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上周将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决定,在该委员会内得到了广泛支持,或者至少是默许。然而,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利率的总体走向方面存在明显分歧。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委婉表示,委员会内部存在“迥异的观点”。

似乎有一小部分人(可能包括领导层)支持进一步“预防性降息”,但对眼下宽松周期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无疑由许多因素造成,但主要根本分歧之一,是参与者愿意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承担多大的通胀风险。

更为鹰派的阵营认为,在失业率远低于自然水平的情况下,工资涨幅将进一步(或逐步)扩大。他们认为,这些因素最终将不可避免地推高通胀——鉴于今夏月度消费价格指数(CPI)的连续意外上涨,这种情况可能早已出现。

支撑这些结论的一种信念,是相信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仍然在发挥作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现工资涨幅与失业率和预期通胀之间的关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格雷戈里•曼丘(Gregory Mankiw)最近提醒美联储,这条曲线一直代表着“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关系”。

所有人都承认,低失业率对工资涨幅的影响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已被大幅削弱,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以及美联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任何有关这种影响已完全消失的说法都持非常强烈的抵制态度。

此外,鹰派认为,如果通胀被允许升至远高于目标的水平,那菲利普斯曲线变平缓将给货币政策带来非常大的问题。这是因为当曲线变得更加平缓时,“牺牲率”(sacrifice ratio)——为了让通胀回落所必须增加的额外就业——将升高。

因此,通胀上行方面的任何错误都将更加难以纠正。这使得鹰派不愿在本周期的现阶段进行两次以上、被视为中期修正的降息。

为什么鸽派不同意这些观点?他们会否认最近的CPI报告代表了通胀压力的显著变化。明显本质鸽派的鲍威尔,上周完全没在意这些数据。他相当正确地强调,债券市场的通胀预期正处于历史区间的低端,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

他还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即在利率受零下限约束的世界,如果美国央行认为美国经济正在恶化,它应该随时准备采取积极行动。

当被问及美联储是否会效仿其他国家的做法,在经济衰退时将利率推至负值区域时,鲍威尔对这种想法泼了冷水。这意味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经济衰退期间只能降息187个基点(即从1.875%降至零)。这将远不及美国以往经济衰退时期所需要的宽松幅度的一半。

从全球来看,货币弹药的缺乏甚至更加明显。欧洲和日本的政策利率早已非常接近它们的实际利率下限。

我估计,在经济衰退期间,发达经济体整体政策利率(以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加权因素)的全球平均水平,在各国央行达到各自的下限之前,仅能下调110个基点左右。这表明了全球其他经济体距离货币政策的极限有多近,这使得美联储肩负巨大责任。

虽然两个方向都存在通胀风险,但允许通缩力量取得控制权的后果尤其严重。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可能未占到明显的多数席位,但当危机来临时,他们很可能将如愿以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联储会不会错判通胀前景?

发布日期:2019-09-24 07:19
摘要: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上周将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决定,在该委员会内得到了广泛支持,或者至少是默许。然而,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利率的总体走向方面存在明显分歧。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委婉表示,委员会内部存在“迥异的观点”。

似乎有一小部分人(可能包括领导层)支持进一步“预防性降息”,但对眼下宽松周期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无疑由许多因素造成,但主要根本分歧之一,是参与者愿意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承担多大的通胀风险。

更为鹰派的阵营认为,在失业率远低于自然水平的情况下,工资涨幅将进一步(或逐步)扩大。他们认为,这些因素最终将不可避免地推高通胀——鉴于今夏月度消费价格指数(CPI)的连续意外上涨,这种情况可能早已出现。

支撑这些结论的一种信念,是相信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仍然在发挥作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现工资涨幅与失业率和预期通胀之间的关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格雷戈里•曼丘(Gregory Mankiw)最近提醒美联储,这条曲线一直代表着“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关系”。

所有人都承认,低失业率对工资涨幅的影响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已被大幅削弱,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以及美联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任何有关这种影响已完全消失的说法都持非常强烈的抵制态度。

此外,鹰派认为,如果通胀被允许升至远高于目标的水平,那菲利普斯曲线变平缓将给货币政策带来非常大的问题。这是因为当曲线变得更加平缓时,“牺牲率”(sacrifice ratio)——为了让通胀回落所必须增加的额外就业——将升高。

因此,通胀上行方面的任何错误都将更加难以纠正。这使得鹰派不愿在本周期的现阶段进行两次以上、被视为中期修正的降息。

为什么鸽派不同意这些观点?他们会否认最近的CPI报告代表了通胀压力的显著变化。明显本质鸽派的鲍威尔,上周完全没在意这些数据。他相当正确地强调,债券市场的通胀预期正处于历史区间的低端,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

他还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即在利率受零下限约束的世界,如果美国央行认为美国经济正在恶化,它应该随时准备采取积极行动。

当被问及美联储是否会效仿其他国家的做法,在经济衰退时将利率推至负值区域时,鲍威尔对这种想法泼了冷水。这意味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经济衰退期间只能降息187个基点(即从1.875%降至零)。这将远不及美国以往经济衰退时期所需要的宽松幅度的一半。

从全球来看,货币弹药的缺乏甚至更加明显。欧洲和日本的政策利率早已非常接近它们的实际利率下限。

我估计,在经济衰退期间,发达经济体整体政策利率(以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加权因素)的全球平均水平,在各国央行达到各自的下限之前,仅能下调110个基点左右。这表明了全球其他经济体距离货币政策的极限有多近,这使得美联储肩负巨大责任。

虽然两个方向都存在通胀风险,但允许通缩力量取得控制权的后果尤其严重。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可能未占到明显的多数席位,但当危机来临时,他们很可能将如愿以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上周将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决定,在该委员会内得到了广泛支持,或者至少是默许。然而,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利率的总体走向方面存在明显分歧。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委婉表示,委员会内部存在“迥异的观点”。

似乎有一小部分人(可能包括领导层)支持进一步“预防性降息”,但对眼下宽松周期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无疑由许多因素造成,但主要根本分歧之一,是参与者愿意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承担多大的通胀风险。

更为鹰派的阵营认为,在失业率远低于自然水平的情况下,工资涨幅将进一步(或逐步)扩大。他们认为,这些因素最终将不可避免地推高通胀——鉴于今夏月度消费价格指数(CPI)的连续意外上涨,这种情况可能早已出现。

支撑这些结论的一种信念,是相信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仍然在发挥作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现工资涨幅与失业率和预期通胀之间的关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格雷戈里•曼丘(Gregory Mankiw)最近提醒美联储,这条曲线一直代表着“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关系”。

所有人都承认,低失业率对工资涨幅的影响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已被大幅削弱,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以及美联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任何有关这种影响已完全消失的说法都持非常强烈的抵制态度。

此外,鹰派认为,如果通胀被允许升至远高于目标的水平,那菲利普斯曲线变平缓将给货币政策带来非常大的问题。这是因为当曲线变得更加平缓时,“牺牲率”(sacrifice ratio)——为了让通胀回落所必须增加的额外就业——将升高。

因此,通胀上行方面的任何错误都将更加难以纠正。这使得鹰派不愿在本周期的现阶段进行两次以上、被视为中期修正的降息。

为什么鸽派不同意这些观点?他们会否认最近的CPI报告代表了通胀压力的显著变化。明显本质鸽派的鲍威尔,上周完全没在意这些数据。他相当正确地强调,债券市场的通胀预期正处于历史区间的低端,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

他还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即在利率受零下限约束的世界,如果美国央行认为美国经济正在恶化,它应该随时准备采取积极行动。

当被问及美联储是否会效仿其他国家的做法,在经济衰退时将利率推至负值区域时,鲍威尔对这种想法泼了冷水。这意味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经济衰退期间只能降息187个基点(即从1.875%降至零)。这将远不及美国以往经济衰退时期所需要的宽松幅度的一半。

从全球来看,货币弹药的缺乏甚至更加明显。欧洲和日本的政策利率早已非常接近它们的实际利率下限。

我估计,在经济衰退期间,发达经济体整体政策利率(以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加权因素)的全球平均水平,在各国央行达到各自的下限之前,仅能下调110个基点左右。这表明了全球其他经济体距离货币政策的极限有多近,这使得美联储肩负巨大责任。

虽然两个方向都存在通胀风险,但允许通缩力量取得控制权的后果尤其严重。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可能未占到明显的多数席位,但当危机来临时,他们很可能将如愿以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联储会不会错判通胀前景?

发布日期:2019-09-24 07:19
摘要: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上周将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决定,在该委员会内得到了广泛支持,或者至少是默许。然而,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利率的总体走向方面存在明显分歧。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委婉表示,委员会内部存在“迥异的观点”。

似乎有一小部分人(可能包括领导层)支持进一步“预防性降息”,但对眼下宽松周期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无疑由许多因素造成,但主要根本分歧之一,是参与者愿意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承担多大的通胀风险。

更为鹰派的阵营认为,在失业率远低于自然水平的情况下,工资涨幅将进一步(或逐步)扩大。他们认为,这些因素最终将不可避免地推高通胀——鉴于今夏月度消费价格指数(CPI)的连续意外上涨,这种情况可能早已出现。

支撑这些结论的一种信念,是相信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仍然在发挥作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现工资涨幅与失业率和预期通胀之间的关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格雷戈里•曼丘(Gregory Mankiw)最近提醒美联储,这条曲线一直代表着“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关系”。

所有人都承认,低失业率对工资涨幅的影响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已被大幅削弱,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以及美联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任何有关这种影响已完全消失的说法都持非常强烈的抵制态度。

此外,鹰派认为,如果通胀被允许升至远高于目标的水平,那菲利普斯曲线变平缓将给货币政策带来非常大的问题。这是因为当曲线变得更加平缓时,“牺牲率”(sacrifice ratio)——为了让通胀回落所必须增加的额外就业——将升高。

因此,通胀上行方面的任何错误都将更加难以纠正。这使得鹰派不愿在本周期的现阶段进行两次以上、被视为中期修正的降息。

为什么鸽派不同意这些观点?他们会否认最近的CPI报告代表了通胀压力的显著变化。明显本质鸽派的鲍威尔,上周完全没在意这些数据。他相当正确地强调,债券市场的通胀预期正处于历史区间的低端,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

他还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即在利率受零下限约束的世界,如果美国央行认为美国经济正在恶化,它应该随时准备采取积极行动。

当被问及美联储是否会效仿其他国家的做法,在经济衰退时将利率推至负值区域时,鲍威尔对这种想法泼了冷水。这意味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经济衰退期间只能降息187个基点(即从1.875%降至零)。这将远不及美国以往经济衰退时期所需要的宽松幅度的一半。

从全球来看,货币弹药的缺乏甚至更加明显。欧洲和日本的政策利率早已非常接近它们的实际利率下限。

我估计,在经济衰退期间,发达经济体整体政策利率(以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加权因素)的全球平均水平,在各国央行达到各自的下限之前,仅能下调110个基点左右。这表明了全球其他经济体距离货币政策的极限有多近,这使得美联储肩负巨大责任。

虽然两个方向都存在通胀风险,但允许通缩力量取得控制权的后果尤其严重。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可能未占到明显的多数席位,但当危机来临时,他们很可能将如愿以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联储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集中在对通胀风险的判断。鹰派担心通胀上升而不愿进一步降息,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则认识到通缩风险。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上周将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的决定,在该委员会内得到了广泛支持,或者至少是默许。然而,政策制定者在今后利率的总体走向方面存在明显分歧。美联储(Fed)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委婉表示,委员会内部存在“迥异的观点”。

似乎有一小部分人(可能包括领导层)支持进一步“预防性降息”,但对眼下宽松周期的程度和持续时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满。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与鸽派之间的分歧无疑由许多因素造成,但主要根本分歧之一,是参与者愿意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承担多大的通胀风险。

更为鹰派的阵营认为,在失业率远低于自然水平的情况下,工资涨幅将进一步(或逐步)扩大。他们认为,这些因素最终将不可避免地推高通胀——鉴于今夏月度消费价格指数(CPI)的连续意外上涨,这种情况可能早已出现。

支撑这些结论的一种信念,是相信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仍然在发挥作用。菲利普斯曲线表现工资涨幅与失业率和预期通胀之间的关系。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格雷戈里•曼丘(Gregory Mankiw)最近提醒美联储,这条曲线一直代表着“最重要的宏观经济关系”。

所有人都承认,低失业率对工资涨幅的影响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已被大幅削弱,但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鹰派以及美联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任何有关这种影响已完全消失的说法都持非常强烈的抵制态度。

此外,鹰派认为,如果通胀被允许升至远高于目标的水平,那菲利普斯曲线变平缓将给货币政策带来非常大的问题。这是因为当曲线变得更加平缓时,“牺牲率”(sacrifice ratio)——为了让通胀回落所必须增加的额外就业——将升高。

因此,通胀上行方面的任何错误都将更加难以纠正。这使得鹰派不愿在本周期的现阶段进行两次以上、被视为中期修正的降息。

为什么鸽派不同意这些观点?他们会否认最近的CPI报告代表了通胀压力的显著变化。明显本质鸽派的鲍威尔,上周完全没在意这些数据。他相当正确地强调,债券市场的通胀预期正处于历史区间的低端,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

他还重申了自己的观点,即在利率受零下限约束的世界,如果美国央行认为美国经济正在恶化,它应该随时准备采取积极行动。

当被问及美联储是否会效仿其他国家的做法,在经济衰退时将利率推至负值区域时,鲍威尔对这种想法泼了冷水。这意味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在经济衰退期间只能降息187个基点(即从1.875%降至零)。这将远不及美国以往经济衰退时期所需要的宽松幅度的一半。

从全球来看,货币弹药的缺乏甚至更加明显。欧洲和日本的政策利率早已非常接近它们的实际利率下限。

我估计,在经济衰退期间,发达经济体整体政策利率(以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加权因素)的全球平均水平,在各国央行达到各自的下限之前,仅能下调110个基点左右。这表明了全球其他经济体距离货币政策的极限有多近,这使得美联储肩负巨大责任。

虽然两个方向都存在通胀风险,但允许通缩力量取得控制权的后果尤其严重。以鲍威尔为首的鸽派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可能未占到明显的多数席位,但当危机来临时,他们很可能将如愿以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OR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