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不幸去世。


徐镜人

谢欣

【OR  商业新媒体】

7月11日晚,《健康时报》报道称,扬子江药业集团(以下简称“扬子江”)董事长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突发心梗离世。

7月11日下午便有消息称徐镜人在前往新疆的飞机上突然心脏病发作,不幸去世。

记者7月11日下午拨打徐镜人之子、扬子江副董事长徐浩宇电话,但其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多位业内人士或接近扬子江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徐镜人去世一事属实。

公开信息显示,徐镜人是江苏泰州人,1944年10月出生。对于市场而言,一向神秘低调的徐镜人可能并不为很多人所知,但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在中国医药界却是举足轻重,“一代枭雄”,是不少业内人士对徐镜人的评价。

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徐镜人排名第394位,财富值47亿美元。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徐镜人以430亿元人民币财富获得62名。2020年他又以48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1位。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显示,扬子江位列当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并且已是连续6年排名第一,2020年发布的国内药企营收榜单数据显示,扬子江营收已经超过千亿。

板蓝根、办公楼像故宫、拒绝上市是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最被人常提起的几件事。

1966年,20多岁的徐镜人从部队退役后被分配到泰州一家仪表厂工作,5年后,徐镜人带着几千元和几个工人在扬州泰兴创办了一个制药车间,这便是扬子江的前身,1973年时,徐镜人找到一片荒地建起“口岸工农制药厂”,开始生产后来大名鼎鼎的板蓝根。

后来,国家发出“严禁乡镇一级开办制药厂”的指示,明确规定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药厂,没有规模的药厂实行关停并转,口岸工农制药厂则被划入“关停”的名单中,但当时的扬州市领导非常喜欢板蓝根这个产品,将口岸工农制药厂的资质保留,但改成了“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1985年又正式改名为扬子江制药厂。

1988年,上海爆发甲肝疫情,板蓝根需求激增,扬子江制药厂接到通知:上海申请火速支援近400万包板蓝根。而当时扬子江的板蓝根每月产量仅有5万包,面对眼前的天量订单,徐镜人号召员工加急制药,春节加班。最终,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顺利完成。

徐镜人由此也获得了“板蓝根大王”的名号。

随后,中药便成了扬子江的主要发展方向,徐镜人制定了“请名医挂帅,让绝技显灵”的中药开发战略,通过走访中医界的领军人物,合作开发现代中药。

1990年至1992年间,徐镜人曾短暂离开了扬子江两年,而这两年公司形势急转直下,三年之内扭盈为亏,亏损200万,欠下了20多亿。

徐镜人回归后,从1997年开始,扬子江成为跻身中国医药行业的前5名;从2004年起,扬子江药业更以逾80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制药行业的销售冠军;2005年,扬子江以102亿元的收入蝉联制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冠军,而且是国内制药行业唯一的年销售收入突破百亿的企业。

徐镜人说话带有很浓重泰州当地口音,一般人都听太不懂,遇到偶尔有媒体采访时,旁边甚至需要配个助理进行普通话翻译。

徐镜人曾公开表示,扬子江销售收入到2020年将突破1000亿元。不过,由于他一直拒绝把扬子江上市,因此扬子江真正的业绩情况外界也无从知晓。

徐镜人曾说,“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导致扬子江药业一直坚持的做好药的初衷得到影响,企业一旦有了负债,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业拖垮。”

而“不上市”只是徐镜人“三不”原则中的一条,另外两条是“不搞兼并联合”和“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徐镜人之子徐浩宇曾对外解释徐镜人的“不上市”说,“他以前吃过亏,现在年纪大了,更不想跟别人掺和在一起了。”

徐浩宇也被外界认为是徐镜人的接班人,不过在徐浩宇看来,公司上市则是必须,早在2012年时徐浩宇便曾对外界表示,“现在比的是实力、思维和资本。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2015年,徐浩宇带着自己创办的爱源股份登陆新三板。

另外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在泰州的扬子江总部,一条人造护城河把扬子江公司院区围了起来,而院区办公楼造型则建的像故宫一样。

不过,徐镜人与扬子江也充满了非议。

当年股改后,扬子江有大量员工持股,但据报道截至2016年,扬子江只进行过两次分红,而徐镜人拒绝扬子江上市的决定也让大批员工的持股无法变现。因此这些年不少扬子江的老员工选择离开,但徐镜人却要求,如果持股员工离开必须把手中股份让徐镜人回购,回购价格则是扬子江净资产的0.5倍。

由于不服这项回购规定,曾有12名员工把扬子江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接连败诉。

此外,作为被认为国内的销售冠军企业,扬子江还涉及多个行贿案件。据不完全统计光是2013年至2018年扬子江涉及的行贿案件就有14起,行贿金额上百万。

而今年4月1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扬子江实施垄断协议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计罚没7.64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扬子江在调查中不仅认为其未实施垄断协议,在调查初期还曾不配合调查、拖延检查进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扬子江药业掌门人徐镜人去世:被称为“板蓝根大王”,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1位

发布日期:2021-07-12 10:50
摘要: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不幸去世。


徐镜人

谢欣

【OR  商业新媒体】

7月11日晚,《健康时报》报道称,扬子江药业集团(以下简称“扬子江”)董事长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突发心梗离世。

7月11日下午便有消息称徐镜人在前往新疆的飞机上突然心脏病发作,不幸去世。

记者7月11日下午拨打徐镜人之子、扬子江副董事长徐浩宇电话,但其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多位业内人士或接近扬子江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徐镜人去世一事属实。

公开信息显示,徐镜人是江苏泰州人,1944年10月出生。对于市场而言,一向神秘低调的徐镜人可能并不为很多人所知,但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在中国医药界却是举足轻重,“一代枭雄”,是不少业内人士对徐镜人的评价。

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徐镜人排名第394位,财富值47亿美元。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徐镜人以430亿元人民币财富获得62名。2020年他又以48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1位。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显示,扬子江位列当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并且已是连续6年排名第一,2020年发布的国内药企营收榜单数据显示,扬子江营收已经超过千亿。

板蓝根、办公楼像故宫、拒绝上市是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最被人常提起的几件事。

1966年,20多岁的徐镜人从部队退役后被分配到泰州一家仪表厂工作,5年后,徐镜人带着几千元和几个工人在扬州泰兴创办了一个制药车间,这便是扬子江的前身,1973年时,徐镜人找到一片荒地建起“口岸工农制药厂”,开始生产后来大名鼎鼎的板蓝根。

后来,国家发出“严禁乡镇一级开办制药厂”的指示,明确规定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药厂,没有规模的药厂实行关停并转,口岸工农制药厂则被划入“关停”的名单中,但当时的扬州市领导非常喜欢板蓝根这个产品,将口岸工农制药厂的资质保留,但改成了“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1985年又正式改名为扬子江制药厂。

1988年,上海爆发甲肝疫情,板蓝根需求激增,扬子江制药厂接到通知:上海申请火速支援近400万包板蓝根。而当时扬子江的板蓝根每月产量仅有5万包,面对眼前的天量订单,徐镜人号召员工加急制药,春节加班。最终,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顺利完成。

徐镜人由此也获得了“板蓝根大王”的名号。

随后,中药便成了扬子江的主要发展方向,徐镜人制定了“请名医挂帅,让绝技显灵”的中药开发战略,通过走访中医界的领军人物,合作开发现代中药。

1990年至1992年间,徐镜人曾短暂离开了扬子江两年,而这两年公司形势急转直下,三年之内扭盈为亏,亏损200万,欠下了20多亿。

徐镜人回归后,从1997年开始,扬子江成为跻身中国医药行业的前5名;从2004年起,扬子江药业更以逾80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制药行业的销售冠军;2005年,扬子江以102亿元的收入蝉联制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冠军,而且是国内制药行业唯一的年销售收入突破百亿的企业。

徐镜人说话带有很浓重泰州当地口音,一般人都听太不懂,遇到偶尔有媒体采访时,旁边甚至需要配个助理进行普通话翻译。

徐镜人曾公开表示,扬子江销售收入到2020年将突破1000亿元。不过,由于他一直拒绝把扬子江上市,因此扬子江真正的业绩情况外界也无从知晓。

徐镜人曾说,“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导致扬子江药业一直坚持的做好药的初衷得到影响,企业一旦有了负债,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业拖垮。”

而“不上市”只是徐镜人“三不”原则中的一条,另外两条是“不搞兼并联合”和“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徐镜人之子徐浩宇曾对外解释徐镜人的“不上市”说,“他以前吃过亏,现在年纪大了,更不想跟别人掺和在一起了。”

徐浩宇也被外界认为是徐镜人的接班人,不过在徐浩宇看来,公司上市则是必须,早在2012年时徐浩宇便曾对外界表示,“现在比的是实力、思维和资本。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2015年,徐浩宇带着自己创办的爱源股份登陆新三板。

另外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在泰州的扬子江总部,一条人造护城河把扬子江公司院区围了起来,而院区办公楼造型则建的像故宫一样。

不过,徐镜人与扬子江也充满了非议。

当年股改后,扬子江有大量员工持股,但据报道截至2016年,扬子江只进行过两次分红,而徐镜人拒绝扬子江上市的决定也让大批员工的持股无法变现。因此这些年不少扬子江的老员工选择离开,但徐镜人却要求,如果持股员工离开必须把手中股份让徐镜人回购,回购价格则是扬子江净资产的0.5倍。

由于不服这项回购规定,曾有12名员工把扬子江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接连败诉。

此外,作为被认为国内的销售冠军企业,扬子江还涉及多个行贿案件。据不完全统计光是2013年至2018年扬子江涉及的行贿案件就有14起,行贿金额上百万。

而今年4月1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扬子江实施垄断协议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计罚没7.64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扬子江在调查中不仅认为其未实施垄断协议,在调查初期还曾不配合调查、拖延检查进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不幸去世。


徐镜人

谢欣

【OR  商业新媒体】

7月11日晚,《健康时报》报道称,扬子江药业集团(以下简称“扬子江”)董事长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突发心梗离世。

7月11日下午便有消息称徐镜人在前往新疆的飞机上突然心脏病发作,不幸去世。

记者7月11日下午拨打徐镜人之子、扬子江副董事长徐浩宇电话,但其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多位业内人士或接近扬子江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徐镜人去世一事属实。

公开信息显示,徐镜人是江苏泰州人,1944年10月出生。对于市场而言,一向神秘低调的徐镜人可能并不为很多人所知,但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在中国医药界却是举足轻重,“一代枭雄”,是不少业内人士对徐镜人的评价。

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徐镜人排名第394位,财富值47亿美元。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徐镜人以430亿元人民币财富获得62名。2020年他又以48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1位。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显示,扬子江位列当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并且已是连续6年排名第一,2020年发布的国内药企营收榜单数据显示,扬子江营收已经超过千亿。

板蓝根、办公楼像故宫、拒绝上市是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最被人常提起的几件事。

1966年,20多岁的徐镜人从部队退役后被分配到泰州一家仪表厂工作,5年后,徐镜人带着几千元和几个工人在扬州泰兴创办了一个制药车间,这便是扬子江的前身,1973年时,徐镜人找到一片荒地建起“口岸工农制药厂”,开始生产后来大名鼎鼎的板蓝根。

后来,国家发出“严禁乡镇一级开办制药厂”的指示,明确规定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药厂,没有规模的药厂实行关停并转,口岸工农制药厂则被划入“关停”的名单中,但当时的扬州市领导非常喜欢板蓝根这个产品,将口岸工农制药厂的资质保留,但改成了“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1985年又正式改名为扬子江制药厂。

1988年,上海爆发甲肝疫情,板蓝根需求激增,扬子江制药厂接到通知:上海申请火速支援近400万包板蓝根。而当时扬子江的板蓝根每月产量仅有5万包,面对眼前的天量订单,徐镜人号召员工加急制药,春节加班。最终,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顺利完成。

徐镜人由此也获得了“板蓝根大王”的名号。

随后,中药便成了扬子江的主要发展方向,徐镜人制定了“请名医挂帅,让绝技显灵”的中药开发战略,通过走访中医界的领军人物,合作开发现代中药。

1990年至1992年间,徐镜人曾短暂离开了扬子江两年,而这两年公司形势急转直下,三年之内扭盈为亏,亏损200万,欠下了20多亿。

徐镜人回归后,从1997年开始,扬子江成为跻身中国医药行业的前5名;从2004年起,扬子江药业更以逾80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制药行业的销售冠军;2005年,扬子江以102亿元的收入蝉联制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冠军,而且是国内制药行业唯一的年销售收入突破百亿的企业。

徐镜人说话带有很浓重泰州当地口音,一般人都听太不懂,遇到偶尔有媒体采访时,旁边甚至需要配个助理进行普通话翻译。

徐镜人曾公开表示,扬子江销售收入到2020年将突破1000亿元。不过,由于他一直拒绝把扬子江上市,因此扬子江真正的业绩情况外界也无从知晓。

徐镜人曾说,“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导致扬子江药业一直坚持的做好药的初衷得到影响,企业一旦有了负债,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业拖垮。”

而“不上市”只是徐镜人“三不”原则中的一条,另外两条是“不搞兼并联合”和“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徐镜人之子徐浩宇曾对外解释徐镜人的“不上市”说,“他以前吃过亏,现在年纪大了,更不想跟别人掺和在一起了。”

徐浩宇也被外界认为是徐镜人的接班人,不过在徐浩宇看来,公司上市则是必须,早在2012年时徐浩宇便曾对外界表示,“现在比的是实力、思维和资本。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2015年,徐浩宇带着自己创办的爱源股份登陆新三板。

另外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在泰州的扬子江总部,一条人造护城河把扬子江公司院区围了起来,而院区办公楼造型则建的像故宫一样。

不过,徐镜人与扬子江也充满了非议。

当年股改后,扬子江有大量员工持股,但据报道截至2016年,扬子江只进行过两次分红,而徐镜人拒绝扬子江上市的决定也让大批员工的持股无法变现。因此这些年不少扬子江的老员工选择离开,但徐镜人却要求,如果持股员工离开必须把手中股份让徐镜人回购,回购价格则是扬子江净资产的0.5倍。

由于不服这项回购规定,曾有12名员工把扬子江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接连败诉。

此外,作为被认为国内的销售冠军企业,扬子江还涉及多个行贿案件。据不完全统计光是2013年至2018年扬子江涉及的行贿案件就有14起,行贿金额上百万。

而今年4月1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扬子江实施垄断协议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计罚没7.64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扬子江在调查中不仅认为其未实施垄断协议,在调查初期还曾不配合调查、拖延检查进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扬子江药业掌门人徐镜人去世:被称为“板蓝根大王”,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1位

发布日期:2021-07-12 10:50
摘要: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不幸去世。


徐镜人

谢欣

【OR  商业新媒体】

7月11日晚,《健康时报》报道称,扬子江药业集团(以下简称“扬子江”)董事长徐镜人在新疆伊犁开会期间突发心梗离世。

7月11日下午便有消息称徐镜人在前往新疆的飞机上突然心脏病发作,不幸去世。

记者7月11日下午拨打徐镜人之子、扬子江副董事长徐浩宇电话,但其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而多位业内人士或接近扬子江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徐镜人去世一事属实。

公开信息显示,徐镜人是江苏泰州人,1944年10月出生。对于市场而言,一向神秘低调的徐镜人可能并不为很多人所知,但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在中国医药界却是举足轻重,“一代枭雄”,是不少业内人士对徐镜人的评价。

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徐镜人排名第394位,财富值47亿美元。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徐镜人以430亿元人民币财富获得62名。2020年他又以48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11位。

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显示,扬子江位列当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并且已是连续6年排名第一,2020年发布的国内药企营收榜单数据显示,扬子江营收已经超过千亿。

板蓝根、办公楼像故宫、拒绝上市是徐镜人和他的扬子江最被人常提起的几件事。

1966年,20多岁的徐镜人从部队退役后被分配到泰州一家仪表厂工作,5年后,徐镜人带着几千元和几个工人在扬州泰兴创办了一个制药车间,这便是扬子江的前身,1973年时,徐镜人找到一片荒地建起“口岸工农制药厂”,开始生产后来大名鼎鼎的板蓝根。

后来,国家发出“严禁乡镇一级开办制药厂”的指示,明确规定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药厂,没有规模的药厂实行关停并转,口岸工农制药厂则被划入“关停”的名单中,但当时的扬州市领导非常喜欢板蓝根这个产品,将口岸工农制药厂的资质保留,但改成了“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1985年又正式改名为扬子江制药厂。

1988年,上海爆发甲肝疫情,板蓝根需求激增,扬子江制药厂接到通知:上海申请火速支援近400万包板蓝根。而当时扬子江的板蓝根每月产量仅有5万包,面对眼前的天量订单,徐镜人号召员工加急制药,春节加班。最终,385万包板蓝根干糖浆顺利完成。

徐镜人由此也获得了“板蓝根大王”的名号。

随后,中药便成了扬子江的主要发展方向,徐镜人制定了“请名医挂帅,让绝技显灵”的中药开发战略,通过走访中医界的领军人物,合作开发现代中药。

1990年至1992年间,徐镜人曾短暂离开了扬子江两年,而这两年公司形势急转直下,三年之内扭盈为亏,亏损200万,欠下了20多亿。

徐镜人回归后,从1997年开始,扬子江成为跻身中国医药行业的前5名;从2004年起,扬子江药业更以逾80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制药行业的销售冠军;2005年,扬子江以102亿元的收入蝉联制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和利润冠军,而且是国内制药行业唯一的年销售收入突破百亿的企业。

徐镜人说话带有很浓重泰州当地口音,一般人都听太不懂,遇到偶尔有媒体采访时,旁边甚至需要配个助理进行普通话翻译。

徐镜人曾公开表示,扬子江销售收入到2020年将突破1000亿元。不过,由于他一直拒绝把扬子江上市,因此扬子江真正的业绩情况外界也无从知晓。

徐镜人曾说,“公司上市后可能发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从而导致扬子江药业一直坚持的做好药的初衷得到影响,企业一旦有了负债,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业拖垮。”

而“不上市”只是徐镜人“三不”原则中的一条,另外两条是“不搞兼并联合”和“不搞自己不熟悉的产业”。徐镜人之子徐浩宇曾对外解释徐镜人的“不上市”说,“他以前吃过亏,现在年纪大了,更不想跟别人掺和在一起了。”

徐浩宇也被外界认为是徐镜人的接班人,不过在徐浩宇看来,公司上市则是必须,早在2012年时徐浩宇便曾对外界表示,“现在比的是实力、思维和资本。对于资本市场,小型企业一定要尽快进入。”2015年,徐浩宇带着自己创办的爱源股份登陆新三板。

另外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在泰州的扬子江总部,一条人造护城河把扬子江公司院区围了起来,而院区办公楼造型则建的像故宫一样。

不过,徐镜人与扬子江也充满了非议。

当年股改后,扬子江有大量员工持股,但据报道截至2016年,扬子江只进行过两次分红,而徐镜人拒绝扬子江上市的决定也让大批员工的持股无法变现。因此这些年不少扬子江的老员工选择离开,但徐镜人却要求,如果持股员工离开必须把手中股份让徐镜人回购,回购价格则是扬子江净资产的0.5倍。

由于不服这项回购规定,曾有12名员工把扬子江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接连败诉。

此外,作为被认为国内的销售冠军企业,扬子江还涉及多个行贿案件。据不完全统计光是2013年至2018年扬子江涉及的行贿案件就有14起,行贿金额上百万。

而今年4月1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扬子江实施垄断协议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共计罚没7.64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扬子江在调查中不仅认为其未实施垄断协议,在调查初期还曾不配合调查、拖延检查进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