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OR--商业新媒体

要么不干,要干就大干。

这似乎是美国总统拜登经济计划背后的想法。这个计划现在包括一项2.3万亿美元的支出方案,用于基础设施、绿色投资和研究。当然,还不知道国会最终会批准多少,而且这些投入将分摊到8年,意味着对经济的即刻影响可能没多大。或许这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三仅略有上升的原因。股市创新高的事实表明,企业业绩的改善可能超越收益率的上升或潜在的加税。

尽管PMI数据稳健,但沪深300指数仍告下跌,使之成为彭博世界股指页面今年唯一下跌的主要指数。部分忧虑是决策者将收紧利率以控制金融杠杆。根据花旗集团,因企业和省级政府在疫情期间举债,中国的债务总额占GDP比重去年提高了29个百分点,达到315%。

有意思的是,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发现,约有600家中国上市公司的杠杆率比其行业平均水平高出20个百分点。他们的总市值达到11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占中国股市总市值的17%。刘利刚牵头的经济学家在研报中写道,假设他们的债务主要由银行提供,贷款利率每升高1个百分点,他们的贷款利息将会增加1520亿元,相当于他们30%的总利润。

房地产开发商尤其脆弱,因为他们不仅债台高筑,监管机构旨在限制高负债公司借贷能力的“三条红线”政策也存在不确定性。对于开发商来说,贷款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利息支出将增加490亿元,相当于他们总利润的42%。

“尽管杠杆率上升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当中国央行开始退出其支持性货币政策时,这个因素也构成谨慎的理由,”刘利刚和他的同事们在报告中写道。“若不谨慎处理,我们不仅会在金融市场上看到中国版‘减码风暴’,而且可能看到那些高负债企业违约风险上升。”

看来,中国央行要谨言慎行了。撰文/谢晔■


又讯:中国债市多头底气不足 外资二季度增持人民币债券节奏料放缓

外资蜂拥增持中国债券的热闹场面或许将迎来冷静期。面对中国经济强于预期的复苏势头,以及快速收缩的中美利差,市场参与者预计境外机构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步伐将有所放缓。

彭博3月25日-29日对18家金融机构的分析师和交易员的调查显示,二季度中美利差将进一步收窄,半数受访者认为外资增持中国债券步伐会放缓,另有四位认为会出现净减持的情况。与此同时,受访者给出的二季度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值在3.25%,高于当前水平约6个基点。

尽管3月国债收益率呈现碎步下行走势,但新债供给及通胀上行的压力近在眼前,中国利率债市场多头阵营开始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叠加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彭博-巴克莱和摩根大通指数已完成中国国债纳入而富时世界国债指数纳入未正式启动,2021年前两个月月均逾1500亿元的增持速度料难以持续。

“中美利差是主动基金和各国央行是否持有中国债券的重要考量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表示,“外资此前狂热流入中国债市的情况会有所改变。”

随着近期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显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10年期一度升破1.77%的逾一年高点,中美利差同步受到挤压: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仅约147个基点,较2020年11月的历史高点缩窄逾100个基点。

参与彭博调查的受访机构同时表示,如果二季度国债收益率出现超预期上行,国内外通胀形势和政府债券发行是最有可能的两个触发因素,经济增长紧随其后。

供给和通胀压力

澳新银行中国资深策略师邢兆鹏称,经济增长引发通胀以及政府债券发行将是债券承压的主要原因。“二季度经济数据会很亮眼,这很快就会反应在债券收益率里面。” 在他看来,一季度之所以在经济好的情况下债市走势纠结,是因为政府债供给压力尚未到来,“二季度一旦政府债供给放量,收益率上行风险会很大。”

2021年一季度国债走势较为纠结,前半季度震荡上行,至2月18日一度升破3.28%,此后随着市场流动性平稳,两会中货币及财政政策定调未明显收紧,10年期收益率逐步下行至3.20%一线。

调查同时显示,市场多认为银行间流动性水平将在二季度迎来挑战。银行间7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二季度均值料升至2.3%,较一季度上行约9个基点。

一季度中国央行在流动性管理上维持中性操作,2、3月中期借贷便利(MLF)均等额续作,3月全月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维持单日100亿元的投放。

渣打、南京证券等18家金融机构的交易员和分析师参与了此次调查。撰文/彭博


又讯:全球首屈一指的债券市场何以需要进行修补?

规模2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基岩发抖不是什么好事,更别说震颤了!但是国债市场一波又一波的动荡如今正变得日益频繁,有时甚至会引发美联储的大规模干预。2020年3月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导致这个世界头号债券市场的流动性跌落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水平,致使美联储启动了一波购买国债和按揭支持证券的狂潮以确保市场的正常运行,高峰时每日的购买量甚至超过了1,000亿美元。那波危机过去之后,接踵而来的更多市场动荡使得人们对美国国债是世界最深、最具流动性市场这一长久以来的金科玉律产生了怀疑。曾经在美联储主席任上经历过类似动荡的现任财长耶伦说,“极端政策干预”表明市场需要一定程度的修补。

1. 美国国债市场何以如此重要?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据估算全球有超过50万亿美元资产的价值是根据美国国债来确定的,因此,国债市场的动荡会对其他资产类别产生涟漪效应,进而迫使投资者抛售资产而持有现金。此外,美国政府还会被迫加大发债力度,借以填补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带来数万亿美元新增支出之前就已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

2. 市场动荡是由什么引起的?

这个说起来很复杂。2020年的市场动荡起因当然是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疫情的肆虐对股票和大宗商品产生了巨大冲击,并引发了美国国债市场的剧烈震荡。基金经理们表示,伴随市场的震荡,做市商纷纷抽身而去,而进行国债杠杆交易的对冲基金的爆仓则进一步加剧了收益率的起伏。但是平息市场剧烈动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2014年10月15日,市场在12分钟时间里经历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暴跌暴涨,但是其中缘由直到今天监管机构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说法。

3. 原因有共性吗?

大多数人同意这样的看法,即所有这些问题的产生背景都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引入的一系列新规。虽然初衷是要维持金融稳定,但是有人说,这些新规削弱了银行的做市能力,进而为流动性问题的更频繁出现打开了大门。美联储主管监管事务的副主席Randal Quarles2020年曾警言称,仅是美国国债市场规模本身就给做市商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很明显,鉴于一级交易商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和当前的监管条例,国债发行量的增长速度正在日益超出其吸纳、再分配以及进行买卖撮合的能力,”巴克莱策略师Joseph Abate说。

4. 有过什么解决问题的提案?

决策者和分析师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他们认为有必要进行重大结构调整,以确保美国债券市场能够在无需美联储频繁出手干预的情况下正常运行。可以轻松买卖国债而不会引发过大的价格波动,这种信心至关重要。耶伦3月31日在出席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会议后发表讲话时说,2008年以后的监管新规帮助银行度过了疫情恐慌劫难,但是“极端”措施的必要性对我们而言“应当是一个明确的提醒:我们必须作出更多努力来消除金融体系中的软肋。”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创纪录债务 中国央行在收紧政策时谨言慎行

发布日期:2021-04-01 20:10
摘要: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OR--商业新媒体

要么不干,要干就大干。

这似乎是美国总统拜登经济计划背后的想法。这个计划现在包括一项2.3万亿美元的支出方案,用于基础设施、绿色投资和研究。当然,还不知道国会最终会批准多少,而且这些投入将分摊到8年,意味着对经济的即刻影响可能没多大。或许这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三仅略有上升的原因。股市创新高的事实表明,企业业绩的改善可能超越收益率的上升或潜在的加税。

尽管PMI数据稳健,但沪深300指数仍告下跌,使之成为彭博世界股指页面今年唯一下跌的主要指数。部分忧虑是决策者将收紧利率以控制金融杠杆。根据花旗集团,因企业和省级政府在疫情期间举债,中国的债务总额占GDP比重去年提高了29个百分点,达到315%。

有意思的是,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发现,约有600家中国上市公司的杠杆率比其行业平均水平高出20个百分点。他们的总市值达到11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占中国股市总市值的17%。刘利刚牵头的经济学家在研报中写道,假设他们的债务主要由银行提供,贷款利率每升高1个百分点,他们的贷款利息将会增加1520亿元,相当于他们30%的总利润。

房地产开发商尤其脆弱,因为他们不仅债台高筑,监管机构旨在限制高负债公司借贷能力的“三条红线”政策也存在不确定性。对于开发商来说,贷款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利息支出将增加490亿元,相当于他们总利润的42%。

“尽管杠杆率上升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当中国央行开始退出其支持性货币政策时,这个因素也构成谨慎的理由,”刘利刚和他的同事们在报告中写道。“若不谨慎处理,我们不仅会在金融市场上看到中国版‘减码风暴’,而且可能看到那些高负债企业违约风险上升。”

看来,中国央行要谨言慎行了。撰文/谢晔■


又讯:中国债市多头底气不足 外资二季度增持人民币债券节奏料放缓

外资蜂拥增持中国债券的热闹场面或许将迎来冷静期。面对中国经济强于预期的复苏势头,以及快速收缩的中美利差,市场参与者预计境外机构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步伐将有所放缓。

彭博3月25日-29日对18家金融机构的分析师和交易员的调查显示,二季度中美利差将进一步收窄,半数受访者认为外资增持中国债券步伐会放缓,另有四位认为会出现净减持的情况。与此同时,受访者给出的二季度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值在3.25%,高于当前水平约6个基点。

尽管3月国债收益率呈现碎步下行走势,但新债供给及通胀上行的压力近在眼前,中国利率债市场多头阵营开始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叠加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彭博-巴克莱和摩根大通指数已完成中国国债纳入而富时世界国债指数纳入未正式启动,2021年前两个月月均逾1500亿元的增持速度料难以持续。

“中美利差是主动基金和各国央行是否持有中国债券的重要考量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表示,“外资此前狂热流入中国债市的情况会有所改变。”

随着近期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显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10年期一度升破1.77%的逾一年高点,中美利差同步受到挤压: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仅约147个基点,较2020年11月的历史高点缩窄逾100个基点。

参与彭博调查的受访机构同时表示,如果二季度国债收益率出现超预期上行,国内外通胀形势和政府债券发行是最有可能的两个触发因素,经济增长紧随其后。

供给和通胀压力

澳新银行中国资深策略师邢兆鹏称,经济增长引发通胀以及政府债券发行将是债券承压的主要原因。“二季度经济数据会很亮眼,这很快就会反应在债券收益率里面。” 在他看来,一季度之所以在经济好的情况下债市走势纠结,是因为政府债供给压力尚未到来,“二季度一旦政府债供给放量,收益率上行风险会很大。”

2021年一季度国债走势较为纠结,前半季度震荡上行,至2月18日一度升破3.28%,此后随着市场流动性平稳,两会中货币及财政政策定调未明显收紧,10年期收益率逐步下行至3.20%一线。

调查同时显示,市场多认为银行间流动性水平将在二季度迎来挑战。银行间7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二季度均值料升至2.3%,较一季度上行约9个基点。

一季度中国央行在流动性管理上维持中性操作,2、3月中期借贷便利(MLF)均等额续作,3月全月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维持单日100亿元的投放。

渣打、南京证券等18家金融机构的交易员和分析师参与了此次调查。撰文/彭博


又讯:全球首屈一指的债券市场何以需要进行修补?

规模2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基岩发抖不是什么好事,更别说震颤了!但是国债市场一波又一波的动荡如今正变得日益频繁,有时甚至会引发美联储的大规模干预。2020年3月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导致这个世界头号债券市场的流动性跌落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水平,致使美联储启动了一波购买国债和按揭支持证券的狂潮以确保市场的正常运行,高峰时每日的购买量甚至超过了1,000亿美元。那波危机过去之后,接踵而来的更多市场动荡使得人们对美国国债是世界最深、最具流动性市场这一长久以来的金科玉律产生了怀疑。曾经在美联储主席任上经历过类似动荡的现任财长耶伦说,“极端政策干预”表明市场需要一定程度的修补。

1. 美国国债市场何以如此重要?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据估算全球有超过50万亿美元资产的价值是根据美国国债来确定的,因此,国债市场的动荡会对其他资产类别产生涟漪效应,进而迫使投资者抛售资产而持有现金。此外,美国政府还会被迫加大发债力度,借以填补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带来数万亿美元新增支出之前就已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

2. 市场动荡是由什么引起的?

这个说起来很复杂。2020年的市场动荡起因当然是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疫情的肆虐对股票和大宗商品产生了巨大冲击,并引发了美国国债市场的剧烈震荡。基金经理们表示,伴随市场的震荡,做市商纷纷抽身而去,而进行国债杠杆交易的对冲基金的爆仓则进一步加剧了收益率的起伏。但是平息市场剧烈动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2014年10月15日,市场在12分钟时间里经历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暴跌暴涨,但是其中缘由直到今天监管机构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说法。

3. 原因有共性吗?

大多数人同意这样的看法,即所有这些问题的产生背景都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引入的一系列新规。虽然初衷是要维持金融稳定,但是有人说,这些新规削弱了银行的做市能力,进而为流动性问题的更频繁出现打开了大门。美联储主管监管事务的副主席Randal Quarles2020年曾警言称,仅是美国国债市场规模本身就给做市商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很明显,鉴于一级交易商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和当前的监管条例,国债发行量的增长速度正在日益超出其吸纳、再分配以及进行买卖撮合的能力,”巴克莱策略师Joseph Abate说。

4. 有过什么解决问题的提案?

决策者和分析师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他们认为有必要进行重大结构调整,以确保美国债券市场能够在无需美联储频繁出手干预的情况下正常运行。可以轻松买卖国债而不会引发过大的价格波动,这种信心至关重要。耶伦3月31日在出席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会议后发表讲话时说,2008年以后的监管新规帮助银行度过了疫情恐慌劫难,但是“极端”措施的必要性对我们而言“应当是一个明确的提醒:我们必须作出更多努力来消除金融体系中的软肋。”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OR--商业新媒体

要么不干,要干就大干。

这似乎是美国总统拜登经济计划背后的想法。这个计划现在包括一项2.3万亿美元的支出方案,用于基础设施、绿色投资和研究。当然,还不知道国会最终会批准多少,而且这些投入将分摊到8年,意味着对经济的即刻影响可能没多大。或许这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三仅略有上升的原因。股市创新高的事实表明,企业业绩的改善可能超越收益率的上升或潜在的加税。

尽管PMI数据稳健,但沪深300指数仍告下跌,使之成为彭博世界股指页面今年唯一下跌的主要指数。部分忧虑是决策者将收紧利率以控制金融杠杆。根据花旗集团,因企业和省级政府在疫情期间举债,中国的债务总额占GDP比重去年提高了29个百分点,达到315%。

有意思的是,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发现,约有600家中国上市公司的杠杆率比其行业平均水平高出20个百分点。他们的总市值达到11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占中国股市总市值的17%。刘利刚牵头的经济学家在研报中写道,假设他们的债务主要由银行提供,贷款利率每升高1个百分点,他们的贷款利息将会增加1520亿元,相当于他们30%的总利润。

房地产开发商尤其脆弱,因为他们不仅债台高筑,监管机构旨在限制高负债公司借贷能力的“三条红线”政策也存在不确定性。对于开发商来说,贷款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利息支出将增加490亿元,相当于他们总利润的42%。

“尽管杠杆率上升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当中国央行开始退出其支持性货币政策时,这个因素也构成谨慎的理由,”刘利刚和他的同事们在报告中写道。“若不谨慎处理,我们不仅会在金融市场上看到中国版‘减码风暴’,而且可能看到那些高负债企业违约风险上升。”

看来,中国央行要谨言慎行了。撰文/谢晔■


又讯:中国债市多头底气不足 外资二季度增持人民币债券节奏料放缓

外资蜂拥增持中国债券的热闹场面或许将迎来冷静期。面对中国经济强于预期的复苏势头,以及快速收缩的中美利差,市场参与者预计境外机构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步伐将有所放缓。

彭博3月25日-29日对18家金融机构的分析师和交易员的调查显示,二季度中美利差将进一步收窄,半数受访者认为外资增持中国债券步伐会放缓,另有四位认为会出现净减持的情况。与此同时,受访者给出的二季度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值在3.25%,高于当前水平约6个基点。

尽管3月国债收益率呈现碎步下行走势,但新债供给及通胀上行的压力近在眼前,中国利率债市场多头阵营开始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叠加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彭博-巴克莱和摩根大通指数已完成中国国债纳入而富时世界国债指数纳入未正式启动,2021年前两个月月均逾1500亿元的增持速度料难以持续。

“中美利差是主动基金和各国央行是否持有中国债券的重要考量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表示,“外资此前狂热流入中国债市的情况会有所改变。”

随着近期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显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10年期一度升破1.77%的逾一年高点,中美利差同步受到挤压: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仅约147个基点,较2020年11月的历史高点缩窄逾100个基点。

参与彭博调查的受访机构同时表示,如果二季度国债收益率出现超预期上行,国内外通胀形势和政府债券发行是最有可能的两个触发因素,经济增长紧随其后。

供给和通胀压力

澳新银行中国资深策略师邢兆鹏称,经济增长引发通胀以及政府债券发行将是债券承压的主要原因。“二季度经济数据会很亮眼,这很快就会反应在债券收益率里面。” 在他看来,一季度之所以在经济好的情况下债市走势纠结,是因为政府债供给压力尚未到来,“二季度一旦政府债供给放量,收益率上行风险会很大。”

2021年一季度国债走势较为纠结,前半季度震荡上行,至2月18日一度升破3.28%,此后随着市场流动性平稳,两会中货币及财政政策定调未明显收紧,10年期收益率逐步下行至3.20%一线。

调查同时显示,市场多认为银行间流动性水平将在二季度迎来挑战。银行间7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二季度均值料升至2.3%,较一季度上行约9个基点。

一季度中国央行在流动性管理上维持中性操作,2、3月中期借贷便利(MLF)均等额续作,3月全月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维持单日100亿元的投放。

渣打、南京证券等18家金融机构的交易员和分析师参与了此次调查。撰文/彭博


又讯:全球首屈一指的债券市场何以需要进行修补?

规模2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基岩发抖不是什么好事,更别说震颤了!但是国债市场一波又一波的动荡如今正变得日益频繁,有时甚至会引发美联储的大规模干预。2020年3月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导致这个世界头号债券市场的流动性跌落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水平,致使美联储启动了一波购买国债和按揭支持证券的狂潮以确保市场的正常运行,高峰时每日的购买量甚至超过了1,000亿美元。那波危机过去之后,接踵而来的更多市场动荡使得人们对美国国债是世界最深、最具流动性市场这一长久以来的金科玉律产生了怀疑。曾经在美联储主席任上经历过类似动荡的现任财长耶伦说,“极端政策干预”表明市场需要一定程度的修补。

1. 美国国债市场何以如此重要?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据估算全球有超过50万亿美元资产的价值是根据美国国债来确定的,因此,国债市场的动荡会对其他资产类别产生涟漪效应,进而迫使投资者抛售资产而持有现金。此外,美国政府还会被迫加大发债力度,借以填补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带来数万亿美元新增支出之前就已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

2. 市场动荡是由什么引起的?

这个说起来很复杂。2020年的市场动荡起因当然是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疫情的肆虐对股票和大宗商品产生了巨大冲击,并引发了美国国债市场的剧烈震荡。基金经理们表示,伴随市场的震荡,做市商纷纷抽身而去,而进行国债杠杆交易的对冲基金的爆仓则进一步加剧了收益率的起伏。但是平息市场剧烈动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2014年10月15日,市场在12分钟时间里经历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暴跌暴涨,但是其中缘由直到今天监管机构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说法。

3. 原因有共性吗?

大多数人同意这样的看法,即所有这些问题的产生背景都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引入的一系列新规。虽然初衷是要维持金融稳定,但是有人说,这些新规削弱了银行的做市能力,进而为流动性问题的更频繁出现打开了大门。美联储主管监管事务的副主席Randal Quarles2020年曾警言称,仅是美国国债市场规模本身就给做市商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很明显,鉴于一级交易商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和当前的监管条例,国债发行量的增长速度正在日益超出其吸纳、再分配以及进行买卖撮合的能力,”巴克莱策略师Joseph Abate说。

4. 有过什么解决问题的提案?

决策者和分析师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他们认为有必要进行重大结构调整,以确保美国债券市场能够在无需美联储频繁出手干预的情况下正常运行。可以轻松买卖国债而不会引发过大的价格波动,这种信心至关重要。耶伦3月31日在出席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会议后发表讲话时说,2008年以后的监管新规帮助银行度过了疫情恐慌劫难,但是“极端”措施的必要性对我们而言“应当是一个明确的提醒:我们必须作出更多努力来消除金融体系中的软肋。”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创纪录债务 中国央行在收紧政策时谨言慎行

发布日期:2021-04-01 20:10
摘要: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OR--商业新媒体

要么不干,要干就大干。

这似乎是美国总统拜登经济计划背后的想法。这个计划现在包括一项2.3万亿美元的支出方案,用于基础设施、绿色投资和研究。当然,还不知道国会最终会批准多少,而且这些投入将分摊到8年,意味着对经济的即刻影响可能没多大。或许这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三仅略有上升的原因。股市创新高的事实表明,企业业绩的改善可能超越收益率的上升或潜在的加税。

尽管PMI数据稳健,但沪深300指数仍告下跌,使之成为彭博世界股指页面今年唯一下跌的主要指数。部分忧虑是决策者将收紧利率以控制金融杠杆。根据花旗集团,因企业和省级政府在疫情期间举债,中国的债务总额占GDP比重去年提高了29个百分点,达到315%。

有意思的是,正是这样的债务负担,构成对政策紧缩的牵制。这些高杠杆公司很容易受到利率上升和金融条件收紧的打击。

花旗集团的经济学家发现,约有600家中国上市公司的杠杆率比其行业平均水平高出20个百分点。他们的总市值达到11万亿元人民币(合1.7万亿美元),占中国股市总市值的17%。刘利刚牵头的经济学家在研报中写道,假设他们的债务主要由银行提供,贷款利率每升高1个百分点,他们的贷款利息将会增加1520亿元,相当于他们30%的总利润。

房地产开发商尤其脆弱,因为他们不仅债台高筑,监管机构旨在限制高负债公司借贷能力的“三条红线”政策也存在不确定性。对于开发商来说,贷款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利息支出将增加490亿元,相当于他们总利润的42%。

“尽管杠杆率上升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当中国央行开始退出其支持性货币政策时,这个因素也构成谨慎的理由,”刘利刚和他的同事们在报告中写道。“若不谨慎处理,我们不仅会在金融市场上看到中国版‘减码风暴’,而且可能看到那些高负债企业违约风险上升。”

看来,中国央行要谨言慎行了。撰文/谢晔■


又讯:中国债市多头底气不足 外资二季度增持人民币债券节奏料放缓

外资蜂拥增持中国债券的热闹场面或许将迎来冷静期。面对中国经济强于预期的复苏势头,以及快速收缩的中美利差,市场参与者预计境外机构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步伐将有所放缓。

彭博3月25日-29日对18家金融机构的分析师和交易员的调查显示,二季度中美利差将进一步收窄,半数受访者认为外资增持中国债券步伐会放缓,另有四位认为会出现净减持的情况。与此同时,受访者给出的二季度末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值在3.25%,高于当前水平约6个基点。

尽管3月国债收益率呈现碎步下行走势,但新债供给及通胀上行的压力近在眼前,中国利率债市场多头阵营开始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叠加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彭博-巴克莱和摩根大通指数已完成中国国债纳入而富时世界国债指数纳入未正式启动,2021年前两个月月均逾1500亿元的增持速度料难以持续。

“中美利差是主动基金和各国央行是否持有中国债券的重要考量因素。”东方汇理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riusz Kowalczyk表示,“外资此前狂热流入中国债市的情况会有所改变。”

随着近期美国经济复苏势头显现,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10年期一度升破1.77%的逾一年高点,中美利差同步受到挤压: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仅约147个基点,较2020年11月的历史高点缩窄逾100个基点。

参与彭博调查的受访机构同时表示,如果二季度国债收益率出现超预期上行,国内外通胀形势和政府债券发行是最有可能的两个触发因素,经济增长紧随其后。

供给和通胀压力

澳新银行中国资深策略师邢兆鹏称,经济增长引发通胀以及政府债券发行将是债券承压的主要原因。“二季度经济数据会很亮眼,这很快就会反应在债券收益率里面。” 在他看来,一季度之所以在经济好的情况下债市走势纠结,是因为政府债供给压力尚未到来,“二季度一旦政府债供给放量,收益率上行风险会很大。”

2021年一季度国债走势较为纠结,前半季度震荡上行,至2月18日一度升破3.28%,此后随着市场流动性平稳,两会中货币及财政政策定调未明显收紧,10年期收益率逐步下行至3.20%一线。

调查同时显示,市场多认为银行间流动性水平将在二季度迎来挑战。银行间7天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二季度均值料升至2.3%,较一季度上行约9个基点。

一季度中国央行在流动性管理上维持中性操作,2、3月中期借贷便利(MLF)均等额续作,3月全月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维持单日100亿元的投放。

渣打、南京证券等18家金融机构的交易员和分析师参与了此次调查。撰文/彭博


又讯:全球首屈一指的债券市场何以需要进行修补?

规模2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是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基岩发抖不是什么好事,更别说震颤了!但是国债市场一波又一波的动荡如今正变得日益频繁,有时甚至会引发美联储的大规模干预。2020年3月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导致这个世界头号债券市场的流动性跌落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水平,致使美联储启动了一波购买国债和按揭支持证券的狂潮以确保市场的正常运行,高峰时每日的购买量甚至超过了1,000亿美元。那波危机过去之后,接踵而来的更多市场动荡使得人们对美国国债是世界最深、最具流动性市场这一长久以来的金科玉律产生了怀疑。曾经在美联储主席任上经历过类似动荡的现任财长耶伦说,“极端政策干预”表明市场需要一定程度的修补。

1. 美国国债市场何以如此重要?

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据估算全球有超过50万亿美元资产的价值是根据美国国债来确定的,因此,国债市场的动荡会对其他资产类别产生涟漪效应,进而迫使投资者抛售资产而持有现金。此外,美国政府还会被迫加大发债力度,借以填补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带来数万亿美元新增支出之前就已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

2. 市场动荡是由什么引起的?

这个说起来很复杂。2020年的市场动荡起因当然是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疫情的肆虐对股票和大宗商品产生了巨大冲击,并引发了美国国债市场的剧烈震荡。基金经理们表示,伴随市场的震荡,做市商纷纷抽身而去,而进行国债杠杆交易的对冲基金的爆仓则进一步加剧了收益率的起伏。但是平息市场剧烈动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2014年10月15日,市场在12分钟时间里经历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暴跌暴涨,但是其中缘由直到今天监管机构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说法。

3. 原因有共性吗?

大多数人同意这样的看法,即所有这些问题的产生背景都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引入的一系列新规。虽然初衷是要维持金融稳定,但是有人说,这些新规削弱了银行的做市能力,进而为流动性问题的更频繁出现打开了大门。美联储主管监管事务的副主席Randal Quarles2020年曾警言称,仅是美国国债市场规模本身就给做市商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很明显,鉴于一级交易商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和当前的监管条例,国债发行量的增长速度正在日益超出其吸纳、再分配以及进行买卖撮合的能力,”巴克莱策略师Joseph Abate说。

4. 有过什么解决问题的提案?

决策者和分析师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共识,他们认为有必要进行重大结构调整,以确保美国债券市场能够在无需美联储频繁出手干预的情况下正常运行。可以轻松买卖国债而不会引发过大的价格波动,这种信心至关重要。耶伦3月31日在出席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会议后发表讲话时说,2008年以后的监管新规帮助银行度过了疫情恐慌劫难,但是“极端”措施的必要性对我们而言“应当是一个明确的提醒:我们必须作出更多努力来消除金融体系中的软肋。”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