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海外大型制药企业回国创业的吴劲梓兼具乐观和雄心,他自认为已具备所有必备条件,但也承认挑战依然艰巨。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歌礼(Ascletis)是从跨国制药公司取得授权并将药品投入中国内地的许多中国生物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不过,如果歌礼创始人吴劲梓能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些时刻达成所愿,歌礼将研发出自己的肝炎药,以及治疗肝癌等其他肝病的药物。歌礼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阿里巴巴(Alibaba)的总部所在地杭州。

“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吴劲梓坐在香港美利酒店(Murrray Hotel)的休息室中说,“但是还不够。我想要研发出最好的药——不仅是中国最好的,也要是全世界最好的。”

吴劲梓相信,他具备了完成挑战的所有必备要素。他补充说:“我们有最好的研究团队、人才、充足的资金、紧迫感、对速度的需要以及中国巨大的未满足的需求。”

近年来,尤其是在上海周边地区,涌现出大量中国初创企业。吴劲梓是这些兼具乐观精神与雄心壮志的创始人的典型。现年56岁的吴劲梓是一代中国人中的一个缩影:他们在太平洋两岸接受过教育、在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工作多年,之后又回到中国。他们将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和经验与通常似乎写在现今中国内地基因中的企业家精神结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决心要利用在美国所学,回到祖国建立自己的公司。

紧迫感也许是最关键的要素。“在美国,让药物获得批准是一个谈判的过程。但是我在大型制药公司中遇到过缺乏那种紧迫感的人。他们会说‘我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关系很好,没有什么会被打回来。我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是仅仅为了满足监管者的条件而延长研发时间,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更好的解决方式是谈判、节省时间,以免竞争者抢占先机。”

“我明白,成功的几率还不到50%,”吴劲梓承认,“但是那些大公司是有缺陷的。它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金钱和人才。但是它们缺少效率。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机会。如果你在大型制药公司里失败了,总有别人雇佣你。寻求成功的动力要弱一些。但是如果你作为一家新初创公司失败了,你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我们这样的创新型公司会缩小差距的。”

像吴劲梓这样热心科学事业的企业家,不仅在国外学到了很多经验,还在国内享有许多优势。其中包括获取数据的渠道,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近年内效率大幅提高、更加完善的监管环境。

而且,还有充足的资金帮助推进他们的尝试。生命科学仍是中国风投资本家和政府优先考虑的领域。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在中国最成功的投资公司有规模大而且持续发展的生命科学团队(相比之下,红杉资本在美国缺乏专门的专家团队)。歌礼早期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高盛(Goldman Sachs)。

去年,为了利用这些初创企业所吸引的市场热情和政策支持,香港发布新规,允许所谓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包括内地及其他地区的公司,这使得融资更加便利。歌礼是第一家依靠这项新规在香港上市的此类公司。

但是仍存在大量挑战。初创企业的成功几率往往很低,而在生命科学领域,挑战就更加艰巨。

最大的困难就是研发风险。“我最大的噩梦就是,我们正在研发的药品会在临床试验中失败。”吴劲梓说。另一个与其密切相关的担忧是“害怕会有竞争企业研发出效果更好或者更便宜的产品”,他补充道。当然,这一点他无法掌控,也无从知晓。

如今,吴劲梓认为,在许多基础研究领域,美国领先了中国20年。中国企业面对的是极为可敬的对手,这些对手在基础研究和研究成果商业化方面的历史都要长得多。

吴劲梓批评大型医药公司之际,正值资本市场怀疑这些大公司是否有能力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取得重大突破。确实,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在研药物源于并购新得多也小得多的公司。

在亚利桑那州取得肿瘤生物学博士学位之后(此前他在家乡南京学习),吴劲梓在2000年前后作为高级研究员在诺华(Novartis)任职,负责药物筛选。2008至2011年期间,他担任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HIV药物发现及执行部门副总裁,主要负责发现和开发多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和临床试验阶段的候选药物。

他也曾短暂地在Immunex工作,但在2002年安进(Amgen)以160亿美元收购Immunex后不久就离职了。“我不到一年就走了,”他回忆道,“那里的人要么退休了,要么自己创业。我知道我想回中国,创立自己的公司。”

“大型医药公司需要新鲜血液,而不只是来回轮转的高管。”他补充说,“生产效率降低了。没有合作和交流,也没有能量。”

尽管吴劲梓对这些制药公司抱有疑虑,但歌礼仍旧从罗氏(Roche)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取得药品授权,歌礼的高级研究员也来自大型医药公司。

吴劲梓很幸运,他回国的时机很好。近些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从监管审批程序到制定医疗费用报销政策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

吴劲梓补充说:“从前中国没有如今这么多人才。现在,所有大型医药公司都在中国设有研发中心。许多中国人会跳槽。我们吸引了那些想要干一番事业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歌礼吴劲梓:在中国制药领域创业的机遇和挑战

发布日期:2019-07-22 06:20
摘要:从海外大型制药企业回国创业的吴劲梓兼具乐观和雄心,他自认为已具备所有必备条件,但也承认挑战依然艰巨。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歌礼(Ascletis)是从跨国制药公司取得授权并将药品投入中国内地的许多中国生物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不过,如果歌礼创始人吴劲梓能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些时刻达成所愿,歌礼将研发出自己的肝炎药,以及治疗肝癌等其他肝病的药物。歌礼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阿里巴巴(Alibaba)的总部所在地杭州。

“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吴劲梓坐在香港美利酒店(Murrray Hotel)的休息室中说,“但是还不够。我想要研发出最好的药——不仅是中国最好的,也要是全世界最好的。”

吴劲梓相信,他具备了完成挑战的所有必备要素。他补充说:“我们有最好的研究团队、人才、充足的资金、紧迫感、对速度的需要以及中国巨大的未满足的需求。”

近年来,尤其是在上海周边地区,涌现出大量中国初创企业。吴劲梓是这些兼具乐观精神与雄心壮志的创始人的典型。现年56岁的吴劲梓是一代中国人中的一个缩影:他们在太平洋两岸接受过教育、在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工作多年,之后又回到中国。他们将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和经验与通常似乎写在现今中国内地基因中的企业家精神结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决心要利用在美国所学,回到祖国建立自己的公司。

紧迫感也许是最关键的要素。“在美国,让药物获得批准是一个谈判的过程。但是我在大型制药公司中遇到过缺乏那种紧迫感的人。他们会说‘我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关系很好,没有什么会被打回来。我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是仅仅为了满足监管者的条件而延长研发时间,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更好的解决方式是谈判、节省时间,以免竞争者抢占先机。”

“我明白,成功的几率还不到50%,”吴劲梓承认,“但是那些大公司是有缺陷的。它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金钱和人才。但是它们缺少效率。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机会。如果你在大型制药公司里失败了,总有别人雇佣你。寻求成功的动力要弱一些。但是如果你作为一家新初创公司失败了,你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我们这样的创新型公司会缩小差距的。”

像吴劲梓这样热心科学事业的企业家,不仅在国外学到了很多经验,还在国内享有许多优势。其中包括获取数据的渠道,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近年内效率大幅提高、更加完善的监管环境。

而且,还有充足的资金帮助推进他们的尝试。生命科学仍是中国风投资本家和政府优先考虑的领域。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在中国最成功的投资公司有规模大而且持续发展的生命科学团队(相比之下,红杉资本在美国缺乏专门的专家团队)。歌礼早期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高盛(Goldman Sachs)。

去年,为了利用这些初创企业所吸引的市场热情和政策支持,香港发布新规,允许所谓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包括内地及其他地区的公司,这使得融资更加便利。歌礼是第一家依靠这项新规在香港上市的此类公司。

但是仍存在大量挑战。初创企业的成功几率往往很低,而在生命科学领域,挑战就更加艰巨。

最大的困难就是研发风险。“我最大的噩梦就是,我们正在研发的药品会在临床试验中失败。”吴劲梓说。另一个与其密切相关的担忧是“害怕会有竞争企业研发出效果更好或者更便宜的产品”,他补充道。当然,这一点他无法掌控,也无从知晓。

如今,吴劲梓认为,在许多基础研究领域,美国领先了中国20年。中国企业面对的是极为可敬的对手,这些对手在基础研究和研究成果商业化方面的历史都要长得多。

吴劲梓批评大型医药公司之际,正值资本市场怀疑这些大公司是否有能力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取得重大突破。确实,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在研药物源于并购新得多也小得多的公司。

在亚利桑那州取得肿瘤生物学博士学位之后(此前他在家乡南京学习),吴劲梓在2000年前后作为高级研究员在诺华(Novartis)任职,负责药物筛选。2008至2011年期间,他担任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HIV药物发现及执行部门副总裁,主要负责发现和开发多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和临床试验阶段的候选药物。

他也曾短暂地在Immunex工作,但在2002年安进(Amgen)以160亿美元收购Immunex后不久就离职了。“我不到一年就走了,”他回忆道,“那里的人要么退休了,要么自己创业。我知道我想回中国,创立自己的公司。”

“大型医药公司需要新鲜血液,而不只是来回轮转的高管。”他补充说,“生产效率降低了。没有合作和交流,也没有能量。”

尽管吴劲梓对这些制药公司抱有疑虑,但歌礼仍旧从罗氏(Roche)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取得药品授权,歌礼的高级研究员也来自大型医药公司。

吴劲梓很幸运,他回国的时机很好。近些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从监管审批程序到制定医疗费用报销政策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

吴劲梓补充说:“从前中国没有如今这么多人才。现在,所有大型医药公司都在中国设有研发中心。许多中国人会跳槽。我们吸引了那些想要干一番事业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从海外大型制药企业回国创业的吴劲梓兼具乐观和雄心,他自认为已具备所有必备条件,但也承认挑战依然艰巨。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歌礼(Ascletis)是从跨国制药公司取得授权并将药品投入中国内地的许多中国生物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不过,如果歌礼创始人吴劲梓能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些时刻达成所愿,歌礼将研发出自己的肝炎药,以及治疗肝癌等其他肝病的药物。歌礼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阿里巴巴(Alibaba)的总部所在地杭州。

“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吴劲梓坐在香港美利酒店(Murrray Hotel)的休息室中说,“但是还不够。我想要研发出最好的药——不仅是中国最好的,也要是全世界最好的。”

吴劲梓相信,他具备了完成挑战的所有必备要素。他补充说:“我们有最好的研究团队、人才、充足的资金、紧迫感、对速度的需要以及中国巨大的未满足的需求。”

近年来,尤其是在上海周边地区,涌现出大量中国初创企业。吴劲梓是这些兼具乐观精神与雄心壮志的创始人的典型。现年56岁的吴劲梓是一代中国人中的一个缩影:他们在太平洋两岸接受过教育、在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工作多年,之后又回到中国。他们将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和经验与通常似乎写在现今中国内地基因中的企业家精神结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决心要利用在美国所学,回到祖国建立自己的公司。

紧迫感也许是最关键的要素。“在美国,让药物获得批准是一个谈判的过程。但是我在大型制药公司中遇到过缺乏那种紧迫感的人。他们会说‘我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关系很好,没有什么会被打回来。我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是仅仅为了满足监管者的条件而延长研发时间,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更好的解决方式是谈判、节省时间,以免竞争者抢占先机。”

“我明白,成功的几率还不到50%,”吴劲梓承认,“但是那些大公司是有缺陷的。它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金钱和人才。但是它们缺少效率。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机会。如果你在大型制药公司里失败了,总有别人雇佣你。寻求成功的动力要弱一些。但是如果你作为一家新初创公司失败了,你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我们这样的创新型公司会缩小差距的。”

像吴劲梓这样热心科学事业的企业家,不仅在国外学到了很多经验,还在国内享有许多优势。其中包括获取数据的渠道,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近年内效率大幅提高、更加完善的监管环境。

而且,还有充足的资金帮助推进他们的尝试。生命科学仍是中国风投资本家和政府优先考虑的领域。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在中国最成功的投资公司有规模大而且持续发展的生命科学团队(相比之下,红杉资本在美国缺乏专门的专家团队)。歌礼早期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高盛(Goldman Sachs)。

去年,为了利用这些初创企业所吸引的市场热情和政策支持,香港发布新规,允许所谓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包括内地及其他地区的公司,这使得融资更加便利。歌礼是第一家依靠这项新规在香港上市的此类公司。

但是仍存在大量挑战。初创企业的成功几率往往很低,而在生命科学领域,挑战就更加艰巨。

最大的困难就是研发风险。“我最大的噩梦就是,我们正在研发的药品会在临床试验中失败。”吴劲梓说。另一个与其密切相关的担忧是“害怕会有竞争企业研发出效果更好或者更便宜的产品”,他补充道。当然,这一点他无法掌控,也无从知晓。

如今,吴劲梓认为,在许多基础研究领域,美国领先了中国20年。中国企业面对的是极为可敬的对手,这些对手在基础研究和研究成果商业化方面的历史都要长得多。

吴劲梓批评大型医药公司之际,正值资本市场怀疑这些大公司是否有能力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取得重大突破。确实,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在研药物源于并购新得多也小得多的公司。

在亚利桑那州取得肿瘤生物学博士学位之后(此前他在家乡南京学习),吴劲梓在2000年前后作为高级研究员在诺华(Novartis)任职,负责药物筛选。2008至2011年期间,他担任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HIV药物发现及执行部门副总裁,主要负责发现和开发多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和临床试验阶段的候选药物。

他也曾短暂地在Immunex工作,但在2002年安进(Amgen)以160亿美元收购Immunex后不久就离职了。“我不到一年就走了,”他回忆道,“那里的人要么退休了,要么自己创业。我知道我想回中国,创立自己的公司。”

“大型医药公司需要新鲜血液,而不只是来回轮转的高管。”他补充说,“生产效率降低了。没有合作和交流,也没有能量。”

尽管吴劲梓对这些制药公司抱有疑虑,但歌礼仍旧从罗氏(Roche)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取得药品授权,歌礼的高级研究员也来自大型医药公司。

吴劲梓很幸运,他回国的时机很好。近些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从监管审批程序到制定医疗费用报销政策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

吴劲梓补充说:“从前中国没有如今这么多人才。现在,所有大型医药公司都在中国设有研发中心。许多中国人会跳槽。我们吸引了那些想要干一番事业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歌礼吴劲梓:在中国制药领域创业的机遇和挑战

发布日期:2019-07-22 06:20
摘要:从海外大型制药企业回国创业的吴劲梓兼具乐观和雄心,他自认为已具备所有必备条件,但也承认挑战依然艰巨。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歌礼(Ascletis)是从跨国制药公司取得授权并将药品投入中国内地的许多中国生物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不过,如果歌礼创始人吴劲梓能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些时刻达成所愿,歌礼将研发出自己的肝炎药,以及治疗肝癌等其他肝病的药物。歌礼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阿里巴巴(Alibaba)的总部所在地杭州。

“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吴劲梓坐在香港美利酒店(Murrray Hotel)的休息室中说,“但是还不够。我想要研发出最好的药——不仅是中国最好的,也要是全世界最好的。”

吴劲梓相信,他具备了完成挑战的所有必备要素。他补充说:“我们有最好的研究团队、人才、充足的资金、紧迫感、对速度的需要以及中国巨大的未满足的需求。”

近年来,尤其是在上海周边地区,涌现出大量中国初创企业。吴劲梓是这些兼具乐观精神与雄心壮志的创始人的典型。现年56岁的吴劲梓是一代中国人中的一个缩影:他们在太平洋两岸接受过教育、在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工作多年,之后又回到中国。他们将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和经验与通常似乎写在现今中国内地基因中的企业家精神结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决心要利用在美国所学,回到祖国建立自己的公司。

紧迫感也许是最关键的要素。“在美国,让药物获得批准是一个谈判的过程。但是我在大型制药公司中遇到过缺乏那种紧迫感的人。他们会说‘我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关系很好,没有什么会被打回来。我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是仅仅为了满足监管者的条件而延长研发时间,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更好的解决方式是谈判、节省时间,以免竞争者抢占先机。”

“我明白,成功的几率还不到50%,”吴劲梓承认,“但是那些大公司是有缺陷的。它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金钱和人才。但是它们缺少效率。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机会。如果你在大型制药公司里失败了,总有别人雇佣你。寻求成功的动力要弱一些。但是如果你作为一家新初创公司失败了,你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我们这样的创新型公司会缩小差距的。”

像吴劲梓这样热心科学事业的企业家,不仅在国外学到了很多经验,还在国内享有许多优势。其中包括获取数据的渠道,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近年内效率大幅提高、更加完善的监管环境。

而且,还有充足的资金帮助推进他们的尝试。生命科学仍是中国风投资本家和政府优先考虑的领域。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在中国最成功的投资公司有规模大而且持续发展的生命科学团队(相比之下,红杉资本在美国缺乏专门的专家团队)。歌礼早期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高盛(Goldman Sachs)。

去年,为了利用这些初创企业所吸引的市场热情和政策支持,香港发布新规,允许所谓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包括内地及其他地区的公司,这使得融资更加便利。歌礼是第一家依靠这项新规在香港上市的此类公司。

但是仍存在大量挑战。初创企业的成功几率往往很低,而在生命科学领域,挑战就更加艰巨。

最大的困难就是研发风险。“我最大的噩梦就是,我们正在研发的药品会在临床试验中失败。”吴劲梓说。另一个与其密切相关的担忧是“害怕会有竞争企业研发出效果更好或者更便宜的产品”,他补充道。当然,这一点他无法掌控,也无从知晓。

如今,吴劲梓认为,在许多基础研究领域,美国领先了中国20年。中国企业面对的是极为可敬的对手,这些对手在基础研究和研究成果商业化方面的历史都要长得多。

吴劲梓批评大型医药公司之际,正值资本市场怀疑这些大公司是否有能力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取得重大突破。确实,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在研药物源于并购新得多也小得多的公司。

在亚利桑那州取得肿瘤生物学博士学位之后(此前他在家乡南京学习),吴劲梓在2000年前后作为高级研究员在诺华(Novartis)任职,负责药物筛选。2008至2011年期间,他担任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HIV药物发现及执行部门副总裁,主要负责发现和开发多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和临床试验阶段的候选药物。

他也曾短暂地在Immunex工作,但在2002年安进(Amgen)以160亿美元收购Immunex后不久就离职了。“我不到一年就走了,”他回忆道,“那里的人要么退休了,要么自己创业。我知道我想回中国,创立自己的公司。”

“大型医药公司需要新鲜血液,而不只是来回轮转的高管。”他补充说,“生产效率降低了。没有合作和交流,也没有能量。”

尽管吴劲梓对这些制药公司抱有疑虑,但歌礼仍旧从罗氏(Roche)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取得药品授权,歌礼的高级研究员也来自大型医药公司。

吴劲梓很幸运,他回国的时机很好。近些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从监管审批程序到制定医疗费用报销政策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

吴劲梓补充说:“从前中国没有如今这么多人才。现在,所有大型医药公司都在中国设有研发中心。许多中国人会跳槽。我们吸引了那些想要干一番事业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从海外大型制药企业回国创业的吴劲梓兼具乐观和雄心,他自认为已具备所有必备条件,但也承认挑战依然艰巨。



桑晓霓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目前,歌礼(Ascletis)是从跨国制药公司取得授权并将药品投入中国内地的许多中国生物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不过,如果歌礼创始人吴劲梓能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些时刻达成所愿,歌礼将研发出自己的肝炎药,以及治疗肝癌等其他肝病的药物。歌礼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阿里巴巴(Alibaba)的总部所在地杭州。

“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吴劲梓坐在香港美利酒店(Murrray Hotel)的休息室中说,“但是还不够。我想要研发出最好的药——不仅是中国最好的,也要是全世界最好的。”

吴劲梓相信,他具备了完成挑战的所有必备要素。他补充说:“我们有最好的研究团队、人才、充足的资金、紧迫感、对速度的需要以及中国巨大的未满足的需求。”

近年来,尤其是在上海周边地区,涌现出大量中国初创企业。吴劲梓是这些兼具乐观精神与雄心壮志的创始人的典型。现年56岁的吴劲梓是一代中国人中的一个缩影:他们在太平洋两岸接受过教育、在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工作多年,之后又回到中国。他们将在国外获得的知识和经验与通常似乎写在现今中国内地基因中的企业家精神结合在一起。现在他们决心要利用在美国所学,回到祖国建立自己的公司。

紧迫感也许是最关键的要素。“在美国,让药物获得批准是一个谈判的过程。但是我在大型制药公司中遇到过缺乏那种紧迫感的人。他们会说‘我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关系很好,没有什么会被打回来。我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是仅仅为了满足监管者的条件而延长研发时间,可能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更好的解决方式是谈判、节省时间,以免竞争者抢占先机。”

“我明白,成功的几率还不到50%,”吴劲梓承认,“但是那些大公司是有缺陷的。它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金钱和人才。但是它们缺少效率。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机会。如果你在大型制药公司里失败了,总有别人雇佣你。寻求成功的动力要弱一些。但是如果你作为一家新初创公司失败了,你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我们这样的创新型公司会缩小差距的。”

像吴劲梓这样热心科学事业的企业家,不仅在国外学到了很多经验,还在国内享有许多优势。其中包括获取数据的渠道,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近年内效率大幅提高、更加完善的监管环境。

而且,还有充足的资金帮助推进他们的尝试。生命科学仍是中国风投资本家和政府优先考虑的领域。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在中国最成功的投资公司有规模大而且持续发展的生命科学团队(相比之下,红杉资本在美国缺乏专门的专家团队)。歌礼早期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高盛(Goldman Sachs)。

去年,为了利用这些初创企业所吸引的市场热情和政策支持,香港发布新规,允许所谓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包括内地及其他地区的公司,这使得融资更加便利。歌礼是第一家依靠这项新规在香港上市的此类公司。

但是仍存在大量挑战。初创企业的成功几率往往很低,而在生命科学领域,挑战就更加艰巨。

最大的困难就是研发风险。“我最大的噩梦就是,我们正在研发的药品会在临床试验中失败。”吴劲梓说。另一个与其密切相关的担忧是“害怕会有竞争企业研发出效果更好或者更便宜的产品”,他补充道。当然,这一点他无法掌控,也无从知晓。

如今,吴劲梓认为,在许多基础研究领域,美国领先了中国20年。中国企业面对的是极为可敬的对手,这些对手在基础研究和研究成果商业化方面的历史都要长得多。

吴劲梓批评大型医药公司之际,正值资本市场怀疑这些大公司是否有能力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取得重大突破。确实,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在研药物源于并购新得多也小得多的公司。

在亚利桑那州取得肿瘤生物学博士学位之后(此前他在家乡南京学习),吴劲梓在2000年前后作为高级研究员在诺华(Novartis)任职,负责药物筛选。2008至2011年期间,他担任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HIV药物发现及执行部门副总裁,主要负责发现和开发多种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和临床试验阶段的候选药物。

他也曾短暂地在Immunex工作,但在2002年安进(Amgen)以160亿美元收购Immunex后不久就离职了。“我不到一年就走了,”他回忆道,“那里的人要么退休了,要么自己创业。我知道我想回中国,创立自己的公司。”

“大型医药公司需要新鲜血液,而不只是来回轮转的高管。”他补充说,“生产效率降低了。没有合作和交流,也没有能量。”

尽管吴劲梓对这些制药公司抱有疑虑,但歌礼仍旧从罗氏(Roche)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取得药品授权,歌礼的高级研究员也来自大型医药公司。

吴劲梓很幸运,他回国的时机很好。近些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从监管审批程序到制定医疗费用报销政策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

吴劲梓补充说:“从前中国没有如今这么多人才。现在,所有大型医药公司都在中国设有研发中心。许多中国人会跳槽。我们吸引了那些想要干一番事业的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