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中俄朝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中,世界舆论为我们聚焦了一副东北亚各方力量各怀其志、频繁博弈的生动画面。这幅堪称历史性画面的最大特征是:在东北亚国际关系中存在了大半个世纪的同盟外交特征,开始呈现出淡化和隐形加强两种情况并存的态势。在美日韩同盟各方中,独立意识和行为趋向强化;而原来同属前社会主义阵营的中俄朝三国,却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后者的合作能走到哪一步,现在还很难说;但前一种状况已呈势头。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东北亚各方力量,正在历史性地重组中。

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

在美日韩盟国中,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行为上最独立,走得最远,而且最直截了当。这届韩国政府执政以来,在处理朝核和对日关系上,完全依据韩国左派政党的传统理念行动,即反美、反日、亲朝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在行为上则完全自行其是,很少考虑到同一阵营的美、日两国的感受。

对朝鲜,文在寅政府基本上以绥靖政策为主要特点;同时在反朝核阵营中,文在寅政府实际上扮演着朝鲜的保护者角色。它利用自己美国盟友的身份,给美国施加压力,阻挠美国对朝核采取强力手段,同时一再要求对朝鲜放缓制裁。半岛外交界评论说:如果不是文在寅,去年冬奥会前朝核问题就已经解决了。这一切引起了美、日两国朝野的一致反感,也使得美日韩同盟趋向分崩离析。但金正恩似乎对此并不领情,不仅在媒体上一再点名批评韩国,而且在上月底和特朗普的板门店会晤中,明确要求韩国不得参加下阶段朝美无核化工作磋商,文在寅为此在国内广受批评。然而最近文在寅居然又再次看朝鲜眼色,韩国《朝鲜日报》7月22日报道,韩国政府考虑到朝鲜的抗议等因素,正在积极讨论将下月为验证战时作战指挥权(战时作战控制权)而实施的“19-2同盟演习”的名称变更。据称,在名称中删除“(韩美)同盟”一词,加入“作战权验证”等其他表述的方案可能性最大。这个行为,起码不会让作为盟友的美国高兴。

对日本,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以清算为主要特点,基本废除了朴槿惠政府与日本已经签署的关于历史问题的解决协议,继续强力要求日本在慰安妇问题、战时劳工问题上赔偿和道歉,以没收日本在韩国资产的单方面强硬手段解决问题。同时,在对日本最敏感的朝鲜核导问题上,韩国完全不顾日本国内几乎上下一致的感受,继续对朝鲜搞绥靖政策,这一切给了安倍政府以贸易制裁韩国的口实。

在当前美日韩三国围绕日本贸易制裁韩国的博弈中,最能说明其盟国色彩弱化、大家各行其是的,就是围绕日韩贸易冲突的协调了。

韩国被日本制裁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文在寅亲自请特朗普来调解。可是特朗普却提出条件说:必须日韩两国都请他调解,他才愿意出面。结果当然是,日本不邀请美国调解,于是美国就不调解了。共同社7月24日报道说:日本政府相关人士24日透露,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2日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时,就对立加深的日韩关系表示,美国无意积极居间调停。据报道,日本外务省干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明确表示“日本不寻求调停”。因此美国很可能不会为日韩搭桥。

不仅如此,共同社7月26日还报道说,日本政府正在进行协调,计划最快8月2日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把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安倍政府的上述举动,除因日本国内对文在寅政府几乎是举国一致的反感外,据了解还有他自己的几点考虑:一是以制裁文在寅政府敲打朝鲜,警告朝鲜切不要以为有文在寅的暗中支持就可以在核导问题上有恃无恐;其次是面对特朗普上台以来原有国际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盟国关系的深刻变迁,为今后日本外交逐步走向独立开个头;最后,日本新闻界一直流传,是特朗普暗示安倍制裁韩国的,起码“是默认这样做的”。

特朗普在当前日韩贸易冲突中的表现十分可圈可点,但有两点显而易见。其一,他显然对调解日韩贸易冲突兴趣不大;其二,在亲身深刻体验了文在寅的亲北情节后,在美朝即将开始下一轮无核化磋商前,利用日本贸易制裁韩国这件事,掌中有个可以拿捏文在寅的抓手,完全符合他所谓的“交易的艺术”的理念。至于是不是他要求或者暗示安倍制裁文在寅政府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在美日韩同盟走向弱化、各方走向独立行事的过程中,特朗普以双边外交取代多边外交的全新行事规则是根本动因,文在寅政府的左派理念是最大的冲击变量,而日本则是按照自己的既定计划,深谋远虑地在行事。

中俄朝联合行动:战术性,还是战略性的?

与此同时,中俄朝三国在上周世界舆论的聚焦中,则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特征。

首先是朝鲜,因为美韩下月将举行军演,金正恩开始展示惯常的示强举动。首先是公开参观朝鲜潜艇。朝中社平壤7月23日电,金正恩观看了新建造的潜艇。据报道,在金正恩的细心指导和特别关注下建造的潜艇即将部署在东海水域执行作战任务。韩联社引用韩国专家的话报道说,该潜艇“很可能是具备2-3个潜射导弹发射管且可投入战斗部署的潜艇。”

两天后,朝鲜发射短程导弹。韩联社首尔7月25日报道,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联参)有关人士25日表示,联参研判朝鲜当天凌晨从东部城市元山一带发射的两枚飞行器为近程导弹,飞行高度为50多公里,坠落于半岛东部海域。

据报道,金正恩被观测到在发射附近地区,他很有可能在现场参观了此次发射。

朝中社26日报道说,金正恩前一日组织“威力示威射击”并指导发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

与上述事件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的是,中俄两国也在这一地区展示了军事实力。卫星通讯社莫斯科7月23日报道,俄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俄、中军方7月23日进行了远程航空兵在亚太地区的“联合空中巡逻”。其中一架俄罗斯预警飞机被韩国国防部指控侵入韩国领土独岛空域的领空,遭到韩国飞机发射三百多发子弹警告。

有舆论认为,中俄在亚太地区展开“空中联合巡逻”,矛头是指向下月美韩军演的。也有舆论说是针对“美国亚洲小北约”的。

不论上述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联,它客观上产生了中俄朝联合行动的观感,但也极有可能是朝鲜在利用中俄联合军事行动,制造中朝俄联合行动的假象,给美国施压。尤其是25日发射短程导弹一事,一是从时间节点上看,这是在“中俄联合空中巡逻”两天之后,中、俄正分别与韩国交涉时发生的,二来可以从事后中俄两国的低调回应看出端倪,这只能被理解为,没人愿意被朝鲜利用。

同时,上周朝鲜还利用日韩矛盾,动用国家媒体力量力挺韩国,称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是非法且无礼的。朝鲜的举动,无疑也是利用日韩矛盾离间美日韩同盟。

按正常的战略思维判断,中俄两国与朝核的利害关联度客观上无疑是不一样的。从地缘政治价值看,朝鲜半岛对中俄两国的意义也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朝核问题有安理会决议,中俄都是投了赞成票的。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即便中朝俄在半岛问题上有合作,恐怕至多只能是一事一议的、战术性的合作,很难进行战略性合作,如果三国确有合作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东北亚各方力量在重组

发布日期:2019-07-29 16:15
摘要: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中俄朝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中,世界舆论为我们聚焦了一副东北亚各方力量各怀其志、频繁博弈的生动画面。这幅堪称历史性画面的最大特征是:在东北亚国际关系中存在了大半个世纪的同盟外交特征,开始呈现出淡化和隐形加强两种情况并存的态势。在美日韩同盟各方中,独立意识和行为趋向强化;而原来同属前社会主义阵营的中俄朝三国,却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后者的合作能走到哪一步,现在还很难说;但前一种状况已呈势头。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东北亚各方力量,正在历史性地重组中。

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

在美日韩盟国中,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行为上最独立,走得最远,而且最直截了当。这届韩国政府执政以来,在处理朝核和对日关系上,完全依据韩国左派政党的传统理念行动,即反美、反日、亲朝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在行为上则完全自行其是,很少考虑到同一阵营的美、日两国的感受。

对朝鲜,文在寅政府基本上以绥靖政策为主要特点;同时在反朝核阵营中,文在寅政府实际上扮演着朝鲜的保护者角色。它利用自己美国盟友的身份,给美国施加压力,阻挠美国对朝核采取强力手段,同时一再要求对朝鲜放缓制裁。半岛外交界评论说:如果不是文在寅,去年冬奥会前朝核问题就已经解决了。这一切引起了美、日两国朝野的一致反感,也使得美日韩同盟趋向分崩离析。但金正恩似乎对此并不领情,不仅在媒体上一再点名批评韩国,而且在上月底和特朗普的板门店会晤中,明确要求韩国不得参加下阶段朝美无核化工作磋商,文在寅为此在国内广受批评。然而最近文在寅居然又再次看朝鲜眼色,韩国《朝鲜日报》7月22日报道,韩国政府考虑到朝鲜的抗议等因素,正在积极讨论将下月为验证战时作战指挥权(战时作战控制权)而实施的“19-2同盟演习”的名称变更。据称,在名称中删除“(韩美)同盟”一词,加入“作战权验证”等其他表述的方案可能性最大。这个行为,起码不会让作为盟友的美国高兴。

对日本,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以清算为主要特点,基本废除了朴槿惠政府与日本已经签署的关于历史问题的解决协议,继续强力要求日本在慰安妇问题、战时劳工问题上赔偿和道歉,以没收日本在韩国资产的单方面强硬手段解决问题。同时,在对日本最敏感的朝鲜核导问题上,韩国完全不顾日本国内几乎上下一致的感受,继续对朝鲜搞绥靖政策,这一切给了安倍政府以贸易制裁韩国的口实。

在当前美日韩三国围绕日本贸易制裁韩国的博弈中,最能说明其盟国色彩弱化、大家各行其是的,就是围绕日韩贸易冲突的协调了。

韩国被日本制裁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文在寅亲自请特朗普来调解。可是特朗普却提出条件说:必须日韩两国都请他调解,他才愿意出面。结果当然是,日本不邀请美国调解,于是美国就不调解了。共同社7月24日报道说:日本政府相关人士24日透露,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2日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时,就对立加深的日韩关系表示,美国无意积极居间调停。据报道,日本外务省干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明确表示“日本不寻求调停”。因此美国很可能不会为日韩搭桥。

不仅如此,共同社7月26日还报道说,日本政府正在进行协调,计划最快8月2日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把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安倍政府的上述举动,除因日本国内对文在寅政府几乎是举国一致的反感外,据了解还有他自己的几点考虑:一是以制裁文在寅政府敲打朝鲜,警告朝鲜切不要以为有文在寅的暗中支持就可以在核导问题上有恃无恐;其次是面对特朗普上台以来原有国际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盟国关系的深刻变迁,为今后日本外交逐步走向独立开个头;最后,日本新闻界一直流传,是特朗普暗示安倍制裁韩国的,起码“是默认这样做的”。

特朗普在当前日韩贸易冲突中的表现十分可圈可点,但有两点显而易见。其一,他显然对调解日韩贸易冲突兴趣不大;其二,在亲身深刻体验了文在寅的亲北情节后,在美朝即将开始下一轮无核化磋商前,利用日本贸易制裁韩国这件事,掌中有个可以拿捏文在寅的抓手,完全符合他所谓的“交易的艺术”的理念。至于是不是他要求或者暗示安倍制裁文在寅政府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在美日韩同盟走向弱化、各方走向独立行事的过程中,特朗普以双边外交取代多边外交的全新行事规则是根本动因,文在寅政府的左派理念是最大的冲击变量,而日本则是按照自己的既定计划,深谋远虑地在行事。

中俄朝联合行动:战术性,还是战略性的?

与此同时,中俄朝三国在上周世界舆论的聚焦中,则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特征。

首先是朝鲜,因为美韩下月将举行军演,金正恩开始展示惯常的示强举动。首先是公开参观朝鲜潜艇。朝中社平壤7月23日电,金正恩观看了新建造的潜艇。据报道,在金正恩的细心指导和特别关注下建造的潜艇即将部署在东海水域执行作战任务。韩联社引用韩国专家的话报道说,该潜艇“很可能是具备2-3个潜射导弹发射管且可投入战斗部署的潜艇。”

两天后,朝鲜发射短程导弹。韩联社首尔7月25日报道,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联参)有关人士25日表示,联参研判朝鲜当天凌晨从东部城市元山一带发射的两枚飞行器为近程导弹,飞行高度为50多公里,坠落于半岛东部海域。

据报道,金正恩被观测到在发射附近地区,他很有可能在现场参观了此次发射。

朝中社26日报道说,金正恩前一日组织“威力示威射击”并指导发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

与上述事件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的是,中俄两国也在这一地区展示了军事实力。卫星通讯社莫斯科7月23日报道,俄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俄、中军方7月23日进行了远程航空兵在亚太地区的“联合空中巡逻”。其中一架俄罗斯预警飞机被韩国国防部指控侵入韩国领土独岛空域的领空,遭到韩国飞机发射三百多发子弹警告。

有舆论认为,中俄在亚太地区展开“空中联合巡逻”,矛头是指向下月美韩军演的。也有舆论说是针对“美国亚洲小北约”的。

不论上述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联,它客观上产生了中俄朝联合行动的观感,但也极有可能是朝鲜在利用中俄联合军事行动,制造中朝俄联合行动的假象,给美国施压。尤其是25日发射短程导弹一事,一是从时间节点上看,这是在“中俄联合空中巡逻”两天之后,中、俄正分别与韩国交涉时发生的,二来可以从事后中俄两国的低调回应看出端倪,这只能被理解为,没人愿意被朝鲜利用。

同时,上周朝鲜还利用日韩矛盾,动用国家媒体力量力挺韩国,称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是非法且无礼的。朝鲜的举动,无疑也是利用日韩矛盾离间美日韩同盟。

按正常的战略思维判断,中俄两国与朝核的利害关联度客观上无疑是不一样的。从地缘政治价值看,朝鲜半岛对中俄两国的意义也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朝核问题有安理会决议,中俄都是投了赞成票的。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即便中朝俄在半岛问题上有合作,恐怕至多只能是一事一议的、战术性的合作,很难进行战略性合作,如果三国确有合作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中俄朝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中,世界舆论为我们聚焦了一副东北亚各方力量各怀其志、频繁博弈的生动画面。这幅堪称历史性画面的最大特征是:在东北亚国际关系中存在了大半个世纪的同盟外交特征,开始呈现出淡化和隐形加强两种情况并存的态势。在美日韩同盟各方中,独立意识和行为趋向强化;而原来同属前社会主义阵营的中俄朝三国,却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后者的合作能走到哪一步,现在还很难说;但前一种状况已呈势头。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东北亚各方力量,正在历史性地重组中。

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

在美日韩盟国中,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行为上最独立,走得最远,而且最直截了当。这届韩国政府执政以来,在处理朝核和对日关系上,完全依据韩国左派政党的传统理念行动,即反美、反日、亲朝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在行为上则完全自行其是,很少考虑到同一阵营的美、日两国的感受。

对朝鲜,文在寅政府基本上以绥靖政策为主要特点;同时在反朝核阵营中,文在寅政府实际上扮演着朝鲜的保护者角色。它利用自己美国盟友的身份,给美国施加压力,阻挠美国对朝核采取强力手段,同时一再要求对朝鲜放缓制裁。半岛外交界评论说:如果不是文在寅,去年冬奥会前朝核问题就已经解决了。这一切引起了美、日两国朝野的一致反感,也使得美日韩同盟趋向分崩离析。但金正恩似乎对此并不领情,不仅在媒体上一再点名批评韩国,而且在上月底和特朗普的板门店会晤中,明确要求韩国不得参加下阶段朝美无核化工作磋商,文在寅为此在国内广受批评。然而最近文在寅居然又再次看朝鲜眼色,韩国《朝鲜日报》7月22日报道,韩国政府考虑到朝鲜的抗议等因素,正在积极讨论将下月为验证战时作战指挥权(战时作战控制权)而实施的“19-2同盟演习”的名称变更。据称,在名称中删除“(韩美)同盟”一词,加入“作战权验证”等其他表述的方案可能性最大。这个行为,起码不会让作为盟友的美国高兴。

对日本,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以清算为主要特点,基本废除了朴槿惠政府与日本已经签署的关于历史问题的解决协议,继续强力要求日本在慰安妇问题、战时劳工问题上赔偿和道歉,以没收日本在韩国资产的单方面强硬手段解决问题。同时,在对日本最敏感的朝鲜核导问题上,韩国完全不顾日本国内几乎上下一致的感受,继续对朝鲜搞绥靖政策,这一切给了安倍政府以贸易制裁韩国的口实。

在当前美日韩三国围绕日本贸易制裁韩国的博弈中,最能说明其盟国色彩弱化、大家各行其是的,就是围绕日韩贸易冲突的协调了。

韩国被日本制裁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文在寅亲自请特朗普来调解。可是特朗普却提出条件说:必须日韩两国都请他调解,他才愿意出面。结果当然是,日本不邀请美国调解,于是美国就不调解了。共同社7月24日报道说:日本政府相关人士24日透露,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2日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时,就对立加深的日韩关系表示,美国无意积极居间调停。据报道,日本外务省干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明确表示“日本不寻求调停”。因此美国很可能不会为日韩搭桥。

不仅如此,共同社7月26日还报道说,日本政府正在进行协调,计划最快8月2日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把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安倍政府的上述举动,除因日本国内对文在寅政府几乎是举国一致的反感外,据了解还有他自己的几点考虑:一是以制裁文在寅政府敲打朝鲜,警告朝鲜切不要以为有文在寅的暗中支持就可以在核导问题上有恃无恐;其次是面对特朗普上台以来原有国际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盟国关系的深刻变迁,为今后日本外交逐步走向独立开个头;最后,日本新闻界一直流传,是特朗普暗示安倍制裁韩国的,起码“是默认这样做的”。

特朗普在当前日韩贸易冲突中的表现十分可圈可点,但有两点显而易见。其一,他显然对调解日韩贸易冲突兴趣不大;其二,在亲身深刻体验了文在寅的亲北情节后,在美朝即将开始下一轮无核化磋商前,利用日本贸易制裁韩国这件事,掌中有个可以拿捏文在寅的抓手,完全符合他所谓的“交易的艺术”的理念。至于是不是他要求或者暗示安倍制裁文在寅政府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在美日韩同盟走向弱化、各方走向独立行事的过程中,特朗普以双边外交取代多边外交的全新行事规则是根本动因,文在寅政府的左派理念是最大的冲击变量,而日本则是按照自己的既定计划,深谋远虑地在行事。

中俄朝联合行动:战术性,还是战略性的?

与此同时,中俄朝三国在上周世界舆论的聚焦中,则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特征。

首先是朝鲜,因为美韩下月将举行军演,金正恩开始展示惯常的示强举动。首先是公开参观朝鲜潜艇。朝中社平壤7月23日电,金正恩观看了新建造的潜艇。据报道,在金正恩的细心指导和特别关注下建造的潜艇即将部署在东海水域执行作战任务。韩联社引用韩国专家的话报道说,该潜艇“很可能是具备2-3个潜射导弹发射管且可投入战斗部署的潜艇。”

两天后,朝鲜发射短程导弹。韩联社首尔7月25日报道,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联参)有关人士25日表示,联参研判朝鲜当天凌晨从东部城市元山一带发射的两枚飞行器为近程导弹,飞行高度为50多公里,坠落于半岛东部海域。

据报道,金正恩被观测到在发射附近地区,他很有可能在现场参观了此次发射。

朝中社26日报道说,金正恩前一日组织“威力示威射击”并指导发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

与上述事件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的是,中俄两国也在这一地区展示了军事实力。卫星通讯社莫斯科7月23日报道,俄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俄、中军方7月23日进行了远程航空兵在亚太地区的“联合空中巡逻”。其中一架俄罗斯预警飞机被韩国国防部指控侵入韩国领土独岛空域的领空,遭到韩国飞机发射三百多发子弹警告。

有舆论认为,中俄在亚太地区展开“空中联合巡逻”,矛头是指向下月美韩军演的。也有舆论说是针对“美国亚洲小北约”的。

不论上述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联,它客观上产生了中俄朝联合行动的观感,但也极有可能是朝鲜在利用中俄联合军事行动,制造中朝俄联合行动的假象,给美国施压。尤其是25日发射短程导弹一事,一是从时间节点上看,这是在“中俄联合空中巡逻”两天之后,中、俄正分别与韩国交涉时发生的,二来可以从事后中俄两国的低调回应看出端倪,这只能被理解为,没人愿意被朝鲜利用。

同时,上周朝鲜还利用日韩矛盾,动用国家媒体力量力挺韩国,称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是非法且无礼的。朝鲜的举动,无疑也是利用日韩矛盾离间美日韩同盟。

按正常的战略思维判断,中俄两国与朝核的利害关联度客观上无疑是不一样的。从地缘政治价值看,朝鲜半岛对中俄两国的意义也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朝核问题有安理会决议,中俄都是投了赞成票的。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即便中朝俄在半岛问题上有合作,恐怕至多只能是一事一议的、战术性的合作,很难进行战略性合作,如果三国确有合作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东北亚各方力量在重组

发布日期:2019-07-29 16:15
摘要: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中俄朝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中,世界舆论为我们聚焦了一副东北亚各方力量各怀其志、频繁博弈的生动画面。这幅堪称历史性画面的最大特征是:在东北亚国际关系中存在了大半个世纪的同盟外交特征,开始呈现出淡化和隐形加强两种情况并存的态势。在美日韩同盟各方中,独立意识和行为趋向强化;而原来同属前社会主义阵营的中俄朝三国,却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后者的合作能走到哪一步,现在还很难说;但前一种状况已呈势头。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东北亚各方力量,正在历史性地重组中。

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

在美日韩盟国中,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行为上最独立,走得最远,而且最直截了当。这届韩国政府执政以来,在处理朝核和对日关系上,完全依据韩国左派政党的传统理念行动,即反美、反日、亲朝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在行为上则完全自行其是,很少考虑到同一阵营的美、日两国的感受。

对朝鲜,文在寅政府基本上以绥靖政策为主要特点;同时在反朝核阵营中,文在寅政府实际上扮演着朝鲜的保护者角色。它利用自己美国盟友的身份,给美国施加压力,阻挠美国对朝核采取强力手段,同时一再要求对朝鲜放缓制裁。半岛外交界评论说:如果不是文在寅,去年冬奥会前朝核问题就已经解决了。这一切引起了美、日两国朝野的一致反感,也使得美日韩同盟趋向分崩离析。但金正恩似乎对此并不领情,不仅在媒体上一再点名批评韩国,而且在上月底和特朗普的板门店会晤中,明确要求韩国不得参加下阶段朝美无核化工作磋商,文在寅为此在国内广受批评。然而最近文在寅居然又再次看朝鲜眼色,韩国《朝鲜日报》7月22日报道,韩国政府考虑到朝鲜的抗议等因素,正在积极讨论将下月为验证战时作战指挥权(战时作战控制权)而实施的“19-2同盟演习”的名称变更。据称,在名称中删除“(韩美)同盟”一词,加入“作战权验证”等其他表述的方案可能性最大。这个行为,起码不会让作为盟友的美国高兴。

对日本,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以清算为主要特点,基本废除了朴槿惠政府与日本已经签署的关于历史问题的解决协议,继续强力要求日本在慰安妇问题、战时劳工问题上赔偿和道歉,以没收日本在韩国资产的单方面强硬手段解决问题。同时,在对日本最敏感的朝鲜核导问题上,韩国完全不顾日本国内几乎上下一致的感受,继续对朝鲜搞绥靖政策,这一切给了安倍政府以贸易制裁韩国的口实。

在当前美日韩三国围绕日本贸易制裁韩国的博弈中,最能说明其盟国色彩弱化、大家各行其是的,就是围绕日韩贸易冲突的协调了。

韩国被日本制裁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文在寅亲自请特朗普来调解。可是特朗普却提出条件说:必须日韩两国都请他调解,他才愿意出面。结果当然是,日本不邀请美国调解,于是美国就不调解了。共同社7月24日报道说:日本政府相关人士24日透露,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2日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时,就对立加深的日韩关系表示,美国无意积极居间调停。据报道,日本外务省干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明确表示“日本不寻求调停”。因此美国很可能不会为日韩搭桥。

不仅如此,共同社7月26日还报道说,日本政府正在进行协调,计划最快8月2日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把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安倍政府的上述举动,除因日本国内对文在寅政府几乎是举国一致的反感外,据了解还有他自己的几点考虑:一是以制裁文在寅政府敲打朝鲜,警告朝鲜切不要以为有文在寅的暗中支持就可以在核导问题上有恃无恐;其次是面对特朗普上台以来原有国际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盟国关系的深刻变迁,为今后日本外交逐步走向独立开个头;最后,日本新闻界一直流传,是特朗普暗示安倍制裁韩国的,起码“是默认这样做的”。

特朗普在当前日韩贸易冲突中的表现十分可圈可点,但有两点显而易见。其一,他显然对调解日韩贸易冲突兴趣不大;其二,在亲身深刻体验了文在寅的亲北情节后,在美朝即将开始下一轮无核化磋商前,利用日本贸易制裁韩国这件事,掌中有个可以拿捏文在寅的抓手,完全符合他所谓的“交易的艺术”的理念。至于是不是他要求或者暗示安倍制裁文在寅政府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在美日韩同盟走向弱化、各方走向独立行事的过程中,特朗普以双边外交取代多边外交的全新行事规则是根本动因,文在寅政府的左派理念是最大的冲击变量,而日本则是按照自己的既定计划,深谋远虑地在行事。

中俄朝联合行动:战术性,还是战略性的?

与此同时,中俄朝三国在上周世界舆论的聚焦中,则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特征。

首先是朝鲜,因为美韩下月将举行军演,金正恩开始展示惯常的示强举动。首先是公开参观朝鲜潜艇。朝中社平壤7月23日电,金正恩观看了新建造的潜艇。据报道,在金正恩的细心指导和特别关注下建造的潜艇即将部署在东海水域执行作战任务。韩联社引用韩国专家的话报道说,该潜艇“很可能是具备2-3个潜射导弹发射管且可投入战斗部署的潜艇。”

两天后,朝鲜发射短程导弹。韩联社首尔7月25日报道,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联参)有关人士25日表示,联参研判朝鲜当天凌晨从东部城市元山一带发射的两枚飞行器为近程导弹,飞行高度为50多公里,坠落于半岛东部海域。

据报道,金正恩被观测到在发射附近地区,他很有可能在现场参观了此次发射。

朝中社26日报道说,金正恩前一日组织“威力示威射击”并指导发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

与上述事件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的是,中俄两国也在这一地区展示了军事实力。卫星通讯社莫斯科7月23日报道,俄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俄、中军方7月23日进行了远程航空兵在亚太地区的“联合空中巡逻”。其中一架俄罗斯预警飞机被韩国国防部指控侵入韩国领土独岛空域的领空,遭到韩国飞机发射三百多发子弹警告。

有舆论认为,中俄在亚太地区展开“空中联合巡逻”,矛头是指向下月美韩军演的。也有舆论说是针对“美国亚洲小北约”的。

不论上述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联,它客观上产生了中俄朝联合行动的观感,但也极有可能是朝鲜在利用中俄联合军事行动,制造中朝俄联合行动的假象,给美国施压。尤其是25日发射短程导弹一事,一是从时间节点上看,这是在“中俄联合空中巡逻”两天之后,中、俄正分别与韩国交涉时发生的,二来可以从事后中俄两国的低调回应看出端倪,这只能被理解为,没人愿意被朝鲜利用。

同时,上周朝鲜还利用日韩矛盾,动用国家媒体力量力挺韩国,称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是非法且无礼的。朝鲜的举动,无疑也是利用日韩矛盾离间美日韩同盟。

按正常的战略思维判断,中俄两国与朝核的利害关联度客观上无疑是不一样的。从地缘政治价值看,朝鲜半岛对中俄两国的意义也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朝核问题有安理会决议,中俄都是投了赞成票的。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即便中朝俄在半岛问题上有合作,恐怕至多只能是一事一议的、战术性的合作,很难进行战略性合作,如果三国确有合作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中俄朝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的一周中,世界舆论为我们聚焦了一副东北亚各方力量各怀其志、频繁博弈的生动画面。这幅堪称历史性画面的最大特征是:在东北亚国际关系中存在了大半个世纪的同盟外交特征,开始呈现出淡化和隐形加强两种情况并存的态势。在美日韩同盟各方中,独立意识和行为趋向强化;而原来同属前社会主义阵营的中俄朝三国,却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的特点,起码客观上给人相互配合的观感。后者的合作能走到哪一步,现在还很难说;但前一种状况已呈势头。仅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东北亚各方力量,正在历史性地重组中。

美日韩心思各异、行动开始独立

在美日韩盟国中,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行为上最独立,走得最远,而且最直截了当。这届韩国政府执政以来,在处理朝核和对日关系上,完全依据韩国左派政党的传统理念行动,即反美、反日、亲朝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在行为上则完全自行其是,很少考虑到同一阵营的美、日两国的感受。

对朝鲜,文在寅政府基本上以绥靖政策为主要特点;同时在反朝核阵营中,文在寅政府实际上扮演着朝鲜的保护者角色。它利用自己美国盟友的身份,给美国施加压力,阻挠美国对朝核采取强力手段,同时一再要求对朝鲜放缓制裁。半岛外交界评论说:如果不是文在寅,去年冬奥会前朝核问题就已经解决了。这一切引起了美、日两国朝野的一致反感,也使得美日韩同盟趋向分崩离析。但金正恩似乎对此并不领情,不仅在媒体上一再点名批评韩国,而且在上月底和特朗普的板门店会晤中,明确要求韩国不得参加下阶段朝美无核化工作磋商,文在寅为此在国内广受批评。然而最近文在寅居然又再次看朝鲜眼色,韩国《朝鲜日报》7月22日报道,韩国政府考虑到朝鲜的抗议等因素,正在积极讨论将下月为验证战时作战指挥权(战时作战控制权)而实施的“19-2同盟演习”的名称变更。据称,在名称中删除“(韩美)同盟”一词,加入“作战权验证”等其他表述的方案可能性最大。这个行为,起码不会让作为盟友的美国高兴。

对日本,文在寅政府的政策以清算为主要特点,基本废除了朴槿惠政府与日本已经签署的关于历史问题的解决协议,继续强力要求日本在慰安妇问题、战时劳工问题上赔偿和道歉,以没收日本在韩国资产的单方面强硬手段解决问题。同时,在对日本最敏感的朝鲜核导问题上,韩国完全不顾日本国内几乎上下一致的感受,继续对朝鲜搞绥靖政策,这一切给了安倍政府以贸易制裁韩国的口实。

在当前美日韩三国围绕日本贸易制裁韩国的博弈中,最能说明其盟国色彩弱化、大家各行其是的,就是围绕日韩贸易冲突的协调了。

韩国被日本制裁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文在寅亲自请特朗普来调解。可是特朗普却提出条件说:必须日韩两国都请他调解,他才愿意出面。结果当然是,日本不邀请美国调解,于是美国就不调解了。共同社7月24日报道说:日本政府相关人士24日透露,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2日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举行会谈时,就对立加深的日韩关系表示,美国无意积极居间调停。据报道,日本外务省干部接受共同社采访时明确表示“日本不寻求调停”。因此美国很可能不会为日韩搭桥。

不仅如此,共同社7月26日还报道说,日本政府正在进行协调,计划最快8月2日在内阁会议上正式决定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把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安倍政府的上述举动,除因日本国内对文在寅政府几乎是举国一致的反感外,据了解还有他自己的几点考虑:一是以制裁文在寅政府敲打朝鲜,警告朝鲜切不要以为有文在寅的暗中支持就可以在核导问题上有恃无恐;其次是面对特朗普上台以来原有国际格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盟国关系的深刻变迁,为今后日本外交逐步走向独立开个头;最后,日本新闻界一直流传,是特朗普暗示安倍制裁韩国的,起码“是默认这样做的”。

特朗普在当前日韩贸易冲突中的表现十分可圈可点,但有两点显而易见。其一,他显然对调解日韩贸易冲突兴趣不大;其二,在亲身深刻体验了文在寅的亲北情节后,在美朝即将开始下一轮无核化磋商前,利用日本贸易制裁韩国这件事,掌中有个可以拿捏文在寅的抓手,完全符合他所谓的“交易的艺术”的理念。至于是不是他要求或者暗示安倍制裁文在寅政府的,那就见仁见智了。

在美日韩同盟走向弱化、各方走向独立行事的过程中,特朗普以双边外交取代多边外交的全新行事规则是根本动因,文在寅政府的左派理念是最大的冲击变量,而日本则是按照自己的既定计划,深谋远虑地在行事。

中俄朝联合行动:战术性,还是战略性的?

与此同时,中俄朝三国在上周世界舆论的聚焦中,则表现出一定的联合行动特征。

首先是朝鲜,因为美韩下月将举行军演,金正恩开始展示惯常的示强举动。首先是公开参观朝鲜潜艇。朝中社平壤7月23日电,金正恩观看了新建造的潜艇。据报道,在金正恩的细心指导和特别关注下建造的潜艇即将部署在东海水域执行作战任务。韩联社引用韩国专家的话报道说,该潜艇“很可能是具备2-3个潜射导弹发射管且可投入战斗部署的潜艇。”

两天后,朝鲜发射短程导弹。韩联社首尔7月25日报道,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联参)有关人士25日表示,联参研判朝鲜当天凌晨从东部城市元山一带发射的两枚飞行器为近程导弹,飞行高度为50多公里,坠落于半岛东部海域。

据报道,金正恩被观测到在发射附近地区,他很有可能在现场参观了此次发射。

朝中社26日报道说,金正恩前一日组织“威力示威射击”并指导发射新型战术制导武器。

与上述事件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的是,中俄两国也在这一地区展示了军事实力。卫星通讯社莫斯科7月23日报道,俄国防部发布消息称,俄、中军方7月23日进行了远程航空兵在亚太地区的“联合空中巡逻”。其中一架俄罗斯预警飞机被韩国国防部指控侵入韩国领土独岛空域的领空,遭到韩国飞机发射三百多发子弹警告。

有舆论认为,中俄在亚太地区展开“空中联合巡逻”,矛头是指向下月美韩军演的。也有舆论说是针对“美国亚洲小北约”的。

不论上述两件事情是否有关联,它客观上产生了中俄朝联合行动的观感,但也极有可能是朝鲜在利用中俄联合军事行动,制造中朝俄联合行动的假象,给美国施压。尤其是25日发射短程导弹一事,一是从时间节点上看,这是在“中俄联合空中巡逻”两天之后,中、俄正分别与韩国交涉时发生的,二来可以从事后中俄两国的低调回应看出端倪,这只能被理解为,没人愿意被朝鲜利用。

同时,上周朝鲜还利用日韩矛盾,动用国家媒体力量力挺韩国,称日本对韩国的贸易制裁是非法且无礼的。朝鲜的举动,无疑也是利用日韩矛盾离间美日韩同盟。

按正常的战略思维判断,中俄两国与朝核的利害关联度客观上无疑是不一样的。从地缘政治价值看,朝鲜半岛对中俄两国的意义也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朝核问题有安理会决议,中俄都是投了赞成票的。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即便中朝俄在半岛问题上有合作,恐怕至多只能是一事一议的、战术性的合作,很难进行战略性合作,如果三国确有合作的话。■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