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也有问题,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如果美国在未来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其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 托马斯·弗里德曼

OR--商业新媒体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美国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

有时候,喜剧演员比任何外交官都更擅长解读外交政策问题。比如比尔·马厄(Bill Maher)几周前那场有关美中关系的经典吐槽,一下子就抓住了两国之间最令人不安的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对于我们的许多政治领导人而言,执政已经成为了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我希望我能说他们都错了。

“新规则:如果你是一群‘愚民’,你将不会赢得21世纪的战斗。美国人是一群愚民,”马厄说。“这是《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的经典台词,当劳伦斯告诉他的贝都因盟友,只要他们的部落继续争吵不休,他们就仍然是一群‘愚民’。”

马厄还说:“我们从2009年开始每周都在搞举国的‘基建周’,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半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觉醒’比赛。……中国看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他们修了一个水坝。而我们争论如何为它更名。”

是的,中国也有的问题。它的领导者没有三头六臂,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

相比之下,如今,美国的政客是从安全的、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他们仅仅是通过为选民“表演”民粹主义桥段来寻求继续执政。

每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极右或极左批评家都会荒唐地回应,“哦,所以你爱中国。”实际上,我对中国不感兴趣。我在乎的是美国。我的目的是通过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中国非常专注于教育人民、建设基础设施、采用商业和科学最佳实践以及凭业绩提拔政府官员——这些是同时存在的,来让我们从自满中惊醒。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中国的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在上周中美两国最高外交官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现得十分明确,他们不再惧怕我们的批评,因为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尊重我们,而且他们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像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制定者杨洁篪大胆地告诉他的美国对等官员:“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感到意外吗?我们的上任总统激励他的追随者洗劫我们的国会大厦;他的党派中多数人不承认我们的民主选举结果;我们的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并且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你们认为以上这些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吗?

你真认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吗?

这让我想到了计划在中国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

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不是2022年的奥运会,而是“2025年的奥运会”。

哦,你还没听说2025年奥运会吗?它不在你的NBC节目日历上?好吧,它可是在中国的日历上。2015年,中国宣布了2025年奥运会,并表示只有两个参赛选手:中国和美国。这是中国政府称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

这是中国制造业基地现代化的十年计划,通过大规模投入政府资源,使中国定义的10个21世纪关键高科技产业占主导地位,这无疑是在向美国发出挑战。

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5G通讯;机器人技术;新农业技术;航天和海洋工程;合成材料;以及生物医学。

就在几周前,当中国发布执行到2025年的第14个五年计划时,中国基本上加大了其政府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投资力度。这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将用你们的玩法打赢你,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也不用依赖你获得高科技产品。

我要对美国同胞说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我们的成功秘诀。

那就是:教育我们的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我们的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制定最佳监管以激励冒险精神同时遏制罔顾后果的行为;并且稳步增加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以突破科学极限,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将最有前途的新想法转化为初创企业。

在这方面是有一些希望的,麦健陆指出:“国会已经开始整理上届国会提出的数百项中国法案,以制订两党立法,以投资科学技术、研发以及在美国在中国宣称的下一个前沿领域的相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拜登总统说要花数万亿美元!

在20世纪,美国理念注入了每一个全球体制,因为我们强大了,而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经常去实践我们的理念。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像最近那样表现——“如我们所愿地愚蠢”——那么我们的权力将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理念带来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无论我们如何大喊“美国,美国,美国”,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所以,让我们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

发布日期:2021-03-25 13:52
摘要:中国也有问题,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如果美国在未来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其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 托马斯·弗里德曼

OR--商业新媒体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美国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

有时候,喜剧演员比任何外交官都更擅长解读外交政策问题。比如比尔·马厄(Bill Maher)几周前那场有关美中关系的经典吐槽,一下子就抓住了两国之间最令人不安的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对于我们的许多政治领导人而言,执政已经成为了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我希望我能说他们都错了。

“新规则:如果你是一群‘愚民’,你将不会赢得21世纪的战斗。美国人是一群愚民,”马厄说。“这是《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的经典台词,当劳伦斯告诉他的贝都因盟友,只要他们的部落继续争吵不休,他们就仍然是一群‘愚民’。”

马厄还说:“我们从2009年开始每周都在搞举国的‘基建周’,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半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觉醒’比赛。……中国看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他们修了一个水坝。而我们争论如何为它更名。”

是的,中国也有的问题。它的领导者没有三头六臂,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

相比之下,如今,美国的政客是从安全的、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他们仅仅是通过为选民“表演”民粹主义桥段来寻求继续执政。

每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极右或极左批评家都会荒唐地回应,“哦,所以你爱中国。”实际上,我对中国不感兴趣。我在乎的是美国。我的目的是通过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中国非常专注于教育人民、建设基础设施、采用商业和科学最佳实践以及凭业绩提拔政府官员——这些是同时存在的,来让我们从自满中惊醒。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中国的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在上周中美两国最高外交官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现得十分明确,他们不再惧怕我们的批评,因为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尊重我们,而且他们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像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制定者杨洁篪大胆地告诉他的美国对等官员:“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感到意外吗?我们的上任总统激励他的追随者洗劫我们的国会大厦;他的党派中多数人不承认我们的民主选举结果;我们的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并且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你们认为以上这些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吗?

你真认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吗?

这让我想到了计划在中国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

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不是2022年的奥运会,而是“2025年的奥运会”。

哦,你还没听说2025年奥运会吗?它不在你的NBC节目日历上?好吧,它可是在中国的日历上。2015年,中国宣布了2025年奥运会,并表示只有两个参赛选手:中国和美国。这是中国政府称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

这是中国制造业基地现代化的十年计划,通过大规模投入政府资源,使中国定义的10个21世纪关键高科技产业占主导地位,这无疑是在向美国发出挑战。

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5G通讯;机器人技术;新农业技术;航天和海洋工程;合成材料;以及生物医学。

就在几周前,当中国发布执行到2025年的第14个五年计划时,中国基本上加大了其政府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投资力度。这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将用你们的玩法打赢你,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也不用依赖你获得高科技产品。

我要对美国同胞说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我们的成功秘诀。

那就是:教育我们的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我们的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制定最佳监管以激励冒险精神同时遏制罔顾后果的行为;并且稳步增加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以突破科学极限,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将最有前途的新想法转化为初创企业。

在这方面是有一些希望的,麦健陆指出:“国会已经开始整理上届国会提出的数百项中国法案,以制订两党立法,以投资科学技术、研发以及在美国在中国宣称的下一个前沿领域的相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拜登总统说要花数万亿美元!

在20世纪,美国理念注入了每一个全球体制,因为我们强大了,而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经常去实践我们的理念。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像最近那样表现——“如我们所愿地愚蠢”——那么我们的权力将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理念带来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无论我们如何大喊“美国,美国,美国”,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所以,让我们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也有问题,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如果美国在未来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其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 托马斯·弗里德曼

OR--商业新媒体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美国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

有时候,喜剧演员比任何外交官都更擅长解读外交政策问题。比如比尔·马厄(Bill Maher)几周前那场有关美中关系的经典吐槽,一下子就抓住了两国之间最令人不安的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对于我们的许多政治领导人而言,执政已经成为了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我希望我能说他们都错了。

“新规则:如果你是一群‘愚民’,你将不会赢得21世纪的战斗。美国人是一群愚民,”马厄说。“这是《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的经典台词,当劳伦斯告诉他的贝都因盟友,只要他们的部落继续争吵不休,他们就仍然是一群‘愚民’。”

马厄还说:“我们从2009年开始每周都在搞举国的‘基建周’,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半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觉醒’比赛。……中国看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他们修了一个水坝。而我们争论如何为它更名。”

是的,中国也有的问题。它的领导者没有三头六臂,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

相比之下,如今,美国的政客是从安全的、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他们仅仅是通过为选民“表演”民粹主义桥段来寻求继续执政。

每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极右或极左批评家都会荒唐地回应,“哦,所以你爱中国。”实际上,我对中国不感兴趣。我在乎的是美国。我的目的是通过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中国非常专注于教育人民、建设基础设施、采用商业和科学最佳实践以及凭业绩提拔政府官员——这些是同时存在的,来让我们从自满中惊醒。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中国的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在上周中美两国最高外交官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现得十分明确,他们不再惧怕我们的批评,因为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尊重我们,而且他们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像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制定者杨洁篪大胆地告诉他的美国对等官员:“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感到意外吗?我们的上任总统激励他的追随者洗劫我们的国会大厦;他的党派中多数人不承认我们的民主选举结果;我们的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并且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你们认为以上这些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吗?

你真认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吗?

这让我想到了计划在中国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

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不是2022年的奥运会,而是“2025年的奥运会”。

哦,你还没听说2025年奥运会吗?它不在你的NBC节目日历上?好吧,它可是在中国的日历上。2015年,中国宣布了2025年奥运会,并表示只有两个参赛选手:中国和美国。这是中国政府称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

这是中国制造业基地现代化的十年计划,通过大规模投入政府资源,使中国定义的10个21世纪关键高科技产业占主导地位,这无疑是在向美国发出挑战。

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5G通讯;机器人技术;新农业技术;航天和海洋工程;合成材料;以及生物医学。

就在几周前,当中国发布执行到2025年的第14个五年计划时,中国基本上加大了其政府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投资力度。这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将用你们的玩法打赢你,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也不用依赖你获得高科技产品。

我要对美国同胞说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我们的成功秘诀。

那就是:教育我们的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我们的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制定最佳监管以激励冒险精神同时遏制罔顾后果的行为;并且稳步增加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以突破科学极限,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将最有前途的新想法转化为初创企业。

在这方面是有一些希望的,麦健陆指出:“国会已经开始整理上届国会提出的数百项中国法案,以制订两党立法,以投资科学技术、研发以及在美国在中国宣称的下一个前沿领域的相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拜登总统说要花数万亿美元!

在20世纪,美国理念注入了每一个全球体制,因为我们强大了,而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经常去实践我们的理念。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像最近那样表现——“如我们所愿地愚蠢”——那么我们的权力将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理念带来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无论我们如何大喊“美国,美国,美国”,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所以,让我们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不再尊重美国,他们有理由这样做

发布日期:2021-03-25 13:52
摘要:中国也有问题,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如果美国在未来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其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 托马斯·弗里德曼

OR--商业新媒体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美国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

有时候,喜剧演员比任何外交官都更擅长解读外交政策问题。比如比尔·马厄(Bill Maher)几周前那场有关美中关系的经典吐槽,一下子就抓住了两国之间最令人不安的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对于我们的许多政治领导人而言,执政已经成为了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我希望我能说他们都错了。

“新规则:如果你是一群‘愚民’,你将不会赢得21世纪的战斗。美国人是一群愚民,”马厄说。“这是《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的经典台词,当劳伦斯告诉他的贝都因盟友,只要他们的部落继续争吵不休,他们就仍然是一群‘愚民’。”

马厄还说:“我们从2009年开始每周都在搞举国的‘基建周’,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半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觉醒’比赛。……中国看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他们修了一个水坝。而我们争论如何为它更名。”

是的,中国也有的问题。它的领导者没有三头六臂,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

相比之下,如今,美国的政客是从安全的、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他们仅仅是通过为选民“表演”民粹主义桥段来寻求继续执政。

每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极右或极左批评家都会荒唐地回应,“哦,所以你爱中国。”实际上,我对中国不感兴趣。我在乎的是美国。我的目的是通过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中国非常专注于教育人民、建设基础设施、采用商业和科学最佳实践以及凭业绩提拔政府官员——这些是同时存在的,来让我们从自满中惊醒。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中国的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在上周中美两国最高外交官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现得十分明确,他们不再惧怕我们的批评,因为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尊重我们,而且他们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像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制定者杨洁篪大胆地告诉他的美国对等官员:“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感到意外吗?我们的上任总统激励他的追随者洗劫我们的国会大厦;他的党派中多数人不承认我们的民主选举结果;我们的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并且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你们认为以上这些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吗?

你真认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吗?

这让我想到了计划在中国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

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不是2022年的奥运会,而是“2025年的奥运会”。

哦,你还没听说2025年奥运会吗?它不在你的NBC节目日历上?好吧,它可是在中国的日历上。2015年,中国宣布了2025年奥运会,并表示只有两个参赛选手:中国和美国。这是中国政府称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

这是中国制造业基地现代化的十年计划,通过大规模投入政府资源,使中国定义的10个21世纪关键高科技产业占主导地位,这无疑是在向美国发出挑战。

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5G通讯;机器人技术;新农业技术;航天和海洋工程;合成材料;以及生物医学。

就在几周前,当中国发布执行到2025年的第14个五年计划时,中国基本上加大了其政府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投资力度。这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将用你们的玩法打赢你,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也不用依赖你获得高科技产品。

我要对美国同胞说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我们的成功秘诀。

那就是:教育我们的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我们的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制定最佳监管以激励冒险精神同时遏制罔顾后果的行为;并且稳步增加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以突破科学极限,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将最有前途的新想法转化为初创企业。

在这方面是有一些希望的,麦健陆指出:“国会已经开始整理上届国会提出的数百项中国法案,以制订两党立法,以投资科学技术、研发以及在美国在中国宣称的下一个前沿领域的相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拜登总统说要花数万亿美元!

在20世纪,美国理念注入了每一个全球体制,因为我们强大了,而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经常去实践我们的理念。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像最近那样表现——“如我们所愿地愚蠢”——那么我们的权力将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理念带来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无论我们如何大喊“美国,美国,美国”,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所以,让我们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也有问题,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如果美国在未来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其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 托马斯·弗里德曼

OR--商业新媒体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美国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

有时候,喜剧演员比任何外交官都更擅长解读外交政策问题。比如比尔·马厄(Bill Maher)几周前那场有关美中关系的经典吐槽,一下子就抓住了两国之间最令人不安的对比:中国仍然可以搞定大事。美国则不然。

对于我们的许多政治领导人而言,执政已经成为了体育竞技、娱乐或仅仅是无脑的部落战争。难怪中国领导人视我们为一个衰落的帝国,靠美国“例外主义”的余灰为生。我希望我能说他们都错了。

“新规则:如果你是一群‘愚民’,你将不会赢得21世纪的战斗。美国人是一群愚民,”马厄说。“这是《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的经典台词,当劳伦斯告诉他的贝都因盟友,只要他们的部落继续争吵不休,他们就仍然是一群‘愚民’。”

马厄还说:“我们从2009年开始每周都在搞举国的‘基建周’,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半个国家正在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觉醒’比赛。……中国看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他们修了一个水坝。而我们争论如何为它更名。”

是的,中国也有的问题。它的领导者没有三头六臂,但他们专注于真实的成功指标。——尤其是围绕就业、住房和空气质量。

相比之下,如今,美国的政客是从安全的、操纵划分选举版图的选区选出的,他们仅仅是通过为选民“表演”民粹主义桥段来寻求继续执政。

每当我指出这一点时,极右或极左批评家都会荒唐地回应,“哦,所以你爱中国。”实际上,我对中国不感兴趣。我在乎的是美国。我的目的是通过让更多的美国人明白,中国非常专注于教育人民、建设基础设施、采用商业和科学最佳实践以及凭业绩提拔政府官员——这些是同时存在的,来让我们从自满中惊醒。如果我们在这些方面不能与其匹敌,那么谴责中国的行为将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在上周中美两国最高外交官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议上,中国官员表现得十分明确,他们不再惧怕我们的批评,因为他们不像过去那样尊重我们,而且他们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就像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制定者杨洁篪大胆地告诉他的美国对等官员:“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感到意外吗?我们的上任总统激励他的追随者洗劫我们的国会大厦;他的党派中多数人不承认我们的民主选举结果;我们的一名国会议员认为是犹太人操作的太空激光引起了森林大火;左翼无政府主义者被允许接管波特兰市中心的一部分,造成数月之久的破坏;在大流行期间,中国增发货币是为了投资更多的基础设施,而美国增发货币以帮助消费者保持支出——相当一部分商品是中国制造的;并且美国的枪支暴力已经失控。你们认为以上这些中国人没有注意到吗?

你真认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吗?

这让我想到了计划在中国举行的2022年冬奥会。

但是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集中注意力去获胜的不是2022年的奥运会,而是“2025年的奥运会”。

哦,你还没听说2025年奥运会吗?它不在你的NBC节目日历上?好吧,它可是在中国的日历上。2015年,中国宣布了2025年奥运会,并表示只有两个参赛选手:中国和美国。这是中国政府称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

这是中国制造业基地现代化的十年计划,通过大规模投入政府资源,使中国定义的10个21世纪关键高科技产业占主导地位,这无疑是在向美国发出挑战。

这些行业包括人工智能;电动汽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5G通讯;机器人技术;新农业技术;航天和海洋工程;合成材料;以及生物医学。

就在几周前,当中国发布执行到2025年的第14个五年计划时,中国基本上加大了其政府在“创新驱动发展”方面的投资力度。这是在告诉美国:我们将用你们的玩法打赢你,这样我们就永远再也不用依赖你获得高科技产品。

我要对美国同胞说的是: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并加倍使用我们的成功秘诀。

那就是:教育我们的劳动力,使其达到并超越技术所需要的水平;建设世界上最好的港口、公路和电信基础设施;吸引世界上最具活力和高智商移民以加强我们的大学以及开展新业务;制定最佳监管以激励冒险精神同时遏制罔顾后果的行为;并且稳步增加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以突破科学极限,使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将最有前途的新想法转化为初创企业。

在这方面是有一些希望的,麦健陆指出:“国会已经开始整理上届国会提出的数百项中国法案,以制订两党立法,以投资科学技术、研发以及在美国在中国宣称的下一个前沿领域的相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拜登总统说要花数万亿美元!

在20世纪,美国理念注入了每一个全球体制,因为我们强大了,而我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我们经常去实践我们的理念。

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像最近那样表现——“如我们所愿地愚蠢”——那么我们的权力将被削弱,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的理念带来的力量也会被削弱。无论我们如何大喊“美国,美国,美国”,我们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力都将逐渐减弱。所以,让我们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