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央行上周宣布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引发了外界对中国经济复苏动能的担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下调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是自国内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后的首次全面降准;存款准备金率是中国央行的主要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另外上周五公布的月度信贷数据显示,在经历了数月的大幅放缓之后,中国经济中债务和股权融资存量同比增速持稳于11%,银行放贷也小幅上升。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

但问题在于为何是现在进行调整,特别是考虑到4月份彭博(Bloomberg)曾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明确要求银行在今年剩余时间内限制贷款增速。

从更乐观的方面看,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对税期临近季节性流动性需求上升的回应,中国央行给出的解释正是如此。此次下调准备金率将释放约人民币1万亿元(合1,540亿美元)流动性,但其中一部分也将用于向央行偿还到期贷款。


其他的解释就不那么令人欣慰了。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将于周四公布,中国央行此举可能是为了给市场打预防针、免受坏消息的影响。

最近的消费和服务业数据尤其令人担忧,虽然工业部门迅速回升,但过去一年里消费和服务业数据持续萎靡。中国官方服务业和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就业指标6月份均大幅下降,31个城市的调查失业率改善势头在5月份止步。贡献了大量就业的出口部门新订单指标也有所回落。

部分问题可能是一时的:即广东省最新爆发的短暂新冠疫情,该省由此关闭了中国最大的港口之一。尽管如此,零星爆发的新冠疫情仍在造成此类问题,这一事实引人深思,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对国产疫苗的依赖,而这些疫苗对德尔塔等新变异毒株的有效性仍然非常不确定。

其他更基本因素可能也在发挥作用。由于疫情爆发之初的艰难时期给收入带来影响,紧接着又出现另一轮房价上涨,早已债台高筑的中国家庭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许多年轻的中国劳动者手头拮据。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行业快速开展的打击行动对此似乎也带来不利影响。互联网行业此前经历了快速增长,并以提供高薪工作著称。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数据中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家庭储蓄率。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随着消费者缩减开支,家庭储蓄率在2020年初跃升,并于2020年末下降,然后在2021年初意外再次大涨。中国消费者暂时显示出的谨慎和厌倦情绪是一方面,而且考虑到过去一年的经历,这未必出人意料。但是,更持久的萎靡恐怕会严重损害中国经济前景以及面向消费者的中国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中国货币政策转向中性,引发对经济复苏状况的猜测

发布日期:2021-07-13 15:29
摘要:中国央行上周宣布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引发了外界对中国经济复苏动能的担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下调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是自国内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后的首次全面降准;存款准备金率是中国央行的主要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另外上周五公布的月度信贷数据显示,在经历了数月的大幅放缓之后,中国经济中债务和股权融资存量同比增速持稳于11%,银行放贷也小幅上升。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

但问题在于为何是现在进行调整,特别是考虑到4月份彭博(Bloomberg)曾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明确要求银行在今年剩余时间内限制贷款增速。

从更乐观的方面看,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对税期临近季节性流动性需求上升的回应,中国央行给出的解释正是如此。此次下调准备金率将释放约人民币1万亿元(合1,540亿美元)流动性,但其中一部分也将用于向央行偿还到期贷款。


其他的解释就不那么令人欣慰了。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将于周四公布,中国央行此举可能是为了给市场打预防针、免受坏消息的影响。

最近的消费和服务业数据尤其令人担忧,虽然工业部门迅速回升,但过去一年里消费和服务业数据持续萎靡。中国官方服务业和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就业指标6月份均大幅下降,31个城市的调查失业率改善势头在5月份止步。贡献了大量就业的出口部门新订单指标也有所回落。

部分问题可能是一时的:即广东省最新爆发的短暂新冠疫情,该省由此关闭了中国最大的港口之一。尽管如此,零星爆发的新冠疫情仍在造成此类问题,这一事实引人深思,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对国产疫苗的依赖,而这些疫苗对德尔塔等新变异毒株的有效性仍然非常不确定。

其他更基本因素可能也在发挥作用。由于疫情爆发之初的艰难时期给收入带来影响,紧接着又出现另一轮房价上涨,早已债台高筑的中国家庭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许多年轻的中国劳动者手头拮据。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行业快速开展的打击行动对此似乎也带来不利影响。互联网行业此前经历了快速增长,并以提供高薪工作著称。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数据中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家庭储蓄率。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随着消费者缩减开支,家庭储蓄率在2020年初跃升,并于2020年末下降,然后在2021年初意外再次大涨。中国消费者暂时显示出的谨慎和厌倦情绪是一方面,而且考虑到过去一年的经历,这未必出人意料。但是,更持久的萎靡恐怕会严重损害中国经济前景以及面向消费者的中国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中国央行上周宣布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引发了外界对中国经济复苏动能的担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下调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是自国内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后的首次全面降准;存款准备金率是中国央行的主要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另外上周五公布的月度信贷数据显示,在经历了数月的大幅放缓之后,中国经济中债务和股权融资存量同比增速持稳于11%,银行放贷也小幅上升。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

但问题在于为何是现在进行调整,特别是考虑到4月份彭博(Bloomberg)曾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明确要求银行在今年剩余时间内限制贷款增速。

从更乐观的方面看,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对税期临近季节性流动性需求上升的回应,中国央行给出的解释正是如此。此次下调准备金率将释放约人民币1万亿元(合1,540亿美元)流动性,但其中一部分也将用于向央行偿还到期贷款。


其他的解释就不那么令人欣慰了。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将于周四公布,中国央行此举可能是为了给市场打预防针、免受坏消息的影响。

最近的消费和服务业数据尤其令人担忧,虽然工业部门迅速回升,但过去一年里消费和服务业数据持续萎靡。中国官方服务业和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就业指标6月份均大幅下降,31个城市的调查失业率改善势头在5月份止步。贡献了大量就业的出口部门新订单指标也有所回落。

部分问题可能是一时的:即广东省最新爆发的短暂新冠疫情,该省由此关闭了中国最大的港口之一。尽管如此,零星爆发的新冠疫情仍在造成此类问题,这一事实引人深思,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对国产疫苗的依赖,而这些疫苗对德尔塔等新变异毒株的有效性仍然非常不确定。

其他更基本因素可能也在发挥作用。由于疫情爆发之初的艰难时期给收入带来影响,紧接着又出现另一轮房价上涨,早已债台高筑的中国家庭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许多年轻的中国劳动者手头拮据。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行业快速开展的打击行动对此似乎也带来不利影响。互联网行业此前经历了快速增长,并以提供高薪工作著称。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数据中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家庭储蓄率。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随着消费者缩减开支,家庭储蓄率在2020年初跃升,并于2020年末下降,然后在2021年初意外再次大涨。中国消费者暂时显示出的谨慎和厌倦情绪是一方面,而且考虑到过去一年的经历,这未必出人意料。但是,更持久的萎靡恐怕会严重损害中国经济前景以及面向消费者的中国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货币政策转向中性,引发对经济复苏状况的猜测

发布日期:2021-07-13 15:29
摘要:中国央行上周宣布全面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引发了外界对中国经济复苏动能的担忧。



Nathaniel Taplin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刚刚下调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这是自国内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后的首次全面降准;存款准备金率是中国央行的主要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另外上周五公布的月度信贷数据显示,在经历了数月的大幅放缓之后,中国经济中债务和股权融资存量同比增速持稳于11%,银行放贷也小幅上升。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从偏紧缩转为中性立场。

但问题在于为何是现在进行调整,特别是考虑到4月份彭博(Bloomberg)曾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明确要求银行在今年剩余时间内限制贷款增速。

从更乐观的方面看,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对税期临近季节性流动性需求上升的回应,中国央行给出的解释正是如此。此次下调准备金率将释放约人民币1万亿元(合1,540亿美元)流动性,但其中一部分也将用于向央行偿还到期贷款。


其他的解释就不那么令人欣慰了。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将于周四公布,中国央行此举可能是为了给市场打预防针、免受坏消息的影响。

最近的消费和服务业数据尤其令人担忧,虽然工业部门迅速回升,但过去一年里消费和服务业数据持续萎靡。中国官方服务业和建筑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就业指标6月份均大幅下降,31个城市的调查失业率改善势头在5月份止步。贡献了大量就业的出口部门新订单指标也有所回落。

部分问题可能是一时的:即广东省最新爆发的短暂新冠疫情,该省由此关闭了中国最大的港口之一。尽管如此,零星爆发的新冠疫情仍在造成此类问题,这一事实引人深思,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对国产疫苗的依赖,而这些疫苗对德尔塔等新变异毒株的有效性仍然非常不确定。

其他更基本因素可能也在发挥作用。由于疫情爆发之初的艰难时期给收入带来影响,紧接着又出现另一轮房价上涨,早已债台高筑的中国家庭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许多年轻的中国劳动者手头拮据。而监管部门对互联网行业快速开展的打击行动对此似乎也带来不利影响。互联网行业此前经历了快速增长,并以提供高薪工作著称。

中国第二季度经济数据中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家庭储蓄率。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数据显示,随着消费者缩减开支,家庭储蓄率在2020年初跃升,并于2020年末下降,然后在2021年初意外再次大涨。中国消费者暂时显示出的谨慎和厌倦情绪是一方面,而且考虑到过去一年的经历,这未必出人意料。但是,更持久的萎靡恐怕会严重损害中国经济前景以及面向消费者的中国企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