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撰文 |  罗宾•哈丁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对全球经济而言将是令人不安、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周。这样说并不是因为美联储(Fed)将会降息(编者注:美联储于周三宣布降息25个基点),而是因为美联储降息的利率起点已经低得惊人:仅处于2.25%至2.5%之间。

经历了10多年经济扩张,而且尽管出台了从加征关税到国内减税等各种政策,这似乎是美国利率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平了。与此同时,欧洲央行(ECB)正在讨论是否将已经为负的利率进一步降低。直至7月,还可以设想,或许最终能回归金融危机前4%至5%的利率水平。再也不可能了。

美联储官员根据自己的预测认为,利率长期而言将稳定在2.5%。减掉2%的通胀目标,实际资本回报率将只有可怜的0.5%。欧洲和日本的资本回报率几乎肯定要更低。如此低的利率水平相比过去是一种深刻改变。(在并不久远的2000年时,联邦基金利率还为6.5%,实际利率在4%左右。)尽管利率关系到经济生活的几乎方方面面,但发达国家仍从内心深处拒绝面对这种改变的影响。以下是供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思考的八个问题。

首先,长期利率与长期经济增长率之间存在密切关联。或许资本对数字经济没那么重要,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对未来的经济扩张前景发出了预警信号。

其次,货币政策失灵。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降息5个百分点,而且这样还不够。如今,它应对经济衰退的空间要小得多。周二未采取任何行动的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几乎已经放弃实现2%通胀目标的努力。欧洲央行有步日本的后尘的危险。悲哀的是,世界并未准备好迎接一场衰退:下一场衰退到来时,全球最具影响力央行中的两家的政策利率可能早已为负。

第三,如果货币政策失效,那么财政政策必须介入。这意味着,各国政府要么必须同意增加支出和减税以应对衰退,要么给央行一个财政工具——“直升机撒钱”,本质上就是印钞以用于支出或分配给公众。或者,各国政府现在可以设定更高的通胀目标,并利用财政政策实现这些目标。这将给各国央行在需要时更大的降息空间。

第四,利率下降可以使债务更具持续性。对于公共债务尤其如此,因为各国实际上是按这些无风险的低利率借款的,对私营部门债务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对许多国家来说,借入更多资金用于投资是合理的。基于过去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来预测金融危机,很可能产生误导。

第五,资本存量相对产出应该增加。曾经无利可图的投资现在变得有意义了:只能节省几分钟时间的道路改造;只帮到几百人的昂贵利基药物;或者为获得研究生学位再深造几年。这些项目可能让人觉得不合理。非也。

第六,供给固定的任何资产现在的价值都升高了,因为它未来的现金流可以以更低的利率折现。水或电的垄断供应商、市中心的土地或者迪士尼(Disney)的绝版藏品:这些资产的价值必须上涨,它们的收益率才能与较低的利率相匹配。近期的贫富差距扩大与这一趋势有关。它也让投资者面临发现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金融泡沫的风险。一项至关重要的政策对策应是大幅降低公用事业允许获得的资本收益。

第七,住房需求将上升。毕竟,住房是大多数人使用的主要资本资产。有两种可能的结果。在有可能建房的地方,长期利率下降将引发住房存量的增加。如果无法建房,那么住房就会像供给固定的资产一样,价格飙升。因此,利率下降使得规划和区划规则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经济问题。

第八,低利率使人们更难以进行储蓄。特别是,低利率使得为养老金存钱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无论积累多少资本,靠它维持生活都变得更难。稀缺资产价格的一次性上涨掩盖了这一事实,许多稀缺资产为养老基金所有。但未来的回报率很可能下降。这一结果将迫使工人接受延迟退休、加税、增加养老金缴款或更低的老年收入。

这一轮低利率可能有结束的一天。或许,美联储判断错误,它未来将不得不大幅加息。或许,大规模的技术进步将加速经济增长,提振对资本的需求。

但没人掌握让这一幕发生的选择权:这不是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为了让全球储蓄者的生活变得悲惨而蓄意进行的邪恶阴谋。长期实际利率会平衡储蓄的意愿和投资的需求。各国央行是其仆人,而非主人。

实际利率降低的趋势持续了几十年,这一趋势是继续下去还是逆转,几率相当。随着各国央行开始放松银根,是时候停止坐等利率回升、直面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9-08-01 05:43
摘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撰文 |  罗宾•哈丁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对全球经济而言将是令人不安、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周。这样说并不是因为美联储(Fed)将会降息(编者注:美联储于周三宣布降息25个基点),而是因为美联储降息的利率起点已经低得惊人:仅处于2.25%至2.5%之间。

经历了10多年经济扩张,而且尽管出台了从加征关税到国内减税等各种政策,这似乎是美国利率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平了。与此同时,欧洲央行(ECB)正在讨论是否将已经为负的利率进一步降低。直至7月,还可以设想,或许最终能回归金融危机前4%至5%的利率水平。再也不可能了。

美联储官员根据自己的预测认为,利率长期而言将稳定在2.5%。减掉2%的通胀目标,实际资本回报率将只有可怜的0.5%。欧洲和日本的资本回报率几乎肯定要更低。如此低的利率水平相比过去是一种深刻改变。(在并不久远的2000年时,联邦基金利率还为6.5%,实际利率在4%左右。)尽管利率关系到经济生活的几乎方方面面,但发达国家仍从内心深处拒绝面对这种改变的影响。以下是供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思考的八个问题。

首先,长期利率与长期经济增长率之间存在密切关联。或许资本对数字经济没那么重要,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对未来的经济扩张前景发出了预警信号。

其次,货币政策失灵。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降息5个百分点,而且这样还不够。如今,它应对经济衰退的空间要小得多。周二未采取任何行动的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几乎已经放弃实现2%通胀目标的努力。欧洲央行有步日本的后尘的危险。悲哀的是,世界并未准备好迎接一场衰退:下一场衰退到来时,全球最具影响力央行中的两家的政策利率可能早已为负。

第三,如果货币政策失效,那么财政政策必须介入。这意味着,各国政府要么必须同意增加支出和减税以应对衰退,要么给央行一个财政工具——“直升机撒钱”,本质上就是印钞以用于支出或分配给公众。或者,各国政府现在可以设定更高的通胀目标,并利用财政政策实现这些目标。这将给各国央行在需要时更大的降息空间。

第四,利率下降可以使债务更具持续性。对于公共债务尤其如此,因为各国实际上是按这些无风险的低利率借款的,对私营部门债务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对许多国家来说,借入更多资金用于投资是合理的。基于过去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来预测金融危机,很可能产生误导。

第五,资本存量相对产出应该增加。曾经无利可图的投资现在变得有意义了:只能节省几分钟时间的道路改造;只帮到几百人的昂贵利基药物;或者为获得研究生学位再深造几年。这些项目可能让人觉得不合理。非也。

第六,供给固定的任何资产现在的价值都升高了,因为它未来的现金流可以以更低的利率折现。水或电的垄断供应商、市中心的土地或者迪士尼(Disney)的绝版藏品:这些资产的价值必须上涨,它们的收益率才能与较低的利率相匹配。近期的贫富差距扩大与这一趋势有关。它也让投资者面临发现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金融泡沫的风险。一项至关重要的政策对策应是大幅降低公用事业允许获得的资本收益。

第七,住房需求将上升。毕竟,住房是大多数人使用的主要资本资产。有两种可能的结果。在有可能建房的地方,长期利率下降将引发住房存量的增加。如果无法建房,那么住房就会像供给固定的资产一样,价格飙升。因此,利率下降使得规划和区划规则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经济问题。

第八,低利率使人们更难以进行储蓄。特别是,低利率使得为养老金存钱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无论积累多少资本,靠它维持生活都变得更难。稀缺资产价格的一次性上涨掩盖了这一事实,许多稀缺资产为养老基金所有。但未来的回报率很可能下降。这一结果将迫使工人接受延迟退休、加税、增加养老金缴款或更低的老年收入。

这一轮低利率可能有结束的一天。或许,美联储判断错误,它未来将不得不大幅加息。或许,大规模的技术进步将加速经济增长,提振对资本的需求。

但没人掌握让这一幕发生的选择权:这不是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为了让全球储蓄者的生活变得悲惨而蓄意进行的邪恶阴谋。长期实际利率会平衡储蓄的意愿和投资的需求。各国央行是其仆人,而非主人。

实际利率降低的趋势持续了几十年,这一趋势是继续下去还是逆转,几率相当。随着各国央行开始放松银根,是时候停止坐等利率回升、直面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撰文 |  罗宾•哈丁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对全球经济而言将是令人不安、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周。这样说并不是因为美联储(Fed)将会降息(编者注:美联储于周三宣布降息25个基点),而是因为美联储降息的利率起点已经低得惊人:仅处于2.25%至2.5%之间。

经历了10多年经济扩张,而且尽管出台了从加征关税到国内减税等各种政策,这似乎是美国利率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平了。与此同时,欧洲央行(ECB)正在讨论是否将已经为负的利率进一步降低。直至7月,还可以设想,或许最终能回归金融危机前4%至5%的利率水平。再也不可能了。

美联储官员根据自己的预测认为,利率长期而言将稳定在2.5%。减掉2%的通胀目标,实际资本回报率将只有可怜的0.5%。欧洲和日本的资本回报率几乎肯定要更低。如此低的利率水平相比过去是一种深刻改变。(在并不久远的2000年时,联邦基金利率还为6.5%,实际利率在4%左右。)尽管利率关系到经济生活的几乎方方面面,但发达国家仍从内心深处拒绝面对这种改变的影响。以下是供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思考的八个问题。

首先,长期利率与长期经济增长率之间存在密切关联。或许资本对数字经济没那么重要,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对未来的经济扩张前景发出了预警信号。

其次,货币政策失灵。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降息5个百分点,而且这样还不够。如今,它应对经济衰退的空间要小得多。周二未采取任何行动的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几乎已经放弃实现2%通胀目标的努力。欧洲央行有步日本的后尘的危险。悲哀的是,世界并未准备好迎接一场衰退:下一场衰退到来时,全球最具影响力央行中的两家的政策利率可能早已为负。

第三,如果货币政策失效,那么财政政策必须介入。这意味着,各国政府要么必须同意增加支出和减税以应对衰退,要么给央行一个财政工具——“直升机撒钱”,本质上就是印钞以用于支出或分配给公众。或者,各国政府现在可以设定更高的通胀目标,并利用财政政策实现这些目标。这将给各国央行在需要时更大的降息空间。

第四,利率下降可以使债务更具持续性。对于公共债务尤其如此,因为各国实际上是按这些无风险的低利率借款的,对私营部门债务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对许多国家来说,借入更多资金用于投资是合理的。基于过去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来预测金融危机,很可能产生误导。

第五,资本存量相对产出应该增加。曾经无利可图的投资现在变得有意义了:只能节省几分钟时间的道路改造;只帮到几百人的昂贵利基药物;或者为获得研究生学位再深造几年。这些项目可能让人觉得不合理。非也。

第六,供给固定的任何资产现在的价值都升高了,因为它未来的现金流可以以更低的利率折现。水或电的垄断供应商、市中心的土地或者迪士尼(Disney)的绝版藏品:这些资产的价值必须上涨,它们的收益率才能与较低的利率相匹配。近期的贫富差距扩大与这一趋势有关。它也让投资者面临发现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金融泡沫的风险。一项至关重要的政策对策应是大幅降低公用事业允许获得的资本收益。

第七,住房需求将上升。毕竟,住房是大多数人使用的主要资本资产。有两种可能的结果。在有可能建房的地方,长期利率下降将引发住房存量的增加。如果无法建房,那么住房就会像供给固定的资产一样,价格飙升。因此,利率下降使得规划和区划规则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经济问题。

第八,低利率使人们更难以进行储蓄。特别是,低利率使得为养老金存钱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无论积累多少资本,靠它维持生活都变得更难。稀缺资产价格的一次性上涨掩盖了这一事实,许多稀缺资产为养老基金所有。但未来的回报率很可能下降。这一结果将迫使工人接受延迟退休、加税、增加养老金缴款或更低的老年收入。

这一轮低利率可能有结束的一天。或许,美联储判断错误,它未来将不得不大幅加息。或许,大规模的技术进步将加速经济增长,提振对资本的需求。

但没人掌握让这一幕发生的选择权:这不是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为了让全球储蓄者的生活变得悲惨而蓄意进行的邪恶阴谋。长期实际利率会平衡储蓄的意愿和投资的需求。各国央行是其仆人,而非主人。

实际利率降低的趋势持续了几十年,这一趋势是继续下去还是逆转,几率相当。随着各国央行开始放松银根,是时候停止坐等利率回升、直面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9-08-01 05:43
摘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撰文 |  罗宾•哈丁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对全球经济而言将是令人不安、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周。这样说并不是因为美联储(Fed)将会降息(编者注:美联储于周三宣布降息25个基点),而是因为美联储降息的利率起点已经低得惊人:仅处于2.25%至2.5%之间。

经历了10多年经济扩张,而且尽管出台了从加征关税到国内减税等各种政策,这似乎是美国利率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平了。与此同时,欧洲央行(ECB)正在讨论是否将已经为负的利率进一步降低。直至7月,还可以设想,或许最终能回归金融危机前4%至5%的利率水平。再也不可能了。

美联储官员根据自己的预测认为,利率长期而言将稳定在2.5%。减掉2%的通胀目标,实际资本回报率将只有可怜的0.5%。欧洲和日本的资本回报率几乎肯定要更低。如此低的利率水平相比过去是一种深刻改变。(在并不久远的2000年时,联邦基金利率还为6.5%,实际利率在4%左右。)尽管利率关系到经济生活的几乎方方面面,但发达国家仍从内心深处拒绝面对这种改变的影响。以下是供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思考的八个问题。

首先,长期利率与长期经济增长率之间存在密切关联。或许资本对数字经济没那么重要,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对未来的经济扩张前景发出了预警信号。

其次,货币政策失灵。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降息5个百分点,而且这样还不够。如今,它应对经济衰退的空间要小得多。周二未采取任何行动的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几乎已经放弃实现2%通胀目标的努力。欧洲央行有步日本的后尘的危险。悲哀的是,世界并未准备好迎接一场衰退:下一场衰退到来时,全球最具影响力央行中的两家的政策利率可能早已为负。

第三,如果货币政策失效,那么财政政策必须介入。这意味着,各国政府要么必须同意增加支出和减税以应对衰退,要么给央行一个财政工具——“直升机撒钱”,本质上就是印钞以用于支出或分配给公众。或者,各国政府现在可以设定更高的通胀目标,并利用财政政策实现这些目标。这将给各国央行在需要时更大的降息空间。

第四,利率下降可以使债务更具持续性。对于公共债务尤其如此,因为各国实际上是按这些无风险的低利率借款的,对私营部门债务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对许多国家来说,借入更多资金用于投资是合理的。基于过去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来预测金融危机,很可能产生误导。

第五,资本存量相对产出应该增加。曾经无利可图的投资现在变得有意义了:只能节省几分钟时间的道路改造;只帮到几百人的昂贵利基药物;或者为获得研究生学位再深造几年。这些项目可能让人觉得不合理。非也。

第六,供给固定的任何资产现在的价值都升高了,因为它未来的现金流可以以更低的利率折现。水或电的垄断供应商、市中心的土地或者迪士尼(Disney)的绝版藏品:这些资产的价值必须上涨,它们的收益率才能与较低的利率相匹配。近期的贫富差距扩大与这一趋势有关。它也让投资者面临发现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金融泡沫的风险。一项至关重要的政策对策应是大幅降低公用事业允许获得的资本收益。

第七,住房需求将上升。毕竟,住房是大多数人使用的主要资本资产。有两种可能的结果。在有可能建房的地方,长期利率下降将引发住房存量的增加。如果无法建房,那么住房就会像供给固定的资产一样,价格飙升。因此,利率下降使得规划和区划规则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经济问题。

第八,低利率使人们更难以进行储蓄。特别是,低利率使得为养老金存钱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无论积累多少资本,靠它维持生活都变得更难。稀缺资产价格的一次性上涨掩盖了这一事实,许多稀缺资产为养老基金所有。但未来的回报率很可能下降。这一结果将迫使工人接受延迟退休、加税、增加养老金缴款或更低的老年收入。

这一轮低利率可能有结束的一天。或许,美联储判断错误,它未来将不得不大幅加息。或许,大规模的技术进步将加速经济增长,提振对资本的需求。

但没人掌握让这一幕发生的选择权:这不是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为了让全球储蓄者的生活变得悲惨而蓄意进行的邪恶阴谋。长期实际利率会平衡储蓄的意愿和投资的需求。各国央行是其仆人,而非主人。

实际利率降低的趋势持续了几十年,这一趋势是继续下去还是逆转,几率相当。随着各国央行开始放松银根,是时候停止坐等利率回升、直面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美国利率已经低得惊人之际,美联储宣布10多年来首次降息。全球范围的持续低利率是一种深刻改变,是时候思考它的影响了。



撰文 |  罗宾•哈丁

OR--商业新媒体 】本周对全球经济而言将是令人不安、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周。这样说并不是因为美联储(Fed)将会降息(编者注:美联储于周三宣布降息25个基点),而是因为美联储降息的利率起点已经低得惊人:仅处于2.25%至2.5%之间。

经历了10多年经济扩张,而且尽管出台了从加征关税到国内减税等各种政策,这似乎是美国利率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平了。与此同时,欧洲央行(ECB)正在讨论是否将已经为负的利率进一步降低。直至7月,还可以设想,或许最终能回归金融危机前4%至5%的利率水平。再也不可能了。

美联储官员根据自己的预测认为,利率长期而言将稳定在2.5%。减掉2%的通胀目标,实际资本回报率将只有可怜的0.5%。欧洲和日本的资本回报率几乎肯定要更低。如此低的利率水平相比过去是一种深刻改变。(在并不久远的2000年时,联邦基金利率还为6.5%,实际利率在4%左右。)尽管利率关系到经济生活的几乎方方面面,但发达国家仍从内心深处拒绝面对这种改变的影响。以下是供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思考的八个问题。

首先,长期利率与长期经济增长率之间存在密切关联。或许资本对数字经济没那么重要,但利率维持在如此低的水平,对未来的经济扩张前景发出了预警信号。

其次,货币政策失灵。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降息5个百分点,而且这样还不够。如今,它应对经济衰退的空间要小得多。周二未采取任何行动的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几乎已经放弃实现2%通胀目标的努力。欧洲央行有步日本的后尘的危险。悲哀的是,世界并未准备好迎接一场衰退:下一场衰退到来时,全球最具影响力央行中的两家的政策利率可能早已为负。

第三,如果货币政策失效,那么财政政策必须介入。这意味着,各国政府要么必须同意增加支出和减税以应对衰退,要么给央行一个财政工具——“直升机撒钱”,本质上就是印钞以用于支出或分配给公众。或者,各国政府现在可以设定更高的通胀目标,并利用财政政策实现这些目标。这将给各国央行在需要时更大的降息空间。

第四,利率下降可以使债务更具持续性。对于公共债务尤其如此,因为各国实际上是按这些无风险的低利率借款的,对私营部门债务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对许多国家来说,借入更多资金用于投资是合理的。基于过去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来预测金融危机,很可能产生误导。

第五,资本存量相对产出应该增加。曾经无利可图的投资现在变得有意义了:只能节省几分钟时间的道路改造;只帮到几百人的昂贵利基药物;或者为获得研究生学位再深造几年。这些项目可能让人觉得不合理。非也。

第六,供给固定的任何资产现在的价值都升高了,因为它未来的现金流可以以更低的利率折现。水或电的垄断供应商、市中心的土地或者迪士尼(Disney)的绝版藏品:这些资产的价值必须上涨,它们的收益率才能与较低的利率相匹配。近期的贫富差距扩大与这一趋势有关。它也让投资者面临发现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金融泡沫的风险。一项至关重要的政策对策应是大幅降低公用事业允许获得的资本收益。

第七,住房需求将上升。毕竟,住房是大多数人使用的主要资本资产。有两种可能的结果。在有可能建房的地方,长期利率下降将引发住房存量的增加。如果无法建房,那么住房就会像供给固定的资产一样,价格飙升。因此,利率下降使得规划和区划规则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经济问题。

第八,低利率使人们更难以进行储蓄。特别是,低利率使得为养老金存钱变得更加困难,而且无论积累多少资本,靠它维持生活都变得更难。稀缺资产价格的一次性上涨掩盖了这一事实,许多稀缺资产为养老基金所有。但未来的回报率很可能下降。这一结果将迫使工人接受延迟退休、加税、增加养老金缴款或更低的老年收入。

这一轮低利率可能有结束的一天。或许,美联储判断错误,它未来将不得不大幅加息。或许,大规模的技术进步将加速经济增长,提振对资本的需求。

但没人掌握让这一幕发生的选择权:这不是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为了让全球储蓄者的生活变得悲惨而蓄意进行的邪恶阴谋。长期实际利率会平衡储蓄的意愿和投资的需求。各国央行是其仆人,而非主人。

实际利率降低的趋势持续了几十年,这一趋势是继续下去还是逆转,几率相当。随着各国央行开始放松银根,是时候停止坐等利率回升、直面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