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郭台铭参选,势必要和鸿海有相当程度的切割。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放下”吗?谁能接下鸿海帝国的棒?



撰文 / 黄亦筠、杨卓翰、陈良榕

■ 4月16日上午,鸿海科技集团(富士康为其商标名称)董事长郭台铭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台北举办的印太安全对话研讨会。进场前,在媒体追问何时决定选总统时,郭台铭脱口而出“就这两天”,甚至透露可能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编者注:郭台铭已于本周二(16日)下午正式宣布加入2020台湾大选,并会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

这个回答,经网路媒体、电视新闻快速传播之后,瞬间全台为之震惊——难道谣言是真的,台湾首富真的有可能变成台湾总统?

一位了解鸿海内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在特朗普、韩国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爆冷打赢选战之后,郭台铭便萌生“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郭台铭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这位人士指出。因此郭台铭一开始不敢声张,先鸭子划水,分别在今年1月、3月陆续设立Facebook、LINE粉丝专页,表达自己对国家大事的针砭,试探外界反应,鸿海内部甚至还有一组人专门做民调、试水温。

在16日研讨会中途空档,郭台铭再度被媒体包围。他开始侃侃而谈,诸多“放在总统的高度”的问题,现场气氛开始走向政见发表会时,突然有媒体提问,“郭董,你放得下鸿海吗?”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他认真回答,接着,他讲了一个过去从未透露的轶事,而且与已逝的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有关。

“我曾经跟王永庆董事长讲过一句话,”他说,“可能你们不晓得,当初王永庆有退到第二线。”

郭台铭认为,起因是他的一番建言,他告诉王永庆,乾隆皇帝在位长达60年是造成清朝由盛转衰的关键,应该多把工作交给年轻人。

他接着话锋一转,回到自己公司的干部,“我训练他们,一起工作40年,我要学会放下,他们才会学会成长。”

从郭台铭的公开谈话判断,选总统还在长考阶段,但似乎“放下”、“退到第二线”,已然势在必行。

根据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总统当选人(包含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所持有的国内之上市及上柜股票,必须于就职日起3个月内办理信托并申报。郭台铭所持有的133万张鸿海股票,一旦全数信托,他的鸿海董事资格并不会丧失。

只不过,台湾普遍民情恐怕很难接受,一国之尊还参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经营。一旦郭台铭打定主意参选,势必与鸿海做相当程度的切割。

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让郭台铭“放下”吗?

亮眼股价的警讯

现在的鸿海股价,是最近半年来最亮眼的时候。自从3月底,鸿海公告2018第4季业绩,好的超乎预期,自此之后鸿海股价一路大涨了22%(至4月16日),也收复了台股第二大市值企业的地位。

但细看最近几份外资研究报告,鸿海亮眼股价的背后,其实依旧充满警讯。

例如,从2017年9月就开始对鸿海看法保守的JPMorgan,在4月11日将鸿海的评价改为买进,目标价维持在去年12月所看的105元。分析师Gokul Hariharan在报告中指出,这次调动评价,主因有三:

1. 关键投资人对iPhone出货量疲软、鸿海2019年营收成长停滞、未来战略不清楚等三大问题已经反应在股价上了。

2. 鸿海子公司富智康(FIH)在2018年创下新台币268亿元的亏损纪录,是鸿海前一波股价低潮的主因之一,但富智康的拯救计划已经上路。

富智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供货芬兰新创公司HMD设计的诺基亚(Nokia)品牌手机,从此承受巨额亏损。2019年富智康淡出Nokia供应链,所以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毛利可以明显提升。

同时鸿海也开始砍营业费用。从2018第四季的财报可以看出来,营业利润开始往上走,营业费用和去年同期比下降15%,2019年的营业利润应该会上扬。

3. iPhone销售预期现在也在谷底,短期销售预期回稳,如果苹果(Apple)愿意调整价格,情况会更好。

但是鸿海股票现在的价值(valuation)在史上低点,2019年的股价净值比仅是0.9倍,比金融海啸时还要低。这也是JPMorgan喊买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鸿海这一波股价向上修正,主因来自削减成本、利空出净等一次性因素。事实上,JPMorgan仍然不看好鸿海未来的营收动能。预期2019年全年将会是负成长,2020年及2021年也仅微幅成长,过去几年的高成长一去不复还。

其他几家外资,看法也都类似。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认为,鸿海第四季的毛利率非常亮眼,但是这是削减成本(cost down)的效果,长期来说无法持续。

而且就长远来看,德意志银行认为,减少支出可能会限制鸿海的多元化经营策略。因此,虽然提高目标及EPS预测,但还是维持中立。

能否摆脱“后苹果时代”的诅咒?

花旗银行对鸿海的长期展望更加悲观,认为虽然鸿海2018年第四季的数字暂时脱险,但是未来的前景仍不看好,因为手机需求下滑、产业竞争激烈。虽然未来股价会上升,但是毛利波动度会变大,现在说买进还太早。

也就是说,鸿海这艘年营收达新台币5.3万亿元的超级战舰,尽管经历入主夏普(Sharp)、重振Nokia品牌等多方转型尝试,但依旧没有从“后苹果的诅咒”走出,将跟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乏力,一起慢慢下沉。

很多人好奇,之前电视、报纸传得沸沸扬扬的华为订单呢?华为是今年成长动能最强的手机品牌,真拿到华为手机大单,鸿海便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

日前曾传出,华为新款手机P30由鸿海郑州厂负责组装。一名了解鸿海的供应链人士驳斥,“郑州厂是专门用来组装苹果iPhone手机的,苹果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竞争对手进来共用。”

据了解,目前华为手机的单是由泛鸿海集团旗下负责非苹果手机组装的富智康组装,譬如华为上一款热卖机Mate20Pro。但高阶P30并非在富智康组装,而是在华为自己的东莞厂内组装。

谁能接棒?

当年王永庆兄弟能从容退居二线,主要因为当时六轻炼油厂的投资已然大获成功,未来十年荣景可期。

但现在的郭台铭,却依旧为了鸿海在后苹果时代的成长动能,四处奔波,美国威州厂、日本夏普的投资,都还没到收成期。

此时此刻,一旦郭台铭决定参选总统,要放手给干部“学会成长”,究竟谁有能耐接下郭台铭的鸿海帝国的棒子?

《路透社》(Reuters)点名老臣、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但一名泛鸿海集团干部指出,自己不曾听过卢松青被点名为接班人。

“卢确实是很棒的能带领业务的领导人,戴社长营运功力也很厉害,但其实钱妈妈(指鸿海副总黄秋莲)最会赚钱,”这名高层指出各大将各有所长。

一名资深科技分析师观察,鸿海集团过去几年已经陆续开始“控股化”,一直将公司、小金鸡分拆出去挂牌上市,母公司就控股。整个帝国因为强人的退居幕后,不再有强人的鸿海,走的就像一个邦联国家。

“现在的鸿海集团,就像军阀封疆后各拥山头,各自上市,彼此不服。现在是因为还有个郭台铭在协调,但他不在集团内担任总裁舵手后,鸿海集团没有了中心领导,帝国会不会就瓦解了?”这名资深分析师认为,“如果仔细想,这对鸿海其实是不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分享到:

郭台铭参选,富士康怎么办?

发布日期:2019-04-19 06:20
摘要」郭台铭参选,势必要和鸿海有相当程度的切割。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放下”吗?谁能接下鸿海帝国的棒?



撰文 / 黄亦筠、杨卓翰、陈良榕

■ 4月16日上午,鸿海科技集团(富士康为其商标名称)董事长郭台铭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台北举办的印太安全对话研讨会。进场前,在媒体追问何时决定选总统时,郭台铭脱口而出“就这两天”,甚至透露可能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编者注:郭台铭已于本周二(16日)下午正式宣布加入2020台湾大选,并会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

这个回答,经网路媒体、电视新闻快速传播之后,瞬间全台为之震惊——难道谣言是真的,台湾首富真的有可能变成台湾总统?

一位了解鸿海内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在特朗普、韩国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爆冷打赢选战之后,郭台铭便萌生“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郭台铭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这位人士指出。因此郭台铭一开始不敢声张,先鸭子划水,分别在今年1月、3月陆续设立Facebook、LINE粉丝专页,表达自己对国家大事的针砭,试探外界反应,鸿海内部甚至还有一组人专门做民调、试水温。

在16日研讨会中途空档,郭台铭再度被媒体包围。他开始侃侃而谈,诸多“放在总统的高度”的问题,现场气氛开始走向政见发表会时,突然有媒体提问,“郭董,你放得下鸿海吗?”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他认真回答,接着,他讲了一个过去从未透露的轶事,而且与已逝的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有关。

“我曾经跟王永庆董事长讲过一句话,”他说,“可能你们不晓得,当初王永庆有退到第二线。”

郭台铭认为,起因是他的一番建言,他告诉王永庆,乾隆皇帝在位长达60年是造成清朝由盛转衰的关键,应该多把工作交给年轻人。

他接着话锋一转,回到自己公司的干部,“我训练他们,一起工作40年,我要学会放下,他们才会学会成长。”

从郭台铭的公开谈话判断,选总统还在长考阶段,但似乎“放下”、“退到第二线”,已然势在必行。

根据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总统当选人(包含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所持有的国内之上市及上柜股票,必须于就职日起3个月内办理信托并申报。郭台铭所持有的133万张鸿海股票,一旦全数信托,他的鸿海董事资格并不会丧失。

只不过,台湾普遍民情恐怕很难接受,一国之尊还参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经营。一旦郭台铭打定主意参选,势必与鸿海做相当程度的切割。

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让郭台铭“放下”吗?

亮眼股价的警讯

现在的鸿海股价,是最近半年来最亮眼的时候。自从3月底,鸿海公告2018第4季业绩,好的超乎预期,自此之后鸿海股价一路大涨了22%(至4月16日),也收复了台股第二大市值企业的地位。

但细看最近几份外资研究报告,鸿海亮眼股价的背后,其实依旧充满警讯。

例如,从2017年9月就开始对鸿海看法保守的JPMorgan,在4月11日将鸿海的评价改为买进,目标价维持在去年12月所看的105元。分析师Gokul Hariharan在报告中指出,这次调动评价,主因有三:

1. 关键投资人对iPhone出货量疲软、鸿海2019年营收成长停滞、未来战略不清楚等三大问题已经反应在股价上了。

2. 鸿海子公司富智康(FIH)在2018年创下新台币268亿元的亏损纪录,是鸿海前一波股价低潮的主因之一,但富智康的拯救计划已经上路。

富智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供货芬兰新创公司HMD设计的诺基亚(Nokia)品牌手机,从此承受巨额亏损。2019年富智康淡出Nokia供应链,所以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毛利可以明显提升。

同时鸿海也开始砍营业费用。从2018第四季的财报可以看出来,营业利润开始往上走,营业费用和去年同期比下降15%,2019年的营业利润应该会上扬。

3. iPhone销售预期现在也在谷底,短期销售预期回稳,如果苹果(Apple)愿意调整价格,情况会更好。

但是鸿海股票现在的价值(valuation)在史上低点,2019年的股价净值比仅是0.9倍,比金融海啸时还要低。这也是JPMorgan喊买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鸿海这一波股价向上修正,主因来自削减成本、利空出净等一次性因素。事实上,JPMorgan仍然不看好鸿海未来的营收动能。预期2019年全年将会是负成长,2020年及2021年也仅微幅成长,过去几年的高成长一去不复还。

其他几家外资,看法也都类似。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认为,鸿海第四季的毛利率非常亮眼,但是这是削减成本(cost down)的效果,长期来说无法持续。

而且就长远来看,德意志银行认为,减少支出可能会限制鸿海的多元化经营策略。因此,虽然提高目标及EPS预测,但还是维持中立。

能否摆脱“后苹果时代”的诅咒?

花旗银行对鸿海的长期展望更加悲观,认为虽然鸿海2018年第四季的数字暂时脱险,但是未来的前景仍不看好,因为手机需求下滑、产业竞争激烈。虽然未来股价会上升,但是毛利波动度会变大,现在说买进还太早。

也就是说,鸿海这艘年营收达新台币5.3万亿元的超级战舰,尽管经历入主夏普(Sharp)、重振Nokia品牌等多方转型尝试,但依旧没有从“后苹果的诅咒”走出,将跟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乏力,一起慢慢下沉。

很多人好奇,之前电视、报纸传得沸沸扬扬的华为订单呢?华为是今年成长动能最强的手机品牌,真拿到华为手机大单,鸿海便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

日前曾传出,华为新款手机P30由鸿海郑州厂负责组装。一名了解鸿海的供应链人士驳斥,“郑州厂是专门用来组装苹果iPhone手机的,苹果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竞争对手进来共用。”

据了解,目前华为手机的单是由泛鸿海集团旗下负责非苹果手机组装的富智康组装,譬如华为上一款热卖机Mate20Pro。但高阶P30并非在富智康组装,而是在华为自己的东莞厂内组装。

谁能接棒?

当年王永庆兄弟能从容退居二线,主要因为当时六轻炼油厂的投资已然大获成功,未来十年荣景可期。

但现在的郭台铭,却依旧为了鸿海在后苹果时代的成长动能,四处奔波,美国威州厂、日本夏普的投资,都还没到收成期。

此时此刻,一旦郭台铭决定参选总统,要放手给干部“学会成长”,究竟谁有能耐接下郭台铭的鸿海帝国的棒子?

《路透社》(Reuters)点名老臣、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但一名泛鸿海集团干部指出,自己不曾听过卢松青被点名为接班人。

“卢确实是很棒的能带领业务的领导人,戴社长营运功力也很厉害,但其实钱妈妈(指鸿海副总黄秋莲)最会赚钱,”这名高层指出各大将各有所长。

一名资深科技分析师观察,鸿海集团过去几年已经陆续开始“控股化”,一直将公司、小金鸡分拆出去挂牌上市,母公司就控股。整个帝国因为强人的退居幕后,不再有强人的鸿海,走的就像一个邦联国家。

“现在的鸿海集团,就像军阀封疆后各拥山头,各自上市,彼此不服。现在是因为还有个郭台铭在协调,但他不在集团内担任总裁舵手后,鸿海集团没有了中心领导,帝国会不会就瓦解了?”这名资深分析师认为,“如果仔细想,这对鸿海其实是不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郭台铭参选,势必要和鸿海有相当程度的切割。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放下”吗?谁能接下鸿海帝国的棒?



撰文 / 黄亦筠、杨卓翰、陈良榕

■ 4月16日上午,鸿海科技集团(富士康为其商标名称)董事长郭台铭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台北举办的印太安全对话研讨会。进场前,在媒体追问何时决定选总统时,郭台铭脱口而出“就这两天”,甚至透露可能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编者注:郭台铭已于本周二(16日)下午正式宣布加入2020台湾大选,并会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

这个回答,经网路媒体、电视新闻快速传播之后,瞬间全台为之震惊——难道谣言是真的,台湾首富真的有可能变成台湾总统?

一位了解鸿海内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在特朗普、韩国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爆冷打赢选战之后,郭台铭便萌生“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郭台铭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这位人士指出。因此郭台铭一开始不敢声张,先鸭子划水,分别在今年1月、3月陆续设立Facebook、LINE粉丝专页,表达自己对国家大事的针砭,试探外界反应,鸿海内部甚至还有一组人专门做民调、试水温。

在16日研讨会中途空档,郭台铭再度被媒体包围。他开始侃侃而谈,诸多“放在总统的高度”的问题,现场气氛开始走向政见发表会时,突然有媒体提问,“郭董,你放得下鸿海吗?”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他认真回答,接着,他讲了一个过去从未透露的轶事,而且与已逝的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有关。

“我曾经跟王永庆董事长讲过一句话,”他说,“可能你们不晓得,当初王永庆有退到第二线。”

郭台铭认为,起因是他的一番建言,他告诉王永庆,乾隆皇帝在位长达60年是造成清朝由盛转衰的关键,应该多把工作交给年轻人。

他接着话锋一转,回到自己公司的干部,“我训练他们,一起工作40年,我要学会放下,他们才会学会成长。”

从郭台铭的公开谈话判断,选总统还在长考阶段,但似乎“放下”、“退到第二线”,已然势在必行。

根据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总统当选人(包含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所持有的国内之上市及上柜股票,必须于就职日起3个月内办理信托并申报。郭台铭所持有的133万张鸿海股票,一旦全数信托,他的鸿海董事资格并不会丧失。

只不过,台湾普遍民情恐怕很难接受,一国之尊还参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经营。一旦郭台铭打定主意参选,势必与鸿海做相当程度的切割。

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让郭台铭“放下”吗?

亮眼股价的警讯

现在的鸿海股价,是最近半年来最亮眼的时候。自从3月底,鸿海公告2018第4季业绩,好的超乎预期,自此之后鸿海股价一路大涨了22%(至4月16日),也收复了台股第二大市值企业的地位。

但细看最近几份外资研究报告,鸿海亮眼股价的背后,其实依旧充满警讯。

例如,从2017年9月就开始对鸿海看法保守的JPMorgan,在4月11日将鸿海的评价改为买进,目标价维持在去年12月所看的105元。分析师Gokul Hariharan在报告中指出,这次调动评价,主因有三:

1. 关键投资人对iPhone出货量疲软、鸿海2019年营收成长停滞、未来战略不清楚等三大问题已经反应在股价上了。

2. 鸿海子公司富智康(FIH)在2018年创下新台币268亿元的亏损纪录,是鸿海前一波股价低潮的主因之一,但富智康的拯救计划已经上路。

富智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供货芬兰新创公司HMD设计的诺基亚(Nokia)品牌手机,从此承受巨额亏损。2019年富智康淡出Nokia供应链,所以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毛利可以明显提升。

同时鸿海也开始砍营业费用。从2018第四季的财报可以看出来,营业利润开始往上走,营业费用和去年同期比下降15%,2019年的营业利润应该会上扬。

3. iPhone销售预期现在也在谷底,短期销售预期回稳,如果苹果(Apple)愿意调整价格,情况会更好。

但是鸿海股票现在的价值(valuation)在史上低点,2019年的股价净值比仅是0.9倍,比金融海啸时还要低。这也是JPMorgan喊买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鸿海这一波股价向上修正,主因来自削减成本、利空出净等一次性因素。事实上,JPMorgan仍然不看好鸿海未来的营收动能。预期2019年全年将会是负成长,2020年及2021年也仅微幅成长,过去几年的高成长一去不复还。

其他几家外资,看法也都类似。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认为,鸿海第四季的毛利率非常亮眼,但是这是削减成本(cost down)的效果,长期来说无法持续。

而且就长远来看,德意志银行认为,减少支出可能会限制鸿海的多元化经营策略。因此,虽然提高目标及EPS预测,但还是维持中立。

能否摆脱“后苹果时代”的诅咒?

花旗银行对鸿海的长期展望更加悲观,认为虽然鸿海2018年第四季的数字暂时脱险,但是未来的前景仍不看好,因为手机需求下滑、产业竞争激烈。虽然未来股价会上升,但是毛利波动度会变大,现在说买进还太早。

也就是说,鸿海这艘年营收达新台币5.3万亿元的超级战舰,尽管经历入主夏普(Sharp)、重振Nokia品牌等多方转型尝试,但依旧没有从“后苹果的诅咒”走出,将跟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乏力,一起慢慢下沉。

很多人好奇,之前电视、报纸传得沸沸扬扬的华为订单呢?华为是今年成长动能最强的手机品牌,真拿到华为手机大单,鸿海便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

日前曾传出,华为新款手机P30由鸿海郑州厂负责组装。一名了解鸿海的供应链人士驳斥,“郑州厂是专门用来组装苹果iPhone手机的,苹果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竞争对手进来共用。”

据了解,目前华为手机的单是由泛鸿海集团旗下负责非苹果手机组装的富智康组装,譬如华为上一款热卖机Mate20Pro。但高阶P30并非在富智康组装,而是在华为自己的东莞厂内组装。

谁能接棒?

当年王永庆兄弟能从容退居二线,主要因为当时六轻炼油厂的投资已然大获成功,未来十年荣景可期。

但现在的郭台铭,却依旧为了鸿海在后苹果时代的成长动能,四处奔波,美国威州厂、日本夏普的投资,都还没到收成期。

此时此刻,一旦郭台铭决定参选总统,要放手给干部“学会成长”,究竟谁有能耐接下郭台铭的鸿海帝国的棒子?

《路透社》(Reuters)点名老臣、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但一名泛鸿海集团干部指出,自己不曾听过卢松青被点名为接班人。

“卢确实是很棒的能带领业务的领导人,戴社长营运功力也很厉害,但其实钱妈妈(指鸿海副总黄秋莲)最会赚钱,”这名高层指出各大将各有所长。

一名资深科技分析师观察,鸿海集团过去几年已经陆续开始“控股化”,一直将公司、小金鸡分拆出去挂牌上市,母公司就控股。整个帝国因为强人的退居幕后,不再有强人的鸿海,走的就像一个邦联国家。

“现在的鸿海集团,就像军阀封疆后各拥山头,各自上市,彼此不服。现在是因为还有个郭台铭在协调,但他不在集团内担任总裁舵手后,鸿海集团没有了中心领导,帝国会不会就瓦解了?”这名资深分析师认为,“如果仔细想,这对鸿海其实是不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郭台铭参选,富士康怎么办?

发布日期:2019-04-19 06:20
摘要」郭台铭参选,势必要和鸿海有相当程度的切割。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放下”吗?谁能接下鸿海帝国的棒?



撰文 / 黄亦筠、杨卓翰、陈良榕

■ 4月16日上午,鸿海科技集团(富士康为其商标名称)董事长郭台铭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台北举办的印太安全对话研讨会。进场前,在媒体追问何时决定选总统时,郭台铭脱口而出“就这两天”,甚至透露可能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编者注:郭台铭已于本周二(16日)下午正式宣布加入2020台湾大选,并会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

这个回答,经网路媒体、电视新闻快速传播之后,瞬间全台为之震惊——难道谣言是真的,台湾首富真的有可能变成台湾总统?

一位了解鸿海内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在特朗普、韩国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爆冷打赢选战之后,郭台铭便萌生“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郭台铭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这位人士指出。因此郭台铭一开始不敢声张,先鸭子划水,分别在今年1月、3月陆续设立Facebook、LINE粉丝专页,表达自己对国家大事的针砭,试探外界反应,鸿海内部甚至还有一组人专门做民调、试水温。

在16日研讨会中途空档,郭台铭再度被媒体包围。他开始侃侃而谈,诸多“放在总统的高度”的问题,现场气氛开始走向政见发表会时,突然有媒体提问,“郭董,你放得下鸿海吗?”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他认真回答,接着,他讲了一个过去从未透露的轶事,而且与已逝的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有关。

“我曾经跟王永庆董事长讲过一句话,”他说,“可能你们不晓得,当初王永庆有退到第二线。”

郭台铭认为,起因是他的一番建言,他告诉王永庆,乾隆皇帝在位长达60年是造成清朝由盛转衰的关键,应该多把工作交给年轻人。

他接着话锋一转,回到自己公司的干部,“我训练他们,一起工作40年,我要学会放下,他们才会学会成长。”

从郭台铭的公开谈话判断,选总统还在长考阶段,但似乎“放下”、“退到第二线”,已然势在必行。

根据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总统当选人(包含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所持有的国内之上市及上柜股票,必须于就职日起3个月内办理信托并申报。郭台铭所持有的133万张鸿海股票,一旦全数信托,他的鸿海董事资格并不会丧失。

只不过,台湾普遍民情恐怕很难接受,一国之尊还参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经营。一旦郭台铭打定主意参选,势必与鸿海做相当程度的切割。

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让郭台铭“放下”吗?

亮眼股价的警讯

现在的鸿海股价,是最近半年来最亮眼的时候。自从3月底,鸿海公告2018第4季业绩,好的超乎预期,自此之后鸿海股价一路大涨了22%(至4月16日),也收复了台股第二大市值企业的地位。

但细看最近几份外资研究报告,鸿海亮眼股价的背后,其实依旧充满警讯。

例如,从2017年9月就开始对鸿海看法保守的JPMorgan,在4月11日将鸿海的评价改为买进,目标价维持在去年12月所看的105元。分析师Gokul Hariharan在报告中指出,这次调动评价,主因有三:

1. 关键投资人对iPhone出货量疲软、鸿海2019年营收成长停滞、未来战略不清楚等三大问题已经反应在股价上了。

2. 鸿海子公司富智康(FIH)在2018年创下新台币268亿元的亏损纪录,是鸿海前一波股价低潮的主因之一,但富智康的拯救计划已经上路。

富智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供货芬兰新创公司HMD设计的诺基亚(Nokia)品牌手机,从此承受巨额亏损。2019年富智康淡出Nokia供应链,所以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毛利可以明显提升。

同时鸿海也开始砍营业费用。从2018第四季的财报可以看出来,营业利润开始往上走,营业费用和去年同期比下降15%,2019年的营业利润应该会上扬。

3. iPhone销售预期现在也在谷底,短期销售预期回稳,如果苹果(Apple)愿意调整价格,情况会更好。

但是鸿海股票现在的价值(valuation)在史上低点,2019年的股价净值比仅是0.9倍,比金融海啸时还要低。这也是JPMorgan喊买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鸿海这一波股价向上修正,主因来自削减成本、利空出净等一次性因素。事实上,JPMorgan仍然不看好鸿海未来的营收动能。预期2019年全年将会是负成长,2020年及2021年也仅微幅成长,过去几年的高成长一去不复还。

其他几家外资,看法也都类似。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认为,鸿海第四季的毛利率非常亮眼,但是这是削减成本(cost down)的效果,长期来说无法持续。

而且就长远来看,德意志银行认为,减少支出可能会限制鸿海的多元化经营策略。因此,虽然提高目标及EPS预测,但还是维持中立。

能否摆脱“后苹果时代”的诅咒?

花旗银行对鸿海的长期展望更加悲观,认为虽然鸿海2018年第四季的数字暂时脱险,但是未来的前景仍不看好,因为手机需求下滑、产业竞争激烈。虽然未来股价会上升,但是毛利波动度会变大,现在说买进还太早。

也就是说,鸿海这艘年营收达新台币5.3万亿元的超级战舰,尽管经历入主夏普(Sharp)、重振Nokia品牌等多方转型尝试,但依旧没有从“后苹果的诅咒”走出,将跟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乏力,一起慢慢下沉。

很多人好奇,之前电视、报纸传得沸沸扬扬的华为订单呢?华为是今年成长动能最强的手机品牌,真拿到华为手机大单,鸿海便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

日前曾传出,华为新款手机P30由鸿海郑州厂负责组装。一名了解鸿海的供应链人士驳斥,“郑州厂是专门用来组装苹果iPhone手机的,苹果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竞争对手进来共用。”

据了解,目前华为手机的单是由泛鸿海集团旗下负责非苹果手机组装的富智康组装,譬如华为上一款热卖机Mate20Pro。但高阶P30并非在富智康组装,而是在华为自己的东莞厂内组装。

谁能接棒?

当年王永庆兄弟能从容退居二线,主要因为当时六轻炼油厂的投资已然大获成功,未来十年荣景可期。

但现在的郭台铭,却依旧为了鸿海在后苹果时代的成长动能,四处奔波,美国威州厂、日本夏普的投资,都还没到收成期。

此时此刻,一旦郭台铭决定参选总统,要放手给干部“学会成长”,究竟谁有能耐接下郭台铭的鸿海帝国的棒子?

《路透社》(Reuters)点名老臣、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但一名泛鸿海集团干部指出,自己不曾听过卢松青被点名为接班人。

“卢确实是很棒的能带领业务的领导人,戴社长营运功力也很厉害,但其实钱妈妈(指鸿海副总黄秋莲)最会赚钱,”这名高层指出各大将各有所长。

一名资深科技分析师观察,鸿海集团过去几年已经陆续开始“控股化”,一直将公司、小金鸡分拆出去挂牌上市,母公司就控股。整个帝国因为强人的退居幕后,不再有强人的鸿海,走的就像一个邦联国家。

“现在的鸿海集团,就像军阀封疆后各拥山头,各自上市,彼此不服。现在是因为还有个郭台铭在协调,但他不在集团内担任总裁舵手后,鸿海集团没有了中心领导,帝国会不会就瓦解了?”这名资深分析师认为,“如果仔细想,这对鸿海其实是不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郭台铭参选,势必要和鸿海有相当程度的切割。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放下”吗?谁能接下鸿海帝国的棒?



撰文 / 黄亦筠、杨卓翰、陈良榕

■ 4月16日上午,鸿海科技集团(富士康为其商标名称)董事长郭台铭参加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台北举办的印太安全对话研讨会。进场前,在媒体追问何时决定选总统时,郭台铭脱口而出“就这两天”,甚至透露可能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编者注:郭台铭已于本周二(16日)下午正式宣布加入2020台湾大选,并会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

这个回答,经网路媒体、电视新闻快速传播之后,瞬间全台为之震惊——难道谣言是真的,台湾首富真的有可能变成台湾总统?

一位了解鸿海内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早在特朗普、韩国瑜等非典型政治人物爆冷打赢选战之后,郭台铭便萌生“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

“郭台铭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这位人士指出。因此郭台铭一开始不敢声张,先鸭子划水,分别在今年1月、3月陆续设立Facebook、LINE粉丝专页,表达自己对国家大事的针砭,试探外界反应,鸿海内部甚至还有一组人专门做民调、试水温。

在16日研讨会中途空档,郭台铭再度被媒体包围。他开始侃侃而谈,诸多“放在总统的高度”的问题,现场气氛开始走向政见发表会时,突然有媒体提问,“郭董,你放得下鸿海吗?”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他认真回答,接着,他讲了一个过去从未透露的轶事,而且与已逝的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有关。

“我曾经跟王永庆董事长讲过一句话,”他说,“可能你们不晓得,当初王永庆有退到第二线。”

郭台铭认为,起因是他的一番建言,他告诉王永庆,乾隆皇帝在位长达60年是造成清朝由盛转衰的关键,应该多把工作交给年轻人。

他接着话锋一转,回到自己公司的干部,“我训练他们,一起工作40年,我要学会放下,他们才会学会成长。”

从郭台铭的公开谈话判断,选总统还在长考阶段,但似乎“放下”、“退到第二线”,已然势在必行。

根据台湾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总统当选人(包含配偶及未成年子女)所持有的国内之上市及上柜股票,必须于就职日起3个月内办理信托并申报。郭台铭所持有的133万张鸿海股票,一旦全数信托,他的鸿海董事资格并不会丧失。

只不过,台湾普遍民情恐怕很难接受,一国之尊还参与一家大型企业的经营。一旦郭台铭打定主意参选,势必与鸿海做相当程度的切割。

但现在的鸿海,真的能让郭台铭“放下”吗?

亮眼股价的警讯

现在的鸿海股价,是最近半年来最亮眼的时候。自从3月底,鸿海公告2018第4季业绩,好的超乎预期,自此之后鸿海股价一路大涨了22%(至4月16日),也收复了台股第二大市值企业的地位。

但细看最近几份外资研究报告,鸿海亮眼股价的背后,其实依旧充满警讯。

例如,从2017年9月就开始对鸿海看法保守的JPMorgan,在4月11日将鸿海的评价改为买进,目标价维持在去年12月所看的105元。分析师Gokul Hariharan在报告中指出,这次调动评价,主因有三:

1. 关键投资人对iPhone出货量疲软、鸿海2019年营收成长停滞、未来战略不清楚等三大问题已经反应在股价上了。

2. 鸿海子公司富智康(FIH)在2018年创下新台币268亿元的亏损纪录,是鸿海前一波股价低潮的主因之一,但富智康的拯救计划已经上路。

富智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供货芬兰新创公司HMD设计的诺基亚(Nokia)品牌手机,从此承受巨额亏损。2019年富智康淡出Nokia供应链,所以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毛利可以明显提升。

同时鸿海也开始砍营业费用。从2018第四季的财报可以看出来,营业利润开始往上走,营业费用和去年同期比下降15%,2019年的营业利润应该会上扬。

3. iPhone销售预期现在也在谷底,短期销售预期回稳,如果苹果(Apple)愿意调整价格,情况会更好。

但是鸿海股票现在的价值(valuation)在史上低点,2019年的股价净值比仅是0.9倍,比金融海啸时还要低。这也是JPMorgan喊买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鸿海这一波股价向上修正,主因来自削减成本、利空出净等一次性因素。事实上,JPMorgan仍然不看好鸿海未来的营收动能。预期2019年全年将会是负成长,2020年及2021年也仅微幅成长,过去几年的高成长一去不复还。

其他几家外资,看法也都类似。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认为,鸿海第四季的毛利率非常亮眼,但是这是削减成本(cost down)的效果,长期来说无法持续。

而且就长远来看,德意志银行认为,减少支出可能会限制鸿海的多元化经营策略。因此,虽然提高目标及EPS预测,但还是维持中立。

能否摆脱“后苹果时代”的诅咒?

花旗银行对鸿海的长期展望更加悲观,认为虽然鸿海2018年第四季的数字暂时脱险,但是未来的前景仍不看好,因为手机需求下滑、产业竞争激烈。虽然未来股价会上升,但是毛利波动度会变大,现在说买进还太早。

也就是说,鸿海这艘年营收达新台币5.3万亿元的超级战舰,尽管经历入主夏普(Sharp)、重振Nokia品牌等多方转型尝试,但依旧没有从“后苹果的诅咒”走出,将跟着大客户产品的销售乏力,一起慢慢下沉。

很多人好奇,之前电视、报纸传得沸沸扬扬的华为订单呢?华为是今年成长动能最强的手机品牌,真拿到华为手机大单,鸿海便如同打了一剂强心针。

日前曾传出,华为新款手机P30由鸿海郑州厂负责组装。一名了解鸿海的供应链人士驳斥,“郑州厂是专门用来组装苹果iPhone手机的,苹果不会允许另外一个竞争对手进来共用。”

据了解,目前华为手机的单是由泛鸿海集团旗下负责非苹果手机组装的富智康组装,譬如华为上一款热卖机Mate20Pro。但高阶P30并非在富智康组装,而是在华为自己的东莞厂内组装。

谁能接棒?

当年王永庆兄弟能从容退居二线,主要因为当时六轻炼油厂的投资已然大获成功,未来十年荣景可期。

但现在的郭台铭,却依旧为了鸿海在后苹果时代的成长动能,四处奔波,美国威州厂、日本夏普的投资,都还没到收成期。

此时此刻,一旦郭台铭决定参选总统,要放手给干部“学会成长”,究竟谁有能耐接下郭台铭的鸿海帝国的棒子?

《路透社》(Reuters)点名老臣、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但一名泛鸿海集团干部指出,自己不曾听过卢松青被点名为接班人。

“卢确实是很棒的能带领业务的领导人,戴社长营运功力也很厉害,但其实钱妈妈(指鸿海副总黄秋莲)最会赚钱,”这名高层指出各大将各有所长。

一名资深科技分析师观察,鸿海集团过去几年已经陆续开始“控股化”,一直将公司、小金鸡分拆出去挂牌上市,母公司就控股。整个帝国因为强人的退居幕后,不再有强人的鸿海,走的就像一个邦联国家。

“现在的鸿海集团,就像军阀封疆后各拥山头,各自上市,彼此不服。现在是因为还有个郭台铭在协调,但他不在集团内担任总裁舵手后,鸿海集团没有了中心领导,帝国会不会就瓦解了?”这名资深分析师认为,“如果仔细想,这对鸿海其实是不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OR 特别推荐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