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成就与毁掉他们的是同一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撰文 | 西坡

OR--商业新媒体 】孙宇晨道歉了。

这很稀罕。当年陷入抄袭门的时候他都没有道歉,他后来回忆说“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正是那次抄袭门,将他从“公知”赛道推向了“青年创业家”赛道,后来才有了“马云门徒”、陪我APP、波场、波场币。

若干年后,不知孙宇晨又将如何回忆2019年这场风波。但他肯定会记得,没准巴菲特都会记得。又是一次低谷,又是一次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段属于我病困交加的至暗时刻”。

我好奇的只是,这次他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或者再换一次赛道吗?

孙宇晨这封道歉信,其实有点奇怪,开头写“各位亲爱的朋友”,文内则向“公众,媒体,关心爱护我的领导与监管机构”道歉。一张口就先把这些致歉对象拉入自己的朋友圈了。这封信虽然是在美国写的,但“关系爱护我的领导”一出,便透出浓浓的中国味。只不过,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我也不知道他的“领导”是谁。此刻应该也没有哪位“领导”会主动出面认领这份亲热。

孙宇晨只是为自己的“过度营销,热衷炒作”而致歉,让一些评论者感觉“没有诚意”。其实对于具有表演型人格的名人来说,与其谈论“诚意”,不如谈论演技。人生处处皆舞台,表演是24小时不间断的。与楚门不同,孙宇晨们的表演是自觉的。

前一天还说“财新网的报道完全不实”,后一天便说“财新是我自大学时期就订阅,反复学习的声名卓著的期刊……”。

这是同一个孙宇晨,拿了不同的台本而已。当然,凡人很难理解,一家会发出“完全不实”报道的媒体,如何能够坚持社会责任公众利益优先?

孙宇晨的道歉信让我想起另外两个名人的道歉信,一个是贾跃亭,一个是咪蒙。

贾跃亭那封信叫做《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系2016年11月6日发的内部全员邮件。当时不断有传言称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欠供应商100多亿元。贾跃亭在这封信中,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过于激进,承认“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并表示“自愿永远只领公司1元年薪”来共克时艰。

众所周知,“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一语成谶。短短几年,那个唱着“大风越狠我心越荡”的中年野子只剩下“下周回国”的落寞身影供江湖人耻笑了。

咪蒙在旗下公众号因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引发众怒之后,于2019年2月1日被迫致歉。咪蒙道歉信称“我们为所犯的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传递更正能量的价值观。”

由于咪蒙当时表示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有人怀疑她只是想暂避风头。然而人民日报微博当时发了评论,称“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注定了咪蒙的复出之路不会轻松。果不其然,几个月过去了,咪蒙依然沉寂,与此同时传来了“咪蒙2.0凉了”的消息。

在我看来,贾跃亭、咪蒙、孙宇晨属于同一类人,我曾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称他们为“中国盖茨比”,我写过这样几段话:

“他们与亿万中国人一样渴望成功。但与一般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把那份饥渴转化成了行动,他们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是投机主义者。

”如果一条路走不通,立马换一条路。如果这条路看似走得通,就把油门踩到底。他们像巴顿将军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前进。当然会有撞南墙的时候,大不了掉头继续狂奔。

“他们最不在乎的是骂名,最惧怕的是无人问津。相比于名声,他们更关心把钱挣到,把名做大,把事干成。场子必须永远火热,自己必须永远是焦点。与其说他们是利己主义者,不如说他们是道德虚无主义者。

“他们身上有一种不能简单以好坏善恶来形容的野性,是危险的,却也是迷人的。

“我只是替他们觉得有些悲哀,因为他们翘首以望的那个大舞台,大概永远不会邀请他们上台发言。他们终究还是外围玩家。”

贾跃亭已然永远离开了舞台,咪蒙重返舞台的机会也渺茫了。孙宇晨的幸运或“厉害”之处在于,虽然被边控,他的肉身却及时出了国。而可惜的是,贾跃亭是70后,孙宇晨是90后,大好年华刚刚开始,他舍得这片“乐土”吗?

假如孙宇晨从一开始就像放弃“过度营销,热衷炒作”,他绝不会成为今天的孙宇晨。假如永远离开这片适合野蛮生长的土壤,他也很难像以前一样风生水起。

我从个人的品味和价值观出发,不会赞赏这些“中国的盖茨比”,但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去义正辞严地谴责他们、批判他们。因为我总觉得,成就他们与毁掉他们的力量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许多事情都是拧巴的,却也是熟悉的。比如当他们风光时,我会想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成王败寇”之类的古话;当他们“倒霉”“出事”时,我又会想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此类故事的中心思想大概是: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孙宇晨与“中国版盖茨比”

发布日期:2019-07-26 05:23
摘要:成就与毁掉他们的是同一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撰文 | 西坡

OR--商业新媒体 】孙宇晨道歉了。

这很稀罕。当年陷入抄袭门的时候他都没有道歉,他后来回忆说“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正是那次抄袭门,将他从“公知”赛道推向了“青年创业家”赛道,后来才有了“马云门徒”、陪我APP、波场、波场币。

若干年后,不知孙宇晨又将如何回忆2019年这场风波。但他肯定会记得,没准巴菲特都会记得。又是一次低谷,又是一次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段属于我病困交加的至暗时刻”。

我好奇的只是,这次他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或者再换一次赛道吗?

孙宇晨这封道歉信,其实有点奇怪,开头写“各位亲爱的朋友”,文内则向“公众,媒体,关心爱护我的领导与监管机构”道歉。一张口就先把这些致歉对象拉入自己的朋友圈了。这封信虽然是在美国写的,但“关系爱护我的领导”一出,便透出浓浓的中国味。只不过,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我也不知道他的“领导”是谁。此刻应该也没有哪位“领导”会主动出面认领这份亲热。

孙宇晨只是为自己的“过度营销,热衷炒作”而致歉,让一些评论者感觉“没有诚意”。其实对于具有表演型人格的名人来说,与其谈论“诚意”,不如谈论演技。人生处处皆舞台,表演是24小时不间断的。与楚门不同,孙宇晨们的表演是自觉的。

前一天还说“财新网的报道完全不实”,后一天便说“财新是我自大学时期就订阅,反复学习的声名卓著的期刊……”。

这是同一个孙宇晨,拿了不同的台本而已。当然,凡人很难理解,一家会发出“完全不实”报道的媒体,如何能够坚持社会责任公众利益优先?

孙宇晨的道歉信让我想起另外两个名人的道歉信,一个是贾跃亭,一个是咪蒙。

贾跃亭那封信叫做《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系2016年11月6日发的内部全员邮件。当时不断有传言称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欠供应商100多亿元。贾跃亭在这封信中,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过于激进,承认“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并表示“自愿永远只领公司1元年薪”来共克时艰。

众所周知,“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一语成谶。短短几年,那个唱着“大风越狠我心越荡”的中年野子只剩下“下周回国”的落寞身影供江湖人耻笑了。

咪蒙在旗下公众号因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引发众怒之后,于2019年2月1日被迫致歉。咪蒙道歉信称“我们为所犯的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传递更正能量的价值观。”

由于咪蒙当时表示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有人怀疑她只是想暂避风头。然而人民日报微博当时发了评论,称“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注定了咪蒙的复出之路不会轻松。果不其然,几个月过去了,咪蒙依然沉寂,与此同时传来了“咪蒙2.0凉了”的消息。

在我看来,贾跃亭、咪蒙、孙宇晨属于同一类人,我曾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称他们为“中国盖茨比”,我写过这样几段话:

“他们与亿万中国人一样渴望成功。但与一般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把那份饥渴转化成了行动,他们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是投机主义者。

”如果一条路走不通,立马换一条路。如果这条路看似走得通,就把油门踩到底。他们像巴顿将军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前进。当然会有撞南墙的时候,大不了掉头继续狂奔。

“他们最不在乎的是骂名,最惧怕的是无人问津。相比于名声,他们更关心把钱挣到,把名做大,把事干成。场子必须永远火热,自己必须永远是焦点。与其说他们是利己主义者,不如说他们是道德虚无主义者。

“他们身上有一种不能简单以好坏善恶来形容的野性,是危险的,却也是迷人的。

“我只是替他们觉得有些悲哀,因为他们翘首以望的那个大舞台,大概永远不会邀请他们上台发言。他们终究还是外围玩家。”

贾跃亭已然永远离开了舞台,咪蒙重返舞台的机会也渺茫了。孙宇晨的幸运或“厉害”之处在于,虽然被边控,他的肉身却及时出了国。而可惜的是,贾跃亭是70后,孙宇晨是90后,大好年华刚刚开始,他舍得这片“乐土”吗?

假如孙宇晨从一开始就像放弃“过度营销,热衷炒作”,他绝不会成为今天的孙宇晨。假如永远离开这片适合野蛮生长的土壤,他也很难像以前一样风生水起。

我从个人的品味和价值观出发,不会赞赏这些“中国的盖茨比”,但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去义正辞严地谴责他们、批判他们。因为我总觉得,成就他们与毁掉他们的力量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许多事情都是拧巴的,却也是熟悉的。比如当他们风光时,我会想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成王败寇”之类的古话;当他们“倒霉”“出事”时,我又会想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此类故事的中心思想大概是: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成就与毁掉他们的是同一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撰文 | 西坡

OR--商业新媒体 】孙宇晨道歉了。

这很稀罕。当年陷入抄袭门的时候他都没有道歉,他后来回忆说“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正是那次抄袭门,将他从“公知”赛道推向了“青年创业家”赛道,后来才有了“马云门徒”、陪我APP、波场、波场币。

若干年后,不知孙宇晨又将如何回忆2019年这场风波。但他肯定会记得,没准巴菲特都会记得。又是一次低谷,又是一次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段属于我病困交加的至暗时刻”。

我好奇的只是,这次他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或者再换一次赛道吗?

孙宇晨这封道歉信,其实有点奇怪,开头写“各位亲爱的朋友”,文内则向“公众,媒体,关心爱护我的领导与监管机构”道歉。一张口就先把这些致歉对象拉入自己的朋友圈了。这封信虽然是在美国写的,但“关系爱护我的领导”一出,便透出浓浓的中国味。只不过,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我也不知道他的“领导”是谁。此刻应该也没有哪位“领导”会主动出面认领这份亲热。

孙宇晨只是为自己的“过度营销,热衷炒作”而致歉,让一些评论者感觉“没有诚意”。其实对于具有表演型人格的名人来说,与其谈论“诚意”,不如谈论演技。人生处处皆舞台,表演是24小时不间断的。与楚门不同,孙宇晨们的表演是自觉的。

前一天还说“财新网的报道完全不实”,后一天便说“财新是我自大学时期就订阅,反复学习的声名卓著的期刊……”。

这是同一个孙宇晨,拿了不同的台本而已。当然,凡人很难理解,一家会发出“完全不实”报道的媒体,如何能够坚持社会责任公众利益优先?

孙宇晨的道歉信让我想起另外两个名人的道歉信,一个是贾跃亭,一个是咪蒙。

贾跃亭那封信叫做《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系2016年11月6日发的内部全员邮件。当时不断有传言称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欠供应商100多亿元。贾跃亭在这封信中,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过于激进,承认“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并表示“自愿永远只领公司1元年薪”来共克时艰。

众所周知,“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一语成谶。短短几年,那个唱着“大风越狠我心越荡”的中年野子只剩下“下周回国”的落寞身影供江湖人耻笑了。

咪蒙在旗下公众号因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引发众怒之后,于2019年2月1日被迫致歉。咪蒙道歉信称“我们为所犯的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传递更正能量的价值观。”

由于咪蒙当时表示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有人怀疑她只是想暂避风头。然而人民日报微博当时发了评论,称“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注定了咪蒙的复出之路不会轻松。果不其然,几个月过去了,咪蒙依然沉寂,与此同时传来了“咪蒙2.0凉了”的消息。

在我看来,贾跃亭、咪蒙、孙宇晨属于同一类人,我曾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称他们为“中国盖茨比”,我写过这样几段话:

“他们与亿万中国人一样渴望成功。但与一般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把那份饥渴转化成了行动,他们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是投机主义者。

”如果一条路走不通,立马换一条路。如果这条路看似走得通,就把油门踩到底。他们像巴顿将军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前进。当然会有撞南墙的时候,大不了掉头继续狂奔。

“他们最不在乎的是骂名,最惧怕的是无人问津。相比于名声,他们更关心把钱挣到,把名做大,把事干成。场子必须永远火热,自己必须永远是焦点。与其说他们是利己主义者,不如说他们是道德虚无主义者。

“他们身上有一种不能简单以好坏善恶来形容的野性,是危险的,却也是迷人的。

“我只是替他们觉得有些悲哀,因为他们翘首以望的那个大舞台,大概永远不会邀请他们上台发言。他们终究还是外围玩家。”

贾跃亭已然永远离开了舞台,咪蒙重返舞台的机会也渺茫了。孙宇晨的幸运或“厉害”之处在于,虽然被边控,他的肉身却及时出了国。而可惜的是,贾跃亭是70后,孙宇晨是90后,大好年华刚刚开始,他舍得这片“乐土”吗?

假如孙宇晨从一开始就像放弃“过度营销,热衷炒作”,他绝不会成为今天的孙宇晨。假如永远离开这片适合野蛮生长的土壤,他也很难像以前一样风生水起。

我从个人的品味和价值观出发,不会赞赏这些“中国的盖茨比”,但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去义正辞严地谴责他们、批判他们。因为我总觉得,成就他们与毁掉他们的力量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许多事情都是拧巴的,却也是熟悉的。比如当他们风光时,我会想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成王败寇”之类的古话;当他们“倒霉”“出事”时,我又会想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此类故事的中心思想大概是: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孙宇晨与“中国版盖茨比”

发布日期:2019-07-26 05:23
摘要:成就与毁掉他们的是同一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撰文 | 西坡

OR--商业新媒体 】孙宇晨道歉了。

这很稀罕。当年陷入抄袭门的时候他都没有道歉,他后来回忆说“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正是那次抄袭门,将他从“公知”赛道推向了“青年创业家”赛道,后来才有了“马云门徒”、陪我APP、波场、波场币。

若干年后,不知孙宇晨又将如何回忆2019年这场风波。但他肯定会记得,没准巴菲特都会记得。又是一次低谷,又是一次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段属于我病困交加的至暗时刻”。

我好奇的只是,这次他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或者再换一次赛道吗?

孙宇晨这封道歉信,其实有点奇怪,开头写“各位亲爱的朋友”,文内则向“公众,媒体,关心爱护我的领导与监管机构”道歉。一张口就先把这些致歉对象拉入自己的朋友圈了。这封信虽然是在美国写的,但“关系爱护我的领导”一出,便透出浓浓的中国味。只不过,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我也不知道他的“领导”是谁。此刻应该也没有哪位“领导”会主动出面认领这份亲热。

孙宇晨只是为自己的“过度营销,热衷炒作”而致歉,让一些评论者感觉“没有诚意”。其实对于具有表演型人格的名人来说,与其谈论“诚意”,不如谈论演技。人生处处皆舞台,表演是24小时不间断的。与楚门不同,孙宇晨们的表演是自觉的。

前一天还说“财新网的报道完全不实”,后一天便说“财新是我自大学时期就订阅,反复学习的声名卓著的期刊……”。

这是同一个孙宇晨,拿了不同的台本而已。当然,凡人很难理解,一家会发出“完全不实”报道的媒体,如何能够坚持社会责任公众利益优先?

孙宇晨的道歉信让我想起另外两个名人的道歉信,一个是贾跃亭,一个是咪蒙。

贾跃亭那封信叫做《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系2016年11月6日发的内部全员邮件。当时不断有传言称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欠供应商100多亿元。贾跃亭在这封信中,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过于激进,承认“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并表示“自愿永远只领公司1元年薪”来共克时艰。

众所周知,“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一语成谶。短短几年,那个唱着“大风越狠我心越荡”的中年野子只剩下“下周回国”的落寞身影供江湖人耻笑了。

咪蒙在旗下公众号因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引发众怒之后,于2019年2月1日被迫致歉。咪蒙道歉信称“我们为所犯的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传递更正能量的价值观。”

由于咪蒙当时表示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有人怀疑她只是想暂避风头。然而人民日报微博当时发了评论,称“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注定了咪蒙的复出之路不会轻松。果不其然,几个月过去了,咪蒙依然沉寂,与此同时传来了“咪蒙2.0凉了”的消息。

在我看来,贾跃亭、咪蒙、孙宇晨属于同一类人,我曾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称他们为“中国盖茨比”,我写过这样几段话:

“他们与亿万中国人一样渴望成功。但与一般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把那份饥渴转化成了行动,他们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是投机主义者。

”如果一条路走不通,立马换一条路。如果这条路看似走得通,就把油门踩到底。他们像巴顿将军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前进。当然会有撞南墙的时候,大不了掉头继续狂奔。

“他们最不在乎的是骂名,最惧怕的是无人问津。相比于名声,他们更关心把钱挣到,把名做大,把事干成。场子必须永远火热,自己必须永远是焦点。与其说他们是利己主义者,不如说他们是道德虚无主义者。

“他们身上有一种不能简单以好坏善恶来形容的野性,是危险的,却也是迷人的。

“我只是替他们觉得有些悲哀,因为他们翘首以望的那个大舞台,大概永远不会邀请他们上台发言。他们终究还是外围玩家。”

贾跃亭已然永远离开了舞台,咪蒙重返舞台的机会也渺茫了。孙宇晨的幸运或“厉害”之处在于,虽然被边控,他的肉身却及时出了国。而可惜的是,贾跃亭是70后,孙宇晨是90后,大好年华刚刚开始,他舍得这片“乐土”吗?

假如孙宇晨从一开始就像放弃“过度营销,热衷炒作”,他绝不会成为今天的孙宇晨。假如永远离开这片适合野蛮生长的土壤,他也很难像以前一样风生水起。

我从个人的品味和价值观出发,不会赞赏这些“中国的盖茨比”,但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去义正辞严地谴责他们、批判他们。因为我总觉得,成就他们与毁掉他们的力量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许多事情都是拧巴的,却也是熟悉的。比如当他们风光时,我会想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成王败寇”之类的古话;当他们“倒霉”“出事”时,我又会想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此类故事的中心思想大概是: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成就与毁掉他们的是同一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撰文 | 西坡

OR--商业新媒体 】孙宇晨道歉了。

这很稀罕。当年陷入抄袭门的时候他都没有道歉,他后来回忆说“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正是那次抄袭门,将他从“公知”赛道推向了“青年创业家”赛道,后来才有了“马云门徒”、陪我APP、波场、波场币。

若干年后,不知孙宇晨又将如何回忆2019年这场风波。但他肯定会记得,没准巴菲特都会记得。又是一次低谷,又是一次危机,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段属于我病困交加的至暗时刻”。

我好奇的只是,这次他还有可能卷土重来或者再换一次赛道吗?

孙宇晨这封道歉信,其实有点奇怪,开头写“各位亲爱的朋友”,文内则向“公众,媒体,关心爱护我的领导与监管机构”道歉。一张口就先把这些致歉对象拉入自己的朋友圈了。这封信虽然是在美国写的,但“关系爱护我的领导”一出,便透出浓浓的中国味。只不过,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我也不知道他的“领导”是谁。此刻应该也没有哪位“领导”会主动出面认领这份亲热。

孙宇晨只是为自己的“过度营销,热衷炒作”而致歉,让一些评论者感觉“没有诚意”。其实对于具有表演型人格的名人来说,与其谈论“诚意”,不如谈论演技。人生处处皆舞台,表演是24小时不间断的。与楚门不同,孙宇晨们的表演是自觉的。

前一天还说“财新网的报道完全不实”,后一天便说“财新是我自大学时期就订阅,反复学习的声名卓著的期刊……”。

这是同一个孙宇晨,拿了不同的台本而已。当然,凡人很难理解,一家会发出“完全不实”报道的媒体,如何能够坚持社会责任公众利益优先?

孙宇晨的道歉信让我想起另外两个名人的道歉信,一个是贾跃亭,一个是咪蒙。

贾跃亭那封信叫做《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系2016年11月6日发的内部全员邮件。当时不断有传言称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欠供应商100多亿元。贾跃亭在这封信中,反思公司“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过于激进,承认“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并表示“自愿永远只领公司1元年薪”来共克时艰。

众所周知,“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一语成谶。短短几年,那个唱着“大风越狠我心越荡”的中年野子只剩下“下周回国”的落寞身影供江湖人耻笑了。

咪蒙在旗下公众号因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引发众怒之后,于2019年2月1日被迫致歉。咪蒙道歉信称“我们为所犯的错误,真诚地向大家道歉……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传递更正能量的价值观。”

由于咪蒙当时表示微信公众号停更2个月,有人怀疑她只是想暂避风头。然而人民日报微博当时发了评论,称“咪蒙发道歉信,避实就虚,避重就轻,暴露出一贯的擦边球思维”,注定了咪蒙的复出之路不会轻松。果不其然,几个月过去了,咪蒙依然沉寂,与此同时传来了“咪蒙2.0凉了”的消息。

在我看来,贾跃亭、咪蒙、孙宇晨属于同一类人,我曾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称他们为“中国盖茨比”,我写过这样几段话:

“他们与亿万中国人一样渴望成功。但与一般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把那份饥渴转化成了行动,他们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者,或者说是投机主义者。

”如果一条路走不通,立马换一条路。如果这条路看似走得通,就把油门踩到底。他们像巴顿将军一样,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前进。当然会有撞南墙的时候,大不了掉头继续狂奔。

“他们最不在乎的是骂名,最惧怕的是无人问津。相比于名声,他们更关心把钱挣到,把名做大,把事干成。场子必须永远火热,自己必须永远是焦点。与其说他们是利己主义者,不如说他们是道德虚无主义者。

“他们身上有一种不能简单以好坏善恶来形容的野性,是危险的,却也是迷人的。

“我只是替他们觉得有些悲哀,因为他们翘首以望的那个大舞台,大概永远不会邀请他们上台发言。他们终究还是外围玩家。”

贾跃亭已然永远离开了舞台,咪蒙重返舞台的机会也渺茫了。孙宇晨的幸运或“厉害”之处在于,虽然被边控,他的肉身却及时出了国。而可惜的是,贾跃亭是70后,孙宇晨是90后,大好年华刚刚开始,他舍得这片“乐土”吗?

假如孙宇晨从一开始就像放弃“过度营销,热衷炒作”,他绝不会成为今天的孙宇晨。假如永远离开这片适合野蛮生长的土壤,他也很难像以前一样风生水起。

我从个人的品味和价值观出发,不会赞赏这些“中国的盖茨比”,但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去义正辞严地谴责他们、批判他们。因为我总觉得,成就他们与毁掉他们的力量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使他们盆满钵满的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使他们身败名裂的也不是纯粹的法治逻辑。

许多事情都是拧巴的,却也是熟悉的。比如当他们风光时,我会想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成王败寇”之类的古话;当他们“倒霉”“出事”时,我又会想起“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此类故事的中心思想大概是: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