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中国表示,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7.9%。6月工业增加值、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不含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和城镇失业率均达到或好于预期,使中国有望实现6%以上的官方全年增长目标。

为剔除因疫情造成的统计失真,将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计算后,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5.5%,高于今年第一季度5%的平均增长率,接近疫情暴发前的趋势水平。

但是在强劲的增长数字之下,潜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风险,包括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预计将减少,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预计将放缓,以及暴发新疫情的风险,后一种情况可能会给国内消费带来压力。

中国经济的反弹也依然不平衡,工业生产和出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国内需求方面则迟迟没有进展。

澳新银行(ANZ)高级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国内经济没有表现出带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明确”驱动力。不过她补充说,一年多来出口一直表现抢眼,外界预计后续可能放缓,尽管如此,出口仍可能继续有超预期表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能否接受经济进入相对较慢速增长的轨道。

中国政府不时暗示,不太担心经济减速,而是强调避免低效投资的重要性,不能为拉动经济增长而不惜一切代价。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并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中国政府看到了解决高负债、生产率低下、人口问题以及气候变化等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机会窗口。

不过,如果情况比预期恶化得更快,中国政府可能被迫采取行动。上周,中国央行向金融系统释放了新的流动性,主要是为了支持小企业,不过央行早些时候曾承诺将避免货币政策“急转弯”。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是第一个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主要经济体。荷兰国际集团(ING)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经济学家预计,继上周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后,中国央行将以再次降准的形式释放更多刺激措施。

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宏观与策略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试图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这表明中国在是果断转向进一步放松政策还是收紧政策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经济学家Wei He认为,上周央行释放新的流动性是一个明显的放松政策的信号,但他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调整关键政策利率。他说:“下行压力基本可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任何意料之中、甚至是政府乐见的放缓,那么放缓的步伐可能由几个受到密切关注的因素决定,包括出口需求、房地产行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过去数月以来,西方消费者对中国产笔记本电脑、瑜伽垫、自行车和其他商品的旺盛需求提振了中国出口行业。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这种好日子可能不会持久,他们指出,随着疫情相关限制措施被取消,海外的消费模式即将发生转变,消费将逐渐转向面对面服务,商品购买将减少。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至少目前而言,中国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加速增长的欧洲和日本需求的支持,部分取代了正在减弱的美国需求。尽管此前有预期认为中国出口增速将放缓,但中国6月份的出口增速进一步加快。

另一个关键因素将是投资支出,特别是对制造业和中国住宅行业的投资。长期以来,为调整经济增长中的不平衡问题,中国政府的一个工作重点是遏制新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经济学家认为决策者将坚持这一做法。

在以往的经济放缓时期,房地产业扮演了重要的稳增长角色;该部门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约为7%。但分析师表示,对房地产开发商信贷的进一步收紧恐将在下半年导致更多债券违约。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表示,中国政府决心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他说,原材料价格一路飙升或削弱投资者向新住房建设和制造业加大投入的兴趣。

然后是消费者支出,一年多来,消费者支出一直是中国经济在走出疫情的复苏过程中最薄弱的一环。

几个月来,在消费能否在今年回归疫情前水平的问题上,经济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中国的消费已显示出向好迹象,但一直受困于一再暴发的新冠疫情。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长率看,6月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率停滞于4.9%,与疫情前8%的同比增长率相去甚远。

电商平台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 简称:京东集团)旗下京东科技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低薪工作者面对的不稳定就业市场以及房价的上涨已促使人们增加预防性储蓄,这打击了整体消费。

尽管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1月份的5.4%下降到6月份的5%,但16-24岁人口(包括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失业率却朝相反方向发展,从1月份的12.7%攀升至6月份的15.4%。

这并不是说不存在花更多钱的欲求。现年43岁的Wei Zhigang是沿海省份浙江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经理,他说,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销售较2019年水平下降近50%,他的收入受到了冲击。他表示,今年以来业务的恢复速度慢于预期。

因此,Wei及家人已在减少旅行,存更多钱。他们过去一般每年至少去美国度一次假,现在却被困在中国境内。

Wei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去海外旅行。他说,存的钱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除非现在就花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第二季度增长稳健,但中国将寻求经济平衡

发布日期:2021-07-16 14:57
摘要: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中国表示,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7.9%。6月工业增加值、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不含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和城镇失业率均达到或好于预期,使中国有望实现6%以上的官方全年增长目标。

为剔除因疫情造成的统计失真,将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计算后,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5.5%,高于今年第一季度5%的平均增长率,接近疫情暴发前的趋势水平。

但是在强劲的增长数字之下,潜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风险,包括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预计将减少,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预计将放缓,以及暴发新疫情的风险,后一种情况可能会给国内消费带来压力。

中国经济的反弹也依然不平衡,工业生产和出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国内需求方面则迟迟没有进展。

澳新银行(ANZ)高级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国内经济没有表现出带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明确”驱动力。不过她补充说,一年多来出口一直表现抢眼,外界预计后续可能放缓,尽管如此,出口仍可能继续有超预期表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能否接受经济进入相对较慢速增长的轨道。

中国政府不时暗示,不太担心经济减速,而是强调避免低效投资的重要性,不能为拉动经济增长而不惜一切代价。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并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中国政府看到了解决高负债、生产率低下、人口问题以及气候变化等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机会窗口。

不过,如果情况比预期恶化得更快,中国政府可能被迫采取行动。上周,中国央行向金融系统释放了新的流动性,主要是为了支持小企业,不过央行早些时候曾承诺将避免货币政策“急转弯”。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是第一个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主要经济体。荷兰国际集团(ING)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经济学家预计,继上周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后,中国央行将以再次降准的形式释放更多刺激措施。

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宏观与策略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试图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这表明中国在是果断转向进一步放松政策还是收紧政策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经济学家Wei He认为,上周央行释放新的流动性是一个明显的放松政策的信号,但他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调整关键政策利率。他说:“下行压力基本可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任何意料之中、甚至是政府乐见的放缓,那么放缓的步伐可能由几个受到密切关注的因素决定,包括出口需求、房地产行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过去数月以来,西方消费者对中国产笔记本电脑、瑜伽垫、自行车和其他商品的旺盛需求提振了中国出口行业。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这种好日子可能不会持久,他们指出,随着疫情相关限制措施被取消,海外的消费模式即将发生转变,消费将逐渐转向面对面服务,商品购买将减少。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至少目前而言,中国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加速增长的欧洲和日本需求的支持,部分取代了正在减弱的美国需求。尽管此前有预期认为中国出口增速将放缓,但中国6月份的出口增速进一步加快。

另一个关键因素将是投资支出,特别是对制造业和中国住宅行业的投资。长期以来,为调整经济增长中的不平衡问题,中国政府的一个工作重点是遏制新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经济学家认为决策者将坚持这一做法。

在以往的经济放缓时期,房地产业扮演了重要的稳增长角色;该部门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约为7%。但分析师表示,对房地产开发商信贷的进一步收紧恐将在下半年导致更多债券违约。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表示,中国政府决心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他说,原材料价格一路飙升或削弱投资者向新住房建设和制造业加大投入的兴趣。

然后是消费者支出,一年多来,消费者支出一直是中国经济在走出疫情的复苏过程中最薄弱的一环。

几个月来,在消费能否在今年回归疫情前水平的问题上,经济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中国的消费已显示出向好迹象,但一直受困于一再暴发的新冠疫情。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长率看,6月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率停滞于4.9%,与疫情前8%的同比增长率相去甚远。

电商平台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 简称:京东集团)旗下京东科技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低薪工作者面对的不稳定就业市场以及房价的上涨已促使人们增加预防性储蓄,这打击了整体消费。

尽管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1月份的5.4%下降到6月份的5%,但16-24岁人口(包括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失业率却朝相反方向发展,从1月份的12.7%攀升至6月份的15.4%。

这并不是说不存在花更多钱的欲求。现年43岁的Wei Zhigang是沿海省份浙江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经理,他说,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销售较2019年水平下降近50%,他的收入受到了冲击。他表示,今年以来业务的恢复速度慢于预期。

因此,Wei及家人已在减少旅行,存更多钱。他们过去一般每年至少去美国度一次假,现在却被困在中国境内。

Wei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去海外旅行。他说,存的钱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除非现在就花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中国表示,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7.9%。6月工业增加值、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不含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和城镇失业率均达到或好于预期,使中国有望实现6%以上的官方全年增长目标。

为剔除因疫情造成的统计失真,将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计算后,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5.5%,高于今年第一季度5%的平均增长率,接近疫情暴发前的趋势水平。

但是在强劲的增长数字之下,潜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风险,包括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预计将减少,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预计将放缓,以及暴发新疫情的风险,后一种情况可能会给国内消费带来压力。

中国经济的反弹也依然不平衡,工业生产和出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国内需求方面则迟迟没有进展。

澳新银行(ANZ)高级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国内经济没有表现出带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明确”驱动力。不过她补充说,一年多来出口一直表现抢眼,外界预计后续可能放缓,尽管如此,出口仍可能继续有超预期表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能否接受经济进入相对较慢速增长的轨道。

中国政府不时暗示,不太担心经济减速,而是强调避免低效投资的重要性,不能为拉动经济增长而不惜一切代价。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并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中国政府看到了解决高负债、生产率低下、人口问题以及气候变化等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机会窗口。

不过,如果情况比预期恶化得更快,中国政府可能被迫采取行动。上周,中国央行向金融系统释放了新的流动性,主要是为了支持小企业,不过央行早些时候曾承诺将避免货币政策“急转弯”。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是第一个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主要经济体。荷兰国际集团(ING)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经济学家预计,继上周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后,中国央行将以再次降准的形式释放更多刺激措施。

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宏观与策略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试图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这表明中国在是果断转向进一步放松政策还是收紧政策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经济学家Wei He认为,上周央行释放新的流动性是一个明显的放松政策的信号,但他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调整关键政策利率。他说:“下行压力基本可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任何意料之中、甚至是政府乐见的放缓,那么放缓的步伐可能由几个受到密切关注的因素决定,包括出口需求、房地产行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过去数月以来,西方消费者对中国产笔记本电脑、瑜伽垫、自行车和其他商品的旺盛需求提振了中国出口行业。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这种好日子可能不会持久,他们指出,随着疫情相关限制措施被取消,海外的消费模式即将发生转变,消费将逐渐转向面对面服务,商品购买将减少。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至少目前而言,中国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加速增长的欧洲和日本需求的支持,部分取代了正在减弱的美国需求。尽管此前有预期认为中国出口增速将放缓,但中国6月份的出口增速进一步加快。

另一个关键因素将是投资支出,特别是对制造业和中国住宅行业的投资。长期以来,为调整经济增长中的不平衡问题,中国政府的一个工作重点是遏制新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经济学家认为决策者将坚持这一做法。

在以往的经济放缓时期,房地产业扮演了重要的稳增长角色;该部门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约为7%。但分析师表示,对房地产开发商信贷的进一步收紧恐将在下半年导致更多债券违约。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表示,中国政府决心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他说,原材料价格一路飙升或削弱投资者向新住房建设和制造业加大投入的兴趣。

然后是消费者支出,一年多来,消费者支出一直是中国经济在走出疫情的复苏过程中最薄弱的一环。

几个月来,在消费能否在今年回归疫情前水平的问题上,经济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中国的消费已显示出向好迹象,但一直受困于一再暴发的新冠疫情。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长率看,6月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率停滞于4.9%,与疫情前8%的同比增长率相去甚远。

电商平台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 简称:京东集团)旗下京东科技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低薪工作者面对的不稳定就业市场以及房价的上涨已促使人们增加预防性储蓄,这打击了整体消费。

尽管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1月份的5.4%下降到6月份的5%,但16-24岁人口(包括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失业率却朝相反方向发展,从1月份的12.7%攀升至6月份的15.4%。

这并不是说不存在花更多钱的欲求。现年43岁的Wei Zhigang是沿海省份浙江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经理,他说,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销售较2019年水平下降近50%,他的收入受到了冲击。他表示,今年以来业务的恢复速度慢于预期。

因此,Wei及家人已在减少旅行,存更多钱。他们过去一般每年至少去美国度一次假,现在却被困在中国境内。

Wei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去海外旅行。他说,存的钱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除非现在就花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第二季度增长稳健,但中国将寻求经济平衡

发布日期:2021-07-16 14:57
摘要: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中国表示,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7.9%。6月工业增加值、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不含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和城镇失业率均达到或好于预期,使中国有望实现6%以上的官方全年增长目标。

为剔除因疫情造成的统计失真,将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计算后,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5.5%,高于今年第一季度5%的平均增长率,接近疫情暴发前的趋势水平。

但是在强劲的增长数字之下,潜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风险,包括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预计将减少,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预计将放缓,以及暴发新疫情的风险,后一种情况可能会给国内消费带来压力。

中国经济的反弹也依然不平衡,工业生产和出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国内需求方面则迟迟没有进展。

澳新银行(ANZ)高级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国内经济没有表现出带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明确”驱动力。不过她补充说,一年多来出口一直表现抢眼,外界预计后续可能放缓,尽管如此,出口仍可能继续有超预期表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能否接受经济进入相对较慢速增长的轨道。

中国政府不时暗示,不太担心经济减速,而是强调避免低效投资的重要性,不能为拉动经济增长而不惜一切代价。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并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中国政府看到了解决高负债、生产率低下、人口问题以及气候变化等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机会窗口。

不过,如果情况比预期恶化得更快,中国政府可能被迫采取行动。上周,中国央行向金融系统释放了新的流动性,主要是为了支持小企业,不过央行早些时候曾承诺将避免货币政策“急转弯”。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是第一个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主要经济体。荷兰国际集团(ING)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经济学家预计,继上周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后,中国央行将以再次降准的形式释放更多刺激措施。

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宏观与策略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试图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这表明中国在是果断转向进一步放松政策还是收紧政策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经济学家Wei He认为,上周央行释放新的流动性是一个明显的放松政策的信号,但他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调整关键政策利率。他说:“下行压力基本可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任何意料之中、甚至是政府乐见的放缓,那么放缓的步伐可能由几个受到密切关注的因素决定,包括出口需求、房地产行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过去数月以来,西方消费者对中国产笔记本电脑、瑜伽垫、自行车和其他商品的旺盛需求提振了中国出口行业。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这种好日子可能不会持久,他们指出,随着疫情相关限制措施被取消,海外的消费模式即将发生转变,消费将逐渐转向面对面服务,商品购买将减少。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至少目前而言,中国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加速增长的欧洲和日本需求的支持,部分取代了正在减弱的美国需求。尽管此前有预期认为中国出口增速将放缓,但中国6月份的出口增速进一步加快。

另一个关键因素将是投资支出,特别是对制造业和中国住宅行业的投资。长期以来,为调整经济增长中的不平衡问题,中国政府的一个工作重点是遏制新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经济学家认为决策者将坚持这一做法。

在以往的经济放缓时期,房地产业扮演了重要的稳增长角色;该部门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约为7%。但分析师表示,对房地产开发商信贷的进一步收紧恐将在下半年导致更多债券违约。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表示,中国政府决心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他说,原材料价格一路飙升或削弱投资者向新住房建设和制造业加大投入的兴趣。

然后是消费者支出,一年多来,消费者支出一直是中国经济在走出疫情的复苏过程中最薄弱的一环。

几个月来,在消费能否在今年回归疫情前水平的问题上,经济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中国的消费已显示出向好迹象,但一直受困于一再暴发的新冠疫情。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长率看,6月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率停滞于4.9%,与疫情前8%的同比增长率相去甚远。

电商平台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 简称:京东集团)旗下京东科技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低薪工作者面对的不稳定就业市场以及房价的上涨已促使人们增加预防性储蓄,这打击了整体消费。

尽管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1月份的5.4%下降到6月份的5%,但16-24岁人口(包括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失业率却朝相反方向发展,从1月份的12.7%攀升至6月份的15.4%。

这并不是说不存在花更多钱的欲求。现年43岁的Wei Zhigang是沿海省份浙江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经理,他说,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销售较2019年水平下降近50%,他的收入受到了冲击。他表示,今年以来业务的恢复速度慢于预期。

因此,Wei及家人已在减少旅行,存更多钱。他们过去一般每年至少去美国度一次假,现在却被困在中国境内。

Wei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去海外旅行。他说,存的钱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除非现在就花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