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提醒世人: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 FT

OR--商业新媒体

在自由贸易的好处受到质疑、世界各地对全球化担忧上升之际,签署一份泛亚贸易协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达到一个里程碑;它覆盖15个国家,它们加起来占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近三分之一。它是将中国、日本和韩国汇聚在一起的第一份贸易协定,并使亚洲朝着一个团结一致的贸易集团走近一步。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它发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下降的信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国总统伊始,就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那项贸易协定本来会加强美国与另外11个区域经济体的经贸纽带。如今,就在他的总统任期接近尾声之际,特朗普见证了中国与另外14个亚太国家签署协议。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已明确表示,他打算把美国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反制北京方面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RCEP的签署突显这项任务的艰巨性。

有必要指出的是,尽管RCEP具有重大象征意义,但它是一种相对深度较浅的20世纪风格的贸易安排——专注于降低关税,同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更为复杂的事项,如跨境数据流动、电子商务和农业。同时,尚不清楚RCEP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会有很大作用。考虑到中国具有出于政治冲突而报复贸易伙伴的倾向,这一点很重要。澳大利亚目前就在这方面受苦。

尽管如此,RCEP存在一些让中国加强其区域地位的关键方式。最重要的一步是它放开和统一了集团内部商品贸易的原产地规则。这将使打造灵活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容易——出于多种原因,这可能对中国有利,其中包括在美国再次对中国商品实施制裁的情况下。原产地规则的统一,也可能让监管机构在标准制定方面取得更广泛进展——随着集团的贸易伙伴对其要求做出回应,这可能会产生超出RCEP范围的溢出效应。这只有在中国与其RCEP 伙伴成员共同努力(而不是试图自己主宰条款)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这些事态发展对拜登政府宣称的目标——重新确立美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反制中国的影响力——构成挑战。在外交上,明显的举措将是让美国加入TPP的新版本、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重新打包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从外交和经济角度看,此举将是合乎逻辑的,但在美国当前的气候下,在政治上很可能是做不到的。

印度也必须考虑该怎么做。莫迪政府渴望模仿中国的快速工业增长,使印度成为本世纪第二大亚洲超级大国。然而,由于担心新兴的印度工业被廉价的中国出口产品压垮,该国退出了RCEP谈判。但是印度必须小心,不要重拾防御性的、内向的态度,这种态度在过去对该国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无论它在实际意义上有什么局限性,RCEP在西方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起到重要的提醒作用: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RCEP是对自由贸易的重要肯定

发布日期:2020-11-18 11:24
摘要:在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提醒世人: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 FT

OR--商业新媒体

在自由贸易的好处受到质疑、世界各地对全球化担忧上升之际,签署一份泛亚贸易协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达到一个里程碑;它覆盖15个国家,它们加起来占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近三分之一。它是将中国、日本和韩国汇聚在一起的第一份贸易协定,并使亚洲朝着一个团结一致的贸易集团走近一步。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它发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下降的信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国总统伊始,就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那项贸易协定本来会加强美国与另外11个区域经济体的经贸纽带。如今,就在他的总统任期接近尾声之际,特朗普见证了中国与另外14个亚太国家签署协议。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已明确表示,他打算把美国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反制北京方面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RCEP的签署突显这项任务的艰巨性。

有必要指出的是,尽管RCEP具有重大象征意义,但它是一种相对深度较浅的20世纪风格的贸易安排——专注于降低关税,同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更为复杂的事项,如跨境数据流动、电子商务和农业。同时,尚不清楚RCEP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会有很大作用。考虑到中国具有出于政治冲突而报复贸易伙伴的倾向,这一点很重要。澳大利亚目前就在这方面受苦。

尽管如此,RCEP存在一些让中国加强其区域地位的关键方式。最重要的一步是它放开和统一了集团内部商品贸易的原产地规则。这将使打造灵活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容易——出于多种原因,这可能对中国有利,其中包括在美国再次对中国商品实施制裁的情况下。原产地规则的统一,也可能让监管机构在标准制定方面取得更广泛进展——随着集团的贸易伙伴对其要求做出回应,这可能会产生超出RCEP范围的溢出效应。这只有在中国与其RCEP 伙伴成员共同努力(而不是试图自己主宰条款)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这些事态发展对拜登政府宣称的目标——重新确立美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反制中国的影响力——构成挑战。在外交上,明显的举措将是让美国加入TPP的新版本、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重新打包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从外交和经济角度看,此举将是合乎逻辑的,但在美国当前的气候下,在政治上很可能是做不到的。

印度也必须考虑该怎么做。莫迪政府渴望模仿中国的快速工业增长,使印度成为本世纪第二大亚洲超级大国。然而,由于担心新兴的印度工业被廉价的中国出口产品压垮,该国退出了RCEP谈判。但是印度必须小心,不要重拾防御性的、内向的态度,这种态度在过去对该国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无论它在实际意义上有什么局限性,RCEP在西方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起到重要的提醒作用: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提醒世人: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 FT

OR--商业新媒体

在自由贸易的好处受到质疑、世界各地对全球化担忧上升之际,签署一份泛亚贸易协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达到一个里程碑;它覆盖15个国家,它们加起来占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近三分之一。它是将中国、日本和韩国汇聚在一起的第一份贸易协定,并使亚洲朝着一个团结一致的贸易集团走近一步。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它发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下降的信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国总统伊始,就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那项贸易协定本来会加强美国与另外11个区域经济体的经贸纽带。如今,就在他的总统任期接近尾声之际,特朗普见证了中国与另外14个亚太国家签署协议。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已明确表示,他打算把美国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反制北京方面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RCEP的签署突显这项任务的艰巨性。

有必要指出的是,尽管RCEP具有重大象征意义,但它是一种相对深度较浅的20世纪风格的贸易安排——专注于降低关税,同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更为复杂的事项,如跨境数据流动、电子商务和农业。同时,尚不清楚RCEP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会有很大作用。考虑到中国具有出于政治冲突而报复贸易伙伴的倾向,这一点很重要。澳大利亚目前就在这方面受苦。

尽管如此,RCEP存在一些让中国加强其区域地位的关键方式。最重要的一步是它放开和统一了集团内部商品贸易的原产地规则。这将使打造灵活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容易——出于多种原因,这可能对中国有利,其中包括在美国再次对中国商品实施制裁的情况下。原产地规则的统一,也可能让监管机构在标准制定方面取得更广泛进展——随着集团的贸易伙伴对其要求做出回应,这可能会产生超出RCEP范围的溢出效应。这只有在中国与其RCEP 伙伴成员共同努力(而不是试图自己主宰条款)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这些事态发展对拜登政府宣称的目标——重新确立美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反制中国的影响力——构成挑战。在外交上,明显的举措将是让美国加入TPP的新版本、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重新打包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从外交和经济角度看,此举将是合乎逻辑的,但在美国当前的气候下,在政治上很可能是做不到的。

印度也必须考虑该怎么做。莫迪政府渴望模仿中国的快速工业增长,使印度成为本世纪第二大亚洲超级大国。然而,由于担心新兴的印度工业被廉价的中国出口产品压垮,该国退出了RCEP谈判。但是印度必须小心,不要重拾防御性的、内向的态度,这种态度在过去对该国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无论它在实际意义上有什么局限性,RCEP在西方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起到重要的提醒作用: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RCEP是对自由贸易的重要肯定

发布日期:2020-11-18 11:24
摘要:在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提醒世人: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 FT

OR--商业新媒体

在自由贸易的好处受到质疑、世界各地对全球化担忧上升之际,签署一份泛亚贸易协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达到一个里程碑;它覆盖15个国家,它们加起来占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近三分之一。它是将中国、日本和韩国汇聚在一起的第一份贸易协定,并使亚洲朝着一个团结一致的贸易集团走近一步。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它发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下降的信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国总统伊始,就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那项贸易协定本来会加强美国与另外11个区域经济体的经贸纽带。如今,就在他的总统任期接近尾声之际,特朗普见证了中国与另外14个亚太国家签署协议。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已明确表示,他打算把美国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反制北京方面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RCEP的签署突显这项任务的艰巨性。

有必要指出的是,尽管RCEP具有重大象征意义,但它是一种相对深度较浅的20世纪风格的贸易安排——专注于降低关税,同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更为复杂的事项,如跨境数据流动、电子商务和农业。同时,尚不清楚RCEP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会有很大作用。考虑到中国具有出于政治冲突而报复贸易伙伴的倾向,这一点很重要。澳大利亚目前就在这方面受苦。

尽管如此,RCEP存在一些让中国加强其区域地位的关键方式。最重要的一步是它放开和统一了集团内部商品贸易的原产地规则。这将使打造灵活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容易——出于多种原因,这可能对中国有利,其中包括在美国再次对中国商品实施制裁的情况下。原产地规则的统一,也可能让监管机构在标准制定方面取得更广泛进展——随着集团的贸易伙伴对其要求做出回应,这可能会产生超出RCEP范围的溢出效应。这只有在中国与其RCEP 伙伴成员共同努力(而不是试图自己主宰条款)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这些事态发展对拜登政府宣称的目标——重新确立美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反制中国的影响力——构成挑战。在外交上,明显的举措将是让美国加入TPP的新版本、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重新打包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从外交和经济角度看,此举将是合乎逻辑的,但在美国当前的气候下,在政治上很可能是做不到的。

印度也必须考虑该怎么做。莫迪政府渴望模仿中国的快速工业增长,使印度成为本世纪第二大亚洲超级大国。然而,由于担心新兴的印度工业被廉价的中国出口产品压垮,该国退出了RCEP谈判。但是印度必须小心,不要重拾防御性的、内向的态度,这种态度在过去对该国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无论它在实际意义上有什么局限性,RCEP在西方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起到重要的提醒作用: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提醒世人: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 FT

OR--商业新媒体

在自由贸易的好处受到质疑、世界各地对全球化担忧上升之际,签署一份泛亚贸易协定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标志着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达到一个里程碑;它覆盖15个国家,它们加起来占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和近三分之一。它是将中国、日本和韩国汇聚在一起的第一份贸易协定,并使亚洲朝着一个团结一致的贸易集团走近一步。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它发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下降的信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国总统伊始,就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那项贸易协定本来会加强美国与另外11个区域经济体的经贸纽带。如今,就在他的总统任期接近尾声之际,特朗普见证了中国与另外14个亚太国家签署协议。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已明确表示,他打算把美国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反制北京方面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RCEP的签署突显这项任务的艰巨性。

有必要指出的是,尽管RCEP具有重大象征意义,但它是一种相对深度较浅的20世纪风格的贸易安排——专注于降低关税,同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更为复杂的事项,如跨境数据流动、电子商务和农业。同时,尚不清楚RCEP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会有很大作用。考虑到中国具有出于政治冲突而报复贸易伙伴的倾向,这一点很重要。澳大利亚目前就在这方面受苦。

尽管如此,RCEP存在一些让中国加强其区域地位的关键方式。最重要的一步是它放开和统一了集团内部商品贸易的原产地规则。这将使打造灵活的供应链变得更加容易——出于多种原因,这可能对中国有利,其中包括在美国再次对中国商品实施制裁的情况下。原产地规则的统一,也可能让监管机构在标准制定方面取得更广泛进展——随着集团的贸易伙伴对其要求做出回应,这可能会产生超出RCEP范围的溢出效应。这只有在中国与其RCEP 伙伴成员共同努力(而不是试图自己主宰条款)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这些事态发展对拜登政府宣称的目标——重新确立美国在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反制中国的影响力——构成挑战。在外交上,明显的举措将是让美国加入TPP的新版本、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重新打包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从外交和经济角度看,此举将是合乎逻辑的,但在美国当前的气候下,在政治上很可能是做不到的。

印度也必须考虑该怎么做。莫迪政府渴望模仿中国的快速工业增长,使印度成为本世纪第二大亚洲超级大国。然而,由于担心新兴的印度工业被廉价的中国出口产品压垮,该国退出了RCEP谈判。但是印度必须小心,不要重拾防御性的、内向的态度,这种态度在过去对该国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无论它在实际意义上有什么局限性,RCEP在西方世界对开放经济关系产生怀疑的时代起到重要的提醒作用:自由贸易是实现更大繁荣的最佳途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