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



撰文 | Anousha Sakoui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的实景特效版《狮子王》(The Lion King),观众愿意走进影院,或许是冲着碧昂丝(Beyoncé)和唐纳德·格洛沃(Donald Glover)对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经典名曲的默契演绎。但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则会是配音者塞斯·罗根(Seth Rogen)和比利·艾希纳(Billy Eichner)层出不穷的喜剧火花。

这是大家对迪士尼今年这部桂冠影片的普遍看法,该片定于7月19日登陆全美影院。影评聚合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的数据显示,影评人对这部经典重拍片似乎不太感冒,推荐比例只有60%。但该片上映后首个周末的预估票房达到了1.75亿美元以上。若能实现该成绩,它将在今年已上映影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

“我不认为影评对这部电影会有多大影响,”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首席分析师肖恩·罗宾斯(Shawn Robbins)表示。罗宾斯预测该片的全球票房将超过13亿美元,如果真是这样,该片将超越《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成为迪士尼自2010年通过《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获得成功以来票房成绩最好的动画实景版翻拍片。

借助这种策略,迪士尼不仅将旗下最受欢迎的角色,从贝儿公主(Belle)到阿拉丁(Aladdin),介绍给了新一代的消费者,而且还在今年成为好莱坞见所未见的绝对王者。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与之最近的对手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市场份额还不及其一半。

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迪士尼主导了所谓的“话题电影”(event films)。今年迄今最卖座的五部电影(四部是迪士尼出品)的票房收入占到了市场总票房的36%。而2018年,这一比例还不到23%。

考恩集团(Cowen & Co.)的分析师道格·克罗伊茨(Doug Creutz)一直在研究这一趋势。他预计今年夏季档结束时,好莱坞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将占到总票房的一半以上。这种程度的票房集中也出现在去年及2015年。但此前非常少见:2001-2014年间只有一年,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超过了总票房的40%。

克罗伊茨说2019年可能会出现票房“高度集中”的状况。他说,随着《星球大战》(Star Wars)和《冰雪奇缘》(Frozen)系列影片的即将上映,今年有望创下最少量影片攫取最高份额票房的记录。“没人想跟迪士尼的大片撞期,”他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即今年夏天共有创纪录的34部电影集中上映,而过去18年的平均数量仅为24部。克罗伊茨认为,这种情况会降低一切非话题影片的成功几率,而企图与迪士尼分庭抗礼的小制片公司将遭受重创。制片方和发行方面临一个更艰难的抉择:自家的影片到底有没有能力在影院活下来,还是更适合走流媒体渠道。

连今年广受批评的《阿拉丁》也收获了可观的利润,拿下了9.6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3月遭遇滑铁卢的《小飞象/Dumbo》似乎是罕见的例外。)《狮子王》已在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公映,其目前的成绩优于《奇幻森林》(The Jungle Book)、《美女与野兽》以及《阿拉丁》。

碧昂丝的粉丝们也在为《狮子王》保驾护航,他们纷纷把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这位歌手配音的狮子角色娜娜,以提升电影的影响力。但一些影评人认为,碧昂丝强悍的舞台形象并未代入到角色之中。娜娜号召大家集结时的呼喊“狮子们,跟我走吗”绝不是“好了女士们,现在让我们排好阵型”。

评论网站Black Girl Nerds的卡塔莉娜·库姆斯(Catalina Combs)认为该片中最好的歌曲并非碧昂丝的那首,而是几名喜剧演员演唱的《哈库那玛塔塔》(Hakuna Matata)。“在一些情感丰沛的场景中,配音与超真实的CG动画的结合很不自然,”她写道,“有几处配音听起来很假。”

在我上周参加的点映中,你很难分清眼前的画面是真实的还是数字的。整部电影的视觉令人惊叹,它将游戏技术和虚拟现实与真实的声音及非洲的景观融为了一体。但这种融合似乎牺牲了面部表情,可能令观众很难与角色产生共鸣。

也有人对于该片照葫芦画瓢复刻1994年原版动画的做法感到失望。在Indiewire网站的戴维·埃利希(David Ehrlich)看来,这部电影是“一家坐吃山空的电影制片公司创造力破产的自画像”。

算上特许商品及其他收入来源,《狮子王》并非好莱坞最强大的资产——这个头衔大概归于《精灵宝可梦》(Pokémon)——但《狮子王》的排名很高,而且持久力惊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舞台剧的经久不衰。目前为止,《狮子王》的舞台剧已经上演逾9000场,票房收入达到约90亿美元。

迪士尼旗下漫威(Marvel)等公司的周边产品以玩具为主。但这部《狮子王》有所不同,其周边包括美妆品牌Luminess与碧昂丝的化妆师约翰爵士(Sir John)合作的化妆品系列,以及由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提供的价值75美元的皇冠戒指。此外还有来自女帽厂商Gigi Burris的一个帽子系列;博洛茗百货公司(Bloomingdales)也会在店里设置自己的“风格王国”。

但连碧昂丝也无法让这部电影取得全方位的成功,这或许为迪士尼的其他重拍作敲响了警钟。《小姐与流浪汉》(Lady and the Tramp)真人版定于今年晚些时候登陆迪士尼新的流媒体平台。《花木兰》(Mulan)将于2020年3月上映;《101忠狗》(101 Dalmatians)的真人重拍版《库伊拉》(Cruella)也将于2020年面世,由艾玛·斯通(Emma Stone)担当主演。另外,在重拍《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时,迪士尼为了把握时代脉搏,邀请了黑人演员兼歌手哈莉·贝利(Halle Bailey)饰演爱丽儿(Ariel)。目前,该公司的热门动画真人版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23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好莱坞大片当道 《狮子王》为何所向披靡?

发布日期:2019-07-22 08:00
摘要: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



撰文 | Anousha Sakoui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的实景特效版《狮子王》(The Lion King),观众愿意走进影院,或许是冲着碧昂丝(Beyoncé)和唐纳德·格洛沃(Donald Glover)对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经典名曲的默契演绎。但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则会是配音者塞斯·罗根(Seth Rogen)和比利·艾希纳(Billy Eichner)层出不穷的喜剧火花。

这是大家对迪士尼今年这部桂冠影片的普遍看法,该片定于7月19日登陆全美影院。影评聚合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的数据显示,影评人对这部经典重拍片似乎不太感冒,推荐比例只有60%。但该片上映后首个周末的预估票房达到了1.75亿美元以上。若能实现该成绩,它将在今年已上映影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

“我不认为影评对这部电影会有多大影响,”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首席分析师肖恩·罗宾斯(Shawn Robbins)表示。罗宾斯预测该片的全球票房将超过13亿美元,如果真是这样,该片将超越《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成为迪士尼自2010年通过《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获得成功以来票房成绩最好的动画实景版翻拍片。

借助这种策略,迪士尼不仅将旗下最受欢迎的角色,从贝儿公主(Belle)到阿拉丁(Aladdin),介绍给了新一代的消费者,而且还在今年成为好莱坞见所未见的绝对王者。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与之最近的对手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市场份额还不及其一半。

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迪士尼主导了所谓的“话题电影”(event films)。今年迄今最卖座的五部电影(四部是迪士尼出品)的票房收入占到了市场总票房的36%。而2018年,这一比例还不到23%。

考恩集团(Cowen & Co.)的分析师道格·克罗伊茨(Doug Creutz)一直在研究这一趋势。他预计今年夏季档结束时,好莱坞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将占到总票房的一半以上。这种程度的票房集中也出现在去年及2015年。但此前非常少见:2001-2014年间只有一年,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超过了总票房的40%。

克罗伊茨说2019年可能会出现票房“高度集中”的状况。他说,随着《星球大战》(Star Wars)和《冰雪奇缘》(Frozen)系列影片的即将上映,今年有望创下最少量影片攫取最高份额票房的记录。“没人想跟迪士尼的大片撞期,”他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即今年夏天共有创纪录的34部电影集中上映,而过去18年的平均数量仅为24部。克罗伊茨认为,这种情况会降低一切非话题影片的成功几率,而企图与迪士尼分庭抗礼的小制片公司将遭受重创。制片方和发行方面临一个更艰难的抉择:自家的影片到底有没有能力在影院活下来,还是更适合走流媒体渠道。

连今年广受批评的《阿拉丁》也收获了可观的利润,拿下了9.6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3月遭遇滑铁卢的《小飞象/Dumbo》似乎是罕见的例外。)《狮子王》已在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公映,其目前的成绩优于《奇幻森林》(The Jungle Book)、《美女与野兽》以及《阿拉丁》。

碧昂丝的粉丝们也在为《狮子王》保驾护航,他们纷纷把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这位歌手配音的狮子角色娜娜,以提升电影的影响力。但一些影评人认为,碧昂丝强悍的舞台形象并未代入到角色之中。娜娜号召大家集结时的呼喊“狮子们,跟我走吗”绝不是“好了女士们,现在让我们排好阵型”。

评论网站Black Girl Nerds的卡塔莉娜·库姆斯(Catalina Combs)认为该片中最好的歌曲并非碧昂丝的那首,而是几名喜剧演员演唱的《哈库那玛塔塔》(Hakuna Matata)。“在一些情感丰沛的场景中,配音与超真实的CG动画的结合很不自然,”她写道,“有几处配音听起来很假。”

在我上周参加的点映中,你很难分清眼前的画面是真实的还是数字的。整部电影的视觉令人惊叹,它将游戏技术和虚拟现实与真实的声音及非洲的景观融为了一体。但这种融合似乎牺牲了面部表情,可能令观众很难与角色产生共鸣。

也有人对于该片照葫芦画瓢复刻1994年原版动画的做法感到失望。在Indiewire网站的戴维·埃利希(David Ehrlich)看来,这部电影是“一家坐吃山空的电影制片公司创造力破产的自画像”。

算上特许商品及其他收入来源,《狮子王》并非好莱坞最强大的资产——这个头衔大概归于《精灵宝可梦》(Pokémon)——但《狮子王》的排名很高,而且持久力惊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舞台剧的经久不衰。目前为止,《狮子王》的舞台剧已经上演逾9000场,票房收入达到约90亿美元。

迪士尼旗下漫威(Marvel)等公司的周边产品以玩具为主。但这部《狮子王》有所不同,其周边包括美妆品牌Luminess与碧昂丝的化妆师约翰爵士(Sir John)合作的化妆品系列,以及由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提供的价值75美元的皇冠戒指。此外还有来自女帽厂商Gigi Burris的一个帽子系列;博洛茗百货公司(Bloomingdales)也会在店里设置自己的“风格王国”。

但连碧昂丝也无法让这部电影取得全方位的成功,这或许为迪士尼的其他重拍作敲响了警钟。《小姐与流浪汉》(Lady and the Tramp)真人版定于今年晚些时候登陆迪士尼新的流媒体平台。《花木兰》(Mulan)将于2020年3月上映;《101忠狗》(101 Dalmatians)的真人重拍版《库伊拉》(Cruella)也将于2020年面世,由艾玛·斯通(Emma Stone)担当主演。另外,在重拍《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时,迪士尼为了把握时代脉搏,邀请了黑人演员兼歌手哈莉·贝利(Halle Bailey)饰演爱丽儿(Ariel)。目前,该公司的热门动画真人版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23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



撰文 | Anousha Sakoui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的实景特效版《狮子王》(The Lion King),观众愿意走进影院,或许是冲着碧昂丝(Beyoncé)和唐纳德·格洛沃(Donald Glover)对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经典名曲的默契演绎。但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则会是配音者塞斯·罗根(Seth Rogen)和比利·艾希纳(Billy Eichner)层出不穷的喜剧火花。

这是大家对迪士尼今年这部桂冠影片的普遍看法,该片定于7月19日登陆全美影院。影评聚合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的数据显示,影评人对这部经典重拍片似乎不太感冒,推荐比例只有60%。但该片上映后首个周末的预估票房达到了1.75亿美元以上。若能实现该成绩,它将在今年已上映影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

“我不认为影评对这部电影会有多大影响,”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首席分析师肖恩·罗宾斯(Shawn Robbins)表示。罗宾斯预测该片的全球票房将超过13亿美元,如果真是这样,该片将超越《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成为迪士尼自2010年通过《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获得成功以来票房成绩最好的动画实景版翻拍片。

借助这种策略,迪士尼不仅将旗下最受欢迎的角色,从贝儿公主(Belle)到阿拉丁(Aladdin),介绍给了新一代的消费者,而且还在今年成为好莱坞见所未见的绝对王者。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与之最近的对手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市场份额还不及其一半。

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迪士尼主导了所谓的“话题电影”(event films)。今年迄今最卖座的五部电影(四部是迪士尼出品)的票房收入占到了市场总票房的36%。而2018年,这一比例还不到23%。

考恩集团(Cowen & Co.)的分析师道格·克罗伊茨(Doug Creutz)一直在研究这一趋势。他预计今年夏季档结束时,好莱坞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将占到总票房的一半以上。这种程度的票房集中也出现在去年及2015年。但此前非常少见:2001-2014年间只有一年,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超过了总票房的40%。

克罗伊茨说2019年可能会出现票房“高度集中”的状况。他说,随着《星球大战》(Star Wars)和《冰雪奇缘》(Frozen)系列影片的即将上映,今年有望创下最少量影片攫取最高份额票房的记录。“没人想跟迪士尼的大片撞期,”他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即今年夏天共有创纪录的34部电影集中上映,而过去18年的平均数量仅为24部。克罗伊茨认为,这种情况会降低一切非话题影片的成功几率,而企图与迪士尼分庭抗礼的小制片公司将遭受重创。制片方和发行方面临一个更艰难的抉择:自家的影片到底有没有能力在影院活下来,还是更适合走流媒体渠道。

连今年广受批评的《阿拉丁》也收获了可观的利润,拿下了9.6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3月遭遇滑铁卢的《小飞象/Dumbo》似乎是罕见的例外。)《狮子王》已在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公映,其目前的成绩优于《奇幻森林》(The Jungle Book)、《美女与野兽》以及《阿拉丁》。

碧昂丝的粉丝们也在为《狮子王》保驾护航,他们纷纷把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这位歌手配音的狮子角色娜娜,以提升电影的影响力。但一些影评人认为,碧昂丝强悍的舞台形象并未代入到角色之中。娜娜号召大家集结时的呼喊“狮子们,跟我走吗”绝不是“好了女士们,现在让我们排好阵型”。

评论网站Black Girl Nerds的卡塔莉娜·库姆斯(Catalina Combs)认为该片中最好的歌曲并非碧昂丝的那首,而是几名喜剧演员演唱的《哈库那玛塔塔》(Hakuna Matata)。“在一些情感丰沛的场景中,配音与超真实的CG动画的结合很不自然,”她写道,“有几处配音听起来很假。”

在我上周参加的点映中,你很难分清眼前的画面是真实的还是数字的。整部电影的视觉令人惊叹,它将游戏技术和虚拟现实与真实的声音及非洲的景观融为了一体。但这种融合似乎牺牲了面部表情,可能令观众很难与角色产生共鸣。

也有人对于该片照葫芦画瓢复刻1994年原版动画的做法感到失望。在Indiewire网站的戴维·埃利希(David Ehrlich)看来,这部电影是“一家坐吃山空的电影制片公司创造力破产的自画像”。

算上特许商品及其他收入来源,《狮子王》并非好莱坞最强大的资产——这个头衔大概归于《精灵宝可梦》(Pokémon)——但《狮子王》的排名很高,而且持久力惊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舞台剧的经久不衰。目前为止,《狮子王》的舞台剧已经上演逾9000场,票房收入达到约90亿美元。

迪士尼旗下漫威(Marvel)等公司的周边产品以玩具为主。但这部《狮子王》有所不同,其周边包括美妆品牌Luminess与碧昂丝的化妆师约翰爵士(Sir John)合作的化妆品系列,以及由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提供的价值75美元的皇冠戒指。此外还有来自女帽厂商Gigi Burris的一个帽子系列;博洛茗百货公司(Bloomingdales)也会在店里设置自己的“风格王国”。

但连碧昂丝也无法让这部电影取得全方位的成功,这或许为迪士尼的其他重拍作敲响了警钟。《小姐与流浪汉》(Lady and the Tramp)真人版定于今年晚些时候登陆迪士尼新的流媒体平台。《花木兰》(Mulan)将于2020年3月上映;《101忠狗》(101 Dalmatians)的真人重拍版《库伊拉》(Cruella)也将于2020年面世,由艾玛·斯通(Emma Stone)担当主演。另外,在重拍《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时,迪士尼为了把握时代脉搏,邀请了黑人演员兼歌手哈莉·贝利(Halle Bailey)饰演爱丽儿(Ariel)。目前,该公司的热门动画真人版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23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好莱坞大片当道 《狮子王》为何所向披靡?

发布日期:2019-07-22 08:00
摘要: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



撰文 | Anousha Sakoui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的实景特效版《狮子王》(The Lion King),观众愿意走进影院,或许是冲着碧昂丝(Beyoncé)和唐纳德·格洛沃(Donald Glover)对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经典名曲的默契演绎。但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则会是配音者塞斯·罗根(Seth Rogen)和比利·艾希纳(Billy Eichner)层出不穷的喜剧火花。

这是大家对迪士尼今年这部桂冠影片的普遍看法,该片定于7月19日登陆全美影院。影评聚合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的数据显示,影评人对这部经典重拍片似乎不太感冒,推荐比例只有60%。但该片上映后首个周末的预估票房达到了1.75亿美元以上。若能实现该成绩,它将在今年已上映影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

“我不认为影评对这部电影会有多大影响,”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首席分析师肖恩·罗宾斯(Shawn Robbins)表示。罗宾斯预测该片的全球票房将超过13亿美元,如果真是这样,该片将超越《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成为迪士尼自2010年通过《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获得成功以来票房成绩最好的动画实景版翻拍片。

借助这种策略,迪士尼不仅将旗下最受欢迎的角色,从贝儿公主(Belle)到阿拉丁(Aladdin),介绍给了新一代的消费者,而且还在今年成为好莱坞见所未见的绝对王者。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与之最近的对手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市场份额还不及其一半。

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迪士尼主导了所谓的“话题电影”(event films)。今年迄今最卖座的五部电影(四部是迪士尼出品)的票房收入占到了市场总票房的36%。而2018年,这一比例还不到23%。

考恩集团(Cowen & Co.)的分析师道格·克罗伊茨(Doug Creutz)一直在研究这一趋势。他预计今年夏季档结束时,好莱坞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将占到总票房的一半以上。这种程度的票房集中也出现在去年及2015年。但此前非常少见:2001-2014年间只有一年,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超过了总票房的40%。

克罗伊茨说2019年可能会出现票房“高度集中”的状况。他说,随着《星球大战》(Star Wars)和《冰雪奇缘》(Frozen)系列影片的即将上映,今年有望创下最少量影片攫取最高份额票房的记录。“没人想跟迪士尼的大片撞期,”他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即今年夏天共有创纪录的34部电影集中上映,而过去18年的平均数量仅为24部。克罗伊茨认为,这种情况会降低一切非话题影片的成功几率,而企图与迪士尼分庭抗礼的小制片公司将遭受重创。制片方和发行方面临一个更艰难的抉择:自家的影片到底有没有能力在影院活下来,还是更适合走流媒体渠道。

连今年广受批评的《阿拉丁》也收获了可观的利润,拿下了9.6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3月遭遇滑铁卢的《小飞象/Dumbo》似乎是罕见的例外。)《狮子王》已在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公映,其目前的成绩优于《奇幻森林》(The Jungle Book)、《美女与野兽》以及《阿拉丁》。

碧昂丝的粉丝们也在为《狮子王》保驾护航,他们纷纷把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这位歌手配音的狮子角色娜娜,以提升电影的影响力。但一些影评人认为,碧昂丝强悍的舞台形象并未代入到角色之中。娜娜号召大家集结时的呼喊“狮子们,跟我走吗”绝不是“好了女士们,现在让我们排好阵型”。

评论网站Black Girl Nerds的卡塔莉娜·库姆斯(Catalina Combs)认为该片中最好的歌曲并非碧昂丝的那首,而是几名喜剧演员演唱的《哈库那玛塔塔》(Hakuna Matata)。“在一些情感丰沛的场景中,配音与超真实的CG动画的结合很不自然,”她写道,“有几处配音听起来很假。”

在我上周参加的点映中,你很难分清眼前的画面是真实的还是数字的。整部电影的视觉令人惊叹,它将游戏技术和虚拟现实与真实的声音及非洲的景观融为了一体。但这种融合似乎牺牲了面部表情,可能令观众很难与角色产生共鸣。

也有人对于该片照葫芦画瓢复刻1994年原版动画的做法感到失望。在Indiewire网站的戴维·埃利希(David Ehrlich)看来,这部电影是“一家坐吃山空的电影制片公司创造力破产的自画像”。

算上特许商品及其他收入来源,《狮子王》并非好莱坞最强大的资产——这个头衔大概归于《精灵宝可梦》(Pokémon)——但《狮子王》的排名很高,而且持久力惊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舞台剧的经久不衰。目前为止,《狮子王》的舞台剧已经上演逾9000场,票房收入达到约90亿美元。

迪士尼旗下漫威(Marvel)等公司的周边产品以玩具为主。但这部《狮子王》有所不同,其周边包括美妆品牌Luminess与碧昂丝的化妆师约翰爵士(Sir John)合作的化妆品系列,以及由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提供的价值75美元的皇冠戒指。此外还有来自女帽厂商Gigi Burris的一个帽子系列;博洛茗百货公司(Bloomingdales)也会在店里设置自己的“风格王国”。

但连碧昂丝也无法让这部电影取得全方位的成功,这或许为迪士尼的其他重拍作敲响了警钟。《小姐与流浪汉》(Lady and the Tramp)真人版定于今年晚些时候登陆迪士尼新的流媒体平台。《花木兰》(Mulan)将于2020年3月上映;《101忠狗》(101 Dalmatians)的真人重拍版《库伊拉》(Cruella)也将于2020年面世,由艾玛·斯通(Emma Stone)担当主演。另外,在重拍《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时,迪士尼为了把握时代脉搏,邀请了黑人演员兼歌手哈莉·贝利(Halle Bailey)饰演爱丽儿(Ariel)。目前,该公司的热门动画真人版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23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



撰文 | Anousha Sakoui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的实景特效版《狮子王》(The Lion King),观众愿意走进影院,或许是冲着碧昂丝(Beyoncé)和唐纳德·格洛沃(Donald Glover)对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经典名曲的默契演绎。但吸引观众看下去的则会是配音者塞斯·罗根(Seth Rogen)和比利·艾希纳(Billy Eichner)层出不穷的喜剧火花。

这是大家对迪士尼今年这部桂冠影片的普遍看法,该片定于7月19日登陆全美影院。影评聚合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的数据显示,影评人对这部经典重拍片似乎不太感冒,推荐比例只有60%。但该片上映后首个周末的预估票房达到了1.75亿美元以上。若能实现该成绩,它将在今年已上映影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

“我不认为影评对这部电影会有多大影响,”票房网站Box Office Mojo的首席分析师肖恩·罗宾斯(Shawn Robbins)表示。罗宾斯预测该片的全球票房将超过13亿美元,如果真是这样,该片将超越《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成为迪士尼自2010年通过《爱丽丝梦游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获得成功以来票房成绩最好的动画实景版翻拍片。

借助这种策略,迪士尼不仅将旗下最受欢迎的角色,从贝儿公主(Belle)到阿拉丁(Aladdin),介绍给了新一代的消费者,而且还在今年成为好莱坞见所未见的绝对王者。自今年3月以710亿美元收购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21st Century Fox)的一系列资产以来,迪士尼在美国的市场份额已升至近35%,与之最近的对手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的市场份额还不及其一半。

观众对《狮子王》的热情之所以不会受到影评人的影响,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迪士尼主导了所谓的“话题电影”(event films)。今年迄今最卖座的五部电影(四部是迪士尼出品)的票房收入占到了市场总票房的36%。而2018年,这一比例还不到23%。

考恩集团(Cowen & Co.)的分析师道格·克罗伊茨(Doug Creutz)一直在研究这一趋势。他预计今年夏季档结束时,好莱坞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将占到总票房的一半以上。这种程度的票房集中也出现在去年及2015年。但此前非常少见:2001-2014年间只有一年,最卖座的四部电影的票房超过了总票房的40%。

克罗伊茨说2019年可能会出现票房“高度集中”的状况。他说,随着《星球大战》(Star Wars)和《冰雪奇缘》(Frozen)系列影片的即将上映,今年有望创下最少量影片攫取最高份额票房的记录。“没人想跟迪士尼的大片撞期,”他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即今年夏天共有创纪录的34部电影集中上映,而过去18年的平均数量仅为24部。克罗伊茨认为,这种情况会降低一切非话题影片的成功几率,而企图与迪士尼分庭抗礼的小制片公司将遭受重创。制片方和发行方面临一个更艰难的抉择:自家的影片到底有没有能力在影院活下来,还是更适合走流媒体渠道。

连今年广受批评的《阿拉丁》也收获了可观的利润,拿下了9.6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3月遭遇滑铁卢的《小飞象/Dumbo》似乎是罕见的例外。)《狮子王》已在作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的中国公映,其目前的成绩优于《奇幻森林》(The Jungle Book)、《美女与野兽》以及《阿拉丁》。

碧昂丝的粉丝们也在为《狮子王》保驾护航,他们纷纷把社交媒体头像换成了这位歌手配音的狮子角色娜娜,以提升电影的影响力。但一些影评人认为,碧昂丝强悍的舞台形象并未代入到角色之中。娜娜号召大家集结时的呼喊“狮子们,跟我走吗”绝不是“好了女士们,现在让我们排好阵型”。

评论网站Black Girl Nerds的卡塔莉娜·库姆斯(Catalina Combs)认为该片中最好的歌曲并非碧昂丝的那首,而是几名喜剧演员演唱的《哈库那玛塔塔》(Hakuna Matata)。“在一些情感丰沛的场景中,配音与超真实的CG动画的结合很不自然,”她写道,“有几处配音听起来很假。”

在我上周参加的点映中,你很难分清眼前的画面是真实的还是数字的。整部电影的视觉令人惊叹,它将游戏技术和虚拟现实与真实的声音及非洲的景观融为了一体。但这种融合似乎牺牲了面部表情,可能令观众很难与角色产生共鸣。

也有人对于该片照葫芦画瓢复刻1994年原版动画的做法感到失望。在Indiewire网站的戴维·埃利希(David Ehrlich)看来,这部电影是“一家坐吃山空的电影制片公司创造力破产的自画像”。

算上特许商品及其他收入来源,《狮子王》并非好莱坞最强大的资产——这个头衔大概归于《精灵宝可梦》(Pokémon)——但《狮子王》的排名很高,而且持久力惊人,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舞台剧的经久不衰。目前为止,《狮子王》的舞台剧已经上演逾9000场,票房收入达到约90亿美元。

迪士尼旗下漫威(Marvel)等公司的周边产品以玩具为主。但这部《狮子王》有所不同,其周边包括美妆品牌Luminess与碧昂丝的化妆师约翰爵士(Sir John)合作的化妆品系列,以及由珠宝商潘多拉(Pandora)提供的价值75美元的皇冠戒指。此外还有来自女帽厂商Gigi Burris的一个帽子系列;博洛茗百货公司(Bloomingdales)也会在店里设置自己的“风格王国”。

但连碧昂丝也无法让这部电影取得全方位的成功,这或许为迪士尼的其他重拍作敲响了警钟。《小姐与流浪汉》(Lady and the Tramp)真人版定于今年晚些时候登陆迪士尼新的流媒体平台。《花木兰》(Mulan)将于2020年3月上映;《101忠狗》(101 Dalmatians)的真人重拍版《库伊拉》(Cruella)也将于2020年面世,由艾玛·斯通(Emma Stone)担当主演。另外,在重拍《小美人鱼》(The Little Mermaid)时,迪士尼为了把握时代脉搏,邀请了黑人演员兼歌手哈莉·贝利(Halle Bailey)饰演爱丽儿(Ariel)。目前,该公司的热门动画真人版的档期已经排到了2023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