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大选日渐临近以及用户越来越多发布政治内容,字节跳动旗下这款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平台被政治毒害。



 |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伦敦 ,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以发布病毒式传播的舞蹈挑战和搞笑短剧闻名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曾表示,它立志要为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用户提供一个“令人振奋且友好的应用环境”。

长期以来,该应用一直把自己塑造为一个“非政治”的娱乐平台,禁止所有政治广告,且美国主流政界人士均未在该平台开设官方账号。

但随着美国历史上最两极分化的一场大选日渐临近,以及大批用户越来越多地发布政治内容,这款中资所有的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自己的平台被政治毒害。

与此同时,随着西方国家对TikTok被指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加大审查力度,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其实施禁令,TikTok在保持政治中立形象方面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们正在应对的这场公关运动是其他社交平台从未遇见过的,”反虚假信息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 News的记者劳拉•加西亚(Laura Garcia)说,“(围绕它的)叙事是,中国正在监视你以及你所做的一切。”

作为回应,TikTok正抓紧最后时刻出台政策和政策说明,以便与Facebook、Twitter等经验更丰富、财力更雄厚的同行保持一致。今年早些时候,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的全球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

最近几周,TikTok明确列举了其政策将如何禁止恐吓选民以及关于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本周,它还屏蔽了宣扬白人民族主义的视频——距离Facebook采取类似行动已经过去一年多。

但专家警告称,帮助该应用成为爆款的技术意味着,它将难以遏制不断扩大的政治内容浪潮。

加西亚表示:“(推荐)算法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如果我点赞了一个传播新冠病毒(错误信息)的视频,我就会看到很多……骗人的药物和疗法。”

算法之外

尽管目前还没有美国知名政界人士开设TikTok官方账号,但自TikTok 2018年在美国推出以来,政治内容在这个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的平台上已变得十分普遍。

其中大部分政治内容以表情包、抗议画面以及与政治相关的话题标签形式出现,这些内容的受欢迎程度近几个月出现飙升。带有#Trump2020(特朗普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达到130亿次,而5月时仅有34亿次;带有#Biden2020(拜登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迄今达到38亿次,而2月时只有190万次。

一批有政治抱负的网红也涌现出来,一些想成为明星的网红创立了所谓的“炒作之家”(hype house)——这个名字来自受欢迎的创作者共同生活和工作的豪宅。最受欢迎的政治账号“保守派炒作之家”(Conservative Hype House)拥有150万粉丝,差不多是5月时的两倍。

慕尼黑工业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数据科学家胡安•卡洛斯•梅迪纳•塞拉诺(Juan Carlos Medina Serrano)表示,政治内容在TikTok上出现爆炸式增长,部分是因为这一平台被视为在互联网上成名的一条更容易的途径。他说:“用户认为这是一个可快速成为政治网红的地方,而在YouTube上成名需要很长时间。”

然而,伴随名副其实的政治类视频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同样困扰着Facebook和Twitter的更令人头痛的内容,包括误导选民的信息、煽动暴力的内容以及外国干预。

今年上半年,TikTok删除了近32.2万条违反其仇恨言论政策的视频,以及4.182万条违反其宽泛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规则的视频。

在某些领域,该平台比其更成熟的竞争对手更加积极主动,例如在7月屏蔽了与“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相关的标签,比Facebook采取同样行动早了一个月。

加西亚表示,TikTok还是首批给Covid-19相关的错误信息贴上标签的平台之一。“如果使用了一份清单上的任何一个标签,即使视频没有违反指导原则,平台也会把你导向TikTok从世界卫生组织(WHO)收集的内容以及经过验证的信息来源。”

根据一些研究人员的说法,TikTok在针对某些与选举有关的场景详细阐明清楚的政策方面落后于其他平台。例如,TikTok在最近几周才阐明如何应用其现有政策来禁止有关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和恐吓选民。TikTok还表示,将遏制未经证实的声明,如过早宣布获胜或者对候选人健康状况的猜测。

同Facebook一样,TikTok也推出了一个美国选举中心,提供有关投票过程的权威信息,曝光虚假信息。

到目前为止,TikTok在执行方面的表现好坏参半。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研究员马塞尔•施利布斯(Marcel Schliebs)指出一些似乎为规避TikTok政策而制作的视频。有些人试图用未经证实的说法破坏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贴有#voterfraud(选民欺诈)标签的视频已经获得750万次浏览量。

根据反虚假信息组织Predicta Lab的分析,与“匿名者Q”相关的内容也继续在TikTok平台上出现。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红发布的一段以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等人为主角的视频,该视频自7月初发布以来已获得超过75万次浏览量。

“必须采取这样一种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审核),”加西亚表示,“(内容创作者)或许不会在自己视频的名称中使用匿名者Q字眼,(但会使用)特定的个人简介图片,作为人们寻找匿名者Q内容的标识。”

TikTok表示,它拥有一个“由横跨安全、安保、产品和政策方面的专家组成的跨职能团队”,“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专注于保护我们平台的完整性,包括识别并删除与(这场)大选相关的虚假信息”。

它补充称,这包括“针对一系列潜在问题的场景规划”。

“非常难以打击”

梅迪纳•塞拉诺表示,TikTok的架构在遏制有问题的政治内容的斗争中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与Facebook和Twitter不同,它不允许用户简单地发布其他网站的文章链接,这种做法切断了传统的传播错误信息的渠道,这是它的优势所在。

但是,它之所以难以遏制这些视频,部分原因在于其算法推送视频内容的方式。加西亚表示:“你可能只有5个粉丝,但如果你制作的视频能引起观众的共鸣,那你这条视频的浏览量可能达到10万次。”加西亚补充称,这种病毒式的视频传播方式使研究人员更难以对其进行监管。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新闻学院教授塞缪尔•伍利(Samuel Woolley)认为,TikTok在这一领域的经验相对不足,资源较为有限,这也使其处于不利地位。“(历史更久的平台)不仅拥有更多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更丰富。”

无论TikTok采取怎样的措施,专家警告称,正是使这个平台如此受欢迎的创造性,将使识别和删除可疑的政治内容变得困难。

“可能只是某人对着摄像头说一句话;可能是一段音频或某人的一张截屏;甚至可能是一组贴有(与错误信息相关的)标签的猫的照片。”加西亚表示,“(打击它)非常非常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TikTok竭力在美大选前远离政治是非

发布日期:2020-10-26 06:41
随着美国大选日渐临近以及用户越来越多发布政治内容,字节跳动旗下这款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平台被政治毒害。



 |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伦敦 ,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以发布病毒式传播的舞蹈挑战和搞笑短剧闻名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曾表示,它立志要为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用户提供一个“令人振奋且友好的应用环境”。

长期以来,该应用一直把自己塑造为一个“非政治”的娱乐平台,禁止所有政治广告,且美国主流政界人士均未在该平台开设官方账号。

但随着美国历史上最两极分化的一场大选日渐临近,以及大批用户越来越多地发布政治内容,这款中资所有的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自己的平台被政治毒害。

与此同时,随着西方国家对TikTok被指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加大审查力度,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其实施禁令,TikTok在保持政治中立形象方面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们正在应对的这场公关运动是其他社交平台从未遇见过的,”反虚假信息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 News的记者劳拉•加西亚(Laura Garcia)说,“(围绕它的)叙事是,中国正在监视你以及你所做的一切。”

作为回应,TikTok正抓紧最后时刻出台政策和政策说明,以便与Facebook、Twitter等经验更丰富、财力更雄厚的同行保持一致。今年早些时候,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的全球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

最近几周,TikTok明确列举了其政策将如何禁止恐吓选民以及关于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本周,它还屏蔽了宣扬白人民族主义的视频——距离Facebook采取类似行动已经过去一年多。

但专家警告称,帮助该应用成为爆款的技术意味着,它将难以遏制不断扩大的政治内容浪潮。

加西亚表示:“(推荐)算法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如果我点赞了一个传播新冠病毒(错误信息)的视频,我就会看到很多……骗人的药物和疗法。”

算法之外

尽管目前还没有美国知名政界人士开设TikTok官方账号,但自TikTok 2018年在美国推出以来,政治内容在这个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的平台上已变得十分普遍。

其中大部分政治内容以表情包、抗议画面以及与政治相关的话题标签形式出现,这些内容的受欢迎程度近几个月出现飙升。带有#Trump2020(特朗普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达到130亿次,而5月时仅有34亿次;带有#Biden2020(拜登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迄今达到38亿次,而2月时只有190万次。

一批有政治抱负的网红也涌现出来,一些想成为明星的网红创立了所谓的“炒作之家”(hype house)——这个名字来自受欢迎的创作者共同生活和工作的豪宅。最受欢迎的政治账号“保守派炒作之家”(Conservative Hype House)拥有150万粉丝,差不多是5月时的两倍。

慕尼黑工业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数据科学家胡安•卡洛斯•梅迪纳•塞拉诺(Juan Carlos Medina Serrano)表示,政治内容在TikTok上出现爆炸式增长,部分是因为这一平台被视为在互联网上成名的一条更容易的途径。他说:“用户认为这是一个可快速成为政治网红的地方,而在YouTube上成名需要很长时间。”

然而,伴随名副其实的政治类视频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同样困扰着Facebook和Twitter的更令人头痛的内容,包括误导选民的信息、煽动暴力的内容以及外国干预。

今年上半年,TikTok删除了近32.2万条违反其仇恨言论政策的视频,以及4.182万条违反其宽泛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规则的视频。

在某些领域,该平台比其更成熟的竞争对手更加积极主动,例如在7月屏蔽了与“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相关的标签,比Facebook采取同样行动早了一个月。

加西亚表示,TikTok还是首批给Covid-19相关的错误信息贴上标签的平台之一。“如果使用了一份清单上的任何一个标签,即使视频没有违反指导原则,平台也会把你导向TikTok从世界卫生组织(WHO)收集的内容以及经过验证的信息来源。”

根据一些研究人员的说法,TikTok在针对某些与选举有关的场景详细阐明清楚的政策方面落后于其他平台。例如,TikTok在最近几周才阐明如何应用其现有政策来禁止有关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和恐吓选民。TikTok还表示,将遏制未经证实的声明,如过早宣布获胜或者对候选人健康状况的猜测。

同Facebook一样,TikTok也推出了一个美国选举中心,提供有关投票过程的权威信息,曝光虚假信息。

到目前为止,TikTok在执行方面的表现好坏参半。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研究员马塞尔•施利布斯(Marcel Schliebs)指出一些似乎为规避TikTok政策而制作的视频。有些人试图用未经证实的说法破坏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贴有#voterfraud(选民欺诈)标签的视频已经获得750万次浏览量。

根据反虚假信息组织Predicta Lab的分析,与“匿名者Q”相关的内容也继续在TikTok平台上出现。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红发布的一段以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等人为主角的视频,该视频自7月初发布以来已获得超过75万次浏览量。

“必须采取这样一种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审核),”加西亚表示,“(内容创作者)或许不会在自己视频的名称中使用匿名者Q字眼,(但会使用)特定的个人简介图片,作为人们寻找匿名者Q内容的标识。”

TikTok表示,它拥有一个“由横跨安全、安保、产品和政策方面的专家组成的跨职能团队”,“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专注于保护我们平台的完整性,包括识别并删除与(这场)大选相关的虚假信息”。

它补充称,这包括“针对一系列潜在问题的场景规划”。

“非常难以打击”

梅迪纳•塞拉诺表示,TikTok的架构在遏制有问题的政治内容的斗争中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与Facebook和Twitter不同,它不允许用户简单地发布其他网站的文章链接,这种做法切断了传统的传播错误信息的渠道,这是它的优势所在。

但是,它之所以难以遏制这些视频,部分原因在于其算法推送视频内容的方式。加西亚表示:“你可能只有5个粉丝,但如果你制作的视频能引起观众的共鸣,那你这条视频的浏览量可能达到10万次。”加西亚补充称,这种病毒式的视频传播方式使研究人员更难以对其进行监管。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新闻学院教授塞缪尔•伍利(Samuel Woolley)认为,TikTok在这一领域的经验相对不足,资源较为有限,这也使其处于不利地位。“(历史更久的平台)不仅拥有更多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更丰富。”

无论TikTok采取怎样的措施,专家警告称,正是使这个平台如此受欢迎的创造性,将使识别和删除可疑的政治内容变得困难。

“可能只是某人对着摄像头说一句话;可能是一段音频或某人的一张截屏;甚至可能是一组贴有(与错误信息相关的)标签的猫的照片。”加西亚表示,“(打击它)非常非常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美国大选日渐临近以及用户越来越多发布政治内容,字节跳动旗下这款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平台被政治毒害。



 |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伦敦 ,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以发布病毒式传播的舞蹈挑战和搞笑短剧闻名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曾表示,它立志要为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用户提供一个“令人振奋且友好的应用环境”。

长期以来,该应用一直把自己塑造为一个“非政治”的娱乐平台,禁止所有政治广告,且美国主流政界人士均未在该平台开设官方账号。

但随着美国历史上最两极分化的一场大选日渐临近,以及大批用户越来越多地发布政治内容,这款中资所有的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自己的平台被政治毒害。

与此同时,随着西方国家对TikTok被指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加大审查力度,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其实施禁令,TikTok在保持政治中立形象方面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们正在应对的这场公关运动是其他社交平台从未遇见过的,”反虚假信息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 News的记者劳拉•加西亚(Laura Garcia)说,“(围绕它的)叙事是,中国正在监视你以及你所做的一切。”

作为回应,TikTok正抓紧最后时刻出台政策和政策说明,以便与Facebook、Twitter等经验更丰富、财力更雄厚的同行保持一致。今年早些时候,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的全球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

最近几周,TikTok明确列举了其政策将如何禁止恐吓选民以及关于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本周,它还屏蔽了宣扬白人民族主义的视频——距离Facebook采取类似行动已经过去一年多。

但专家警告称,帮助该应用成为爆款的技术意味着,它将难以遏制不断扩大的政治内容浪潮。

加西亚表示:“(推荐)算法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如果我点赞了一个传播新冠病毒(错误信息)的视频,我就会看到很多……骗人的药物和疗法。”

算法之外

尽管目前还没有美国知名政界人士开设TikTok官方账号,但自TikTok 2018年在美国推出以来,政治内容在这个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的平台上已变得十分普遍。

其中大部分政治内容以表情包、抗议画面以及与政治相关的话题标签形式出现,这些内容的受欢迎程度近几个月出现飙升。带有#Trump2020(特朗普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达到130亿次,而5月时仅有34亿次;带有#Biden2020(拜登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迄今达到38亿次,而2月时只有190万次。

一批有政治抱负的网红也涌现出来,一些想成为明星的网红创立了所谓的“炒作之家”(hype house)——这个名字来自受欢迎的创作者共同生活和工作的豪宅。最受欢迎的政治账号“保守派炒作之家”(Conservative Hype House)拥有150万粉丝,差不多是5月时的两倍。

慕尼黑工业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数据科学家胡安•卡洛斯•梅迪纳•塞拉诺(Juan Carlos Medina Serrano)表示,政治内容在TikTok上出现爆炸式增长,部分是因为这一平台被视为在互联网上成名的一条更容易的途径。他说:“用户认为这是一个可快速成为政治网红的地方,而在YouTube上成名需要很长时间。”

然而,伴随名副其实的政治类视频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同样困扰着Facebook和Twitter的更令人头痛的内容,包括误导选民的信息、煽动暴力的内容以及外国干预。

今年上半年,TikTok删除了近32.2万条违反其仇恨言论政策的视频,以及4.182万条违反其宽泛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规则的视频。

在某些领域,该平台比其更成熟的竞争对手更加积极主动,例如在7月屏蔽了与“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相关的标签,比Facebook采取同样行动早了一个月。

加西亚表示,TikTok还是首批给Covid-19相关的错误信息贴上标签的平台之一。“如果使用了一份清单上的任何一个标签,即使视频没有违反指导原则,平台也会把你导向TikTok从世界卫生组织(WHO)收集的内容以及经过验证的信息来源。”

根据一些研究人员的说法,TikTok在针对某些与选举有关的场景详细阐明清楚的政策方面落后于其他平台。例如,TikTok在最近几周才阐明如何应用其现有政策来禁止有关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和恐吓选民。TikTok还表示,将遏制未经证实的声明,如过早宣布获胜或者对候选人健康状况的猜测。

同Facebook一样,TikTok也推出了一个美国选举中心,提供有关投票过程的权威信息,曝光虚假信息。

到目前为止,TikTok在执行方面的表现好坏参半。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研究员马塞尔•施利布斯(Marcel Schliebs)指出一些似乎为规避TikTok政策而制作的视频。有些人试图用未经证实的说法破坏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贴有#voterfraud(选民欺诈)标签的视频已经获得750万次浏览量。

根据反虚假信息组织Predicta Lab的分析,与“匿名者Q”相关的内容也继续在TikTok平台上出现。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红发布的一段以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等人为主角的视频,该视频自7月初发布以来已获得超过75万次浏览量。

“必须采取这样一种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审核),”加西亚表示,“(内容创作者)或许不会在自己视频的名称中使用匿名者Q字眼,(但会使用)特定的个人简介图片,作为人们寻找匿名者Q内容的标识。”

TikTok表示,它拥有一个“由横跨安全、安保、产品和政策方面的专家组成的跨职能团队”,“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专注于保护我们平台的完整性,包括识别并删除与(这场)大选相关的虚假信息”。

它补充称,这包括“针对一系列潜在问题的场景规划”。

“非常难以打击”

梅迪纳•塞拉诺表示,TikTok的架构在遏制有问题的政治内容的斗争中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与Facebook和Twitter不同,它不允许用户简单地发布其他网站的文章链接,这种做法切断了传统的传播错误信息的渠道,这是它的优势所在。

但是,它之所以难以遏制这些视频,部分原因在于其算法推送视频内容的方式。加西亚表示:“你可能只有5个粉丝,但如果你制作的视频能引起观众的共鸣,那你这条视频的浏览量可能达到10万次。”加西亚补充称,这种病毒式的视频传播方式使研究人员更难以对其进行监管。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新闻学院教授塞缪尔•伍利(Samuel Woolley)认为,TikTok在这一领域的经验相对不足,资源较为有限,这也使其处于不利地位。“(历史更久的平台)不仅拥有更多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更丰富。”

无论TikTok采取怎样的措施,专家警告称,正是使这个平台如此受欢迎的创造性,将使识别和删除可疑的政治内容变得困难。

“可能只是某人对着摄像头说一句话;可能是一段音频或某人的一张截屏;甚至可能是一组贴有(与错误信息相关的)标签的猫的照片。”加西亚表示,“(打击它)非常非常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TikTok竭力在美大选前远离政治是非

发布日期:2020-10-26 06:41
随着美国大选日渐临近以及用户越来越多发布政治内容,字节跳动旗下这款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平台被政治毒害。



 |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伦敦 ,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以发布病毒式传播的舞蹈挑战和搞笑短剧闻名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曾表示,它立志要为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用户提供一个“令人振奋且友好的应用环境”。

长期以来,该应用一直把自己塑造为一个“非政治”的娱乐平台,禁止所有政治广告,且美国主流政界人士均未在该平台开设官方账号。

但随着美国历史上最两极分化的一场大选日渐临近,以及大批用户越来越多地发布政治内容,这款中资所有的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自己的平台被政治毒害。

与此同时,随着西方国家对TikTok被指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加大审查力度,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其实施禁令,TikTok在保持政治中立形象方面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们正在应对的这场公关运动是其他社交平台从未遇见过的,”反虚假信息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 News的记者劳拉•加西亚(Laura Garcia)说,“(围绕它的)叙事是,中国正在监视你以及你所做的一切。”

作为回应,TikTok正抓紧最后时刻出台政策和政策说明,以便与Facebook、Twitter等经验更丰富、财力更雄厚的同行保持一致。今年早些时候,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的全球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

最近几周,TikTok明确列举了其政策将如何禁止恐吓选民以及关于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本周,它还屏蔽了宣扬白人民族主义的视频——距离Facebook采取类似行动已经过去一年多。

但专家警告称,帮助该应用成为爆款的技术意味着,它将难以遏制不断扩大的政治内容浪潮。

加西亚表示:“(推荐)算法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如果我点赞了一个传播新冠病毒(错误信息)的视频,我就会看到很多……骗人的药物和疗法。”

算法之外

尽管目前还没有美国知名政界人士开设TikTok官方账号,但自TikTok 2018年在美国推出以来,政治内容在这个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的平台上已变得十分普遍。

其中大部分政治内容以表情包、抗议画面以及与政治相关的话题标签形式出现,这些内容的受欢迎程度近几个月出现飙升。带有#Trump2020(特朗普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达到130亿次,而5月时仅有34亿次;带有#Biden2020(拜登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迄今达到38亿次,而2月时只有190万次。

一批有政治抱负的网红也涌现出来,一些想成为明星的网红创立了所谓的“炒作之家”(hype house)——这个名字来自受欢迎的创作者共同生活和工作的豪宅。最受欢迎的政治账号“保守派炒作之家”(Conservative Hype House)拥有150万粉丝,差不多是5月时的两倍。

慕尼黑工业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数据科学家胡安•卡洛斯•梅迪纳•塞拉诺(Juan Carlos Medina Serrano)表示,政治内容在TikTok上出现爆炸式增长,部分是因为这一平台被视为在互联网上成名的一条更容易的途径。他说:“用户认为这是一个可快速成为政治网红的地方,而在YouTube上成名需要很长时间。”

然而,伴随名副其实的政治类视频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同样困扰着Facebook和Twitter的更令人头痛的内容,包括误导选民的信息、煽动暴力的内容以及外国干预。

今年上半年,TikTok删除了近32.2万条违反其仇恨言论政策的视频,以及4.182万条违反其宽泛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规则的视频。

在某些领域,该平台比其更成熟的竞争对手更加积极主动,例如在7月屏蔽了与“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相关的标签,比Facebook采取同样行动早了一个月。

加西亚表示,TikTok还是首批给Covid-19相关的错误信息贴上标签的平台之一。“如果使用了一份清单上的任何一个标签,即使视频没有违反指导原则,平台也会把你导向TikTok从世界卫生组织(WHO)收集的内容以及经过验证的信息来源。”

根据一些研究人员的说法,TikTok在针对某些与选举有关的场景详细阐明清楚的政策方面落后于其他平台。例如,TikTok在最近几周才阐明如何应用其现有政策来禁止有关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和恐吓选民。TikTok还表示,将遏制未经证实的声明,如过早宣布获胜或者对候选人健康状况的猜测。

同Facebook一样,TikTok也推出了一个美国选举中心,提供有关投票过程的权威信息,曝光虚假信息。

到目前为止,TikTok在执行方面的表现好坏参半。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研究员马塞尔•施利布斯(Marcel Schliebs)指出一些似乎为规避TikTok政策而制作的视频。有些人试图用未经证实的说法破坏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贴有#voterfraud(选民欺诈)标签的视频已经获得750万次浏览量。

根据反虚假信息组织Predicta Lab的分析,与“匿名者Q”相关的内容也继续在TikTok平台上出现。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红发布的一段以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等人为主角的视频,该视频自7月初发布以来已获得超过75万次浏览量。

“必须采取这样一种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审核),”加西亚表示,“(内容创作者)或许不会在自己视频的名称中使用匿名者Q字眼,(但会使用)特定的个人简介图片,作为人们寻找匿名者Q内容的标识。”

TikTok表示,它拥有一个“由横跨安全、安保、产品和政策方面的专家组成的跨职能团队”,“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专注于保护我们平台的完整性,包括识别并删除与(这场)大选相关的虚假信息”。

它补充称,这包括“针对一系列潜在问题的场景规划”。

“非常难以打击”

梅迪纳•塞拉诺表示,TikTok的架构在遏制有问题的政治内容的斗争中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与Facebook和Twitter不同,它不允许用户简单地发布其他网站的文章链接,这种做法切断了传统的传播错误信息的渠道,这是它的优势所在。

但是,它之所以难以遏制这些视频,部分原因在于其算法推送视频内容的方式。加西亚表示:“你可能只有5个粉丝,但如果你制作的视频能引起观众的共鸣,那你这条视频的浏览量可能达到10万次。”加西亚补充称,这种病毒式的视频传播方式使研究人员更难以对其进行监管。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新闻学院教授塞缪尔•伍利(Samuel Woolley)认为,TikTok在这一领域的经验相对不足,资源较为有限,这也使其处于不利地位。“(历史更久的平台)不仅拥有更多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更丰富。”

无论TikTok采取怎样的措施,专家警告称,正是使这个平台如此受欢迎的创造性,将使识别和删除可疑的政治内容变得困难。

“可能只是某人对着摄像头说一句话;可能是一段音频或某人的一张截屏;甚至可能是一组贴有(与错误信息相关的)标签的猫的照片。”加西亚表示,“(打击它)非常非常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随着美国大选日渐临近以及用户越来越多发布政治内容,字节跳动旗下这款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平台被政治毒害。



 | 西达尔特•文卡塔拉马克里希南 伦敦 , 汉娜•墨菲 旧金山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以发布病毒式传播的舞蹈挑战和搞笑短剧闻名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曾表示,它立志要为数以百万计的年轻用户提供一个“令人振奋且友好的应用环境”。

长期以来,该应用一直把自己塑造为一个“非政治”的娱乐平台,禁止所有政治广告,且美国主流政界人士均未在该平台开设官方账号。

但随着美国历史上最两极分化的一场大选日渐临近,以及大批用户越来越多地发布政治内容,这款中资所有的应用面临首个重大的内容审核考验:防止自己的平台被政治毒害。

与此同时,随着西方国家对TikTok被指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加大审查力度,以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其实施禁令,TikTok在保持政治中立形象方面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们正在应对的这场公关运动是其他社交平台从未遇见过的,”反虚假信息非营利组织First Draft News的记者劳拉•加西亚(Laura Garcia)说,“(围绕它的)叙事是,中国正在监视你以及你所做的一切。”

作为回应,TikTok正抓紧最后时刻出台政策和政策说明,以便与Facebook、Twitter等经验更丰富、财力更雄厚的同行保持一致。今年早些时候,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的全球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

最近几周,TikTok明确列举了其政策将如何禁止恐吓选民以及关于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本周,它还屏蔽了宣扬白人民族主义的视频——距离Facebook采取类似行动已经过去一年多。

但专家警告称,帮助该应用成为爆款的技术意味着,它将难以遏制不断扩大的政治内容浪潮。

加西亚表示:“(推荐)算法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如果我点赞了一个传播新冠病毒(错误信息)的视频,我就会看到很多……骗人的药物和疗法。”

算法之外

尽管目前还没有美国知名政界人士开设TikTok官方账号,但自TikTok 2018年在美国推出以来,政治内容在这个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的平台上已变得十分普遍。

其中大部分政治内容以表情包、抗议画面以及与政治相关的话题标签形式出现,这些内容的受欢迎程度近几个月出现飙升。带有#Trump2020(特朗普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达到130亿次,而5月时仅有34亿次;带有#Biden2020(拜登2020)标签的视频浏览量迄今达到38亿次,而2月时只有190万次。

一批有政治抱负的网红也涌现出来,一些想成为明星的网红创立了所谓的“炒作之家”(hype house)——这个名字来自受欢迎的创作者共同生活和工作的豪宅。最受欢迎的政治账号“保守派炒作之家”(Conservative Hype House)拥有150万粉丝,差不多是5月时的两倍。

慕尼黑工业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数据科学家胡安•卡洛斯•梅迪纳•塞拉诺(Juan Carlos Medina Serrano)表示,政治内容在TikTok上出现爆炸式增长,部分是因为这一平台被视为在互联网上成名的一条更容易的途径。他说:“用户认为这是一个可快速成为政治网红的地方,而在YouTube上成名需要很长时间。”

然而,伴随名副其实的政治类视频而来的是越来越多同样困扰着Facebook和Twitter的更令人头痛的内容,包括误导选民的信息、煽动暴力的内容以及外国干预。

今年上半年,TikTok删除了近32.2万条违反其仇恨言论政策的视频,以及4.182万条违反其宽泛的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规则的视频。

在某些领域,该平台比其更成熟的竞争对手更加积极主动,例如在7月屏蔽了与“匿名者Q”(QAnon)阴谋论相关的标签,比Facebook采取同样行动早了一个月。

加西亚表示,TikTok还是首批给Covid-19相关的错误信息贴上标签的平台之一。“如果使用了一份清单上的任何一个标签,即使视频没有违反指导原则,平台也会把你导向TikTok从世界卫生组织(WHO)收集的内容以及经过验证的信息来源。”

根据一些研究人员的说法,TikTok在针对某些与选举有关的场景详细阐明清楚的政策方面落后于其他平台。例如,TikTok在最近几周才阐明如何应用其现有政策来禁止有关选民欺诈的虚假宣称和恐吓选民。TikTok还表示,将遏制未经证实的声明,如过早宣布获胜或者对候选人健康状况的猜测。

同Facebook一样,TikTok也推出了一个美国选举中心,提供有关投票过程的权威信息,曝光虚假信息。

到目前为止,TikTok在执行方面的表现好坏参半。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研究员马塞尔•施利布斯(Marcel Schliebs)指出一些似乎为规避TikTok政策而制作的视频。有些人试图用未经证实的说法破坏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贴有#voterfraud(选民欺诈)标签的视频已经获得750万次浏览量。

根据反虚假信息组织Predicta Lab的分析,与“匿名者Q”相关的内容也继续在TikTok平台上出现。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个支持特朗普的网红发布的一段以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等人为主角的视频,该视频自7月初发布以来已获得超过75万次浏览量。

“必须采取这样一种多管齐下的方式(进行审核),”加西亚表示,“(内容创作者)或许不会在自己视频的名称中使用匿名者Q字眼,(但会使用)特定的个人简介图片,作为人们寻找匿名者Q内容的标识。”

TikTok表示,它拥有一个“由横跨安全、安保、产品和政策方面的专家组成的跨职能团队”,“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专注于保护我们平台的完整性,包括识别并删除与(这场)大选相关的虚假信息”。

它补充称,这包括“针对一系列潜在问题的场景规划”。

“非常难以打击”

梅迪纳•塞拉诺表示,TikTok的架构在遏制有问题的政治内容的斗争中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与Facebook和Twitter不同,它不允许用户简单地发布其他网站的文章链接,这种做法切断了传统的传播错误信息的渠道,这是它的优势所在。

但是,它之所以难以遏制这些视频,部分原因在于其算法推送视频内容的方式。加西亚表示:“你可能只有5个粉丝,但如果你制作的视频能引起观众的共鸣,那你这条视频的浏览量可能达到10万次。”加西亚补充称,这种病毒式的视频传播方式使研究人员更难以对其进行监管。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新闻学院教授塞缪尔•伍利(Samuel Woolley)认为,TikTok在这一领域的经验相对不足,资源较为有限,这也使其处于不利地位。“(历史更久的平台)不仅拥有更多的资金和人力资源,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更丰富。”

无论TikTok采取怎样的措施,专家警告称,正是使这个平台如此受欢迎的创造性,将使识别和删除可疑的政治内容变得困难。

“可能只是某人对着摄像头说一句话;可能是一段音频或某人的一张截屏;甚至可能是一组贴有(与错误信息相关的)标签的猫的照片。”加西亚表示,“(打击它)非常非常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