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撰文 / WSJ

■ 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无论谈判最终能否达成协议,随着美中相互猜疑和地缘政治竞争渗透入政治和人员往来中,这两个经济体间长达数十年的融合似乎注定要朝相反方向发展。

美国白宫周四晚间表示,美国将按原计划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尽管两国谈判人员计划周五上午恢复谈判,以期解决贸易争端。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鞋类、相机和iPhone的制造商都在寻求把生产移出中国,美国官员正迫使中国投资者出售在美国初创公司中的持股,中国科学家的赴美签证也被拖延。

两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分道扬镳,关键取决于当前的谈判能否达成协议,以及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双方不太可能爆发令两国间交流受到限制和严格管控的新冷战,毕竟中国实在太大,而且已经与全球紧密相连。然而,美国和中国投资者、企业和学者可能会发现,彼此运作的领域越来越分离,追寻的战略越来越不一样。

一些早期趋势显而易见。贸易流动的驱动因素曾经是成本、质量以及尽可能地接近客户所在地,而现在日益反映出政治方面的优先考虑,无论是中国采购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交易,还是制造业工厂的选址。

跨国公司深知,即使特朗普最终宣布取消关税,一旦紧张局势再次爆发,关税仍有可能重新开征,而且中国也可能出台关税措施。因此,为限制自身受到的影响,许多跨国公司将输美商品的装配转移至较少受到保护主义威胁的第三国。企业在中国已经面临成本上升的局面,但在某些情况下,贸易紧张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驱使企业另寻出路的最终推动力。

相机制造商GoPro Inc.(GPRO)正将供应美国市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制鞋商Steve Madden Ltd.将生产迁往柬埔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在中国的工厂并未得到充分利用,该公司基本上已经放弃从这些工厂向美国出口汽车。总部位于台湾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正考虑在印度组装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印度是一个巨大的新兴智能手机市场。

消费者常常不会注意到,曾经带着“中国制造”标签的相机或鞋子,如今将带上“墨西哥制造”或“柬埔寨制造”的标签。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将减少,而从墨西哥或东南亚进口的商品将增加。

不过,在其他领域,中国商品的缺席将更加引人注目。美国实际上已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为美国电信网络提供设备,因为担心华为可能成为中国监听美国人的一个“后门”。随着国家安全定义的扩大,更多公司和行业可能受到和华为一样的待遇。国会参议员提议禁止地方政府用联邦资金从中国国有轨道公司购买轨道车,表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轨道车可能被用来监听美国人。

如果中国同意对美国的投资和出口商品开放此前关闭的市场,那么特斯拉(Tesla Inc., TSLA)电动汽车等美国商品和云计算等服务可能进入中国市场。

但一些美国品牌可能会受到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强烈抵制。在一位华为高管因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被捕后,一些中国消费者建议抵制iPhone。高档家具制造商和零售商Ethan Allen最近公布,在华销售因贸易战受到打击。不过BrandZ全球总裁王幸(Doreen Wang)称,中国消费者不再将肯德基(KFC)、可口可乐(Coca-Cola)和必胜客(Pizza Hut)等很多美国品牌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投资的脱钩程度可能甚于贸易。从2010年开始,中国投资开始大量涌入美国。美国官员目前担心,这些投资能够使中国国有和民营实体获取美国的商业和军事技术,希望减少这类投资。

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美投资额从2017年的29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50亿美元,创七年低点。这是因为中国限制资金外流,且更多投资被美国拒之门外。该公司估计,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提出担忧,有规模25亿美元的中国在美收购交易被放弃。CFIUS是财政部领导的一个行事秘密的委员会,负责从安全风险角度审查外国在美投资。

该公司认为,去年的情况表明,美中关系持续50年的趋于紧密的势头并非不会逆转,双方之间由强大的商业逻辑推动的关系模式可能会因政策而停滞或逆转。

去年的立法让CFIUS的审查范围从航空等传统与安全相关的行业大幅扩大至从生物技术到电池的广泛行业。

该委员会已让一家中国公司放弃收购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还让另一家中国公司出售在PatientsLikeMe的控股权,PatientsLikeMe帮助那些有同样健康状况的人相互联系。CFIUS似乎担忧这些投资可能被用来获得美国人的敏感个人信息。

同时,新的出口管制可能阻止美国公司通过与中国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或其他投资形式分享关键技术。这可能就是为何荣鼎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在中国电子行业的新投资大幅下降,而总投资持稳。

这些变化的影响起初或许很难被注意到,中国和美国都不缺资金。但荣鼎集团的Adam Lysenko表示,假以时日,中美“分道扬镳”将让两国都损失宝贵的协同效应。“美国和中国拥有两个最大的人工智能人研究人群和智囊团队,割裂这一人才库必将导致人工智能”开发工作效率降低。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回应说,与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及领导地位、抵御中国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相比,这只是微小的代价。

美中“分道扬镳”也会让整个科技界面临风险。科技产品是高度标准化的,体现了供应链的一体化、资本和知识的自由流动以及基于标准设定的国际合作。

未来,产品、应用和标准可能分别向相互割裂的美国场域和中国场域靠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信息技术政策专家Peter Cowhey说:“在大型机计算的早期阶段,该领域内国际商业机器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简称IBM)、Burroughs和控制数据公司(Control Data System, Inc.)三足鼎立。中美分手后,这样的局面将重演。”

去年10月份,美国商务部禁止向中国政府支持的半导体初创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Fujian Jinhua Integrated Circuit Co.)出售美国技术,称该公司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有了前车之鉴,中国已加大力度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举例来说,中国几乎所有半导体产品都来自进口。根据中国国务院,本周中国总理李克强呼吁政府官员加快推行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政策。

即使真的着手行动,中国也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在整个供应链中建立自主产能。不过,随着供应链脱钩,技术生态系统也可能如此。中资智能手机制造商已经在经营自主应用商店,并使用Alphabet(GOOG)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本地化版本。Facebook(FB)和谷歌在中国无法使用,中资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的微信(WeChat)在美国的影响有限。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已经开发了自主操作系统,以防失去Android权限。如果中国打破了美国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双头垄断地位,那么全世界可用的应用程序可能会更加分化。

虽然全球已在超高速第五代移动网络(5G)的通用标准上取得统一,但各个国家和运营商仍有可能使用不同的软件来管理网络上运行的各种设备(从手机到联网家用电器),和前几代移动网络相比,软件的意义将更加重大。如果美国或其盟友封杀中国供应商,那么在接纳中国供应商的国家里企业和消费者能够使用的某些功能或设备,这些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将无法使用。

在中国的技术依然落后的情况下,这无所谓。但是时至今日,像华为等中国厂商生产的设备往往比竞争对手的产品价格更低,性能更好。今年早些时候,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LN)首席执行长Nick Read警告称,禁用华为设备可能会产生巨大的财务成本,给客户带来相当大的不便,在多个国家延缓5G网络的铺设。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投资贸易障碍可能也会影响两国间的人员往来。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称,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进修的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进修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在美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持临时H1B专业技术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中有9%来自中国,持工作绿卡的外国人中有14%来自中国。中国人赴美学习和工作让美国获得了中国人力和人才,中国则获得了美国的专业知识和价值观。

不过,美国官员称,这种外派也是开展间谍活动的一个途径。今年4月份,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指出,中国已率先采用一种全社会手段来窃取创新,透过研究生、研究人员等渠道来实现目的,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这可能会促使美国收紧签证要求,导致赴美中国学生、研究人员和工作者减少。

最近中国的科学家等待赴美签证的时间比以往要久。中国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带领的一个团队获得了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颁发的一个科学奖项,但是受美国收紧签证影响,潘建伟未能出席2月份的颁奖活动。潘建伟参与研究不可截获的通讯技术。

据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的调查,2018年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物理学博士项目的数量平均减少16%。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物理系主任Brett DePaola称,中国留学生在该校物理系研究生中所占的比例从几年前的三分之一下降到目前的10%。他表示,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弥补了中国留学生减少带来的缺口,但总的来说,外国学生申请数量在下降。他表示,这也许与现任政府有关,也许与全球其他大学对外国学生的开放程度略高有关。

中国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称,美国官员可能将美国科技公司员工与中国籍人士之间的任何技术讨论归为需要进行出口管制的对象,即使他们供职同一家公司。Wang称,为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法,这些公司可能不得不隔离外籍员工,特别是中国籍员工,或终止雇佣合同。

与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减少一样,人员联系减少也不会产生任何直接或显著的影响。但随着美国努力应对人力资本小幅缩减的局面,这种影响将与日俱增。

最终,美中两国将渐行渐远到何种程度,将取决于双方为了遏制当前的争端付出多少努力。美国的国家安全鹰派人士认为,如果美国想要维系经济和军事霸权,就必须大幅减少经济往来。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则认为,进一步自给自足对拥有经济主导地位以及最先进的军事水平至关重要。

与之相对,一些更温和的声音可能试图切割国家安全风险,以便让整体商业关系保持不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授龚炯(John Gong)说,在美国有一种理论,认为未来的世界将由两个圈子组成,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另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他说这是经济版的冷战,是所有人都应竭力避免的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分享到:

美中联姻还能挽救吗?

发布日期:2019-05-10 14:56
摘要」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撰文 / WSJ

■ 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无论谈判最终能否达成协议,随着美中相互猜疑和地缘政治竞争渗透入政治和人员往来中,这两个经济体间长达数十年的融合似乎注定要朝相反方向发展。

美国白宫周四晚间表示,美国将按原计划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尽管两国谈判人员计划周五上午恢复谈判,以期解决贸易争端。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鞋类、相机和iPhone的制造商都在寻求把生产移出中国,美国官员正迫使中国投资者出售在美国初创公司中的持股,中国科学家的赴美签证也被拖延。

两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分道扬镳,关键取决于当前的谈判能否达成协议,以及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双方不太可能爆发令两国间交流受到限制和严格管控的新冷战,毕竟中国实在太大,而且已经与全球紧密相连。然而,美国和中国投资者、企业和学者可能会发现,彼此运作的领域越来越分离,追寻的战略越来越不一样。

一些早期趋势显而易见。贸易流动的驱动因素曾经是成本、质量以及尽可能地接近客户所在地,而现在日益反映出政治方面的优先考虑,无论是中国采购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交易,还是制造业工厂的选址。

跨国公司深知,即使特朗普最终宣布取消关税,一旦紧张局势再次爆发,关税仍有可能重新开征,而且中国也可能出台关税措施。因此,为限制自身受到的影响,许多跨国公司将输美商品的装配转移至较少受到保护主义威胁的第三国。企业在中国已经面临成本上升的局面,但在某些情况下,贸易紧张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驱使企业另寻出路的最终推动力。

相机制造商GoPro Inc.(GPRO)正将供应美国市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制鞋商Steve Madden Ltd.将生产迁往柬埔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在中国的工厂并未得到充分利用,该公司基本上已经放弃从这些工厂向美国出口汽车。总部位于台湾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正考虑在印度组装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印度是一个巨大的新兴智能手机市场。

消费者常常不会注意到,曾经带着“中国制造”标签的相机或鞋子,如今将带上“墨西哥制造”或“柬埔寨制造”的标签。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将减少,而从墨西哥或东南亚进口的商品将增加。

不过,在其他领域,中国商品的缺席将更加引人注目。美国实际上已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为美国电信网络提供设备,因为担心华为可能成为中国监听美国人的一个“后门”。随着国家安全定义的扩大,更多公司和行业可能受到和华为一样的待遇。国会参议员提议禁止地方政府用联邦资金从中国国有轨道公司购买轨道车,表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轨道车可能被用来监听美国人。

如果中国同意对美国的投资和出口商品开放此前关闭的市场,那么特斯拉(Tesla Inc., TSLA)电动汽车等美国商品和云计算等服务可能进入中国市场。

但一些美国品牌可能会受到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强烈抵制。在一位华为高管因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被捕后,一些中国消费者建议抵制iPhone。高档家具制造商和零售商Ethan Allen最近公布,在华销售因贸易战受到打击。不过BrandZ全球总裁王幸(Doreen Wang)称,中国消费者不再将肯德基(KFC)、可口可乐(Coca-Cola)和必胜客(Pizza Hut)等很多美国品牌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投资的脱钩程度可能甚于贸易。从2010年开始,中国投资开始大量涌入美国。美国官员目前担心,这些投资能够使中国国有和民营实体获取美国的商业和军事技术,希望减少这类投资。

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美投资额从2017年的29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50亿美元,创七年低点。这是因为中国限制资金外流,且更多投资被美国拒之门外。该公司估计,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提出担忧,有规模25亿美元的中国在美收购交易被放弃。CFIUS是财政部领导的一个行事秘密的委员会,负责从安全风险角度审查外国在美投资。

该公司认为,去年的情况表明,美中关系持续50年的趋于紧密的势头并非不会逆转,双方之间由强大的商业逻辑推动的关系模式可能会因政策而停滞或逆转。

去年的立法让CFIUS的审查范围从航空等传统与安全相关的行业大幅扩大至从生物技术到电池的广泛行业。

该委员会已让一家中国公司放弃收购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还让另一家中国公司出售在PatientsLikeMe的控股权,PatientsLikeMe帮助那些有同样健康状况的人相互联系。CFIUS似乎担忧这些投资可能被用来获得美国人的敏感个人信息。

同时,新的出口管制可能阻止美国公司通过与中国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或其他投资形式分享关键技术。这可能就是为何荣鼎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在中国电子行业的新投资大幅下降,而总投资持稳。

这些变化的影响起初或许很难被注意到,中国和美国都不缺资金。但荣鼎集团的Adam Lysenko表示,假以时日,中美“分道扬镳”将让两国都损失宝贵的协同效应。“美国和中国拥有两个最大的人工智能人研究人群和智囊团队,割裂这一人才库必将导致人工智能”开发工作效率降低。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回应说,与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及领导地位、抵御中国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相比,这只是微小的代价。

美中“分道扬镳”也会让整个科技界面临风险。科技产品是高度标准化的,体现了供应链的一体化、资本和知识的自由流动以及基于标准设定的国际合作。

未来,产品、应用和标准可能分别向相互割裂的美国场域和中国场域靠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信息技术政策专家Peter Cowhey说:“在大型机计算的早期阶段,该领域内国际商业机器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简称IBM)、Burroughs和控制数据公司(Control Data System, Inc.)三足鼎立。中美分手后,这样的局面将重演。”

去年10月份,美国商务部禁止向中国政府支持的半导体初创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Fujian Jinhua Integrated Circuit Co.)出售美国技术,称该公司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有了前车之鉴,中国已加大力度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举例来说,中国几乎所有半导体产品都来自进口。根据中国国务院,本周中国总理李克强呼吁政府官员加快推行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政策。

即使真的着手行动,中国也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在整个供应链中建立自主产能。不过,随着供应链脱钩,技术生态系统也可能如此。中资智能手机制造商已经在经营自主应用商店,并使用Alphabet(GOOG)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本地化版本。Facebook(FB)和谷歌在中国无法使用,中资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的微信(WeChat)在美国的影响有限。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已经开发了自主操作系统,以防失去Android权限。如果中国打破了美国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双头垄断地位,那么全世界可用的应用程序可能会更加分化。

虽然全球已在超高速第五代移动网络(5G)的通用标准上取得统一,但各个国家和运营商仍有可能使用不同的软件来管理网络上运行的各种设备(从手机到联网家用电器),和前几代移动网络相比,软件的意义将更加重大。如果美国或其盟友封杀中国供应商,那么在接纳中国供应商的国家里企业和消费者能够使用的某些功能或设备,这些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将无法使用。

在中国的技术依然落后的情况下,这无所谓。但是时至今日,像华为等中国厂商生产的设备往往比竞争对手的产品价格更低,性能更好。今年早些时候,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LN)首席执行长Nick Read警告称,禁用华为设备可能会产生巨大的财务成本,给客户带来相当大的不便,在多个国家延缓5G网络的铺设。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投资贸易障碍可能也会影响两国间的人员往来。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称,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进修的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进修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在美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持临时H1B专业技术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中有9%来自中国,持工作绿卡的外国人中有14%来自中国。中国人赴美学习和工作让美国获得了中国人力和人才,中国则获得了美国的专业知识和价值观。

不过,美国官员称,这种外派也是开展间谍活动的一个途径。今年4月份,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指出,中国已率先采用一种全社会手段来窃取创新,透过研究生、研究人员等渠道来实现目的,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这可能会促使美国收紧签证要求,导致赴美中国学生、研究人员和工作者减少。

最近中国的科学家等待赴美签证的时间比以往要久。中国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带领的一个团队获得了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颁发的一个科学奖项,但是受美国收紧签证影响,潘建伟未能出席2月份的颁奖活动。潘建伟参与研究不可截获的通讯技术。

据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的调查,2018年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物理学博士项目的数量平均减少16%。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物理系主任Brett DePaola称,中国留学生在该校物理系研究生中所占的比例从几年前的三分之一下降到目前的10%。他表示,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弥补了中国留学生减少带来的缺口,但总的来说,外国学生申请数量在下降。他表示,这也许与现任政府有关,也许与全球其他大学对外国学生的开放程度略高有关。

中国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称,美国官员可能将美国科技公司员工与中国籍人士之间的任何技术讨论归为需要进行出口管制的对象,即使他们供职同一家公司。Wang称,为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法,这些公司可能不得不隔离外籍员工,特别是中国籍员工,或终止雇佣合同。

与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减少一样,人员联系减少也不会产生任何直接或显著的影响。但随着美国努力应对人力资本小幅缩减的局面,这种影响将与日俱增。

最终,美中两国将渐行渐远到何种程度,将取决于双方为了遏制当前的争端付出多少努力。美国的国家安全鹰派人士认为,如果美国想要维系经济和军事霸权,就必须大幅减少经济往来。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则认为,进一步自给自足对拥有经济主导地位以及最先进的军事水平至关重要。

与之相对,一些更温和的声音可能试图切割国家安全风险,以便让整体商业关系保持不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授龚炯(John Gong)说,在美国有一种理论,认为未来的世界将由两个圈子组成,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另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他说这是经济版的冷战,是所有人都应竭力避免的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撰文 / WSJ

■ 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无论谈判最终能否达成协议,随着美中相互猜疑和地缘政治竞争渗透入政治和人员往来中,这两个经济体间长达数十年的融合似乎注定要朝相反方向发展。

美国白宫周四晚间表示,美国将按原计划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尽管两国谈判人员计划周五上午恢复谈判,以期解决贸易争端。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鞋类、相机和iPhone的制造商都在寻求把生产移出中国,美国官员正迫使中国投资者出售在美国初创公司中的持股,中国科学家的赴美签证也被拖延。

两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分道扬镳,关键取决于当前的谈判能否达成协议,以及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双方不太可能爆发令两国间交流受到限制和严格管控的新冷战,毕竟中国实在太大,而且已经与全球紧密相连。然而,美国和中国投资者、企业和学者可能会发现,彼此运作的领域越来越分离,追寻的战略越来越不一样。

一些早期趋势显而易见。贸易流动的驱动因素曾经是成本、质量以及尽可能地接近客户所在地,而现在日益反映出政治方面的优先考虑,无论是中国采购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交易,还是制造业工厂的选址。

跨国公司深知,即使特朗普最终宣布取消关税,一旦紧张局势再次爆发,关税仍有可能重新开征,而且中国也可能出台关税措施。因此,为限制自身受到的影响,许多跨国公司将输美商品的装配转移至较少受到保护主义威胁的第三国。企业在中国已经面临成本上升的局面,但在某些情况下,贸易紧张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驱使企业另寻出路的最终推动力。

相机制造商GoPro Inc.(GPRO)正将供应美国市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制鞋商Steve Madden Ltd.将生产迁往柬埔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在中国的工厂并未得到充分利用,该公司基本上已经放弃从这些工厂向美国出口汽车。总部位于台湾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正考虑在印度组装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印度是一个巨大的新兴智能手机市场。

消费者常常不会注意到,曾经带着“中国制造”标签的相机或鞋子,如今将带上“墨西哥制造”或“柬埔寨制造”的标签。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将减少,而从墨西哥或东南亚进口的商品将增加。

不过,在其他领域,中国商品的缺席将更加引人注目。美国实际上已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为美国电信网络提供设备,因为担心华为可能成为中国监听美国人的一个“后门”。随着国家安全定义的扩大,更多公司和行业可能受到和华为一样的待遇。国会参议员提议禁止地方政府用联邦资金从中国国有轨道公司购买轨道车,表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轨道车可能被用来监听美国人。

如果中国同意对美国的投资和出口商品开放此前关闭的市场,那么特斯拉(Tesla Inc., TSLA)电动汽车等美国商品和云计算等服务可能进入中国市场。

但一些美国品牌可能会受到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强烈抵制。在一位华为高管因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被捕后,一些中国消费者建议抵制iPhone。高档家具制造商和零售商Ethan Allen最近公布,在华销售因贸易战受到打击。不过BrandZ全球总裁王幸(Doreen Wang)称,中国消费者不再将肯德基(KFC)、可口可乐(Coca-Cola)和必胜客(Pizza Hut)等很多美国品牌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投资的脱钩程度可能甚于贸易。从2010年开始,中国投资开始大量涌入美国。美国官员目前担心,这些投资能够使中国国有和民营实体获取美国的商业和军事技术,希望减少这类投资。

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美投资额从2017年的29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50亿美元,创七年低点。这是因为中国限制资金外流,且更多投资被美国拒之门外。该公司估计,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提出担忧,有规模25亿美元的中国在美收购交易被放弃。CFIUS是财政部领导的一个行事秘密的委员会,负责从安全风险角度审查外国在美投资。

该公司认为,去年的情况表明,美中关系持续50年的趋于紧密的势头并非不会逆转,双方之间由强大的商业逻辑推动的关系模式可能会因政策而停滞或逆转。

去年的立法让CFIUS的审查范围从航空等传统与安全相关的行业大幅扩大至从生物技术到电池的广泛行业。

该委员会已让一家中国公司放弃收购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还让另一家中国公司出售在PatientsLikeMe的控股权,PatientsLikeMe帮助那些有同样健康状况的人相互联系。CFIUS似乎担忧这些投资可能被用来获得美国人的敏感个人信息。

同时,新的出口管制可能阻止美国公司通过与中国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或其他投资形式分享关键技术。这可能就是为何荣鼎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在中国电子行业的新投资大幅下降,而总投资持稳。

这些变化的影响起初或许很难被注意到,中国和美国都不缺资金。但荣鼎集团的Adam Lysenko表示,假以时日,中美“分道扬镳”将让两国都损失宝贵的协同效应。“美国和中国拥有两个最大的人工智能人研究人群和智囊团队,割裂这一人才库必将导致人工智能”开发工作效率降低。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回应说,与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及领导地位、抵御中国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相比,这只是微小的代价。

美中“分道扬镳”也会让整个科技界面临风险。科技产品是高度标准化的,体现了供应链的一体化、资本和知识的自由流动以及基于标准设定的国际合作。

未来,产品、应用和标准可能分别向相互割裂的美国场域和中国场域靠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信息技术政策专家Peter Cowhey说:“在大型机计算的早期阶段,该领域内国际商业机器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简称IBM)、Burroughs和控制数据公司(Control Data System, Inc.)三足鼎立。中美分手后,这样的局面将重演。”

去年10月份,美国商务部禁止向中国政府支持的半导体初创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Fujian Jinhua Integrated Circuit Co.)出售美国技术,称该公司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有了前车之鉴,中国已加大力度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举例来说,中国几乎所有半导体产品都来自进口。根据中国国务院,本周中国总理李克强呼吁政府官员加快推行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政策。

即使真的着手行动,中国也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在整个供应链中建立自主产能。不过,随着供应链脱钩,技术生态系统也可能如此。中资智能手机制造商已经在经营自主应用商店,并使用Alphabet(GOOG)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本地化版本。Facebook(FB)和谷歌在中国无法使用,中资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的微信(WeChat)在美国的影响有限。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已经开发了自主操作系统,以防失去Android权限。如果中国打破了美国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双头垄断地位,那么全世界可用的应用程序可能会更加分化。

虽然全球已在超高速第五代移动网络(5G)的通用标准上取得统一,但各个国家和运营商仍有可能使用不同的软件来管理网络上运行的各种设备(从手机到联网家用电器),和前几代移动网络相比,软件的意义将更加重大。如果美国或其盟友封杀中国供应商,那么在接纳中国供应商的国家里企业和消费者能够使用的某些功能或设备,这些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将无法使用。

在中国的技术依然落后的情况下,这无所谓。但是时至今日,像华为等中国厂商生产的设备往往比竞争对手的产品价格更低,性能更好。今年早些时候,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LN)首席执行长Nick Read警告称,禁用华为设备可能会产生巨大的财务成本,给客户带来相当大的不便,在多个国家延缓5G网络的铺设。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投资贸易障碍可能也会影响两国间的人员往来。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称,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进修的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进修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在美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持临时H1B专业技术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中有9%来自中国,持工作绿卡的外国人中有14%来自中国。中国人赴美学习和工作让美国获得了中国人力和人才,中国则获得了美国的专业知识和价值观。

不过,美国官员称,这种外派也是开展间谍活动的一个途径。今年4月份,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指出,中国已率先采用一种全社会手段来窃取创新,透过研究生、研究人员等渠道来实现目的,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这可能会促使美国收紧签证要求,导致赴美中国学生、研究人员和工作者减少。

最近中国的科学家等待赴美签证的时间比以往要久。中国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带领的一个团队获得了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颁发的一个科学奖项,但是受美国收紧签证影响,潘建伟未能出席2月份的颁奖活动。潘建伟参与研究不可截获的通讯技术。

据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的调查,2018年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物理学博士项目的数量平均减少16%。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物理系主任Brett DePaola称,中国留学生在该校物理系研究生中所占的比例从几年前的三分之一下降到目前的10%。他表示,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弥补了中国留学生减少带来的缺口,但总的来说,外国学生申请数量在下降。他表示,这也许与现任政府有关,也许与全球其他大学对外国学生的开放程度略高有关。

中国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称,美国官员可能将美国科技公司员工与中国籍人士之间的任何技术讨论归为需要进行出口管制的对象,即使他们供职同一家公司。Wang称,为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法,这些公司可能不得不隔离外籍员工,特别是中国籍员工,或终止雇佣合同。

与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减少一样,人员联系减少也不会产生任何直接或显著的影响。但随着美国努力应对人力资本小幅缩减的局面,这种影响将与日俱增。

最终,美中两国将渐行渐远到何种程度,将取决于双方为了遏制当前的争端付出多少努力。美国的国家安全鹰派人士认为,如果美国想要维系经济和军事霸权,就必须大幅减少经济往来。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则认为,进一步自给自足对拥有经济主导地位以及最先进的军事水平至关重要。

与之相对,一些更温和的声音可能试图切割国家安全风险,以便让整体商业关系保持不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授龚炯(John Gong)说,在美国有一种理论,认为未来的世界将由两个圈子组成,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另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他说这是经济版的冷战,是所有人都应竭力避免的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中联姻还能挽救吗?

发布日期:2019-05-10 14:56
摘要」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撰文 / WSJ

■ 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无论谈判最终能否达成协议,随着美中相互猜疑和地缘政治竞争渗透入政治和人员往来中,这两个经济体间长达数十年的融合似乎注定要朝相反方向发展。

美国白宫周四晚间表示,美国将按原计划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尽管两国谈判人员计划周五上午恢复谈判,以期解决贸易争端。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鞋类、相机和iPhone的制造商都在寻求把生产移出中国,美国官员正迫使中国投资者出售在美国初创公司中的持股,中国科学家的赴美签证也被拖延。

两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分道扬镳,关键取决于当前的谈判能否达成协议,以及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双方不太可能爆发令两国间交流受到限制和严格管控的新冷战,毕竟中国实在太大,而且已经与全球紧密相连。然而,美国和中国投资者、企业和学者可能会发现,彼此运作的领域越来越分离,追寻的战略越来越不一样。

一些早期趋势显而易见。贸易流动的驱动因素曾经是成本、质量以及尽可能地接近客户所在地,而现在日益反映出政治方面的优先考虑,无论是中国采购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交易,还是制造业工厂的选址。

跨国公司深知,即使特朗普最终宣布取消关税,一旦紧张局势再次爆发,关税仍有可能重新开征,而且中国也可能出台关税措施。因此,为限制自身受到的影响,许多跨国公司将输美商品的装配转移至较少受到保护主义威胁的第三国。企业在中国已经面临成本上升的局面,但在某些情况下,贸易紧张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驱使企业另寻出路的最终推动力。

相机制造商GoPro Inc.(GPRO)正将供应美国市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制鞋商Steve Madden Ltd.将生产迁往柬埔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在中国的工厂并未得到充分利用,该公司基本上已经放弃从这些工厂向美国出口汽车。总部位于台湾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正考虑在印度组装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印度是一个巨大的新兴智能手机市场。

消费者常常不会注意到,曾经带着“中国制造”标签的相机或鞋子,如今将带上“墨西哥制造”或“柬埔寨制造”的标签。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将减少,而从墨西哥或东南亚进口的商品将增加。

不过,在其他领域,中国商品的缺席将更加引人注目。美国实际上已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为美国电信网络提供设备,因为担心华为可能成为中国监听美国人的一个“后门”。随着国家安全定义的扩大,更多公司和行业可能受到和华为一样的待遇。国会参议员提议禁止地方政府用联邦资金从中国国有轨道公司购买轨道车,表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轨道车可能被用来监听美国人。

如果中国同意对美国的投资和出口商品开放此前关闭的市场,那么特斯拉(Tesla Inc., TSLA)电动汽车等美国商品和云计算等服务可能进入中国市场。

但一些美国品牌可能会受到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强烈抵制。在一位华为高管因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被捕后,一些中国消费者建议抵制iPhone。高档家具制造商和零售商Ethan Allen最近公布,在华销售因贸易战受到打击。不过BrandZ全球总裁王幸(Doreen Wang)称,中国消费者不再将肯德基(KFC)、可口可乐(Coca-Cola)和必胜客(Pizza Hut)等很多美国品牌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投资的脱钩程度可能甚于贸易。从2010年开始,中国投资开始大量涌入美国。美国官员目前担心,这些投资能够使中国国有和民营实体获取美国的商业和军事技术,希望减少这类投资。

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美投资额从2017年的29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50亿美元,创七年低点。这是因为中国限制资金外流,且更多投资被美国拒之门外。该公司估计,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提出担忧,有规模25亿美元的中国在美收购交易被放弃。CFIUS是财政部领导的一个行事秘密的委员会,负责从安全风险角度审查外国在美投资。

该公司认为,去年的情况表明,美中关系持续50年的趋于紧密的势头并非不会逆转,双方之间由强大的商业逻辑推动的关系模式可能会因政策而停滞或逆转。

去年的立法让CFIUS的审查范围从航空等传统与安全相关的行业大幅扩大至从生物技术到电池的广泛行业。

该委员会已让一家中国公司放弃收购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还让另一家中国公司出售在PatientsLikeMe的控股权,PatientsLikeMe帮助那些有同样健康状况的人相互联系。CFIUS似乎担忧这些投资可能被用来获得美国人的敏感个人信息。

同时,新的出口管制可能阻止美国公司通过与中国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或其他投资形式分享关键技术。这可能就是为何荣鼎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在中国电子行业的新投资大幅下降,而总投资持稳。

这些变化的影响起初或许很难被注意到,中国和美国都不缺资金。但荣鼎集团的Adam Lysenko表示,假以时日,中美“分道扬镳”将让两国都损失宝贵的协同效应。“美国和中国拥有两个最大的人工智能人研究人群和智囊团队,割裂这一人才库必将导致人工智能”开发工作效率降低。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回应说,与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及领导地位、抵御中国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相比,这只是微小的代价。

美中“分道扬镳”也会让整个科技界面临风险。科技产品是高度标准化的,体现了供应链的一体化、资本和知识的自由流动以及基于标准设定的国际合作。

未来,产品、应用和标准可能分别向相互割裂的美国场域和中国场域靠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信息技术政策专家Peter Cowhey说:“在大型机计算的早期阶段,该领域内国际商业机器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简称IBM)、Burroughs和控制数据公司(Control Data System, Inc.)三足鼎立。中美分手后,这样的局面将重演。”

去年10月份,美国商务部禁止向中国政府支持的半导体初创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Fujian Jinhua Integrated Circuit Co.)出售美国技术,称该公司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有了前车之鉴,中国已加大力度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举例来说,中国几乎所有半导体产品都来自进口。根据中国国务院,本周中国总理李克强呼吁政府官员加快推行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政策。

即使真的着手行动,中国也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在整个供应链中建立自主产能。不过,随着供应链脱钩,技术生态系统也可能如此。中资智能手机制造商已经在经营自主应用商店,并使用Alphabet(GOOG)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本地化版本。Facebook(FB)和谷歌在中国无法使用,中资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的微信(WeChat)在美国的影响有限。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已经开发了自主操作系统,以防失去Android权限。如果中国打破了美国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双头垄断地位,那么全世界可用的应用程序可能会更加分化。

虽然全球已在超高速第五代移动网络(5G)的通用标准上取得统一,但各个国家和运营商仍有可能使用不同的软件来管理网络上运行的各种设备(从手机到联网家用电器),和前几代移动网络相比,软件的意义将更加重大。如果美国或其盟友封杀中国供应商,那么在接纳中国供应商的国家里企业和消费者能够使用的某些功能或设备,这些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将无法使用。

在中国的技术依然落后的情况下,这无所谓。但是时至今日,像华为等中国厂商生产的设备往往比竞争对手的产品价格更低,性能更好。今年早些时候,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LN)首席执行长Nick Read警告称,禁用华为设备可能会产生巨大的财务成本,给客户带来相当大的不便,在多个国家延缓5G网络的铺设。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投资贸易障碍可能也会影响两国间的人员往来。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称,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进修的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进修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在美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持临时H1B专业技术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中有9%来自中国,持工作绿卡的外国人中有14%来自中国。中国人赴美学习和工作让美国获得了中国人力和人才,中国则获得了美国的专业知识和价值观。

不过,美国官员称,这种外派也是开展间谍活动的一个途径。今年4月份,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指出,中国已率先采用一种全社会手段来窃取创新,透过研究生、研究人员等渠道来实现目的,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这可能会促使美国收紧签证要求,导致赴美中国学生、研究人员和工作者减少。

最近中国的科学家等待赴美签证的时间比以往要久。中国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带领的一个团队获得了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颁发的一个科学奖项,但是受美国收紧签证影响,潘建伟未能出席2月份的颁奖活动。潘建伟参与研究不可截获的通讯技术。

据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的调查,2018年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物理学博士项目的数量平均减少16%。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物理系主任Brett DePaola称,中国留学生在该校物理系研究生中所占的比例从几年前的三分之一下降到目前的10%。他表示,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弥补了中国留学生减少带来的缺口,但总的来说,外国学生申请数量在下降。他表示,这也许与现任政府有关,也许与全球其他大学对外国学生的开放程度略高有关。

中国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称,美国官员可能将美国科技公司员工与中国籍人士之间的任何技术讨论归为需要进行出口管制的对象,即使他们供职同一家公司。Wang称,为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法,这些公司可能不得不隔离外籍员工,特别是中国籍员工,或终止雇佣合同。

与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减少一样,人员联系减少也不会产生任何直接或显著的影响。但随着美国努力应对人力资本小幅缩减的局面,这种影响将与日俱增。

最终,美中两国将渐行渐远到何种程度,将取决于双方为了遏制当前的争端付出多少努力。美国的国家安全鹰派人士认为,如果美国想要维系经济和军事霸权,就必须大幅减少经济往来。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则认为,进一步自给自足对拥有经济主导地位以及最先进的军事水平至关重要。

与之相对,一些更温和的声音可能试图切割国家安全风险,以便让整体商业关系保持不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授龚炯(John Gong)说,在美国有一种理论,认为未来的世界将由两个圈子组成,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另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他说这是经济版的冷战,是所有人都应竭力避免的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撰文 / WSJ

■ 本周美中贸易谈判突然恶化,带来了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破裂的可能性,而这样的前景曾经是难以想象的。

无论谈判最终能否达成协议,随着美中相互猜疑和地缘政治竞争渗透入政治和人员往来中,这两个经济体间长达数十年的融合似乎注定要朝相反方向发展。

美国白宫周四晚间表示,美国将按原计划于周五凌晨00:01上调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尽管两国谈判人员计划周五上午恢复谈判,以期解决贸易争端。

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鞋类、相机和iPhone的制造商都在寻求把生产移出中国,美国官员正迫使中国投资者出售在美国初创公司中的持股,中国科学家的赴美签证也被拖延。

两国会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分道扬镳,关键取决于当前的谈判能否达成协议,以及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双方不太可能爆发令两国间交流受到限制和严格管控的新冷战,毕竟中国实在太大,而且已经与全球紧密相连。然而,美国和中国投资者、企业和学者可能会发现,彼此运作的领域越来越分离,追寻的战略越来越不一样。

一些早期趋势显而易见。贸易流动的驱动因素曾经是成本、质量以及尽可能地接近客户所在地,而现在日益反映出政治方面的优先考虑,无论是中国采购美国能源和农产品的交易,还是制造业工厂的选址。

跨国公司深知,即使特朗普最终宣布取消关税,一旦紧张局势再次爆发,关税仍有可能重新开征,而且中国也可能出台关税措施。因此,为限制自身受到的影响,许多跨国公司将输美商品的装配转移至较少受到保护主义威胁的第三国。企业在中国已经面临成本上升的局面,但在某些情况下,贸易紧张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驱使企业另寻出路的最终推动力。

相机制造商GoPro Inc.(GPRO)正将供应美国市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制鞋商Steve Madden Ltd.将生产迁往柬埔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在中国的工厂并未得到充分利用,该公司基本上已经放弃从这些工厂向美国出口汽车。总部位于台湾的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正考虑在印度组装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印度是一个巨大的新兴智能手机市场。

消费者常常不会注意到,曾经带着“中国制造”标签的相机或鞋子,如今将带上“墨西哥制造”或“柬埔寨制造”的标签。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将减少,而从墨西哥或东南亚进口的商品将增加。

不过,在其他领域,中国商品的缺席将更加引人注目。美国实际上已禁止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为美国电信网络提供设备,因为担心华为可能成为中国监听美国人的一个“后门”。随着国家安全定义的扩大,更多公司和行业可能受到和华为一样的待遇。国会参议员提议禁止地方政府用联邦资金从中国国有轨道公司购买轨道车,表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轨道车可能被用来监听美国人。

如果中国同意对美国的投资和出口商品开放此前关闭的市场,那么特斯拉(Tesla Inc., TSLA)电动汽车等美国商品和云计算等服务可能进入中国市场。

但一些美国品牌可能会受到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强烈抵制。在一位华为高管因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而被捕后,一些中国消费者建议抵制iPhone。高档家具制造商和零售商Ethan Allen最近公布,在华销售因贸易战受到打击。不过BrandZ全球总裁王幸(Doreen Wang)称,中国消费者不再将肯德基(KFC)、可口可乐(Coca-Cola)和必胜客(Pizza Hut)等很多美国品牌与美国联系在一起。

投资的脱钩程度可能甚于贸易。从2010年开始,中国投资开始大量涌入美国。美国官员目前担心,这些投资能够使中国国有和民营实体获取美国的商业和军事技术,希望减少这类投资。

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美投资额从2017年的29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50亿美元,创七年低点。这是因为中国限制资金外流,且更多投资被美国拒之门外。该公司估计,由于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提出担忧,有规模25亿美元的中国在美收购交易被放弃。CFIUS是财政部领导的一个行事秘密的委员会,负责从安全风险角度审查外国在美投资。

该公司认为,去年的情况表明,美中关系持续50年的趋于紧密的势头并非不会逆转,双方之间由强大的商业逻辑推动的关系模式可能会因政策而停滞或逆转。

去年的立法让CFIUS的审查范围从航空等传统与安全相关的行业大幅扩大至从生物技术到电池的广泛行业。

该委员会已让一家中国公司放弃收购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还让另一家中国公司出售在PatientsLikeMe的控股权,PatientsLikeMe帮助那些有同样健康状况的人相互联系。CFIUS似乎担忧这些投资可能被用来获得美国人的敏感个人信息。

同时,新的出口管制可能阻止美国公司通过与中国合作伙伴建立合资企业或其他投资形式分享关键技术。这可能就是为何荣鼎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在中国电子行业的新投资大幅下降,而总投资持稳。

这些变化的影响起初或许很难被注意到,中国和美国都不缺资金。但荣鼎集团的Adam Lysenko表示,假以时日,中美“分道扬镳”将让两国都损失宝贵的协同效应。“美国和中国拥有两个最大的人工智能人研究人群和智囊团队,割裂这一人才库必将导致人工智能”开发工作效率降低。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回应说,与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及领导地位、抵御中国威权式国家资本主义的崛起相比,这只是微小的代价。

美中“分道扬镳”也会让整个科技界面临风险。科技产品是高度标准化的,体现了供应链的一体化、资本和知识的自由流动以及基于标准设定的国际合作。

未来,产品、应用和标准可能分别向相互割裂的美国场域和中国场域靠拢。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信息技术政策专家Peter Cowhey说:“在大型机计算的早期阶段,该领域内国际商业机器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简称IBM)、Burroughs和控制数据公司(Control Data System, Inc.)三足鼎立。中美分手后,这样的局面将重演。”

去年10月份,美国商务部禁止向中国政府支持的半导体初创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Fujian Jinhua Integrated Circuit Co.)出售美国技术,称该公司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有了前车之鉴,中国已加大力度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举例来说,中国几乎所有半导体产品都来自进口。根据中国国务院,本周中国总理李克强呼吁政府官员加快推行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政策。

即使真的着手行动,中国也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在整个供应链中建立自主产能。不过,随着供应链脱钩,技术生态系统也可能如此。中资智能手机制造商已经在经营自主应用商店,并使用Alphabet(GOOG)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本地化版本。Facebook(FB)和谷歌在中国无法使用,中资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 简称:腾讯)的微信(WeChat)在美国的影响有限。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已经开发了自主操作系统,以防失去Android权限。如果中国打破了美国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双头垄断地位,那么全世界可用的应用程序可能会更加分化。

虽然全球已在超高速第五代移动网络(5G)的通用标准上取得统一,但各个国家和运营商仍有可能使用不同的软件来管理网络上运行的各种设备(从手机到联网家用电器),和前几代移动网络相比,软件的意义将更加重大。如果美国或其盟友封杀中国供应商,那么在接纳中国供应商的国家里企业和消费者能够使用的某些功能或设备,这些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将无法使用。

在中国的技术依然落后的情况下,这无所谓。但是时至今日,像华为等中国厂商生产的设备往往比竞争对手的产品价格更低,性能更好。今年早些时候,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LN)首席执行长Nick Read警告称,禁用华为设备可能会产生巨大的财务成本,给客户带来相当大的不便,在多个国家延缓5G网络的铺设。

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投资贸易障碍可能也会影响两国间的人员往来。智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称,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进修的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进修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专业的在美外国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持临时H1B专业技术工作签证的外国人中有9%来自中国,持工作绿卡的外国人中有14%来自中国。中国人赴美学习和工作让美国获得了中国人力和人才,中国则获得了美国的专业知识和价值观。

不过,美国官员称,这种外派也是开展间谍活动的一个途径。今年4月份,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指出,中国已率先采用一种全社会手段来窃取创新,透过研究生、研究人员等渠道来实现目的,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这可能会促使美国收紧签证要求,导致赴美中国学生、研究人员和工作者减少。

最近中国的科学家等待赴美签证的时间比以往要久。中国量子物理学家潘建伟带领的一个团队获得了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颁发的一个科学奖项,但是受美国收紧签证影响,潘建伟未能出席2月份的颁奖活动。潘建伟参与研究不可截获的通讯技术。

据美国物理学会(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的调查,2018年中国学生申请美国物理学博士项目的数量平均减少16%。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物理系主任Brett DePaola称,中国留学生在该校物理系研究生中所占的比例从几年前的三分之一下降到目前的10%。他表示,来自其他国家的学生弥补了中国留学生减少带来的缺口,但总的来说,外国学生申请数量在下降。他表示,这也许与现任政府有关,也许与全球其他大学对外国学生的开放程度略高有关。

中国研究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分析师Dan Wang称,美国官员可能将美国科技公司员工与中国籍人士之间的任何技术讨论归为需要进行出口管制的对象,即使他们供职同一家公司。Wang称,为遵守美国出口管制法,这些公司可能不得不隔离外籍员工,特别是中国籍员工,或终止雇佣合同。

与贸易和投资方面的联系减少一样,人员联系减少也不会产生任何直接或显著的影响。但随着美国努力应对人力资本小幅缩减的局面,这种影响将与日俱增。

最终,美中两国将渐行渐远到何种程度,将取决于双方为了遏制当前的争端付出多少努力。美国的国家安全鹰派人士认为,如果美国想要维系经济和军事霸权,就必须大幅减少经济往来。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则认为,进一步自给自足对拥有经济主导地位以及最先进的军事水平至关重要。

与之相对,一些更温和的声音可能试图切割国家安全风险,以便让整体商业关系保持不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教授龚炯(John Gong)说,在美国有一种理论,认为未来的世界将由两个圈子组成,一个是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另一个是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他说这是经济版的冷战,是所有人都应竭力避免的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