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立公司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这笔交易沿袭了老牌硬件公司将自己重塑为企业软件公司的模式。



David Uberti

OR--商业新媒体

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 In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

分析人士称,这家日本制造业巨头紧随其他一系列老牌硬件企业之后,投资于快速增长的企业软件开发。多年前,日立公司以生产电视机、录像机和电池而闻名,如今随着抗疫限制措施迫使几乎各行业都加快业务数字化的步伐,日立公司正一头扎进企业软件开发领域。

日立公司数字基础设施部门Hitachi Vantara首席执行官Gajen Kandiah表示,正因为如此,日立希望在制造业、能源和其他领域使用GlobalLogic工程技术,以进一步拓展日本以外的市场。

“不幸的是,你只听到一小部分公司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数据,”他说。“你不知道99%的企业没有这样做。”

在全球供应链被颠覆以及员工和客户进行虚拟互动的情况下,数字化服务以及为其提供动力的数据分析已经成为许多公司在疫情期间的竞争优势。

GlobalLogic在印度、欧洲和美国共计有两万多名员工,帮助企业开展此类数字化项目。

这家加州圣何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hashank Samant指挥着一小群开发人员,他们将在铁路或工厂设备等日立的产品上安装软件,希望能积累数据并提高效率。他说,两家公司在汽车制造等工业领域也有重叠,日立推动工厂机械自动化,而GlobalLogic则为汽车数字化提供助力。

Samant说:“如果把两家公司结合在一起,就承载了整个生态系统。”GlobalLogic的网站上列出了一些项目,包括人工智能驱动的除颤器电池计,帮助仓库机器人开发人员测试系统的平台,以及帮助工具制造商跟踪和分析物联网产品的移动应用程序。

上周三宣布收购GlobalLogic时,日立首席执行官Toshiaki Higashihara还称该交易是公司扩展国际业务的举措之一。这家总部位于东京的企业集团现有的软件和服务业务Lumada约70%的收入来自日本。Samant说,GlobalLogic有一半以上的客户在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客户在欧洲。

分析人士指出,收购GlobalLogic的价格不菲,但时机也正值企业软件需求特别大之际。

咨询公司AVOA LLC的首席信息官战略顾问Tim Crawford说,新冠疫情已迫使首席信息官们帮助远程运营公司,并重新思考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他说,合适的技术有助于推动这些变化,而软件通常更易按照企业的需求定制。

“价值不在于硬件,”Crawford说。“而在于软件和服务。”

技术供应商已注意到这种需求。日立在2017年卖掉了旗下电动工具部门,并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公司行列,这些公司要么剥离了一些老旧产品线,要么在高增长行领域积极并购,以实现业务多样化。

2018年,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 Inc., AVGO)斥资189亿美元收购了企业软件公司CA Technologies。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去年分拆了旗下庞大的信息技术服务部门,以着力发展云计算。

“硬件业务的利润率较低,”咨询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 Inc.的创始人Ray Wang说。“它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的业务,而且并非增长点。”

他说,另一方面,软件开发是进入自动驾驶汽车、移动设备等一系列市场的切入点。

“一次性写好软件,然后通过互联网分发,”Wang补充道。

Kandiah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GlobalLogic将帮助把已有110年历史的日立带入新时代。

“我们寻觅了一段时间,”Kandiah谈及日立物色合适收购标的过程时表示。“像人们常说的,亲吻了很多只青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日立为何豪掷96亿美元收购一家软件企业?

发布日期:2021-04-06 11:20
日立公司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这笔交易沿袭了老牌硬件公司将自己重塑为企业软件公司的模式。



David Uberti

OR--商业新媒体

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 In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

分析人士称,这家日本制造业巨头紧随其他一系列老牌硬件企业之后,投资于快速增长的企业软件开发。多年前,日立公司以生产电视机、录像机和电池而闻名,如今随着抗疫限制措施迫使几乎各行业都加快业务数字化的步伐,日立公司正一头扎进企业软件开发领域。

日立公司数字基础设施部门Hitachi Vantara首席执行官Gajen Kandiah表示,正因为如此,日立希望在制造业、能源和其他领域使用GlobalLogic工程技术,以进一步拓展日本以外的市场。

“不幸的是,你只听到一小部分公司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数据,”他说。“你不知道99%的企业没有这样做。”

在全球供应链被颠覆以及员工和客户进行虚拟互动的情况下,数字化服务以及为其提供动力的数据分析已经成为许多公司在疫情期间的竞争优势。

GlobalLogic在印度、欧洲和美国共计有两万多名员工,帮助企业开展此类数字化项目。

这家加州圣何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hashank Samant指挥着一小群开发人员,他们将在铁路或工厂设备等日立的产品上安装软件,希望能积累数据并提高效率。他说,两家公司在汽车制造等工业领域也有重叠,日立推动工厂机械自动化,而GlobalLogic则为汽车数字化提供助力。

Samant说:“如果把两家公司结合在一起,就承载了整个生态系统。”GlobalLogic的网站上列出了一些项目,包括人工智能驱动的除颤器电池计,帮助仓库机器人开发人员测试系统的平台,以及帮助工具制造商跟踪和分析物联网产品的移动应用程序。

上周三宣布收购GlobalLogic时,日立首席执行官Toshiaki Higashihara还称该交易是公司扩展国际业务的举措之一。这家总部位于东京的企业集团现有的软件和服务业务Lumada约70%的收入来自日本。Samant说,GlobalLogic有一半以上的客户在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客户在欧洲。

分析人士指出,收购GlobalLogic的价格不菲,但时机也正值企业软件需求特别大之际。

咨询公司AVOA LLC的首席信息官战略顾问Tim Crawford说,新冠疫情已迫使首席信息官们帮助远程运营公司,并重新思考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他说,合适的技术有助于推动这些变化,而软件通常更易按照企业的需求定制。

“价值不在于硬件,”Crawford说。“而在于软件和服务。”

技术供应商已注意到这种需求。日立在2017年卖掉了旗下电动工具部门,并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公司行列,这些公司要么剥离了一些老旧产品线,要么在高增长行领域积极并购,以实现业务多样化。

2018年,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 Inc., AVGO)斥资189亿美元收购了企业软件公司CA Technologies。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去年分拆了旗下庞大的信息技术服务部门,以着力发展云计算。

“硬件业务的利润率较低,”咨询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 Inc.的创始人Ray Wang说。“它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的业务,而且并非增长点。”

他说,另一方面,软件开发是进入自动驾驶汽车、移动设备等一系列市场的切入点。

“一次性写好软件,然后通过互联网分发,”Wang补充道。

Kandiah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GlobalLogic将帮助把已有110年历史的日立带入新时代。

“我们寻觅了一段时间,”Kandiah谈及日立物色合适收购标的过程时表示。“像人们常说的,亲吻了很多只青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日立公司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这笔交易沿袭了老牌硬件公司将自己重塑为企业软件公司的模式。



David Uberti

OR--商业新媒体

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 In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

分析人士称,这家日本制造业巨头紧随其他一系列老牌硬件企业之后,投资于快速增长的企业软件开发。多年前,日立公司以生产电视机、录像机和电池而闻名,如今随着抗疫限制措施迫使几乎各行业都加快业务数字化的步伐,日立公司正一头扎进企业软件开发领域。

日立公司数字基础设施部门Hitachi Vantara首席执行官Gajen Kandiah表示,正因为如此,日立希望在制造业、能源和其他领域使用GlobalLogic工程技术,以进一步拓展日本以外的市场。

“不幸的是,你只听到一小部分公司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数据,”他说。“你不知道99%的企业没有这样做。”

在全球供应链被颠覆以及员工和客户进行虚拟互动的情况下,数字化服务以及为其提供动力的数据分析已经成为许多公司在疫情期间的竞争优势。

GlobalLogic在印度、欧洲和美国共计有两万多名员工,帮助企业开展此类数字化项目。

这家加州圣何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hashank Samant指挥着一小群开发人员,他们将在铁路或工厂设备等日立的产品上安装软件,希望能积累数据并提高效率。他说,两家公司在汽车制造等工业领域也有重叠,日立推动工厂机械自动化,而GlobalLogic则为汽车数字化提供助力。

Samant说:“如果把两家公司结合在一起,就承载了整个生态系统。”GlobalLogic的网站上列出了一些项目,包括人工智能驱动的除颤器电池计,帮助仓库机器人开发人员测试系统的平台,以及帮助工具制造商跟踪和分析物联网产品的移动应用程序。

上周三宣布收购GlobalLogic时,日立首席执行官Toshiaki Higashihara还称该交易是公司扩展国际业务的举措之一。这家总部位于东京的企业集团现有的软件和服务业务Lumada约70%的收入来自日本。Samant说,GlobalLogic有一半以上的客户在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客户在欧洲。

分析人士指出,收购GlobalLogic的价格不菲,但时机也正值企业软件需求特别大之际。

咨询公司AVOA LLC的首席信息官战略顾问Tim Crawford说,新冠疫情已迫使首席信息官们帮助远程运营公司,并重新思考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他说,合适的技术有助于推动这些变化,而软件通常更易按照企业的需求定制。

“价值不在于硬件,”Crawford说。“而在于软件和服务。”

技术供应商已注意到这种需求。日立在2017年卖掉了旗下电动工具部门,并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公司行列,这些公司要么剥离了一些老旧产品线,要么在高增长行领域积极并购,以实现业务多样化。

2018年,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 Inc., AVGO)斥资189亿美元收购了企业软件公司CA Technologies。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去年分拆了旗下庞大的信息技术服务部门,以着力发展云计算。

“硬件业务的利润率较低,”咨询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 Inc.的创始人Ray Wang说。“它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的业务,而且并非增长点。”

他说,另一方面,软件开发是进入自动驾驶汽车、移动设备等一系列市场的切入点。

“一次性写好软件,然后通过互联网分发,”Wang补充道。

Kandiah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GlobalLogic将帮助把已有110年历史的日立带入新时代。

“我们寻觅了一段时间,”Kandiah谈及日立物色合适收购标的过程时表示。“像人们常说的,亲吻了很多只青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2021.7.9-3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日立为何豪掷96亿美元收购一家软件企业?

发布日期:2021-04-06 11:20
日立公司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这笔交易沿袭了老牌硬件公司将自己重塑为企业软件公司的模式。



David Uberti

OR--商业新媒体

日立公司(Hitachi Ltd., HIT)以96亿美元收购数字工程公司GlobalLogic Inc.的交易算是一次豪赌,押注企业软件将在重工业领域释放出大数据的能量。

分析人士称,这家日本制造业巨头紧随其他一系列老牌硬件企业之后,投资于快速增长的企业软件开发。多年前,日立公司以生产电视机、录像机和电池而闻名,如今随着抗疫限制措施迫使几乎各行业都加快业务数字化的步伐,日立公司正一头扎进企业软件开发领域。

日立公司数字基础设施部门Hitachi Vantara首席执行官Gajen Kandiah表示,正因为如此,日立希望在制造业、能源和其他领域使用GlobalLogic工程技术,以进一步拓展日本以外的市场。

“不幸的是,你只听到一小部分公司在最大限度地利用数据,”他说。“你不知道99%的企业没有这样做。”

在全球供应链被颠覆以及员工和客户进行虚拟互动的情况下,数字化服务以及为其提供动力的数据分析已经成为许多公司在疫情期间的竞争优势。

GlobalLogic在印度、欧洲和美国共计有两万多名员工,帮助企业开展此类数字化项目。

这家加州圣何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hashank Samant指挥着一小群开发人员,他们将在铁路或工厂设备等日立的产品上安装软件,希望能积累数据并提高效率。他说,两家公司在汽车制造等工业领域也有重叠,日立推动工厂机械自动化,而GlobalLogic则为汽车数字化提供助力。

Samant说:“如果把两家公司结合在一起,就承载了整个生态系统。”GlobalLogic的网站上列出了一些项目,包括人工智能驱动的除颤器电池计,帮助仓库机器人开发人员测试系统的平台,以及帮助工具制造商跟踪和分析物联网产品的移动应用程序。

上周三宣布收购GlobalLogic时,日立首席执行官Toshiaki Higashihara还称该交易是公司扩展国际业务的举措之一。这家总部位于东京的企业集团现有的软件和服务业务Lumada约70%的收入来自日本。Samant说,GlobalLogic有一半以上的客户在美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客户在欧洲。

分析人士指出,收购GlobalLogic的价格不菲,但时机也正值企业软件需求特别大之际。

咨询公司AVOA LLC的首席信息官战略顾问Tim Crawford说,新冠疫情已迫使首席信息官们帮助远程运营公司,并重新思考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他说,合适的技术有助于推动这些变化,而软件通常更易按照企业的需求定制。

“价值不在于硬件,”Crawford说。“而在于软件和服务。”

技术供应商已注意到这种需求。日立在2017年卖掉了旗下电动工具部门,并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公司行列,这些公司要么剥离了一些老旧产品线,要么在高增长行领域积极并购,以实现业务多样化。

2018年,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 Inc., AVGO)斥资189亿美元收购了企业软件公司CA Technologies。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去年分拆了旗下庞大的信息技术服务部门,以着力发展云计算。

“硬件业务的利润率较低,”咨询公司Constellation Research Inc.的创始人Ray Wang说。“它是高度资本密集型的业务,而且并非增长点。”

他说,另一方面,软件开发是进入自动驾驶汽车、移动设备等一系列市场的切入点。

“一次性写好软件,然后通过互联网分发,”Wang补充道。

Kandiah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GlobalLogic将帮助把已有110年历史的日立带入新时代。

“我们寻觅了一段时间,”Kandiah谈及日立物色合适收购标的过程时表示。“像人们常说的,亲吻了很多只青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