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较低,而且民众紧迫感也不强。在此之下,政府部门采用社会压力和激励等手段鼓励人们接种疫苗。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一年后已得到控制。现在,政府部门不得不通过社会压力、激励、教育和强制等多种手段,促使那些紧迫感不强的民众接种疫苗。

尽管调查显示中国疫苗接受度仍然很高,但由于感染率较低,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民众接种疫苗的积极性依然滞后。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国家卫健委)的数据,过去一周,全国每日疫苗接种量超过450万剂,截至上周五累计接种1.61亿剂。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数据追踪项目Our World in Data,中国约11%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这距离需要达到约80%疫苗覆盖率的群体免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比之下,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数据,美国已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中国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目前使用的疫苗有效性较低。初步数据显示,这些疫苗的整体有效性介于50%-80%。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上周六表示,为了提高疫苗的保护率,中国正研究“在剂次、剂量和接种间隔上优化接种程序”。

上个月,中国一位高级官员在与地方官员召开的加快国内疫苗接种工作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提高人群接种率有助于巩固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中国最受推崇的公共卫生专家之一已把疫苗接种是否到位与爱国主义和国家安全联系起来。

由于民众积极性不高,中国的居委会、公司和学校已奉命组织动员人们接种疫苗,而不是等待他们报名。社区工作人员和住宅小区管理者正给居民打电话或逐户敲门走访,还为老年人展示如何在手机上预约接种,以及向人群发放传单,此外还摆设咨询摊位,回答那些仍犹豫不决者的问题。有十几个人表示,物业管理方或工作单位曾多次让他们报名打疫苗。

在首都北京,商店、餐厅和市场如果有80%的员工接种了新冠疫苗,就可以在门口张贴绿色标识。街道上鲜红的横幅和社交媒体平台上朗朗上口的顺口溜都在提醒民众接种疫苗。

截至4月初,北京2,150万居民中有一半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一名当地卫生官员上周表示,该市的目标是在5月底前完成18岁及以上人群接种。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DeBund Law Offices)高级合伙人斯伟江在工作单位通过微信发放报名表后,预约了疫苗接种。3月25日,他在一个设在体育馆的疫苗接种点打了第一针。

他说:“我认为接种疫苗是自己的社会责任。”他还称,在看到一些同事和朋友接种后,他对疫苗安全性的顾虑有所减轻。


今年中国国内的疫苗接种工作已是起步缓慢。由于疫苗生产商受制于产能,并且专注于疫苗出口,中国的疫苗接种没有达到政府内部设定的一个目标,即在2月中旬春节前为5,000万人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提到过这一目标。其他成功控制住新冠疫情的亚太国家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也落后于大部分西方国家。

几个月前,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注意到人们对于接种疫苗缺乏紧迫感。北京大学、中国疾控中心和国家卫健委的研究人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项调查,收集到的数据显示,去年3月至12月期间,2,000多名受访者对疫苗的接受度在90%左右。不过,从中国疫情最严重时期到控制住疫情的这段时间里,希望尽快接种疫苗的受访者比例从58%下降到23%。

这项研究和另一项对浙江省医护人员的调查发现,人们对接种新冠疫苗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是不方便、安全问题和觉得感染风险低。

中国批准的五款疫苗目前都还没有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的紧急使用名单,中国疫苗生产商也没有公开发布完整的有效性数据。近年来,涉及无效、假冒或不合格疫苗的丑闻损害了中国疫苗生产商和供应商的形象。不过,在这项全国范围内的调查中,仍有近半数的受访者表示,相比进口疫苗,他们更倾向于接种国产疫苗。

Simon Zhang在一家意大利公司担任市场经理,他今年2月从意大利搬回家乡河南省郑州市。他说:“有太多理由、或者说是借口再等等看。”他指出,担心疫苗预防未来新冠病毒变种的有效性,而且保护时间可能很短。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最近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称,中国有赖于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得以控制疫情,但中国不能永远采取这种措施。这也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他称,按照现在的情况,中国要是完全开放,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国现在绝大多数人处于没有免疫状态。

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官员说,截至3月底,中国已设立2.7万多个疫苗接种点。这些疫苗接种点工作时间持续到晚上,另外还有团队前往大学、派出所和住宅小区提供上门接种服务。一些地方政府还采取了激励措施,接种者可获赠价值约7.5美元的购物券,或免费的冰淇淋和鸡蛋等奖励。

有些地方还威胁对不接种疫苗者实施惩罚。据中共运营的《环球时报》报道,此前海南省万城镇官员就威胁要禁止不打疫苗民众乘公交一事道歉。

中国西南地区四个边境城镇曾一度强制接种疫苗。中缅边境城市瑞丽3月底因发生聚集性感染而采取封锁措施后,当地政府于4月2日启动为期五天的突击行动,为30万人接种疫苗。当地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上周二当地政府停止了这一行动,转而侧重对民众进行第二轮病毒检测。

某些领域的生产瓶颈可能会继续阻碍疫苗接种加速推进。几个城市延后了接种第二剂的时间。海南省省会海口市上周暂停第二剂疫苗的接种工作,除非是博鳌论坛工作人员。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Cui Ernan写道,用于疫苗包装的玻璃瓶仍然供不应求。“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实现群体免疫的可能性不大,但也并非不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新冠疫苗接种起步缓慢,官方多管齐下加速接种

发布日期:2021-04-12 15:07
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较低,而且民众紧迫感也不强。在此之下,政府部门采用社会压力和激励等手段鼓励人们接种疫苗。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一年后已得到控制。现在,政府部门不得不通过社会压力、激励、教育和强制等多种手段,促使那些紧迫感不强的民众接种疫苗。

尽管调查显示中国疫苗接受度仍然很高,但由于感染率较低,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民众接种疫苗的积极性依然滞后。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国家卫健委)的数据,过去一周,全国每日疫苗接种量超过450万剂,截至上周五累计接种1.61亿剂。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数据追踪项目Our World in Data,中国约11%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这距离需要达到约80%疫苗覆盖率的群体免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比之下,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数据,美国已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中国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目前使用的疫苗有效性较低。初步数据显示,这些疫苗的整体有效性介于50%-80%。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上周六表示,为了提高疫苗的保护率,中国正研究“在剂次、剂量和接种间隔上优化接种程序”。

上个月,中国一位高级官员在与地方官员召开的加快国内疫苗接种工作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提高人群接种率有助于巩固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中国最受推崇的公共卫生专家之一已把疫苗接种是否到位与爱国主义和国家安全联系起来。

由于民众积极性不高,中国的居委会、公司和学校已奉命组织动员人们接种疫苗,而不是等待他们报名。社区工作人员和住宅小区管理者正给居民打电话或逐户敲门走访,还为老年人展示如何在手机上预约接种,以及向人群发放传单,此外还摆设咨询摊位,回答那些仍犹豫不决者的问题。有十几个人表示,物业管理方或工作单位曾多次让他们报名打疫苗。

在首都北京,商店、餐厅和市场如果有80%的员工接种了新冠疫苗,就可以在门口张贴绿色标识。街道上鲜红的横幅和社交媒体平台上朗朗上口的顺口溜都在提醒民众接种疫苗。

截至4月初,北京2,150万居民中有一半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一名当地卫生官员上周表示,该市的目标是在5月底前完成18岁及以上人群接种。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DeBund Law Offices)高级合伙人斯伟江在工作单位通过微信发放报名表后,预约了疫苗接种。3月25日,他在一个设在体育馆的疫苗接种点打了第一针。

他说:“我认为接种疫苗是自己的社会责任。”他还称,在看到一些同事和朋友接种后,他对疫苗安全性的顾虑有所减轻。


今年中国国内的疫苗接种工作已是起步缓慢。由于疫苗生产商受制于产能,并且专注于疫苗出口,中国的疫苗接种没有达到政府内部设定的一个目标,即在2月中旬春节前为5,000万人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提到过这一目标。其他成功控制住新冠疫情的亚太国家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也落后于大部分西方国家。

几个月前,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注意到人们对于接种疫苗缺乏紧迫感。北京大学、中国疾控中心和国家卫健委的研究人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项调查,收集到的数据显示,去年3月至12月期间,2,000多名受访者对疫苗的接受度在90%左右。不过,从中国疫情最严重时期到控制住疫情的这段时间里,希望尽快接种疫苗的受访者比例从58%下降到23%。

这项研究和另一项对浙江省医护人员的调查发现,人们对接种新冠疫苗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是不方便、安全问题和觉得感染风险低。

中国批准的五款疫苗目前都还没有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的紧急使用名单,中国疫苗生产商也没有公开发布完整的有效性数据。近年来,涉及无效、假冒或不合格疫苗的丑闻损害了中国疫苗生产商和供应商的形象。不过,在这项全国范围内的调查中,仍有近半数的受访者表示,相比进口疫苗,他们更倾向于接种国产疫苗。

Simon Zhang在一家意大利公司担任市场经理,他今年2月从意大利搬回家乡河南省郑州市。他说:“有太多理由、或者说是借口再等等看。”他指出,担心疫苗预防未来新冠病毒变种的有效性,而且保护时间可能很短。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最近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称,中国有赖于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得以控制疫情,但中国不能永远采取这种措施。这也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他称,按照现在的情况,中国要是完全开放,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国现在绝大多数人处于没有免疫状态。

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官员说,截至3月底,中国已设立2.7万多个疫苗接种点。这些疫苗接种点工作时间持续到晚上,另外还有团队前往大学、派出所和住宅小区提供上门接种服务。一些地方政府还采取了激励措施,接种者可获赠价值约7.5美元的购物券,或免费的冰淇淋和鸡蛋等奖励。

有些地方还威胁对不接种疫苗者实施惩罚。据中共运营的《环球时报》报道,此前海南省万城镇官员就威胁要禁止不打疫苗民众乘公交一事道歉。

中国西南地区四个边境城镇曾一度强制接种疫苗。中缅边境城市瑞丽3月底因发生聚集性感染而采取封锁措施后,当地政府于4月2日启动为期五天的突击行动,为30万人接种疫苗。当地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上周二当地政府停止了这一行动,转而侧重对民众进行第二轮病毒检测。

某些领域的生产瓶颈可能会继续阻碍疫苗接种加速推进。几个城市延后了接种第二剂的时间。海南省省会海口市上周暂停第二剂疫苗的接种工作,除非是博鳌论坛工作人员。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Cui Ernan写道,用于疫苗包装的玻璃瓶仍然供不应求。“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实现群体免疫的可能性不大,但也并非不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较低,而且民众紧迫感也不强。在此之下,政府部门采用社会压力和激励等手段鼓励人们接种疫苗。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一年后已得到控制。现在,政府部门不得不通过社会压力、激励、教育和强制等多种手段,促使那些紧迫感不强的民众接种疫苗。

尽管调查显示中国疫苗接受度仍然很高,但由于感染率较低,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民众接种疫苗的积极性依然滞后。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国家卫健委)的数据,过去一周,全国每日疫苗接种量超过450万剂,截至上周五累计接种1.61亿剂。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数据追踪项目Our World in Data,中国约11%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这距离需要达到约80%疫苗覆盖率的群体免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比之下,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数据,美国已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中国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目前使用的疫苗有效性较低。初步数据显示,这些疫苗的整体有效性介于50%-80%。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上周六表示,为了提高疫苗的保护率,中国正研究“在剂次、剂量和接种间隔上优化接种程序”。

上个月,中国一位高级官员在与地方官员召开的加快国内疫苗接种工作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提高人群接种率有助于巩固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中国最受推崇的公共卫生专家之一已把疫苗接种是否到位与爱国主义和国家安全联系起来。

由于民众积极性不高,中国的居委会、公司和学校已奉命组织动员人们接种疫苗,而不是等待他们报名。社区工作人员和住宅小区管理者正给居民打电话或逐户敲门走访,还为老年人展示如何在手机上预约接种,以及向人群发放传单,此外还摆设咨询摊位,回答那些仍犹豫不决者的问题。有十几个人表示,物业管理方或工作单位曾多次让他们报名打疫苗。

在首都北京,商店、餐厅和市场如果有80%的员工接种了新冠疫苗,就可以在门口张贴绿色标识。街道上鲜红的横幅和社交媒体平台上朗朗上口的顺口溜都在提醒民众接种疫苗。

截至4月初,北京2,150万居民中有一半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一名当地卫生官员上周表示,该市的目标是在5月底前完成18岁及以上人群接种。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DeBund Law Offices)高级合伙人斯伟江在工作单位通过微信发放报名表后,预约了疫苗接种。3月25日,他在一个设在体育馆的疫苗接种点打了第一针。

他说:“我认为接种疫苗是自己的社会责任。”他还称,在看到一些同事和朋友接种后,他对疫苗安全性的顾虑有所减轻。


今年中国国内的疫苗接种工作已是起步缓慢。由于疫苗生产商受制于产能,并且专注于疫苗出口,中国的疫苗接种没有达到政府内部设定的一个目标,即在2月中旬春节前为5,000万人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提到过这一目标。其他成功控制住新冠疫情的亚太国家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也落后于大部分西方国家。

几个月前,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注意到人们对于接种疫苗缺乏紧迫感。北京大学、中国疾控中心和国家卫健委的研究人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项调查,收集到的数据显示,去年3月至12月期间,2,000多名受访者对疫苗的接受度在90%左右。不过,从中国疫情最严重时期到控制住疫情的这段时间里,希望尽快接种疫苗的受访者比例从58%下降到23%。

这项研究和另一项对浙江省医护人员的调查发现,人们对接种新冠疫苗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是不方便、安全问题和觉得感染风险低。

中国批准的五款疫苗目前都还没有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的紧急使用名单,中国疫苗生产商也没有公开发布完整的有效性数据。近年来,涉及无效、假冒或不合格疫苗的丑闻损害了中国疫苗生产商和供应商的形象。不过,在这项全国范围内的调查中,仍有近半数的受访者表示,相比进口疫苗,他们更倾向于接种国产疫苗。

Simon Zhang在一家意大利公司担任市场经理,他今年2月从意大利搬回家乡河南省郑州市。他说:“有太多理由、或者说是借口再等等看。”他指出,担心疫苗预防未来新冠病毒变种的有效性,而且保护时间可能很短。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最近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称,中国有赖于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得以控制疫情,但中国不能永远采取这种措施。这也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他称,按照现在的情况,中国要是完全开放,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国现在绝大多数人处于没有免疫状态。

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官员说,截至3月底,中国已设立2.7万多个疫苗接种点。这些疫苗接种点工作时间持续到晚上,另外还有团队前往大学、派出所和住宅小区提供上门接种服务。一些地方政府还采取了激励措施,接种者可获赠价值约7.5美元的购物券,或免费的冰淇淋和鸡蛋等奖励。

有些地方还威胁对不接种疫苗者实施惩罚。据中共运营的《环球时报》报道,此前海南省万城镇官员就威胁要禁止不打疫苗民众乘公交一事道歉。

中国西南地区四个边境城镇曾一度强制接种疫苗。中缅边境城市瑞丽3月底因发生聚集性感染而采取封锁措施后,当地政府于4月2日启动为期五天的突击行动,为30万人接种疫苗。当地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上周二当地政府停止了这一行动,转而侧重对民众进行第二轮病毒检测。

某些领域的生产瓶颈可能会继续阻碍疫苗接种加速推进。几个城市延后了接种第二剂的时间。海南省省会海口市上周暂停第二剂疫苗的接种工作,除非是博鳌论坛工作人员。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Cui Ernan写道,用于疫苗包装的玻璃瓶仍然供不应求。“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实现群体免疫的可能性不大,但也并非不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新冠疫苗接种起步缓慢,官方多管齐下加速接种

发布日期:2021-04-12 15:07
中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较低,而且民众紧迫感也不强。在此之下,政府部门采用社会压力和激励等手段鼓励人们接种疫苗。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

Sha Hua

OR--商业新媒体

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一年后已得到控制。现在,政府部门不得不通过社会压力、激励、教育和强制等多种手段,促使那些紧迫感不强的民众接种疫苗。

尽管调查显示中国疫苗接受度仍然很高,但由于感染率较低,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民众接种疫苗的积极性依然滞后。

中国的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力争今年夏季之前达到国内40%的人群接种率。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国家卫健委)的数据,过去一周,全国每日疫苗接种量超过450万剂,截至上周五累计接种1.61亿剂。据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数据追踪项目Our World in Data,中国约11%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这距离需要达到约80%疫苗覆盖率的群体免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比之下,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数据,美国已有约三分之一的人口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

中国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目前使用的疫苗有效性较低。初步数据显示,这些疫苗的整体有效性介于50%-80%。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上周六表示,为了提高疫苗的保护率,中国正研究“在剂次、剂量和接种间隔上优化接种程序”。

上个月,中国一位高级官员在与地方官员召开的加快国内疫苗接种工作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提高人群接种率有助于巩固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中国最受推崇的公共卫生专家之一已把疫苗接种是否到位与爱国主义和国家安全联系起来。

由于民众积极性不高,中国的居委会、公司和学校已奉命组织动员人们接种疫苗,而不是等待他们报名。社区工作人员和住宅小区管理者正给居民打电话或逐户敲门走访,还为老年人展示如何在手机上预约接种,以及向人群发放传单,此外还摆设咨询摊位,回答那些仍犹豫不决者的问题。有十几个人表示,物业管理方或工作单位曾多次让他们报名打疫苗。

在首都北京,商店、餐厅和市场如果有80%的员工接种了新冠疫苗,就可以在门口张贴绿色标识。街道上鲜红的横幅和社交媒体平台上朗朗上口的顺口溜都在提醒民众接种疫苗。

截至4月初,北京2,150万居民中有一半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一名当地卫生官员上周表示,该市的目标是在5月底前完成18岁及以上人群接种。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DeBund Law Offices)高级合伙人斯伟江在工作单位通过微信发放报名表后,预约了疫苗接种。3月25日,他在一个设在体育馆的疫苗接种点打了第一针。

他说:“我认为接种疫苗是自己的社会责任。”他还称,在看到一些同事和朋友接种后,他对疫苗安全性的顾虑有所减轻。


今年中国国内的疫苗接种工作已是起步缓慢。由于疫苗生产商受制于产能,并且专注于疫苗出口,中国的疫苗接种没有达到政府内部设定的一个目标,即在2月中旬春节前为5,000万人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提到过这一目标。其他成功控制住新冠疫情的亚太国家的疫苗接种工作进展也落后于大部分西方国家。

几个月前,中国的公共卫生专家注意到人们对于接种疫苗缺乏紧迫感。北京大学、中国疾控中心和国家卫健委的研究人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项调查,收集到的数据显示,去年3月至12月期间,2,000多名受访者对疫苗的接受度在90%左右。不过,从中国疫情最严重时期到控制住疫情的这段时间里,希望尽快接种疫苗的受访者比例从58%下降到23%。

这项研究和另一项对浙江省医护人员的调查发现,人们对接种新冠疫苗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是不方便、安全问题和觉得感染风险低。

中国批准的五款疫苗目前都还没有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的紧急使用名单,中国疫苗生产商也没有公开发布完整的有效性数据。近年来,涉及无效、假冒或不合格疫苗的丑闻损害了中国疫苗生产商和供应商的形象。不过,在这项全国范围内的调查中,仍有近半数的受访者表示,相比进口疫苗,他们更倾向于接种国产疫苗。

Simon Zhang在一家意大利公司担任市场经理,他今年2月从意大利搬回家乡河南省郑州市。他说:“有太多理由、或者说是借口再等等看。”他指出,担心疫苗预防未来新冠病毒变种的有效性,而且保护时间可能很短。

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最近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称,中国有赖于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得以控制疫情,但中国不能永远采取这种措施。这也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他称,按照现在的情况,中国要是完全开放,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国现在绝大多数人处于没有免疫状态。

中国疾控中心一位官员说,截至3月底,中国已设立2.7万多个疫苗接种点。这些疫苗接种点工作时间持续到晚上,另外还有团队前往大学、派出所和住宅小区提供上门接种服务。一些地方政府还采取了激励措施,接种者可获赠价值约7.5美元的购物券,或免费的冰淇淋和鸡蛋等奖励。

有些地方还威胁对不接种疫苗者实施惩罚。据中共运营的《环球时报》报道,此前海南省万城镇官员就威胁要禁止不打疫苗民众乘公交一事道歉。

中国西南地区四个边境城镇曾一度强制接种疫苗。中缅边境城市瑞丽3月底因发生聚集性感染而采取封锁措施后,当地政府于4月2日启动为期五天的突击行动,为30万人接种疫苗。当地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上周二当地政府停止了这一行动,转而侧重对民众进行第二轮病毒检测。

某些领域的生产瓶颈可能会继续阻碍疫苗接种加速推进。几个城市延后了接种第二剂的时间。海南省省会海口市上周暂停第二剂疫苗的接种工作,除非是博鳌论坛工作人员。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Cui Ernan写道,用于疫苗包装的玻璃瓶仍然供不应求。“年内解决这个问题以及实现群体免疫的可能性不大,但也并非不可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生活时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