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没人怀疑复星为收购Thomas Cook的旅行社业务进行融资的能力,但要让这家创立于1841年的旅游集团扭亏为盈不容易。



汤姆•汉考克 上海 , 艾丽斯•汉考克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集团复星(Fosun)斥巨资在全球进行收购,包括收购一家法国人造黄油制造商、一家加拿大马戏团和多家葡萄牙保险公司。但它还未尝试过让一家大型海外公司扭亏为盈。

这就是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集团面临的挑战——如果它继续推行一项以7.5亿英镑纾困英国旅游公司Thomas Cook的计划、获得后者陷入困境的旅行社业务的多数股权的话。

这笔投资的最佳理由似乎是,可将Thomas Cook在欧洲和东南亚提供旅游套餐产品方面的专长与中国出境游的快速增长匹配起来。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中国市场研究(CMR)的创始人雷小山(Shaun Rein)表示:“我认为,他们收购外国旅游公司、押注中国人出境旅游的总体战略是合理的。”

但这一模式远非稳操胜券:提供海外游服务的大型中国旅游公司已纷纷崛起,Thomas Cook品牌在中国几乎没有知名度,且其在华合资企业一直增长缓慢。

Thomas Cook强调了复星在该公司的现有持股(自2012年以来已增至五分之一左右)以及在其他旅游项目中的持股:2015年,复星斥资10.9亿美元收购了法国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在迪拜和中国经营度假村。

Thomas Cook行政总裁彼得•范克豪泽(Peter Fankhauser)表示:“(复星)是地中海俱乐部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且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我们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

但这些持股只是一个覆盖从房地产到生物技术和保险的庞大企业帝国的一部分,而分析人士表示,这个企业帝国的维系更多靠的是投机的热情,而非商业逻辑。复星称其将收购划为三类——以医药为核心的大健康板块、以金融业务为核心的富足板块,以及以旅游和时尚为核心的快乐板块。

但有些资产——如复星持有的纽约商业地产——很难归类。雷小山说:“他们或许有一个宏大战略,但在细节方面存在问题,而且他们收购的公司并不总是相互契合。”

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时,该俱乐部是盈利的,但要让创立于1841年的Thomas Cook扭亏为盈,复星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Thomas Cook一直在艰难地向在线旅游公司转型,今年5月报告税前亏损达到15亿英镑。

今年早些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宣称其股票“一文不值”,原因是该公司净负债高达16亿英镑。因此,复星和Thomas Cook的主要债权人正在考虑的这笔交易,可能是其收回在该公司的投资的唯一方式。

但中国的旅游市场已经成熟。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Ctrip)和美团(Meituan)拥有数亿用户,且已经与境外旅行社合作,提供去往全球各地的旅游服务。

复星一直难以扩大Thomas Cook的在华业务。2016年,两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运营第二年吸引了16万名游客,未达到20万的目标。

与中国最大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的2亿月活用户相比,这一数字也相形见绌。美团称每天通过其平台预订的酒店客房达200万间。

中国游客兴致的变化也令Thomas Cook的在华合资公司措手不及——去年赴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突然减少,而赴日本的游客大幅增加。

该公司的一位前高管表示,Thomas Cook尚未在华找到“正确的思路”。“到欧洲旅游的中国游客想得完全不同。”

范克豪泽称,这笔交易应该在9月底之前完成,并于今年年底前获得监管机构批准。

没人怀疑复星为这笔交易融资的能力,因为它可以从保险资产中获得强劲的现金流,而且近年来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使其能够进一步加杠杆。

但中国监管机构或许并不这样想。2017年,中国监管机构对四家企业集团——复星、海航集团(HNA)、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及安邦(Anbang)进行了调查,原因是担心它们用高风险债务为收购融资。

在调查之前,中国政府下令遏制房地产、娱乐、体育等领域的“非理性”海外收购,致使来自中国的对外投资大幅下滑。海航和万达争相抛售早先收购的项目,安邦则被收归国有,创始人锒铛入狱。

复星似乎是受这场运动冲击最轻的企业。该公司继续进行收购,去年斥资11亿美元收购了印度的Gland Pharma,随后又以1.2亿欧元获得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服装制造商Lanvin的控股权。

自2015年董事长郭广昌戏剧性失联数日后,复星集团与北京方面的关系似乎改善了不少。复星当时称郭广昌正在协助一起司法调查。

上海投资公司Kaiyuan Capital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复星相对较快地解决了自身的问题。复星似乎又变得有点冒险了。他们又开始在美元市场大把扔钱。”

但Thomas Cook交易的规模仍可能触犯北京方面的政策,因为在美中贸易战正酣之际,中国监管机构正密切监视资本外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享到:

复星能让Thomas Cook扭亏为盈吗?

发布日期:2019-07-17 11:10
摘要:没人怀疑复星为收购Thomas Cook的旅行社业务进行融资的能力,但要让这家创立于1841年的旅游集团扭亏为盈不容易。



汤姆•汉考克 上海 , 艾丽斯•汉考克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集团复星(Fosun)斥巨资在全球进行收购,包括收购一家法国人造黄油制造商、一家加拿大马戏团和多家葡萄牙保险公司。但它还未尝试过让一家大型海外公司扭亏为盈。

这就是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集团面临的挑战——如果它继续推行一项以7.5亿英镑纾困英国旅游公司Thomas Cook的计划、获得后者陷入困境的旅行社业务的多数股权的话。

这笔投资的最佳理由似乎是,可将Thomas Cook在欧洲和东南亚提供旅游套餐产品方面的专长与中国出境游的快速增长匹配起来。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中国市场研究(CMR)的创始人雷小山(Shaun Rein)表示:“我认为,他们收购外国旅游公司、押注中国人出境旅游的总体战略是合理的。”

但这一模式远非稳操胜券:提供海外游服务的大型中国旅游公司已纷纷崛起,Thomas Cook品牌在中国几乎没有知名度,且其在华合资企业一直增长缓慢。

Thomas Cook强调了复星在该公司的现有持股(自2012年以来已增至五分之一左右)以及在其他旅游项目中的持股:2015年,复星斥资10.9亿美元收购了法国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在迪拜和中国经营度假村。

Thomas Cook行政总裁彼得•范克豪泽(Peter Fankhauser)表示:“(复星)是地中海俱乐部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且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我们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

但这些持股只是一个覆盖从房地产到生物技术和保险的庞大企业帝国的一部分,而分析人士表示,这个企业帝国的维系更多靠的是投机的热情,而非商业逻辑。复星称其将收购划为三类——以医药为核心的大健康板块、以金融业务为核心的富足板块,以及以旅游和时尚为核心的快乐板块。

但有些资产——如复星持有的纽约商业地产——很难归类。雷小山说:“他们或许有一个宏大战略,但在细节方面存在问题,而且他们收购的公司并不总是相互契合。”

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时,该俱乐部是盈利的,但要让创立于1841年的Thomas Cook扭亏为盈,复星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Thomas Cook一直在艰难地向在线旅游公司转型,今年5月报告税前亏损达到15亿英镑。

今年早些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宣称其股票“一文不值”,原因是该公司净负债高达16亿英镑。因此,复星和Thomas Cook的主要债权人正在考虑的这笔交易,可能是其收回在该公司的投资的唯一方式。

但中国的旅游市场已经成熟。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Ctrip)和美团(Meituan)拥有数亿用户,且已经与境外旅行社合作,提供去往全球各地的旅游服务。

复星一直难以扩大Thomas Cook的在华业务。2016年,两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运营第二年吸引了16万名游客,未达到20万的目标。

与中国最大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的2亿月活用户相比,这一数字也相形见绌。美团称每天通过其平台预订的酒店客房达200万间。

中国游客兴致的变化也令Thomas Cook的在华合资公司措手不及——去年赴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突然减少,而赴日本的游客大幅增加。

该公司的一位前高管表示,Thomas Cook尚未在华找到“正确的思路”。“到欧洲旅游的中国游客想得完全不同。”

范克豪泽称,这笔交易应该在9月底之前完成,并于今年年底前获得监管机构批准。

没人怀疑复星为这笔交易融资的能力,因为它可以从保险资产中获得强劲的现金流,而且近年来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使其能够进一步加杠杆。

但中国监管机构或许并不这样想。2017年,中国监管机构对四家企业集团——复星、海航集团(HNA)、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及安邦(Anbang)进行了调查,原因是担心它们用高风险债务为收购融资。

在调查之前,中国政府下令遏制房地产、娱乐、体育等领域的“非理性”海外收购,致使来自中国的对外投资大幅下滑。海航和万达争相抛售早先收购的项目,安邦则被收归国有,创始人锒铛入狱。

复星似乎是受这场运动冲击最轻的企业。该公司继续进行收购,去年斥资11亿美元收购了印度的Gland Pharma,随后又以1.2亿欧元获得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服装制造商Lanvin的控股权。

自2015年董事长郭广昌戏剧性失联数日后,复星集团与北京方面的关系似乎改善了不少。复星当时称郭广昌正在协助一起司法调查。

上海投资公司Kaiyuan Capital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复星相对较快地解决了自身的问题。复星似乎又变得有点冒险了。他们又开始在美元市场大把扔钱。”

但Thomas Cook交易的规模仍可能触犯北京方面的政策,因为在美中贸易战正酣之际,中国监管机构正密切监视资本外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没人怀疑复星为收购Thomas Cook的旅行社业务进行融资的能力,但要让这家创立于1841年的旅游集团扭亏为盈不容易。



汤姆•汉考克 上海 , 艾丽斯•汉考克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集团复星(Fosun)斥巨资在全球进行收购,包括收购一家法国人造黄油制造商、一家加拿大马戏团和多家葡萄牙保险公司。但它还未尝试过让一家大型海外公司扭亏为盈。

这就是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集团面临的挑战——如果它继续推行一项以7.5亿英镑纾困英国旅游公司Thomas Cook的计划、获得后者陷入困境的旅行社业务的多数股权的话。

这笔投资的最佳理由似乎是,可将Thomas Cook在欧洲和东南亚提供旅游套餐产品方面的专长与中国出境游的快速增长匹配起来。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中国市场研究(CMR)的创始人雷小山(Shaun Rein)表示:“我认为,他们收购外国旅游公司、押注中国人出境旅游的总体战略是合理的。”

但这一模式远非稳操胜券:提供海外游服务的大型中国旅游公司已纷纷崛起,Thomas Cook品牌在中国几乎没有知名度,且其在华合资企业一直增长缓慢。

Thomas Cook强调了复星在该公司的现有持股(自2012年以来已增至五分之一左右)以及在其他旅游项目中的持股:2015年,复星斥资10.9亿美元收购了法国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在迪拜和中国经营度假村。

Thomas Cook行政总裁彼得•范克豪泽(Peter Fankhauser)表示:“(复星)是地中海俱乐部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且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我们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

但这些持股只是一个覆盖从房地产到生物技术和保险的庞大企业帝国的一部分,而分析人士表示,这个企业帝国的维系更多靠的是投机的热情,而非商业逻辑。复星称其将收购划为三类——以医药为核心的大健康板块、以金融业务为核心的富足板块,以及以旅游和时尚为核心的快乐板块。

但有些资产——如复星持有的纽约商业地产——很难归类。雷小山说:“他们或许有一个宏大战略,但在细节方面存在问题,而且他们收购的公司并不总是相互契合。”

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时,该俱乐部是盈利的,但要让创立于1841年的Thomas Cook扭亏为盈,复星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Thomas Cook一直在艰难地向在线旅游公司转型,今年5月报告税前亏损达到15亿英镑。

今年早些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宣称其股票“一文不值”,原因是该公司净负债高达16亿英镑。因此,复星和Thomas Cook的主要债权人正在考虑的这笔交易,可能是其收回在该公司的投资的唯一方式。

但中国的旅游市场已经成熟。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Ctrip)和美团(Meituan)拥有数亿用户,且已经与境外旅行社合作,提供去往全球各地的旅游服务。

复星一直难以扩大Thomas Cook的在华业务。2016年,两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运营第二年吸引了16万名游客,未达到20万的目标。

与中国最大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的2亿月活用户相比,这一数字也相形见绌。美团称每天通过其平台预订的酒店客房达200万间。

中国游客兴致的变化也令Thomas Cook的在华合资公司措手不及——去年赴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突然减少,而赴日本的游客大幅增加。

该公司的一位前高管表示,Thomas Cook尚未在华找到“正确的思路”。“到欧洲旅游的中国游客想得完全不同。”

范克豪泽称,这笔交易应该在9月底之前完成,并于今年年底前获得监管机构批准。

没人怀疑复星为这笔交易融资的能力,因为它可以从保险资产中获得强劲的现金流,而且近年来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使其能够进一步加杠杆。

但中国监管机构或许并不这样想。2017年,中国监管机构对四家企业集团——复星、海航集团(HNA)、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及安邦(Anbang)进行了调查,原因是担心它们用高风险债务为收购融资。

在调查之前,中国政府下令遏制房地产、娱乐、体育等领域的“非理性”海外收购,致使来自中国的对外投资大幅下滑。海航和万达争相抛售早先收购的项目,安邦则被收归国有,创始人锒铛入狱。

复星似乎是受这场运动冲击最轻的企业。该公司继续进行收购,去年斥资11亿美元收购了印度的Gland Pharma,随后又以1.2亿欧元获得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服装制造商Lanvin的控股权。

自2015年董事长郭广昌戏剧性失联数日后,复星集团与北京方面的关系似乎改善了不少。复星当时称郭广昌正在协助一起司法调查。

上海投资公司Kaiyuan Capital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复星相对较快地解决了自身的问题。复星似乎又变得有点冒险了。他们又开始在美元市场大把扔钱。”

但Thomas Cook交易的规模仍可能触犯北京方面的政策,因为在美中贸易战正酣之际,中国监管机构正密切监视资本外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复星能让Thomas Cook扭亏为盈吗?

发布日期:2019-07-17 11:10
摘要:没人怀疑复星为收购Thomas Cook的旅行社业务进行融资的能力,但要让这家创立于1841年的旅游集团扭亏为盈不容易。



汤姆•汉考克 上海 , 艾丽斯•汉考克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集团复星(Fosun)斥巨资在全球进行收购,包括收购一家法国人造黄油制造商、一家加拿大马戏团和多家葡萄牙保险公司。但它还未尝试过让一家大型海外公司扭亏为盈。

这就是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集团面临的挑战——如果它继续推行一项以7.5亿英镑纾困英国旅游公司Thomas Cook的计划、获得后者陷入困境的旅行社业务的多数股权的话。

这笔投资的最佳理由似乎是,可将Thomas Cook在欧洲和东南亚提供旅游套餐产品方面的专长与中国出境游的快速增长匹配起来。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中国市场研究(CMR)的创始人雷小山(Shaun Rein)表示:“我认为,他们收购外国旅游公司、押注中国人出境旅游的总体战略是合理的。”

但这一模式远非稳操胜券:提供海外游服务的大型中国旅游公司已纷纷崛起,Thomas Cook品牌在中国几乎没有知名度,且其在华合资企业一直增长缓慢。

Thomas Cook强调了复星在该公司的现有持股(自2012年以来已增至五分之一左右)以及在其他旅游项目中的持股:2015年,复星斥资10.9亿美元收购了法国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在迪拜和中国经营度假村。

Thomas Cook行政总裁彼得•范克豪泽(Peter Fankhauser)表示:“(复星)是地中海俱乐部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且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我们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

但这些持股只是一个覆盖从房地产到生物技术和保险的庞大企业帝国的一部分,而分析人士表示,这个企业帝国的维系更多靠的是投机的热情,而非商业逻辑。复星称其将收购划为三类——以医药为核心的大健康板块、以金融业务为核心的富足板块,以及以旅游和时尚为核心的快乐板块。

但有些资产——如复星持有的纽约商业地产——很难归类。雷小山说:“他们或许有一个宏大战略,但在细节方面存在问题,而且他们收购的公司并不总是相互契合。”

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时,该俱乐部是盈利的,但要让创立于1841年的Thomas Cook扭亏为盈,复星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Thomas Cook一直在艰难地向在线旅游公司转型,今年5月报告税前亏损达到15亿英镑。

今年早些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宣称其股票“一文不值”,原因是该公司净负债高达16亿英镑。因此,复星和Thomas Cook的主要债权人正在考虑的这笔交易,可能是其收回在该公司的投资的唯一方式。

但中国的旅游市场已经成熟。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Ctrip)和美团(Meituan)拥有数亿用户,且已经与境外旅行社合作,提供去往全球各地的旅游服务。

复星一直难以扩大Thomas Cook的在华业务。2016年,两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运营第二年吸引了16万名游客,未达到20万的目标。

与中国最大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的2亿月活用户相比,这一数字也相形见绌。美团称每天通过其平台预订的酒店客房达200万间。

中国游客兴致的变化也令Thomas Cook的在华合资公司措手不及——去年赴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突然减少,而赴日本的游客大幅增加。

该公司的一位前高管表示,Thomas Cook尚未在华找到“正确的思路”。“到欧洲旅游的中国游客想得完全不同。”

范克豪泽称,这笔交易应该在9月底之前完成,并于今年年底前获得监管机构批准。

没人怀疑复星为这笔交易融资的能力,因为它可以从保险资产中获得强劲的现金流,而且近年来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使其能够进一步加杠杆。

但中国监管机构或许并不这样想。2017年,中国监管机构对四家企业集团——复星、海航集团(HNA)、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及安邦(Anbang)进行了调查,原因是担心它们用高风险债务为收购融资。

在调查之前,中国政府下令遏制房地产、娱乐、体育等领域的“非理性”海外收购,致使来自中国的对外投资大幅下滑。海航和万达争相抛售早先收购的项目,安邦则被收归国有,创始人锒铛入狱。

复星似乎是受这场运动冲击最轻的企业。该公司继续进行收购,去年斥资11亿美元收购了印度的Gland Pharma,随后又以1.2亿欧元获得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服装制造商Lanvin的控股权。

自2015年董事长郭广昌戏剧性失联数日后,复星集团与北京方面的关系似乎改善了不少。复星当时称郭广昌正在协助一起司法调查。

上海投资公司Kaiyuan Capital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复星相对较快地解决了自身的问题。复星似乎又变得有点冒险了。他们又开始在美元市场大把扔钱。”

但Thomas Cook交易的规模仍可能触犯北京方面的政策,因为在美中贸易战正酣之际,中国监管机构正密切监视资本外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没人怀疑复星为收购Thomas Cook的旅行社业务进行融资的能力,但要让这家创立于1841年的旅游集团扭亏为盈不容易。



汤姆•汉考克 上海 , 艾丽斯•汉考克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企业集团复星(Fosun)斥巨资在全球进行收购,包括收购一家法国人造黄油制造商、一家加拿大马戏团和多家葡萄牙保险公司。但它还未尝试过让一家大型海外公司扭亏为盈。

这就是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集团面临的挑战——如果它继续推行一项以7.5亿英镑纾困英国旅游公司Thomas Cook的计划、获得后者陷入困境的旅行社业务的多数股权的话。

这笔投资的最佳理由似乎是,可将Thomas Cook在欧洲和东南亚提供旅游套餐产品方面的专长与中国出境游的快速增长匹配起来。

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中国市场研究(CMR)的创始人雷小山(Shaun Rein)表示:“我认为,他们收购外国旅游公司、押注中国人出境旅游的总体战略是合理的。”

但这一模式远非稳操胜券:提供海外游服务的大型中国旅游公司已纷纷崛起,Thomas Cook品牌在中国几乎没有知名度,且其在华合资企业一直增长缓慢。

Thomas Cook强调了复星在该公司的现有持股(自2012年以来已增至五分之一左右)以及在其他旅游项目中的持股:2015年,复星斥资10.9亿美元收购了法国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并在迪拜和中国经营度假村。

Thomas Cook行政总裁彼得•范克豪泽(Peter Fankhauser)表示:“(复星)是地中海俱乐部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且自2015年以来,一直是我们值得信赖的战略合作伙伴。”

但这些持股只是一个覆盖从房地产到生物技术和保险的庞大企业帝国的一部分,而分析人士表示,这个企业帝国的维系更多靠的是投机的热情,而非商业逻辑。复星称其将收购划为三类——以医药为核心的大健康板块、以金融业务为核心的富足板块,以及以旅游和时尚为核心的快乐板块。

但有些资产——如复星持有的纽约商业地产——很难归类。雷小山说:“他们或许有一个宏大战略,但在细节方面存在问题,而且他们收购的公司并不总是相互契合。”

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时,该俱乐部是盈利的,但要让创立于1841年的Thomas Cook扭亏为盈,复星将面临更艰巨的任务。Thomas Cook一直在艰难地向在线旅游公司转型,今年5月报告税前亏损达到15亿英镑。

今年早些时候,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宣称其股票“一文不值”,原因是该公司净负债高达16亿英镑。因此,复星和Thomas Cook的主要债权人正在考虑的这笔交易,可能是其收回在该公司的投资的唯一方式。

但中国的旅游市场已经成熟。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Ctrip)和美团(Meituan)拥有数亿用户,且已经与境外旅行社合作,提供去往全球各地的旅游服务。

复星一直难以扩大Thomas Cook的在华业务。2016年,两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运营第二年吸引了16万名游客,未达到20万的目标。

与中国最大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的2亿月活用户相比,这一数字也相形见绌。美团称每天通过其平台预订的酒店客房达200万间。

中国游客兴致的变化也令Thomas Cook的在华合资公司措手不及——去年赴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突然减少,而赴日本的游客大幅增加。

该公司的一位前高管表示,Thomas Cook尚未在华找到“正确的思路”。“到欧洲旅游的中国游客想得完全不同。”

范克豪泽称,这笔交易应该在9月底之前完成,并于今年年底前获得监管机构批准。

没人怀疑复星为这笔交易融资的能力,因为它可以从保险资产中获得强劲的现金流,而且近年来已经降低了债务水平,使其能够进一步加杠杆。

但中国监管机构或许并不这样想。2017年,中国监管机构对四家企业集团——复星、海航集团(HNA)、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及安邦(Anbang)进行了调查,原因是担心它们用高风险债务为收购融资。

在调查之前,中国政府下令遏制房地产、娱乐、体育等领域的“非理性”海外收购,致使来自中国的对外投资大幅下滑。海航和万达争相抛售早先收购的项目,安邦则被收归国有,创始人锒铛入狱。

复星似乎是受这场运动冲击最轻的企业。该公司继续进行收购,去年斥资11亿美元收购了印度的Gland Pharma,随后又以1.2亿欧元获得法国历史最悠久的服装制造商Lanvin的控股权。

自2015年董事长郭广昌戏剧性失联数日后,复星集团与北京方面的关系似乎改善了不少。复星当时称郭广昌正在协助一起司法调查。

上海投资公司Kaiyuan Capital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复星相对较快地解决了自身的问题。复星似乎又变得有点冒险了。他们又开始在美元市场大把扔钱。”

但Thomas Cook交易的规模仍可能触犯北京方面的政策,因为在美中贸易战正酣之际,中国监管机构正密切监视资本外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