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参与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亚太地区国家舆论普遍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是:东盟与中、日、韩、澳、新五国于11月15日签署“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CEP)。香港媒体11月13日评论这一协议的意义是: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

而上周另一件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就是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声:“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的表态。虽然发言人的讲话里还有一句“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的补充,但这仅是官方语言和说明而已:如果连拜登能否当选都不确定,那“祝贺”什么呢?

仅仅数日内发生以上两件事,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了。这个新时代的含义是:一方面,按照美国驻华临时代办傅德恩本月上旬访问中国非官方智库察哈尔学会时的介绍,美国两党普遍赞成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随美国总统的更换而变化,美国视中国为对手并加以遏制。另一方面,中国主导的中、日、韩、澳、新五国与东盟于11月15日签署RCEP一事,意味着中国开始为应对美国进行新的全球布局。

RCEP及其它“突围”路径

上周香港媒体之所以把中国主导的RCEP协议的签署称为“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是因为这一协议涵盖了15个国家,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涵盖23亿人口且经济总量超过25万亿美元、占全世界GDP总量35%以上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并纳入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多种新贸易形式;同时还因为它是中国打破美国封锁的可能突围路径。具体包括如下内容:

首先,RCEP可以解决被美国封锁后中国制造业供应链中断的问题。如果美国真的与中国脱钩,或者核心产品对华封锁,有这样大面积、涉及众多发达国家的自贸区即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可以从这里购买被封锁后中断的供应链产品,使国内因为脱钩或封锁被中断的制造业供应链重新连接起来,同时,可以继续稳定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就业,这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是天大的事。对这一前景,东盟国家外交权威人士也高度认同。

而且,如果未来中国需要的核心技术也被美国封锁的话,同样能在这个大市场获得,这里的办法就太多了。

甚至,中国产品出口受限制问题同样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按照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常用做法,中国一般商品可以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将部分产品转移到区内生产,出口商也可以更换为当地人和当地公司。特别是在增加了新的电子商务贸易形式以后,贸易量可望迅猛增加。

不过,RCEP协议还未签署,新的问题就初见端倪了,而且又来自对在中美之间搞平衡战略抓住不放的新加坡。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14日报道说:美国向来都是东盟的重要伙伴,双方应通过深化政治与安全问题的对话与协商,以及加强经济上的联系,进一步促进东盟和美国的良好关系。据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1月14日上午以视讯方式出席东盟—美国峰会,并做出以上表示。他指出:新加坡希望美方进一步扩大和加深在本区域的存在,也欢迎美国维持在亚洲的安保部署。

李显龙一贯的上述亲美愿望最后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需要拭目以待。但有一种可能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上周一在FT中文网撰文认为,拜登新政府为了争取盟友遏制中国,极有可能重拾TPP,重返CPTPP。东南亚媒体也认为,届时拜登可以能以释放善意和让利为手段,再仿效奥巴马吸纳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尼、哥伦比亚和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加入,建立一个与中国抗衡的CPTPP。由此,未来RCEP与CPTPP谁主沉浮,现在就应该想到;尤其是届时李显龙的新加坡取何立场,现在就值得高度关注。

除了RCEP,即将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同样可以实现香港媒体上周所说的“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的目的,这可以视为另一条打破封锁的突围路径。而且,它的操作空间一点不比RCEP小,甚至更大,这是欧洲的传统环境和商业文化使然。不过,鉴于拜登尚未正式就职新一届美国总统,尤其是考虑到他同欧洲盟国领导人的密切关系,所谓 “突破美国包围圈”的实际作用,同样尚需观察。

最后,上述两个路径同样都是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广阔市场,这也有助于中国外贸,或者说有益于中国的双循环,尤其是考虑到电子商务贸易的巨大作用。

正如笔者一再强调的,即便中美脱钩,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的市场在手,中国仍然能够渡过难关,但前提是:中国不能再丢掉任何一个市场,这对中国的外交提出了具体的硬性要求。

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中美关系新时代来临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除了上述中国主导签署的RCEP外,上周发生的两件涉及韩国的事情同样发人深省。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拜登11月12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话,强调韩国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核心轴”。韩国舆论认为,这显示拜登将继承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然而也是在同一天,首尔和北京的外交界同时传出,一直定不下来的中国领导人访韩一事有望年内实现。韩国舆论认为这是中美博弈的证明。另一件事是:拜登在和文在寅11月12日通电话前,前往朝鲜战争参战纪念公园,并向参战纪念碑献了花。而就在一个月前,中国掀起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主张那场战争是“抵抗美国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央日报》同样认为,这反映了拜登的立场。

造成中美关系如此现状的原因是,中国已成当代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变量。近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按照国际上购买力评价的计算方式,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在此基础上,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实力也都在迅猛发展。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加速进行,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借助全球化平台和网络,继续加速发展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在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体制正成为这场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优势和推动力,对此,各国无人能及。而对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来说,这必然构成巨大压力。

除了上述各项客观因素,中国近年来加大力度,以多种多样的题材和形式公开在国内宣传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战狼”文化。与此同时,新闻媒体的报道立场也日益激进和强势,与此相关的是,国内民众思想迅速变化,民族主义思潮也在盛行。这些变化无疑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赋予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即使对外国如普通民众来说,这也构成了另类反感感受。

这一切使美国深切感受到自己世界第一的国际地位受到威胁;广大中小国家也深感恐惧,尤其是深受中国历史影响的中国周边国家。同时,这一现状又反过来使得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被孤立于世界,这种意识形态原本在世界上就带有原生性被孤立的特点,在中国物质力量日益强大的背景下,这一切被进一步放大和加剧了。

然而,美国目前在经济、金融和军事上仍然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是第二,在两国文化、意识形态都缺乏共同点的背景下,对中国的这一切变化,美国不可能置之不理。

上述这一切造成:中美矛盾难以调和,并成为天然敌手,尽管两国不同的领导人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本质不会改变。

笔者认为,这一切需要调整。除了上述RCEP类的经济手段和路径外,最重要的是:中国必须要让世界接受中国,起码是能容忍中国。

中国当前的状况,尤其是没有盟友的缺陷,是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历史上千年帝国的遗产,这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中国封建帝国留给今天的除了去不掉的中国文化烙印外,给周边国家带来的只有恐惧和警惕。

还有,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以及近年来经济与军事实力的迅猛壮大,同样都使别国产生恐惧感。在实践上,中国政治文化原生性的孤立性和排他性,以及当前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对国内一些议题的处理,都使得中国很难被接受、并与他国结盟。

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办法就是:首先要和美国达成基本的默契;为世界(首先是周边)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让世界理解中国的现实并接受中国文化的核心元素,这就是和谐而非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中国推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也没有意识形态的标签。最后,必须严禁在国际上宣传强烈民族主义意识的“战狼”文化,民族主义的宣传应该着重争议较少的历史题材和事件。■ 

又讯:RCEP:寻求“安全”的边界
周浩

历经艰苦的长跑之后,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于14日签署,这意味着亚太区域的合纵连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区域经贸合作的加深既是中美角力的一个必然产物,也尝试着对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变局作出新的回应。

一组数字可以表明RCEP的重要性和代表性。该协议签订后,RCEP国家的人口将达到36亿,占全世界78亿总人口的近一半。签署15国的经济总量约为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签署国之间的经济差异十分明显,既有像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人均GDP已经占据全球前列的经济体,也有如越南这样发展迅猛但收入水平仍然较低的国家。正是这样的差异性,加大了各方谈判的难度。

关税减让是经贸协议给市场的第一印象,媒体的第一落脚点也纷纷在报道在RCEP安排下,各国之间的关税减让将达到一个巨大的规模。但从相对宏观的角度而言,无论是多边或者双边的经贸协议,都体现出签署经济体之间日益加深的经贸联系。协议的签署一方面是为了加深未来的经贸联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管控可能出现的分歧,并为经贸争端给出解决方案。总体而言,经贸协议的签署各方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的经贸活动中获得稳定性和安全感。

从国际贸易本身来看,贸易的出现从根本上体现了“比较优势”——某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有更高的生产效率,产品也因此更加物美价廉。从一个国际协同的角度来说,贸易的产生和加深能够使大家都各得其所。但毋庸讳言,贸易无法避开政治,贸易行为中经常牵涉到的倾销、关税壁垒等种种反“自由贸易”行为,根本上与政治利益和政治格局挂钩。因此,贸易协议也体现出各方为保证政治利益最大化而进行的经贸关系的重构和妥协。

回顾RCEP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的变化。这份贸易协议最早的倡导成员是东盟十国,对于地处东南亚的这些邻国来说,加强自身的经贸联系,是应对世界格局多极化的一个主动选择。然而,任何一个地区性的经贸安排都存在着边界,因此东盟有扩张贸易协议的需求,并因此而将经贸合作的范围扩大至东亚的中日韩三个经济大国,并在此后将这一范围继续扩大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亚的大国印度。这些国家既与东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往来,也是东盟寻求未来发展的重要市场。

然而,随着中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和政治话语权的增强,这份最早由东盟提出的经贸协议,被越来越多地认为是中国主导。这其中的一个典型事件是2019年11月,RCEP的谈判框架完成,但印度突然宣布退出。这样的一个事件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份经贸协议背后的政治角力,基于中印之间长期的微妙的关系,印度的突然退群似乎在暗示着其对“群主”的不满。与此同时,RCEP的各签署方也表示,尽管印度退出,但该协议仍然对未来印度可能的加入留出空间——只要印度愿意遵守已经同意的各项谈判安排,其可以重新加入。这样的一个灵活安排,事实上也为未来RCEP的进一步扩张保留了可能性和空间。

很多分析也认为,抛开政治因素,印度的退群也有深刻的经济因素。与以往的自由贸易协议相比,RCEP这样一个涵盖更多领域的经贸安排,对于参与国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机遇与挑战。比如说,RCEP会要求更大程度的服务行业的开放,而对于印度这样一个十分依赖本国服务业尤其是IT产业的经济体来说,贸然的大规模开放可能带来巨大的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因此印度对于相关条款的考量也会更加复杂。最终,在本国内部各方暂时无法达成共识时,印度也只能选择退出。

与此同时,从时空上来看,RCEP的签署也与中美角力这样的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上,涵盖服务业、知识产权和投资等更深入的经贸协议的概念,在奥巴马政府提出TPP之后大致成形。而TPP的提出也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希望通过建群来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面临这样的一个挑战,中国积极推动RCEP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也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扩大在本区域的影响力,并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尽管特朗普政府此后退出了TPP的谈判,但中美角力的格局却得到强化。与此同时,TPP的多数原缔约国一直在进行着CPTPP的谈判。RCEP的签署既能够带来更多的本区域内的合作,也顺应着泛经贸合作的经济趋势,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重要的。而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拜登即将担任美国总统,也让很多人猜测TPP将很快以新的形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拜登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希望中国“play it by the rule”,毋庸讳言,美国仍然希望主导其新的世界规则的制订。

考虑到美国这样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RCEP面临的挑战其实也不容忽视。东盟各国与中国长期在南海问题上存在着冲突,而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经贸关系在近期也出现了严重的恶化,中国和日本之间各种历史和领土争端……这些都给美国的介入留出了相应的可能性。在这一过程中,中美之间既会出现各种新的争端,也可能在某个时点上达成某种妥协。总体而言,一份经贸协议既是风云涌动的必然,也预示着新的风云变化的走向。对于中国来说,安全感是一个重大的考量,这不仅表现在“内循环”为主这样的长期战略变化上,也体现在RCEP这样的区域性制度安排中。对于RCEP的各个利益攸关体来说,安全也是核心的关键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RCEP,中国开始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发布日期:2020-11-16 06:10
摘要:中国参与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亚太地区国家舆论普遍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是:东盟与中、日、韩、澳、新五国于11月15日签署“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CEP)。香港媒体11月13日评论这一协议的意义是: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

而上周另一件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就是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声:“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的表态。虽然发言人的讲话里还有一句“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的补充,但这仅是官方语言和说明而已:如果连拜登能否当选都不确定,那“祝贺”什么呢?

仅仅数日内发生以上两件事,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了。这个新时代的含义是:一方面,按照美国驻华临时代办傅德恩本月上旬访问中国非官方智库察哈尔学会时的介绍,美国两党普遍赞成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随美国总统的更换而变化,美国视中国为对手并加以遏制。另一方面,中国主导的中、日、韩、澳、新五国与东盟于11月15日签署RCEP一事,意味着中国开始为应对美国进行新的全球布局。

RCEP及其它“突围”路径

上周香港媒体之所以把中国主导的RCEP协议的签署称为“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是因为这一协议涵盖了15个国家,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涵盖23亿人口且经济总量超过25万亿美元、占全世界GDP总量35%以上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并纳入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多种新贸易形式;同时还因为它是中国打破美国封锁的可能突围路径。具体包括如下内容:

首先,RCEP可以解决被美国封锁后中国制造业供应链中断的问题。如果美国真的与中国脱钩,或者核心产品对华封锁,有这样大面积、涉及众多发达国家的自贸区即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可以从这里购买被封锁后中断的供应链产品,使国内因为脱钩或封锁被中断的制造业供应链重新连接起来,同时,可以继续稳定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就业,这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是天大的事。对这一前景,东盟国家外交权威人士也高度认同。

而且,如果未来中国需要的核心技术也被美国封锁的话,同样能在这个大市场获得,这里的办法就太多了。

甚至,中国产品出口受限制问题同样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按照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常用做法,中国一般商品可以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将部分产品转移到区内生产,出口商也可以更换为当地人和当地公司。特别是在增加了新的电子商务贸易形式以后,贸易量可望迅猛增加。

不过,RCEP协议还未签署,新的问题就初见端倪了,而且又来自对在中美之间搞平衡战略抓住不放的新加坡。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14日报道说:美国向来都是东盟的重要伙伴,双方应通过深化政治与安全问题的对话与协商,以及加强经济上的联系,进一步促进东盟和美国的良好关系。据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1月14日上午以视讯方式出席东盟—美国峰会,并做出以上表示。他指出:新加坡希望美方进一步扩大和加深在本区域的存在,也欢迎美国维持在亚洲的安保部署。

李显龙一贯的上述亲美愿望最后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需要拭目以待。但有一种可能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上周一在FT中文网撰文认为,拜登新政府为了争取盟友遏制中国,极有可能重拾TPP,重返CPTPP。东南亚媒体也认为,届时拜登可以能以释放善意和让利为手段,再仿效奥巴马吸纳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尼、哥伦比亚和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加入,建立一个与中国抗衡的CPTPP。由此,未来RCEP与CPTPP谁主沉浮,现在就应该想到;尤其是届时李显龙的新加坡取何立场,现在就值得高度关注。

除了RCEP,即将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同样可以实现香港媒体上周所说的“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的目的,这可以视为另一条打破封锁的突围路径。而且,它的操作空间一点不比RCEP小,甚至更大,这是欧洲的传统环境和商业文化使然。不过,鉴于拜登尚未正式就职新一届美国总统,尤其是考虑到他同欧洲盟国领导人的密切关系,所谓 “突破美国包围圈”的实际作用,同样尚需观察。

最后,上述两个路径同样都是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广阔市场,这也有助于中国外贸,或者说有益于中国的双循环,尤其是考虑到电子商务贸易的巨大作用。

正如笔者一再强调的,即便中美脱钩,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的市场在手,中国仍然能够渡过难关,但前提是:中国不能再丢掉任何一个市场,这对中国的外交提出了具体的硬性要求。

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中美关系新时代来临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除了上述中国主导签署的RCEP外,上周发生的两件涉及韩国的事情同样发人深省。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拜登11月12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话,强调韩国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核心轴”。韩国舆论认为,这显示拜登将继承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然而也是在同一天,首尔和北京的外交界同时传出,一直定不下来的中国领导人访韩一事有望年内实现。韩国舆论认为这是中美博弈的证明。另一件事是:拜登在和文在寅11月12日通电话前,前往朝鲜战争参战纪念公园,并向参战纪念碑献了花。而就在一个月前,中国掀起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主张那场战争是“抵抗美国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央日报》同样认为,这反映了拜登的立场。

造成中美关系如此现状的原因是,中国已成当代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变量。近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按照国际上购买力评价的计算方式,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在此基础上,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实力也都在迅猛发展。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加速进行,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借助全球化平台和网络,继续加速发展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在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体制正成为这场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优势和推动力,对此,各国无人能及。而对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来说,这必然构成巨大压力。

除了上述各项客观因素,中国近年来加大力度,以多种多样的题材和形式公开在国内宣传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战狼”文化。与此同时,新闻媒体的报道立场也日益激进和强势,与此相关的是,国内民众思想迅速变化,民族主义思潮也在盛行。这些变化无疑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赋予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即使对外国如普通民众来说,这也构成了另类反感感受。

这一切使美国深切感受到自己世界第一的国际地位受到威胁;广大中小国家也深感恐惧,尤其是深受中国历史影响的中国周边国家。同时,这一现状又反过来使得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被孤立于世界,这种意识形态原本在世界上就带有原生性被孤立的特点,在中国物质力量日益强大的背景下,这一切被进一步放大和加剧了。

然而,美国目前在经济、金融和军事上仍然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是第二,在两国文化、意识形态都缺乏共同点的背景下,对中国的这一切变化,美国不可能置之不理。

上述这一切造成:中美矛盾难以调和,并成为天然敌手,尽管两国不同的领导人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本质不会改变。

笔者认为,这一切需要调整。除了上述RCEP类的经济手段和路径外,最重要的是:中国必须要让世界接受中国,起码是能容忍中国。

中国当前的状况,尤其是没有盟友的缺陷,是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历史上千年帝国的遗产,这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中国封建帝国留给今天的除了去不掉的中国文化烙印外,给周边国家带来的只有恐惧和警惕。

还有,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以及近年来经济与军事实力的迅猛壮大,同样都使别国产生恐惧感。在实践上,中国政治文化原生性的孤立性和排他性,以及当前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对国内一些议题的处理,都使得中国很难被接受、并与他国结盟。

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办法就是:首先要和美国达成基本的默契;为世界(首先是周边)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让世界理解中国的现实并接受中国文化的核心元素,这就是和谐而非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中国推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也没有意识形态的标签。最后,必须严禁在国际上宣传强烈民族主义意识的“战狼”文化,民族主义的宣传应该着重争议较少的历史题材和事件。■ 

又讯:RCEP:寻求“安全”的边界
周浩

历经艰苦的长跑之后,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于14日签署,这意味着亚太区域的合纵连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区域经贸合作的加深既是中美角力的一个必然产物,也尝试着对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变局作出新的回应。

一组数字可以表明RCEP的重要性和代表性。该协议签订后,RCEP国家的人口将达到36亿,占全世界78亿总人口的近一半。签署15国的经济总量约为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签署国之间的经济差异十分明显,既有像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人均GDP已经占据全球前列的经济体,也有如越南这样发展迅猛但收入水平仍然较低的国家。正是这样的差异性,加大了各方谈判的难度。

关税减让是经贸协议给市场的第一印象,媒体的第一落脚点也纷纷在报道在RCEP安排下,各国之间的关税减让将达到一个巨大的规模。但从相对宏观的角度而言,无论是多边或者双边的经贸协议,都体现出签署经济体之间日益加深的经贸联系。协议的签署一方面是为了加深未来的经贸联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管控可能出现的分歧,并为经贸争端给出解决方案。总体而言,经贸协议的签署各方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的经贸活动中获得稳定性和安全感。

从国际贸易本身来看,贸易的出现从根本上体现了“比较优势”——某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有更高的生产效率,产品也因此更加物美价廉。从一个国际协同的角度来说,贸易的产生和加深能够使大家都各得其所。但毋庸讳言,贸易无法避开政治,贸易行为中经常牵涉到的倾销、关税壁垒等种种反“自由贸易”行为,根本上与政治利益和政治格局挂钩。因此,贸易协议也体现出各方为保证政治利益最大化而进行的经贸关系的重构和妥协。

回顾RCEP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的变化。这份贸易协议最早的倡导成员是东盟十国,对于地处东南亚的这些邻国来说,加强自身的经贸联系,是应对世界格局多极化的一个主动选择。然而,任何一个地区性的经贸安排都存在着边界,因此东盟有扩张贸易协议的需求,并因此而将经贸合作的范围扩大至东亚的中日韩三个经济大国,并在此后将这一范围继续扩大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亚的大国印度。这些国家既与东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往来,也是东盟寻求未来发展的重要市场。

然而,随着中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和政治话语权的增强,这份最早由东盟提出的经贸协议,被越来越多地认为是中国主导。这其中的一个典型事件是2019年11月,RCEP的谈判框架完成,但印度突然宣布退出。这样的一个事件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份经贸协议背后的政治角力,基于中印之间长期的微妙的关系,印度的突然退群似乎在暗示着其对“群主”的不满。与此同时,RCEP的各签署方也表示,尽管印度退出,但该协议仍然对未来印度可能的加入留出空间——只要印度愿意遵守已经同意的各项谈判安排,其可以重新加入。这样的一个灵活安排,事实上也为未来RCEP的进一步扩张保留了可能性和空间。

很多分析也认为,抛开政治因素,印度的退群也有深刻的经济因素。与以往的自由贸易协议相比,RCEP这样一个涵盖更多领域的经贸安排,对于参与国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机遇与挑战。比如说,RCEP会要求更大程度的服务行业的开放,而对于印度这样一个十分依赖本国服务业尤其是IT产业的经济体来说,贸然的大规模开放可能带来巨大的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因此印度对于相关条款的考量也会更加复杂。最终,在本国内部各方暂时无法达成共识时,印度也只能选择退出。

与此同时,从时空上来看,RCEP的签署也与中美角力这样的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上,涵盖服务业、知识产权和投资等更深入的经贸协议的概念,在奥巴马政府提出TPP之后大致成形。而TPP的提出也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希望通过建群来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面临这样的一个挑战,中国积极推动RCEP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也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扩大在本区域的影响力,并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尽管特朗普政府此后退出了TPP的谈判,但中美角力的格局却得到强化。与此同时,TPP的多数原缔约国一直在进行着CPTPP的谈判。RCEP的签署既能够带来更多的本区域内的合作,也顺应着泛经贸合作的经济趋势,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重要的。而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拜登即将担任美国总统,也让很多人猜测TPP将很快以新的形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拜登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希望中国“play it by the rule”,毋庸讳言,美国仍然希望主导其新的世界规则的制订。

考虑到美国这样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RCEP面临的挑战其实也不容忽视。东盟各国与中国长期在南海问题上存在着冲突,而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经贸关系在近期也出现了严重的恶化,中国和日本之间各种历史和领土争端……这些都给美国的介入留出了相应的可能性。在这一过程中,中美之间既会出现各种新的争端,也可能在某个时点上达成某种妥协。总体而言,一份经贸协议既是风云涌动的必然,也预示着新的风云变化的走向。对于中国来说,安全感是一个重大的考量,这不仅表现在“内循环”为主这样的长期战略变化上,也体现在RCEP这样的区域性制度安排中。对于RCEP的各个利益攸关体来说,安全也是核心的关键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参与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亚太地区国家舆论普遍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是:东盟与中、日、韩、澳、新五国于11月15日签署“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CEP)。香港媒体11月13日评论这一协议的意义是: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

而上周另一件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就是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声:“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的表态。虽然发言人的讲话里还有一句“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的补充,但这仅是官方语言和说明而已:如果连拜登能否当选都不确定,那“祝贺”什么呢?

仅仅数日内发生以上两件事,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了。这个新时代的含义是:一方面,按照美国驻华临时代办傅德恩本月上旬访问中国非官方智库察哈尔学会时的介绍,美国两党普遍赞成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随美国总统的更换而变化,美国视中国为对手并加以遏制。另一方面,中国主导的中、日、韩、澳、新五国与东盟于11月15日签署RCEP一事,意味着中国开始为应对美国进行新的全球布局。

RCEP及其它“突围”路径

上周香港媒体之所以把中国主导的RCEP协议的签署称为“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是因为这一协议涵盖了15个国家,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涵盖23亿人口且经济总量超过25万亿美元、占全世界GDP总量35%以上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并纳入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多种新贸易形式;同时还因为它是中国打破美国封锁的可能突围路径。具体包括如下内容:

首先,RCEP可以解决被美国封锁后中国制造业供应链中断的问题。如果美国真的与中国脱钩,或者核心产品对华封锁,有这样大面积、涉及众多发达国家的自贸区即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可以从这里购买被封锁后中断的供应链产品,使国内因为脱钩或封锁被中断的制造业供应链重新连接起来,同时,可以继续稳定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就业,这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是天大的事。对这一前景,东盟国家外交权威人士也高度认同。

而且,如果未来中国需要的核心技术也被美国封锁的话,同样能在这个大市场获得,这里的办法就太多了。

甚至,中国产品出口受限制问题同样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按照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常用做法,中国一般商品可以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将部分产品转移到区内生产,出口商也可以更换为当地人和当地公司。特别是在增加了新的电子商务贸易形式以后,贸易量可望迅猛增加。

不过,RCEP协议还未签署,新的问题就初见端倪了,而且又来自对在中美之间搞平衡战略抓住不放的新加坡。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14日报道说:美国向来都是东盟的重要伙伴,双方应通过深化政治与安全问题的对话与协商,以及加强经济上的联系,进一步促进东盟和美国的良好关系。据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1月14日上午以视讯方式出席东盟—美国峰会,并做出以上表示。他指出:新加坡希望美方进一步扩大和加深在本区域的存在,也欢迎美国维持在亚洲的安保部署。

李显龙一贯的上述亲美愿望最后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需要拭目以待。但有一种可能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上周一在FT中文网撰文认为,拜登新政府为了争取盟友遏制中国,极有可能重拾TPP,重返CPTPP。东南亚媒体也认为,届时拜登可以能以释放善意和让利为手段,再仿效奥巴马吸纳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尼、哥伦比亚和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加入,建立一个与中国抗衡的CPTPP。由此,未来RCEP与CPTPP谁主沉浮,现在就应该想到;尤其是届时李显龙的新加坡取何立场,现在就值得高度关注。

除了RCEP,即将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同样可以实现香港媒体上周所说的“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的目的,这可以视为另一条打破封锁的突围路径。而且,它的操作空间一点不比RCEP小,甚至更大,这是欧洲的传统环境和商业文化使然。不过,鉴于拜登尚未正式就职新一届美国总统,尤其是考虑到他同欧洲盟国领导人的密切关系,所谓 “突破美国包围圈”的实际作用,同样尚需观察。

最后,上述两个路径同样都是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广阔市场,这也有助于中国外贸,或者说有益于中国的双循环,尤其是考虑到电子商务贸易的巨大作用。

正如笔者一再强调的,即便中美脱钩,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的市场在手,中国仍然能够渡过难关,但前提是:中国不能再丢掉任何一个市场,这对中国的外交提出了具体的硬性要求。

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中美关系新时代来临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除了上述中国主导签署的RCEP外,上周发生的两件涉及韩国的事情同样发人深省。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拜登11月12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话,强调韩国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核心轴”。韩国舆论认为,这显示拜登将继承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然而也是在同一天,首尔和北京的外交界同时传出,一直定不下来的中国领导人访韩一事有望年内实现。韩国舆论认为这是中美博弈的证明。另一件事是:拜登在和文在寅11月12日通电话前,前往朝鲜战争参战纪念公园,并向参战纪念碑献了花。而就在一个月前,中国掀起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主张那场战争是“抵抗美国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央日报》同样认为,这反映了拜登的立场。

造成中美关系如此现状的原因是,中国已成当代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变量。近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按照国际上购买力评价的计算方式,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在此基础上,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实力也都在迅猛发展。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加速进行,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借助全球化平台和网络,继续加速发展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在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体制正成为这场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优势和推动力,对此,各国无人能及。而对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来说,这必然构成巨大压力。

除了上述各项客观因素,中国近年来加大力度,以多种多样的题材和形式公开在国内宣传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战狼”文化。与此同时,新闻媒体的报道立场也日益激进和强势,与此相关的是,国内民众思想迅速变化,民族主义思潮也在盛行。这些变化无疑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赋予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即使对外国如普通民众来说,这也构成了另类反感感受。

这一切使美国深切感受到自己世界第一的国际地位受到威胁;广大中小国家也深感恐惧,尤其是深受中国历史影响的中国周边国家。同时,这一现状又反过来使得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被孤立于世界,这种意识形态原本在世界上就带有原生性被孤立的特点,在中国物质力量日益强大的背景下,这一切被进一步放大和加剧了。

然而,美国目前在经济、金融和军事上仍然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是第二,在两国文化、意识形态都缺乏共同点的背景下,对中国的这一切变化,美国不可能置之不理。

上述这一切造成:中美矛盾难以调和,并成为天然敌手,尽管两国不同的领导人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本质不会改变。

笔者认为,这一切需要调整。除了上述RCEP类的经济手段和路径外,最重要的是:中国必须要让世界接受中国,起码是能容忍中国。

中国当前的状况,尤其是没有盟友的缺陷,是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历史上千年帝国的遗产,这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中国封建帝国留给今天的除了去不掉的中国文化烙印外,给周边国家带来的只有恐惧和警惕。

还有,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以及近年来经济与军事实力的迅猛壮大,同样都使别国产生恐惧感。在实践上,中国政治文化原生性的孤立性和排他性,以及当前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对国内一些议题的处理,都使得中国很难被接受、并与他国结盟。

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办法就是:首先要和美国达成基本的默契;为世界(首先是周边)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让世界理解中国的现实并接受中国文化的核心元素,这就是和谐而非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中国推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也没有意识形态的标签。最后,必须严禁在国际上宣传强烈民族主义意识的“战狼”文化,民族主义的宣传应该着重争议较少的历史题材和事件。■ 

又讯:RCEP:寻求“安全”的边界
周浩

历经艰苦的长跑之后,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于14日签署,这意味着亚太区域的合纵连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区域经贸合作的加深既是中美角力的一个必然产物,也尝试着对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变局作出新的回应。

一组数字可以表明RCEP的重要性和代表性。该协议签订后,RCEP国家的人口将达到36亿,占全世界78亿总人口的近一半。签署15国的经济总量约为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签署国之间的经济差异十分明显,既有像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人均GDP已经占据全球前列的经济体,也有如越南这样发展迅猛但收入水平仍然较低的国家。正是这样的差异性,加大了各方谈判的难度。

关税减让是经贸协议给市场的第一印象,媒体的第一落脚点也纷纷在报道在RCEP安排下,各国之间的关税减让将达到一个巨大的规模。但从相对宏观的角度而言,无论是多边或者双边的经贸协议,都体现出签署经济体之间日益加深的经贸联系。协议的签署一方面是为了加深未来的经贸联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管控可能出现的分歧,并为经贸争端给出解决方案。总体而言,经贸协议的签署各方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的经贸活动中获得稳定性和安全感。

从国际贸易本身来看,贸易的出现从根本上体现了“比较优势”——某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有更高的生产效率,产品也因此更加物美价廉。从一个国际协同的角度来说,贸易的产生和加深能够使大家都各得其所。但毋庸讳言,贸易无法避开政治,贸易行为中经常牵涉到的倾销、关税壁垒等种种反“自由贸易”行为,根本上与政治利益和政治格局挂钩。因此,贸易协议也体现出各方为保证政治利益最大化而进行的经贸关系的重构和妥协。

回顾RCEP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的变化。这份贸易协议最早的倡导成员是东盟十国,对于地处东南亚的这些邻国来说,加强自身的经贸联系,是应对世界格局多极化的一个主动选择。然而,任何一个地区性的经贸安排都存在着边界,因此东盟有扩张贸易协议的需求,并因此而将经贸合作的范围扩大至东亚的中日韩三个经济大国,并在此后将这一范围继续扩大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亚的大国印度。这些国家既与东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往来,也是东盟寻求未来发展的重要市场。

然而,随着中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和政治话语权的增强,这份最早由东盟提出的经贸协议,被越来越多地认为是中国主导。这其中的一个典型事件是2019年11月,RCEP的谈判框架完成,但印度突然宣布退出。这样的一个事件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份经贸协议背后的政治角力,基于中印之间长期的微妙的关系,印度的突然退群似乎在暗示着其对“群主”的不满。与此同时,RCEP的各签署方也表示,尽管印度退出,但该协议仍然对未来印度可能的加入留出空间——只要印度愿意遵守已经同意的各项谈判安排,其可以重新加入。这样的一个灵活安排,事实上也为未来RCEP的进一步扩张保留了可能性和空间。

很多分析也认为,抛开政治因素,印度的退群也有深刻的经济因素。与以往的自由贸易协议相比,RCEP这样一个涵盖更多领域的经贸安排,对于参与国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机遇与挑战。比如说,RCEP会要求更大程度的服务行业的开放,而对于印度这样一个十分依赖本国服务业尤其是IT产业的经济体来说,贸然的大规模开放可能带来巨大的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因此印度对于相关条款的考量也会更加复杂。最终,在本国内部各方暂时无法达成共识时,印度也只能选择退出。

与此同时,从时空上来看,RCEP的签署也与中美角力这样的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上,涵盖服务业、知识产权和投资等更深入的经贸协议的概念,在奥巴马政府提出TPP之后大致成形。而TPP的提出也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希望通过建群来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面临这样的一个挑战,中国积极推动RCEP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也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扩大在本区域的影响力,并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尽管特朗普政府此后退出了TPP的谈判,但中美角力的格局却得到强化。与此同时,TPP的多数原缔约国一直在进行着CPTPP的谈判。RCEP的签署既能够带来更多的本区域内的合作,也顺应着泛经贸合作的经济趋势,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重要的。而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拜登即将担任美国总统,也让很多人猜测TPP将很快以新的形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拜登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希望中国“play it by the rule”,毋庸讳言,美国仍然希望主导其新的世界规则的制订。

考虑到美国这样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RCEP面临的挑战其实也不容忽视。东盟各国与中国长期在南海问题上存在着冲突,而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经贸关系在近期也出现了严重的恶化,中国和日本之间各种历史和领土争端……这些都给美国的介入留出了相应的可能性。在这一过程中,中美之间既会出现各种新的争端,也可能在某个时点上达成某种妥协。总体而言,一份经贸协议既是风云涌动的必然,也预示着新的风云变化的走向。对于中国来说,安全感是一个重大的考量,这不仅表现在“内循环”为主这样的长期战略变化上,也体现在RCEP这样的区域性制度安排中。对于RCEP的各个利益攸关体来说,安全也是核心的关键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RCEP,中国开始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发布日期:2020-11-16 06:10
摘要:中国参与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亚太地区国家舆论普遍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是:东盟与中、日、韩、澳、新五国于11月15日签署“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CEP)。香港媒体11月13日评论这一协议的意义是: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

而上周另一件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就是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声:“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的表态。虽然发言人的讲话里还有一句“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的补充,但这仅是官方语言和说明而已:如果连拜登能否当选都不确定,那“祝贺”什么呢?

仅仅数日内发生以上两件事,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了。这个新时代的含义是:一方面,按照美国驻华临时代办傅德恩本月上旬访问中国非官方智库察哈尔学会时的介绍,美国两党普遍赞成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随美国总统的更换而变化,美国视中国为对手并加以遏制。另一方面,中国主导的中、日、韩、澳、新五国与东盟于11月15日签署RCEP一事,意味着中国开始为应对美国进行新的全球布局。

RCEP及其它“突围”路径

上周香港媒体之所以把中国主导的RCEP协议的签署称为“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是因为这一协议涵盖了15个国家,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涵盖23亿人口且经济总量超过25万亿美元、占全世界GDP总量35%以上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并纳入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多种新贸易形式;同时还因为它是中国打破美国封锁的可能突围路径。具体包括如下内容:

首先,RCEP可以解决被美国封锁后中国制造业供应链中断的问题。如果美国真的与中国脱钩,或者核心产品对华封锁,有这样大面积、涉及众多发达国家的自贸区即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可以从这里购买被封锁后中断的供应链产品,使国内因为脱钩或封锁被中断的制造业供应链重新连接起来,同时,可以继续稳定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就业,这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是天大的事。对这一前景,东盟国家外交权威人士也高度认同。

而且,如果未来中国需要的核心技术也被美国封锁的话,同样能在这个大市场获得,这里的办法就太多了。

甚至,中国产品出口受限制问题同样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按照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常用做法,中国一般商品可以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将部分产品转移到区内生产,出口商也可以更换为当地人和当地公司。特别是在增加了新的电子商务贸易形式以后,贸易量可望迅猛增加。

不过,RCEP协议还未签署,新的问题就初见端倪了,而且又来自对在中美之间搞平衡战略抓住不放的新加坡。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14日报道说:美国向来都是东盟的重要伙伴,双方应通过深化政治与安全问题的对话与协商,以及加强经济上的联系,进一步促进东盟和美国的良好关系。据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1月14日上午以视讯方式出席东盟—美国峰会,并做出以上表示。他指出:新加坡希望美方进一步扩大和加深在本区域的存在,也欢迎美国维持在亚洲的安保部署。

李显龙一贯的上述亲美愿望最后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需要拭目以待。但有一种可能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上周一在FT中文网撰文认为,拜登新政府为了争取盟友遏制中国,极有可能重拾TPP,重返CPTPP。东南亚媒体也认为,届时拜登可以能以释放善意和让利为手段,再仿效奥巴马吸纳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尼、哥伦比亚和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加入,建立一个与中国抗衡的CPTPP。由此,未来RCEP与CPTPP谁主沉浮,现在就应该想到;尤其是届时李显龙的新加坡取何立场,现在就值得高度关注。

除了RCEP,即将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同样可以实现香港媒体上周所说的“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的目的,这可以视为另一条打破封锁的突围路径。而且,它的操作空间一点不比RCEP小,甚至更大,这是欧洲的传统环境和商业文化使然。不过,鉴于拜登尚未正式就职新一届美国总统,尤其是考虑到他同欧洲盟国领导人的密切关系,所谓 “突破美国包围圈”的实际作用,同样尚需观察。

最后,上述两个路径同样都是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广阔市场,这也有助于中国外贸,或者说有益于中国的双循环,尤其是考虑到电子商务贸易的巨大作用。

正如笔者一再强调的,即便中美脱钩,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的市场在手,中国仍然能够渡过难关,但前提是:中国不能再丢掉任何一个市场,这对中国的外交提出了具体的硬性要求。

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中美关系新时代来临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除了上述中国主导签署的RCEP外,上周发生的两件涉及韩国的事情同样发人深省。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拜登11月12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话,强调韩国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核心轴”。韩国舆论认为,这显示拜登将继承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然而也是在同一天,首尔和北京的外交界同时传出,一直定不下来的中国领导人访韩一事有望年内实现。韩国舆论认为这是中美博弈的证明。另一件事是:拜登在和文在寅11月12日通电话前,前往朝鲜战争参战纪念公园,并向参战纪念碑献了花。而就在一个月前,中国掀起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主张那场战争是“抵抗美国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央日报》同样认为,这反映了拜登的立场。

造成中美关系如此现状的原因是,中国已成当代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变量。近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按照国际上购买力评价的计算方式,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在此基础上,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实力也都在迅猛发展。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加速进行,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借助全球化平台和网络,继续加速发展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在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体制正成为这场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优势和推动力,对此,各国无人能及。而对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来说,这必然构成巨大压力。

除了上述各项客观因素,中国近年来加大力度,以多种多样的题材和形式公开在国内宣传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战狼”文化。与此同时,新闻媒体的报道立场也日益激进和强势,与此相关的是,国内民众思想迅速变化,民族主义思潮也在盛行。这些变化无疑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赋予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即使对外国如普通民众来说,这也构成了另类反感感受。

这一切使美国深切感受到自己世界第一的国际地位受到威胁;广大中小国家也深感恐惧,尤其是深受中国历史影响的中国周边国家。同时,这一现状又反过来使得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被孤立于世界,这种意识形态原本在世界上就带有原生性被孤立的特点,在中国物质力量日益强大的背景下,这一切被进一步放大和加剧了。

然而,美国目前在经济、金融和军事上仍然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是第二,在两国文化、意识形态都缺乏共同点的背景下,对中国的这一切变化,美国不可能置之不理。

上述这一切造成:中美矛盾难以调和,并成为天然敌手,尽管两国不同的领导人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本质不会改变。

笔者认为,这一切需要调整。除了上述RCEP类的经济手段和路径外,最重要的是:中国必须要让世界接受中国,起码是能容忍中国。

中国当前的状况,尤其是没有盟友的缺陷,是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历史上千年帝国的遗产,这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中国封建帝国留给今天的除了去不掉的中国文化烙印外,给周边国家带来的只有恐惧和警惕。

还有,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以及近年来经济与军事实力的迅猛壮大,同样都使别国产生恐惧感。在实践上,中国政治文化原生性的孤立性和排他性,以及当前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对国内一些议题的处理,都使得中国很难被接受、并与他国结盟。

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办法就是:首先要和美国达成基本的默契;为世界(首先是周边)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让世界理解中国的现实并接受中国文化的核心元素,这就是和谐而非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中国推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也没有意识形态的标签。最后,必须严禁在国际上宣传强烈民族主义意识的“战狼”文化,民族主义的宣传应该着重争议较少的历史题材和事件。■ 

又讯:RCEP:寻求“安全”的边界
周浩

历经艰苦的长跑之后,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于14日签署,这意味着亚太区域的合纵连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区域经贸合作的加深既是中美角力的一个必然产物,也尝试着对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变局作出新的回应。

一组数字可以表明RCEP的重要性和代表性。该协议签订后,RCEP国家的人口将达到36亿,占全世界78亿总人口的近一半。签署15国的经济总量约为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签署国之间的经济差异十分明显,既有像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人均GDP已经占据全球前列的经济体,也有如越南这样发展迅猛但收入水平仍然较低的国家。正是这样的差异性,加大了各方谈判的难度。

关税减让是经贸协议给市场的第一印象,媒体的第一落脚点也纷纷在报道在RCEP安排下,各国之间的关税减让将达到一个巨大的规模。但从相对宏观的角度而言,无论是多边或者双边的经贸协议,都体现出签署经济体之间日益加深的经贸联系。协议的签署一方面是为了加深未来的经贸联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管控可能出现的分歧,并为经贸争端给出解决方案。总体而言,经贸协议的签署各方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的经贸活动中获得稳定性和安全感。

从国际贸易本身来看,贸易的出现从根本上体现了“比较优势”——某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有更高的生产效率,产品也因此更加物美价廉。从一个国际协同的角度来说,贸易的产生和加深能够使大家都各得其所。但毋庸讳言,贸易无法避开政治,贸易行为中经常牵涉到的倾销、关税壁垒等种种反“自由贸易”行为,根本上与政治利益和政治格局挂钩。因此,贸易协议也体现出各方为保证政治利益最大化而进行的经贸关系的重构和妥协。

回顾RCEP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的变化。这份贸易协议最早的倡导成员是东盟十国,对于地处东南亚的这些邻国来说,加强自身的经贸联系,是应对世界格局多极化的一个主动选择。然而,任何一个地区性的经贸安排都存在着边界,因此东盟有扩张贸易协议的需求,并因此而将经贸合作的范围扩大至东亚的中日韩三个经济大国,并在此后将这一范围继续扩大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亚的大国印度。这些国家既与东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往来,也是东盟寻求未来发展的重要市场。

然而,随着中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和政治话语权的增强,这份最早由东盟提出的经贸协议,被越来越多地认为是中国主导。这其中的一个典型事件是2019年11月,RCEP的谈判框架完成,但印度突然宣布退出。这样的一个事件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份经贸协议背后的政治角力,基于中印之间长期的微妙的关系,印度的突然退群似乎在暗示着其对“群主”的不满。与此同时,RCEP的各签署方也表示,尽管印度退出,但该协议仍然对未来印度可能的加入留出空间——只要印度愿意遵守已经同意的各项谈判安排,其可以重新加入。这样的一个灵活安排,事实上也为未来RCEP的进一步扩张保留了可能性和空间。

很多分析也认为,抛开政治因素,印度的退群也有深刻的经济因素。与以往的自由贸易协议相比,RCEP这样一个涵盖更多领域的经贸安排,对于参与国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机遇与挑战。比如说,RCEP会要求更大程度的服务行业的开放,而对于印度这样一个十分依赖本国服务业尤其是IT产业的经济体来说,贸然的大规模开放可能带来巨大的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因此印度对于相关条款的考量也会更加复杂。最终,在本国内部各方暂时无法达成共识时,印度也只能选择退出。

与此同时,从时空上来看,RCEP的签署也与中美角力这样的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上,涵盖服务业、知识产权和投资等更深入的经贸协议的概念,在奥巴马政府提出TPP之后大致成形。而TPP的提出也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希望通过建群来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面临这样的一个挑战,中国积极推动RCEP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也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扩大在本区域的影响力,并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尽管特朗普政府此后退出了TPP的谈判,但中美角力的格局却得到强化。与此同时,TPP的多数原缔约国一直在进行着CPTPP的谈判。RCEP的签署既能够带来更多的本区域内的合作,也顺应着泛经贸合作的经济趋势,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重要的。而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拜登即将担任美国总统,也让很多人猜测TPP将很快以新的形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拜登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希望中国“play it by the rule”,毋庸讳言,美国仍然希望主导其新的世界规则的制订。

考虑到美国这样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RCEP面临的挑战其实也不容忽视。东盟各国与中国长期在南海问题上存在着冲突,而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经贸关系在近期也出现了严重的恶化,中国和日本之间各种历史和领土争端……这些都给美国的介入留出了相应的可能性。在这一过程中,中美之间既会出现各种新的争端,也可能在某个时点上达成某种妥协。总体而言,一份经贸协议既是风云涌动的必然,也预示着新的风云变化的走向。对于中国来说,安全感是一个重大的考量,这不仅表现在“内循环”为主这样的长期战略变化上,也体现在RCEP这样的区域性制度安排中。对于RCEP的各个利益攸关体来说,安全也是核心的关键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参与的“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亚太地区国家舆论普遍高度关注的重大事件是:东盟与中、日、韩、澳、新五国于11月15日签署“地区全面经济伙伴协定” (RCEP)。香港媒体11月13日评论这一协议的意义是: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

而上周另一件引发国际关注的事件,就是11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一声:“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我们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的表态。虽然发言人的讲话里还有一句“我们理解美国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的补充,但这仅是官方语言和说明而已:如果连拜登能否当选都不确定,那“祝贺”什么呢?

仅仅数日内发生以上两件事,标志着中国已经开始公开应对美国对华政策的新时代了。这个新时代的含义是:一方面,按照美国驻华临时代办傅德恩本月上旬访问中国非官方智库察哈尔学会时的介绍,美国两党普遍赞成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不会随美国总统的更换而变化,美国视中国为对手并加以遏制。另一方面,中国主导的中、日、韩、澳、新五国与东盟于11月15日签署RCEP一事,意味着中国开始为应对美国进行新的全球布局。

RCEP及其它“突围”路径

上周香港媒体之所以把中国主导的RCEP协议的签署称为“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是因为这一协议涵盖了15个国家,是目前世界上面积最大、涵盖23亿人口且经济总量超过25万亿美元、占全世界GDP总量35%以上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并纳入了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多种新贸易形式;同时还因为它是中国打破美国封锁的可能突围路径。具体包括如下内容:

首先,RCEP可以解决被美国封锁后中国制造业供应链中断的问题。如果美国真的与中国脱钩,或者核心产品对华封锁,有这样大面积、涉及众多发达国家的自贸区即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可以从这里购买被封锁后中断的供应链产品,使国内因为脱钩或封锁被中断的制造业供应链重新连接起来,同时,可以继续稳定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就业,这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是天大的事。对这一前景,东盟国家外交权威人士也高度认同。

而且,如果未来中国需要的核心技术也被美国封锁的话,同样能在这个大市场获得,这里的办法就太多了。

甚至,中国产品出口受限制问题同样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很大程度的解决。按照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常用做法,中国一般商品可以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将部分产品转移到区内生产,出口商也可以更换为当地人和当地公司。特别是在增加了新的电子商务贸易形式以后,贸易量可望迅猛增加。

不过,RCEP协议还未签署,新的问题就初见端倪了,而且又来自对在中美之间搞平衡战略抓住不放的新加坡。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14日报道说:美国向来都是东盟的重要伙伴,双方应通过深化政治与安全问题的对话与协商,以及加强经济上的联系,进一步促进东盟和美国的良好关系。据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1月14日上午以视讯方式出席东盟—美国峰会,并做出以上表示。他指出:新加坡希望美方进一步扩大和加深在本区域的存在,也欢迎美国维持在亚洲的安保部署。

李显龙一贯的上述亲美愿望最后对中国会有什么后果,需要拭目以待。但有一种可能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上周一在FT中文网撰文认为,拜登新政府为了争取盟友遏制中国,极有可能重拾TPP,重返CPTPP。东南亚媒体也认为,届时拜登可以能以释放善意和让利为手段,再仿效奥巴马吸纳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尼、哥伦比亚和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加入,建立一个与中国抗衡的CPTPP。由此,未来RCEP与CPTPP谁主沉浮,现在就应该想到;尤其是届时李显龙的新加坡取何立场,现在就值得高度关注。

除了RCEP,即将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同样可以实现香港媒体上周所说的“中国突破美国包围网”的目的,这可以视为另一条打破封锁的突围路径。而且,它的操作空间一点不比RCEP小,甚至更大,这是欧洲的传统环境和商业文化使然。不过,鉴于拜登尚未正式就职新一届美国总统,尤其是考虑到他同欧洲盟国领导人的密切关系,所谓 “突破美国包围圈”的实际作用,同样尚需观察。

最后,上述两个路径同样都是一般进出口贸易的广阔市场,这也有助于中国外贸,或者说有益于中国的双循环,尤其是考虑到电子商务贸易的巨大作用。

正如笔者一再强调的,即便中美脱钩,只要东盟、欧盟和日本的市场在手,中国仍然能够渡过难关,但前提是:中国不能再丢掉任何一个市场,这对中国的外交提出了具体的硬性要求。

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中美关系新时代来临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对立难以调和。

除了上述中国主导签署的RCEP外,上周发生的两件涉及韩国的事情同样发人深省。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拜登11月12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话,强调韩国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核心轴”。韩国舆论认为,这显示拜登将继承特朗普的“印太战略”;然而也是在同一天,首尔和北京的外交界同时传出,一直定不下来的中国领导人访韩一事有望年内实现。韩国舆论认为这是中美博弈的证明。另一件事是:拜登在和文在寅11月12日通电话前,前往朝鲜战争参战纪念公园,并向参战纪念碑献了花。而就在一个月前,中国掀起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的纪念活动,主张那场战争是“抵抗美国帝国主义的伟大胜利”。《中央日报》同样认为,这反映了拜登的立场。

造成中美关系如此现状的原因是,中国已成当代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变量。近年来,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按照国际上购买力评价的计算方式,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超过美国。在此基础上,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实力也都在迅猛发展。而且,这一趋势还在加速进行,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借助全球化平台和网络,继续加速发展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在这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体制正成为这场世界体系变化的最大优势和推动力,对此,各国无人能及。而对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来说,这必然构成巨大压力。

除了上述各项客观因素,中国近年来加大力度,以多种多样的题材和形式公开在国内宣传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民族主义和“战狼”文化。与此同时,新闻媒体的报道立场也日益激进和强势,与此相关的是,国内民众思想迅速变化,民族主义思潮也在盛行。这些变化无疑被美国等西方国家赋予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即使对外国如普通民众来说,这也构成了另类反感感受。

这一切使美国深切感受到自己世界第一的国际地位受到威胁;广大中小国家也深感恐惧,尤其是深受中国历史影响的中国周边国家。同时,这一现状又反过来使得中国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被孤立于世界,这种意识形态原本在世界上就带有原生性被孤立的特点,在中国物质力量日益强大的背景下,这一切被进一步放大和加剧了。

然而,美国目前在经济、金融和军事上仍然是世界第一,而中国是第二,在两国文化、意识形态都缺乏共同点的背景下,对中国的这一切变化,美国不可能置之不理。

上述这一切造成:中美矛盾难以调和,并成为天然敌手,尽管两国不同的领导人会有不同的表现,但本质不会改变。

笔者认为,这一切需要调整。除了上述RCEP类的经济手段和路径外,最重要的是:中国必须要让世界接受中国,起码是能容忍中国。

中国当前的状况,尤其是没有盟友的缺陷,是多种因素造成的。首先是历史上千年帝国的遗产,这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中国封建帝国留给今天的除了去不掉的中国文化烙印外,给周边国家带来的只有恐惧和警惕。

还有,中国巨大的国土面积和人口,以及近年来经济与军事实力的迅猛壮大,同样都使别国产生恐惧感。在实践上,中国政治文化原生性的孤立性和排他性,以及当前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对国内一些议题的处理,都使得中国很难被接受、并与他国结盟。

解决上述问题的有效办法就是:首先要和美国达成基本的默契;为世界(首先是周边)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让世界理解中国的现实并接受中国文化的核心元素,这就是和谐而非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中国推崇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也没有意识形态的标签。最后,必须严禁在国际上宣传强烈民族主义意识的“战狼”文化,民族主义的宣传应该着重争议较少的历史题材和事件。■ 

又讯:RCEP:寻求“安全”的边界
周浩

历经艰苦的长跑之后,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于14日签署,这意味着亚太区域的合纵连横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区域经贸合作的加深既是中美角力的一个必然产物,也尝试着对新的国际政治经济变局作出新的回应。

一组数字可以表明RCEP的重要性和代表性。该协议签订后,RCEP国家的人口将达到36亿,占全世界78亿总人口的近一半。签署15国的经济总量约为2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约三分之一,贸易额也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签署国之间的经济差异十分明显,既有像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人均GDP已经占据全球前列的经济体,也有如越南这样发展迅猛但收入水平仍然较低的国家。正是这样的差异性,加大了各方谈判的难度。

关税减让是经贸协议给市场的第一印象,媒体的第一落脚点也纷纷在报道在RCEP安排下,各国之间的关税减让将达到一个巨大的规模。但从相对宏观的角度而言,无论是多边或者双边的经贸协议,都体现出签署经济体之间日益加深的经贸联系。协议的签署一方面是为了加深未来的经贸联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管控可能出现的分歧,并为经贸争端给出解决方案。总体而言,经贸协议的签署各方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的经贸活动中获得稳定性和安全感。

从国际贸易本身来看,贸易的出现从根本上体现了“比较优势”——某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有更高的生产效率,产品也因此更加物美价廉。从一个国际协同的角度来说,贸易的产生和加深能够使大家都各得其所。但毋庸讳言,贸易无法避开政治,贸易行为中经常牵涉到的倾销、关税壁垒等种种反“自由贸易”行为,根本上与政治利益和政治格局挂钩。因此,贸易协议也体现出各方为保证政治利益最大化而进行的经贸关系的重构和妥协。

回顾RCEP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的变化。这份贸易协议最早的倡导成员是东盟十国,对于地处东南亚的这些邻国来说,加强自身的经贸联系,是应对世界格局多极化的一个主动选择。然而,任何一个地区性的经贸安排都存在着边界,因此东盟有扩张贸易协议的需求,并因此而将经贸合作的范围扩大至东亚的中日韩三个经济大国,并在此后将这一范围继续扩大至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亚的大国印度。这些国家既与东盟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往来,也是东盟寻求未来发展的重要市场。

然而,随着中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和政治话语权的增强,这份最早由东盟提出的经贸协议,被越来越多地认为是中国主导。这其中的一个典型事件是2019年11月,RCEP的谈判框架完成,但印度突然宣布退出。这样的一个事件让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份经贸协议背后的政治角力,基于中印之间长期的微妙的关系,印度的突然退群似乎在暗示着其对“群主”的不满。与此同时,RCEP的各签署方也表示,尽管印度退出,但该协议仍然对未来印度可能的加入留出空间——只要印度愿意遵守已经同意的各项谈判安排,其可以重新加入。这样的一个灵活安排,事实上也为未来RCEP的进一步扩张保留了可能性和空间。

很多分析也认为,抛开政治因素,印度的退群也有深刻的经济因素。与以往的自由贸易协议相比,RCEP这样一个涵盖更多领域的经贸安排,对于参与国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机遇与挑战。比如说,RCEP会要求更大程度的服务行业的开放,而对于印度这样一个十分依赖本国服务业尤其是IT产业的经济体来说,贸然的大规模开放可能带来巨大的对就业市场的冲击,因此印度对于相关条款的考量也会更加复杂。最终,在本国内部各方暂时无法达成共识时,印度也只能选择退出。

与此同时,从时空上来看,RCEP的签署也与中美角力这样的大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实上,涵盖服务业、知识产权和投资等更深入的经贸协议的概念,在奥巴马政府提出TPP之后大致成形。而TPP的提出也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希望通过建群来遏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面临这样的一个挑战,中国积极推动RCEP的签署,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国也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扩大在本区域的影响力,并获得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度。

尽管特朗普政府此后退出了TPP的谈判,但中美角力的格局却得到强化。与此同时,TPP的多数原缔约国一直在进行着CPTPP的谈判。RCEP的签署既能够带来更多的本区域内的合作,也顺应着泛经贸合作的经济趋势,对于中国来说仍然是重要的。而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拜登即将担任美国总统,也让很多人猜测TPP将很快以新的形式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拜登在竞选期间一直强调希望中国“play it by the rule”,毋庸讳言,美国仍然希望主导其新的世界规则的制订。

考虑到美国这样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RCEP面临的挑战其实也不容忽视。东盟各国与中国长期在南海问题上存在着冲突,而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经贸关系在近期也出现了严重的恶化,中国和日本之间各种历史和领土争端……这些都给美国的介入留出了相应的可能性。在这一过程中,中美之间既会出现各种新的争端,也可能在某个时点上达成某种妥协。总体而言,一份经贸协议既是风云涌动的必然,也预示着新的风云变化的走向。对于中国来说,安全感是一个重大的考量,这不仅表现在“内循环”为主这样的长期战略变化上,也体现在RCEP这样的区域性制度安排中。对于RCEP的各个利益攸关体来说,安全也是核心的关键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