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字节跳动尚未就出售TikTok达成协议。候任总统拜登尚未对如何处理此事表态,这也将考验他如何应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影响力。



 |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眼看就要熬过特朗普总统的任期。而今,这家公司将初步考验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去年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这个备受欢迎的视频应用。他说TikTok构成了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可以获取用户数据。这场争端阻扰了该应用一飞冲天的势头。

据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和特朗普政府仍在谈判。不过情况日渐表明,TikTok的命运将不会由特朗普决定,去年夏天他宣布自己的要求时曾引起不少人的赞扬,一个月后又退出了一项他自己认可了的协议,而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事实上TikTok的命运落在了拜登手中,此前他甚少谈及这家公司以及更广泛的问题,即两党对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担忧。

周二,在一场就限制TikTok的问题展开的诉讼中,美国政府同意将最后期限推后。新的截止日期为2月18日——也就是拜登就职近一个月后。

“我的感觉是他们希望拖时间,指望这件事被延后处置,这样就可以无声无息地躲过去,”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这样评价字节跳动在特朗普政府下台前最后几天的打算。

拜登此前说美国一定要强硬对待北京。但他极少提及具体需要如何行事。他只是说,他会尽力让对华政策保持一贯性——有别于特朗普东拉西扯的方法——同时在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向中方施压。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发言人拒绝就候任总统的计划置评。TikTok拒绝置评。

一名财政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与该应用相关的风险“仍在,要求剥离的命令仍然有效”。

发言人还说,政府已经在字节跳动及其他方面沟通,且“这项工作在继续,司法部长受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执行该命令”。

拜登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立场影响到的将远不止是TikTok一家公司,这些巨头正越来越渴望触及全球的客户。特朗普政府用了几年时间向运营商及外国盟友施压,要求他们在自己的5G无线网络中弃用中国电信设备。此外它还努力让中国半导体生产商无法获得关键的设备。接着政府又将注意力投向消费者应用,试图封禁TikTok和微信,并强迫约会应用Grindr出售。

本月,特朗普封禁了中国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以及其他一系列应用。该禁令会在45天后生效,也就是说具体的规划和执行将由拜登的政府负责。

TikTok在去年人气飙升,尤其是在年轻用户中,他们用它来录制翻唱视频、搞笑片段和其他视频的翻录片段。TikTok表示,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并指出其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去年夏天,特朗普开始试图让该服务脱离其中国母公司,针对TikTok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其中一项禁止美国公司与该应用合作,实际上等于禁止了它的运营。第二笔交易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这款应用。这种方式给了政府筹码:如果公司完成了交易,政府将就会取消其他限制。

9月,字节跳动宣布已经达成协议,希望能让美国政府满意。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和沃尔玛(Walmart)将持有TikTok的股份,甲骨文将管理通过该应用流动的数据,而公司的主管职位将由美国公民担任。

特朗普在9月19日表示,他批准了这项协议。但随后他又改口,担心这不足以让美国人控制该应用。此后,完成这笔交易的谈判一直在继续。

TikTok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多次延期。该委员会是一个联邦官员小组,负责审查涉及国际公司的交易。特朗普政府决定,不会把最后期限延长到12月4日之后,但拒绝对这一期限采取行动。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司法部有权执行他的要求。

联邦法官也搁置政府的禁令,消除了政府对该应用的部分影响。政府已对裁决提出上诉。

沃尔玛拒绝置评。甲骨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字节跳动一些负责谈判的人认为,在特朗普离开之前达成协议是有好处的。这将让公司对这款应用的未来有更多的确定性,而不是坐等拜登的行动。

目前,如果字节跳动想把协议推迟到特朗普政府之后,“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他们可以撑到这届政府下台,”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说。他说,如果政府发起法律行动,强制销售这款应用,字节跳动“只需在法庭上拖延”。

但在拜登领导下,TikTok的命运还远不能确定。

如果拜登想给TikTok立即减轻一些压力,他可以撤销旨在切断TikTok与美国公司联系的行政命令。他还可以取消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该应用的命令。

专家们表示,拜登政府还可以考虑采取除直接出售外的更广泛措施,以减轻联邦委员会对TikTok的担忧。

这可能需要时间。新一届政府仍在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职位配备人员,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解决政府的剥离命令。如果不撤销针对TikTok的政策,拜登政府可能会发现,在法庭上收回政府对这些政策的辩护会很困难。

拜登还可能决定对该应用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因为他希望在中国政策上保持连贯,同时也要平衡来自两党议员的压力,这些议员担心与中国科技公司相关的风险。

虽然字节跳动和政府之间的谈判仍在私下进行,但TikTok仍在继续游说,以说服政府官员,这款使用欢快的口号“带给你快乐的一天”的应用,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

12月18日,该公司向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简报,其中说,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小企业正在使用该应用触及客户,该公司将向拥有公共卫生项目的学术机构捐赠1000万美元,此外他们还更新了服务条款,改进对霸凌行为的管理。

简报的页脚一如既往地以这样一句话结尾:“我们希望这能带给你快乐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TikTok前途考验拜登对中国科技公司立场

发布日期:2021-01-20 09:38
摘要:字节跳动尚未就出售TikTok达成协议。候任总统拜登尚未对如何处理此事表态,这也将考验他如何应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影响力。



 |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眼看就要熬过特朗普总统的任期。而今,这家公司将初步考验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去年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这个备受欢迎的视频应用。他说TikTok构成了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可以获取用户数据。这场争端阻扰了该应用一飞冲天的势头。

据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和特朗普政府仍在谈判。不过情况日渐表明,TikTok的命运将不会由特朗普决定,去年夏天他宣布自己的要求时曾引起不少人的赞扬,一个月后又退出了一项他自己认可了的协议,而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事实上TikTok的命运落在了拜登手中,此前他甚少谈及这家公司以及更广泛的问题,即两党对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担忧。

周二,在一场就限制TikTok的问题展开的诉讼中,美国政府同意将最后期限推后。新的截止日期为2月18日——也就是拜登就职近一个月后。

“我的感觉是他们希望拖时间,指望这件事被延后处置,这样就可以无声无息地躲过去,”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这样评价字节跳动在特朗普政府下台前最后几天的打算。

拜登此前说美国一定要强硬对待北京。但他极少提及具体需要如何行事。他只是说,他会尽力让对华政策保持一贯性——有别于特朗普东拉西扯的方法——同时在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向中方施压。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发言人拒绝就候任总统的计划置评。TikTok拒绝置评。

一名财政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与该应用相关的风险“仍在,要求剥离的命令仍然有效”。

发言人还说,政府已经在字节跳动及其他方面沟通,且“这项工作在继续,司法部长受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执行该命令”。

拜登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立场影响到的将远不止是TikTok一家公司,这些巨头正越来越渴望触及全球的客户。特朗普政府用了几年时间向运营商及外国盟友施压,要求他们在自己的5G无线网络中弃用中国电信设备。此外它还努力让中国半导体生产商无法获得关键的设备。接着政府又将注意力投向消费者应用,试图封禁TikTok和微信,并强迫约会应用Grindr出售。

本月,特朗普封禁了中国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以及其他一系列应用。该禁令会在45天后生效,也就是说具体的规划和执行将由拜登的政府负责。

TikTok在去年人气飙升,尤其是在年轻用户中,他们用它来录制翻唱视频、搞笑片段和其他视频的翻录片段。TikTok表示,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并指出其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去年夏天,特朗普开始试图让该服务脱离其中国母公司,针对TikTok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其中一项禁止美国公司与该应用合作,实际上等于禁止了它的运营。第二笔交易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这款应用。这种方式给了政府筹码:如果公司完成了交易,政府将就会取消其他限制。

9月,字节跳动宣布已经达成协议,希望能让美国政府满意。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和沃尔玛(Walmart)将持有TikTok的股份,甲骨文将管理通过该应用流动的数据,而公司的主管职位将由美国公民担任。

特朗普在9月19日表示,他批准了这项协议。但随后他又改口,担心这不足以让美国人控制该应用。此后,完成这笔交易的谈判一直在继续。

TikTok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多次延期。该委员会是一个联邦官员小组,负责审查涉及国际公司的交易。特朗普政府决定,不会把最后期限延长到12月4日之后,但拒绝对这一期限采取行动。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司法部有权执行他的要求。

联邦法官也搁置政府的禁令,消除了政府对该应用的部分影响。政府已对裁决提出上诉。

沃尔玛拒绝置评。甲骨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字节跳动一些负责谈判的人认为,在特朗普离开之前达成协议是有好处的。这将让公司对这款应用的未来有更多的确定性,而不是坐等拜登的行动。

目前,如果字节跳动想把协议推迟到特朗普政府之后,“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他们可以撑到这届政府下台,”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说。他说,如果政府发起法律行动,强制销售这款应用,字节跳动“只需在法庭上拖延”。

但在拜登领导下,TikTok的命运还远不能确定。

如果拜登想给TikTok立即减轻一些压力,他可以撤销旨在切断TikTok与美国公司联系的行政命令。他还可以取消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该应用的命令。

专家们表示,拜登政府还可以考虑采取除直接出售外的更广泛措施,以减轻联邦委员会对TikTok的担忧。

这可能需要时间。新一届政府仍在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职位配备人员,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解决政府的剥离命令。如果不撤销针对TikTok的政策,拜登政府可能会发现,在法庭上收回政府对这些政策的辩护会很困难。

拜登还可能决定对该应用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因为他希望在中国政策上保持连贯,同时也要平衡来自两党议员的压力,这些议员担心与中国科技公司相关的风险。

虽然字节跳动和政府之间的谈判仍在私下进行,但TikTok仍在继续游说,以说服政府官员,这款使用欢快的口号“带给你快乐的一天”的应用,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

12月18日,该公司向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简报,其中说,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小企业正在使用该应用触及客户,该公司将向拥有公共卫生项目的学术机构捐赠1000万美元,此外他们还更新了服务条款,改进对霸凌行为的管理。

简报的页脚一如既往地以这样一句话结尾:“我们希望这能带给你快乐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字节跳动尚未就出售TikTok达成协议。候任总统拜登尚未对如何处理此事表态,这也将考验他如何应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影响力。



 |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眼看就要熬过特朗普总统的任期。而今,这家公司将初步考验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去年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这个备受欢迎的视频应用。他说TikTok构成了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可以获取用户数据。这场争端阻扰了该应用一飞冲天的势头。

据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和特朗普政府仍在谈判。不过情况日渐表明,TikTok的命运将不会由特朗普决定,去年夏天他宣布自己的要求时曾引起不少人的赞扬,一个月后又退出了一项他自己认可了的协议,而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事实上TikTok的命运落在了拜登手中,此前他甚少谈及这家公司以及更广泛的问题,即两党对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担忧。

周二,在一场就限制TikTok的问题展开的诉讼中,美国政府同意将最后期限推后。新的截止日期为2月18日——也就是拜登就职近一个月后。

“我的感觉是他们希望拖时间,指望这件事被延后处置,这样就可以无声无息地躲过去,”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这样评价字节跳动在特朗普政府下台前最后几天的打算。

拜登此前说美国一定要强硬对待北京。但他极少提及具体需要如何行事。他只是说,他会尽力让对华政策保持一贯性——有别于特朗普东拉西扯的方法——同时在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向中方施压。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发言人拒绝就候任总统的计划置评。TikTok拒绝置评。

一名财政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与该应用相关的风险“仍在,要求剥离的命令仍然有效”。

发言人还说,政府已经在字节跳动及其他方面沟通,且“这项工作在继续,司法部长受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执行该命令”。

拜登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立场影响到的将远不止是TikTok一家公司,这些巨头正越来越渴望触及全球的客户。特朗普政府用了几年时间向运营商及外国盟友施压,要求他们在自己的5G无线网络中弃用中国电信设备。此外它还努力让中国半导体生产商无法获得关键的设备。接着政府又将注意力投向消费者应用,试图封禁TikTok和微信,并强迫约会应用Grindr出售。

本月,特朗普封禁了中国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以及其他一系列应用。该禁令会在45天后生效,也就是说具体的规划和执行将由拜登的政府负责。

TikTok在去年人气飙升,尤其是在年轻用户中,他们用它来录制翻唱视频、搞笑片段和其他视频的翻录片段。TikTok表示,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并指出其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去年夏天,特朗普开始试图让该服务脱离其中国母公司,针对TikTok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其中一项禁止美国公司与该应用合作,实际上等于禁止了它的运营。第二笔交易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这款应用。这种方式给了政府筹码:如果公司完成了交易,政府将就会取消其他限制。

9月,字节跳动宣布已经达成协议,希望能让美国政府满意。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和沃尔玛(Walmart)将持有TikTok的股份,甲骨文将管理通过该应用流动的数据,而公司的主管职位将由美国公民担任。

特朗普在9月19日表示,他批准了这项协议。但随后他又改口,担心这不足以让美国人控制该应用。此后,完成这笔交易的谈判一直在继续。

TikTok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多次延期。该委员会是一个联邦官员小组,负责审查涉及国际公司的交易。特朗普政府决定,不会把最后期限延长到12月4日之后,但拒绝对这一期限采取行动。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司法部有权执行他的要求。

联邦法官也搁置政府的禁令,消除了政府对该应用的部分影响。政府已对裁决提出上诉。

沃尔玛拒绝置评。甲骨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字节跳动一些负责谈判的人认为,在特朗普离开之前达成协议是有好处的。这将让公司对这款应用的未来有更多的确定性,而不是坐等拜登的行动。

目前,如果字节跳动想把协议推迟到特朗普政府之后,“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他们可以撑到这届政府下台,”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说。他说,如果政府发起法律行动,强制销售这款应用,字节跳动“只需在法庭上拖延”。

但在拜登领导下,TikTok的命运还远不能确定。

如果拜登想给TikTok立即减轻一些压力,他可以撤销旨在切断TikTok与美国公司联系的行政命令。他还可以取消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该应用的命令。

专家们表示,拜登政府还可以考虑采取除直接出售外的更广泛措施,以减轻联邦委员会对TikTok的担忧。

这可能需要时间。新一届政府仍在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职位配备人员,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解决政府的剥离命令。如果不撤销针对TikTok的政策,拜登政府可能会发现,在法庭上收回政府对这些政策的辩护会很困难。

拜登还可能决定对该应用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因为他希望在中国政策上保持连贯,同时也要平衡来自两党议员的压力,这些议员担心与中国科技公司相关的风险。

虽然字节跳动和政府之间的谈判仍在私下进行,但TikTok仍在继续游说,以说服政府官员,这款使用欢快的口号“带给你快乐的一天”的应用,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

12月18日,该公司向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简报,其中说,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小企业正在使用该应用触及客户,该公司将向拥有公共卫生项目的学术机构捐赠1000万美元,此外他们还更新了服务条款,改进对霸凌行为的管理。

简报的页脚一如既往地以这样一句话结尾:“我们希望这能带给你快乐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TikTok前途考验拜登对中国科技公司立场

发布日期:2021-01-20 09:38
摘要:字节跳动尚未就出售TikTok达成协议。候任总统拜登尚未对如何处理此事表态,这也将考验他如何应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影响力。



 |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眼看就要熬过特朗普总统的任期。而今,这家公司将初步考验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去年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这个备受欢迎的视频应用。他说TikTok构成了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可以获取用户数据。这场争端阻扰了该应用一飞冲天的势头。

据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和特朗普政府仍在谈判。不过情况日渐表明,TikTok的命运将不会由特朗普决定,去年夏天他宣布自己的要求时曾引起不少人的赞扬,一个月后又退出了一项他自己认可了的协议,而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事实上TikTok的命运落在了拜登手中,此前他甚少谈及这家公司以及更广泛的问题,即两党对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担忧。

周二,在一场就限制TikTok的问题展开的诉讼中,美国政府同意将最后期限推后。新的截止日期为2月18日——也就是拜登就职近一个月后。

“我的感觉是他们希望拖时间,指望这件事被延后处置,这样就可以无声无息地躲过去,”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这样评价字节跳动在特朗普政府下台前最后几天的打算。

拜登此前说美国一定要强硬对待北京。但他极少提及具体需要如何行事。他只是说,他会尽力让对华政策保持一贯性——有别于特朗普东拉西扯的方法——同时在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向中方施压。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发言人拒绝就候任总统的计划置评。TikTok拒绝置评。

一名财政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与该应用相关的风险“仍在,要求剥离的命令仍然有效”。

发言人还说,政府已经在字节跳动及其他方面沟通,且“这项工作在继续,司法部长受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执行该命令”。

拜登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立场影响到的将远不止是TikTok一家公司,这些巨头正越来越渴望触及全球的客户。特朗普政府用了几年时间向运营商及外国盟友施压,要求他们在自己的5G无线网络中弃用中国电信设备。此外它还努力让中国半导体生产商无法获得关键的设备。接着政府又将注意力投向消费者应用,试图封禁TikTok和微信,并强迫约会应用Grindr出售。

本月,特朗普封禁了中国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以及其他一系列应用。该禁令会在45天后生效,也就是说具体的规划和执行将由拜登的政府负责。

TikTok在去年人气飙升,尤其是在年轻用户中,他们用它来录制翻唱视频、搞笑片段和其他视频的翻录片段。TikTok表示,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并指出其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去年夏天,特朗普开始试图让该服务脱离其中国母公司,针对TikTok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其中一项禁止美国公司与该应用合作,实际上等于禁止了它的运营。第二笔交易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这款应用。这种方式给了政府筹码:如果公司完成了交易,政府将就会取消其他限制。

9月,字节跳动宣布已经达成协议,希望能让美国政府满意。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和沃尔玛(Walmart)将持有TikTok的股份,甲骨文将管理通过该应用流动的数据,而公司的主管职位将由美国公民担任。

特朗普在9月19日表示,他批准了这项协议。但随后他又改口,担心这不足以让美国人控制该应用。此后,完成这笔交易的谈判一直在继续。

TikTok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多次延期。该委员会是一个联邦官员小组,负责审查涉及国际公司的交易。特朗普政府决定,不会把最后期限延长到12月4日之后,但拒绝对这一期限采取行动。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司法部有权执行他的要求。

联邦法官也搁置政府的禁令,消除了政府对该应用的部分影响。政府已对裁决提出上诉。

沃尔玛拒绝置评。甲骨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字节跳动一些负责谈判的人认为,在特朗普离开之前达成协议是有好处的。这将让公司对这款应用的未来有更多的确定性,而不是坐等拜登的行动。

目前,如果字节跳动想把协议推迟到特朗普政府之后,“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他们可以撑到这届政府下台,”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说。他说,如果政府发起法律行动,强制销售这款应用,字节跳动“只需在法庭上拖延”。

但在拜登领导下,TikTok的命运还远不能确定。

如果拜登想给TikTok立即减轻一些压力,他可以撤销旨在切断TikTok与美国公司联系的行政命令。他还可以取消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该应用的命令。

专家们表示,拜登政府还可以考虑采取除直接出售外的更广泛措施,以减轻联邦委员会对TikTok的担忧。

这可能需要时间。新一届政府仍在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职位配备人员,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解决政府的剥离命令。如果不撤销针对TikTok的政策,拜登政府可能会发现,在法庭上收回政府对这些政策的辩护会很困难。

拜登还可能决定对该应用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因为他希望在中国政策上保持连贯,同时也要平衡来自两党议员的压力,这些议员担心与中国科技公司相关的风险。

虽然字节跳动和政府之间的谈判仍在私下进行,但TikTok仍在继续游说,以说服政府官员,这款使用欢快的口号“带给你快乐的一天”的应用,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

12月18日,该公司向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简报,其中说,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小企业正在使用该应用触及客户,该公司将向拥有公共卫生项目的学术机构捐赠1000万美元,此外他们还更新了服务条款,改进对霸凌行为的管理。

简报的页脚一如既往地以这样一句话结尾:“我们希望这能带给你快乐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字节跳动尚未就出售TikTok达成协议。候任总统拜登尚未对如何处理此事表态,这也将考验他如何应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影响力。



 | DAVID McCABE

OR--商业新媒体

TikTok眼看就要熬过特朗普总统的任期。而今,这家公司将初步考验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去年要求TikTok的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这个备受欢迎的视频应用。他说TikTok构成了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因为中国政府可以获取用户数据。这场争端阻扰了该应用一飞冲天的势头。

据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和特朗普政府仍在谈判。不过情况日渐表明,TikTok的命运将不会由特朗普决定,去年夏天他宣布自己的要求时曾引起不少人的赞扬,一个月后又退出了一项他自己认可了的协议,而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事实上TikTok的命运落在了拜登手中,此前他甚少谈及这家公司以及更广泛的问题,即两党对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强的影响力的担忧。

周二,在一场就限制TikTok的问题展开的诉讼中,美国政府同意将最后期限推后。新的截止日期为2月18日——也就是拜登就职近一个月后。

“我的感觉是他们希望拖时间,指望这件事被延后处置,这样就可以无声无息地躲过去,”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这样评价字节跳动在特朗普政府下台前最后几天的打算。

拜登此前说美国一定要强硬对待北京。但他极少提及具体需要如何行事。他只是说,他会尽力让对华政策保持一贯性——有别于特朗普东拉西扯的方法——同时在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等问题上向中方施压。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名发言人拒绝就候任总统的计划置评。TikTok拒绝置评。

一名财政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与该应用相关的风险“仍在,要求剥离的命令仍然有效”。

发言人还说,政府已经在字节跳动及其他方面沟通,且“这项工作在继续,司法部长受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执行该命令”。

拜登对中国科技巨头的立场影响到的将远不止是TikTok一家公司,这些巨头正越来越渴望触及全球的客户。特朗普政府用了几年时间向运营商及外国盟友施压,要求他们在自己的5G无线网络中弃用中国电信设备。此外它还努力让中国半导体生产商无法获得关键的设备。接着政府又将注意力投向消费者应用,试图封禁TikTok和微信,并强迫约会应用Grindr出售。

本月,特朗普封禁了中国巨头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以及其他一系列应用。该禁令会在45天后生效,也就是说具体的规划和执行将由拜登的政府负责。

TikTok在去年人气飙升,尤其是在年轻用户中,他们用它来录制翻唱视频、搞笑片段和其他视频的翻录片段。TikTok表示,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并指出其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

去年夏天,特朗普开始试图让该服务脱离其中国母公司,针对TikTok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其中一项禁止美国公司与该应用合作,实际上等于禁止了它的运营。第二笔交易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这款应用。这种方式给了政府筹码:如果公司完成了交易,政府将就会取消其他限制。

9月,字节跳动宣布已经达成协议,希望能让美国政府满意。软件巨头甲骨文(Oracle)和沃尔玛(Walmart)将持有TikTok的股份,甲骨文将管理通过该应用流动的数据,而公司的主管职位将由美国公民担任。

特朗普在9月19日表示,他批准了这项协议。但随后他又改口,担心这不足以让美国人控制该应用。此后,完成这笔交易的谈判一直在继续。

TikTok获得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多次延期。该委员会是一个联邦官员小组,负责审查涉及国际公司的交易。特朗普政府决定,不会把最后期限延长到12月4日之后,但拒绝对这一期限采取行动。根据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司法部有权执行他的要求。

联邦法官也搁置政府的禁令,消除了政府对该应用的部分影响。政府已对裁决提出上诉。

沃尔玛拒绝置评。甲骨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字节跳动一些负责谈判的人认为,在特朗普离开之前达成协议是有好处的。这将让公司对这款应用的未来有更多的确定性,而不是坐等拜登的行动。

目前,如果字节跳动想把协议推迟到特朗普政府之后,“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他们可以撑到这届政府下台,”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说。他说,如果政府发起法律行动,强制销售这款应用,字节跳动“只需在法庭上拖延”。

但在拜登领导下,TikTok的命运还远不能确定。

如果拜登想给TikTok立即减轻一些压力,他可以撤销旨在切断TikTok与美国公司联系的行政命令。他还可以取消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出售该应用的命令。

专家们表示,拜登政府还可以考虑采取除直接出售外的更广泛措施,以减轻联邦委员会对TikTok的担忧。

这可能需要时间。新一届政府仍在为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职位配备人员,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解决政府的剥离命令。如果不撤销针对TikTok的政策,拜登政府可能会发现,在法庭上收回政府对这些政策的辩护会很困难。

拜登还可能决定对该应用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因为他希望在中国政策上保持连贯,同时也要平衡来自两党议员的压力,这些议员担心与中国科技公司相关的风险。

虽然字节跳动和政府之间的谈判仍在私下进行,但TikTok仍在继续游说,以说服政府官员,这款使用欢快的口号“带给你快乐的一天”的应用,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

12月18日,该公司向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简报,其中说,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小企业正在使用该应用触及客户,该公司将向拥有公共卫生项目的学术机构捐赠1000万美元,此外他们还更新了服务条款,改进对霸凌行为的管理。

简报的页脚一如既往地以这样一句话结尾:“我们希望这能带给你快乐的一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