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 何斌

OR--商业新媒体

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哔哩哔哩的营收分别为41.29亿元、67.78亿元、119.99亿元。

收入构成上,2020年来自移动游戏的营收为48.03亿元,来自增值服务的收入为38.46亿元,来自广告的收入为18.43亿元,来自电商等业务的收入为15.07亿元。从占比来看,移动游戏是哔哩哔哩的主要营收构成,2018年的营收占比为71.1%,但到了2020年,这一数据则降到了40%。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就主席为陈睿,拥有不同权架构,包括Y类普通股和Z类普通股,每股Y类有10票投票权,Z类每股一票投票权。其中,陈睿持股14.2%,有44.6%的投票权,腾讯持股12.4%,拥有4%的投票权,淘宝中国持股6.7%,投票权2.1%。

作为曾经相对小众的视频网站,B站在2020年底以跨年晚会《2020最美的夜》进一步破圈,当晚观看人数接近互联网总用户的四分之一,让众多卫视都汗颜。

不过,和用户、营收和市值高速增长相对应的,B站的亏损也与日俱增,成立11年以来可以说是越亏越多。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18-2020年亏损分别为5.65亿、13.03亿和30.54亿人民币。

截至3月15日美股收盘,B站股价为111.65美元,市值超过392亿美元,过去一年公司市值涨了5倍多,从2018年3月上市以来市值涨幅已经超过10倍。连续亏损市值却越来越高,这家公司背后究竟有什么玄妙?

为何看好B站?

哔哩哔哩(B站)成立于2009年6月,原名Mikufuns,后来由于创始人个人喜好,改名哔哩哔哩。B站原本只是一个以ACG内容为主的小众视频网站,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面向大众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而在B站赴港二次上市之前,B站颇受资本市场青睐。

在一级市场,根据企名片的数据显示,B站工进行过9轮融资,LP阵营堪称豪华,聚集了类似启明、IDG、君联、H capital等明星股东,股东里边既有知名的VC、PE,也有诸如掌阅科技、索尼、CMC(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产业资本,同时B站这也是少有的中文互联网公司里能够同时拿到AT投资的企业之一,绝对堪称一级市场的豪华股东阵营。

进入二级市场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的B站K线图处于指数增长状态。上市之初,B站的市值仅32亿美元,今年2月11日,B站股价达到最高价157.66美元每股,市值超过500亿美元。

那么,为什么资本市场会对B站如此看好?

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投资行业本质上投的是未来的趋势,估值/市值反映的是未来价值的折现。资本市场对企业价值的判定,仍旧是基于企业自身的动态发展过程,而投资者对于处于不同发展时期的企业,有不同的估值逻辑。

对于一个多业务条线的互联网公司,在各条线尚未形成绝对头部之前,增长就意味着一切,所以资本市场对处于高发展时期企业的营收规模、是否亏损等并不太重视,更多的是看中企业的整体增速、用户粘性、用户增速、用户群体等指标,同时与同行业成熟的企业做对比,以此来判断企业的价值。

例如去年下注百亿补贴时期的拼多多,用亏损换来用户增长,市值也随之高速增长,而近几年的B站,正处于高发展时期。

与亏损扩大相对的是,B站近几年的用户增长速度。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移动端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61%,达1.87亿;日活用户同比增长42%,达5400万;平均每月付费用户达到1790万,比2019年同期增长103%。

B站活跃用户数增长的同时,用户群体始终保持年轻化。据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B站超过86%的月活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投资一家企业就是看中这家企业的未来,用户群体年轻意味着这家企业的商业价值大。

这类企业如何估值?

目前虽然没有一家与B站相似的成熟企业市值可以供B站进行对比,不过B站的游戏、视频、电商、直播等业务可以与行业内成熟企业做比,例如视频业务可以对比爱奇艺,直播业务可以对比斗鱼、虎牙,以此来判断B站的市值。

B站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和四季度报,也透露出其正在逐渐走向成熟期。2020年B站全年营收120亿元,同比增长77%,B站正式跨入百亿营收企业阵营。同时,第四季度财报中,B站的游戏业务营收占比下降至29%,游戏业务不再是支撑B站营收的第一大业务,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占比达33%,成为支撑B站的第一大营收,四大业务占比逐渐趋于平衡。

一级市场对于这类项目,通常采用日活用户×单个用户价值,再乘以行业的头部溢价参数,而对于业务众多,盈利模式多元,进入成熟期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对于这类企业的估值逻辑偏向于采用SOTP(分类加总估值法)模型进行估值,腾讯、阿里、网易等企业均是采用这种方法。例如包含直播业务收入的增值服务业务模块,对比2020年第三季度,月活用户数分别为1.94亿、1.73亿的斗鱼、虎牙,直播打赏收入分别为23.48亿元、26.57亿元,B站的直播业务收入仍有成长空间。

B站如今的变现方式包含会员、广告、游戏、电商、直播付费等,为B站市值的成长空间提供想象力。参照之前回港二次上市的阿里巴巴及网易等,这些公司最后定价都是以美股为基准,并在此基础上做一些浮动。

此前,B站在资本市场讲的故事一直是中国最大的Z时代人群社区,就像知乎一样,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一次次破圈,破圈背后也面临着原有圈层和大众文化碰撞的挑战,在港二次上市的B站未来市值如何,还要看B站能否讲出新的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B站通过港交所聆讯,美股一年大涨5倍,回港上市能否再次“成妖”?

发布日期:2021-03-17 10:48
摘要: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 何斌

OR--商业新媒体

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哔哩哔哩的营收分别为41.29亿元、67.78亿元、119.99亿元。

收入构成上,2020年来自移动游戏的营收为48.03亿元,来自增值服务的收入为38.46亿元,来自广告的收入为18.43亿元,来自电商等业务的收入为15.07亿元。从占比来看,移动游戏是哔哩哔哩的主要营收构成,2018年的营收占比为71.1%,但到了2020年,这一数据则降到了40%。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就主席为陈睿,拥有不同权架构,包括Y类普通股和Z类普通股,每股Y类有10票投票权,Z类每股一票投票权。其中,陈睿持股14.2%,有44.6%的投票权,腾讯持股12.4%,拥有4%的投票权,淘宝中国持股6.7%,投票权2.1%。

作为曾经相对小众的视频网站,B站在2020年底以跨年晚会《2020最美的夜》进一步破圈,当晚观看人数接近互联网总用户的四分之一,让众多卫视都汗颜。

不过,和用户、营收和市值高速增长相对应的,B站的亏损也与日俱增,成立11年以来可以说是越亏越多。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18-2020年亏损分别为5.65亿、13.03亿和30.54亿人民币。

截至3月15日美股收盘,B站股价为111.65美元,市值超过392亿美元,过去一年公司市值涨了5倍多,从2018年3月上市以来市值涨幅已经超过10倍。连续亏损市值却越来越高,这家公司背后究竟有什么玄妙?

为何看好B站?

哔哩哔哩(B站)成立于2009年6月,原名Mikufuns,后来由于创始人个人喜好,改名哔哩哔哩。B站原本只是一个以ACG内容为主的小众视频网站,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面向大众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而在B站赴港二次上市之前,B站颇受资本市场青睐。

在一级市场,根据企名片的数据显示,B站工进行过9轮融资,LP阵营堪称豪华,聚集了类似启明、IDG、君联、H capital等明星股东,股东里边既有知名的VC、PE,也有诸如掌阅科技、索尼、CMC(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产业资本,同时B站这也是少有的中文互联网公司里能够同时拿到AT投资的企业之一,绝对堪称一级市场的豪华股东阵营。

进入二级市场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的B站K线图处于指数增长状态。上市之初,B站的市值仅32亿美元,今年2月11日,B站股价达到最高价157.66美元每股,市值超过500亿美元。

那么,为什么资本市场会对B站如此看好?

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投资行业本质上投的是未来的趋势,估值/市值反映的是未来价值的折现。资本市场对企业价值的判定,仍旧是基于企业自身的动态发展过程,而投资者对于处于不同发展时期的企业,有不同的估值逻辑。

对于一个多业务条线的互联网公司,在各条线尚未形成绝对头部之前,增长就意味着一切,所以资本市场对处于高发展时期企业的营收规模、是否亏损等并不太重视,更多的是看中企业的整体增速、用户粘性、用户增速、用户群体等指标,同时与同行业成熟的企业做对比,以此来判断企业的价值。

例如去年下注百亿补贴时期的拼多多,用亏损换来用户增长,市值也随之高速增长,而近几年的B站,正处于高发展时期。

与亏损扩大相对的是,B站近几年的用户增长速度。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移动端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61%,达1.87亿;日活用户同比增长42%,达5400万;平均每月付费用户达到1790万,比2019年同期增长103%。

B站活跃用户数增长的同时,用户群体始终保持年轻化。据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B站超过86%的月活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投资一家企业就是看中这家企业的未来,用户群体年轻意味着这家企业的商业价值大。

这类企业如何估值?

目前虽然没有一家与B站相似的成熟企业市值可以供B站进行对比,不过B站的游戏、视频、电商、直播等业务可以与行业内成熟企业做比,例如视频业务可以对比爱奇艺,直播业务可以对比斗鱼、虎牙,以此来判断B站的市值。

B站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和四季度报,也透露出其正在逐渐走向成熟期。2020年B站全年营收120亿元,同比增长77%,B站正式跨入百亿营收企业阵营。同时,第四季度财报中,B站的游戏业务营收占比下降至29%,游戏业务不再是支撑B站营收的第一大业务,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占比达33%,成为支撑B站的第一大营收,四大业务占比逐渐趋于平衡。

一级市场对于这类项目,通常采用日活用户×单个用户价值,再乘以行业的头部溢价参数,而对于业务众多,盈利模式多元,进入成熟期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对于这类企业的估值逻辑偏向于采用SOTP(分类加总估值法)模型进行估值,腾讯、阿里、网易等企业均是采用这种方法。例如包含直播业务收入的增值服务业务模块,对比2020年第三季度,月活用户数分别为1.94亿、1.73亿的斗鱼、虎牙,直播打赏收入分别为23.48亿元、26.57亿元,B站的直播业务收入仍有成长空间。

B站如今的变现方式包含会员、广告、游戏、电商、直播付费等,为B站市值的成长空间提供想象力。参照之前回港二次上市的阿里巴巴及网易等,这些公司最后定价都是以美股为基准,并在此基础上做一些浮动。

此前,B站在资本市场讲的故事一直是中国最大的Z时代人群社区,就像知乎一样,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一次次破圈,破圈背后也面临着原有圈层和大众文化碰撞的挑战,在港二次上市的B站未来市值如何,还要看B站能否讲出新的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 何斌

OR--商业新媒体

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哔哩哔哩的营收分别为41.29亿元、67.78亿元、119.99亿元。

收入构成上,2020年来自移动游戏的营收为48.03亿元,来自增值服务的收入为38.46亿元,来自广告的收入为18.43亿元,来自电商等业务的收入为15.07亿元。从占比来看,移动游戏是哔哩哔哩的主要营收构成,2018年的营收占比为71.1%,但到了2020年,这一数据则降到了40%。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就主席为陈睿,拥有不同权架构,包括Y类普通股和Z类普通股,每股Y类有10票投票权,Z类每股一票投票权。其中,陈睿持股14.2%,有44.6%的投票权,腾讯持股12.4%,拥有4%的投票权,淘宝中国持股6.7%,投票权2.1%。

作为曾经相对小众的视频网站,B站在2020年底以跨年晚会《2020最美的夜》进一步破圈,当晚观看人数接近互联网总用户的四分之一,让众多卫视都汗颜。

不过,和用户、营收和市值高速增长相对应的,B站的亏损也与日俱增,成立11年以来可以说是越亏越多。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18-2020年亏损分别为5.65亿、13.03亿和30.54亿人民币。

截至3月15日美股收盘,B站股价为111.65美元,市值超过392亿美元,过去一年公司市值涨了5倍多,从2018年3月上市以来市值涨幅已经超过10倍。连续亏损市值却越来越高,这家公司背后究竟有什么玄妙?

为何看好B站?

哔哩哔哩(B站)成立于2009年6月,原名Mikufuns,后来由于创始人个人喜好,改名哔哩哔哩。B站原本只是一个以ACG内容为主的小众视频网站,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面向大众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而在B站赴港二次上市之前,B站颇受资本市场青睐。

在一级市场,根据企名片的数据显示,B站工进行过9轮融资,LP阵营堪称豪华,聚集了类似启明、IDG、君联、H capital等明星股东,股东里边既有知名的VC、PE,也有诸如掌阅科技、索尼、CMC(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产业资本,同时B站这也是少有的中文互联网公司里能够同时拿到AT投资的企业之一,绝对堪称一级市场的豪华股东阵营。

进入二级市场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的B站K线图处于指数增长状态。上市之初,B站的市值仅32亿美元,今年2月11日,B站股价达到最高价157.66美元每股,市值超过500亿美元。

那么,为什么资本市场会对B站如此看好?

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投资行业本质上投的是未来的趋势,估值/市值反映的是未来价值的折现。资本市场对企业价值的判定,仍旧是基于企业自身的动态发展过程,而投资者对于处于不同发展时期的企业,有不同的估值逻辑。

对于一个多业务条线的互联网公司,在各条线尚未形成绝对头部之前,增长就意味着一切,所以资本市场对处于高发展时期企业的营收规模、是否亏损等并不太重视,更多的是看中企业的整体增速、用户粘性、用户增速、用户群体等指标,同时与同行业成熟的企业做对比,以此来判断企业的价值。

例如去年下注百亿补贴时期的拼多多,用亏损换来用户增长,市值也随之高速增长,而近几年的B站,正处于高发展时期。

与亏损扩大相对的是,B站近几年的用户增长速度。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移动端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61%,达1.87亿;日活用户同比增长42%,达5400万;平均每月付费用户达到1790万,比2019年同期增长103%。

B站活跃用户数增长的同时,用户群体始终保持年轻化。据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B站超过86%的月活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投资一家企业就是看中这家企业的未来,用户群体年轻意味着这家企业的商业价值大。

这类企业如何估值?

目前虽然没有一家与B站相似的成熟企业市值可以供B站进行对比,不过B站的游戏、视频、电商、直播等业务可以与行业内成熟企业做比,例如视频业务可以对比爱奇艺,直播业务可以对比斗鱼、虎牙,以此来判断B站的市值。

B站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和四季度报,也透露出其正在逐渐走向成熟期。2020年B站全年营收120亿元,同比增长77%,B站正式跨入百亿营收企业阵营。同时,第四季度财报中,B站的游戏业务营收占比下降至29%,游戏业务不再是支撑B站营收的第一大业务,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占比达33%,成为支撑B站的第一大营收,四大业务占比逐渐趋于平衡。

一级市场对于这类项目,通常采用日活用户×单个用户价值,再乘以行业的头部溢价参数,而对于业务众多,盈利模式多元,进入成熟期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对于这类企业的估值逻辑偏向于采用SOTP(分类加总估值法)模型进行估值,腾讯、阿里、网易等企业均是采用这种方法。例如包含直播业务收入的增值服务业务模块,对比2020年第三季度,月活用户数分别为1.94亿、1.73亿的斗鱼、虎牙,直播打赏收入分别为23.48亿元、26.57亿元,B站的直播业务收入仍有成长空间。

B站如今的变现方式包含会员、广告、游戏、电商、直播付费等,为B站市值的成长空间提供想象力。参照之前回港二次上市的阿里巴巴及网易等,这些公司最后定价都是以美股为基准,并在此基础上做一些浮动。

此前,B站在资本市场讲的故事一直是中国最大的Z时代人群社区,就像知乎一样,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一次次破圈,破圈背后也面临着原有圈层和大众文化碰撞的挑战,在港二次上市的B站未来市值如何,还要看B站能否讲出新的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B站通过港交所聆讯,美股一年大涨5倍,回港上市能否再次“成妖”?

发布日期:2021-03-17 10:48
摘要: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 何斌

OR--商业新媒体

3月16日,哔哩哔哩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并曝光了招股说明书,这家颇具“妖股”气质的公司再度成为市场上的焦点。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哔哩哔哩的营收分别为41.29亿元、67.78亿元、119.99亿元。

收入构成上,2020年来自移动游戏的营收为48.03亿元,来自增值服务的收入为38.46亿元,来自广告的收入为18.43亿元,来自电商等业务的收入为15.07亿元。从占比来看,移动游戏是哔哩哔哩的主要营收构成,2018年的营收占比为71.1%,但到了2020年,这一数据则降到了40%。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就主席为陈睿,拥有不同权架构,包括Y类普通股和Z类普通股,每股Y类有10票投票权,Z类每股一票投票权。其中,陈睿持股14.2%,有44.6%的投票权,腾讯持股12.4%,拥有4%的投票权,淘宝中国持股6.7%,投票权2.1%。

作为曾经相对小众的视频网站,B站在2020年底以跨年晚会《2020最美的夜》进一步破圈,当晚观看人数接近互联网总用户的四分之一,让众多卫视都汗颜。

不过,和用户、营收和市值高速增长相对应的,B站的亏损也与日俱增,成立11年以来可以说是越亏越多。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18-2020年亏损分别为5.65亿、13.03亿和30.54亿人民币。

截至3月15日美股收盘,B站股价为111.65美元,市值超过392亿美元,过去一年公司市值涨了5倍多,从2018年3月上市以来市值涨幅已经超过10倍。连续亏损市值却越来越高,这家公司背后究竟有什么玄妙?

为何看好B站?

哔哩哔哩(B站)成立于2009年6月,原名Mikufuns,后来由于创始人个人喜好,改名哔哩哔哩。B站原本只是一个以ACG内容为主的小众视频网站,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面向大众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而在B站赴港二次上市之前,B站颇受资本市场青睐。

在一级市场,根据企名片的数据显示,B站工进行过9轮融资,LP阵营堪称豪华,聚集了类似启明、IDG、君联、H capital等明星股东,股东里边既有知名的VC、PE,也有诸如掌阅科技、索尼、CMC(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产业资本,同时B站这也是少有的中文互联网公司里能够同时拿到AT投资的企业之一,绝对堪称一级市场的豪华股东阵营。

进入二级市场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后的B站K线图处于指数增长状态。上市之初,B站的市值仅32亿美元,今年2月11日,B站股价达到最高价157.66美元每股,市值超过500亿美元。

那么,为什么资本市场会对B站如此看好?

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投资行业本质上投的是未来的趋势,估值/市值反映的是未来价值的折现。资本市场对企业价值的判定,仍旧是基于企业自身的动态发展过程,而投资者对于处于不同发展时期的企业,有不同的估值逻辑。

对于一个多业务条线的互联网公司,在各条线尚未形成绝对头部之前,增长就意味着一切,所以资本市场对处于高发展时期企业的营收规模、是否亏损等并不太重视,更多的是看中企业的整体增速、用户粘性、用户增速、用户群体等指标,同时与同行业成熟的企业做对比,以此来判断企业的价值。

例如去年下注百亿补贴时期的拼多多,用亏损换来用户增长,市值也随之高速增长,而近几年的B站,正处于高发展时期。

与亏损扩大相对的是,B站近几年的用户增长速度。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5%,达2.02亿;移动端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61%,达1.87亿;日活用户同比增长42%,达5400万;平均每月付费用户达到1790万,比2019年同期增长103%。

B站活跃用户数增长的同时,用户群体始终保持年轻化。据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B站超过86%的月活用户年龄都在35岁以下。投资一家企业就是看中这家企业的未来,用户群体年轻意味着这家企业的商业价值大。

这类企业如何估值?

目前虽然没有一家与B站相似的成熟企业市值可以供B站进行对比,不过B站的游戏、视频、电商、直播等业务可以与行业内成熟企业做比,例如视频业务可以对比爱奇艺,直播业务可以对比斗鱼、虎牙,以此来判断B站的市值。

B站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年财报和四季度报,也透露出其正在逐渐走向成熟期。2020年B站全年营收120亿元,同比增长77%,B站正式跨入百亿营收企业阵营。同时,第四季度财报中,B站的游戏业务营收占比下降至29%,游戏业务不再是支撑B站营收的第一大业务,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占比达33%,成为支撑B站的第一大营收,四大业务占比逐渐趋于平衡。

一级市场对于这类项目,通常采用日活用户×单个用户价值,再乘以行业的头部溢价参数,而对于业务众多,盈利模式多元,进入成熟期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对于这类企业的估值逻辑偏向于采用SOTP(分类加总估值法)模型进行估值,腾讯、阿里、网易等企业均是采用这种方法。例如包含直播业务收入的增值服务业务模块,对比2020年第三季度,月活用户数分别为1.94亿、1.73亿的斗鱼、虎牙,直播打赏收入分别为23.48亿元、26.57亿元,B站的直播业务收入仍有成长空间。

B站如今的变现方式包含会员、广告、游戏、电商、直播付费等,为B站市值的成长空间提供想象力。参照之前回港二次上市的阿里巴巴及网易等,这些公司最后定价都是以美股为基准,并在此基础上做一些浮动。

此前,B站在资本市场讲的故事一直是中国最大的Z时代人群社区,就像知乎一样,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一次次破圈,破圈背后也面临着原有圈层和大众文化碰撞的挑战,在港二次上市的B站未来市值如何,还要看B站能否讲出新的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