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谷歌停用第三方cookie标志互联网时代一个篇章终结;隐私问题和技术创新正在改变用户上网痕迹的追踪方式,但定向广告不会消失。



 | Timothy L. O'Brien

OR--商业新媒体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本周表示,它将不再追踪我们在网上冲浪时的轨迹。谷歌承诺,2021年将完全停止使用第三方cookie,之后也不会再使用在本质上具有相同作用的替代性技术手段。(注:首图为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不会继续在用户访问其所控制的网站和服务时直接收集第一方信息。这也不意味着其他地方的所有识别网络用户身份并为他们提供量身定制广告和处理其他请求的机制都将消失殆尽。

但这确实意味着,互联网时代一个非常特殊的早期篇章即将完结。这个时代由基于电脑的网络浏览器所定义,并因一系列创新而发展壮大,cookie可能就是其中首屈一指的创新。cookie可以让浏览器标记出谁在使用自己,使上网冲浪变得容易。cookie也帮助了网络的普及和商业化,并最终营造了个人隐私很容易受到侵犯的网络环境,无论用户走到哪里,漂亮的皮靴、弹窗、通知和其他垃圾广告都会如影随形般跟随到哪里。

1994年,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网景通信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 Corp.) 电脑程序员卢•蒙图利(Lou Montulli)发明了cookie。他仿效数据科学家执行日常计算机操作时部署的“神奇cookie”,给cookie赋予了如此命名,并在博客中列举了使用cookie的明确理由。

他写道,如果没有cookie,“每当用户点击跳转到另外一个页面时,他们就会变成其他的随机用户,与自己刚刚做过的动作无法建立关联。这有点像和老年痴呆症患者说话,跟他们互动,你得一次又一次地反复介绍自己。”

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一经推出,就引发了广泛兴趣和反响,实际上宣告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任何人只要拥有电脑就能使用这种浏览器。短短几年时间,cookie的使用方式从第一方cookie演变为第三方cookie,包括 (后来被谷歌收购的)DoubleClick在内的一些公司开始使用这类cookie向用户投放广告,无论用户身处何处。cookie还可以让公司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窃取用户数据,然后转手出售。人们对隐私的担忧开始激增,同样激增的还有蒙图利当时的影响力,以至于业界将禁用第三方cookie的决定权留给了他。

蒙图利选择了维持现状不变,并相信它们会尽可能以透明和可控的方式存在下去。如果将cookie移除,广告商将会找到新的技术手段达到同样的目的,他写道,“结果将是把一个问题替换成另一个问题。”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无处不在、几乎不可避免的数字式广告领域掀起了创新热潮,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有零售、出版、娱乐和通信领域的大公司被取而代之或改头换面。正如我的彭博视点栏目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本周指出的那样,互联网之所以“免费”,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条道路是由广告的金矿铺就——而用户则因为cookie的存在而让渡了大量详细和宝贵的个人信息。

在社交媒体革命把Facebook变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之前,谷歌一直都是那个世界中的巨人。根据世界广告研究中心(WARC)的数据,在2020年3000亿美元的网络广告总支出中,谷歌和Facebook合计斩获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现在,随着全球监管机构以隐私担忧和违反竞争原则为由对谷歌、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进行整顿,这类cookie成为了打击对象。

技术变革也助推了cookie的消亡。多年来,消费者已开始大量使用移动设备和应用程序,这类设备和应用已经不像以前的台式电脑那样,可以有效支持基于网络的cookie追踪。苹果Safari浏览器和Mozilla的Firefox浏览器默认设置就不接受第三方cookie,谷歌由此也将跟进,在其Chrome浏览器上融入更多类似设置。尽管如此,当这家借助cookie广告收入而蓬勃发展起来的公司决定放弃cookie时,仍然算得上轰动事件。

谷歌似乎也不担心自己的商业模式受到威胁。营销人员多年以前就开始为这一时刻的到来做着准备,已经开发出了cookie的替代品,可以继续追踪人们在网上的冲浪轨迹——不过,对于每个人上网信息的了解已经不那么具体,而且要借助在多个网站上的活动来判断。谷歌现已开发出数字工具,这是其“隐私沙箱”计划的一部分,旨在面向志趣相投的群体而非个人投放广告。

正如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所指出的那样,通过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和机器学习技术的完善,依然可以让广告投放实现精准定位和有利可图。分析师们指出,不接受人工智能的公司“面临着灭顶之灾”。所以别指望谷歌会坐失良机。它有其他办法来投放定向广告,不必像心存邪念的跟踪者那样追逐这些不义之财,而是通过更匿名的方式达到同样目的。而且随着第三方数据源的枯竭,它的第一方数据(用户使用其产品时它仍将收集这类信息)可能会变得更有价值。

谷歌管理人士戴维·特姆金(David Temkin)在这家公司宣布将研发替代性的数字应用手段时写道:“人们不该为了获得与广告投放相关的好处,而不得不接受在网络上被追踪。广告商也不应通过追踪消费者的个人上网踪迹,来获得数字式广告投放的绩效收益。”

因此,追踪用户上网痕迹的方式将会改变,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用户对于掌控这一切会有多大的发言权。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cookie已死 cookie万岁

发布日期:2021-03-09 09:59
摘要:谷歌停用第三方cookie标志互联网时代一个篇章终结;隐私问题和技术创新正在改变用户上网痕迹的追踪方式,但定向广告不会消失。



 | Timothy L. O'Brien

OR--商业新媒体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本周表示,它将不再追踪我们在网上冲浪时的轨迹。谷歌承诺,2021年将完全停止使用第三方cookie,之后也不会再使用在本质上具有相同作用的替代性技术手段。(注:首图为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不会继续在用户访问其所控制的网站和服务时直接收集第一方信息。这也不意味着其他地方的所有识别网络用户身份并为他们提供量身定制广告和处理其他请求的机制都将消失殆尽。

但这确实意味着,互联网时代一个非常特殊的早期篇章即将完结。这个时代由基于电脑的网络浏览器所定义,并因一系列创新而发展壮大,cookie可能就是其中首屈一指的创新。cookie可以让浏览器标记出谁在使用自己,使上网冲浪变得容易。cookie也帮助了网络的普及和商业化,并最终营造了个人隐私很容易受到侵犯的网络环境,无论用户走到哪里,漂亮的皮靴、弹窗、通知和其他垃圾广告都会如影随形般跟随到哪里。

1994年,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网景通信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 Corp.) 电脑程序员卢•蒙图利(Lou Montulli)发明了cookie。他仿效数据科学家执行日常计算机操作时部署的“神奇cookie”,给cookie赋予了如此命名,并在博客中列举了使用cookie的明确理由。

他写道,如果没有cookie,“每当用户点击跳转到另外一个页面时,他们就会变成其他的随机用户,与自己刚刚做过的动作无法建立关联。这有点像和老年痴呆症患者说话,跟他们互动,你得一次又一次地反复介绍自己。”

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一经推出,就引发了广泛兴趣和反响,实际上宣告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任何人只要拥有电脑就能使用这种浏览器。短短几年时间,cookie的使用方式从第一方cookie演变为第三方cookie,包括 (后来被谷歌收购的)DoubleClick在内的一些公司开始使用这类cookie向用户投放广告,无论用户身处何处。cookie还可以让公司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窃取用户数据,然后转手出售。人们对隐私的担忧开始激增,同样激增的还有蒙图利当时的影响力,以至于业界将禁用第三方cookie的决定权留给了他。

蒙图利选择了维持现状不变,并相信它们会尽可能以透明和可控的方式存在下去。如果将cookie移除,广告商将会找到新的技术手段达到同样的目的,他写道,“结果将是把一个问题替换成另一个问题。”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无处不在、几乎不可避免的数字式广告领域掀起了创新热潮,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有零售、出版、娱乐和通信领域的大公司被取而代之或改头换面。正如我的彭博视点栏目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本周指出的那样,互联网之所以“免费”,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条道路是由广告的金矿铺就——而用户则因为cookie的存在而让渡了大量详细和宝贵的个人信息。

在社交媒体革命把Facebook变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之前,谷歌一直都是那个世界中的巨人。根据世界广告研究中心(WARC)的数据,在2020年3000亿美元的网络广告总支出中,谷歌和Facebook合计斩获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现在,随着全球监管机构以隐私担忧和违反竞争原则为由对谷歌、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进行整顿,这类cookie成为了打击对象。

技术变革也助推了cookie的消亡。多年来,消费者已开始大量使用移动设备和应用程序,这类设备和应用已经不像以前的台式电脑那样,可以有效支持基于网络的cookie追踪。苹果Safari浏览器和Mozilla的Firefox浏览器默认设置就不接受第三方cookie,谷歌由此也将跟进,在其Chrome浏览器上融入更多类似设置。尽管如此,当这家借助cookie广告收入而蓬勃发展起来的公司决定放弃cookie时,仍然算得上轰动事件。

谷歌似乎也不担心自己的商业模式受到威胁。营销人员多年以前就开始为这一时刻的到来做着准备,已经开发出了cookie的替代品,可以继续追踪人们在网上的冲浪轨迹——不过,对于每个人上网信息的了解已经不那么具体,而且要借助在多个网站上的活动来判断。谷歌现已开发出数字工具,这是其“隐私沙箱”计划的一部分,旨在面向志趣相投的群体而非个人投放广告。

正如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所指出的那样,通过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和机器学习技术的完善,依然可以让广告投放实现精准定位和有利可图。分析师们指出,不接受人工智能的公司“面临着灭顶之灾”。所以别指望谷歌会坐失良机。它有其他办法来投放定向广告,不必像心存邪念的跟踪者那样追逐这些不义之财,而是通过更匿名的方式达到同样目的。而且随着第三方数据源的枯竭,它的第一方数据(用户使用其产品时它仍将收集这类信息)可能会变得更有价值。

谷歌管理人士戴维·特姆金(David Temkin)在这家公司宣布将研发替代性的数字应用手段时写道:“人们不该为了获得与广告投放相关的好处,而不得不接受在网络上被追踪。广告商也不应通过追踪消费者的个人上网踪迹,来获得数字式广告投放的绩效收益。”

因此,追踪用户上网痕迹的方式将会改变,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用户对于掌控这一切会有多大的发言权。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谷歌停用第三方cookie标志互联网时代一个篇章终结;隐私问题和技术创新正在改变用户上网痕迹的追踪方式,但定向广告不会消失。



 | Timothy L. O'Brien

OR--商业新媒体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本周表示,它将不再追踪我们在网上冲浪时的轨迹。谷歌承诺,2021年将完全停止使用第三方cookie,之后也不会再使用在本质上具有相同作用的替代性技术手段。(注:首图为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不会继续在用户访问其所控制的网站和服务时直接收集第一方信息。这也不意味着其他地方的所有识别网络用户身份并为他们提供量身定制广告和处理其他请求的机制都将消失殆尽。

但这确实意味着,互联网时代一个非常特殊的早期篇章即将完结。这个时代由基于电脑的网络浏览器所定义,并因一系列创新而发展壮大,cookie可能就是其中首屈一指的创新。cookie可以让浏览器标记出谁在使用自己,使上网冲浪变得容易。cookie也帮助了网络的普及和商业化,并最终营造了个人隐私很容易受到侵犯的网络环境,无论用户走到哪里,漂亮的皮靴、弹窗、通知和其他垃圾广告都会如影随形般跟随到哪里。

1994年,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网景通信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 Corp.) 电脑程序员卢•蒙图利(Lou Montulli)发明了cookie。他仿效数据科学家执行日常计算机操作时部署的“神奇cookie”,给cookie赋予了如此命名,并在博客中列举了使用cookie的明确理由。

他写道,如果没有cookie,“每当用户点击跳转到另外一个页面时,他们就会变成其他的随机用户,与自己刚刚做过的动作无法建立关联。这有点像和老年痴呆症患者说话,跟他们互动,你得一次又一次地反复介绍自己。”

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一经推出,就引发了广泛兴趣和反响,实际上宣告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任何人只要拥有电脑就能使用这种浏览器。短短几年时间,cookie的使用方式从第一方cookie演变为第三方cookie,包括 (后来被谷歌收购的)DoubleClick在内的一些公司开始使用这类cookie向用户投放广告,无论用户身处何处。cookie还可以让公司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窃取用户数据,然后转手出售。人们对隐私的担忧开始激增,同样激增的还有蒙图利当时的影响力,以至于业界将禁用第三方cookie的决定权留给了他。

蒙图利选择了维持现状不变,并相信它们会尽可能以透明和可控的方式存在下去。如果将cookie移除,广告商将会找到新的技术手段达到同样的目的,他写道,“结果将是把一个问题替换成另一个问题。”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无处不在、几乎不可避免的数字式广告领域掀起了创新热潮,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有零售、出版、娱乐和通信领域的大公司被取而代之或改头换面。正如我的彭博视点栏目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本周指出的那样,互联网之所以“免费”,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条道路是由广告的金矿铺就——而用户则因为cookie的存在而让渡了大量详细和宝贵的个人信息。

在社交媒体革命把Facebook变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之前,谷歌一直都是那个世界中的巨人。根据世界广告研究中心(WARC)的数据,在2020年3000亿美元的网络广告总支出中,谷歌和Facebook合计斩获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现在,随着全球监管机构以隐私担忧和违反竞争原则为由对谷歌、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进行整顿,这类cookie成为了打击对象。

技术变革也助推了cookie的消亡。多年来,消费者已开始大量使用移动设备和应用程序,这类设备和应用已经不像以前的台式电脑那样,可以有效支持基于网络的cookie追踪。苹果Safari浏览器和Mozilla的Firefox浏览器默认设置就不接受第三方cookie,谷歌由此也将跟进,在其Chrome浏览器上融入更多类似设置。尽管如此,当这家借助cookie广告收入而蓬勃发展起来的公司决定放弃cookie时,仍然算得上轰动事件。

谷歌似乎也不担心自己的商业模式受到威胁。营销人员多年以前就开始为这一时刻的到来做着准备,已经开发出了cookie的替代品,可以继续追踪人们在网上的冲浪轨迹——不过,对于每个人上网信息的了解已经不那么具体,而且要借助在多个网站上的活动来判断。谷歌现已开发出数字工具,这是其“隐私沙箱”计划的一部分,旨在面向志趣相投的群体而非个人投放广告。

正如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所指出的那样,通过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和机器学习技术的完善,依然可以让广告投放实现精准定位和有利可图。分析师们指出,不接受人工智能的公司“面临着灭顶之灾”。所以别指望谷歌会坐失良机。它有其他办法来投放定向广告,不必像心存邪念的跟踪者那样追逐这些不义之财,而是通过更匿名的方式达到同样目的。而且随着第三方数据源的枯竭,它的第一方数据(用户使用其产品时它仍将收集这类信息)可能会变得更有价值。

谷歌管理人士戴维·特姆金(David Temkin)在这家公司宣布将研发替代性的数字应用手段时写道:“人们不该为了获得与广告投放相关的好处,而不得不接受在网络上被追踪。广告商也不应通过追踪消费者的个人上网踪迹,来获得数字式广告投放的绩效收益。”

因此,追踪用户上网痕迹的方式将会改变,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用户对于掌控这一切会有多大的发言权。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cookie已死 cookie万岁

发布日期:2021-03-09 09:59
摘要:谷歌停用第三方cookie标志互联网时代一个篇章终结;隐私问题和技术创新正在改变用户上网痕迹的追踪方式,但定向广告不会消失。



 | Timothy L. O'Brien

OR--商业新媒体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本周表示,它将不再追踪我们在网上冲浪时的轨迹。谷歌承诺,2021年将完全停止使用第三方cookie,之后也不会再使用在本质上具有相同作用的替代性技术手段。(注:首图为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

这并不意味着谷歌不会继续在用户访问其所控制的网站和服务时直接收集第一方信息。这也不意味着其他地方的所有识别网络用户身份并为他们提供量身定制广告和处理其他请求的机制都将消失殆尽。

但这确实意味着,互联网时代一个非常特殊的早期篇章即将完结。这个时代由基于电脑的网络浏览器所定义,并因一系列创新而发展壮大,cookie可能就是其中首屈一指的创新。cookie可以让浏览器标记出谁在使用自己,使上网冲浪变得容易。cookie也帮助了网络的普及和商业化,并最终营造了个人隐私很容易受到侵犯的网络环境,无论用户走到哪里,漂亮的皮靴、弹窗、通知和其他垃圾广告都会如影随形般跟随到哪里。

1994年,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网景通信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 Corp.) 电脑程序员卢•蒙图利(Lou Montulli)发明了cookie。他仿效数据科学家执行日常计算机操作时部署的“神奇cookie”,给cookie赋予了如此命名,并在博客中列举了使用cookie的明确理由。

他写道,如果没有cookie,“每当用户点击跳转到另外一个页面时,他们就会变成其他的随机用户,与自己刚刚做过的动作无法建立关联。这有点像和老年痴呆症患者说话,跟他们互动,你得一次又一次地反复介绍自己。”

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一经推出,就引发了广泛兴趣和反响,实际上宣告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任何人只要拥有电脑就能使用这种浏览器。短短几年时间,cookie的使用方式从第一方cookie演变为第三方cookie,包括 (后来被谷歌收购的)DoubleClick在内的一些公司开始使用这类cookie向用户投放广告,无论用户身处何处。cookie还可以让公司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窃取用户数据,然后转手出售。人们对隐私的担忧开始激增,同样激增的还有蒙图利当时的影响力,以至于业界将禁用第三方cookie的决定权留给了他。

蒙图利选择了维持现状不变,并相信它们会尽可能以透明和可控的方式存在下去。如果将cookie移除,广告商将会找到新的技术手段达到同样的目的,他写道,“结果将是把一个问题替换成另一个问题。”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无处不在、几乎不可避免的数字式广告领域掀起了创新热潮,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有零售、出版、娱乐和通信领域的大公司被取而代之或改头换面。正如我的彭博视点栏目同事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本周指出的那样,互联网之所以“免费”,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这条道路是由广告的金矿铺就——而用户则因为cookie的存在而让渡了大量详细和宝贵的个人信息。

在社交媒体革命把Facebook变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之前,谷歌一直都是那个世界中的巨人。根据世界广告研究中心(WARC)的数据,在2020年3000亿美元的网络广告总支出中,谷歌和Facebook合计斩获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现在,随着全球监管机构以隐私担忧和违反竞争原则为由对谷歌、Facebook和其他科技巨头进行整顿,这类cookie成为了打击对象。

技术变革也助推了cookie的消亡。多年来,消费者已开始大量使用移动设备和应用程序,这类设备和应用已经不像以前的台式电脑那样,可以有效支持基于网络的cookie追踪。苹果Safari浏览器和Mozilla的Firefox浏览器默认设置就不接受第三方cookie,谷歌由此也将跟进,在其Chrome浏览器上融入更多类似设置。尽管如此,当这家借助cookie广告收入而蓬勃发展起来的公司决定放弃cookie时,仍然算得上轰动事件。

谷歌似乎也不担心自己的商业模式受到威胁。营销人员多年以前就开始为这一时刻的到来做着准备,已经开发出了cookie的替代品,可以继续追踪人们在网上的冲浪轨迹——不过,对于每个人上网信息的了解已经不那么具体,而且要借助在多个网站上的活动来判断。谷歌现已开发出数字工具,这是其“隐私沙箱”计划的一部分,旨在面向志趣相投的群体而非个人投放广告。

正如彭博行业研究分析师所指出的那样,通过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和机器学习技术的完善,依然可以让广告投放实现精准定位和有利可图。分析师们指出,不接受人工智能的公司“面临着灭顶之灾”。所以别指望谷歌会坐失良机。它有其他办法来投放定向广告,不必像心存邪念的跟踪者那样追逐这些不义之财,而是通过更匿名的方式达到同样目的。而且随着第三方数据源的枯竭,它的第一方数据(用户使用其产品时它仍将收集这类信息)可能会变得更有价值。

谷歌管理人士戴维·特姆金(David Temkin)在这家公司宣布将研发替代性的数字应用手段时写道:“人们不该为了获得与广告投放相关的好处,而不得不接受在网络上被追踪。广告商也不应通过追踪消费者的个人上网踪迹,来获得数字式广告投放的绩效收益。”

因此,追踪用户上网痕迹的方式将会改变,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用户对于掌控这一切会有多大的发言权。

cookie已死。cookie万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