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全国碳交易所开启,价格机制在碳排放权交易的过程中举足轻重。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王梦汐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媒体报道,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首日成交量410.4万吨,成交额21023.01万元,成交均价51.23元/吨。市场启动初期,仅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之间可以开展配额现货交易,首批被纳入管理的是发电行业2225家重点排放单位。据测算,覆盖企业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超过40亿吨/年,这也意味着中国的碳市场一经启动就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根据生态环境部的工作安排,下一步将根据市场运行情况及其它行业的数据成熟度适时纳入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航空等行业。届时覆盖规模将逾全国碳排放总量的 80%。通过市场倒逼企业技术升级和降低能耗,将推动全面绿色转型和碳中和目标的达成。

碳市场等机制使碳价对碳排放权交易举足轻重。那么未来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碳定价政策是指利用价格与市场机制引导排放主体自主减排的政策行为,被广泛视为实现所需大幅减排的最重要政策工具之一。作为两种基本的碳定价机制,碳税和碳市场的理论渊源分别来自于庇古和科斯。庇古主张施行庇古税,而科斯则认为应该通过市场自由交易对外部性定价。截至2021年4月初,全球共有61个碳定价机制在运行,包括35个碳税机制和26个碳交易机制。

从长期来看,碳价格长期抬升或成必然。原因之一是,气候目标将倒逼碳价格上涨。IMF在 2021年6月18日发布的提议中表示为了实现1.5℃或2℃温度目标,将要求全球到2030年削减1/4至1/2的碳排放量,这或等价于要求全球碳价格提升至75美元/吨左右。二是,循序渐进的提高碳价格可以鼓励创新及向可再生能源、清洁出行和低碳技术的转型。价格上升意味着生产商将倾向于选择替代能源或者突破性技术来减少成本。三是国际碳市场的趋同效应。发展国际碳市场是大势所趋。国际碳市场要求各国达成共识并实现碳市场的对接,这不仅需要规则和标准的统一,而且也需保证碳价的一致性。全球统一碳定价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必然抬升价格,从而快速与国际接轨,并减少因碳价过低而出现国际碳市场套利的现象。从UNFCCC的CDM机制来看,欠发达国家在CDM市场中处于被动地位,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国际碳交易市场实际上是发展中国家在帮助发达国家在减排问题上减少成本,扮演着“卖炭翁”的角色。

碳价长期或处于上升通道,但短期波动的特征仍然十分明显。1、碳交易市场开市初期碳价飙升。欧洲最早开始碳交易,2005年1月1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建立,开启为期三年的实验性阶段,主要目的是“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欧盟碳配额(EUA)以低于10欧元/吨的价格开始交易,到2005年中旬时,EUA价格已飙升至30欧元/吨,原因是,在碳交易市场初期,投资机构通常都在建仓,因而对碳配额和碳减排量有较大的需求。而且市场信息不明确,控排企业较为保守,保留碳配额,而配额短缺的企业积极购买配额平仓,因此造成短期内碳价上涨。2、外部冲击会加剧碳价波动,且具有一定的持续性。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相继发生后,工业生产及其对碳配额的需求被削减,造成了碳配额过剩的局面,在2008年末至2017年末的一段时间内,碳价低迷且稳定。3、碳价存在季节性波动规律,且各年的季节性波动规律较为一致,主要表现为夏秋季下降,冬春季上升的特点,气温是碳价格季节性波动规律形成的主要原因。

那么哪些外部冲击会影响碳价的波动呢?根据彭博新能源的分析,欧盟碳交易所得碳价主要受到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的影响。首先,碳排放权政策的不同将对碳价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宽松时,企业机构等对需要购买的碳排放权数量减少,会导致碳价格走低;而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严格时,则刚性比较强,会导致碳的市场价格因为需求增加而上涨。此外,政策规定派发的免费配额多少也会对碳价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通常来讲,免费配额越多,碳价越低。其次,经济环境以及GDP工业增加值等众多指标也会影响碳排放量的多少,进而影响碳价格。比如金融危机带来生产能力受损,也降低了碳排放量及对碳配额的需求。此外,燃料价格的上涨,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等,会使企业使用替代性的清洁能源的动机增强,从而降低碳排放量以及对碳排放配额的需求,进而带动碳价走低。再者,低碳、零碳或负碳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将显著降低这些技术的使用成本,得以在企业层面普及,并相应的减少企业对碳配额的交易需求,导致供需结构发生变化,如不及时调整碳配额总量,将使碳价显著下行。最后,天气变化对温室气体的排放具有即时性的影响,比如在冬天由于对电力和其他化石能源的需求增加,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会明显增多,进而影响碳配额的需求增加和碳价格的上涨。

为了防范市场失灵以及应对短期碳价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各国/地区以设置交易价格上限或下限为原理,设计出了不同的稳定碳价的措施(图表6)。其中拍卖保留价和成本控制储备使用率较高。成本控制储备(CCR)是2014年区域温室气体倡议(RGGI)改革后引入的调控机制,以替代安全阀机制。成本控制储备由配额总量之外的固定数量的配额组成,只有在碳价格高于特定的价格水平的时候成本控制储备配额才能被用于出售,此时成本控制储备配额将以成本控制储备触发价格或高于该价格的水平出售。成本控制储备配额的作用是增加配额供给,防止拍卖结算价格过高。

来源:世界银行

施加碳定价的本质是将外部成本内部化,因此会对企业造成额外的成本负担。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碳价对经济的影响会经历四个阶段。第一,在较短期内,相关行业投入品价格受碳价影响而升高,但还未传导至产出品价格,导致利润缩减和资本回报率降低;第二,在短期内,中间品和产出品的价格均逐步上升以覆盖攀升的能源成本,导致二者的需求削弱或被进口替代;第三,在中期内,为了改善现状,产出品生产商已找到部分投入品和中间品的替代品,从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结构发生改变,但是资本要素还未发生转移;第四,在长期内,资本开始重新配置,以便在所有行业获得相同的经济回报。重点是碳定价政策对消费模式的长期影响将使最终需求转向能源密集度较低的产品。这种最终需求的转变改变了生产结构和总能源消耗,并改变了相对于劳动力的资本成本。根据美国国家环境经济中心(NCEE)的测算,当碳定价为15美元/吨时,短期内产出受到负面影响较大的五个行业依次是煤、汽油、电力公用事业、纺织、有色金属,而长期来看,五个行业依次是煤、电力公用事业、汽油生产和分销、汽油开采以及原油开采。

由于目前中国试点碳市场的碳价格处于全球低位(国内碳定价最高的上海也仅为6美元/吨),且还未开征碳税。所以在碳市场发展初期,成熟的欧美碳定价经验对中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那么如何平衡统一碳定价对不同行业的负面影响呢?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补贴政策将被视为最可取的方法之一。截至2020年末,全球范围内的碳定价机制获得了53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18%。从行业层面来看,由于各个产业对碳定价的反映不尽相同,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可以将碳税或碳交易所得的收入进行产业间的合理调度,来投资创新减排技术和低碳能源与资产。

综上所述,长期来看,尤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欠发达国家来说,碳价上涨或成为一种必然,但是在总量目标之下,短期内碳价格仍受到多方因素的影响,比如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此外,碳定价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负担,从而使产业链出现循序渐进的调整,并对不同行业带来强度和时间上的不同影响。而以碳收入的重新分配为基础的补贴政策或是产业链调整的“润滑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碳价格未来如何走?

发布日期:2021-07-19 09:56
摘要:全国碳交易所开启,价格机制在碳排放权交易的过程中举足轻重。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王梦汐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媒体报道,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首日成交量410.4万吨,成交额21023.01万元,成交均价51.23元/吨。市场启动初期,仅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之间可以开展配额现货交易,首批被纳入管理的是发电行业2225家重点排放单位。据测算,覆盖企业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超过40亿吨/年,这也意味着中国的碳市场一经启动就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根据生态环境部的工作安排,下一步将根据市场运行情况及其它行业的数据成熟度适时纳入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航空等行业。届时覆盖规模将逾全国碳排放总量的 80%。通过市场倒逼企业技术升级和降低能耗,将推动全面绿色转型和碳中和目标的达成。

碳市场等机制使碳价对碳排放权交易举足轻重。那么未来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碳定价政策是指利用价格与市场机制引导排放主体自主减排的政策行为,被广泛视为实现所需大幅减排的最重要政策工具之一。作为两种基本的碳定价机制,碳税和碳市场的理论渊源分别来自于庇古和科斯。庇古主张施行庇古税,而科斯则认为应该通过市场自由交易对外部性定价。截至2021年4月初,全球共有61个碳定价机制在运行,包括35个碳税机制和26个碳交易机制。

从长期来看,碳价格长期抬升或成必然。原因之一是,气候目标将倒逼碳价格上涨。IMF在 2021年6月18日发布的提议中表示为了实现1.5℃或2℃温度目标,将要求全球到2030年削减1/4至1/2的碳排放量,这或等价于要求全球碳价格提升至75美元/吨左右。二是,循序渐进的提高碳价格可以鼓励创新及向可再生能源、清洁出行和低碳技术的转型。价格上升意味着生产商将倾向于选择替代能源或者突破性技术来减少成本。三是国际碳市场的趋同效应。发展国际碳市场是大势所趋。国际碳市场要求各国达成共识并实现碳市场的对接,这不仅需要规则和标准的统一,而且也需保证碳价的一致性。全球统一碳定价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必然抬升价格,从而快速与国际接轨,并减少因碳价过低而出现国际碳市场套利的现象。从UNFCCC的CDM机制来看,欠发达国家在CDM市场中处于被动地位,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国际碳交易市场实际上是发展中国家在帮助发达国家在减排问题上减少成本,扮演着“卖炭翁”的角色。

碳价长期或处于上升通道,但短期波动的特征仍然十分明显。1、碳交易市场开市初期碳价飙升。欧洲最早开始碳交易,2005年1月1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建立,开启为期三年的实验性阶段,主要目的是“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欧盟碳配额(EUA)以低于10欧元/吨的价格开始交易,到2005年中旬时,EUA价格已飙升至30欧元/吨,原因是,在碳交易市场初期,投资机构通常都在建仓,因而对碳配额和碳减排量有较大的需求。而且市场信息不明确,控排企业较为保守,保留碳配额,而配额短缺的企业积极购买配额平仓,因此造成短期内碳价上涨。2、外部冲击会加剧碳价波动,且具有一定的持续性。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相继发生后,工业生产及其对碳配额的需求被削减,造成了碳配额过剩的局面,在2008年末至2017年末的一段时间内,碳价低迷且稳定。3、碳价存在季节性波动规律,且各年的季节性波动规律较为一致,主要表现为夏秋季下降,冬春季上升的特点,气温是碳价格季节性波动规律形成的主要原因。

那么哪些外部冲击会影响碳价的波动呢?根据彭博新能源的分析,欧盟碳交易所得碳价主要受到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的影响。首先,碳排放权政策的不同将对碳价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宽松时,企业机构等对需要购买的碳排放权数量减少,会导致碳价格走低;而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严格时,则刚性比较强,会导致碳的市场价格因为需求增加而上涨。此外,政策规定派发的免费配额多少也会对碳价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通常来讲,免费配额越多,碳价越低。其次,经济环境以及GDP工业增加值等众多指标也会影响碳排放量的多少,进而影响碳价格。比如金融危机带来生产能力受损,也降低了碳排放量及对碳配额的需求。此外,燃料价格的上涨,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等,会使企业使用替代性的清洁能源的动机增强,从而降低碳排放量以及对碳排放配额的需求,进而带动碳价走低。再者,低碳、零碳或负碳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将显著降低这些技术的使用成本,得以在企业层面普及,并相应的减少企业对碳配额的交易需求,导致供需结构发生变化,如不及时调整碳配额总量,将使碳价显著下行。最后,天气变化对温室气体的排放具有即时性的影响,比如在冬天由于对电力和其他化石能源的需求增加,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会明显增多,进而影响碳配额的需求增加和碳价格的上涨。

为了防范市场失灵以及应对短期碳价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各国/地区以设置交易价格上限或下限为原理,设计出了不同的稳定碳价的措施(图表6)。其中拍卖保留价和成本控制储备使用率较高。成本控制储备(CCR)是2014年区域温室气体倡议(RGGI)改革后引入的调控机制,以替代安全阀机制。成本控制储备由配额总量之外的固定数量的配额组成,只有在碳价格高于特定的价格水平的时候成本控制储备配额才能被用于出售,此时成本控制储备配额将以成本控制储备触发价格或高于该价格的水平出售。成本控制储备配额的作用是增加配额供给,防止拍卖结算价格过高。

来源:世界银行

施加碳定价的本质是将外部成本内部化,因此会对企业造成额外的成本负担。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碳价对经济的影响会经历四个阶段。第一,在较短期内,相关行业投入品价格受碳价影响而升高,但还未传导至产出品价格,导致利润缩减和资本回报率降低;第二,在短期内,中间品和产出品的价格均逐步上升以覆盖攀升的能源成本,导致二者的需求削弱或被进口替代;第三,在中期内,为了改善现状,产出品生产商已找到部分投入品和中间品的替代品,从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结构发生改变,但是资本要素还未发生转移;第四,在长期内,资本开始重新配置,以便在所有行业获得相同的经济回报。重点是碳定价政策对消费模式的长期影响将使最终需求转向能源密集度较低的产品。这种最终需求的转变改变了生产结构和总能源消耗,并改变了相对于劳动力的资本成本。根据美国国家环境经济中心(NCEE)的测算,当碳定价为15美元/吨时,短期内产出受到负面影响较大的五个行业依次是煤、汽油、电力公用事业、纺织、有色金属,而长期来看,五个行业依次是煤、电力公用事业、汽油生产和分销、汽油开采以及原油开采。

由于目前中国试点碳市场的碳价格处于全球低位(国内碳定价最高的上海也仅为6美元/吨),且还未开征碳税。所以在碳市场发展初期,成熟的欧美碳定价经验对中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那么如何平衡统一碳定价对不同行业的负面影响呢?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补贴政策将被视为最可取的方法之一。截至2020年末,全球范围内的碳定价机制获得了53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18%。从行业层面来看,由于各个产业对碳定价的反映不尽相同,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可以将碳税或碳交易所得的收入进行产业间的合理调度,来投资创新减排技术和低碳能源与资产。

综上所述,长期来看,尤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欠发达国家来说,碳价上涨或成为一种必然,但是在总量目标之下,短期内碳价格仍受到多方因素的影响,比如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此外,碳定价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负担,从而使产业链出现循序渐进的调整,并对不同行业带来强度和时间上的不同影响。而以碳收入的重新分配为基础的补贴政策或是产业链调整的“润滑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全国碳交易所开启,价格机制在碳排放权交易的过程中举足轻重。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王梦汐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媒体报道,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首日成交量410.4万吨,成交额21023.01万元,成交均价51.23元/吨。市场启动初期,仅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之间可以开展配额现货交易,首批被纳入管理的是发电行业2225家重点排放单位。据测算,覆盖企业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超过40亿吨/年,这也意味着中国的碳市场一经启动就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根据生态环境部的工作安排,下一步将根据市场运行情况及其它行业的数据成熟度适时纳入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航空等行业。届时覆盖规模将逾全国碳排放总量的 80%。通过市场倒逼企业技术升级和降低能耗,将推动全面绿色转型和碳中和目标的达成。

碳市场等机制使碳价对碳排放权交易举足轻重。那么未来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碳定价政策是指利用价格与市场机制引导排放主体自主减排的政策行为,被广泛视为实现所需大幅减排的最重要政策工具之一。作为两种基本的碳定价机制,碳税和碳市场的理论渊源分别来自于庇古和科斯。庇古主张施行庇古税,而科斯则认为应该通过市场自由交易对外部性定价。截至2021年4月初,全球共有61个碳定价机制在运行,包括35个碳税机制和26个碳交易机制。

从长期来看,碳价格长期抬升或成必然。原因之一是,气候目标将倒逼碳价格上涨。IMF在 2021年6月18日发布的提议中表示为了实现1.5℃或2℃温度目标,将要求全球到2030年削减1/4至1/2的碳排放量,这或等价于要求全球碳价格提升至75美元/吨左右。二是,循序渐进的提高碳价格可以鼓励创新及向可再生能源、清洁出行和低碳技术的转型。价格上升意味着生产商将倾向于选择替代能源或者突破性技术来减少成本。三是国际碳市场的趋同效应。发展国际碳市场是大势所趋。国际碳市场要求各国达成共识并实现碳市场的对接,这不仅需要规则和标准的统一,而且也需保证碳价的一致性。全球统一碳定价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必然抬升价格,从而快速与国际接轨,并减少因碳价过低而出现国际碳市场套利的现象。从UNFCCC的CDM机制来看,欠发达国家在CDM市场中处于被动地位,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国际碳交易市场实际上是发展中国家在帮助发达国家在减排问题上减少成本,扮演着“卖炭翁”的角色。

碳价长期或处于上升通道,但短期波动的特征仍然十分明显。1、碳交易市场开市初期碳价飙升。欧洲最早开始碳交易,2005年1月1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建立,开启为期三年的实验性阶段,主要目的是“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欧盟碳配额(EUA)以低于10欧元/吨的价格开始交易,到2005年中旬时,EUA价格已飙升至30欧元/吨,原因是,在碳交易市场初期,投资机构通常都在建仓,因而对碳配额和碳减排量有较大的需求。而且市场信息不明确,控排企业较为保守,保留碳配额,而配额短缺的企业积极购买配额平仓,因此造成短期内碳价上涨。2、外部冲击会加剧碳价波动,且具有一定的持续性。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相继发生后,工业生产及其对碳配额的需求被削减,造成了碳配额过剩的局面,在2008年末至2017年末的一段时间内,碳价低迷且稳定。3、碳价存在季节性波动规律,且各年的季节性波动规律较为一致,主要表现为夏秋季下降,冬春季上升的特点,气温是碳价格季节性波动规律形成的主要原因。

那么哪些外部冲击会影响碳价的波动呢?根据彭博新能源的分析,欧盟碳交易所得碳价主要受到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的影响。首先,碳排放权政策的不同将对碳价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宽松时,企业机构等对需要购买的碳排放权数量减少,会导致碳价格走低;而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严格时,则刚性比较强,会导致碳的市场价格因为需求增加而上涨。此外,政策规定派发的免费配额多少也会对碳价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通常来讲,免费配额越多,碳价越低。其次,经济环境以及GDP工业增加值等众多指标也会影响碳排放量的多少,进而影响碳价格。比如金融危机带来生产能力受损,也降低了碳排放量及对碳配额的需求。此外,燃料价格的上涨,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等,会使企业使用替代性的清洁能源的动机增强,从而降低碳排放量以及对碳排放配额的需求,进而带动碳价走低。再者,低碳、零碳或负碳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将显著降低这些技术的使用成本,得以在企业层面普及,并相应的减少企业对碳配额的交易需求,导致供需结构发生变化,如不及时调整碳配额总量,将使碳价显著下行。最后,天气变化对温室气体的排放具有即时性的影响,比如在冬天由于对电力和其他化石能源的需求增加,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会明显增多,进而影响碳配额的需求增加和碳价格的上涨。

为了防范市场失灵以及应对短期碳价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各国/地区以设置交易价格上限或下限为原理,设计出了不同的稳定碳价的措施(图表6)。其中拍卖保留价和成本控制储备使用率较高。成本控制储备(CCR)是2014年区域温室气体倡议(RGGI)改革后引入的调控机制,以替代安全阀机制。成本控制储备由配额总量之外的固定数量的配额组成,只有在碳价格高于特定的价格水平的时候成本控制储备配额才能被用于出售,此时成本控制储备配额将以成本控制储备触发价格或高于该价格的水平出售。成本控制储备配额的作用是增加配额供给,防止拍卖结算价格过高。

来源:世界银行

施加碳定价的本质是将外部成本内部化,因此会对企业造成额外的成本负担。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碳价对经济的影响会经历四个阶段。第一,在较短期内,相关行业投入品价格受碳价影响而升高,但还未传导至产出品价格,导致利润缩减和资本回报率降低;第二,在短期内,中间品和产出品的价格均逐步上升以覆盖攀升的能源成本,导致二者的需求削弱或被进口替代;第三,在中期内,为了改善现状,产出品生产商已找到部分投入品和中间品的替代品,从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结构发生改变,但是资本要素还未发生转移;第四,在长期内,资本开始重新配置,以便在所有行业获得相同的经济回报。重点是碳定价政策对消费模式的长期影响将使最终需求转向能源密集度较低的产品。这种最终需求的转变改变了生产结构和总能源消耗,并改变了相对于劳动力的资本成本。根据美国国家环境经济中心(NCEE)的测算,当碳定价为15美元/吨时,短期内产出受到负面影响较大的五个行业依次是煤、汽油、电力公用事业、纺织、有色金属,而长期来看,五个行业依次是煤、电力公用事业、汽油生产和分销、汽油开采以及原油开采。

由于目前中国试点碳市场的碳价格处于全球低位(国内碳定价最高的上海也仅为6美元/吨),且还未开征碳税。所以在碳市场发展初期,成熟的欧美碳定价经验对中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那么如何平衡统一碳定价对不同行业的负面影响呢?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补贴政策将被视为最可取的方法之一。截至2020年末,全球范围内的碳定价机制获得了53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18%。从行业层面来看,由于各个产业对碳定价的反映不尽相同,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可以将碳税或碳交易所得的收入进行产业间的合理调度,来投资创新减排技术和低碳能源与资产。

综上所述,长期来看,尤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欠发达国家来说,碳价上涨或成为一种必然,但是在总量目标之下,短期内碳价格仍受到多方因素的影响,比如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此外,碳定价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负担,从而使产业链出现循序渐进的调整,并对不同行业带来强度和时间上的不同影响。而以碳收入的重新分配为基础的补贴政策或是产业链调整的“润滑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碳价格未来如何走?

发布日期:2021-07-19 09:56
摘要:全国碳交易所开启,价格机制在碳排放权交易的过程中举足轻重。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王梦汐

【OR  商业新媒体】


根据媒体报道,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首日成交量410.4万吨,成交额21023.01万元,成交均价51.23元/吨。市场启动初期,仅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之间可以开展配额现货交易,首批被纳入管理的是发电行业2225家重点排放单位。据测算,覆盖企业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超过40亿吨/年,这也意味着中国的碳市场一经启动就将成为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

根据生态环境部的工作安排,下一步将根据市场运行情况及其它行业的数据成熟度适时纳入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航空等行业。届时覆盖规模将逾全国碳排放总量的 80%。通过市场倒逼企业技术升级和降低能耗,将推动全面绿色转型和碳中和目标的达成。

碳市场等机制使碳价对碳排放权交易举足轻重。那么未来碳价格将有怎样的走势,其影响因素又是什么呢?

碳定价政策是指利用价格与市场机制引导排放主体自主减排的政策行为,被广泛视为实现所需大幅减排的最重要政策工具之一。作为两种基本的碳定价机制,碳税和碳市场的理论渊源分别来自于庇古和科斯。庇古主张施行庇古税,而科斯则认为应该通过市场自由交易对外部性定价。截至2021年4月初,全球共有61个碳定价机制在运行,包括35个碳税机制和26个碳交易机制。

从长期来看,碳价格长期抬升或成必然。原因之一是,气候目标将倒逼碳价格上涨。IMF在 2021年6月18日发布的提议中表示为了实现1.5℃或2℃温度目标,将要求全球到2030年削减1/4至1/2的碳排放量,这或等价于要求全球碳价格提升至75美元/吨左右。二是,循序渐进的提高碳价格可以鼓励创新及向可再生能源、清洁出行和低碳技术的转型。价格上升意味着生产商将倾向于选择替代能源或者突破性技术来减少成本。三是国际碳市场的趋同效应。发展国际碳市场是大势所趋。国际碳市场要求各国达成共识并实现碳市场的对接,这不仅需要规则和标准的统一,而且也需保证碳价的一致性。全球统一碳定价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必然抬升价格,从而快速与国际接轨,并减少因碳价过低而出现国际碳市场套利的现象。从UNFCCC的CDM机制来看,欠发达国家在CDM市场中处于被动地位,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国际碳交易市场实际上是发展中国家在帮助发达国家在减排问题上减少成本,扮演着“卖炭翁”的角色。

碳价长期或处于上升通道,但短期波动的特征仍然十分明显。1、碳交易市场开市初期碳价飙升。欧洲最早开始碳交易,2005年1月1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建立,开启为期三年的实验性阶段,主要目的是“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欧盟碳配额(EUA)以低于10欧元/吨的价格开始交易,到2005年中旬时,EUA价格已飙升至30欧元/吨,原因是,在碳交易市场初期,投资机构通常都在建仓,因而对碳配额和碳减排量有较大的需求。而且市场信息不明确,控排企业较为保守,保留碳配额,而配额短缺的企业积极购买配额平仓,因此造成短期内碳价上涨。2、外部冲击会加剧碳价波动,且具有一定的持续性。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相继发生后,工业生产及其对碳配额的需求被削减,造成了碳配额过剩的局面,在2008年末至2017年末的一段时间内,碳价低迷且稳定。3、碳价存在季节性波动规律,且各年的季节性波动规律较为一致,主要表现为夏秋季下降,冬春季上升的特点,气温是碳价格季节性波动规律形成的主要原因。

那么哪些外部冲击会影响碳价的波动呢?根据彭博新能源的分析,欧盟碳交易所得碳价主要受到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的影响。首先,碳排放权政策的不同将对碳价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宽松时,企业机构等对需要购买的碳排放权数量减少,会导致碳价格走低;而当配额总量设置较为严格时,则刚性比较强,会导致碳的市场价格因为需求增加而上涨。此外,政策规定派发的免费配额多少也会对碳价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通常来讲,免费配额越多,碳价越低。其次,经济环境以及GDP工业增加值等众多指标也会影响碳排放量的多少,进而影响碳价格。比如金融危机带来生产能力受损,也降低了碳排放量及对碳配额的需求。此外,燃料价格的上涨,包括石油、煤炭、天然气等,会使企业使用替代性的清洁能源的动机增强,从而降低碳排放量以及对碳排放配额的需求,进而带动碳价走低。再者,低碳、零碳或负碳技术的突破性进展,将显著降低这些技术的使用成本,得以在企业层面普及,并相应的减少企业对碳配额的交易需求,导致供需结构发生变化,如不及时调整碳配额总量,将使碳价显著下行。最后,天气变化对温室气体的排放具有即时性的影响,比如在冬天由于对电力和其他化石能源的需求增加,温室气体排放量也会明显增多,进而影响碳配额的需求增加和碳价格的上涨。

为了防范市场失灵以及应对短期碳价波动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各国/地区以设置交易价格上限或下限为原理,设计出了不同的稳定碳价的措施(图表6)。其中拍卖保留价和成本控制储备使用率较高。成本控制储备(CCR)是2014年区域温室气体倡议(RGGI)改革后引入的调控机制,以替代安全阀机制。成本控制储备由配额总量之外的固定数量的配额组成,只有在碳价格高于特定的价格水平的时候成本控制储备配额才能被用于出售,此时成本控制储备配额将以成本控制储备触发价格或高于该价格的水平出售。成本控制储备配额的作用是增加配额供给,防止拍卖结算价格过高。

来源:世界银行

施加碳定价的本质是将外部成本内部化,因此会对企业造成额外的成本负担。从投入产出的角度,碳价对经济的影响会经历四个阶段。第一,在较短期内,相关行业投入品价格受碳价影响而升高,但还未传导至产出品价格,导致利润缩减和资本回报率降低;第二,在短期内,中间品和产出品的价格均逐步上升以覆盖攀升的能源成本,导致二者的需求削弱或被进口替代;第三,在中期内,为了改善现状,产出品生产商已找到部分投入品和中间品的替代品,从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结构发生改变,但是资本要素还未发生转移;第四,在长期内,资本开始重新配置,以便在所有行业获得相同的经济回报。重点是碳定价政策对消费模式的长期影响将使最终需求转向能源密集度较低的产品。这种最终需求的转变改变了生产结构和总能源消耗,并改变了相对于劳动力的资本成本。根据美国国家环境经济中心(NCEE)的测算,当碳定价为15美元/吨时,短期内产出受到负面影响较大的五个行业依次是煤、汽油、电力公用事业、纺织、有色金属,而长期来看,五个行业依次是煤、电力公用事业、汽油生产和分销、汽油开采以及原油开采。

由于目前中国试点碳市场的碳价格处于全球低位(国内碳定价最高的上海也仅为6美元/吨),且还未开征碳税。所以在碳市场发展初期,成熟的欧美碳定价经验对中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那么如何平衡统一碳定价对不同行业的负面影响呢?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补贴政策将被视为最可取的方法之一。截至2020年末,全球范围内的碳定价机制获得了53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18%。从行业层面来看,由于各个产业对碳定价的反映不尽相同,为了能够使生产结构稳步转型并将产能损失降到最低值,可以将碳税或碳交易所得的收入进行产业间的合理调度,来投资创新减排技术和低碳能源与资产。

综上所述,长期来看,尤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欠发达国家来说,碳价上涨或成为一种必然,但是在总量目标之下,短期内碳价格仍受到多方因素的影响,比如政策因素、经济因素、技术因素和天气因素。此外,碳定价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负担,从而使产业链出现循序渐进的调整,并对不同行业带来强度和时间上的不同影响。而以碳收入的重新分配为基础的补贴政策或是产业链调整的“润滑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