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新推出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启动上线交易。但要产生切实的减排效果,碳交易价格将需要快速上涨。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引导投资进入绿色技术领域。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周,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进行太空旅行的几位亿万富豪时,地球上的一项重大进展却只吸引了少许注意力:上周五,期待已久的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正式启动。

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运作的好坏可在很大程度决定世界到底有多大机会减少发生最坏气候状况的可能性。这也可能最终成为中国和西方之间的一个关键问题。如果美国和欧盟认为中国对解决排放问题的态度是认真的,可能有助于促使发达国家采取更积极的气候行动,并为中国与欧美之间建立一种总体上零和博弈味道较弱的关系打开更多空间。


到目前为止,可能有理由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但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依然明显过低,而且该市场本身仍然将钢铁等主要能源的用户排除在外。这两者都需要尽快改变。如果没有像欧洲那样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少碳排放配额总量和进行配额拍卖,那么大幅减排可能仍难以实现;中国目前的制度仅根据发电企业前几年的发电量和碳排放量来分配碳排放配额。燃煤电厂和为这些电厂服务的银行财务状况糟糕,也加大了中国政府针对煤炭行业迅速采取严厉行动的难度。

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周五收于每吨人民币51.23元(合7.91美元),仍远低于欧洲每吨约60美元的价格,而且可能低于真正改变企业碳排放行为所需要的价位。 例如,澳新银行(ANZ Bank)估计,每吨人民币36元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只会令中国燃煤电厂的运营成本增加约5%。世界银行(World Bank) 2016年的一份报告认为,如果要让中国2030年的碳排放比该行的基线预期减少16%,那么届时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需要提高到每吨人民币157元。

中国监管机构似乎确实对解决问题持开放态度。生态环境部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规定,重点排放单位未按时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仅处以人民币3万元(约合4,630美元)的罚款。生态环境部在3月份进一步推出《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草案修改稿)》,其中规定,重点排放单位不清缴或者未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可处以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对于大型发电企业来说,这个罚款额可能还是太低了,但至少这个规定显示出中国要朝正确方向发展的意愿。

即将面临的一个考验是,中国政府将多快允许真正的投机者参与碳排放市场交易,方式可能包括允许金融机构直接参与以及引入远期合约等工具,正如一些地区试点项目已经做的那样。这样做料将增加市场深度,但同时也可能推高价格并加剧波动。目前,发电企业只能在彼此间交易配额。

最后,让人对这个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持乐观看法的最大理由是,中国政府需要这个机制发挥作用。多年来,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将投资从钢铁等高耗能行业引导至包含绿色技术在内的高科技行业,但成果喜忧参半。把碳交易真正搞起来就是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拥有漫长的海岸线,该国已经在努力使广袤且缺乏水资源的北方地区能恰当用水。

理论上讲,这应该意味着未来的碳交易价格高得多,对投资者来说或许也是机会。全球其他地区应该对此密切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碳交易市场开市喜忧参半

发布日期:2021-07-20 16:46
摘要:中国新推出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启动上线交易。但要产生切实的减排效果,碳交易价格将需要快速上涨。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引导投资进入绿色技术领域。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周,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进行太空旅行的几位亿万富豪时,地球上的一项重大进展却只吸引了少许注意力:上周五,期待已久的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正式启动。

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运作的好坏可在很大程度决定世界到底有多大机会减少发生最坏气候状况的可能性。这也可能最终成为中国和西方之间的一个关键问题。如果美国和欧盟认为中国对解决排放问题的态度是认真的,可能有助于促使发达国家采取更积极的气候行动,并为中国与欧美之间建立一种总体上零和博弈味道较弱的关系打开更多空间。


到目前为止,可能有理由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但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依然明显过低,而且该市场本身仍然将钢铁等主要能源的用户排除在外。这两者都需要尽快改变。如果没有像欧洲那样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少碳排放配额总量和进行配额拍卖,那么大幅减排可能仍难以实现;中国目前的制度仅根据发电企业前几年的发电量和碳排放量来分配碳排放配额。燃煤电厂和为这些电厂服务的银行财务状况糟糕,也加大了中国政府针对煤炭行业迅速采取严厉行动的难度。

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周五收于每吨人民币51.23元(合7.91美元),仍远低于欧洲每吨约60美元的价格,而且可能低于真正改变企业碳排放行为所需要的价位。 例如,澳新银行(ANZ Bank)估计,每吨人民币36元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只会令中国燃煤电厂的运营成本增加约5%。世界银行(World Bank) 2016年的一份报告认为,如果要让中国2030年的碳排放比该行的基线预期减少16%,那么届时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需要提高到每吨人民币157元。

中国监管机构似乎确实对解决问题持开放态度。生态环境部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规定,重点排放单位未按时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仅处以人民币3万元(约合4,630美元)的罚款。生态环境部在3月份进一步推出《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草案修改稿)》,其中规定,重点排放单位不清缴或者未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可处以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对于大型发电企业来说,这个罚款额可能还是太低了,但至少这个规定显示出中国要朝正确方向发展的意愿。

即将面临的一个考验是,中国政府将多快允许真正的投机者参与碳排放市场交易,方式可能包括允许金融机构直接参与以及引入远期合约等工具,正如一些地区试点项目已经做的那样。这样做料将增加市场深度,但同时也可能推高价格并加剧波动。目前,发电企业只能在彼此间交易配额。

最后,让人对这个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持乐观看法的最大理由是,中国政府需要这个机制发挥作用。多年来,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将投资从钢铁等高耗能行业引导至包含绿色技术在内的高科技行业,但成果喜忧参半。把碳交易真正搞起来就是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拥有漫长的海岸线,该国已经在努力使广袤且缺乏水资源的北方地区能恰当用水。

理论上讲,这应该意味着未来的碳交易价格高得多,对投资者来说或许也是机会。全球其他地区应该对此密切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新推出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启动上线交易。但要产生切实的减排效果,碳交易价格将需要快速上涨。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引导投资进入绿色技术领域。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周,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进行太空旅行的几位亿万富豪时,地球上的一项重大进展却只吸引了少许注意力:上周五,期待已久的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正式启动。

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运作的好坏可在很大程度决定世界到底有多大机会减少发生最坏气候状况的可能性。这也可能最终成为中国和西方之间的一个关键问题。如果美国和欧盟认为中国对解决排放问题的态度是认真的,可能有助于促使发达国家采取更积极的气候行动,并为中国与欧美之间建立一种总体上零和博弈味道较弱的关系打开更多空间。


到目前为止,可能有理由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但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依然明显过低,而且该市场本身仍然将钢铁等主要能源的用户排除在外。这两者都需要尽快改变。如果没有像欧洲那样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少碳排放配额总量和进行配额拍卖,那么大幅减排可能仍难以实现;中国目前的制度仅根据发电企业前几年的发电量和碳排放量来分配碳排放配额。燃煤电厂和为这些电厂服务的银行财务状况糟糕,也加大了中国政府针对煤炭行业迅速采取严厉行动的难度。

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周五收于每吨人民币51.23元(合7.91美元),仍远低于欧洲每吨约60美元的价格,而且可能低于真正改变企业碳排放行为所需要的价位。 例如,澳新银行(ANZ Bank)估计,每吨人民币36元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只会令中国燃煤电厂的运营成本增加约5%。世界银行(World Bank) 2016年的一份报告认为,如果要让中国2030年的碳排放比该行的基线预期减少16%,那么届时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需要提高到每吨人民币157元。

中国监管机构似乎确实对解决问题持开放态度。生态环境部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规定,重点排放单位未按时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仅处以人民币3万元(约合4,630美元)的罚款。生态环境部在3月份进一步推出《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草案修改稿)》,其中规定,重点排放单位不清缴或者未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可处以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对于大型发电企业来说,这个罚款额可能还是太低了,但至少这个规定显示出中国要朝正确方向发展的意愿。

即将面临的一个考验是,中国政府将多快允许真正的投机者参与碳排放市场交易,方式可能包括允许金融机构直接参与以及引入远期合约等工具,正如一些地区试点项目已经做的那样。这样做料将增加市场深度,但同时也可能推高价格并加剧波动。目前,发电企业只能在彼此间交易配额。

最后,让人对这个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持乐观看法的最大理由是,中国政府需要这个机制发挥作用。多年来,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将投资从钢铁等高耗能行业引导至包含绿色技术在内的高科技行业,但成果喜忧参半。把碳交易真正搞起来就是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拥有漫长的海岸线,该国已经在努力使广袤且缺乏水资源的北方地区能恰当用水。

理论上讲,这应该意味着未来的碳交易价格高得多,对投资者来说或许也是机会。全球其他地区应该对此密切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碳交易市场开市喜忧参半

发布日期:2021-07-20 16:46
摘要:中国新推出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启动上线交易。但要产生切实的减排效果,碳交易价格将需要快速上涨。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引导投资进入绿色技术领域。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过去一周,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进行太空旅行的几位亿万富豪时,地球上的一项重大进展却只吸引了少许注意力:上周五,期待已久的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正式启动。

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运作的好坏可在很大程度决定世界到底有多大机会减少发生最坏气候状况的可能性。这也可能最终成为中国和西方之间的一个关键问题。如果美国和欧盟认为中国对解决排放问题的态度是认真的,可能有助于促使发达国家采取更积极的气候行动,并为中国与欧美之间建立一种总体上零和博弈味道较弱的关系打开更多空间。


到目前为止,可能有理由保持谨慎乐观态度。 但中国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依然明显过低,而且该市场本身仍然将钢铁等主要能源的用户排除在外。这两者都需要尽快改变。如果没有像欧洲那样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少碳排放配额总量和进行配额拍卖,那么大幅减排可能仍难以实现;中国目前的制度仅根据发电企业前几年的发电量和碳排放量来分配碳排放配额。燃煤电厂和为这些电厂服务的银行财务状况糟糕,也加大了中国政府针对煤炭行业迅速采取严厉行动的难度。

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周五收于每吨人民币51.23元(合7.91美元),仍远低于欧洲每吨约60美元的价格,而且可能低于真正改变企业碳排放行为所需要的价位。 例如,澳新银行(ANZ Bank)估计,每吨人民币36元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只会令中国燃煤电厂的运营成本增加约5%。世界银行(World Bank) 2016年的一份报告认为,如果要让中国2030年的碳排放比该行的基线预期减少16%,那么届时的碳排放权交易价格需要提高到每吨人民币157元。

中国监管机构似乎确实对解决问题持开放态度。生态环境部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规定,重点排放单位未按时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仅处以人民币3万元(约合4,630美元)的罚款。生态环境部在3月份进一步推出《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草案修改稿)》,其中规定,重点排放单位不清缴或者未足额清缴碳排放配额的,最高可处以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对于大型发电企业来说,这个罚款额可能还是太低了,但至少这个规定显示出中国要朝正确方向发展的意愿。

即将面临的一个考验是,中国政府将多快允许真正的投机者参与碳排放市场交易,方式可能包括允许金融机构直接参与以及引入远期合约等工具,正如一些地区试点项目已经做的那样。这样做料将增加市场深度,但同时也可能推高价格并加剧波动。目前,发电企业只能在彼此间交易配额。

最后,让人对这个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持乐观看法的最大理由是,中国政府需要这个机制发挥作用。多年来,政策制定者一直试图将投资从钢铁等高耗能行业引导至包含绿色技术在内的高科技行业,但成果喜忧参半。把碳交易真正搞起来就是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中国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国家,拥有漫长的海岸线,该国已经在努力使广袤且缺乏水资源的北方地区能恰当用水。

理论上讲,这应该意味着未来的碳交易价格高得多,对投资者来说或许也是机会。全球其他地区应该对此密切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