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富翁们在押注两件事:随着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激增,卫星行业将大幅增长;他们将利用新一代微型卫星抢占该市场份额。



撰文 |  尼克•法尔兹 

OR--商业新媒体 】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最近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时,引发了数十起目击不明飞行物事件。有人批评,SpaceX将制造“太空碎片”,可能阻碍天文学发展,对此马斯克在Twitter上为该项目辩护。

“轨道上已有4900颗卫星运行,人们注意到它们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位特斯拉(Tesla)亿万富翁抱怨称,“Starlink不会被任何人看到,除非非常认真地观察,而且它对天文学发展的影响几乎为零。”

这次发射是建设一个可能包括1.2万颗卫星的超大卫星群计划的第一阶段。

这也是一批亿万富翁进军该领域的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较小卫星可以在帮助目前仍未联网的近40亿人接入互联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通过其火箭公司Blue Origin投资这场太空竞赛。今年4月,亚马逊还公布了一项名为“柯伊伯计划”(Project Kuiper)的计划,将推出自己的卫星群。

其他亿万富翁也在关注太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软银(SoftBank)以及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支持初创企业OneWeb,OneWeb已融资逾30亿美元,将建设自己的包括多达650颗卫星的卫星群。

不久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的一个卫星行业会议上谈到了这种热情。他开玩笑说:“特朗普总统曾令人难忘地说过,‘富人……爱火箭’。”另一位卫星行业资深人士转动了一下眼睛说:“太空是男孩子们的终极玩具火车。”

这些亿万富翁正在押注两件事:首先,未来10年,卫星行业将出现爆炸性增长,因为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大幅增长。第二,他们能够利用新一代在近地轨道飞行(因此造成了UFO恐慌)的微型卫星夺取该市场巨大份额。

然而,计划进军卫星行业的亿万富翁们面临一个巨大问题:很多最大老牌公司正步履维艰。

在预计将在年内完成的一笔交易中,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以不到三年前市值一半的价格被出售给一个私人股本财团,其乐观的增长前景无法阻止其股价下挫至12年低点。与亚马逊和OneWeb一样,规模较小的英国公司Avanti Communications正瞄准非洲宽带业务,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今年不得不从控制其债务的对冲基金那里筹资5500万美元。自2015年以来,法国卫星公司Eutelsat的市值已蒸发一半,总部位于卢森堡的SES的股价目前为2015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在颠覆汽车、零售和一系列其他行业之后,这些亿万富翁投资者可能会彻底改变卫星行业。

风投公司Space Angels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森(Chad Anderson)表示,在SpaceX于2009年赢得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约之前,这个行业由不到10家公司主宰。此后,超过435家航天公司收到了200亿美元的总投资,卫星初创企业蓬勃发展。他表示:“电信是最新一个被颠覆的行业,甚至在这些卫星投入运营之前就发生了。”

安德森认为,太空竞赛正进入一个由马斯克和贝索斯领导的新时期,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火箭公司和新兴的卫星公司,而且瞄准基础通信以外的目标。这可能会让老牌企业烦恼。

“大型(卫星)电信公司实际上都资不抵债,而且持续很长时间了,”他表示,“大多数一直像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在所有者之间被抛来抛去,这种情况将再次开始出现。”

然而,一些老牌公司的煎熬似乎表明,可能还有一种解读:卫星行业已是拥挤不堪,而且有“虚假黎明”的历史。

Inmarsat首席执行官鲁珀特•皮尔斯(Rupert Pearce)认为,每当新进者出现,老牌公司就会记起本世纪初该行业繁荣与萧条的教训。他表示:“我们以前看过这一幕,那是一部恐怖片。”


发射Starlink卫星出现的光迹被UFO爱好者在地面看到的事实表明,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业内公司过去一直是将伦敦公交车大小的大型地球同步卫星发射到高轨道,以覆盖传统电信线路覆盖不到的全球大片地区。过去10年,作为较低成本的替代选择,被称为近地轨道卫星的较小卫星出现,而且证明对于地球观测和学术项目是理想的。SpaceX和亚马逊正投资于这些较小卫星。

SpaceX已为此次卫星发射筹资10亿美元,马斯克乐观地预测,Starlink最终可能会创造每年300亿美元的收入。

OneWeb在包括软银、高通(Qualcomm)、空中客车(Airbus)和可口可乐(Coca-Cola)在内的一众投资者的支持下,也于今年2月份发射了首批微型卫星。它随后筹集了12.5亿美元,用于到2021年建成其全球网络。

亚马逊现在加入了竞争,计划在590公里至630公里之间的高度发射超过3000颗卫星。该项目以太阳系“柯伊伯带”(Kuiper Belt)区域命名,与SpaceX和OneWeb的目标类似,都是为全球5G技术和固定线路宽带连接无法到达的地区提供服务。

该公司表示:“全世界有数十亿人无法使用宽带互联网。我们的愿景是为世界上众多未得到服务和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低延迟、高速的宽带连接。”

包括法国Leosat和加拿大Telesat在内的公司也在计划发射卫星,虽然已申请发射微型卫星的波音(Boeing)的兴趣有所下降。

大量发射卫星的新太空竞赛是太空投资急剧增加的一部分。北方天空研究公司(Northern Sky Research)表示,从2000年到2018年,有178亿美元涌入600家公司,其中70亿美元是在过去两年中筹集的。

然而,建立新卫星群的热潮也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卫星产业在本世纪之交遭遇了惊人的崩溃,并在此过程中使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灰飞烟灭。从摩托罗拉(Motorola)分拆出来的铱星(Iridium)花了60亿美元建立了一个卫星网络,押注笨重的卫星电话将会占领世界。它于1998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机,但在一年内就申请破产保护,并于2000年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拥有宏伟全球计划的另一家美国公司Globalstar也遭遇了失败,它在科技热潮时的市值达到70亿美元,但在2004年被出售时降至仅5500万美元。ICO全球通信公司(ICO Global Communications)和轨道通信公司(Orbcomm)也在严峻的现实下破产了。

由于卫星市场拒绝整合,铱星和Globalstar全都幸存了下来,并与Inmarsat、SES、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Eutelsat、ViaSat和EchoStar竞争。EchoStar由亿万富翁查利•埃尔根(Charlie Ergen)控制。去年EchoStar对Inmarsat提出的收购遭到了拒绝。

这些老牌玩家继续向天空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以便为新的增长做好准备,因为过去那种销售卫星电话、为偏远地区的军队和船只提供网络连接以及将电视内容传输到家庭的利润丰厚的业务受到了压力。

安德森表示,进入该行业的门槛很高,这使得老牌企业对击退新企业的威胁过于自信。

他说:“该行业长期处于危机之中,并且充斥着狂妄自大。规则已经确定,他们都玩同样的游戏。但游戏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近老牌公司的记录确实为新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Inmarsat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是一家旨在通过使用卫星接收船舶的遇险信号来改善海上安全的政府间组织。它是第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国际卫星公司,现在已发展成为业界最大的企业之一。然而,这家英国公司最近的历史却成为该行业的一个缩影。根据其首席执行官皮尔斯的说法,其股价表现类似于“阿尔卑斯山脉”。它的价值曾随着公司的增长潜力而飙升,结果又因为表现不佳而崩溃。

2010年,Inmarsat决定投资一批名为Global Xpress的新卫星。这些耗资逾20亿英镑的新卫星将为Inmarsat开辟新的领域,包括欧洲的机上WiFi。皮尔斯表示:“我们需要一艘更大的船。”

Global Xpress(也称作GX)在Inmarsat内作为独立单位成立,总部设在瑞士,距离其伦敦老街(Old Street)环岛路口的总部很远。它由铱星初始团队的资深人士、前美国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的侄子利奥•蒙代尔(Leo Mondale)掌管。

然而,2015年,一枚质子号火箭(Proton)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Sputnik)的发射地——发射失败,打乱了原有计划。这一失败将GX的发射推迟了两年,Inmarsat的传统业务也开始面临压力。该公司开始借钱支付股息,而其2016年超过11英镑的股价,在两年内跌去三分之二。

皮尔斯表示,鉴于该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尚未实现增长议程,此次由安佰深集团(Apax Partners)和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牵头的收购并非“承认失败”。相反,他认为,将该公司私有化将有利于“管理好现在与到达期望之地之间的风险”。

通过发射针对非洲和中东未联网地区的卫星来实现增长目标,亚马逊、OneWeb、Facebook、谷歌和SpaceX等并不是第一批看到这种机会的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Avanti早就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那里的固定宽带连接、3G和4G移动网络服务不足。

Avanti最初是一家媒体公司,在超市收银台的小屏幕上播放广告,但后来将目光投向了天空。该公司一共已筹集12亿美元,用于建造和发射向欧洲、中东和非洲提供超高速宽带的卫星。该公司的估值曾超过10亿英镑,因为它有望成为该行业的一颗新星。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蓝调吉他手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

然而,由于巨额债务的利息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却一直没有实现,Avanti轰然倒塌。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之后,在最近几周纽约一场紧张的路演中,该公司已从现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500万美元,一位分析师将其称为“最后一搏”。

技术研究公司Megabuyte指出,HYLAS 3卫星终于将于7月发射,这将比原计划推迟4年,也就是在筹集到将它送入轨道的资金8年后才发射。Avanti今年将实现盈亏平衡的承诺,被视为“对逾12亿美元投资的微薄回报”。

该公司3700万英镑的市值面临庞大债务的巨大压力,而其卫星的能力仅被利用了20%。

曾在百事(Pepsi)和沃达丰(Vodafone)担任高管的凯尔•怀特希尔(Kyle Whitehill)现在掌管Avanti,他不再认为这家小公司可以独自占领农村宽带市场。“非洲人民并不迫切想知道切尔西(Chelsea)和阿森纳(Arsenal)的比分。人类的基本需求才是他们关心的,”在谈到该公司以前的宏伟抱负时他说。

怀特希尔表示,卫星行业从未把客户放在业务的核心。“你说服别人给你钱,造一颗卫星,发射,然后才想起客户。与固定及移动电信公司相比,这是反的,”他说。

Avanti在最新的企业再融资洽谈中举行了45场投资者报告,所有人都在谈论的最热门话题是亚马逊发射卫星,以及新的微型卫星群是否会扼杀Avanti的业务。怀特希尔仍然相信,他的企业规模足够小,不仅能够生存下来,还能和希望留下深远影响的大公司合作。

皮尔斯也表示,已经做出投资的老牌公司可以与向其业务核心领域进军的、以贝索斯等人为首的科技巨头并存。他说:“他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世界。”皮尔斯认为,老牌企业应该大胆些,“如果你躲在桌子底下恐惧地叽里咕噜,那么生活将是残酷而短暂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亿万富豪的新太空竞赛

发布日期:2019-07-26 04:45
摘要:富翁们在押注两件事:随着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激增,卫星行业将大幅增长;他们将利用新一代微型卫星抢占该市场份额。



撰文 |  尼克•法尔兹 

OR--商业新媒体 】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最近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时,引发了数十起目击不明飞行物事件。有人批评,SpaceX将制造“太空碎片”,可能阻碍天文学发展,对此马斯克在Twitter上为该项目辩护。

“轨道上已有4900颗卫星运行,人们注意到它们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位特斯拉(Tesla)亿万富翁抱怨称,“Starlink不会被任何人看到,除非非常认真地观察,而且它对天文学发展的影响几乎为零。”

这次发射是建设一个可能包括1.2万颗卫星的超大卫星群计划的第一阶段。

这也是一批亿万富翁进军该领域的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较小卫星可以在帮助目前仍未联网的近40亿人接入互联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通过其火箭公司Blue Origin投资这场太空竞赛。今年4月,亚马逊还公布了一项名为“柯伊伯计划”(Project Kuiper)的计划,将推出自己的卫星群。

其他亿万富翁也在关注太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软银(SoftBank)以及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支持初创企业OneWeb,OneWeb已融资逾30亿美元,将建设自己的包括多达650颗卫星的卫星群。

不久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的一个卫星行业会议上谈到了这种热情。他开玩笑说:“特朗普总统曾令人难忘地说过,‘富人……爱火箭’。”另一位卫星行业资深人士转动了一下眼睛说:“太空是男孩子们的终极玩具火车。”

这些亿万富翁正在押注两件事:首先,未来10年,卫星行业将出现爆炸性增长,因为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大幅增长。第二,他们能够利用新一代在近地轨道飞行(因此造成了UFO恐慌)的微型卫星夺取该市场巨大份额。

然而,计划进军卫星行业的亿万富翁们面临一个巨大问题:很多最大老牌公司正步履维艰。

在预计将在年内完成的一笔交易中,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以不到三年前市值一半的价格被出售给一个私人股本财团,其乐观的增长前景无法阻止其股价下挫至12年低点。与亚马逊和OneWeb一样,规模较小的英国公司Avanti Communications正瞄准非洲宽带业务,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今年不得不从控制其债务的对冲基金那里筹资5500万美元。自2015年以来,法国卫星公司Eutelsat的市值已蒸发一半,总部位于卢森堡的SES的股价目前为2015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在颠覆汽车、零售和一系列其他行业之后,这些亿万富翁投资者可能会彻底改变卫星行业。

风投公司Space Angels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森(Chad Anderson)表示,在SpaceX于2009年赢得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约之前,这个行业由不到10家公司主宰。此后,超过435家航天公司收到了200亿美元的总投资,卫星初创企业蓬勃发展。他表示:“电信是最新一个被颠覆的行业,甚至在这些卫星投入运营之前就发生了。”

安德森认为,太空竞赛正进入一个由马斯克和贝索斯领导的新时期,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火箭公司和新兴的卫星公司,而且瞄准基础通信以外的目标。这可能会让老牌企业烦恼。

“大型(卫星)电信公司实际上都资不抵债,而且持续很长时间了,”他表示,“大多数一直像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在所有者之间被抛来抛去,这种情况将再次开始出现。”

然而,一些老牌公司的煎熬似乎表明,可能还有一种解读:卫星行业已是拥挤不堪,而且有“虚假黎明”的历史。

Inmarsat首席执行官鲁珀特•皮尔斯(Rupert Pearce)认为,每当新进者出现,老牌公司就会记起本世纪初该行业繁荣与萧条的教训。他表示:“我们以前看过这一幕,那是一部恐怖片。”


发射Starlink卫星出现的光迹被UFO爱好者在地面看到的事实表明,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业内公司过去一直是将伦敦公交车大小的大型地球同步卫星发射到高轨道,以覆盖传统电信线路覆盖不到的全球大片地区。过去10年,作为较低成本的替代选择,被称为近地轨道卫星的较小卫星出现,而且证明对于地球观测和学术项目是理想的。SpaceX和亚马逊正投资于这些较小卫星。

SpaceX已为此次卫星发射筹资10亿美元,马斯克乐观地预测,Starlink最终可能会创造每年300亿美元的收入。

OneWeb在包括软银、高通(Qualcomm)、空中客车(Airbus)和可口可乐(Coca-Cola)在内的一众投资者的支持下,也于今年2月份发射了首批微型卫星。它随后筹集了12.5亿美元,用于到2021年建成其全球网络。

亚马逊现在加入了竞争,计划在590公里至630公里之间的高度发射超过3000颗卫星。该项目以太阳系“柯伊伯带”(Kuiper Belt)区域命名,与SpaceX和OneWeb的目标类似,都是为全球5G技术和固定线路宽带连接无法到达的地区提供服务。

该公司表示:“全世界有数十亿人无法使用宽带互联网。我们的愿景是为世界上众多未得到服务和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低延迟、高速的宽带连接。”

包括法国Leosat和加拿大Telesat在内的公司也在计划发射卫星,虽然已申请发射微型卫星的波音(Boeing)的兴趣有所下降。

大量发射卫星的新太空竞赛是太空投资急剧增加的一部分。北方天空研究公司(Northern Sky Research)表示,从2000年到2018年,有178亿美元涌入600家公司,其中70亿美元是在过去两年中筹集的。

然而,建立新卫星群的热潮也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卫星产业在本世纪之交遭遇了惊人的崩溃,并在此过程中使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灰飞烟灭。从摩托罗拉(Motorola)分拆出来的铱星(Iridium)花了60亿美元建立了一个卫星网络,押注笨重的卫星电话将会占领世界。它于1998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机,但在一年内就申请破产保护,并于2000年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拥有宏伟全球计划的另一家美国公司Globalstar也遭遇了失败,它在科技热潮时的市值达到70亿美元,但在2004年被出售时降至仅5500万美元。ICO全球通信公司(ICO Global Communications)和轨道通信公司(Orbcomm)也在严峻的现实下破产了。

由于卫星市场拒绝整合,铱星和Globalstar全都幸存了下来,并与Inmarsat、SES、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Eutelsat、ViaSat和EchoStar竞争。EchoStar由亿万富翁查利•埃尔根(Charlie Ergen)控制。去年EchoStar对Inmarsat提出的收购遭到了拒绝。

这些老牌玩家继续向天空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以便为新的增长做好准备,因为过去那种销售卫星电话、为偏远地区的军队和船只提供网络连接以及将电视内容传输到家庭的利润丰厚的业务受到了压力。

安德森表示,进入该行业的门槛很高,这使得老牌企业对击退新企业的威胁过于自信。

他说:“该行业长期处于危机之中,并且充斥着狂妄自大。规则已经确定,他们都玩同样的游戏。但游戏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近老牌公司的记录确实为新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Inmarsat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是一家旨在通过使用卫星接收船舶的遇险信号来改善海上安全的政府间组织。它是第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国际卫星公司,现在已发展成为业界最大的企业之一。然而,这家英国公司最近的历史却成为该行业的一个缩影。根据其首席执行官皮尔斯的说法,其股价表现类似于“阿尔卑斯山脉”。它的价值曾随着公司的增长潜力而飙升,结果又因为表现不佳而崩溃。

2010年,Inmarsat决定投资一批名为Global Xpress的新卫星。这些耗资逾20亿英镑的新卫星将为Inmarsat开辟新的领域,包括欧洲的机上WiFi。皮尔斯表示:“我们需要一艘更大的船。”

Global Xpress(也称作GX)在Inmarsat内作为独立单位成立,总部设在瑞士,距离其伦敦老街(Old Street)环岛路口的总部很远。它由铱星初始团队的资深人士、前美国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的侄子利奥•蒙代尔(Leo Mondale)掌管。

然而,2015年,一枚质子号火箭(Proton)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Sputnik)的发射地——发射失败,打乱了原有计划。这一失败将GX的发射推迟了两年,Inmarsat的传统业务也开始面临压力。该公司开始借钱支付股息,而其2016年超过11英镑的股价,在两年内跌去三分之二。

皮尔斯表示,鉴于该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尚未实现增长议程,此次由安佰深集团(Apax Partners)和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牵头的收购并非“承认失败”。相反,他认为,将该公司私有化将有利于“管理好现在与到达期望之地之间的风险”。

通过发射针对非洲和中东未联网地区的卫星来实现增长目标,亚马逊、OneWeb、Facebook、谷歌和SpaceX等并不是第一批看到这种机会的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Avanti早就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那里的固定宽带连接、3G和4G移动网络服务不足。

Avanti最初是一家媒体公司,在超市收银台的小屏幕上播放广告,但后来将目光投向了天空。该公司一共已筹集12亿美元,用于建造和发射向欧洲、中东和非洲提供超高速宽带的卫星。该公司的估值曾超过10亿英镑,因为它有望成为该行业的一颗新星。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蓝调吉他手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

然而,由于巨额债务的利息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却一直没有实现,Avanti轰然倒塌。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之后,在最近几周纽约一场紧张的路演中,该公司已从现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500万美元,一位分析师将其称为“最后一搏”。

技术研究公司Megabuyte指出,HYLAS 3卫星终于将于7月发射,这将比原计划推迟4年,也就是在筹集到将它送入轨道的资金8年后才发射。Avanti今年将实现盈亏平衡的承诺,被视为“对逾12亿美元投资的微薄回报”。

该公司3700万英镑的市值面临庞大债务的巨大压力,而其卫星的能力仅被利用了20%。

曾在百事(Pepsi)和沃达丰(Vodafone)担任高管的凯尔•怀特希尔(Kyle Whitehill)现在掌管Avanti,他不再认为这家小公司可以独自占领农村宽带市场。“非洲人民并不迫切想知道切尔西(Chelsea)和阿森纳(Arsenal)的比分。人类的基本需求才是他们关心的,”在谈到该公司以前的宏伟抱负时他说。

怀特希尔表示,卫星行业从未把客户放在业务的核心。“你说服别人给你钱,造一颗卫星,发射,然后才想起客户。与固定及移动电信公司相比,这是反的,”他说。

Avanti在最新的企业再融资洽谈中举行了45场投资者报告,所有人都在谈论的最热门话题是亚马逊发射卫星,以及新的微型卫星群是否会扼杀Avanti的业务。怀特希尔仍然相信,他的企业规模足够小,不仅能够生存下来,还能和希望留下深远影响的大公司合作。

皮尔斯也表示,已经做出投资的老牌公司可以与向其业务核心领域进军的、以贝索斯等人为首的科技巨头并存。他说:“他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世界。”皮尔斯认为,老牌企业应该大胆些,“如果你躲在桌子底下恐惧地叽里咕噜,那么生活将是残酷而短暂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富翁们在押注两件事:随着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激增,卫星行业将大幅增长;他们将利用新一代微型卫星抢占该市场份额。



撰文 |  尼克•法尔兹 

OR--商业新媒体 】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最近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时,引发了数十起目击不明飞行物事件。有人批评,SpaceX将制造“太空碎片”,可能阻碍天文学发展,对此马斯克在Twitter上为该项目辩护。

“轨道上已有4900颗卫星运行,人们注意到它们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位特斯拉(Tesla)亿万富翁抱怨称,“Starlink不会被任何人看到,除非非常认真地观察,而且它对天文学发展的影响几乎为零。”

这次发射是建设一个可能包括1.2万颗卫星的超大卫星群计划的第一阶段。

这也是一批亿万富翁进军该领域的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较小卫星可以在帮助目前仍未联网的近40亿人接入互联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通过其火箭公司Blue Origin投资这场太空竞赛。今年4月,亚马逊还公布了一项名为“柯伊伯计划”(Project Kuiper)的计划,将推出自己的卫星群。

其他亿万富翁也在关注太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软银(SoftBank)以及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支持初创企业OneWeb,OneWeb已融资逾30亿美元,将建设自己的包括多达650颗卫星的卫星群。

不久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的一个卫星行业会议上谈到了这种热情。他开玩笑说:“特朗普总统曾令人难忘地说过,‘富人……爱火箭’。”另一位卫星行业资深人士转动了一下眼睛说:“太空是男孩子们的终极玩具火车。”

这些亿万富翁正在押注两件事:首先,未来10年,卫星行业将出现爆炸性增长,因为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大幅增长。第二,他们能够利用新一代在近地轨道飞行(因此造成了UFO恐慌)的微型卫星夺取该市场巨大份额。

然而,计划进军卫星行业的亿万富翁们面临一个巨大问题:很多最大老牌公司正步履维艰。

在预计将在年内完成的一笔交易中,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以不到三年前市值一半的价格被出售给一个私人股本财团,其乐观的增长前景无法阻止其股价下挫至12年低点。与亚马逊和OneWeb一样,规模较小的英国公司Avanti Communications正瞄准非洲宽带业务,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今年不得不从控制其债务的对冲基金那里筹资5500万美元。自2015年以来,法国卫星公司Eutelsat的市值已蒸发一半,总部位于卢森堡的SES的股价目前为2015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在颠覆汽车、零售和一系列其他行业之后,这些亿万富翁投资者可能会彻底改变卫星行业。

风投公司Space Angels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森(Chad Anderson)表示,在SpaceX于2009年赢得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约之前,这个行业由不到10家公司主宰。此后,超过435家航天公司收到了200亿美元的总投资,卫星初创企业蓬勃发展。他表示:“电信是最新一个被颠覆的行业,甚至在这些卫星投入运营之前就发生了。”

安德森认为,太空竞赛正进入一个由马斯克和贝索斯领导的新时期,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火箭公司和新兴的卫星公司,而且瞄准基础通信以外的目标。这可能会让老牌企业烦恼。

“大型(卫星)电信公司实际上都资不抵债,而且持续很长时间了,”他表示,“大多数一直像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在所有者之间被抛来抛去,这种情况将再次开始出现。”

然而,一些老牌公司的煎熬似乎表明,可能还有一种解读:卫星行业已是拥挤不堪,而且有“虚假黎明”的历史。

Inmarsat首席执行官鲁珀特•皮尔斯(Rupert Pearce)认为,每当新进者出现,老牌公司就会记起本世纪初该行业繁荣与萧条的教训。他表示:“我们以前看过这一幕,那是一部恐怖片。”


发射Starlink卫星出现的光迹被UFO爱好者在地面看到的事实表明,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业内公司过去一直是将伦敦公交车大小的大型地球同步卫星发射到高轨道,以覆盖传统电信线路覆盖不到的全球大片地区。过去10年,作为较低成本的替代选择,被称为近地轨道卫星的较小卫星出现,而且证明对于地球观测和学术项目是理想的。SpaceX和亚马逊正投资于这些较小卫星。

SpaceX已为此次卫星发射筹资10亿美元,马斯克乐观地预测,Starlink最终可能会创造每年300亿美元的收入。

OneWeb在包括软银、高通(Qualcomm)、空中客车(Airbus)和可口可乐(Coca-Cola)在内的一众投资者的支持下,也于今年2月份发射了首批微型卫星。它随后筹集了12.5亿美元,用于到2021年建成其全球网络。

亚马逊现在加入了竞争,计划在590公里至630公里之间的高度发射超过3000颗卫星。该项目以太阳系“柯伊伯带”(Kuiper Belt)区域命名,与SpaceX和OneWeb的目标类似,都是为全球5G技术和固定线路宽带连接无法到达的地区提供服务。

该公司表示:“全世界有数十亿人无法使用宽带互联网。我们的愿景是为世界上众多未得到服务和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低延迟、高速的宽带连接。”

包括法国Leosat和加拿大Telesat在内的公司也在计划发射卫星,虽然已申请发射微型卫星的波音(Boeing)的兴趣有所下降。

大量发射卫星的新太空竞赛是太空投资急剧增加的一部分。北方天空研究公司(Northern Sky Research)表示,从2000年到2018年,有178亿美元涌入600家公司,其中70亿美元是在过去两年中筹集的。

然而,建立新卫星群的热潮也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卫星产业在本世纪之交遭遇了惊人的崩溃,并在此过程中使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灰飞烟灭。从摩托罗拉(Motorola)分拆出来的铱星(Iridium)花了60亿美元建立了一个卫星网络,押注笨重的卫星电话将会占领世界。它于1998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机,但在一年内就申请破产保护,并于2000年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拥有宏伟全球计划的另一家美国公司Globalstar也遭遇了失败,它在科技热潮时的市值达到70亿美元,但在2004年被出售时降至仅5500万美元。ICO全球通信公司(ICO Global Communications)和轨道通信公司(Orbcomm)也在严峻的现实下破产了。

由于卫星市场拒绝整合,铱星和Globalstar全都幸存了下来,并与Inmarsat、SES、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Eutelsat、ViaSat和EchoStar竞争。EchoStar由亿万富翁查利•埃尔根(Charlie Ergen)控制。去年EchoStar对Inmarsat提出的收购遭到了拒绝。

这些老牌玩家继续向天空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以便为新的增长做好准备,因为过去那种销售卫星电话、为偏远地区的军队和船只提供网络连接以及将电视内容传输到家庭的利润丰厚的业务受到了压力。

安德森表示,进入该行业的门槛很高,这使得老牌企业对击退新企业的威胁过于自信。

他说:“该行业长期处于危机之中,并且充斥着狂妄自大。规则已经确定,他们都玩同样的游戏。但游戏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近老牌公司的记录确实为新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Inmarsat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是一家旨在通过使用卫星接收船舶的遇险信号来改善海上安全的政府间组织。它是第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国际卫星公司,现在已发展成为业界最大的企业之一。然而,这家英国公司最近的历史却成为该行业的一个缩影。根据其首席执行官皮尔斯的说法,其股价表现类似于“阿尔卑斯山脉”。它的价值曾随着公司的增长潜力而飙升,结果又因为表现不佳而崩溃。

2010年,Inmarsat决定投资一批名为Global Xpress的新卫星。这些耗资逾20亿英镑的新卫星将为Inmarsat开辟新的领域,包括欧洲的机上WiFi。皮尔斯表示:“我们需要一艘更大的船。”

Global Xpress(也称作GX)在Inmarsat内作为独立单位成立,总部设在瑞士,距离其伦敦老街(Old Street)环岛路口的总部很远。它由铱星初始团队的资深人士、前美国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的侄子利奥•蒙代尔(Leo Mondale)掌管。

然而,2015年,一枚质子号火箭(Proton)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Sputnik)的发射地——发射失败,打乱了原有计划。这一失败将GX的发射推迟了两年,Inmarsat的传统业务也开始面临压力。该公司开始借钱支付股息,而其2016年超过11英镑的股价,在两年内跌去三分之二。

皮尔斯表示,鉴于该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尚未实现增长议程,此次由安佰深集团(Apax Partners)和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牵头的收购并非“承认失败”。相反,他认为,将该公司私有化将有利于“管理好现在与到达期望之地之间的风险”。

通过发射针对非洲和中东未联网地区的卫星来实现增长目标,亚马逊、OneWeb、Facebook、谷歌和SpaceX等并不是第一批看到这种机会的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Avanti早就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那里的固定宽带连接、3G和4G移动网络服务不足。

Avanti最初是一家媒体公司,在超市收银台的小屏幕上播放广告,但后来将目光投向了天空。该公司一共已筹集12亿美元,用于建造和发射向欧洲、中东和非洲提供超高速宽带的卫星。该公司的估值曾超过10亿英镑,因为它有望成为该行业的一颗新星。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蓝调吉他手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

然而,由于巨额债务的利息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却一直没有实现,Avanti轰然倒塌。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之后,在最近几周纽约一场紧张的路演中,该公司已从现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500万美元,一位分析师将其称为“最后一搏”。

技术研究公司Megabuyte指出,HYLAS 3卫星终于将于7月发射,这将比原计划推迟4年,也就是在筹集到将它送入轨道的资金8年后才发射。Avanti今年将实现盈亏平衡的承诺,被视为“对逾12亿美元投资的微薄回报”。

该公司3700万英镑的市值面临庞大债务的巨大压力,而其卫星的能力仅被利用了20%。

曾在百事(Pepsi)和沃达丰(Vodafone)担任高管的凯尔•怀特希尔(Kyle Whitehill)现在掌管Avanti,他不再认为这家小公司可以独自占领农村宽带市场。“非洲人民并不迫切想知道切尔西(Chelsea)和阿森纳(Arsenal)的比分。人类的基本需求才是他们关心的,”在谈到该公司以前的宏伟抱负时他说。

怀特希尔表示,卫星行业从未把客户放在业务的核心。“你说服别人给你钱,造一颗卫星,发射,然后才想起客户。与固定及移动电信公司相比,这是反的,”他说。

Avanti在最新的企业再融资洽谈中举行了45场投资者报告,所有人都在谈论的最热门话题是亚马逊发射卫星,以及新的微型卫星群是否会扼杀Avanti的业务。怀特希尔仍然相信,他的企业规模足够小,不仅能够生存下来,还能和希望留下深远影响的大公司合作。

皮尔斯也表示,已经做出投资的老牌公司可以与向其业务核心领域进军的、以贝索斯等人为首的科技巨头并存。他说:“他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世界。”皮尔斯认为,老牌企业应该大胆些,“如果你躲在桌子底下恐惧地叽里咕噜,那么生活将是残酷而短暂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亿万富豪的新太空竞赛

发布日期:2019-07-26 04:45
摘要:富翁们在押注两件事:随着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激增,卫星行业将大幅增长;他们将利用新一代微型卫星抢占该市场份额。



撰文 |  尼克•法尔兹 

OR--商业新媒体 】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最近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时,引发了数十起目击不明飞行物事件。有人批评,SpaceX将制造“太空碎片”,可能阻碍天文学发展,对此马斯克在Twitter上为该项目辩护。

“轨道上已有4900颗卫星运行,人们注意到它们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位特斯拉(Tesla)亿万富翁抱怨称,“Starlink不会被任何人看到,除非非常认真地观察,而且它对天文学发展的影响几乎为零。”

这次发射是建设一个可能包括1.2万颗卫星的超大卫星群计划的第一阶段。

这也是一批亿万富翁进军该领域的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较小卫星可以在帮助目前仍未联网的近40亿人接入互联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通过其火箭公司Blue Origin投资这场太空竞赛。今年4月,亚马逊还公布了一项名为“柯伊伯计划”(Project Kuiper)的计划,将推出自己的卫星群。

其他亿万富翁也在关注太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软银(SoftBank)以及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支持初创企业OneWeb,OneWeb已融资逾30亿美元,将建设自己的包括多达650颗卫星的卫星群。

不久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的一个卫星行业会议上谈到了这种热情。他开玩笑说:“特朗普总统曾令人难忘地说过,‘富人……爱火箭’。”另一位卫星行业资深人士转动了一下眼睛说:“太空是男孩子们的终极玩具火车。”

这些亿万富翁正在押注两件事:首先,未来10年,卫星行业将出现爆炸性增长,因为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大幅增长。第二,他们能够利用新一代在近地轨道飞行(因此造成了UFO恐慌)的微型卫星夺取该市场巨大份额。

然而,计划进军卫星行业的亿万富翁们面临一个巨大问题:很多最大老牌公司正步履维艰。

在预计将在年内完成的一笔交易中,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以不到三年前市值一半的价格被出售给一个私人股本财团,其乐观的增长前景无法阻止其股价下挫至12年低点。与亚马逊和OneWeb一样,规模较小的英国公司Avanti Communications正瞄准非洲宽带业务,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今年不得不从控制其债务的对冲基金那里筹资5500万美元。自2015年以来,法国卫星公司Eutelsat的市值已蒸发一半,总部位于卢森堡的SES的股价目前为2015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在颠覆汽车、零售和一系列其他行业之后,这些亿万富翁投资者可能会彻底改变卫星行业。

风投公司Space Angels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森(Chad Anderson)表示,在SpaceX于2009年赢得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约之前,这个行业由不到10家公司主宰。此后,超过435家航天公司收到了200亿美元的总投资,卫星初创企业蓬勃发展。他表示:“电信是最新一个被颠覆的行业,甚至在这些卫星投入运营之前就发生了。”

安德森认为,太空竞赛正进入一个由马斯克和贝索斯领导的新时期,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火箭公司和新兴的卫星公司,而且瞄准基础通信以外的目标。这可能会让老牌企业烦恼。

“大型(卫星)电信公司实际上都资不抵债,而且持续很长时间了,”他表示,“大多数一直像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在所有者之间被抛来抛去,这种情况将再次开始出现。”

然而,一些老牌公司的煎熬似乎表明,可能还有一种解读:卫星行业已是拥挤不堪,而且有“虚假黎明”的历史。

Inmarsat首席执行官鲁珀特•皮尔斯(Rupert Pearce)认为,每当新进者出现,老牌公司就会记起本世纪初该行业繁荣与萧条的教训。他表示:“我们以前看过这一幕,那是一部恐怖片。”


发射Starlink卫星出现的光迹被UFO爱好者在地面看到的事实表明,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业内公司过去一直是将伦敦公交车大小的大型地球同步卫星发射到高轨道,以覆盖传统电信线路覆盖不到的全球大片地区。过去10年,作为较低成本的替代选择,被称为近地轨道卫星的较小卫星出现,而且证明对于地球观测和学术项目是理想的。SpaceX和亚马逊正投资于这些较小卫星。

SpaceX已为此次卫星发射筹资10亿美元,马斯克乐观地预测,Starlink最终可能会创造每年300亿美元的收入。

OneWeb在包括软银、高通(Qualcomm)、空中客车(Airbus)和可口可乐(Coca-Cola)在内的一众投资者的支持下,也于今年2月份发射了首批微型卫星。它随后筹集了12.5亿美元,用于到2021年建成其全球网络。

亚马逊现在加入了竞争,计划在590公里至630公里之间的高度发射超过3000颗卫星。该项目以太阳系“柯伊伯带”(Kuiper Belt)区域命名,与SpaceX和OneWeb的目标类似,都是为全球5G技术和固定线路宽带连接无法到达的地区提供服务。

该公司表示:“全世界有数十亿人无法使用宽带互联网。我们的愿景是为世界上众多未得到服务和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低延迟、高速的宽带连接。”

包括法国Leosat和加拿大Telesat在内的公司也在计划发射卫星,虽然已申请发射微型卫星的波音(Boeing)的兴趣有所下降。

大量发射卫星的新太空竞赛是太空投资急剧增加的一部分。北方天空研究公司(Northern Sky Research)表示,从2000年到2018年,有178亿美元涌入600家公司,其中70亿美元是在过去两年中筹集的。

然而,建立新卫星群的热潮也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卫星产业在本世纪之交遭遇了惊人的崩溃,并在此过程中使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灰飞烟灭。从摩托罗拉(Motorola)分拆出来的铱星(Iridium)花了60亿美元建立了一个卫星网络,押注笨重的卫星电话将会占领世界。它于1998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机,但在一年内就申请破产保护,并于2000年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拥有宏伟全球计划的另一家美国公司Globalstar也遭遇了失败,它在科技热潮时的市值达到70亿美元,但在2004年被出售时降至仅5500万美元。ICO全球通信公司(ICO Global Communications)和轨道通信公司(Orbcomm)也在严峻的现实下破产了。

由于卫星市场拒绝整合,铱星和Globalstar全都幸存了下来,并与Inmarsat、SES、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Eutelsat、ViaSat和EchoStar竞争。EchoStar由亿万富翁查利•埃尔根(Charlie Ergen)控制。去年EchoStar对Inmarsat提出的收购遭到了拒绝。

这些老牌玩家继续向天空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以便为新的增长做好准备,因为过去那种销售卫星电话、为偏远地区的军队和船只提供网络连接以及将电视内容传输到家庭的利润丰厚的业务受到了压力。

安德森表示,进入该行业的门槛很高,这使得老牌企业对击退新企业的威胁过于自信。

他说:“该行业长期处于危机之中,并且充斥着狂妄自大。规则已经确定,他们都玩同样的游戏。但游戏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近老牌公司的记录确实为新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Inmarsat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是一家旨在通过使用卫星接收船舶的遇险信号来改善海上安全的政府间组织。它是第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国际卫星公司,现在已发展成为业界最大的企业之一。然而,这家英国公司最近的历史却成为该行业的一个缩影。根据其首席执行官皮尔斯的说法,其股价表现类似于“阿尔卑斯山脉”。它的价值曾随着公司的增长潜力而飙升,结果又因为表现不佳而崩溃。

2010年,Inmarsat决定投资一批名为Global Xpress的新卫星。这些耗资逾20亿英镑的新卫星将为Inmarsat开辟新的领域,包括欧洲的机上WiFi。皮尔斯表示:“我们需要一艘更大的船。”

Global Xpress(也称作GX)在Inmarsat内作为独立单位成立,总部设在瑞士,距离其伦敦老街(Old Street)环岛路口的总部很远。它由铱星初始团队的资深人士、前美国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的侄子利奥•蒙代尔(Leo Mondale)掌管。

然而,2015年,一枚质子号火箭(Proton)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Sputnik)的发射地——发射失败,打乱了原有计划。这一失败将GX的发射推迟了两年,Inmarsat的传统业务也开始面临压力。该公司开始借钱支付股息,而其2016年超过11英镑的股价,在两年内跌去三分之二。

皮尔斯表示,鉴于该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尚未实现增长议程,此次由安佰深集团(Apax Partners)和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牵头的收购并非“承认失败”。相反,他认为,将该公司私有化将有利于“管理好现在与到达期望之地之间的风险”。

通过发射针对非洲和中东未联网地区的卫星来实现增长目标,亚马逊、OneWeb、Facebook、谷歌和SpaceX等并不是第一批看到这种机会的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Avanti早就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那里的固定宽带连接、3G和4G移动网络服务不足。

Avanti最初是一家媒体公司,在超市收银台的小屏幕上播放广告,但后来将目光投向了天空。该公司一共已筹集12亿美元,用于建造和发射向欧洲、中东和非洲提供超高速宽带的卫星。该公司的估值曾超过10亿英镑,因为它有望成为该行业的一颗新星。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蓝调吉他手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

然而,由于巨额债务的利息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却一直没有实现,Avanti轰然倒塌。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之后,在最近几周纽约一场紧张的路演中,该公司已从现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500万美元,一位分析师将其称为“最后一搏”。

技术研究公司Megabuyte指出,HYLAS 3卫星终于将于7月发射,这将比原计划推迟4年,也就是在筹集到将它送入轨道的资金8年后才发射。Avanti今年将实现盈亏平衡的承诺,被视为“对逾12亿美元投资的微薄回报”。

该公司3700万英镑的市值面临庞大债务的巨大压力,而其卫星的能力仅被利用了20%。

曾在百事(Pepsi)和沃达丰(Vodafone)担任高管的凯尔•怀特希尔(Kyle Whitehill)现在掌管Avanti,他不再认为这家小公司可以独自占领农村宽带市场。“非洲人民并不迫切想知道切尔西(Chelsea)和阿森纳(Arsenal)的比分。人类的基本需求才是他们关心的,”在谈到该公司以前的宏伟抱负时他说。

怀特希尔表示,卫星行业从未把客户放在业务的核心。“你说服别人给你钱,造一颗卫星,发射,然后才想起客户。与固定及移动电信公司相比,这是反的,”他说。

Avanti在最新的企业再融资洽谈中举行了45场投资者报告,所有人都在谈论的最热门话题是亚马逊发射卫星,以及新的微型卫星群是否会扼杀Avanti的业务。怀特希尔仍然相信,他的企业规模足够小,不仅能够生存下来,还能和希望留下深远影响的大公司合作。

皮尔斯也表示,已经做出投资的老牌公司可以与向其业务核心领域进军的、以贝索斯等人为首的科技巨头并存。他说:“他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世界。”皮尔斯认为,老牌企业应该大胆些,“如果你躲在桌子底下恐惧地叽里咕噜,那么生活将是残酷而短暂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富翁们在押注两件事:随着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激增,卫星行业将大幅增长;他们将利用新一代微型卫星抢占该市场份额。



撰文 |  尼克•法尔兹 

OR--商业新媒体 】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最近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时,引发了数十起目击不明飞行物事件。有人批评,SpaceX将制造“太空碎片”,可能阻碍天文学发展,对此马斯克在Twitter上为该项目辩护。

“轨道上已有4900颗卫星运行,人们注意到它们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位特斯拉(Tesla)亿万富翁抱怨称,“Starlink不会被任何人看到,除非非常认真地观察,而且它对天文学发展的影响几乎为零。”

这次发射是建设一个可能包括1.2万颗卫星的超大卫星群计划的第一阶段。

这也是一批亿万富翁进军该领域的行动的一部分,他们认为,较小卫星可以在帮助目前仍未联网的近40亿人接入互联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通过其火箭公司Blue Origin投资这场太空竞赛。今年4月,亚马逊还公布了一项名为“柯伊伯计划”(Project Kuiper)的计划,将推出自己的卫星群。

其他亿万富翁也在关注太空。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软银(SoftBank)以及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Virgin Group)支持初创企业OneWeb,OneWeb已融资逾30亿美元,将建设自己的包括多达650颗卫星的卫星群。

不久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华盛顿的一个卫星行业会议上谈到了这种热情。他开玩笑说:“特朗普总统曾令人难忘地说过,‘富人……爱火箭’。”另一位卫星行业资深人士转动了一下眼睛说:“太空是男孩子们的终极玩具火车。”

这些亿万富翁正在押注两件事:首先,未来10年,卫星行业将出现爆炸性增长,因为非洲等地的通信需求大幅增长。第二,他们能够利用新一代在近地轨道飞行(因此造成了UFO恐慌)的微型卫星夺取该市场巨大份额。

然而,计划进军卫星行业的亿万富翁们面临一个巨大问题:很多最大老牌公司正步履维艰。

在预计将在年内完成的一笔交易中,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以不到三年前市值一半的价格被出售给一个私人股本财团,其乐观的增长前景无法阻止其股价下挫至12年低点。与亚马逊和OneWeb一样,规模较小的英国公司Avanti Communications正瞄准非洲宽带业务,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今年不得不从控制其债务的对冲基金那里筹资5500万美元。自2015年以来,法国卫星公司Eutelsat的市值已蒸发一半,总部位于卢森堡的SES的股价目前为2015年水平的三分之一。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在颠覆汽车、零售和一系列其他行业之后,这些亿万富翁投资者可能会彻底改变卫星行业。

风投公司Space Angels首席执行官查德•安德森(Chad Anderson)表示,在SpaceX于2009年赢得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合约之前,这个行业由不到10家公司主宰。此后,超过435家航天公司收到了200亿美元的总投资,卫星初创企业蓬勃发展。他表示:“电信是最新一个被颠覆的行业,甚至在这些卫星投入运营之前就发生了。”

安德森认为,太空竞赛正进入一个由马斯克和贝索斯领导的新时期,他们都拥有自己的火箭公司和新兴的卫星公司,而且瞄准基础通信以外的目标。这可能会让老牌企业烦恼。

“大型(卫星)电信公司实际上都资不抵债,而且持续很长时间了,”他表示,“大多数一直像一个烫手山芋一般在所有者之间被抛来抛去,这种情况将再次开始出现。”

然而,一些老牌公司的煎熬似乎表明,可能还有一种解读:卫星行业已是拥挤不堪,而且有“虚假黎明”的历史。

Inmarsat首席执行官鲁珀特•皮尔斯(Rupert Pearce)认为,每当新进者出现,老牌公司就会记起本世纪初该行业繁荣与萧条的教训。他表示:“我们以前看过这一幕,那是一部恐怖片。”


发射Starlink卫星出现的光迹被UFO爱好者在地面看到的事实表明,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业内公司过去一直是将伦敦公交车大小的大型地球同步卫星发射到高轨道,以覆盖传统电信线路覆盖不到的全球大片地区。过去10年,作为较低成本的替代选择,被称为近地轨道卫星的较小卫星出现,而且证明对于地球观测和学术项目是理想的。SpaceX和亚马逊正投资于这些较小卫星。

SpaceX已为此次卫星发射筹资10亿美元,马斯克乐观地预测,Starlink最终可能会创造每年300亿美元的收入。

OneWeb在包括软银、高通(Qualcomm)、空中客车(Airbus)和可口可乐(Coca-Cola)在内的一众投资者的支持下,也于今年2月份发射了首批微型卫星。它随后筹集了12.5亿美元,用于到2021年建成其全球网络。

亚马逊现在加入了竞争,计划在590公里至630公里之间的高度发射超过3000颗卫星。该项目以太阳系“柯伊伯带”(Kuiper Belt)区域命名,与SpaceX和OneWeb的目标类似,都是为全球5G技术和固定线路宽带连接无法到达的地区提供服务。

该公司表示:“全世界有数十亿人无法使用宽带互联网。我们的愿景是为世界上众多未得到服务和服务不足的社区提供低延迟、高速的宽带连接。”

包括法国Leosat和加拿大Telesat在内的公司也在计划发射卫星,虽然已申请发射微型卫星的波音(Boeing)的兴趣有所下降。

大量发射卫星的新太空竞赛是太空投资急剧增加的一部分。北方天空研究公司(Northern Sky Research)表示,从2000年到2018年,有178亿美元涌入600家公司,其中70亿美元是在过去两年中筹集的。

然而,建立新卫星群的热潮也让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卫星产业在本世纪之交遭遇了惊人的崩溃,并在此过程中使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灰飞烟灭。从摩托罗拉(Motorola)分拆出来的铱星(Iridium)花了60亿美元建立了一个卫星网络,押注笨重的卫星电话将会占领世界。它于1998年推出了第一款手机,但在一年内就申请破产保护,并于2000年以2500万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拥有宏伟全球计划的另一家美国公司Globalstar也遭遇了失败,它在科技热潮时的市值达到70亿美元,但在2004年被出售时降至仅5500万美元。ICO全球通信公司(ICO Global Communications)和轨道通信公司(Orbcomm)也在严峻的现实下破产了。

由于卫星市场拒绝整合,铱星和Globalstar全都幸存了下来,并与Inmarsat、SES、国际通信卫星公司(Intelsat)、Eutelsat、ViaSat和EchoStar竞争。EchoStar由亿万富翁查利•埃尔根(Charlie Ergen)控制。去年EchoStar对Inmarsat提出的收购遭到了拒绝。

这些老牌玩家继续向天空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以便为新的增长做好准备,因为过去那种销售卫星电话、为偏远地区的军队和船只提供网络连接以及将电视内容传输到家庭的利润丰厚的业务受到了压力。

安德森表示,进入该行业的门槛很高,这使得老牌企业对击退新企业的威胁过于自信。

他说:“该行业长期处于危机之中,并且充斥着狂妄自大。规则已经确定,他们都玩同样的游戏。但游戏已经发生了变化。”

最近老牌公司的记录确实为新的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Inmarsat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是一家旨在通过使用卫星接收船舶的遇险信号来改善海上安全的政府间组织。它是第一家在20世纪90年代私有化的国际卫星公司,现在已发展成为业界最大的企业之一。然而,这家英国公司最近的历史却成为该行业的一个缩影。根据其首席执行官皮尔斯的说法,其股价表现类似于“阿尔卑斯山脉”。它的价值曾随着公司的增长潜力而飙升,结果又因为表现不佳而崩溃。

2010年,Inmarsat决定投资一批名为Global Xpress的新卫星。这些耗资逾20亿英镑的新卫星将为Inmarsat开辟新的领域,包括欧洲的机上WiFi。皮尔斯表示:“我们需要一艘更大的船。”

Global Xpress(也称作GX)在Inmarsat内作为独立单位成立,总部设在瑞士,距离其伦敦老街(Old Street)环岛路口的总部很远。它由铱星初始团队的资深人士、前美国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的侄子利奥•蒙代尔(Leo Mondale)掌管。

然而,2015年,一枚质子号火箭(Proton)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Baikonur Cosmodrome)——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Sputnik)的发射地——发射失败,打乱了原有计划。这一失败将GX的发射推迟了两年,Inmarsat的传统业务也开始面临压力。该公司开始借钱支付股息,而其2016年超过11英镑的股价,在两年内跌去三分之二。

皮尔斯表示,鉴于该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尚未实现增长议程,此次由安佰深集团(Apax Partners)和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牵头的收购并非“承认失败”。相反,他认为,将该公司私有化将有利于“管理好现在与到达期望之地之间的风险”。

通过发射针对非洲和中东未联网地区的卫星来实现增长目标,亚马逊、OneWeb、Facebook、谷歌和SpaceX等并不是第一批看到这种机会的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Avanti早就看到了非洲大陆的潜力,那里的固定宽带连接、3G和4G移动网络服务不足。

Avanti最初是一家媒体公司,在超市收银台的小屏幕上播放广告,但后来将目光投向了天空。该公司一共已筹集12亿美元,用于建造和发射向欧洲、中东和非洲提供超高速宽带的卫星。该公司的估值曾超过10亿英镑,因为它有望成为该行业的一颗新星。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蓝调吉他手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

然而,由于巨额债务的利息成本不断上升,收入却一直没有实现,Avanti轰然倒塌。该公司去年被迫进行债转股,之后,在最近几周纽约一场紧张的路演中,该公司已从现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5500万美元,一位分析师将其称为“最后一搏”。

技术研究公司Megabuyte指出,HYLAS 3卫星终于将于7月发射,这将比原计划推迟4年,也就是在筹集到将它送入轨道的资金8年后才发射。Avanti今年将实现盈亏平衡的承诺,被视为“对逾12亿美元投资的微薄回报”。

该公司3700万英镑的市值面临庞大债务的巨大压力,而其卫星的能力仅被利用了20%。

曾在百事(Pepsi)和沃达丰(Vodafone)担任高管的凯尔•怀特希尔(Kyle Whitehill)现在掌管Avanti,他不再认为这家小公司可以独自占领农村宽带市场。“非洲人民并不迫切想知道切尔西(Chelsea)和阿森纳(Arsenal)的比分。人类的基本需求才是他们关心的,”在谈到该公司以前的宏伟抱负时他说。

怀特希尔表示,卫星行业从未把客户放在业务的核心。“你说服别人给你钱,造一颗卫星,发射,然后才想起客户。与固定及移动电信公司相比,这是反的,”他说。

Avanti在最新的企业再融资洽谈中举行了45场投资者报告,所有人都在谈论的最热门话题是亚马逊发射卫星,以及新的微型卫星群是否会扼杀Avanti的业务。怀特希尔仍然相信,他的企业规模足够小,不仅能够生存下来,还能和希望留下深远影响的大公司合作。

皮尔斯也表示,已经做出投资的老牌公司可以与向其业务核心领域进军的、以贝索斯等人为首的科技巨头并存。他说:“他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世界。”皮尔斯认为,老牌企业应该大胆些,“如果你躲在桌子底下恐惧地叽里咕噜,那么生活将是残酷而短暂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