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但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撰文 / Gerald F. Seib

■ 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

但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诚然,在运用美国经济实力上,特朗普政府一直随心所欲,效果往往也相当不错。由于不满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的贸易做法,特朗普政府采取加征关税的举措,加大这些国家进入美国市场赚取丰厚利润的难度,除非它们改变政策。而当关税不起作用时,那就加征更多关税。

美国迫切想改变伊朗的行为,甚至可能想颠覆伊朗的政权,因此针对该国的石油部门、金属产业和军方将领实施制裁,将其排除在美国领导下的国际金融系统之外。为了迫使不满的盟友听话,美国威胁称,如果其企业继续与伊朗做生意,那么也会受到制裁。

为了让委内瑞拉政府易主,改变朝鲜政府的行为,美国进一步限制两国货物出口,并利用自身经济影响力迫使其他国家与其步调一致。

这一策略正在产生效果。比如,关税措施正迫使中国考虑大幅改变其掠夺性的经济行为,经济制裁则重创了伊朗经济。

这个武器行之有效,至少短期内如此,因为美国的经济投射能力依然非常强大。美国市场庞大且富裕,每个人都想要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处在国际商务的中心,美元无疑仍是全球最常用的货币。各国和企业在开展国际业务时必定会用到美国金融系统和美元。

但是,这样做存在一个切实的潜在风险,如此频繁地部署和动用其经济武器,从长远来看,美国将不分敌友地把他人驱离其经济势力范围。美国前副国务卿Robert Hormats说,这些不是零成本选项。Hormats曾为几任总统担任国际经济顾问,最早可追溯到尼克松(Richard Nixon)。

美国对中国等国家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这不仅推高了这些商品在美国的售价,还促使这些目标国家在其他国家开发市场和长期贸易关系。

同时,就像中国已经采取的做法,其他国家也可能进行反制,减少购买美国商品。这些国家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小麦和大豆等,发展不涉及美国的持久贸易关系。

Hormats称,如果美国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供应国,其他国家将转向美国的竞争对手,当制裁结束时,以前的供应链将难以恢复。

还存在的一种危险是,美国会让盟友和对手有动力寻找绕开美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商务资金通道。

目前,除了使用美国银行机构进行国际交易清算,几乎没有其它选项。因此,敌对者会发现,如果与美国作对,他们将无法进行大部分国际商业活动,同时会受到美国制裁。

但面对这种局面的不仅仅是敌对者。美国的盟友国家也知道,如果不按照美国的要求停止与美国黑名单上相关国家的商业往来,那么他们自己的公司也会被孤立。无法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是一个很强的推动因素。

然而,过度使用这种威胁可能会迫使其他国家寻找美元和美国银行机构之外的替代选择,这些国家中也包括美国在向坏人施加金融压力时寻求合作的那些盟友。Hormats指出,鉴于美元的突出地位,现在要找到替代选择并不容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过度使用可能会侵蚀美元的地位,进而削弱美国的影响力。

实际上,有迹象表明,其他国家正在寻找美元和美国所主导金融网络的替代品。尽管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欧盟正尝试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以使石油公司和企业能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中国已明确表示,将乐于领导一个不同的国际金融体系,并将人民币作为美元的替代选择。

此外,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美国的11个环太平洋盟友已推进了他们自己的新贸易同盟的建立。

在经济领域,美国依然是那个“大孩子”,但并不是唯一的大孩子。风险在于,美国可能被视为经常恐吓其他孩子的霸凌者,促使这些孩子联起手来,想办法躲开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分享到:

美国过度拿经济当武器暗藏风险

发布日期:2019-05-14 15:07
摘要」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但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撰文 / Gerald F. Seib

■ 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

但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诚然,在运用美国经济实力上,特朗普政府一直随心所欲,效果往往也相当不错。由于不满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的贸易做法,特朗普政府采取加征关税的举措,加大这些国家进入美国市场赚取丰厚利润的难度,除非它们改变政策。而当关税不起作用时,那就加征更多关税。

美国迫切想改变伊朗的行为,甚至可能想颠覆伊朗的政权,因此针对该国的石油部门、金属产业和军方将领实施制裁,将其排除在美国领导下的国际金融系统之外。为了迫使不满的盟友听话,美国威胁称,如果其企业继续与伊朗做生意,那么也会受到制裁。

为了让委内瑞拉政府易主,改变朝鲜政府的行为,美国进一步限制两国货物出口,并利用自身经济影响力迫使其他国家与其步调一致。

这一策略正在产生效果。比如,关税措施正迫使中国考虑大幅改变其掠夺性的经济行为,经济制裁则重创了伊朗经济。

这个武器行之有效,至少短期内如此,因为美国的经济投射能力依然非常强大。美国市场庞大且富裕,每个人都想要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处在国际商务的中心,美元无疑仍是全球最常用的货币。各国和企业在开展国际业务时必定会用到美国金融系统和美元。

但是,这样做存在一个切实的潜在风险,如此频繁地部署和动用其经济武器,从长远来看,美国将不分敌友地把他人驱离其经济势力范围。美国前副国务卿Robert Hormats说,这些不是零成本选项。Hormats曾为几任总统担任国际经济顾问,最早可追溯到尼克松(Richard Nixon)。

美国对中国等国家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这不仅推高了这些商品在美国的售价,还促使这些目标国家在其他国家开发市场和长期贸易关系。

同时,就像中国已经采取的做法,其他国家也可能进行反制,减少购买美国商品。这些国家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小麦和大豆等,发展不涉及美国的持久贸易关系。

Hormats称,如果美国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供应国,其他国家将转向美国的竞争对手,当制裁结束时,以前的供应链将难以恢复。

还存在的一种危险是,美国会让盟友和对手有动力寻找绕开美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商务资金通道。

目前,除了使用美国银行机构进行国际交易清算,几乎没有其它选项。因此,敌对者会发现,如果与美国作对,他们将无法进行大部分国际商业活动,同时会受到美国制裁。

但面对这种局面的不仅仅是敌对者。美国的盟友国家也知道,如果不按照美国的要求停止与美国黑名单上相关国家的商业往来,那么他们自己的公司也会被孤立。无法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是一个很强的推动因素。

然而,过度使用这种威胁可能会迫使其他国家寻找美元和美国银行机构之外的替代选择,这些国家中也包括美国在向坏人施加金融压力时寻求合作的那些盟友。Hormats指出,鉴于美元的突出地位,现在要找到替代选择并不容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过度使用可能会侵蚀美元的地位,进而削弱美国的影响力。

实际上,有迹象表明,其他国家正在寻找美元和美国所主导金融网络的替代品。尽管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欧盟正尝试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以使石油公司和企业能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中国已明确表示,将乐于领导一个不同的国际金融体系,并将人民币作为美元的替代选择。

此外,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美国的11个环太平洋盟友已推进了他们自己的新贸易同盟的建立。

在经济领域,美国依然是那个“大孩子”,但并不是唯一的大孩子。风险在于,美国可能被视为经常恐吓其他孩子的霸凌者,促使这些孩子联起手来,想办法躲开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但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撰文 / Gerald F. Seib

■ 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

但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诚然,在运用美国经济实力上,特朗普政府一直随心所欲,效果往往也相当不错。由于不满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的贸易做法,特朗普政府采取加征关税的举措,加大这些国家进入美国市场赚取丰厚利润的难度,除非它们改变政策。而当关税不起作用时,那就加征更多关税。

美国迫切想改变伊朗的行为,甚至可能想颠覆伊朗的政权,因此针对该国的石油部门、金属产业和军方将领实施制裁,将其排除在美国领导下的国际金融系统之外。为了迫使不满的盟友听话,美国威胁称,如果其企业继续与伊朗做生意,那么也会受到制裁。

为了让委内瑞拉政府易主,改变朝鲜政府的行为,美国进一步限制两国货物出口,并利用自身经济影响力迫使其他国家与其步调一致。

这一策略正在产生效果。比如,关税措施正迫使中国考虑大幅改变其掠夺性的经济行为,经济制裁则重创了伊朗经济。

这个武器行之有效,至少短期内如此,因为美国的经济投射能力依然非常强大。美国市场庞大且富裕,每个人都想要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处在国际商务的中心,美元无疑仍是全球最常用的货币。各国和企业在开展国际业务时必定会用到美国金融系统和美元。

但是,这样做存在一个切实的潜在风险,如此频繁地部署和动用其经济武器,从长远来看,美国将不分敌友地把他人驱离其经济势力范围。美国前副国务卿Robert Hormats说,这些不是零成本选项。Hormats曾为几任总统担任国际经济顾问,最早可追溯到尼克松(Richard Nixon)。

美国对中国等国家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这不仅推高了这些商品在美国的售价,还促使这些目标国家在其他国家开发市场和长期贸易关系。

同时,就像中国已经采取的做法,其他国家也可能进行反制,减少购买美国商品。这些国家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小麦和大豆等,发展不涉及美国的持久贸易关系。

Hormats称,如果美国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供应国,其他国家将转向美国的竞争对手,当制裁结束时,以前的供应链将难以恢复。

还存在的一种危险是,美国会让盟友和对手有动力寻找绕开美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商务资金通道。

目前,除了使用美国银行机构进行国际交易清算,几乎没有其它选项。因此,敌对者会发现,如果与美国作对,他们将无法进行大部分国际商业活动,同时会受到美国制裁。

但面对这种局面的不仅仅是敌对者。美国的盟友国家也知道,如果不按照美国的要求停止与美国黑名单上相关国家的商业往来,那么他们自己的公司也会被孤立。无法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是一个很强的推动因素。

然而,过度使用这种威胁可能会迫使其他国家寻找美元和美国银行机构之外的替代选择,这些国家中也包括美国在向坏人施加金融压力时寻求合作的那些盟友。Hormats指出,鉴于美元的突出地位,现在要找到替代选择并不容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过度使用可能会侵蚀美元的地位,进而削弱美国的影响力。

实际上,有迹象表明,其他国家正在寻找美元和美国所主导金融网络的替代品。尽管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欧盟正尝试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以使石油公司和企业能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中国已明确表示,将乐于领导一个不同的国际金融体系,并将人民币作为美元的替代选择。

此外,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美国的11个环太平洋盟友已推进了他们自己的新贸易同盟的建立。

在经济领域,美国依然是那个“大孩子”,但并不是唯一的大孩子。风险在于,美国可能被视为经常恐吓其他孩子的霸凌者,促使这些孩子联起手来,想办法躲开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过度拿经济当武器暗藏风险

发布日期:2019-05-14 15:07
摘要」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但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撰文 / Gerald F. Seib

■ 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

但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诚然,在运用美国经济实力上,特朗普政府一直随心所欲,效果往往也相当不错。由于不满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的贸易做法,特朗普政府采取加征关税的举措,加大这些国家进入美国市场赚取丰厚利润的难度,除非它们改变政策。而当关税不起作用时,那就加征更多关税。

美国迫切想改变伊朗的行为,甚至可能想颠覆伊朗的政权,因此针对该国的石油部门、金属产业和军方将领实施制裁,将其排除在美国领导下的国际金融系统之外。为了迫使不满的盟友听话,美国威胁称,如果其企业继续与伊朗做生意,那么也会受到制裁。

为了让委内瑞拉政府易主,改变朝鲜政府的行为,美国进一步限制两国货物出口,并利用自身经济影响力迫使其他国家与其步调一致。

这一策略正在产生效果。比如,关税措施正迫使中国考虑大幅改变其掠夺性的经济行为,经济制裁则重创了伊朗经济。

这个武器行之有效,至少短期内如此,因为美国的经济投射能力依然非常强大。美国市场庞大且富裕,每个人都想要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处在国际商务的中心,美元无疑仍是全球最常用的货币。各国和企业在开展国际业务时必定会用到美国金融系统和美元。

但是,这样做存在一个切实的潜在风险,如此频繁地部署和动用其经济武器,从长远来看,美国将不分敌友地把他人驱离其经济势力范围。美国前副国务卿Robert Hormats说,这些不是零成本选项。Hormats曾为几任总统担任国际经济顾问,最早可追溯到尼克松(Richard Nixon)。

美国对中国等国家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这不仅推高了这些商品在美国的售价,还促使这些目标国家在其他国家开发市场和长期贸易关系。

同时,就像中国已经采取的做法,其他国家也可能进行反制,减少购买美国商品。这些国家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小麦和大豆等,发展不涉及美国的持久贸易关系。

Hormats称,如果美国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供应国,其他国家将转向美国的竞争对手,当制裁结束时,以前的供应链将难以恢复。

还存在的一种危险是,美国会让盟友和对手有动力寻找绕开美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商务资金通道。

目前,除了使用美国银行机构进行国际交易清算,几乎没有其它选项。因此,敌对者会发现,如果与美国作对,他们将无法进行大部分国际商业活动,同时会受到美国制裁。

但面对这种局面的不仅仅是敌对者。美国的盟友国家也知道,如果不按照美国的要求停止与美国黑名单上相关国家的商业往来,那么他们自己的公司也会被孤立。无法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是一个很强的推动因素。

然而,过度使用这种威胁可能会迫使其他国家寻找美元和美国银行机构之外的替代选择,这些国家中也包括美国在向坏人施加金融压力时寻求合作的那些盟友。Hormats指出,鉴于美元的突出地位,现在要找到替代选择并不容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过度使用可能会侵蚀美元的地位,进而削弱美国的影响力。

实际上,有迹象表明,其他国家正在寻找美元和美国所主导金融网络的替代品。尽管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欧盟正尝试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以使石油公司和企业能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中国已明确表示,将乐于领导一个不同的国际金融体系,并将人民币作为美元的替代选择。

此外,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美国的11个环太平洋盟友已推进了他们自己的新贸易同盟的建立。

在经济领域,美国依然是那个“大孩子”,但并不是唯一的大孩子。风险在于,美国可能被视为经常恐吓其他孩子的霸凌者,促使这些孩子联起手来,想办法躲开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但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撰文 / Gerald F. Seib

■ 如今在美国的军火库中,最大最猛的武器不是导弹,不是坦克,也不是战斗机,而是美国的经济影响力。

但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是否在过度使用这个武器,结果反倒有可能削弱了自身的经济实力,伤及令其如此强大的根基?

诚然,在运用美国经济实力上,特朗普政府一直随心所欲,效果往往也相当不错。由于不满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欧洲的贸易做法,特朗普政府采取加征关税的举措,加大这些国家进入美国市场赚取丰厚利润的难度,除非它们改变政策。而当关税不起作用时,那就加征更多关税。

美国迫切想改变伊朗的行为,甚至可能想颠覆伊朗的政权,因此针对该国的石油部门、金属产业和军方将领实施制裁,将其排除在美国领导下的国际金融系统之外。为了迫使不满的盟友听话,美国威胁称,如果其企业继续与伊朗做生意,那么也会受到制裁。

为了让委内瑞拉政府易主,改变朝鲜政府的行为,美国进一步限制两国货物出口,并利用自身经济影响力迫使其他国家与其步调一致。

这一策略正在产生效果。比如,关税措施正迫使中国考虑大幅改变其掠夺性的经济行为,经济制裁则重创了伊朗经济。

这个武器行之有效,至少短期内如此,因为美国的经济投射能力依然非常强大。美国市场庞大且富裕,每个人都想要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处在国际商务的中心,美元无疑仍是全球最常用的货币。各国和企业在开展国际业务时必定会用到美国金融系统和美元。

但是,这样做存在一个切实的潜在风险,如此频繁地部署和动用其经济武器,从长远来看,美国将不分敌友地把他人驱离其经济势力范围。美国前副国务卿Robert Hormats说,这些不是零成本选项。Hormats曾为几任总统担任国际经济顾问,最早可追溯到尼克松(Richard Nixon)。

美国对中国等国家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这不仅推高了这些商品在美国的售价,还促使这些目标国家在其他国家开发市场和长期贸易关系。

同时,就像中国已经采取的做法,其他国家也可能进行反制,减少购买美国商品。这些国家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小麦和大豆等,发展不涉及美国的持久贸易关系。

Hormats称,如果美国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供应国,其他国家将转向美国的竞争对手,当制裁结束时,以前的供应链将难以恢复。

还存在的一种危险是,美国会让盟友和对手有动力寻找绕开美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商务资金通道。

目前,除了使用美国银行机构进行国际交易清算,几乎没有其它选项。因此,敌对者会发现,如果与美国作对,他们将无法进行大部分国际商业活动,同时会受到美国制裁。

但面对这种局面的不仅仅是敌对者。美国的盟友国家也知道,如果不按照美国的要求停止与美国黑名单上相关国家的商业往来,那么他们自己的公司也会被孤立。无法进入美国金融系统的风险是一个很强的推动因素。

然而,过度使用这种威胁可能会迫使其他国家寻找美元和美国银行机构之外的替代选择,这些国家中也包括美国在向坏人施加金融压力时寻求合作的那些盟友。Hormats指出,鉴于美元的突出地位,现在要找到替代选择并不容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过度使用可能会侵蚀美元的地位,进而削弱美国的影响力。

实际上,有迹象表明,其他国家正在寻找美元和美国所主导金融网络的替代品。尽管美国实施了制裁,但欧盟正尝试建立自己的支付系统,以使石油公司和企业能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中国已明确表示,将乐于领导一个不同的国际金融体系,并将人民币作为美元的替代选择。

此外,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美国的11个环太平洋盟友已推进了他们自己的新贸易同盟的建立。

在经济领域,美国依然是那个“大孩子”,但并不是唯一的大孩子。风险在于,美国可能被视为经常恐吓其他孩子的霸凌者,促使这些孩子联起手来,想办法躲开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