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当然,这可能会让热衷于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感到失望。



撰文 | Dave Michaels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

当然,这可能会让许多自由主义者和精通技术的投资者失望,因为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身上,有些人还为此投了钱。

实际情况则是,全球央行和各国政府(加密货币支持者希望淘汰的对象)正越来越热衷于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也就是发行没有纸币或硬币作为对应物的完全虚拟化的货币,并将这些虚拟货币作为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

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在内的一些央行事实上已经通过在央行开立账户的商业银行发行了数字货币。这些商业银行会将资金以电子化方式贷给家庭和企业,并允许客户在无需兑换现金的情况下进行数字化收付款操作。但由央行直接发行的数字货币却不止于此。

除了借道商业银行,央行或许可以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这些货币能够像今天的现金一样被用作法定货币。

这种数字货币究竟如何运作目前还不清楚,但一些国家正在进行试验,其深远影响可能覆盖从商业到利率再到隐私等方方面面。举例来说,无论是支付信用卡账单还是按揭贷款,无论是向亲友汇款还是在网上购物,目前大多数金融交易都要在一个拼接的系统上进行结算,意味着在不同账户之间转账可能需要两到三天。

但如果是在单一网络上管理的国家数字货币,资金转手就几乎可以立即实现。例如,大多数比特币交易的结算时间都在10分钟之内。使用数字货币的情况下,交易可以实时进行,费用会更低,甚至没有费用。

让央行主导数字货币也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的地位,并可能带来棘手的政治问题,比如美联储该如何对待消费者存入的新电子存款,包括它是否应该为这些存款支付利息或发放贷款。

另外,国家数字货币的出现可能会让私人加密货币更难流行起来。因为政府电子现金将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支持和控制,人们或许会觉得它比私人创造的加密货币更加可靠——后者在去中心化的用户网络上流通,价值波动很大。

最重要的是,各国竞相推出数字货币可能引发一场新的货币战。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美元一直是世界货币体系的霸主。如果国家数字货币实现了更快更廉价的跨境资金转移,就有可能成为美元的替代选择,那些担心美元对全球经济影响太大的国家和货币官员应该会表示欢迎。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今年8月份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说道,技术的发展为这样一个世界的诞生提供了潜力。卡尼强调了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系统存在的风险,同时还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创造一种甚至多种由许多国家支持的新数字货币来与美元竞争。

意义深远的变化

就在卡尼发表讲话的同时,全球货币兑美元正在跌向多年低点,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府则表示,将密切关注Facebook Inc. (FB)推出与多种主权货币挂钩的一种加密货币的计划。不过,当前的这种敌意只是凸显出全球经济长期内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卡尼的讲话也是迄今最具标志性的信号,表明近11年前由比特币引领的一场革命正在生根发芽。卡尼和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谈到了数字货币的到来。反对Facebook加密货币计划的法国表示,应该考虑采用“公共数字货币”和卡尼提议的内容。瑞典、加拿大、瑞士和东加勒比海地区的央行已经开始试验或正在探索这项技术。

可能率先采取行动的是中国央行。中国央行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初推出数字版人民币。若果真如此,人民币将会成为首个实现数字化的主要全球货币。

货币数字化可能带来很多好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一项调查显示,除了跨境资金转移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之外,各国央行还在寻求其他方面的益处,比如降低成本、提高货币政策效率、削弱来自比特币及同类货币的竞争力,以及向公众提供一个无风险的支付网络等。

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国际金融体系的彻底变革,从而对国家间开展贸易的方式及其他方面产生影响。

IMF中央银行业务部门副主管Tommaso Mancini Griffoli说,率先引入一种比实物货币更容易在国外存放和使用的数字货币的国家,将在扩大货币使用方面具有先发优势,但不一定是作为储备货币来使用。”

人们对国家数字货币的兴趣与日俱增,这与不断变化的市场相吻合。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全球GDP中的占比正在扩大,而美国GDP的占比正在萎缩。

二战后美元取得霸权地位自有其道理。当时美国出口占到全球出口的28%。但根据IMF的数据,如今美国出口占比仅为8.8%。不过,国际贸易仍由美元主导。据哈佛大学教授、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提供的数据,大约40%的国际贸易是以美元结算的,这个数字大约是美国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占比的四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全球外汇交易中,涉及美元的交易占到88%。

卡尼在8月份会议上说,美元不会一夜之间失去全球主导货币的地位。但他也指出,银行业人士目前应该思考一个后美元时代的世界,而不是坐等下一场危机爆发后才被迫转变。

美元的国际商业通用货币地位带来了诸多便利,例如阿根廷等国家的企业可以向土耳其出口商品并获得美元收入。由于这些美元存放在当地银行,因此可以借给企业。由于美元存款的规模如此庞大,海外企业的美元借款成本实际较低,从而形成了一个可以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反馈回路。

但正如卡尼上个月所说,这种便利也有不利的一面:当美元升值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对外国企业而言就会变得更昂贵。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进口商品价格也会上涨,这将助长通胀。

鉴于美元的地位以及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全球有数十个国家实际上都受制于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元币值的波动会通过信贷市场传导,导致大量资本的大量涌入和撤出,这可能在新兴市场引发金融危机。

卡尼表示,即使是受美国经济直接影响相对有限的国家,美国国内的局势发展也会对这些国家的贸易表现和金融状况都产生显著影响。

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之一可能是卡尼所称的“合成式支配货币(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这是对一种全球性公共加密货币更花哨的说法。他提议的这种货币将是基于一篮子较为可靠的货币,其中包括美元和人民币。

面临压力

并非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喜欢由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抗衡美元这样的想法。

美国一直对加密货币的发展持谨慎态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月表示,消费者已经有了许多支付选择。他说,数字货币涉及的网络安全风险“令人生畏”,他指出,如果黑客进入相关系统,就可以从这样的电子金库中窃走资金。

但网络支付(从加密货币到Apple Pay及Venmo)的兴起引出了这样的问题,即美联储何时会让人们获得与其提供给银行的同样的电子现金渠道——这些银行用他们存放在美联储的资金赚取利息。

Facebook提出了名为Libra加密货币的提议,凸显出硅谷是如何向央行施压以促其作出调整。与其他私人加密货币不同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了一个支持消费者这方需求的网络(其社交网络有20亿用户,可兼做市场平台),这将推动一种私人货币的使用。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Tobias Adrian说,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即使是由主要国家创造的,其用户可能也会少得多,不会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所以类似Libra的提议本质上可能更具颠覆性。

这对美联储也是一个潜在威胁,美联储需要控制货币供应,以调节通胀并刺激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Jeremy Stein称,没有一家央行希望货币成为其无法控制的东西。Stein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他称,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以Libra而不是美元来定价,美国就无法制定货币政策——因为谁会在乎如何设定美元利率呢?

至少,央行的数字现金可能会推高利率。根据IMF经济学家2018年1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若普通消费者都在美联储或本国央行拥有账户,银行存款供应将会收缩。银行将不得不支付更高利息来吸引存款,而且他们可能无法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来转嫁这些成本。

这对于银行将是不利的,鲍威尔在本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态,凸显出美联储担忧央行和私人领域企业之间的平衡被打破。

降低这种威胁的一个方法是:央行可以建立面向普通民众的数字钱包,但央行将不会为钱包中的余额支付利息。另一种方案是:消费者只能在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让央行如当前一样远离普通存款者。

但加密货币制造者David Chaum认为,数字支付服务的增长正迫使央行探索这些新技术。Chaum在1990年代创建了首批加密货币系统之一的DigiCash,他目前正致力于创造另一种名叫Elixxir的加密货币。

Chaum表示,央行将别无选择,只能确保新的货币基础架构是安全的。他还称,如果那个系统崩溃了,会怎样呢?人们还能买东西吗?

试验场

在中国,诸如支付宝(Alipay)之类移动支付应用无处不在,很大一部分的国内商务已经进入数字世界。这可能是中国央行在人民币数字化进程中似乎比其他央行走得更快的原因之一。中国央行尚未对发行时间发表公开评论,但官方《中国日报》(China Daily)等媒体的报道显示,数字人民币将于今年或明年推出。

人民币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试验场。人民币在全球市场上的使用规模过去10年有所增加,同时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名列前茅的贸易国。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前IMF中国区负责人Eswar Prasad表示,对中国人来说,人民币数字化是摆脱美国统治局面的一种方式。他说,中国的目标不一定是推翻美元。但他们希望给他们的盟友提供一个美元的替代品,创造一个不会受到美国扰乱的体系。

Prasad表示:“中国愿意提高对美国制裁的抵御能力吗?如果他们不必基于美元来开展进出口贸易,他们会感到更加开心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中国的数字货币将与比特币模型有很大不同,中国央行将控制数字货币供应量,并追踪用户的身份。

民间加密货币背后的一些人和公司认为,即使各国采取行动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他们的加密货币仍将有价值。他们说,世界上许多人将不想放弃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匿名和隐私机制,即使他们被迫完全使用电子形式的现金。

Digital Currency Group投资副总裁Travis Scher说,最终的情况将是,政府对整个经济中的所有资金流动进行潜在完美的监控,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并试图推动整个经济向这个方向发展,在这样一个全球环境下,这实际上将增加人们对更私密、可能更具自主权的加密货币和数字货币的需求。Digital Currency Group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Genesis Trading的所有者。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警告说,无论发生什么,过程都会是混乱的。20世纪初,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了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当时的背景是经济动荡以及一场刚刚重创了欧洲的世界大战。

卡尼说:“历史告诉我们,向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过渡可能不会很顺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未来的货币战:数字货币对决美元

发布日期:2019-09-25 08:09
摘要: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当然,这可能会让热衷于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感到失望。



撰文 | Dave Michaels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

当然,这可能会让许多自由主义者和精通技术的投资者失望,因为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身上,有些人还为此投了钱。

实际情况则是,全球央行和各国政府(加密货币支持者希望淘汰的对象)正越来越热衷于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也就是发行没有纸币或硬币作为对应物的完全虚拟化的货币,并将这些虚拟货币作为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

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在内的一些央行事实上已经通过在央行开立账户的商业银行发行了数字货币。这些商业银行会将资金以电子化方式贷给家庭和企业,并允许客户在无需兑换现金的情况下进行数字化收付款操作。但由央行直接发行的数字货币却不止于此。

除了借道商业银行,央行或许可以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这些货币能够像今天的现金一样被用作法定货币。

这种数字货币究竟如何运作目前还不清楚,但一些国家正在进行试验,其深远影响可能覆盖从商业到利率再到隐私等方方面面。举例来说,无论是支付信用卡账单还是按揭贷款,无论是向亲友汇款还是在网上购物,目前大多数金融交易都要在一个拼接的系统上进行结算,意味着在不同账户之间转账可能需要两到三天。

但如果是在单一网络上管理的国家数字货币,资金转手就几乎可以立即实现。例如,大多数比特币交易的结算时间都在10分钟之内。使用数字货币的情况下,交易可以实时进行,费用会更低,甚至没有费用。

让央行主导数字货币也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的地位,并可能带来棘手的政治问题,比如美联储该如何对待消费者存入的新电子存款,包括它是否应该为这些存款支付利息或发放贷款。

另外,国家数字货币的出现可能会让私人加密货币更难流行起来。因为政府电子现金将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支持和控制,人们或许会觉得它比私人创造的加密货币更加可靠——后者在去中心化的用户网络上流通,价值波动很大。

最重要的是,各国竞相推出数字货币可能引发一场新的货币战。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美元一直是世界货币体系的霸主。如果国家数字货币实现了更快更廉价的跨境资金转移,就有可能成为美元的替代选择,那些担心美元对全球经济影响太大的国家和货币官员应该会表示欢迎。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今年8月份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说道,技术的发展为这样一个世界的诞生提供了潜力。卡尼强调了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系统存在的风险,同时还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创造一种甚至多种由许多国家支持的新数字货币来与美元竞争。

意义深远的变化

就在卡尼发表讲话的同时,全球货币兑美元正在跌向多年低点,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府则表示,将密切关注Facebook Inc. (FB)推出与多种主权货币挂钩的一种加密货币的计划。不过,当前的这种敌意只是凸显出全球经济长期内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卡尼的讲话也是迄今最具标志性的信号,表明近11年前由比特币引领的一场革命正在生根发芽。卡尼和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谈到了数字货币的到来。反对Facebook加密货币计划的法国表示,应该考虑采用“公共数字货币”和卡尼提议的内容。瑞典、加拿大、瑞士和东加勒比海地区的央行已经开始试验或正在探索这项技术。

可能率先采取行动的是中国央行。中国央行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初推出数字版人民币。若果真如此,人民币将会成为首个实现数字化的主要全球货币。

货币数字化可能带来很多好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一项调查显示,除了跨境资金转移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之外,各国央行还在寻求其他方面的益处,比如降低成本、提高货币政策效率、削弱来自比特币及同类货币的竞争力,以及向公众提供一个无风险的支付网络等。

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国际金融体系的彻底变革,从而对国家间开展贸易的方式及其他方面产生影响。

IMF中央银行业务部门副主管Tommaso Mancini Griffoli说,率先引入一种比实物货币更容易在国外存放和使用的数字货币的国家,将在扩大货币使用方面具有先发优势,但不一定是作为储备货币来使用。”

人们对国家数字货币的兴趣与日俱增,这与不断变化的市场相吻合。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全球GDP中的占比正在扩大,而美国GDP的占比正在萎缩。

二战后美元取得霸权地位自有其道理。当时美国出口占到全球出口的28%。但根据IMF的数据,如今美国出口占比仅为8.8%。不过,国际贸易仍由美元主导。据哈佛大学教授、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提供的数据,大约40%的国际贸易是以美元结算的,这个数字大约是美国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占比的四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全球外汇交易中,涉及美元的交易占到88%。

卡尼在8月份会议上说,美元不会一夜之间失去全球主导货币的地位。但他也指出,银行业人士目前应该思考一个后美元时代的世界,而不是坐等下一场危机爆发后才被迫转变。

美元的国际商业通用货币地位带来了诸多便利,例如阿根廷等国家的企业可以向土耳其出口商品并获得美元收入。由于这些美元存放在当地银行,因此可以借给企业。由于美元存款的规模如此庞大,海外企业的美元借款成本实际较低,从而形成了一个可以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反馈回路。

但正如卡尼上个月所说,这种便利也有不利的一面:当美元升值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对外国企业而言就会变得更昂贵。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进口商品价格也会上涨,这将助长通胀。

鉴于美元的地位以及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全球有数十个国家实际上都受制于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元币值的波动会通过信贷市场传导,导致大量资本的大量涌入和撤出,这可能在新兴市场引发金融危机。

卡尼表示,即使是受美国经济直接影响相对有限的国家,美国国内的局势发展也会对这些国家的贸易表现和金融状况都产生显著影响。

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之一可能是卡尼所称的“合成式支配货币(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这是对一种全球性公共加密货币更花哨的说法。他提议的这种货币将是基于一篮子较为可靠的货币,其中包括美元和人民币。

面临压力

并非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喜欢由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抗衡美元这样的想法。

美国一直对加密货币的发展持谨慎态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月表示,消费者已经有了许多支付选择。他说,数字货币涉及的网络安全风险“令人生畏”,他指出,如果黑客进入相关系统,就可以从这样的电子金库中窃走资金。

但网络支付(从加密货币到Apple Pay及Venmo)的兴起引出了这样的问题,即美联储何时会让人们获得与其提供给银行的同样的电子现金渠道——这些银行用他们存放在美联储的资金赚取利息。

Facebook提出了名为Libra加密货币的提议,凸显出硅谷是如何向央行施压以促其作出调整。与其他私人加密货币不同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了一个支持消费者这方需求的网络(其社交网络有20亿用户,可兼做市场平台),这将推动一种私人货币的使用。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Tobias Adrian说,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即使是由主要国家创造的,其用户可能也会少得多,不会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所以类似Libra的提议本质上可能更具颠覆性。

这对美联储也是一个潜在威胁,美联储需要控制货币供应,以调节通胀并刺激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Jeremy Stein称,没有一家央行希望货币成为其无法控制的东西。Stein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他称,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以Libra而不是美元来定价,美国就无法制定货币政策——因为谁会在乎如何设定美元利率呢?

至少,央行的数字现金可能会推高利率。根据IMF经济学家2018年1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若普通消费者都在美联储或本国央行拥有账户,银行存款供应将会收缩。银行将不得不支付更高利息来吸引存款,而且他们可能无法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来转嫁这些成本。

这对于银行将是不利的,鲍威尔在本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态,凸显出美联储担忧央行和私人领域企业之间的平衡被打破。

降低这种威胁的一个方法是:央行可以建立面向普通民众的数字钱包,但央行将不会为钱包中的余额支付利息。另一种方案是:消费者只能在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让央行如当前一样远离普通存款者。

但加密货币制造者David Chaum认为,数字支付服务的增长正迫使央行探索这些新技术。Chaum在1990年代创建了首批加密货币系统之一的DigiCash,他目前正致力于创造另一种名叫Elixxir的加密货币。

Chaum表示,央行将别无选择,只能确保新的货币基础架构是安全的。他还称,如果那个系统崩溃了,会怎样呢?人们还能买东西吗?

试验场

在中国,诸如支付宝(Alipay)之类移动支付应用无处不在,很大一部分的国内商务已经进入数字世界。这可能是中国央行在人民币数字化进程中似乎比其他央行走得更快的原因之一。中国央行尚未对发行时间发表公开评论,但官方《中国日报》(China Daily)等媒体的报道显示,数字人民币将于今年或明年推出。

人民币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试验场。人民币在全球市场上的使用规模过去10年有所增加,同时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名列前茅的贸易国。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前IMF中国区负责人Eswar Prasad表示,对中国人来说,人民币数字化是摆脱美国统治局面的一种方式。他说,中国的目标不一定是推翻美元。但他们希望给他们的盟友提供一个美元的替代品,创造一个不会受到美国扰乱的体系。

Prasad表示:“中国愿意提高对美国制裁的抵御能力吗?如果他们不必基于美元来开展进出口贸易,他们会感到更加开心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中国的数字货币将与比特币模型有很大不同,中国央行将控制数字货币供应量,并追踪用户的身份。

民间加密货币背后的一些人和公司认为,即使各国采取行动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他们的加密货币仍将有价值。他们说,世界上许多人将不想放弃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匿名和隐私机制,即使他们被迫完全使用电子形式的现金。

Digital Currency Group投资副总裁Travis Scher说,最终的情况将是,政府对整个经济中的所有资金流动进行潜在完美的监控,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并试图推动整个经济向这个方向发展,在这样一个全球环境下,这实际上将增加人们对更私密、可能更具自主权的加密货币和数字货币的需求。Digital Currency Group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Genesis Trading的所有者。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警告说,无论发生什么,过程都会是混乱的。20世纪初,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了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当时的背景是经济动荡以及一场刚刚重创了欧洲的世界大战。

卡尼说:“历史告诉我们,向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过渡可能不会很顺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当然,这可能会让热衷于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感到失望。



撰文 | Dave Michaels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

当然,这可能会让许多自由主义者和精通技术的投资者失望,因为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身上,有些人还为此投了钱。

实际情况则是,全球央行和各国政府(加密货币支持者希望淘汰的对象)正越来越热衷于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也就是发行没有纸币或硬币作为对应物的完全虚拟化的货币,并将这些虚拟货币作为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

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在内的一些央行事实上已经通过在央行开立账户的商业银行发行了数字货币。这些商业银行会将资金以电子化方式贷给家庭和企业,并允许客户在无需兑换现金的情况下进行数字化收付款操作。但由央行直接发行的数字货币却不止于此。

除了借道商业银行,央行或许可以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这些货币能够像今天的现金一样被用作法定货币。

这种数字货币究竟如何运作目前还不清楚,但一些国家正在进行试验,其深远影响可能覆盖从商业到利率再到隐私等方方面面。举例来说,无论是支付信用卡账单还是按揭贷款,无论是向亲友汇款还是在网上购物,目前大多数金融交易都要在一个拼接的系统上进行结算,意味着在不同账户之间转账可能需要两到三天。

但如果是在单一网络上管理的国家数字货币,资金转手就几乎可以立即实现。例如,大多数比特币交易的结算时间都在10分钟之内。使用数字货币的情况下,交易可以实时进行,费用会更低,甚至没有费用。

让央行主导数字货币也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的地位,并可能带来棘手的政治问题,比如美联储该如何对待消费者存入的新电子存款,包括它是否应该为这些存款支付利息或发放贷款。

另外,国家数字货币的出现可能会让私人加密货币更难流行起来。因为政府电子现金将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支持和控制,人们或许会觉得它比私人创造的加密货币更加可靠——后者在去中心化的用户网络上流通,价值波动很大。

最重要的是,各国竞相推出数字货币可能引发一场新的货币战。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美元一直是世界货币体系的霸主。如果国家数字货币实现了更快更廉价的跨境资金转移,就有可能成为美元的替代选择,那些担心美元对全球经济影响太大的国家和货币官员应该会表示欢迎。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今年8月份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说道,技术的发展为这样一个世界的诞生提供了潜力。卡尼强调了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系统存在的风险,同时还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创造一种甚至多种由许多国家支持的新数字货币来与美元竞争。

意义深远的变化

就在卡尼发表讲话的同时,全球货币兑美元正在跌向多年低点,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府则表示,将密切关注Facebook Inc. (FB)推出与多种主权货币挂钩的一种加密货币的计划。不过,当前的这种敌意只是凸显出全球经济长期内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卡尼的讲话也是迄今最具标志性的信号,表明近11年前由比特币引领的一场革命正在生根发芽。卡尼和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谈到了数字货币的到来。反对Facebook加密货币计划的法国表示,应该考虑采用“公共数字货币”和卡尼提议的内容。瑞典、加拿大、瑞士和东加勒比海地区的央行已经开始试验或正在探索这项技术。

可能率先采取行动的是中国央行。中国央行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初推出数字版人民币。若果真如此,人民币将会成为首个实现数字化的主要全球货币。

货币数字化可能带来很多好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一项调查显示,除了跨境资金转移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之外,各国央行还在寻求其他方面的益处,比如降低成本、提高货币政策效率、削弱来自比特币及同类货币的竞争力,以及向公众提供一个无风险的支付网络等。

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国际金融体系的彻底变革,从而对国家间开展贸易的方式及其他方面产生影响。

IMF中央银行业务部门副主管Tommaso Mancini Griffoli说,率先引入一种比实物货币更容易在国外存放和使用的数字货币的国家,将在扩大货币使用方面具有先发优势,但不一定是作为储备货币来使用。”

人们对国家数字货币的兴趣与日俱增,这与不断变化的市场相吻合。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全球GDP中的占比正在扩大,而美国GDP的占比正在萎缩。

二战后美元取得霸权地位自有其道理。当时美国出口占到全球出口的28%。但根据IMF的数据,如今美国出口占比仅为8.8%。不过,国际贸易仍由美元主导。据哈佛大学教授、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提供的数据,大约40%的国际贸易是以美元结算的,这个数字大约是美国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占比的四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全球外汇交易中,涉及美元的交易占到88%。

卡尼在8月份会议上说,美元不会一夜之间失去全球主导货币的地位。但他也指出,银行业人士目前应该思考一个后美元时代的世界,而不是坐等下一场危机爆发后才被迫转变。

美元的国际商业通用货币地位带来了诸多便利,例如阿根廷等国家的企业可以向土耳其出口商品并获得美元收入。由于这些美元存放在当地银行,因此可以借给企业。由于美元存款的规模如此庞大,海外企业的美元借款成本实际较低,从而形成了一个可以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反馈回路。

但正如卡尼上个月所说,这种便利也有不利的一面:当美元升值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对外国企业而言就会变得更昂贵。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进口商品价格也会上涨,这将助长通胀。

鉴于美元的地位以及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全球有数十个国家实际上都受制于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元币值的波动会通过信贷市场传导,导致大量资本的大量涌入和撤出,这可能在新兴市场引发金融危机。

卡尼表示,即使是受美国经济直接影响相对有限的国家,美国国内的局势发展也会对这些国家的贸易表现和金融状况都产生显著影响。

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之一可能是卡尼所称的“合成式支配货币(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这是对一种全球性公共加密货币更花哨的说法。他提议的这种货币将是基于一篮子较为可靠的货币,其中包括美元和人民币。

面临压力

并非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喜欢由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抗衡美元这样的想法。

美国一直对加密货币的发展持谨慎态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月表示,消费者已经有了许多支付选择。他说,数字货币涉及的网络安全风险“令人生畏”,他指出,如果黑客进入相关系统,就可以从这样的电子金库中窃走资金。

但网络支付(从加密货币到Apple Pay及Venmo)的兴起引出了这样的问题,即美联储何时会让人们获得与其提供给银行的同样的电子现金渠道——这些银行用他们存放在美联储的资金赚取利息。

Facebook提出了名为Libra加密货币的提议,凸显出硅谷是如何向央行施压以促其作出调整。与其他私人加密货币不同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了一个支持消费者这方需求的网络(其社交网络有20亿用户,可兼做市场平台),这将推动一种私人货币的使用。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Tobias Adrian说,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即使是由主要国家创造的,其用户可能也会少得多,不会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所以类似Libra的提议本质上可能更具颠覆性。

这对美联储也是一个潜在威胁,美联储需要控制货币供应,以调节通胀并刺激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Jeremy Stein称,没有一家央行希望货币成为其无法控制的东西。Stein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他称,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以Libra而不是美元来定价,美国就无法制定货币政策——因为谁会在乎如何设定美元利率呢?

至少,央行的数字现金可能会推高利率。根据IMF经济学家2018年1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若普通消费者都在美联储或本国央行拥有账户,银行存款供应将会收缩。银行将不得不支付更高利息来吸引存款,而且他们可能无法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来转嫁这些成本。

这对于银行将是不利的,鲍威尔在本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态,凸显出美联储担忧央行和私人领域企业之间的平衡被打破。

降低这种威胁的一个方法是:央行可以建立面向普通民众的数字钱包,但央行将不会为钱包中的余额支付利息。另一种方案是:消费者只能在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让央行如当前一样远离普通存款者。

但加密货币制造者David Chaum认为,数字支付服务的增长正迫使央行探索这些新技术。Chaum在1990年代创建了首批加密货币系统之一的DigiCash,他目前正致力于创造另一种名叫Elixxir的加密货币。

Chaum表示,央行将别无选择,只能确保新的货币基础架构是安全的。他还称,如果那个系统崩溃了,会怎样呢?人们还能买东西吗?

试验场

在中国,诸如支付宝(Alipay)之类移动支付应用无处不在,很大一部分的国内商务已经进入数字世界。这可能是中国央行在人民币数字化进程中似乎比其他央行走得更快的原因之一。中国央行尚未对发行时间发表公开评论,但官方《中国日报》(China Daily)等媒体的报道显示,数字人民币将于今年或明年推出。

人民币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试验场。人民币在全球市场上的使用规模过去10年有所增加,同时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名列前茅的贸易国。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前IMF中国区负责人Eswar Prasad表示,对中国人来说,人民币数字化是摆脱美国统治局面的一种方式。他说,中国的目标不一定是推翻美元。但他们希望给他们的盟友提供一个美元的替代品,创造一个不会受到美国扰乱的体系。

Prasad表示:“中国愿意提高对美国制裁的抵御能力吗?如果他们不必基于美元来开展进出口贸易,他们会感到更加开心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中国的数字货币将与比特币模型有很大不同,中国央行将控制数字货币供应量,并追踪用户的身份。

民间加密货币背后的一些人和公司认为,即使各国采取行动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他们的加密货币仍将有价值。他们说,世界上许多人将不想放弃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匿名和隐私机制,即使他们被迫完全使用电子形式的现金。

Digital Currency Group投资副总裁Travis Scher说,最终的情况将是,政府对整个经济中的所有资金流动进行潜在完美的监控,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并试图推动整个经济向这个方向发展,在这样一个全球环境下,这实际上将增加人们对更私密、可能更具自主权的加密货币和数字货币的需求。Digital Currency Group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Genesis Trading的所有者。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警告说,无论发生什么,过程都会是混乱的。20世纪初,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了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当时的背景是经济动荡以及一场刚刚重创了欧洲的世界大战。

卡尼说:“历史告诉我们,向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过渡可能不会很顺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未来的货币战:数字货币对决美元

发布日期:2019-09-25 08:09
摘要: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当然,这可能会让热衷于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感到失望。



撰文 | Dave Michaels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

当然,这可能会让许多自由主义者和精通技术的投资者失望,因为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身上,有些人还为此投了钱。

实际情况则是,全球央行和各国政府(加密货币支持者希望淘汰的对象)正越来越热衷于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也就是发行没有纸币或硬币作为对应物的完全虚拟化的货币,并将这些虚拟货币作为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

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在内的一些央行事实上已经通过在央行开立账户的商业银行发行了数字货币。这些商业银行会将资金以电子化方式贷给家庭和企业,并允许客户在无需兑换现金的情况下进行数字化收付款操作。但由央行直接发行的数字货币却不止于此。

除了借道商业银行,央行或许可以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这些货币能够像今天的现金一样被用作法定货币。

这种数字货币究竟如何运作目前还不清楚,但一些国家正在进行试验,其深远影响可能覆盖从商业到利率再到隐私等方方面面。举例来说,无论是支付信用卡账单还是按揭贷款,无论是向亲友汇款还是在网上购物,目前大多数金融交易都要在一个拼接的系统上进行结算,意味着在不同账户之间转账可能需要两到三天。

但如果是在单一网络上管理的国家数字货币,资金转手就几乎可以立即实现。例如,大多数比特币交易的结算时间都在10分钟之内。使用数字货币的情况下,交易可以实时进行,费用会更低,甚至没有费用。

让央行主导数字货币也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的地位,并可能带来棘手的政治问题,比如美联储该如何对待消费者存入的新电子存款,包括它是否应该为这些存款支付利息或发放贷款。

另外,国家数字货币的出现可能会让私人加密货币更难流行起来。因为政府电子现金将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支持和控制,人们或许会觉得它比私人创造的加密货币更加可靠——后者在去中心化的用户网络上流通,价值波动很大。

最重要的是,各国竞相推出数字货币可能引发一场新的货币战。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美元一直是世界货币体系的霸主。如果国家数字货币实现了更快更廉价的跨境资金转移,就有可能成为美元的替代选择,那些担心美元对全球经济影响太大的国家和货币官员应该会表示欢迎。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今年8月份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说道,技术的发展为这样一个世界的诞生提供了潜力。卡尼强调了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系统存在的风险,同时还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创造一种甚至多种由许多国家支持的新数字货币来与美元竞争。

意义深远的变化

就在卡尼发表讲话的同时,全球货币兑美元正在跌向多年低点,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府则表示,将密切关注Facebook Inc. (FB)推出与多种主权货币挂钩的一种加密货币的计划。不过,当前的这种敌意只是凸显出全球经济长期内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卡尼的讲话也是迄今最具标志性的信号,表明近11年前由比特币引领的一场革命正在生根发芽。卡尼和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谈到了数字货币的到来。反对Facebook加密货币计划的法国表示,应该考虑采用“公共数字货币”和卡尼提议的内容。瑞典、加拿大、瑞士和东加勒比海地区的央行已经开始试验或正在探索这项技术。

可能率先采取行动的是中国央行。中国央行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初推出数字版人民币。若果真如此,人民币将会成为首个实现数字化的主要全球货币。

货币数字化可能带来很多好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一项调查显示,除了跨境资金转移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之外,各国央行还在寻求其他方面的益处,比如降低成本、提高货币政策效率、削弱来自比特币及同类货币的竞争力,以及向公众提供一个无风险的支付网络等。

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国际金融体系的彻底变革,从而对国家间开展贸易的方式及其他方面产生影响。

IMF中央银行业务部门副主管Tommaso Mancini Griffoli说,率先引入一种比实物货币更容易在国外存放和使用的数字货币的国家,将在扩大货币使用方面具有先发优势,但不一定是作为储备货币来使用。”

人们对国家数字货币的兴趣与日俱增,这与不断变化的市场相吻合。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全球GDP中的占比正在扩大,而美国GDP的占比正在萎缩。

二战后美元取得霸权地位自有其道理。当时美国出口占到全球出口的28%。但根据IMF的数据,如今美国出口占比仅为8.8%。不过,国际贸易仍由美元主导。据哈佛大学教授、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提供的数据,大约40%的国际贸易是以美元结算的,这个数字大约是美国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占比的四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全球外汇交易中,涉及美元的交易占到88%。

卡尼在8月份会议上说,美元不会一夜之间失去全球主导货币的地位。但他也指出,银行业人士目前应该思考一个后美元时代的世界,而不是坐等下一场危机爆发后才被迫转变。

美元的国际商业通用货币地位带来了诸多便利,例如阿根廷等国家的企业可以向土耳其出口商品并获得美元收入。由于这些美元存放在当地银行,因此可以借给企业。由于美元存款的规模如此庞大,海外企业的美元借款成本实际较低,从而形成了一个可以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反馈回路。

但正如卡尼上个月所说,这种便利也有不利的一面:当美元升值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对外国企业而言就会变得更昂贵。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进口商品价格也会上涨,这将助长通胀。

鉴于美元的地位以及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全球有数十个国家实际上都受制于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元币值的波动会通过信贷市场传导,导致大量资本的大量涌入和撤出,这可能在新兴市场引发金融危机。

卡尼表示,即使是受美国经济直接影响相对有限的国家,美国国内的局势发展也会对这些国家的贸易表现和金融状况都产生显著影响。

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之一可能是卡尼所称的“合成式支配货币(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这是对一种全球性公共加密货币更花哨的说法。他提议的这种货币将是基于一篮子较为可靠的货币,其中包括美元和人民币。

面临压力

并非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喜欢由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抗衡美元这样的想法。

美国一直对加密货币的发展持谨慎态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月表示,消费者已经有了许多支付选择。他说,数字货币涉及的网络安全风险“令人生畏”,他指出,如果黑客进入相关系统,就可以从这样的电子金库中窃走资金。

但网络支付(从加密货币到Apple Pay及Venmo)的兴起引出了这样的问题,即美联储何时会让人们获得与其提供给银行的同样的电子现金渠道——这些银行用他们存放在美联储的资金赚取利息。

Facebook提出了名为Libra加密货币的提议,凸显出硅谷是如何向央行施压以促其作出调整。与其他私人加密货币不同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了一个支持消费者这方需求的网络(其社交网络有20亿用户,可兼做市场平台),这将推动一种私人货币的使用。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Tobias Adrian说,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即使是由主要国家创造的,其用户可能也会少得多,不会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所以类似Libra的提议本质上可能更具颠覆性。

这对美联储也是一个潜在威胁,美联储需要控制货币供应,以调节通胀并刺激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Jeremy Stein称,没有一家央行希望货币成为其无法控制的东西。Stein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他称,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以Libra而不是美元来定价,美国就无法制定货币政策——因为谁会在乎如何设定美元利率呢?

至少,央行的数字现金可能会推高利率。根据IMF经济学家2018年1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若普通消费者都在美联储或本国央行拥有账户,银行存款供应将会收缩。银行将不得不支付更高利息来吸引存款,而且他们可能无法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来转嫁这些成本。

这对于银行将是不利的,鲍威尔在本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态,凸显出美联储担忧央行和私人领域企业之间的平衡被打破。

降低这种威胁的一个方法是:央行可以建立面向普通民众的数字钱包,但央行将不会为钱包中的余额支付利息。另一种方案是:消费者只能在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让央行如当前一样远离普通存款者。

但加密货币制造者David Chaum认为,数字支付服务的增长正迫使央行探索这些新技术。Chaum在1990年代创建了首批加密货币系统之一的DigiCash,他目前正致力于创造另一种名叫Elixxir的加密货币。

Chaum表示,央行将别无选择,只能确保新的货币基础架构是安全的。他还称,如果那个系统崩溃了,会怎样呢?人们还能买东西吗?

试验场

在中国,诸如支付宝(Alipay)之类移动支付应用无处不在,很大一部分的国内商务已经进入数字世界。这可能是中国央行在人民币数字化进程中似乎比其他央行走得更快的原因之一。中国央行尚未对发行时间发表公开评论,但官方《中国日报》(China Daily)等媒体的报道显示,数字人民币将于今年或明年推出。

人民币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试验场。人民币在全球市场上的使用规模过去10年有所增加,同时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名列前茅的贸易国。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前IMF中国区负责人Eswar Prasad表示,对中国人来说,人民币数字化是摆脱美国统治局面的一种方式。他说,中国的目标不一定是推翻美元。但他们希望给他们的盟友提供一个美元的替代品,创造一个不会受到美国扰乱的体系。

Prasad表示:“中国愿意提高对美国制裁的抵御能力吗?如果他们不必基于美元来开展进出口贸易,他们会感到更加开心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中国的数字货币将与比特币模型有很大不同,中国央行将控制数字货币供应量,并追踪用户的身份。

民间加密货币背后的一些人和公司认为,即使各国采取行动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他们的加密货币仍将有价值。他们说,世界上许多人将不想放弃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匿名和隐私机制,即使他们被迫完全使用电子形式的现金。

Digital Currency Group投资副总裁Travis Scher说,最终的情况将是,政府对整个经济中的所有资金流动进行潜在完美的监控,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并试图推动整个经济向这个方向发展,在这样一个全球环境下,这实际上将增加人们对更私密、可能更具自主权的加密货币和数字货币的需求。Digital Currency Group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Genesis Trading的所有者。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警告说,无论发生什么,过程都会是混乱的。20世纪初,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了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当时的背景是经济动荡以及一场刚刚重创了欧洲的世界大战。

卡尼说:“历史告诉我们,向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过渡可能不会很顺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当然,这可能会让热衷于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的投资者感到失望。



撰文 | Dave Michaels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也许有一天,人们钱包中的现金会被它们的数字化版本所取代,这可能颠覆几十年来全球所熟知的货币体系。

当然,这可能会让许多自由主义者和精通技术的投资者失望,因为这些人把希望寄托在比特币等私人加密货币身上,有些人还为此投了钱。

实际情况则是,全球央行和各国政府(加密货币支持者希望淘汰的对象)正越来越热衷于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也就是发行没有纸币或硬币作为对应物的完全虚拟化的货币,并将这些虚拟货币作为普遍接受的支付手段。

包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在内的一些央行事实上已经通过在央行开立账户的商业银行发行了数字货币。这些商业银行会将资金以电子化方式贷给家庭和企业,并允许客户在无需兑换现金的情况下进行数字化收付款操作。但由央行直接发行的数字货币却不止于此。

除了借道商业银行,央行或许可以直接向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这些货币能够像今天的现金一样被用作法定货币。

这种数字货币究竟如何运作目前还不清楚,但一些国家正在进行试验,其深远影响可能覆盖从商业到利率再到隐私等方方面面。举例来说,无论是支付信用卡账单还是按揭贷款,无论是向亲友汇款还是在网上购物,目前大多数金融交易都要在一个拼接的系统上进行结算,意味着在不同账户之间转账可能需要两到三天。

但如果是在单一网络上管理的国家数字货币,资金转手就几乎可以立即实现。例如,大多数比特币交易的结算时间都在10分钟之内。使用数字货币的情况下,交易可以实时进行,费用会更低,甚至没有费用。

让央行主导数字货币也可能会削弱商业银行的地位,并可能带来棘手的政治问题,比如美联储该如何对待消费者存入的新电子存款,包括它是否应该为这些存款支付利息或发放贷款。

另外,国家数字货币的出现可能会让私人加密货币更难流行起来。因为政府电子现金将由中央银行直接操作、支持和控制,人们或许会觉得它比私人创造的加密货币更加可靠——后者在去中心化的用户网络上流通,价值波动很大。

最重要的是,各国竞相推出数字货币可能引发一场新的货币战。自上世纪20年代以来,美元一直是世界货币体系的霸主。如果国家数字货币实现了更快更廉价的跨境资金转移,就有可能成为美元的替代选择,那些担心美元对全球经济影响太大的国家和货币官员应该会表示欢迎。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今年8月份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说道,技术的发展为这样一个世界的诞生提供了潜力。卡尼强调了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系统存在的风险,同时还提出一个替代方案:创造一种甚至多种由许多国家支持的新数字货币来与美元竞争。

意义深远的变化

就在卡尼发表讲话的同时,全球货币兑美元正在跌向多年低点,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政府则表示,将密切关注Facebook Inc. (FB)推出与多种主权货币挂钩的一种加密货币的计划。不过,当前的这种敌意只是凸显出全球经济长期内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卡尼的讲话也是迄今最具标志性的信号,表明近11年前由比特币引领的一场革命正在生根发芽。卡尼和即将上任的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谈到了数字货币的到来。反对Facebook加密货币计划的法国表示,应该考虑采用“公共数字货币”和卡尼提议的内容。瑞典、加拿大、瑞士和东加勒比海地区的央行已经开始试验或正在探索这项技术。

可能率先采取行动的是中国央行。中国央行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初推出数字版人民币。若果真如此,人民币将会成为首个实现数字化的主要全球货币。

货币数字化可能带来很多好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一项调查显示,除了跨境资金转移速度更快、成本更低之外,各国央行还在寻求其他方面的益处,比如降低成本、提高货币政策效率、削弱来自比特币及同类货币的竞争力,以及向公众提供一个无风险的支付网络等。

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国际金融体系的彻底变革,从而对国家间开展贸易的方式及其他方面产生影响。

IMF中央银行业务部门副主管Tommaso Mancini Griffoli说,率先引入一种比实物货币更容易在国外存放和使用的数字货币的国家,将在扩大货币使用方面具有先发优势,但不一定是作为储备货币来使用。”

人们对国家数字货币的兴趣与日俱增,这与不断变化的市场相吻合。发展中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全球GDP中的占比正在扩大,而美国GDP的占比正在萎缩。

二战后美元取得霸权地位自有其道理。当时美国出口占到全球出口的28%。但根据IMF的数据,如今美国出口占比仅为8.8%。不过,国际贸易仍由美元主导。据哈佛大学教授、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提供的数据,大约40%的国际贸易是以美元结算的,这个数字大约是美国贸易在全球贸易中占比的四倍。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全球外汇交易中,涉及美元的交易占到88%。

卡尼在8月份会议上说,美元不会一夜之间失去全球主导货币的地位。但他也指出,银行业人士目前应该思考一个后美元时代的世界,而不是坐等下一场危机爆发后才被迫转变。

美元的国际商业通用货币地位带来了诸多便利,例如阿根廷等国家的企业可以向土耳其出口商品并获得美元收入。由于这些美元存放在当地银行,因此可以借给企业。由于美元存款的规模如此庞大,海外企业的美元借款成本实际较低,从而形成了一个可以维持美元主导地位的反馈回路。

但正如卡尼上个月所说,这种便利也有不利的一面:当美元升值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对外国企业而言就会变得更昂贵。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进口商品价格也会上涨,这将助长通胀。

鉴于美元的地位以及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全球有数十个国家实际上都受制于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元币值的波动会通过信贷市场传导,导致大量资本的大量涌入和撤出,这可能在新兴市场引发金融危机。

卡尼表示,即使是受美国经济直接影响相对有限的国家,美国国内的局势发展也会对这些国家的贸易表现和金融状况都产生显著影响。

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之一可能是卡尼所称的“合成式支配货币(synthetic hegemonic currency)”。这是对一种全球性公共加密货币更花哨的说法。他提议的这种货币将是基于一篮子较为可靠的货币,其中包括美元和人民币。

面临压力

并非所有的政策制定者都喜欢由一种全球数字货币来抗衡美元这样的想法。

美国一直对加密货币的发展持谨慎态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本月表示,消费者已经有了许多支付选择。他说,数字货币涉及的网络安全风险“令人生畏”,他指出,如果黑客进入相关系统,就可以从这样的电子金库中窃走资金。

但网络支付(从加密货币到Apple Pay及Venmo)的兴起引出了这样的问题,即美联储何时会让人们获得与其提供给银行的同样的电子现金渠道——这些银行用他们存放在美联储的资金赚取利息。

Facebook提出了名为Libra加密货币的提议,凸显出硅谷是如何向央行施压以促其作出调整。与其他私人加密货币不同的是,Facebook已经拥有了一个支持消费者这方需求的网络(其社交网络有20亿用户,可兼做市场平台),这将推动一种私人货币的使用。

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主管Tobias Adrian说,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即使是由主要国家创造的,其用户可能也会少得多,不会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所以类似Libra的提议本质上可能更具颠覆性。

这对美联储也是一个潜在威胁,美联储需要控制货币供应,以调节通胀并刺激经济。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Jeremy Stein称,没有一家央行希望货币成为其无法控制的东西。Stein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他称,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以Libra而不是美元来定价,美国就无法制定货币政策——因为谁会在乎如何设定美元利率呢?

至少,央行的数字现金可能会推高利率。根据IMF经济学家2018年11月发表的一篇论文,若普通消费者都在美联储或本国央行拥有账户,银行存款供应将会收缩。银行将不得不支付更高利息来吸引存款,而且他们可能无法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来转嫁这些成本。

这对于银行将是不利的,鲍威尔在本月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态,凸显出美联储担忧央行和私人领域企业之间的平衡被打破。

降低这种威胁的一个方法是:央行可以建立面向普通民众的数字钱包,但央行将不会为钱包中的余额支付利息。另一种方案是:消费者只能在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让央行如当前一样远离普通存款者。

但加密货币制造者David Chaum认为,数字支付服务的增长正迫使央行探索这些新技术。Chaum在1990年代创建了首批加密货币系统之一的DigiCash,他目前正致力于创造另一种名叫Elixxir的加密货币。

Chaum表示,央行将别无选择,只能确保新的货币基础架构是安全的。他还称,如果那个系统崩溃了,会怎样呢?人们还能买东西吗?

试验场

在中国,诸如支付宝(Alipay)之类移动支付应用无处不在,很大一部分的国内商务已经进入数字世界。这可能是中国央行在人民币数字化进程中似乎比其他央行走得更快的原因之一。中国央行尚未对发行时间发表公开评论,但官方《中国日报》(China Daily)等媒体的报道显示,数字人民币将于今年或明年推出。

人民币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试验场。人民币在全球市场上的使用规模过去10年有所增加,同时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名列前茅的贸易国。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前IMF中国区负责人Eswar Prasad表示,对中国人来说,人民币数字化是摆脱美国统治局面的一种方式。他说,中国的目标不一定是推翻美元。但他们希望给他们的盟友提供一个美元的替代品,创造一个不会受到美国扰乱的体系。

Prasad表示:“中国愿意提高对美国制裁的抵御能力吗?如果他们不必基于美元来开展进出口贸易,他们会感到更加开心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中国的数字货币将与比特币模型有很大不同,中国央行将控制数字货币供应量,并追踪用户的身份。

民间加密货币背后的一些人和公司认为,即使各国采取行动将本国货币数字化,他们的加密货币仍将有价值。他们说,世界上许多人将不想放弃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匿名和隐私机制,即使他们被迫完全使用电子形式的现金。

Digital Currency Group投资副总裁Travis Scher说,最终的情况将是,政府对整个经济中的所有资金流动进行潜在完美的监控,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并试图推动整个经济向这个方向发展,在这样一个全球环境下,这实际上将增加人们对更私密、可能更具自主权的加密货币和数字货币的需求。Digital Currency Group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Genesis Trading的所有者。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曾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警告说,无论发生什么,过程都会是混乱的。20世纪初,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了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当时的背景是经济动荡以及一场刚刚重创了欧洲的世界大战。

卡尼说:“历史告诉我们,向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过渡可能不会很顺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