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OR--商业新媒体

Neveah Sun曾期待2020年秋天去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学习,主修心理学和新闻学,同时体验一下曼哈顿格林威治村内的生活。相反,这位来自中国苏州的19岁女孩目前在上海的WeWork办公室里上课。纽约大学把这个办公室变成教室,供为那些因为新冠疫情而无法拿到美国签证的学生设立的一个新项目使用。“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她表示,“而且,我们还有一个非常棒的景观。”

纽约大学之所以能够在上海授课,是由于其于2012年与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合资学校。作为一家独立的学位授予机构,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拥有自己的招生程序、管理人员和近2000名学生,与纽约大学共享一些教职员工,并将许多本科生作为交换生送到纽约学习。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其中大多数是被纽约校区录取、但无法旅行的中国学生。

为了实现利润,外国大学在亚洲其他地区与当地学校、商业公司或投资者建立了分校。但新加坡国际教育咨询公司Alumno的合伙人迈克尔•巴特利特(Michael Bartlett)表示,这种商业模式在中国的效果并不好。不过,他表示,许多西方商学院因在中国拥有分支机构而受益,这有助于他们在全球排名中获得更高的得分,并为教授和学生提供更多机会。巴特利特表示:“对一些人来说,这关乎声誉,因为有了知名度,而且还能够在主要市场上挑战强手。”

通过接纳像Sun这样无法出国的学生,这些合作帮助外国学校保住了一大块收入:中国学生一般支付全额学费,因为他们通常不具备获得财务支持的资格。由中国分校接纳的学生不必在半夜通过Zoom上课,因为他们的教授身处地球另一边的时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中国,学校开始面对面授课。“我在其他大学的朋友有点嫉妒我,”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杰弗里·雷蒙(Jeffrey Lehman)表示,“他们那些被禁止进入校园的学生正在远程上课,而我们的学生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并能感受到社区氛围。”

美国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研究部主任拉胡尔•乔达哈(Rahul Choudaha)表示,根据可获得的最新数据,美国于2018-2019学年共录取110万外国学生,中国学生占比为三分之一,这些中国学生为美国高校创造了140亿美元的收入。他说,中国学生的减少可能会让已经陷入财政危机的美国高校2020年损失7亿美元。据美国学生信息交换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美国大学的国际本科生入学人数较2019年秋季下降了14%。

在中国设立分校可以帮助美国学校为学生提供临时校区,并保住每位学生支付的数千美元的学费。在昆山杜克大学(Duke Kunshan University),大约120名本应在北卡罗来纳州学习的学生正在以现场和远程授课相结合的方式上课。这所大学位于苏州附近,由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武汉大学联合创办。几十名无法出国的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学生正在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位于宁波的中国校区学习。在正常情况下,这里是康涅狄格大学学生出国留学项目的校区。英国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和中国合作伙伴的合资学校也增加了在苏州校区的学生人数。 “在中国设立的商学院越来越有吸引力,因为学生在教室上课不会受到感染的威胁。” 上海交通大学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商学院企业全球化系主任约翰•达尔文•范弗利特(John Darwin Van Fleet)表示,“现在是经营这些校园的大好时机。”

肯恩大学(Kean University)不得不关闭了其位于新泽西州联合镇的一些设施,以应对2020年秋季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入学率下降所导致的预算短缺问题。但该校在中国东部的合资学校温州肯恩大学(Wenzhou-Kean University)的学生人数却在增加。这一学期,温州肯恩大学增加了大约100名学生,他们有的是原本计划去其他外国学校学习,有的是原计划去新泽西学习一年的温州肯恩大学学生。该合资学校为肯恩大学贡献了9%的学费收入。“任何收入都大有帮助,”拉蒙特·雷波利特(Lamont Repollet)校长表示。

纽约大学上一学年的预算为35亿美元(不包括其大型医院和医学院),上海校园的重要性不在于可以实现数百万美元的收入,而是在帮助纽约大学打造全球形象,并与财力雄厚的常春藤盟校(如来自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争夺人才。上海纽约大学指出,其会向纽约大学提供一些资金,用于补偿纽约大学接待交换学生的费用,但上海纽约大学在经济上是独立的,不与美国联合创始人分享利润或接受其补贴。纽约大学在世界各地有十几个校区,包括非洲、澳大利亚、欧洲、中东和南美的学术中心,以及在阿布扎比的一个可授予学位校区。

位于新泽西州南奥兰治(South Orange)的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高等教育副教授罗伯特·凯尔钦(Robert Kelchen)指出,这些遍布全球的分校有助于提升纽约大学本校区的吸引力。事实上,由于政府补贴,就读于上海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获得学费减免,但合资校区并未损害母校区吸引中国学生的能力。根据纽约大学的数据,2018-2019学年,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由2012年的约2100名增加至超过8700名。

最近在中国扩张的美国教育机构是来自纽约的著名艺术院校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该学院2020年9月在天津开设了分校。2020年3月,中国教育部还批准了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和天津大学2021年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建立合作学校的计划。

上海纽约大学2019年开始要求中国学生学习“公民教育”课程,类似于中国其他大学必修的政治教育课程。(非中国学生在该校本科生中的占比为50%,他们不需要修这门课。)“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中国公民,你需要具备政治素养,”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现任上海纽约大学分校校长童世骏解释说,“这是中国学生接受中国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纽约大学教务长、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乔安娜·韦利-科恩(Joanna Waley-Cohen)表示,在核心价值观方面,上海纽约大学保持学术自由,并向我们的教授强调这一点。她表示:“我们告诉教授,要坚持他们一贯的严格学术标准来教学。”

尽管有这些好处,但其他学校还是改变了主意。卫斯理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于2019年终止了在上海建立合资校区的努力。2018年,荷兰的格罗宁根大学(University of Groningen)取消了在中国设立分校的计划,理由是由学生、教授和员工组成的大学理事会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国际高等教育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创始人兼主任菲利普•阿尔特巴赫(Philip Altbach)表示,中西双方合资办学的环境正在恶化。考虑在中国办学的大学“将会更加谨慎,”他表示,“外国教育机构将就如何与中国大学合作办学进行重大反思。”

就目前而言,拥有中国校区对纽约大学是有利可图的。“我很想去纽约,”19岁的大二学生Cecilia Yiyue Chen表示,她因没有签证而参加了上海校区的学习项目。但随着美国的新冠病例激增,“我的家人认为,上海要安全得多。”撰文/Bruce Einhorn、Allen Wan、Janet Lorin 

总之 在美国高校的110万外国学生中,中国学生占了三分之一。在疫情期间,一些美国大学利用其在中国的分校暂时接纳了部分中国学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大学如何留住中国学生?

发布日期:2020-12-28 15:57
摘要: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OR--商业新媒体

Neveah Sun曾期待2020年秋天去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学习,主修心理学和新闻学,同时体验一下曼哈顿格林威治村内的生活。相反,这位来自中国苏州的19岁女孩目前在上海的WeWork办公室里上课。纽约大学把这个办公室变成教室,供为那些因为新冠疫情而无法拿到美国签证的学生设立的一个新项目使用。“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她表示,“而且,我们还有一个非常棒的景观。”

纽约大学之所以能够在上海授课,是由于其于2012年与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合资学校。作为一家独立的学位授予机构,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拥有自己的招生程序、管理人员和近2000名学生,与纽约大学共享一些教职员工,并将许多本科生作为交换生送到纽约学习。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其中大多数是被纽约校区录取、但无法旅行的中国学生。

为了实现利润,外国大学在亚洲其他地区与当地学校、商业公司或投资者建立了分校。但新加坡国际教育咨询公司Alumno的合伙人迈克尔•巴特利特(Michael Bartlett)表示,这种商业模式在中国的效果并不好。不过,他表示,许多西方商学院因在中国拥有分支机构而受益,这有助于他们在全球排名中获得更高的得分,并为教授和学生提供更多机会。巴特利特表示:“对一些人来说,这关乎声誉,因为有了知名度,而且还能够在主要市场上挑战强手。”

通过接纳像Sun这样无法出国的学生,这些合作帮助外国学校保住了一大块收入:中国学生一般支付全额学费,因为他们通常不具备获得财务支持的资格。由中国分校接纳的学生不必在半夜通过Zoom上课,因为他们的教授身处地球另一边的时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中国,学校开始面对面授课。“我在其他大学的朋友有点嫉妒我,”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杰弗里·雷蒙(Jeffrey Lehman)表示,“他们那些被禁止进入校园的学生正在远程上课,而我们的学生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并能感受到社区氛围。”

美国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研究部主任拉胡尔•乔达哈(Rahul Choudaha)表示,根据可获得的最新数据,美国于2018-2019学年共录取110万外国学生,中国学生占比为三分之一,这些中国学生为美国高校创造了140亿美元的收入。他说,中国学生的减少可能会让已经陷入财政危机的美国高校2020年损失7亿美元。据美国学生信息交换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美国大学的国际本科生入学人数较2019年秋季下降了14%。

在中国设立分校可以帮助美国学校为学生提供临时校区,并保住每位学生支付的数千美元的学费。在昆山杜克大学(Duke Kunshan University),大约120名本应在北卡罗来纳州学习的学生正在以现场和远程授课相结合的方式上课。这所大学位于苏州附近,由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武汉大学联合创办。几十名无法出国的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学生正在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位于宁波的中国校区学习。在正常情况下,这里是康涅狄格大学学生出国留学项目的校区。英国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和中国合作伙伴的合资学校也增加了在苏州校区的学生人数。 “在中国设立的商学院越来越有吸引力,因为学生在教室上课不会受到感染的威胁。” 上海交通大学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商学院企业全球化系主任约翰•达尔文•范弗利特(John Darwin Van Fleet)表示,“现在是经营这些校园的大好时机。”

肯恩大学(Kean University)不得不关闭了其位于新泽西州联合镇的一些设施,以应对2020年秋季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入学率下降所导致的预算短缺问题。但该校在中国东部的合资学校温州肯恩大学(Wenzhou-Kean University)的学生人数却在增加。这一学期,温州肯恩大学增加了大约100名学生,他们有的是原本计划去其他外国学校学习,有的是原计划去新泽西学习一年的温州肯恩大学学生。该合资学校为肯恩大学贡献了9%的学费收入。“任何收入都大有帮助,”拉蒙特·雷波利特(Lamont Repollet)校长表示。

纽约大学上一学年的预算为35亿美元(不包括其大型医院和医学院),上海校园的重要性不在于可以实现数百万美元的收入,而是在帮助纽约大学打造全球形象,并与财力雄厚的常春藤盟校(如来自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争夺人才。上海纽约大学指出,其会向纽约大学提供一些资金,用于补偿纽约大学接待交换学生的费用,但上海纽约大学在经济上是独立的,不与美国联合创始人分享利润或接受其补贴。纽约大学在世界各地有十几个校区,包括非洲、澳大利亚、欧洲、中东和南美的学术中心,以及在阿布扎比的一个可授予学位校区。

位于新泽西州南奥兰治(South Orange)的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高等教育副教授罗伯特·凯尔钦(Robert Kelchen)指出,这些遍布全球的分校有助于提升纽约大学本校区的吸引力。事实上,由于政府补贴,就读于上海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获得学费减免,但合资校区并未损害母校区吸引中国学生的能力。根据纽约大学的数据,2018-2019学年,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由2012年的约2100名增加至超过8700名。

最近在中国扩张的美国教育机构是来自纽约的著名艺术院校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该学院2020年9月在天津开设了分校。2020年3月,中国教育部还批准了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和天津大学2021年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建立合作学校的计划。

上海纽约大学2019年开始要求中国学生学习“公民教育”课程,类似于中国其他大学必修的政治教育课程。(非中国学生在该校本科生中的占比为50%,他们不需要修这门课。)“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中国公民,你需要具备政治素养,”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现任上海纽约大学分校校长童世骏解释说,“这是中国学生接受中国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纽约大学教务长、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乔安娜·韦利-科恩(Joanna Waley-Cohen)表示,在核心价值观方面,上海纽约大学保持学术自由,并向我们的教授强调这一点。她表示:“我们告诉教授,要坚持他们一贯的严格学术标准来教学。”

尽管有这些好处,但其他学校还是改变了主意。卫斯理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于2019年终止了在上海建立合资校区的努力。2018年,荷兰的格罗宁根大学(University of Groningen)取消了在中国设立分校的计划,理由是由学生、教授和员工组成的大学理事会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国际高等教育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创始人兼主任菲利普•阿尔特巴赫(Philip Altbach)表示,中西双方合资办学的环境正在恶化。考虑在中国办学的大学“将会更加谨慎,”他表示,“外国教育机构将就如何与中国大学合作办学进行重大反思。”

就目前而言,拥有中国校区对纽约大学是有利可图的。“我很想去纽约,”19岁的大二学生Cecilia Yiyue Chen表示,她因没有签证而参加了上海校区的学习项目。但随着美国的新冠病例激增,“我的家人认为,上海要安全得多。”撰文/Bruce Einhorn、Allen Wan、Janet Lorin 

总之 在美国高校的110万外国学生中,中国学生占了三分之一。在疫情期间,一些美国大学利用其在中国的分校暂时接纳了部分中国学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OR--商业新媒体

Neveah Sun曾期待2020年秋天去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学习,主修心理学和新闻学,同时体验一下曼哈顿格林威治村内的生活。相反,这位来自中国苏州的19岁女孩目前在上海的WeWork办公室里上课。纽约大学把这个办公室变成教室,供为那些因为新冠疫情而无法拿到美国签证的学生设立的一个新项目使用。“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她表示,“而且,我们还有一个非常棒的景观。”

纽约大学之所以能够在上海授课,是由于其于2012年与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合资学校。作为一家独立的学位授予机构,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拥有自己的招生程序、管理人员和近2000名学生,与纽约大学共享一些教职员工,并将许多本科生作为交换生送到纽约学习。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其中大多数是被纽约校区录取、但无法旅行的中国学生。

为了实现利润,外国大学在亚洲其他地区与当地学校、商业公司或投资者建立了分校。但新加坡国际教育咨询公司Alumno的合伙人迈克尔•巴特利特(Michael Bartlett)表示,这种商业模式在中国的效果并不好。不过,他表示,许多西方商学院因在中国拥有分支机构而受益,这有助于他们在全球排名中获得更高的得分,并为教授和学生提供更多机会。巴特利特表示:“对一些人来说,这关乎声誉,因为有了知名度,而且还能够在主要市场上挑战强手。”

通过接纳像Sun这样无法出国的学生,这些合作帮助外国学校保住了一大块收入:中国学生一般支付全额学费,因为他们通常不具备获得财务支持的资格。由中国分校接纳的学生不必在半夜通过Zoom上课,因为他们的教授身处地球另一边的时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中国,学校开始面对面授课。“我在其他大学的朋友有点嫉妒我,”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杰弗里·雷蒙(Jeffrey Lehman)表示,“他们那些被禁止进入校园的学生正在远程上课,而我们的学生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并能感受到社区氛围。”

美国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研究部主任拉胡尔•乔达哈(Rahul Choudaha)表示,根据可获得的最新数据,美国于2018-2019学年共录取110万外国学生,中国学生占比为三分之一,这些中国学生为美国高校创造了140亿美元的收入。他说,中国学生的减少可能会让已经陷入财政危机的美国高校2020年损失7亿美元。据美国学生信息交换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美国大学的国际本科生入学人数较2019年秋季下降了14%。

在中国设立分校可以帮助美国学校为学生提供临时校区,并保住每位学生支付的数千美元的学费。在昆山杜克大学(Duke Kunshan University),大约120名本应在北卡罗来纳州学习的学生正在以现场和远程授课相结合的方式上课。这所大学位于苏州附近,由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武汉大学联合创办。几十名无法出国的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学生正在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位于宁波的中国校区学习。在正常情况下,这里是康涅狄格大学学生出国留学项目的校区。英国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和中国合作伙伴的合资学校也增加了在苏州校区的学生人数。 “在中国设立的商学院越来越有吸引力,因为学生在教室上课不会受到感染的威胁。” 上海交通大学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商学院企业全球化系主任约翰•达尔文•范弗利特(John Darwin Van Fleet)表示,“现在是经营这些校园的大好时机。”

肯恩大学(Kean University)不得不关闭了其位于新泽西州联合镇的一些设施,以应对2020年秋季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入学率下降所导致的预算短缺问题。但该校在中国东部的合资学校温州肯恩大学(Wenzhou-Kean University)的学生人数却在增加。这一学期,温州肯恩大学增加了大约100名学生,他们有的是原本计划去其他外国学校学习,有的是原计划去新泽西学习一年的温州肯恩大学学生。该合资学校为肯恩大学贡献了9%的学费收入。“任何收入都大有帮助,”拉蒙特·雷波利特(Lamont Repollet)校长表示。

纽约大学上一学年的预算为35亿美元(不包括其大型医院和医学院),上海校园的重要性不在于可以实现数百万美元的收入,而是在帮助纽约大学打造全球形象,并与财力雄厚的常春藤盟校(如来自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争夺人才。上海纽约大学指出,其会向纽约大学提供一些资金,用于补偿纽约大学接待交换学生的费用,但上海纽约大学在经济上是独立的,不与美国联合创始人分享利润或接受其补贴。纽约大学在世界各地有十几个校区,包括非洲、澳大利亚、欧洲、中东和南美的学术中心,以及在阿布扎比的一个可授予学位校区。

位于新泽西州南奥兰治(South Orange)的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高等教育副教授罗伯特·凯尔钦(Robert Kelchen)指出,这些遍布全球的分校有助于提升纽约大学本校区的吸引力。事实上,由于政府补贴,就读于上海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获得学费减免,但合资校区并未损害母校区吸引中国学生的能力。根据纽约大学的数据,2018-2019学年,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由2012年的约2100名增加至超过8700名。

最近在中国扩张的美国教育机构是来自纽约的著名艺术院校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该学院2020年9月在天津开设了分校。2020年3月,中国教育部还批准了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和天津大学2021年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建立合作学校的计划。

上海纽约大学2019年开始要求中国学生学习“公民教育”课程,类似于中国其他大学必修的政治教育课程。(非中国学生在该校本科生中的占比为50%,他们不需要修这门课。)“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中国公民,你需要具备政治素养,”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现任上海纽约大学分校校长童世骏解释说,“这是中国学生接受中国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纽约大学教务长、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乔安娜·韦利-科恩(Joanna Waley-Cohen)表示,在核心价值观方面,上海纽约大学保持学术自由,并向我们的教授强调这一点。她表示:“我们告诉教授,要坚持他们一贯的严格学术标准来教学。”

尽管有这些好处,但其他学校还是改变了主意。卫斯理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于2019年终止了在上海建立合资校区的努力。2018年,荷兰的格罗宁根大学(University of Groningen)取消了在中国设立分校的计划,理由是由学生、教授和员工组成的大学理事会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国际高等教育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创始人兼主任菲利普•阿尔特巴赫(Philip Altbach)表示,中西双方合资办学的环境正在恶化。考虑在中国办学的大学“将会更加谨慎,”他表示,“外国教育机构将就如何与中国大学合作办学进行重大反思。”

就目前而言,拥有中国校区对纽约大学是有利可图的。“我很想去纽约,”19岁的大二学生Cecilia Yiyue Chen表示,她因没有签证而参加了上海校区的学习项目。但随着美国的新冠病例激增,“我的家人认为,上海要安全得多。”撰文/Bruce Einhorn、Allen Wan、Janet Lorin 

总之 在美国高校的110万外国学生中,中国学生占了三分之一。在疫情期间,一些美国大学利用其在中国的分校暂时接纳了部分中国学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logo2011.6.12-350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大学如何留住中国学生?

发布日期:2020-12-28 15:57
摘要: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OR--商业新媒体

Neveah Sun曾期待2020年秋天去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学习,主修心理学和新闻学,同时体验一下曼哈顿格林威治村内的生活。相反,这位来自中国苏州的19岁女孩目前在上海的WeWork办公室里上课。纽约大学把这个办公室变成教室,供为那些因为新冠疫情而无法拿到美国签证的学生设立的一个新项目使用。“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已经习惯了,”她表示,“而且,我们还有一个非常棒的景观。”

纽约大学之所以能够在上海授课,是由于其于2012年与华东师范大学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合资学校。作为一家独立的学位授予机构,上海纽约大学(NYU Shanghai)拥有自己的招生程序、管理人员和近2000名学生,与纽约大学共享一些教职员工,并将许多本科生作为交换生送到纽约学习。现在,上海纽约大学暂时接纳了2800多名学生,其中大多数是被纽约校区录取、但无法旅行的中国学生。

为了实现利润,外国大学在亚洲其他地区与当地学校、商业公司或投资者建立了分校。但新加坡国际教育咨询公司Alumno的合伙人迈克尔•巴特利特(Michael Bartlett)表示,这种商业模式在中国的效果并不好。不过,他表示,许多西方商学院因在中国拥有分支机构而受益,这有助于他们在全球排名中获得更高的得分,并为教授和学生提供更多机会。巴特利特表示:“对一些人来说,这关乎声誉,因为有了知名度,而且还能够在主要市场上挑战强手。”

通过接纳像Sun这样无法出国的学生,这些合作帮助外国学校保住了一大块收入:中国学生一般支付全额学费,因为他们通常不具备获得财务支持的资格。由中国分校接纳的学生不必在半夜通过Zoom上课,因为他们的教授身处地球另一边的时区。在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中国,学校开始面对面授课。“我在其他大学的朋友有点嫉妒我,”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杰弗里·雷蒙(Jeffrey Lehman)表示,“他们那些被禁止进入校园的学生正在远程上课,而我们的学生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并能感受到社区氛围。”

美国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研究部主任拉胡尔•乔达哈(Rahul Choudaha)表示,根据可获得的最新数据,美国于2018-2019学年共录取110万外国学生,中国学生占比为三分之一,这些中国学生为美国高校创造了140亿美元的收入。他说,中国学生的减少可能会让已经陷入财政危机的美国高校2020年损失7亿美元。据美国学生信息交换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美国大学的国际本科生入学人数较2019年秋季下降了14%。

在中国设立分校可以帮助美国学校为学生提供临时校区,并保住每位学生支付的数千美元的学费。在昆山杜克大学(Duke Kunshan University),大约120名本应在北卡罗来纳州学习的学生正在以现场和远程授课相结合的方式上课。这所大学位于苏州附近,由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和武汉大学联合创办。几十名无法出国的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学生正在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位于宁波的中国校区学习。在正常情况下,这里是康涅狄格大学学生出国留学项目的校区。英国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和中国合作伙伴的合资学校也增加了在苏州校区的学生人数。 “在中国设立的商学院越来越有吸引力,因为学生在教室上课不会受到感染的威胁。” 上海交通大学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商学院企业全球化系主任约翰•达尔文•范弗利特(John Darwin Van Fleet)表示,“现在是经营这些校园的大好时机。”

肯恩大学(Kean University)不得不关闭了其位于新泽西州联合镇的一些设施,以应对2020年秋季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入学率下降所导致的预算短缺问题。但该校在中国东部的合资学校温州肯恩大学(Wenzhou-Kean University)的学生人数却在增加。这一学期,温州肯恩大学增加了大约100名学生,他们有的是原本计划去其他外国学校学习,有的是原计划去新泽西学习一年的温州肯恩大学学生。该合资学校为肯恩大学贡献了9%的学费收入。“任何收入都大有帮助,”拉蒙特·雷波利特(Lamont Repollet)校长表示。

纽约大学上一学年的预算为35亿美元(不包括其大型医院和医学院),上海校园的重要性不在于可以实现数百万美元的收入,而是在帮助纽约大学打造全球形象,并与财力雄厚的常春藤盟校(如来自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争夺人才。上海纽约大学指出,其会向纽约大学提供一些资金,用于补偿纽约大学接待交换学生的费用,但上海纽约大学在经济上是独立的,不与美国联合创始人分享利润或接受其补贴。纽约大学在世界各地有十几个校区,包括非洲、澳大利亚、欧洲、中东和南美的学术中心,以及在阿布扎比的一个可授予学位校区。

位于新泽西州南奥兰治(South Orange)的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高等教育副教授罗伯特·凯尔钦(Robert Kelchen)指出,这些遍布全球的分校有助于提升纽约大学本校区的吸引力。事实上,由于政府补贴,就读于上海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获得学费减免,但合资校区并未损害母校区吸引中国学生的能力。根据纽约大学的数据,2018-2019学年,纽约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由2012年的约2100名增加至超过8700名。

最近在中国扩张的美国教育机构是来自纽约的著名艺术院校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该学院2020年9月在天津开设了分校。2020年3月,中国教育部还批准了乔治亚理工学院(Georgia Tech)和天津大学2021年在中国南方城市深圳建立合作学校的计划。

上海纽约大学2019年开始要求中国学生学习“公民教育”课程,类似于中国其他大学必修的政治教育课程。(非中国学生在该校本科生中的占比为50%,他们不需要修这门课。)“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中国公民,你需要具备政治素养,”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现任上海纽约大学分校校长童世骏解释说,“这是中国学生接受中国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纽约大学教务长、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乔安娜·韦利-科恩(Joanna Waley-Cohen)表示,在核心价值观方面,上海纽约大学保持学术自由,并向我们的教授强调这一点。她表示:“我们告诉教授,要坚持他们一贯的严格学术标准来教学。”

尽管有这些好处,但其他学校还是改变了主意。卫斯理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于2019年终止了在上海建立合资校区的努力。2018年,荷兰的格罗宁根大学(University of Groningen)取消了在中国设立分校的计划,理由是由学生、教授和员工组成的大学理事会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国际高等教育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创始人兼主任菲利普•阿尔特巴赫(Philip Altbach)表示,中西双方合资办学的环境正在恶化。考虑在中国办学的大学“将会更加谨慎,”他表示,“外国教育机构将就如何与中国大学合作办学进行重大反思。”

就目前而言,拥有中国校区对纽约大学是有利可图的。“我很想去纽约,”19岁的大二学生Cecilia Yiyue Chen表示,她因没有签证而参加了上海校区的学习项目。但随着美国的新冠病例激增,“我的家人认为,上海要安全得多。”撰文/Bruce Einhorn、Allen Wan、Janet Lorin 

总之 在美国高校的110万外国学生中,中国学生占了三分之一。在疫情期间,一些美国大学利用其在中国的分校暂时接纳了部分中国学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