最近获批的强生疫苗,这种疫苗非常有效,只需要简单地冷藏,而且只要注射一次。

不过,就目前而言,辉瑞仍具有无与伦比的品牌知名度,即使“复必泰”说起来不太顺口。(在美国甚至可能不会使用这个名称;只有在获得FDA完全批准后,品牌名称才能建立起来。)2月下旬,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视察了辉瑞位于密歇根州的工厂,并向公众保证,政府正在加班加点地工作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为了应对这项挑战,辉瑞正在继续提高产量。该公司现在预计可以在3月中旬前将每周的发货量提高到1300万剂,大大高于2月初的400万-500万剂。

在1月份公布业绩后,艾伯乐和辉瑞的其他高管与投资者和分析师进行了交流,广泛讨论了后疫情时代的前景,到那时,该公司将可以提高疫苗价格。辉瑞首席财务官弗兰克·达梅利奥(Frank D’Amelio)称,疫苗正常的价格大约在150-175美元之间。他说:“我们目前处在一个大流行病的定价环境中。显然我们今后可以提高价格。”

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传播,人们很有可能需要定期注射疫苗加强针。辉瑞正在研发一种针对南非变异毒株的新疫苗,这种变异毒株可能感染某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全球近80亿人口需要注射加强针,这样的前景使新冠疫苗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量级。辉瑞希望能够让它的疫苗变得更易储存和运输—正在研发一种冻干疫苗。该公司正在为艾伯乐所谓的“开放市场”做准备,在这个市场中,供应充足,人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疫苗品种。

艾伯乐在收益电话会议上说:“我非常自信地认为我们将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因为我们是最早的也是最好的生产商。如果从新冠疫情将变得常态化这个假设角度看待疫苗业务,很显然辉瑞将具有关键优势,不仅因为强大的数据,还因为我们已经开发出了重要的品牌资产,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供应短缺问题最终将消退。在此之前,艾伯乐会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他是一位救世主,是一家急速提高产能的制药公司的大胆领导者。但是,他向身处绝境的政府承诺提供大量疫苗,却未能按时交付。随着供应量的增加,对立情绪可能减退,但艾伯乐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做出的决定将成为今后人们研究的主题。全球领导层存在一个真空带。他和他的公司填补了这个空白。在下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来临前,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案。撰文/Stephanie Baker、Cynthia Koons、Vernon Silver(Ivan Levingston、Sylvia Westall、Naomi Kresge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疫苗权力游戏

发布日期:2021-04-13 06:47
摘要: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 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


OR--商业新媒体

内塔尼亚胡说:“对于以色列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有大批疫苗到货,我赞同我的朋友、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的看法,相信我们在3月份期间将有一批接一批的疫苗到货,从而完成对以色列16岁以上人口的疫苗接种工作。”

艾伯乐给内塔尼亚胡提供了一个延长政治生命的机会。面对激增的新冠病例和接下来的议会选举,这位总理将自己留任的最大希望寄托在辉瑞的疫苗上。站在停机坪上,他自豪地说,60岁以上以色列人口接种疫苗的比例已经达到72%,这要归功于从12月初开始到货的疫苗,很快还会有更多疫苗到货。这是因为他和艾伯乐达成了协议,将把他的国家作为辉瑞疫苗的试验点。

疫苗的分配仍然感觉像是一场零和游戏。在内塔尼亚胡完成这次胜利的巡视工作之后,辉瑞告诉其他非美国客户,该公司将暂时关闭位于比利时的疫苗生产设施以进行升级,在此期间将削减近期的供应量。

恐慌和愤怒情绪在世界各国的首都蔓延,尤其是罗马。意大利是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已经成功制定了一项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接种人数比欧盟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在辉瑞宣布减产消息时,意大利正在等待新的疫苗到货。当时的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Domenico Arcuri)强烈抨击这种行为,他抱怨说,就在意大利即将开始给所有80岁以上的人群接种疫苗时,辉瑞将其发货量减少了近30%。他警告说,意大利可能对这家公司采取某种行动。

就在阿尔库里表达不满几天之后,辉瑞开始向以色列发运几百万剂疫苗。几周之内,以色列就将疫苗接种计划扩大到了16到18岁的人群。

意大利的威尼托大区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重的地区之一,死亡人数超过9800人。这个地区的主席卢卡·扎亚(Luca Zaia)坐在意大利国旗和欧盟旗帜前告诉记者:“看,我们非常生气。”他刚刚得知,威尼托大区那一周的疫苗供应量将被减少53%。“我想知道他们花钱请了哪个诺贝尔奖得主来规划疫苗的分配工作,或者他们使用了哪种原理或算法。”

这种疫苗分配方法并非来自某种算法,而是一家制药公司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捉襟见肘地分配疫苗剂量的产物,它使用了一种不透明的流程,似乎涉及到多种因素,包括订单规模、排队先后、产量预期、世界各国领导人打来的电话以及推动这项科学发展的潜力,当然还有实现盈利的渴望。

艾伯乐说:“人人都希望能在第一季度收到疫苗,我们试图允许大家讨论和协商从而把消息散播出去,这样每个人都能处在公平的位置上。”还没有下单的国家想要排队,已经提前下单的国家又想要购买更多。他说:“这是一场持续的谈判。每个人当然都想早点拿到疫苗。”辉瑞表示,与以色列之间的协议没有影响到分配给其他任何地方的疫苗。

以色列在争夺疫苗方面有两个优势:首先,据知情人士透露,内塔尼亚胡对疫苗开出的价格大约是每剂30美元,比美国政府高出50%左右。另外,他还同意共享全国范围内的疫苗数据,这种疫苗建立在一种名叫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试验性平台基础上,需要注射两针。它几乎只在以色列使用,这相当于一项大规模有效性研究。(辉瑞曾考虑向冰岛提供同样的安排,但该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不够多,无法进行有意义的研究。)到4月1日,以色列已经给900万人口中的56.5%接种了第一针疫苗,使其位于世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意大利仅给近14%的国民注射了第一针疫苗。

艾伯乐称,和以色列达成的协议将提供有用的数据,这将改变这个世界对于如何结束这场疫情的理解。他说:“他们正在努力提取全世界正在等待的科学信息。我们很快将获得关于有症状和无症状传播的数据。”事实上,2月24日从以色列传出的消息令人瞩目:在将近60万接种者当中,这种疫苗预防了94%的新冠病例。

辉瑞与德国公司BioNTechSE合作,率先开发出一款新冠疫苗并获批,这使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当疫情爆发时,艾伯乐出任辉瑞首席执行官才一年时间,几乎马上就面临制药公司高管通常不会面临的选择。政府政策和个人行为同样重要,但在某种程度上,疫苗生产商能够决定哪些地方的感染病例将会减少,以及哪些经济体将率先重新开放。这些疫苗生产商的客户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和公共卫生官员一起设计出了复杂的疫苗接种方案,但是,这些领导人正在明白一点:他们的命运取决于辉瑞这些制药公司给他们提供多少疫苗。

在过去几个月中,艾伯乐几乎扮演了类似政治家的角色,与各国首脑通电话,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der Leyen)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内塔尼亚胡在1月份夸耀说,他和艾伯乐通了17次电话,这位首席执行官甚至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都会接他的电话。艾伯乐说,从那之后,他和内塔尼亚胡的通话次数“甚至更多了”。

辉瑞的领先地位也给艾伯乐提供了独一无二的销售机会。他已经锁定了来自60多个国家的订单,但都没有公开商业条款。辉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9500万剂疫苗。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它正在执行制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增产计划,在2021年将把产量提高到20亿剂,超过了现阶段协议销售量。该公司预计,在2021年,这款名叫复必泰(Comirnaty,将Covid、mRNA和immunity三个单词不太精巧地融合在一起)的疫苗将至少带来150亿美元的收入,使它有望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品之一。

说到一家跨国公司在疫情期间应该怎么做,我们并没有现成的规则手册。辉瑞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几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现在做的事情符合制药公司通常的做法:以市场愿意支付的价格大规模销售可以救命的产品。它不一定要服务于全球公共卫生议程。有朝一日人们将对这场疫情进行事后剖析,到时候可能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一家公司怎么能拥有影响那么多人的权力。

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推出“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简称OWS)计划。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 Plc)前高管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担任该行动的首席顾问,负责确定哪些疫苗可以获得支持。在ModernaInc.董事会任职的经历让他对mRNA技术异常熟悉,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个平台。此前,利用mRNA技术研发的药物从来没有获批的先例。


当辉瑞宣布与mRNA领域的另一个先行者BioNTech合作的决定后,斯拉维知道,辉瑞可能是一位竞争者,但他并不认识艾伯乐。当他们在2020年6月首次谈话时,艾伯乐明确表示,和OWS正在评估的其他公司不一样,他对于该计划提供的研发资金并不感兴趣。相反,他希望OWS预先提供采购订单,以保证辉瑞在研发成功后有买家。该公司高达500亿美元的年收入意味着它能够负担得起这样的冒险尝试。艾伯乐曾经说过,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他认为这可以让科学家摆脱官僚制度的束缚,更快取得成果。斯拉维说:“阿尔伯特非常清楚,他们具备了成功的条件。”

辉瑞的信心从一开始就显现了出来。在安全性测试开始后不久,该公司从5月起就在全球范围内推销这种疫苗。艾伯乐说:“这个过程从我们接触每个国家的初期就开始了。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大洲讨论这件事。”英国是第一个达成协议的国家,在7月20日同意购买3000万剂疫苗(后来增加到4000万剂),交货时间是2020年和2021年。与辉瑞和其他国家达成的大多数交易一样,商业条款并未披露。

两天后,辉瑞宣布从OWS获得了价值19.5亿美元的订单,采购1亿剂疫苗,这款疫苗还有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这些直接的预购订单让辉瑞不同于OWS所有其他的候选公司。比如说,Moderna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了24.8亿美元拨款,其中包括9.55亿美元用于临床研究、制造以及购买1亿剂疫苗的费用。相比之下,辉瑞花了20亿美元自有资金进行研发。据前管理人士透露,公司高管一开始曾要求把疫苗价格定得高一些,不过最终同意定在每剂19.50美元。这些前管理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关于定价的讨论是保密的。

欧洲的价格也普遍较高。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夏天,辉瑞和BioNTech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开始要价每剂54欧元(1欧元约合1.2美元),证实了德国媒体的报道。BioNTech的联合创始人乌古尔·萨欣(Ugur Sahin)告诉《图片报》(Bild),最初的预估数据是根据对生产成本的粗略计算得出来的,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想出可行的制造方法。他们后来把面向“工业化国家”的价格定在15至30欧元这个区间内,具体取决于订单规模。

由于不受政府拨款的附加条件束缚,辉瑞可以更快行动起来。艾伯乐在宣布与美国的交易时说: “我们早早做出了决定,在自己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开始临床工作和大规模生产,以确保这个产品在临床试验成功后能够立即上市。”在获得美国的合同不到一周后,辉瑞开始了最后阶段的试验,称其目标是最早在10月份接受FDA的监管审批。Moderna在同一天开始了最后阶段试验,但两次接种要间隔28天,比辉瑞的21天更长,这意味着在其他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辉瑞可以更早报告结果。

订单继续不断涌入。在最后阶段试验开始几天后,日本订购了1.2亿剂疫苗,将于2021年上半年交付。2020年8月初,加拿大也下了订单。

到了2020年8月下旬,辉瑞分享的早期数据显示,试验参与者对疫苗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于是有更多国家排队订购。9月初,该公司同意向欧盟“潜在供应”至多3亿剂疫苗,但欧盟在敲定交易的时候拖拖拉拉。几周后,海湾国家卡塔尔下了订单。

艾伯乐一直表示,公司预计将在10月底之前报告最后阶段试验结果,特朗普在竞选连任最后阶段民意大跌的时候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特朗普在9月初声称:“我们很快就会有疫苗了。甚至有可能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之前问世。”人们越来越担心辉瑞急于完成试验而忽视了安全检查。为了淡化外界关于特朗普正在向该公司施压的印象,艾伯乐承诺将把安全放在首位。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世界各地的几十亿人民、几百万家企业和几百个政府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上,我想直接对他们说,这种疫苗必须被证明是安全的。”辉瑞对OWS内部的某些人感到不满。该公司一直在敦促美国政府再订购1亿剂疫苗,但OWS的官员持谨慎态度。据前高级行政官员透露,由于某些不清楚的原因,该公司未能实现11月份的生产目标。辉瑞表示,它一直在向政府通报生产情况。

当辉瑞在美国大选结束六天后宣布其最后阶段试验结果时,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这种疫苗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超过了90%。斯拉维称,在辉瑞于11月9日凌晨6点45分发布新闻稿之前,艾伯乐给他打了电话,他感到非常兴奋,努力忍住尖叫,以免吵醒他在华盛顿下榻酒店的其他客人。尽管如此,在欣喜若狂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坏消息:辉瑞警告称,年底前它只能在全球范围内生产5000万剂疫苗,而不是原先预计的1亿剂。

辉瑞位于密歇根州卡拉马祖的占地1300英亩(约5.26平方公里)的园区遇到了重大生产问题,该公司在当地建造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冷冻库,用来储存必须放置在零下75摄氏度低温环境下的疫苗。一种利用新技术制造的新产品想要扩大产能需要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事实证明,辉瑞还是需要政府帮助的。为了清除供应链障碍,该公司的高管根据《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简称:DPA)敦促OWS下达一项命令,使它可以优先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几个月来,其他OWS候选公司一直在利用这项法案获得优先采购权。OWS犹豫了。这些行政官员称,他们担心,如果辉瑞根据DPA享有同等地位,它会利用其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在供应链中将Moderna淘汰出局。

辉瑞的生产延迟问题给美国疫苗的推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宣布最后阶段试验结果前,OWS一直期待11月和12月分别有2000万剂疫苗交付。实际上,它在11月份没有收到任何疫苗,在12月份得到了2000万剂,其中部分产品来自辉瑞位于比利时的生产基地,以弥补卡拉马祖的产量缺口。12月2日,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这种疫苗的国家,该国一直预计年底前能收到1000万剂疫苗,但实际上只得到了一半左右。尽管面临这样的供应挑战,辉瑞还是在圣诞节前宣布,该公司已经同意再向美国供应1亿剂疫苗。同时,政府官员最终同意让该公司享有DPA规定的优先权。

到了12月下旬,中东传来的一系列新闻报道表明,辉瑞根据合同向一些国家出售了几百万剂疫苗,这些交易原先未见报道。迪拜获得了第一批来自比利时的疫苗,并宣布将为330万人口中的70%接种辉瑞疫苗。沙特官员告诉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他们正在期待300万剂疫苗到货,其中的三分之一将在2月底前交付。阿曼卫生部长告诉政府新闻机构,该国订购了37万剂疫苗,12月份到货的第一批疫苗价格为每剂30美元,晚些时候到货的疫苗价格为每剂24美元。这似乎是除以色列之外的最高价格之一,不过这一点很难确定,因为该公司未披露具体信息。

辉瑞自家的高管发现了一个能部分解决供应问题的办法—在疫苗瓶身上做文章。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制药行业的标准做法是在瓶中稍微多装一些剂量,以避免注射量不足以及违反FDA标签法的风险。如果疫苗接种机构使用了所谓的“低死体积注射器”,辉瑞在每瓶疫苗中多装的剂量刚好可以再注射一针。

但是,并非所有的疫苗接种点都有这种注射器。而且,该公司向FDA和其他监管机构提交的申请中明确指出每瓶疫苗的装药量是五剂。辉瑞需要得出一些数据来表明额外多装的剂量能够被可靠地抽取出来。

该公司就是这么做的,然后就开始向FDA的官员施压,要求修改批准书,承认第六个剂量。据前高级行政官员称,OWS的官员反对这种修改,他们在开启这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群体疫苗接种运动时就预料到了噩梦般的物流影响。辉瑞的疫苗需要保存在亚北极温度下,如果没有最后一刻的重新安排,单单这一点已经让疫苗的分发工作变得足够困难。(最近,FDA宣布这种疫苗可以在一般的冷冻室温度下保存最多两周时间。)

该公司的游说工作取得了成功。1月6日,FDA修改了其情况说明书,批准了第六个剂量,实际上将辉瑞的产量提高了20%。欧洲、英国以及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也纷纷效仿。美国和英国设法采购到了这种注射器,但其他国家还在争先恐后地抢购。瑞典和日本抱怨说他们没有足够多的专用注射器来抽取第六个剂量,还警告说,这可能意味着数百万剂疫苗将被丢弃。奥地利也没有足够的注射器。

艾伯乐为这项政策变动辩护说,该公司已经验证了有36种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可以抽取出这个额外的疫苗剂量。他在1月下旬告诉彭博新闻社:“如果我们可以使用六剂,却丢弃了其中一个可以救命的剂量,这将是一种犯罪。”

这项修改对辉瑞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该公司曾经承诺在第一季度末前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现在表示可以提供1.2亿剂。由于各国是根据剂量付钱,此举还让每瓶疫苗的价格立即上涨了20%。

当艾伯乐在2019年1月当上辉瑞掌门人时,他的使命是让公司专注于畅销药,同时避免在药物定价问题上与特朗普政府发生潜在的斗争。很快,新冠病毒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关注点。辉瑞与一家德国生物技术公司之间鲜为人知的合作关系让它成为这场疫情中的英雄。人们对于mRNA能否奏效抱有很大的疑虑,但艾伯乐愿意在这项新技术上赌一把,这种想法得到了回报。

当以色列在1月下旬迎来大批辉瑞疫苗时,其他国家还在53努力搞清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供货。1月8日,欧盟表示,通过进一步订购3亿剂疫苗,它已经将订单规模扩大一倍。一周之后,辉瑞宣布了减少供应以及关闭比利时工厂的消息。几天之内,它通知了加拿大官员,该国在接下来的一周将收不到任何疫苗。(加拿大刚刚将订单规模提高一倍,达到4000万剂。)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1月21日与艾伯乐通话,但这通电话没有为加拿大带来额外的供应。在极度渴求疫苗的情况下,他同意从Covax采购疫苗。Covax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将向低收入国家提供20亿剂疫苗。加拿大是七国集团中唯一这么做的国家。反对派政客指责他抢占了本该属于那些无力进行双边交易的贫困国家的疫苗。

巴林、迪拜和沙特也宣布到货延迟。迪拜新冠疫情指挥与控制中心的负责人阿米尔·谢里夫(Amer Sharif)告诉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V):“辉瑞的供应问题一直是个全球性的挑战。我们与辉瑞驻该地区的代表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阿曼的供应量也被削减了。该国卫生部长艾哈迈德·本·默罕默德·阿勒赛义德(AhmedbinMohammedal-Saidi)在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大家:“不要恐慌。我们已经得到保证,下一批货将在本月中旬交付。”

延迟交货没有给这些海湾国家造成重大后果,因为他们的感染率相对较低。墨西哥则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辉瑞削减供应带来的影响,这个国家的病例数激增,死亡人数高居全球第三。墨西哥在2020年12月初协议购买3400万剂辉瑞疫苗,从12月下旬开始接种疫苗,在拉美国家中动作最快。但是后来,辉瑞的发货停止了三周,直到2月中旬,给医疗工作者接种的大约50万剂疫苗才到货。该国甚至还没有开始给老年人接种。2月2日,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夫拉德(MarceloEbrard)指责辉瑞压着“已经签约并付款的疫苗”迟迟不给发货。

全世界都在等待辉瑞升级改造位于比利时小镇皮尔斯附近的庞大设施,其占地面积有几个体育馆那么大。2020年,辉瑞在为增产做准备的时候,新添了几百名员工,使员工总数超过了3000人。但这还跟不上订单增长的需要。这家工厂的部分关闭状态持续了近两周时间。

艾伯乐说:“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辉瑞并不是唯一一家削减对欧洲供应量的生产商——后来,阿斯利康(Astra Zeneca Plc)向欧盟交付的疫苗数量也远低于其承诺的供货量——但是,欧洲当时正指望这家美国公司为其提供首批疫苗。艾伯乐说:“毫无疑问,我会感到焦虑、紧张和压力。这些不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人们将想方设法地找到替罪羊。”

在罗马地区,辉瑞减少供应量的行为让80岁以上老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推迟了一周,直到2月8日才打了第一针。这种连锁反应意味着部分最易感人群要等到春天才能接种第一针。现年94岁的萨尔瓦托雷·帕里西(SalvatoreParisi)是一位退休的罗马法院书记员,他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直到4月3日才能按照预约前往医院接种第一针辉瑞疫苗,第二针将在4月24日接种。他一直寄希望于他的家庭医生能提早拿到疫苗。由于他的听力下降,他79岁的妻子玛丽亚·西尼巴尔迪(Maria Sinibaldi)向他转述了我们在电话中的提问。他说:“不,不。我有点害怕,但不是很生气。我只是在等我家庭医生的电话。”

欧盟制定了一项27个成员国集中采购疫苗的策略。它和六家疫苗研发公司签订了供应协议。据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斯特凡·德·凯斯梅克(Stefande Keersmaecker)称,该委员会和辉瑞达成了一个每季度向其成员国供应疫苗的框架协议,将每周具体供应情况的决定权交给辉瑞和各个成员国。当辉瑞在1月份削减供应量时,这项安排使整个欧洲大陆的各个地方都出现了供应缺口,引发了针对这家制药公司的愤怒情绪。辉瑞的发言人称,削减供应量的前提是比利时工厂的升级改造将使产量在3月底前“大大提高”。

欧盟成员国还同意不和制药公司协谈双边协议。这未能阻止德国和BioNTech单独达成一项采购3000万剂疫苗的初步协议,2020年9月,德国向该公司提供了3.75亿欧元经费。(辉瑞没有参与该协议。)欧盟委员会表示尚未看到德国签订的协议,该协议还未最终敲定。德·凯斯梅克称:“我们的疫苗策略不允许进行平行谈判。从法律上讲,这是不允许的。”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试图通过在2月1日举行的视频会议缓解欧洲的疫苗危机,与会者包括欧盟委员会官员和辉瑞等制药公司的高管。辉瑞表示,从1月底开始,该公司和欧盟之间的供货计划又回到了正轨。艾伯乐称,到2月下旬的时候,各成员国开始收到更多疫苗。

在大流行病暴发期间达成协议并大规模生产一种新疫苗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投行EvercoreISI的分析师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er)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快获批并推出的疫苗,也是最快被大规模接种的疫苗,这是对大流行病做出的最快反应,增产速度可能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我认为即使重来一遍,也不会比现在快很多。”

公共卫生官员警告说,富裕国家与辉瑞等制药公司达成的协议将限制贫穷国家所能获得的疫苗数量,后者负担不起这种不在乎价格的协议。2021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批评了双边协议,并恳请富裕国家分享疫苗,他警告说:“世界正处于一场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直到1月底,艾伯乐才宣布与Covax达成协议。这笔400万剂疫苗的采购协议还不到辉瑞2021年预期产量的2%。其他疫苗研发公司与世卫组织达成了规模更大的协议。阿斯利康承诺提供1.7亿剂疫苗,而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Pvt Ltd.)同意提供11亿剂它仿制的阿斯利康疫苗和美国公司Novavax Inc.研发的另一款疫苗,目前还有待批准。另外,Covax正在敲定与强生公司和Novavax之间的协议,这两家公司承诺提供数亿剂疫苗。

在公共卫生领域,没人认为目前全球各国推出疫苗的做法是抗击疫情的最佳方式。世卫组织Covax计划的技术负责人凯瑟琳·奥布莱恩(Katherine O’Brien)称:“在理想的世界中,我们应该拥有一种全球性的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制造商会这么说,‘我们都将向同一个实体提供疫苗。’政府会说,‘我们都将通过同一个实体采购疫苗。’这样做要合理得多。”

当然,艾伯乐管理的并不是一家公共卫生机构。他要对股东负责。尽早锁定订单(有时候还能以较高的价格锁定订单,因为不差钱的买家愿意支付高价)正是一位首席执行官应该做的事情。辉瑞表示,该公司预计初始利润率将位于20%-30%区间的高端,对于一款疫苗产品来说,这已经很高了。Moderna的疫苗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卖得更贵,但它有限的产能意味着交易量只有辉瑞的一小部分,预计要等到春季才能交付大部分疫苗。阿斯利康已经达成了几十项双边协议,但它承诺在疫情期间不谋利;它每剂疫苗的售价只有几美元。如果说有谁能挑战辉瑞的首要地位,有可能就是最近获批的强生疫苗,这种疫苗非常有效,只需要简单地冷藏,而且只要注射一次。

不过,就目前而言,辉瑞仍具有无与伦比的品牌知名度,即使“复必泰”说起来不太顺口。(在美国甚至可能不会使用这个名称;只有在获得FDA完全批准后,品牌名称才能建立起来。)2月下旬,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视察了辉瑞位于密歇根州的工厂,并向公众保证,政府正在加班加点地工作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为了应对这项挑战,辉瑞正在继续提高产量。该公司现在预计可以在3月中旬前将每周的发货量提高到1300万剂,大大高于2月初的400万-500万剂。

在1月份公布业绩后,艾伯乐和辉瑞的其他高管与投资者和分析师进行了交流,广泛讨论了后疫情时代的前景,到那时,该公司将可以提高疫苗价格。辉瑞首席财务官弗兰克·达梅利奥(Frank D’Amelio)称,疫苗正常的价格大约在150-175美元之间。他说:“我们目前处在一个大流行病的定价环境中。显然我们今后可以提高价格。”

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传播,人们很有可能需要定期注射疫苗加强针。辉瑞正在研发一种针对南非变异毒株的新疫苗,这种变异毒株可能感染某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全球近80亿人口需要注射加强针,这样的前景使新冠疫苗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量级。辉瑞希望能够让它的疫苗变得更易储存和运输—正在研发一种冻干疫苗。该公司正在为艾伯乐所谓的“开放市场”做准备,在这个市场中,供应充足,人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疫苗品种。

艾伯乐在收益电话会议上说:“我非常自信地认为我们将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因为我们是最早的也是最好的生产商。如果从新冠疫情将变得常态化这个假设角度看待疫苗业务,很显然辉瑞将具有关键优势,不仅因为强大的数据,还因为我们已经开发出了重要的品牌资产,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供应短缺问题最终将消退。在此之前,艾伯乐会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他是一位救世主,是一家急速提高产能的制药公司的大胆领导者。但是,他向身处绝境的政府承诺提供大量疫苗,却未能按时交付。随着供应量的增加,对立情绪可能减退,但艾伯乐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做出的决定将成为今后人们研究的主题。全球领导层存在一个真空带。他和他的公司填补了这个空白。在下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来临前,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案。撰文/Stephanie Baker、Cynthia Koons、Vernon Silver(Ivan Levingston、Sylvia Westall、Naomi Kresge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 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


OR--商业新媒体

内塔尼亚胡说:“对于以色列来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有大批疫苗到货,我赞同我的朋友、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的看法,相信我们在3月份期间将有一批接一批的疫苗到货,从而完成对以色列16岁以上人口的疫苗接种工作。”

艾伯乐给内塔尼亚胡提供了一个延长政治生命的机会。面对激增的新冠病例和接下来的议会选举,这位总理将自己留任的最大希望寄托在辉瑞的疫苗上。站在停机坪上,他自豪地说,60岁以上以色列人口接种疫苗的比例已经达到72%,这要归功于从12月初开始到货的疫苗,很快还会有更多疫苗到货。这是因为他和艾伯乐达成了协议,将把他的国家作为辉瑞疫苗的试验点。

疫苗的分配仍然感觉像是一场零和游戏。在内塔尼亚胡完成这次胜利的巡视工作之后,辉瑞告诉其他非美国客户,该公司将暂时关闭位于比利时的疫苗生产设施以进行升级,在此期间将削减近期的供应量。

恐慌和愤怒情绪在世界各国的首都蔓延,尤其是罗马。意大利是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已经成功制定了一项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接种人数比欧盟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在辉瑞宣布减产消息时,意大利正在等待新的疫苗到货。当时的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多梅尼科·阿尔库里(Domenico Arcuri)强烈抨击这种行为,他抱怨说,就在意大利即将开始给所有80岁以上的人群接种疫苗时,辉瑞将其发货量减少了近30%。他警告说,意大利可能对这家公司采取某种行动。

就在阿尔库里表达不满几天之后,辉瑞开始向以色列发运几百万剂疫苗。几周之内,以色列就将疫苗接种计划扩大到了16到18岁的人群。

意大利的威尼托大区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重的地区之一,死亡人数超过9800人。这个地区的主席卢卡·扎亚(Luca Zaia)坐在意大利国旗和欧盟旗帜前告诉记者:“看,我们非常生气。”他刚刚得知,威尼托大区那一周的疫苗供应量将被减少53%。“我想知道他们花钱请了哪个诺贝尔奖得主来规划疫苗的分配工作,或者他们使用了哪种原理或算法。”

这种疫苗分配方法并非来自某种算法,而是一家制药公司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捉襟见肘地分配疫苗剂量的产物,它使用了一种不透明的流程,似乎涉及到多种因素,包括订单规模、排队先后、产量预期、世界各国领导人打来的电话以及推动这项科学发展的潜力,当然还有实现盈利的渴望。

艾伯乐说:“人人都希望能在第一季度收到疫苗,我们试图允许大家讨论和协商从而把消息散播出去,这样每个人都能处在公平的位置上。”还没有下单的国家想要排队,已经提前下单的国家又想要购买更多。他说:“这是一场持续的谈判。每个人当然都想早点拿到疫苗。”辉瑞表示,与以色列之间的协议没有影响到分配给其他任何地方的疫苗。

以色列在争夺疫苗方面有两个优势:首先,据知情人士透露,内塔尼亚胡对疫苗开出的价格大约是每剂30美元,比美国政府高出50%左右。另外,他还同意共享全国范围内的疫苗数据,这种疫苗建立在一种名叫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试验性平台基础上,需要注射两针。它几乎只在以色列使用,这相当于一项大规模有效性研究。(辉瑞曾考虑向冰岛提供同样的安排,但该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不够多,无法进行有意义的研究。)到4月1日,以色列已经给900万人口中的56.5%接种了第一针疫苗,使其位于世界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意大利仅给近14%的国民注射了第一针疫苗。

艾伯乐称,和以色列达成的协议将提供有用的数据,这将改变这个世界对于如何结束这场疫情的理解。他说:“他们正在努力提取全世界正在等待的科学信息。我们很快将获得关于有症状和无症状传播的数据。”事实上,2月24日从以色列传出的消息令人瞩目:在将近60万接种者当中,这种疫苗预防了94%的新冠病例。

辉瑞与德国公司BioNTechSE合作,率先开发出一款新冠疫苗并获批,这使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当疫情爆发时,艾伯乐出任辉瑞首席执行官才一年时间,几乎马上就面临制药公司高管通常不会面临的选择。政府政策和个人行为同样重要,但在某种程度上,疫苗生产商能够决定哪些地方的感染病例将会减少,以及哪些经济体将率先重新开放。这些疫苗生产商的客户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和公共卫生官员一起设计出了复杂的疫苗接种方案,但是,这些领导人正在明白一点:他们的命运取决于辉瑞这些制药公司给他们提供多少疫苗。

在过去几个月中,艾伯乐几乎扮演了类似政治家的角色,与各国首脑通电话,其中包括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vonder Leyen)和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内塔尼亚胡在1月份夸耀说,他和艾伯乐通了17次电话,这位首席执行官甚至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都会接他的电话。艾伯乐说,从那之后,他和内塔尼亚胡的通话次数“甚至更多了”。

辉瑞的领先地位也给艾伯乐提供了独一无二的销售机会。他已经锁定了来自60多个国家的订单,但都没有公开商业条款。辉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9500万剂疫苗。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它正在执行制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增产计划,在2021年将把产量提高到20亿剂,超过了现阶段协议销售量。该公司预计,在2021年,这款名叫复必泰(Comirnaty,将Covid、mRNA和immunity三个单词不太精巧地融合在一起)的疫苗将至少带来150亿美元的收入,使它有望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药品之一。

说到一家跨国公司在疫情期间应该怎么做,我们并没有现成的规则手册。辉瑞取得了一些非凡的成就,几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现在做的事情符合制药公司通常的做法:以市场愿意支付的价格大规模销售可以救命的产品。它不一定要服务于全球公共卫生议程。有朝一日人们将对这场疫情进行事后剖析,到时候可能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一家公司怎么能拥有影响那么多人的权力。

2020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推出“曲速行动”(Operation Warp Speed,简称OWS)计划。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 Plc)前高管蒙塞夫·斯拉维(Moncef Slaoui)担任该行动的首席顾问,负责确定哪些疫苗可以获得支持。在ModernaInc.董事会任职的经历让他对mRNA技术异常熟悉,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个平台。此前,利用mRNA技术研发的药物从来没有获批的先例。


当辉瑞宣布与mRNA领域的另一个先行者BioNTech合作的决定后,斯拉维知道,辉瑞可能是一位竞争者,但他并不认识艾伯乐。当他们在2020年6月首次谈话时,艾伯乐明确表示,和OWS正在评估的其他公司不一样,他对于该计划提供的研发资金并不感兴趣。相反,他希望OWS预先提供采购订单,以保证辉瑞在研发成功后有买家。该公司高达500亿美元的年收入意味着它能够负担得起这样的冒险尝试。艾伯乐曾经说过,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他认为这可以让科学家摆脱官僚制度的束缚,更快取得成果。斯拉维说:“阿尔伯特非常清楚,他们具备了成功的条件。”

辉瑞的信心从一开始就显现了出来。在安全性测试开始后不久,该公司从5月起就在全球范围内推销这种疫苗。艾伯乐说:“这个过程从我们接触每个国家的初期就开始了。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大洲讨论这件事。”英国是第一个达成协议的国家,在7月20日同意购买3000万剂疫苗(后来增加到4000万剂),交货时间是2020年和2021年。与辉瑞和其他国家达成的大多数交易一样,商业条款并未披露。

两天后,辉瑞宣布从OWS获得了价值19.5亿美元的订单,采购1亿剂疫苗,这款疫苗还有待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这些直接的预购订单让辉瑞不同于OWS所有其他的候选公司。比如说,Moderna从美国政府那里获得了24.8亿美元拨款,其中包括9.55亿美元用于临床研究、制造以及购买1亿剂疫苗的费用。相比之下,辉瑞花了20亿美元自有资金进行研发。据前管理人士透露,公司高管一开始曾要求把疫苗价格定得高一些,不过最终同意定在每剂19.50美元。这些前管理人士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关于定价的讨论是保密的。

欧洲的价格也普遍较高。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夏天,辉瑞和BioNTech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开始要价每剂54欧元(1欧元约合1.2美元),证实了德国媒体的报道。BioNTech的联合创始人乌古尔·萨欣(Ugur Sahin)告诉《图片报》(Bild),最初的预估数据是根据对生产成本的粗略计算得出来的,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想出可行的制造方法。他们后来把面向“工业化国家”的价格定在15至30欧元这个区间内,具体取决于订单规模。

由于不受政府拨款的附加条件束缚,辉瑞可以更快行动起来。艾伯乐在宣布与美国的交易时说: “我们早早做出了决定,在自己承担风险的情况下开始临床工作和大规模生产,以确保这个产品在临床试验成功后能够立即上市。”在获得美国的合同不到一周后,辉瑞开始了最后阶段的试验,称其目标是最早在10月份接受FDA的监管审批。Moderna在同一天开始了最后阶段试验,但两次接种要间隔28天,比辉瑞的21天更长,这意味着在其他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辉瑞可以更早报告结果。

订单继续不断涌入。在最后阶段试验开始几天后,日本订购了1.2亿剂疫苗,将于2021年上半年交付。2020年8月初,加拿大也下了订单。

到了2020年8月下旬,辉瑞分享的早期数据显示,试验参与者对疫苗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于是有更多国家排队订购。9月初,该公司同意向欧盟“潜在供应”至多3亿剂疫苗,但欧盟在敲定交易的时候拖拖拉拉。几周后,海湾国家卡塔尔下了订单。

艾伯乐一直表示,公司预计将在10月底之前报告最后阶段试验结果,特朗普在竞选连任最后阶段民意大跌的时候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特朗普在9月初声称:“我们很快就会有疫苗了。甚至有可能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之前问世。”人们越来越担心辉瑞急于完成试验而忽视了安全检查。为了淡化外界关于特朗普正在向该公司施压的印象,艾伯乐承诺将把安全放在首位。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世界各地的几十亿人民、几百万家企业和几百个政府把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种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上,我想直接对他们说,这种疫苗必须被证明是安全的。”辉瑞对OWS内部的某些人感到不满。该公司一直在敦促美国政府再订购1亿剂疫苗,但OWS的官员持谨慎态度。据前高级行政官员透露,由于某些不清楚的原因,该公司未能实现11月份的生产目标。辉瑞表示,它一直在向政府通报生产情况。

当辉瑞在美国大选结束六天后宣布其最后阶段试验结果时,带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这种疫苗在预防新冠症状方面的有效性超过了90%。斯拉维称,在辉瑞于11月9日凌晨6点45分发布新闻稿之前,艾伯乐给他打了电话,他感到非常兴奋,努力忍住尖叫,以免吵醒他在华盛顿下榻酒店的其他客人。尽管如此,在欣喜若狂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坏消息:辉瑞警告称,年底前它只能在全球范围内生产5000万剂疫苗,而不是原先预计的1亿剂。

辉瑞位于密歇根州卡拉马祖的占地1300英亩(约5.26平方公里)的园区遇到了重大生产问题,该公司在当地建造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冷冻库,用来储存必须放置在零下75摄氏度低温环境下的疫苗。一种利用新技术制造的新产品想要扩大产能需要稳定的原材料供应。事实证明,辉瑞还是需要政府帮助的。为了清除供应链障碍,该公司的高管根据《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简称:DPA)敦促OWS下达一项命令,使它可以优先向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几个月来,其他OWS候选公司一直在利用这项法案获得优先采购权。OWS犹豫了。这些行政官员称,他们担心,如果辉瑞根据DPA享有同等地位,它会利用其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在供应链中将Moderna淘汰出局。

辉瑞的生产延迟问题给美国疫苗的推出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宣布最后阶段试验结果前,OWS一直期待11月和12月分别有2000万剂疫苗交付。实际上,它在11月份没有收到任何疫苗,在12月份得到了2000万剂,其中部分产品来自辉瑞位于比利时的生产基地,以弥补卡拉马祖的产量缺口。12月2日,英国成为第一个批准这种疫苗的国家,该国一直预计年底前能收到1000万剂疫苗,但实际上只得到了一半左右。尽管面临这样的供应挑战,辉瑞还是在圣诞节前宣布,该公司已经同意再向美国供应1亿剂疫苗。同时,政府官员最终同意让该公司享有DPA规定的优先权。

到了12月下旬,中东传来的一系列新闻报道表明,辉瑞根据合同向一些国家出售了几百万剂疫苗,这些交易原先未见报道。迪拜获得了第一批来自比利时的疫苗,并宣布将为330万人口中的70%接种辉瑞疫苗。沙特官员告诉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他们正在期待300万剂疫苗到货,其中的三分之一将在2月底前交付。阿曼卫生部长告诉政府新闻机构,该国订购了37万剂疫苗,12月份到货的第一批疫苗价格为每剂30美元,晚些时候到货的疫苗价格为每剂24美元。这似乎是除以色列之外的最高价格之一,不过这一点很难确定,因为该公司未披露具体信息。

辉瑞自家的高管发现了一个能部分解决供应问题的办法—在疫苗瓶身上做文章。他们只需要监管机构批准其修改疫苗瓶上的标签,说明瓶子里装有六剂疫苗,而不是五剂。制药行业的标准做法是在瓶中稍微多装一些剂量,以避免注射量不足以及违反FDA标签法的风险。如果疫苗接种机构使用了所谓的“低死体积注射器”,辉瑞在每瓶疫苗中多装的剂量刚好可以再注射一针。

但是,并非所有的疫苗接种点都有这种注射器。而且,该公司向FDA和其他监管机构提交的申请中明确指出每瓶疫苗的装药量是五剂。辉瑞需要得出一些数据来表明额外多装的剂量能够被可靠地抽取出来。

该公司就是这么做的,然后就开始向FDA的官员施压,要求修改批准书,承认第六个剂量。据前高级行政官员称,OWS的官员反对这种修改,他们在开启这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群体疫苗接种运动时就预料到了噩梦般的物流影响。辉瑞的疫苗需要保存在亚北极温度下,如果没有最后一刻的重新安排,单单这一点已经让疫苗的分发工作变得足够困难。(最近,FDA宣布这种疫苗可以在一般的冷冻室温度下保存最多两周时间。)

该公司的游说工作取得了成功。1月6日,FDA修改了其情况说明书,批准了第六个剂量,实际上将辉瑞的产量提高了20%。欧洲、英国以及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也纷纷效仿。美国和英国设法采购到了这种注射器,但其他国家还在争先恐后地抢购。瑞典和日本抱怨说他们没有足够多的专用注射器来抽取第六个剂量,还警告说,这可能意味着数百万剂疫苗将被丢弃。奥地利也没有足够的注射器。

艾伯乐为这项政策变动辩护说,该公司已经验证了有36种注射器和针头组合可以抽取出这个额外的疫苗剂量。他在1月下旬告诉彭博新闻社:“如果我们可以使用六剂,却丢弃了其中一个可以救命的剂量,这将是一种犯罪。”

这项修改对辉瑞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该公司曾经承诺在第一季度末前向美国提供1亿剂疫苗,现在表示可以提供1.2亿剂。由于各国是根据剂量付钱,此举还让每瓶疫苗的价格立即上涨了20%。

当艾伯乐在2019年1月当上辉瑞掌门人时,他的使命是让公司专注于畅销药,同时避免在药物定价问题上与特朗普政府发生潜在的斗争。很快,新冠病毒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关注点。辉瑞与一家德国生物技术公司之间鲜为人知的合作关系让它成为这场疫情中的英雄。人们对于mRNA能否奏效抱有很大的疑虑,但艾伯乐愿意在这项新技术上赌一把,这种想法得到了回报。

当以色列在1月下旬迎来大批辉瑞疫苗时,其他国家还在53努力搞清楚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供货。1月8日,欧盟表示,通过进一步订购3亿剂疫苗,它已经将订单规模扩大一倍。一周之后,辉瑞宣布了减少供应以及关闭比利时工厂的消息。几天之内,它通知了加拿大官员,该国在接下来的一周将收不到任何疫苗。(加拿大刚刚将订单规模提高一倍,达到4000万剂。)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1月21日与艾伯乐通话,但这通电话没有为加拿大带来额外的供应。在极度渴求疫苗的情况下,他同意从Covax采购疫苗。Covax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支持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将向低收入国家提供20亿剂疫苗。加拿大是七国集团中唯一这么做的国家。反对派政客指责他抢占了本该属于那些无力进行双边交易的贫困国家的疫苗。

巴林、迪拜和沙特也宣布到货延迟。迪拜新冠疫情指挥与控制中心的负责人阿米尔·谢里夫(Amer Sharif)告诉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V):“辉瑞的供应问题一直是个全球性的挑战。我们与辉瑞驻该地区的代表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阿曼的供应量也被削减了。该国卫生部长艾哈迈德·本·默罕默德·阿勒赛义德(AhmedbinMohammedal-Saidi)在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敦促大家:“不要恐慌。我们已经得到保证,下一批货将在本月中旬交付。”

延迟交货没有给这些海湾国家造成重大后果,因为他们的感染率相对较低。墨西哥则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辉瑞削减供应带来的影响,这个国家的病例数激增,死亡人数高居全球第三。墨西哥在2020年12月初协议购买3400万剂辉瑞疫苗,从12月下旬开始接种疫苗,在拉美国家中动作最快。但是后来,辉瑞的发货停止了三周,直到2月中旬,给医疗工作者接种的大约50万剂疫苗才到货。该国甚至还没有开始给老年人接种。2月2日,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夫拉德(MarceloEbrard)指责辉瑞压着“已经签约并付款的疫苗”迟迟不给发货。

全世界都在等待辉瑞升级改造位于比利时小镇皮尔斯附近的庞大设施,其占地面积有几个体育馆那么大。2020年,辉瑞在为增产做准备的时候,新添了几百名员工,使员工总数超过了3000人。但这还跟不上订单增长的需要。这家工厂的部分关闭状态持续了近两周时间。

艾伯乐说:“当涉及到生死问题和全球经济问题时,总会出现供不应求。你肯定会听到抱怨。”辉瑞并不是唯一一家削减对欧洲供应量的生产商——后来,阿斯利康(Astra Zeneca Plc)向欧盟交付的疫苗数量也远低于其承诺的供货量——但是,欧洲当时正指望这家美国公司为其提供首批疫苗。艾伯乐说:“毫无疑问,我会感到焦虑、紧张和压力。这些不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人们将想方设法地找到替罪羊。”

在罗马地区,辉瑞减少供应量的行为让80岁以上老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推迟了一周,直到2月8日才打了第一针。这种连锁反应意味着部分最易感人群要等到春天才能接种第一针。现年94岁的萨尔瓦托雷·帕里西(SalvatoreParisi)是一位退休的罗马法院书记员,他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直到4月3日才能按照预约前往医院接种第一针辉瑞疫苗,第二针将在4月24日接种。他一直寄希望于他的家庭医生能提早拿到疫苗。由于他的听力下降,他79岁的妻子玛丽亚·西尼巴尔迪(Maria Sinibaldi)向他转述了我们在电话中的提问。他说:“不,不。我有点害怕,但不是很生气。我只是在等我家庭医生的电话。”

欧盟制定了一项27个成员国集中采购疫苗的策略。它和六家疫苗研发公司签订了供应协议。据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斯特凡·德·凯斯梅克(Stefande Keersmaecker)称,该委员会和辉瑞达成了一个每季度向其成员国供应疫苗的框架协议,将每周具体供应情况的决定权交给辉瑞和各个成员国。当辉瑞在1月份削减供应量时,这项安排使整个欧洲大陆的各个地方都出现了供应缺口,引发了针对这家制药公司的愤怒情绪。辉瑞的发言人称,削减供应量的前提是比利时工厂的升级改造将使产量在3月底前“大大提高”。

欧盟成员国还同意不和制药公司协谈双边协议。这未能阻止德国和BioNTech单独达成一项采购3000万剂疫苗的初步协议,2020年9月,德国向该公司提供了3.75亿欧元经费。(辉瑞没有参与该协议。)欧盟委员会表示尚未看到德国签订的协议,该协议还未最终敲定。德·凯斯梅克称:“我们的疫苗策略不允许进行平行谈判。从法律上讲,这是不允许的。”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试图通过在2月1日举行的视频会议缓解欧洲的疫苗危机,与会者包括欧盟委员会官员和辉瑞等制药公司的高管。辉瑞表示,从1月底开始,该公司和欧盟之间的供货计划又回到了正轨。艾伯乐称,到2月下旬的时候,各成员国开始收到更多疫苗。

在大流行病暴发期间达成协议并大规模生产一种新疫苗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投行EvercoreISI的分析师乔纳森·米勒(Jonathan Miller)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快获批并推出的疫苗,也是最快被大规模接种的疫苗,这是对大流行病做出的最快反应,增产速度可能也是有史以来最快的。我认为即使重来一遍,也不会比现在快很多。”

公共卫生官员警告说,富裕国家与辉瑞等制药公司达成的协议将限制贫穷国家所能获得的疫苗数量,后者负担不起这种不在乎价格的协议。2021年1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批评了双边协议,并恳请富裕国家分享疫苗,他警告说:“世界正处于一场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直到1月底,艾伯乐才宣布与Covax达成协议。这笔400万剂疫苗的采购协议还不到辉瑞2021年预期产量的2%。其他疫苗研发公司与世卫组织达成了规模更大的协议。阿斯利康承诺提供1.7亿剂疫苗,而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Pvt Ltd.)同意提供11亿剂它仿制的阿斯利康疫苗和美国公司Novavax Inc.研发的另一款疫苗,目前还有待批准。另外,Covax正在敲定与强生公司和Novavax之间的协议,这两家公司承诺提供数亿剂疫苗。

在公共卫生领域,没人认为目前全球各国推出疫苗的做法是抗击疫情的最佳方式。世卫组织Covax计划的技术负责人凯瑟琳·奥布莱恩(Katherine O’Brien)称:“在理想的世界中,我们应该拥有一种全球性的机制,在这种机制下,制造商会这么说,‘我们都将向同一个实体提供疫苗。’政府会说,‘我们都将通过同一个实体采购疫苗。’这样做要合理得多。”

当然,艾伯乐管理的并不是一家公共卫生机构。他要对股东负责。尽早锁定订单(有时候还能以较高的价格锁定订单,因为不差钱的买家愿意支付高价)正是一位首席执行官应该做的事情。辉瑞表示,该公司预计初始利润率将位于20%-30%区间的高端,对于一款疫苗产品来说,这已经很高了。Moderna的疫苗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卖得更贵,但它有限的产能意味着交易量只有辉瑞的一小部分,预计要等到春季才能交付大部分疫苗。阿斯利康已经达成了几十项双边协议,但它承诺在疫情期间不谋利;它每剂疫苗的售价只有几美元。如果说有谁能挑战辉瑞的首要地位,有可能就是最近获批的强生疫苗,这种疫苗非常有效,只需要简单地冷藏,而且只要注射一次。

不过,就目前而言,辉瑞仍具有无与伦比的品牌知名度,即使“复必泰”说起来不太顺口。(在美国甚至可能不会使用这个名称;只有在获得FDA完全批准后,品牌名称才能建立起来。)2月下旬,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视察了辉瑞位于密歇根州的工厂,并向公众保证,政府正在加班加点地工作以确保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为了应对这项挑战,辉瑞正在继续提高产量。该公司现在预计可以在3月中旬前将每周的发货量提高到1300万剂,大大高于2月初的400万-500万剂。

在1月份公布业绩后,艾伯乐和辉瑞的其他高管与投资者和分析师进行了交流,广泛讨论了后疫情时代的前景,到那时,该公司将可以提高疫苗价格。辉瑞首席财务官弗兰克·达梅利奥(Frank D’Amelio)称,疫苗正常的价格大约在150-175美元之间。他说:“我们目前处在一个大流行病的定价环境中。显然我们今后可以提高价格。”

随着新冠病毒新变种的传播,人们很有可能需要定期注射疫苗加强针。辉瑞正在研发一种针对南非变异毒株的新疫苗,这种变异毒株可能感染某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全球近80亿人口需要注射加强针,这样的前景使新冠疫苗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量级。辉瑞希望能够让它的疫苗变得更易储存和运输—正在研发一种冻干疫苗。该公司正在为艾伯乐所谓的“开放市场”做准备,在这个市场中,供应充足,人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疫苗品种。

艾伯乐在收益电话会议上说:“我非常自信地认为我们将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因为我们是最早的也是最好的生产商。如果从新冠疫情将变得常态化这个假设角度看待疫苗业务,很显然辉瑞将具有关键优势,不仅因为强大的数据,还因为我们已经开发出了重要的品牌资产,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供应短缺问题最终将消退。在此之前,艾伯乐会处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上。他是一位救世主,是一家急速提高产能的制药公司的大胆领导者。但是,他向身处绝境的政府承诺提供大量疫苗,却未能按时交付。随着供应量的增加,对立情绪可能减退,但艾伯乐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做出的决定将成为今后人们研究的主题。全球领导层存在一个真空带。他和他的公司填补了这个空白。在下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来临前,这个世界需要更好的解决方案。撰文/Stephanie Baker、Cynthia Koons、Vernon Silver(Ivan Levingston、Sylvia Westall、Naomi Kresge对本文亦有贡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OR热门排行榜
横向滑动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