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 Frances Yo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上海和深圳这两个亚洲最繁忙股票市场的活跃程度,已接近上一次2014年和2015年中国股市繁荣时期的水平。首尔和香港交易所的交易量都打破了纪录。台湾、印度以及印尼和越南等一些小型市场的股票也在大量换手。

对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 , 简称﹕香港交易所)等交易所运营商来说,上述涨势算得上是一份大礼,对于业务类似Robinhood Markets Inc.的线上券商而言也是如此。

截至周三,线上券商富途控股(Futu Holdings Ltd., FHL)的市值已飙升至195亿美元,近乎为一年前的12倍。富途控股受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其股票在美国市场交易。在深圳上市的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East Money Information Co., 300059.SZ, 简称﹕东方财富)同期上涨逾一倍,估值达到424亿美元。


“亚洲涌现散户大军,而且做的是大手笔投资,无论是成交量还是成交额都令人瞠目结舌,”汇丰银行亚太区股票策略主管Herald van der Linde表示。

在韩国,散户投资者一直是股票净买家,成交水平屡创纪录。根据韩国证券交易所周三公布的数据,散户在主板韩国综合指数(Kospi)所有股票成交额中的占比达到49%,高于上年同期的40.4%。

香港股市也出现爆炒,促使当地政府表态要把印花税提高30%。花旗集团分析师称,此举可能会使成交额下降10%。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Paul Chan)在预算案中描述了这一计划,他还表示,“股市热炒”意味着香港本财政年度的印花税收入很可能超过早前预期。

像美国一样,投资应用吸引了一众因疫情而有了空闲时间的散户。社交媒体也助长了大众的投资兴趣:例如在韩国,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网红就鼓舞了新一波短线操盘手。

“散户投资者将去年的闪崩看作绝好的入市机会,”花旗集团泛亚洲区执行服务联席主管Angus Richardson说。“宅在家里也使人们对股市的兴趣增强。”


Richardson表示,交易量的激增已使得股市盘中波动更加剧烈,可能会令一些股票的估值升到公允价值之上,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机构对于在亚洲投资的看法。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交易和执行服务部联席主管Robert Levine表示,与美国发生的情况一样,亚洲的散户投资者也已乘势买入科技、消费和医药类股票。

在交易所进行的股票换手(即所谓的电子订单簿交易)的交易额可以让人感受到这种趋势。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的数据显示,1月份上海和香港交易所的此类交易额同比增长了一倍多,分别达到1.37万亿美元和5,170亿美元。在韩国,交易额增加了两倍多,达到7,090亿美元。

相比之下,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 Inc.)的类似交易额为2.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54%,而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oerse AG, DB1.XE)和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 LSE.LN)的交易额则分别为1,780亿美元和1,480亿美元。

电子订单簿的统计数据没有包含一些重要的交易种类,比如买卖双方就大宗交易达成一致的协商交易。在美国和欧洲有这样的协商交易,但在亚洲没有,而且有大量的交易活动也发生在所谓的多边交易场所里,而不是在传统的交易所进行。


投资者和投行人士表示,造成交易激增的部分原因是各国央行向全球金融体系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当然在各个不同的市场中,也有不同的动因在发挥作用。

例如在香港,一波中国内地资金通过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涌入,寻找估值较低、或不在沪深两市交易的股票。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亚洲股票策略主管Frank Benzimra表示,一些家庭可能会放弃传统的投资策略,比如印度习惯于购买黄金,中国人则主要投资房地产。

他说:“人们意识到股票也可以成为积累财富的一种方式,推动该地区开始出现这种所谓的‘股票文化’。”

可以肯定的是,交易量的增加和散户参与度的提高还没有经过股市大幅回落的考验。在牛市中,交投活动往往会激增,而在低迷时则会减弱。该地区的许多基准股指最近都创下了纪录高位或多年高点。

瀚亚投资(Eastspring Investments)核心股票团队主管John Tsai表示,在线平台使得投资股票变得高效且便宜,即使股市走软,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但他表示,过去发生回调时,亚洲各国当局有能力对股市施加限制。

他还表示,更广泛而言,“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了解其中的风险……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风险和分散投资,尤其是在股市过去一年上涨了40%的情况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散户大军成为亚洲股市“弄潮儿”

发布日期:2021-03-05 17:30
摘要: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 Frances Yo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上海和深圳这两个亚洲最繁忙股票市场的活跃程度,已接近上一次2014年和2015年中国股市繁荣时期的水平。首尔和香港交易所的交易量都打破了纪录。台湾、印度以及印尼和越南等一些小型市场的股票也在大量换手。

对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 , 简称﹕香港交易所)等交易所运营商来说,上述涨势算得上是一份大礼,对于业务类似Robinhood Markets Inc.的线上券商而言也是如此。

截至周三,线上券商富途控股(Futu Holdings Ltd., FHL)的市值已飙升至195亿美元,近乎为一年前的12倍。富途控股受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其股票在美国市场交易。在深圳上市的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East Money Information Co., 300059.SZ, 简称﹕东方财富)同期上涨逾一倍,估值达到424亿美元。


“亚洲涌现散户大军,而且做的是大手笔投资,无论是成交量还是成交额都令人瞠目结舌,”汇丰银行亚太区股票策略主管Herald van der Linde表示。

在韩国,散户投资者一直是股票净买家,成交水平屡创纪录。根据韩国证券交易所周三公布的数据,散户在主板韩国综合指数(Kospi)所有股票成交额中的占比达到49%,高于上年同期的40.4%。

香港股市也出现爆炒,促使当地政府表态要把印花税提高30%。花旗集团分析师称,此举可能会使成交额下降10%。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Paul Chan)在预算案中描述了这一计划,他还表示,“股市热炒”意味着香港本财政年度的印花税收入很可能超过早前预期。

像美国一样,投资应用吸引了一众因疫情而有了空闲时间的散户。社交媒体也助长了大众的投资兴趣:例如在韩国,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网红就鼓舞了新一波短线操盘手。

“散户投资者将去年的闪崩看作绝好的入市机会,”花旗集团泛亚洲区执行服务联席主管Angus Richardson说。“宅在家里也使人们对股市的兴趣增强。”


Richardson表示,交易量的激增已使得股市盘中波动更加剧烈,可能会令一些股票的估值升到公允价值之上,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机构对于在亚洲投资的看法。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交易和执行服务部联席主管Robert Levine表示,与美国发生的情况一样,亚洲的散户投资者也已乘势买入科技、消费和医药类股票。

在交易所进行的股票换手(即所谓的电子订单簿交易)的交易额可以让人感受到这种趋势。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的数据显示,1月份上海和香港交易所的此类交易额同比增长了一倍多,分别达到1.37万亿美元和5,170亿美元。在韩国,交易额增加了两倍多,达到7,090亿美元。

相比之下,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 Inc.)的类似交易额为2.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54%,而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oerse AG, DB1.XE)和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 LSE.LN)的交易额则分别为1,780亿美元和1,480亿美元。

电子订单簿的统计数据没有包含一些重要的交易种类,比如买卖双方就大宗交易达成一致的协商交易。在美国和欧洲有这样的协商交易,但在亚洲没有,而且有大量的交易活动也发生在所谓的多边交易场所里,而不是在传统的交易所进行。


投资者和投行人士表示,造成交易激增的部分原因是各国央行向全球金融体系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当然在各个不同的市场中,也有不同的动因在发挥作用。

例如在香港,一波中国内地资金通过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涌入,寻找估值较低、或不在沪深两市交易的股票。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亚洲股票策略主管Frank Benzimra表示,一些家庭可能会放弃传统的投资策略,比如印度习惯于购买黄金,中国人则主要投资房地产。

他说:“人们意识到股票也可以成为积累财富的一种方式,推动该地区开始出现这种所谓的‘股票文化’。”

可以肯定的是,交易量的增加和散户参与度的提高还没有经过股市大幅回落的考验。在牛市中,交投活动往往会激增,而在低迷时则会减弱。该地区的许多基准股指最近都创下了纪录高位或多年高点。

瀚亚投资(Eastspring Investments)核心股票团队主管John Tsai表示,在线平台使得投资股票变得高效且便宜,即使股市走软,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但他表示,过去发生回调时,亚洲各国当局有能力对股市施加限制。

他还表示,更广泛而言,“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了解其中的风险……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风险和分散投资,尤其是在股市过去一年上涨了40%的情况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 Frances Yo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上海和深圳这两个亚洲最繁忙股票市场的活跃程度,已接近上一次2014年和2015年中国股市繁荣时期的水平。首尔和香港交易所的交易量都打破了纪录。台湾、印度以及印尼和越南等一些小型市场的股票也在大量换手。

对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 , 简称﹕香港交易所)等交易所运营商来说,上述涨势算得上是一份大礼,对于业务类似Robinhood Markets Inc.的线上券商而言也是如此。

截至周三,线上券商富途控股(Futu Holdings Ltd., FHL)的市值已飙升至195亿美元,近乎为一年前的12倍。富途控股受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其股票在美国市场交易。在深圳上市的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East Money Information Co., 300059.SZ, 简称﹕东方财富)同期上涨逾一倍,估值达到424亿美元。


“亚洲涌现散户大军,而且做的是大手笔投资,无论是成交量还是成交额都令人瞠目结舌,”汇丰银行亚太区股票策略主管Herald van der Linde表示。

在韩国,散户投资者一直是股票净买家,成交水平屡创纪录。根据韩国证券交易所周三公布的数据,散户在主板韩国综合指数(Kospi)所有股票成交额中的占比达到49%,高于上年同期的40.4%。

香港股市也出现爆炒,促使当地政府表态要把印花税提高30%。花旗集团分析师称,此举可能会使成交额下降10%。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Paul Chan)在预算案中描述了这一计划,他还表示,“股市热炒”意味着香港本财政年度的印花税收入很可能超过早前预期。

像美国一样,投资应用吸引了一众因疫情而有了空闲时间的散户。社交媒体也助长了大众的投资兴趣:例如在韩国,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网红就鼓舞了新一波短线操盘手。

“散户投资者将去年的闪崩看作绝好的入市机会,”花旗集团泛亚洲区执行服务联席主管Angus Richardson说。“宅在家里也使人们对股市的兴趣增强。”


Richardson表示,交易量的激增已使得股市盘中波动更加剧烈,可能会令一些股票的估值升到公允价值之上,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机构对于在亚洲投资的看法。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交易和执行服务部联席主管Robert Levine表示,与美国发生的情况一样,亚洲的散户投资者也已乘势买入科技、消费和医药类股票。

在交易所进行的股票换手(即所谓的电子订单簿交易)的交易额可以让人感受到这种趋势。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的数据显示,1月份上海和香港交易所的此类交易额同比增长了一倍多,分别达到1.37万亿美元和5,170亿美元。在韩国,交易额增加了两倍多,达到7,090亿美元。

相比之下,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 Inc.)的类似交易额为2.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54%,而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oerse AG, DB1.XE)和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 LSE.LN)的交易额则分别为1,780亿美元和1,480亿美元。

电子订单簿的统计数据没有包含一些重要的交易种类,比如买卖双方就大宗交易达成一致的协商交易。在美国和欧洲有这样的协商交易,但在亚洲没有,而且有大量的交易活动也发生在所谓的多边交易场所里,而不是在传统的交易所进行。


投资者和投行人士表示,造成交易激增的部分原因是各国央行向全球金融体系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当然在各个不同的市场中,也有不同的动因在发挥作用。

例如在香港,一波中国内地资金通过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涌入,寻找估值较低、或不在沪深两市交易的股票。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亚洲股票策略主管Frank Benzimra表示,一些家庭可能会放弃传统的投资策略,比如印度习惯于购买黄金,中国人则主要投资房地产。

他说:“人们意识到股票也可以成为积累财富的一种方式,推动该地区开始出现这种所谓的‘股票文化’。”

可以肯定的是,交易量的增加和散户参与度的提高还没有经过股市大幅回落的考验。在牛市中,交投活动往往会激增,而在低迷时则会减弱。该地区的许多基准股指最近都创下了纪录高位或多年高点。

瀚亚投资(Eastspring Investments)核心股票团队主管John Tsai表示,在线平台使得投资股票变得高效且便宜,即使股市走软,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但他表示,过去发生回调时,亚洲各国当局有能力对股市施加限制。

他还表示,更广泛而言,“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了解其中的风险……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风险和分散投资,尤其是在股市过去一年上涨了40%的情况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散户大军成为亚洲股市“弄潮儿”

发布日期:2021-03-05 17:30
摘要: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 Frances Yoon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市场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亚洲各地的股票交易量大幅飙升,许多年轻的散户投资者首次入市。

上海和深圳这两个亚洲最繁忙股票市场的活跃程度,已接近上一次2014年和2015年中国股市繁荣时期的水平。首尔和香港交易所的交易量都打破了纪录。台湾、印度以及印尼和越南等一些小型市场的股票也在大量换手。

对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 Ltd. , 简称﹕香港交易所)等交易所运营商来说,上述涨势算得上是一份大礼,对于业务类似Robinhood Markets Inc.的线上券商而言也是如此。

截至周三,线上券商富途控股(Futu Holdings Ltd., FHL)的市值已飙升至195亿美元,近乎为一年前的12倍。富途控股受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其股票在美国市场交易。在深圳上市的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East Money Information Co., 300059.SZ, 简称﹕东方财富)同期上涨逾一倍,估值达到424亿美元。


“亚洲涌现散户大军,而且做的是大手笔投资,无论是成交量还是成交额都令人瞠目结舌,”汇丰银行亚太区股票策略主管Herald van der Linde表示。

在韩国,散户投资者一直是股票净买家,成交水平屡创纪录。根据韩国证券交易所周三公布的数据,散户在主板韩国综合指数(Kospi)所有股票成交额中的占比达到49%,高于上年同期的40.4%。

香港股市也出现爆炒,促使当地政府表态要把印花税提高30%。花旗集团分析师称,此举可能会使成交额下降10%。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Paul Chan)在预算案中描述了这一计划,他还表示,“股市热炒”意味着香港本财政年度的印花税收入很可能超过早前预期。

像美国一样,投资应用吸引了一众因疫情而有了空闲时间的散户。社交媒体也助长了大众的投资兴趣:例如在韩国,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网红就鼓舞了新一波短线操盘手。

“散户投资者将去年的闪崩看作绝好的入市机会,”花旗集团泛亚洲区执行服务联席主管Angus Richardson说。“宅在家里也使人们对股市的兴趣增强。”


Richardson表示,交易量的激增已使得股市盘中波动更加剧烈,可能会令一些股票的估值升到公允价值之上,但这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机构对于在亚洲投资的看法。

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交易和执行服务部联席主管Robert Levine表示,与美国发生的情况一样,亚洲的散户投资者也已乘势买入科技、消费和医药类股票。

在交易所进行的股票换手(即所谓的电子订单簿交易)的交易额可以让人感受到这种趋势。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的数据显示,1月份上海和香港交易所的此类交易额同比增长了一倍多,分别达到1.37万亿美元和5,170亿美元。在韩国,交易额增加了两倍多,达到7,090亿美元。

相比之下,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 Inc.)的类似交易额为2.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54%,而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oerse AG, DB1.XE)和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London Stock Exchange Group PLC, LSE.LN)的交易额则分别为1,780亿美元和1,480亿美元。

电子订单簿的统计数据没有包含一些重要的交易种类,比如买卖双方就大宗交易达成一致的协商交易。在美国和欧洲有这样的协商交易,但在亚洲没有,而且有大量的交易活动也发生在所谓的多边交易场所里,而不是在传统的交易所进行。


投资者和投行人士表示,造成交易激增的部分原因是各国央行向全球金融体系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当然在各个不同的市场中,也有不同的动因在发挥作用。

例如在香港,一波中国内地资金通过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股票互联互通机制涌入,寻找估值较低、或不在沪深两市交易的股票。

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亚洲股票策略主管Frank Benzimra表示,一些家庭可能会放弃传统的投资策略,比如印度习惯于购买黄金,中国人则主要投资房地产。

他说:“人们意识到股票也可以成为积累财富的一种方式,推动该地区开始出现这种所谓的‘股票文化’。”

可以肯定的是,交易量的增加和散户参与度的提高还没有经过股市大幅回落的考验。在牛市中,交投活动往往会激增,而在低迷时则会减弱。该地区的许多基准股指最近都创下了纪录高位或多年高点。

瀚亚投资(Eastspring Investments)核心股票团队主管John Tsai表示,在线平台使得投资股票变得高效且便宜,即使股市走软,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但他表示,过去发生回调时,亚洲各国当局有能力对股市施加限制。

他还表示,更广泛而言,“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了解其中的风险……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风险和分散投资,尤其是在股市过去一年上涨了40%的情况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