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 罗瑞·斯兰-琼斯

OR--商业新媒体

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在芯片技术的竞逐上,哪方能赢得这场人工智能竞赛,决定在谁能制造出最先进的芯片。

当前芯片短缺的原因

从美国的福特和通用汽车,英国的本田车厂再到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Nio),这些大厂都因为汽车芯片短缺,不得不削减汽车产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种后果?

也许新冠大流行是罪魁祸首,它让我们之前关于于芯片生产的所有预测显得过时了。
首先,对小装置小设备的需求出现暴增。以前需要好几年才会进化的数字化转变,现在几个星期内就发生了。

全球半导体协会(World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执行长谢尔顿(Jodi Shelton)告诉BBC:“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运用5G,网路和云端在家工作。现在突然变成了现实。”

因为新冠疫情,汽车销量下滑,汽车业高层取消了汽车芯片订单。但是,随后意外的销售反弹让车厂以及芯片商措手不及。

谢尔顿称,那些以及时化供应链方式制造汽车的厂商,与半导体芯片厂商因此就有了矛盾。因为芯片生产,不是像打开或关闭水龙头那样简单。

“他们(车厂)将不得不了解,那样并非芯片的生产模式。芯片不是能马上就有的现成产品。”

谁在制造最好的芯片?

芯片短缺也使得一件事变得很清楚:世上不再只有一种芯片产品。

因为,随着需求改变,半导体行业也有了变化。

过去数十年来,英特尔凭借销售口号‘Intel Inside’成为许多人心中唯一的芯片制造商。

但是,情况不再如此。

研究公司“自由移动电台”(Free Mobile Radio)的分析师理查·温沙(Richard Windsor)说,芯片世界已经改变了。

他概述了两种趋势:使用芯片进行数据存储,以及图形芯片(GPU)的重要性日益升高,这不仅让线上游戏栩栩如生,而且在人工智能应用中也至关重要。

温沙指出了这个行业中的新超级巨擘,尤其是台湾公司台积电(TSMC)。

他解释说:“在目前的时间点,台积电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高端矽芯片制造商。”

“它与英特尔完全不同。英特尔所做的是设计芯片;制造自己的芯片;然后出售这些芯片。台积电所做的就是为其他厂商代工。”

建立芯片厂,或众所周知的芯片代工厂(foundries)是一项非常昂贵的生意。温沙告诉BBC,用最先进的设备,去开一家的新的芯片代工厂可能要花上250亿美元。

制造芯片的机器又是哪里来的呢?

他又提到一家叫艾司摩尔(ASML)的公司。这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芯片光刻机制造商,其产品能像印刷机一样制造出芯片。

BBC去年就曾经报导过这家“相对默默无闻的荷兰公司”。

尽管并非家喻户晓,但该公司市值却高达1840亿欧元(约合2200亿美元)。

而且,艾司摩尔对自己所属的角色十分满意,还将这段话打印在员工的衣服上——该公司的研发副总班斯左(Jos Benschop)说:“我们制造了木匠用来建造你的房屋所需的工具。”

他又解释了台积电(TSMC),英特尔(Intel)和三星(Samsung)之类的公司如何需要他们生产的设备。该公司于1984年成立时,在芯片光刻(lithography)市场上有10家大型公司。现在,全球仅剩一个。

“随着相关技术的掌握越来越难,所需的投资也越来越大,那么优胜劣汰就开始了。越来越少的公司能够跟上。”他解释。

但是,这也意味着艾司摩尔陷入了美中贸易战。

之前特朗普曾对荷兰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艾司摩尔停止向中国客户出售技术。这也似乎奏效了,相关设备被运送到中国的时间延迟了。

美中贸易战

随着美中两国陷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庞大争夺战,如何获得或构建最新AI芯片,成为了关键武器。

曾经担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 George W. Bush)顾问的玛格伦(Pippa Malmgren)博士向BBC分析,芯片的赌注与另一场技术大战“太空竞赛”中的赌注一样高。

“在地缘政治上,新的太空竞赛在于提高电脑计算能力。也就是说,谁能搜集到最多的数据,并以最快的速度处理这些数据。这便是为何中美双方,或者欧盟都在量子技术上大量投入。而电脑,或者说能处理数据速度极快的超级电脑,这些设备都需要芯片。”她解释说。

台积电(TSMC)总部的所在地台湾,处于这场科技大战中的前线。鉴于台湾一直有彻底独立的想法,因此你可能会认为台湾会做任何美国想做的事情。

但是玛格伦博士警告说,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中国有巨额投资在台湾。”

“我认为,若你要问台湾经济能否与中国脱钩,那么我的答案是这将是十分困难的。”

摩尔定律还有效吗?

自1960年代以来,芯片行业一直受摩尔定律的支配。该定律预测,因为技术发展,芯片上能置入的晶体管(transistors)数量,每两年将翻一倍。

但是,鉴于晶体管现在越做越小,我们可以期望这种模式继续下去吗?

我问了威尔逊(Sophie Wilson),1980年代,她在当今世上最受欢迎的芯片Arm设计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她说摩尔定律中仍可能延续下去,因为半导体行业一直在寻找新方法,将更多的东西塞入更小的空间。

她解释:“我们已多次抵达路的尽头。但每次到了尽头,都会有另外的路出现。”

未来的出路可能是在3D。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你将看会到来自3D技术的产品。借着让越来越多的矽堆叠在一起,我们能够加大既有的密度空间。矽层十分之薄,所以能将它们叠在一起。”威尔逊说。
此外,别指望中国会退出这场竞赛。

由于无法获得当前最新的芯片设备,中国将继续投入巨资,研究新方法期望在下一个芯片时代超越美国。■ 


又讯:芯片、面板等强劲外需助推台湾地区出口创纪录

台湾地区“财政部”公布,2021年1月、2月的出口总值合并创历年同期最高,芯片、面板等需求保持畅旺且买气升温,累计1月至2月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23.2%。台湾地区官方称,2021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出口有望呈现稳健升势。

彭博新闻社2021年3月9日援引台湾地区“财政部”新闻稿指出,由于适逢春节工作天减少,单看2021年2月的出口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率放缓9.7%;此增速低于彭博调查预测中值的16%。

“财政部”统计处处长蔡美娜在记者会中指出,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她表示,芯片供不应求,带动晶圆代工及封测产能吃紧,2021年上半年订单没有疑问,面板及塑化和基本金属第一季展望也都看好。“财政部”预估3月的出口金额将回到300亿美元之上,年增率预估在15%至20%。

数据重点

2月,出口277.9亿美元,创下历年同月新高,较上年同期增长9.7%;彭博调查预估中值为较上年同期增长16%,预估区间在衰退6.2%至增长20.9%。

1月至2月,累计出口620.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23.2%。

2月,在主要出口货品中,光学器材较上年同月增23.8%;积体电路增15.3%。

1月至2月,累计对主要出口市场全面上扬,皆呈两位数增长。

对中国大陆与香港增长35.6%;对美国增长18.5%。

2月,进口232.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5.7%;彭博调查中值为年增14.3%。

1月至2月,累计进口51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17.7%。

2月,贸易顺差为45.1亿美元,高于彭博调查中值的40亿美元。

1月至2月,累计顺差107.0亿美元。撰文/Miaojung Lin 编辑/方李敏

总之 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台湾地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芯片之战:堪比“太空技术大战”的科技竞争关键点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1-03-10 05:42
摘要: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 罗瑞·斯兰-琼斯

OR--商业新媒体

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在芯片技术的竞逐上,哪方能赢得这场人工智能竞赛,决定在谁能制造出最先进的芯片。

当前芯片短缺的原因

从美国的福特和通用汽车,英国的本田车厂再到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Nio),这些大厂都因为汽车芯片短缺,不得不削减汽车产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种后果?

也许新冠大流行是罪魁祸首,它让我们之前关于于芯片生产的所有预测显得过时了。
首先,对小装置小设备的需求出现暴增。以前需要好几年才会进化的数字化转变,现在几个星期内就发生了。

全球半导体协会(World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执行长谢尔顿(Jodi Shelton)告诉BBC:“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运用5G,网路和云端在家工作。现在突然变成了现实。”

因为新冠疫情,汽车销量下滑,汽车业高层取消了汽车芯片订单。但是,随后意外的销售反弹让车厂以及芯片商措手不及。

谢尔顿称,那些以及时化供应链方式制造汽车的厂商,与半导体芯片厂商因此就有了矛盾。因为芯片生产,不是像打开或关闭水龙头那样简单。

“他们(车厂)将不得不了解,那样并非芯片的生产模式。芯片不是能马上就有的现成产品。”

谁在制造最好的芯片?

芯片短缺也使得一件事变得很清楚:世上不再只有一种芯片产品。

因为,随着需求改变,半导体行业也有了变化。

过去数十年来,英特尔凭借销售口号‘Intel Inside’成为许多人心中唯一的芯片制造商。

但是,情况不再如此。

研究公司“自由移动电台”(Free Mobile Radio)的分析师理查·温沙(Richard Windsor)说,芯片世界已经改变了。

他概述了两种趋势:使用芯片进行数据存储,以及图形芯片(GPU)的重要性日益升高,这不仅让线上游戏栩栩如生,而且在人工智能应用中也至关重要。

温沙指出了这个行业中的新超级巨擘,尤其是台湾公司台积电(TSMC)。

他解释说:“在目前的时间点,台积电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高端矽芯片制造商。”

“它与英特尔完全不同。英特尔所做的是设计芯片;制造自己的芯片;然后出售这些芯片。台积电所做的就是为其他厂商代工。”

建立芯片厂,或众所周知的芯片代工厂(foundries)是一项非常昂贵的生意。温沙告诉BBC,用最先进的设备,去开一家的新的芯片代工厂可能要花上250亿美元。

制造芯片的机器又是哪里来的呢?

他又提到一家叫艾司摩尔(ASML)的公司。这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芯片光刻机制造商,其产品能像印刷机一样制造出芯片。

BBC去年就曾经报导过这家“相对默默无闻的荷兰公司”。

尽管并非家喻户晓,但该公司市值却高达1840亿欧元(约合2200亿美元)。

而且,艾司摩尔对自己所属的角色十分满意,还将这段话打印在员工的衣服上——该公司的研发副总班斯左(Jos Benschop)说:“我们制造了木匠用来建造你的房屋所需的工具。”

他又解释了台积电(TSMC),英特尔(Intel)和三星(Samsung)之类的公司如何需要他们生产的设备。该公司于1984年成立时,在芯片光刻(lithography)市场上有10家大型公司。现在,全球仅剩一个。

“随着相关技术的掌握越来越难,所需的投资也越来越大,那么优胜劣汰就开始了。越来越少的公司能够跟上。”他解释。

但是,这也意味着艾司摩尔陷入了美中贸易战。

之前特朗普曾对荷兰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艾司摩尔停止向中国客户出售技术。这也似乎奏效了,相关设备被运送到中国的时间延迟了。

美中贸易战

随着美中两国陷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庞大争夺战,如何获得或构建最新AI芯片,成为了关键武器。

曾经担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 George W. Bush)顾问的玛格伦(Pippa Malmgren)博士向BBC分析,芯片的赌注与另一场技术大战“太空竞赛”中的赌注一样高。

“在地缘政治上,新的太空竞赛在于提高电脑计算能力。也就是说,谁能搜集到最多的数据,并以最快的速度处理这些数据。这便是为何中美双方,或者欧盟都在量子技术上大量投入。而电脑,或者说能处理数据速度极快的超级电脑,这些设备都需要芯片。”她解释说。

台积电(TSMC)总部的所在地台湾,处于这场科技大战中的前线。鉴于台湾一直有彻底独立的想法,因此你可能会认为台湾会做任何美国想做的事情。

但是玛格伦博士警告说,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中国有巨额投资在台湾。”

“我认为,若你要问台湾经济能否与中国脱钩,那么我的答案是这将是十分困难的。”

摩尔定律还有效吗?

自1960年代以来,芯片行业一直受摩尔定律的支配。该定律预测,因为技术发展,芯片上能置入的晶体管(transistors)数量,每两年将翻一倍。

但是,鉴于晶体管现在越做越小,我们可以期望这种模式继续下去吗?

我问了威尔逊(Sophie Wilson),1980年代,她在当今世上最受欢迎的芯片Arm设计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她说摩尔定律中仍可能延续下去,因为半导体行业一直在寻找新方法,将更多的东西塞入更小的空间。

她解释:“我们已多次抵达路的尽头。但每次到了尽头,都会有另外的路出现。”

未来的出路可能是在3D。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你将看会到来自3D技术的产品。借着让越来越多的矽堆叠在一起,我们能够加大既有的密度空间。矽层十分之薄,所以能将它们叠在一起。”威尔逊说。
此外,别指望中国会退出这场竞赛。

由于无法获得当前最新的芯片设备,中国将继续投入巨资,研究新方法期望在下一个芯片时代超越美国。■ 


又讯:芯片、面板等强劲外需助推台湾地区出口创纪录

台湾地区“财政部”公布,2021年1月、2月的出口总值合并创历年同期最高,芯片、面板等需求保持畅旺且买气升温,累计1月至2月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23.2%。台湾地区官方称,2021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出口有望呈现稳健升势。

彭博新闻社2021年3月9日援引台湾地区“财政部”新闻稿指出,由于适逢春节工作天减少,单看2021年2月的出口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率放缓9.7%;此增速低于彭博调查预测中值的16%。

“财政部”统计处处长蔡美娜在记者会中指出,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她表示,芯片供不应求,带动晶圆代工及封测产能吃紧,2021年上半年订单没有疑问,面板及塑化和基本金属第一季展望也都看好。“财政部”预估3月的出口金额将回到300亿美元之上,年增率预估在15%至20%。

数据重点

2月,出口277.9亿美元,创下历年同月新高,较上年同期增长9.7%;彭博调查预估中值为较上年同期增长16%,预估区间在衰退6.2%至增长20.9%。

1月至2月,累计出口620.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23.2%。

2月,在主要出口货品中,光学器材较上年同月增23.8%;积体电路增15.3%。

1月至2月,累计对主要出口市场全面上扬,皆呈两位数增长。

对中国大陆与香港增长35.6%;对美国增长18.5%。

2月,进口232.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5.7%;彭博调查中值为年增14.3%。

1月至2月,累计进口51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17.7%。

2月,贸易顺差为45.1亿美元,高于彭博调查中值的40亿美元。

1月至2月,累计顺差107.0亿美元。撰文/Miaojung Lin 编辑/方李敏

总之 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台湾地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 罗瑞·斯兰-琼斯

OR--商业新媒体

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在芯片技术的竞逐上,哪方能赢得这场人工智能竞赛,决定在谁能制造出最先进的芯片。

当前芯片短缺的原因

从美国的福特和通用汽车,英国的本田车厂再到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Nio),这些大厂都因为汽车芯片短缺,不得不削减汽车产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种后果?

也许新冠大流行是罪魁祸首,它让我们之前关于于芯片生产的所有预测显得过时了。
首先,对小装置小设备的需求出现暴增。以前需要好几年才会进化的数字化转变,现在几个星期内就发生了。

全球半导体协会(World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执行长谢尔顿(Jodi Shelton)告诉BBC:“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运用5G,网路和云端在家工作。现在突然变成了现实。”

因为新冠疫情,汽车销量下滑,汽车业高层取消了汽车芯片订单。但是,随后意外的销售反弹让车厂以及芯片商措手不及。

谢尔顿称,那些以及时化供应链方式制造汽车的厂商,与半导体芯片厂商因此就有了矛盾。因为芯片生产,不是像打开或关闭水龙头那样简单。

“他们(车厂)将不得不了解,那样并非芯片的生产模式。芯片不是能马上就有的现成产品。”

谁在制造最好的芯片?

芯片短缺也使得一件事变得很清楚:世上不再只有一种芯片产品。

因为,随着需求改变,半导体行业也有了变化。

过去数十年来,英特尔凭借销售口号‘Intel Inside’成为许多人心中唯一的芯片制造商。

但是,情况不再如此。

研究公司“自由移动电台”(Free Mobile Radio)的分析师理查·温沙(Richard Windsor)说,芯片世界已经改变了。

他概述了两种趋势:使用芯片进行数据存储,以及图形芯片(GPU)的重要性日益升高,这不仅让线上游戏栩栩如生,而且在人工智能应用中也至关重要。

温沙指出了这个行业中的新超级巨擘,尤其是台湾公司台积电(TSMC)。

他解释说:“在目前的时间点,台积电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高端矽芯片制造商。”

“它与英特尔完全不同。英特尔所做的是设计芯片;制造自己的芯片;然后出售这些芯片。台积电所做的就是为其他厂商代工。”

建立芯片厂,或众所周知的芯片代工厂(foundries)是一项非常昂贵的生意。温沙告诉BBC,用最先进的设备,去开一家的新的芯片代工厂可能要花上250亿美元。

制造芯片的机器又是哪里来的呢?

他又提到一家叫艾司摩尔(ASML)的公司。这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芯片光刻机制造商,其产品能像印刷机一样制造出芯片。

BBC去年就曾经报导过这家“相对默默无闻的荷兰公司”。

尽管并非家喻户晓,但该公司市值却高达1840亿欧元(约合2200亿美元)。

而且,艾司摩尔对自己所属的角色十分满意,还将这段话打印在员工的衣服上——该公司的研发副总班斯左(Jos Benschop)说:“我们制造了木匠用来建造你的房屋所需的工具。”

他又解释了台积电(TSMC),英特尔(Intel)和三星(Samsung)之类的公司如何需要他们生产的设备。该公司于1984年成立时,在芯片光刻(lithography)市场上有10家大型公司。现在,全球仅剩一个。

“随着相关技术的掌握越来越难,所需的投资也越来越大,那么优胜劣汰就开始了。越来越少的公司能够跟上。”他解释。

但是,这也意味着艾司摩尔陷入了美中贸易战。

之前特朗普曾对荷兰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艾司摩尔停止向中国客户出售技术。这也似乎奏效了,相关设备被运送到中国的时间延迟了。

美中贸易战

随着美中两国陷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庞大争夺战,如何获得或构建最新AI芯片,成为了关键武器。

曾经担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 George W. Bush)顾问的玛格伦(Pippa Malmgren)博士向BBC分析,芯片的赌注与另一场技术大战“太空竞赛”中的赌注一样高。

“在地缘政治上,新的太空竞赛在于提高电脑计算能力。也就是说,谁能搜集到最多的数据,并以最快的速度处理这些数据。这便是为何中美双方,或者欧盟都在量子技术上大量投入。而电脑,或者说能处理数据速度极快的超级电脑,这些设备都需要芯片。”她解释说。

台积电(TSMC)总部的所在地台湾,处于这场科技大战中的前线。鉴于台湾一直有彻底独立的想法,因此你可能会认为台湾会做任何美国想做的事情。

但是玛格伦博士警告说,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中国有巨额投资在台湾。”

“我认为,若你要问台湾经济能否与中国脱钩,那么我的答案是这将是十分困难的。”

摩尔定律还有效吗?

自1960年代以来,芯片行业一直受摩尔定律的支配。该定律预测,因为技术发展,芯片上能置入的晶体管(transistors)数量,每两年将翻一倍。

但是,鉴于晶体管现在越做越小,我们可以期望这种模式继续下去吗?

我问了威尔逊(Sophie Wilson),1980年代,她在当今世上最受欢迎的芯片Arm设计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她说摩尔定律中仍可能延续下去,因为半导体行业一直在寻找新方法,将更多的东西塞入更小的空间。

她解释:“我们已多次抵达路的尽头。但每次到了尽头,都会有另外的路出现。”

未来的出路可能是在3D。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你将看会到来自3D技术的产品。借着让越来越多的矽堆叠在一起,我们能够加大既有的密度空间。矽层十分之薄,所以能将它们叠在一起。”威尔逊说。
此外,别指望中国会退出这场竞赛。

由于无法获得当前最新的芯片设备,中国将继续投入巨资,研究新方法期望在下一个芯片时代超越美国。■ 


又讯:芯片、面板等强劲外需助推台湾地区出口创纪录

台湾地区“财政部”公布,2021年1月、2月的出口总值合并创历年同期最高,芯片、面板等需求保持畅旺且买气升温,累计1月至2月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23.2%。台湾地区官方称,2021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出口有望呈现稳健升势。

彭博新闻社2021年3月9日援引台湾地区“财政部”新闻稿指出,由于适逢春节工作天减少,单看2021年2月的出口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率放缓9.7%;此增速低于彭博调查预测中值的16%。

“财政部”统计处处长蔡美娜在记者会中指出,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她表示,芯片供不应求,带动晶圆代工及封测产能吃紧,2021年上半年订单没有疑问,面板及塑化和基本金属第一季展望也都看好。“财政部”预估3月的出口金额将回到300亿美元之上,年增率预估在15%至20%。

数据重点

2月,出口277.9亿美元,创下历年同月新高,较上年同期增长9.7%;彭博调查预估中值为较上年同期增长16%,预估区间在衰退6.2%至增长20.9%。

1月至2月,累计出口620.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23.2%。

2月,在主要出口货品中,光学器材较上年同月增23.8%;积体电路增15.3%。

1月至2月,累计对主要出口市场全面上扬,皆呈两位数增长。

对中国大陆与香港增长35.6%;对美国增长18.5%。

2月,进口232.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5.7%;彭博调查中值为年增14.3%。

1月至2月,累计进口51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17.7%。

2月,贸易顺差为45.1亿美元,高于彭博调查中值的40亿美元。

1月至2月,累计顺差107.0亿美元。撰文/Miaojung Lin 编辑/方李敏

总之 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台湾地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芯片之战:堪比“太空技术大战”的科技竞争关键点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1-03-10 05:42
摘要: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 罗瑞·斯兰-琼斯

OR--商业新媒体

芯片(晶片)是当下这个时代许多重要科技产品的核心。没有芯片,世界各地的汽车厂就将停产。 现在,制造芯片的技术被美国视为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关键武器。

在芯片技术的竞逐上,哪方能赢得这场人工智能竞赛,决定在谁能制造出最先进的芯片。

当前芯片短缺的原因

从美国的福特和通用汽车,英国的本田车厂再到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Nio),这些大厂都因为汽车芯片短缺,不得不削减汽车产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种后果?

也许新冠大流行是罪魁祸首,它让我们之前关于于芯片生产的所有预测显得过时了。
首先,对小装置小设备的需求出现暴增。以前需要好几年才会进化的数字化转变,现在几个星期内就发生了。

全球半导体协会(World Semiconductor Association)执行长谢尔顿(Jodi Shelton)告诉BBC:“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如何运用5G,网路和云端在家工作。现在突然变成了现实。”

因为新冠疫情,汽车销量下滑,汽车业高层取消了汽车芯片订单。但是,随后意外的销售反弹让车厂以及芯片商措手不及。

谢尔顿称,那些以及时化供应链方式制造汽车的厂商,与半导体芯片厂商因此就有了矛盾。因为芯片生产,不是像打开或关闭水龙头那样简单。

“他们(车厂)将不得不了解,那样并非芯片的生产模式。芯片不是能马上就有的现成产品。”

谁在制造最好的芯片?

芯片短缺也使得一件事变得很清楚:世上不再只有一种芯片产品。

因为,随着需求改变,半导体行业也有了变化。

过去数十年来,英特尔凭借销售口号‘Intel Inside’成为许多人心中唯一的芯片制造商。

但是,情况不再如此。

研究公司“自由移动电台”(Free Mobile Radio)的分析师理查·温沙(Richard Windsor)说,芯片世界已经改变了。

他概述了两种趋势:使用芯片进行数据存储,以及图形芯片(GPU)的重要性日益升高,这不仅让线上游戏栩栩如生,而且在人工智能应用中也至关重要。

温沙指出了这个行业中的新超级巨擘,尤其是台湾公司台积电(TSMC)。

他解释说:“在目前的时间点,台积电是全球排名第一的高端矽芯片制造商。”

“它与英特尔完全不同。英特尔所做的是设计芯片;制造自己的芯片;然后出售这些芯片。台积电所做的就是为其他厂商代工。”

建立芯片厂,或众所周知的芯片代工厂(foundries)是一项非常昂贵的生意。温沙告诉BBC,用最先进的设备,去开一家的新的芯片代工厂可能要花上250亿美元。

制造芯片的机器又是哪里来的呢?

他又提到一家叫艾司摩尔(ASML)的公司。这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芯片光刻机制造商,其产品能像印刷机一样制造出芯片。

BBC去年就曾经报导过这家“相对默默无闻的荷兰公司”。

尽管并非家喻户晓,但该公司市值却高达1840亿欧元(约合2200亿美元)。

而且,艾司摩尔对自己所属的角色十分满意,还将这段话打印在员工的衣服上——该公司的研发副总班斯左(Jos Benschop)说:“我们制造了木匠用来建造你的房屋所需的工具。”

他又解释了台积电(TSMC),英特尔(Intel)和三星(Samsung)之类的公司如何需要他们生产的设备。该公司于1984年成立时,在芯片光刻(lithography)市场上有10家大型公司。现在,全球仅剩一个。

“随着相关技术的掌握越来越难,所需的投资也越来越大,那么优胜劣汰就开始了。越来越少的公司能够跟上。”他解释。

但是,这也意味着艾司摩尔陷入了美中贸易战。

之前特朗普曾对荷兰政府施加压力,要求艾司摩尔停止向中国客户出售技术。这也似乎奏效了,相关设备被运送到中国的时间延迟了。

美中贸易战

随着美中两国陷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庞大争夺战,如何获得或构建最新AI芯片,成为了关键武器。

曾经担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 George W. Bush)顾问的玛格伦(Pippa Malmgren)博士向BBC分析,芯片的赌注与另一场技术大战“太空竞赛”中的赌注一样高。

“在地缘政治上,新的太空竞赛在于提高电脑计算能力。也就是说,谁能搜集到最多的数据,并以最快的速度处理这些数据。这便是为何中美双方,或者欧盟都在量子技术上大量投入。而电脑,或者说能处理数据速度极快的超级电脑,这些设备都需要芯片。”她解释说。

台积电(TSMC)总部的所在地台湾,处于这场科技大战中的前线。鉴于台湾一直有彻底独立的想法,因此你可能会认为台湾会做任何美国想做的事情。

但是玛格伦博士警告说,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中国有巨额投资在台湾。”

“我认为,若你要问台湾经济能否与中国脱钩,那么我的答案是这将是十分困难的。”

摩尔定律还有效吗?

自1960年代以来,芯片行业一直受摩尔定律的支配。该定律预测,因为技术发展,芯片上能置入的晶体管(transistors)数量,每两年将翻一倍。

但是,鉴于晶体管现在越做越小,我们可以期望这种模式继续下去吗?

我问了威尔逊(Sophie Wilson),1980年代,她在当今世上最受欢迎的芯片Arm设计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她说摩尔定律中仍可能延续下去,因为半导体行业一直在寻找新方法,将更多的东西塞入更小的空间。

她解释:“我们已多次抵达路的尽头。但每次到了尽头,都会有另外的路出现。”

未来的出路可能是在3D。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你将看会到来自3D技术的产品。借着让越来越多的矽堆叠在一起,我们能够加大既有的密度空间。矽层十分之薄,所以能将它们叠在一起。”威尔逊说。
此外,别指望中国会退出这场竞赛。

由于无法获得当前最新的芯片设备,中国将继续投入巨资,研究新方法期望在下一个芯片时代超越美国。■ 


又讯:芯片、面板等强劲外需助推台湾地区出口创纪录

台湾地区“财政部”公布,2021年1月、2月的出口总值合并创历年同期最高,芯片、面板等需求保持畅旺且买气升温,累计1月至2月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23.2%。台湾地区官方称,2021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出口有望呈现稳健升势。

彭博新闻社2021年3月9日援引台湾地区“财政部”新闻稿指出,由于适逢春节工作天减少,单看2021年2月的出口较上年(2020年)同期增长率放缓9.7%;此增速低于彭博调查预测中值的16%。

“财政部”统计处处长蔡美娜在记者会中指出,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她表示,芯片供不应求,带动晶圆代工及封测产能吃紧,2021年上半年订单没有疑问,面板及塑化和基本金属第一季展望也都看好。“财政部”预估3月的出口金额将回到300亿美元之上,年增率预估在15%至20%。

数据重点

2月,出口277.9亿美元,创下历年同月新高,较上年同期增长9.7%;彭博调查预估中值为较上年同期增长16%,预估区间在衰退6.2%至增长20.9%。

1月至2月,累计出口620.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23.2%。

2月,在主要出口货品中,光学器材较上年同月增23.8%;积体电路增15.3%。

1月至2月,累计对主要出口市场全面上扬,皆呈两位数增长。

对中国大陆与香港增长35.6%;对美国增长18.5%。

2月,进口232.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5.7%;彭博调查中值为年增14.3%。

1月至2月,累计进口513.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17.7%。

2月,贸易顺差为45.1亿美元,高于彭博调查中值的40亿美元。

1月至2月,累计顺差107.0亿美元。撰文/Miaojung Lin 编辑/方李敏

总之 科技产品引领的出口增长已站稳脚跟,除了半导体之外,面板亦因供不应求与涨价效应,成为台湾地区出口的另一项新兴增长动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