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9日,中国6月份物价数据公布,虽不再上涨,但也未见有明显回落。同日公布的金融数据表明,6月货币和信贷有超出预期的增长。在上述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接着公布了全面降准信息。7月7日国常会对“降准”的吹风,实际上隐含了宏观环境变化对政策调整需求的提升。

经济增长动能仍然不足

虽然中外疫情形势的差异,使得世界经济生产重心移向中国,中国外贸持续高位运行,加之国内疫情受控后初期的制造型和投资型经济体特有的“赶工”,带动了工业经济的快速回升。以2021年中国工业活动的两年平均增速衡量(2021年5月累计增速为7.0),当前中国工业经济情况,略好于2019年(2019年12月为5.7),但幅度并不大,大约高20-30%。显然当前中国工业的恢复,主要受益于外需的高增长,但外需高位运行态势有衰落趋势。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增长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

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因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靠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

通胀拐点即将来临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个季度。

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

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首先,由于经济仍然较为低迷,下游需求不足,PPI较难向CPI传导,即制造商成本转嫁较为困难;当前的上游涨价已对中下游厂商经营产生明显影响,企业接单意愿下降。其次,导致大宗商品涨价的国际金融形势已进入拐点转变区,美元的收紧势在必行。第三,对国内工业品有重要的影响的地缘政治因素和疫情影响,已越过顶点,形势不再恶化,缓和之势正逐渐形成。因此,中国通胀正面临着拐点。

降准不改变流动性平稳格局


2013年之后,中国货币市场运行一直较为稳定,即使2018年资管新规时期,货币市场流动性也保持了平稳。但是中国货币市场月末效应,一直明显,表明中国金融体系中投资杠杆一直偏高,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仍需要进一步发展。和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2021年的货币市场资金紧张程度略提高,但好于2018年;整体而言,市场存在着放松的需求。

在货币转向内生情况下,由于货币偏紧使得机构的货币余额需求上升,不利于投资扩展。因此,货币当局需要降低融资利率以刺激需求扩展。但由于当前中国市场融资需求受楼市调控限制,难以继续提高,且金融机构在监管引导下风险防控意识提高,“降准”对融资利率降低的潜在影响,不会对市场融资需求产生波动影响,从而流动性平稳格局不变。

降准之后还有降息

央行明示降准的目的是优化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虽然此次降准并没有采用结构性政策,但采用公告说明意味着采用了窗口指导的形式。货币结构性政策重心进一步明确,货币定向投放是政策着力点,未来投放方向将由普惠扩展到与“碳减”双并重。即金融机构RRR政策“三档两优”体系中,降准优惠标准将由普惠扩张到普惠和“碳减”。

从基础货币投放角度,中国仍然需要进一步下调RRR(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只有维持货币乘数高位,中国才能保持广义货币增速相对平稳,实现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的基本同步;为降低储备货币获得成本,保持货币市场的稳定,中国也需要进一步下调RRR。

货币转向内生后,货币政策基本工具转向利率。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核心CPI持续低迷的局面表明,中国物价环境并不构成对降息政策的制约,“降息”仍是未来必不可缺的政策选项,通胀拐点确认后,年内出台仍是大概率事件。

股债双升再添动力

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降准对市场的影响,主要在于通过降低商业银行资本成本,对市场融资体系水准产生潜在降低作用。市场融资利率水平的下降,对股市和债市都有利好影响。

通胀交易消退仍然是主导当前市场格局演变的主线。融资利率降低利好市场整体估值水平,有利股债在现有水准上站稳,双双“上台阶”!通胀拐点确认后,在市场利率下移的趋势下,股市基础逐渐回升、股指抬高一线的趋势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降准之后,预见降息

发布日期:2021-07-12 07:53
摘要: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9日,中国6月份物价数据公布,虽不再上涨,但也未见有明显回落。同日公布的金融数据表明,6月货币和信贷有超出预期的增长。在上述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接着公布了全面降准信息。7月7日国常会对“降准”的吹风,实际上隐含了宏观环境变化对政策调整需求的提升。

经济增长动能仍然不足

虽然中外疫情形势的差异,使得世界经济生产重心移向中国,中国外贸持续高位运行,加之国内疫情受控后初期的制造型和投资型经济体特有的“赶工”,带动了工业经济的快速回升。以2021年中国工业活动的两年平均增速衡量(2021年5月累计增速为7.0),当前中国工业经济情况,略好于2019年(2019年12月为5.7),但幅度并不大,大约高20-30%。显然当前中国工业的恢复,主要受益于外需的高增长,但外需高位运行态势有衰落趋势。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增长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

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因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靠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

通胀拐点即将来临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个季度。

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

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首先,由于经济仍然较为低迷,下游需求不足,PPI较难向CPI传导,即制造商成本转嫁较为困难;当前的上游涨价已对中下游厂商经营产生明显影响,企业接单意愿下降。其次,导致大宗商品涨价的国际金融形势已进入拐点转变区,美元的收紧势在必行。第三,对国内工业品有重要的影响的地缘政治因素和疫情影响,已越过顶点,形势不再恶化,缓和之势正逐渐形成。因此,中国通胀正面临着拐点。

降准不改变流动性平稳格局


2013年之后,中国货币市场运行一直较为稳定,即使2018年资管新规时期,货币市场流动性也保持了平稳。但是中国货币市场月末效应,一直明显,表明中国金融体系中投资杠杆一直偏高,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仍需要进一步发展。和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2021年的货币市场资金紧张程度略提高,但好于2018年;整体而言,市场存在着放松的需求。

在货币转向内生情况下,由于货币偏紧使得机构的货币余额需求上升,不利于投资扩展。因此,货币当局需要降低融资利率以刺激需求扩展。但由于当前中国市场融资需求受楼市调控限制,难以继续提高,且金融机构在监管引导下风险防控意识提高,“降准”对融资利率降低的潜在影响,不会对市场融资需求产生波动影响,从而流动性平稳格局不变。

降准之后还有降息

央行明示降准的目的是优化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虽然此次降准并没有采用结构性政策,但采用公告说明意味着采用了窗口指导的形式。货币结构性政策重心进一步明确,货币定向投放是政策着力点,未来投放方向将由普惠扩展到与“碳减”双并重。即金融机构RRR政策“三档两优”体系中,降准优惠标准将由普惠扩张到普惠和“碳减”。

从基础货币投放角度,中国仍然需要进一步下调RRR(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只有维持货币乘数高位,中国才能保持广义货币增速相对平稳,实现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的基本同步;为降低储备货币获得成本,保持货币市场的稳定,中国也需要进一步下调RRR。

货币转向内生后,货币政策基本工具转向利率。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核心CPI持续低迷的局面表明,中国物价环境并不构成对降息政策的制约,“降息”仍是未来必不可缺的政策选项,通胀拐点确认后,年内出台仍是大概率事件。

股债双升再添动力

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降准对市场的影响,主要在于通过降低商业银行资本成本,对市场融资体系水准产生潜在降低作用。市场融资利率水平的下降,对股市和债市都有利好影响。

通胀交易消退仍然是主导当前市场格局演变的主线。融资利率降低利好市场整体估值水平,有利股债在现有水准上站稳,双双“上台阶”!通胀拐点确认后,在市场利率下移的趋势下,股市基础逐渐回升、股指抬高一线的趋势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9日,中国6月份物价数据公布,虽不再上涨,但也未见有明显回落。同日公布的金融数据表明,6月货币和信贷有超出预期的增长。在上述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接着公布了全面降准信息。7月7日国常会对“降准”的吹风,实际上隐含了宏观环境变化对政策调整需求的提升。

经济增长动能仍然不足

虽然中外疫情形势的差异,使得世界经济生产重心移向中国,中国外贸持续高位运行,加之国内疫情受控后初期的制造型和投资型经济体特有的“赶工”,带动了工业经济的快速回升。以2021年中国工业活动的两年平均增速衡量(2021年5月累计增速为7.0),当前中国工业经济情况,略好于2019年(2019年12月为5.7),但幅度并不大,大约高20-30%。显然当前中国工业的恢复,主要受益于外需的高增长,但外需高位运行态势有衰落趋势。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增长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

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因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靠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

通胀拐点即将来临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个季度。

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

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首先,由于经济仍然较为低迷,下游需求不足,PPI较难向CPI传导,即制造商成本转嫁较为困难;当前的上游涨价已对中下游厂商经营产生明显影响,企业接单意愿下降。其次,导致大宗商品涨价的国际金融形势已进入拐点转变区,美元的收紧势在必行。第三,对国内工业品有重要的影响的地缘政治因素和疫情影响,已越过顶点,形势不再恶化,缓和之势正逐渐形成。因此,中国通胀正面临着拐点。

降准不改变流动性平稳格局


2013年之后,中国货币市场运行一直较为稳定,即使2018年资管新规时期,货币市场流动性也保持了平稳。但是中国货币市场月末效应,一直明显,表明中国金融体系中投资杠杆一直偏高,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仍需要进一步发展。和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2021年的货币市场资金紧张程度略提高,但好于2018年;整体而言,市场存在着放松的需求。

在货币转向内生情况下,由于货币偏紧使得机构的货币余额需求上升,不利于投资扩展。因此,货币当局需要降低融资利率以刺激需求扩展。但由于当前中国市场融资需求受楼市调控限制,难以继续提高,且金融机构在监管引导下风险防控意识提高,“降准”对融资利率降低的潜在影响,不会对市场融资需求产生波动影响,从而流动性平稳格局不变。

降准之后还有降息

央行明示降准的目的是优化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虽然此次降准并没有采用结构性政策,但采用公告说明意味着采用了窗口指导的形式。货币结构性政策重心进一步明确,货币定向投放是政策着力点,未来投放方向将由普惠扩展到与“碳减”双并重。即金融机构RRR政策“三档两优”体系中,降准优惠标准将由普惠扩张到普惠和“碳减”。

从基础货币投放角度,中国仍然需要进一步下调RRR(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只有维持货币乘数高位,中国才能保持广义货币增速相对平稳,实现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的基本同步;为降低储备货币获得成本,保持货币市场的稳定,中国也需要进一步下调RRR。

货币转向内生后,货币政策基本工具转向利率。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核心CPI持续低迷的局面表明,中国物价环境并不构成对降息政策的制约,“降息”仍是未来必不可缺的政策选项,通胀拐点确认后,年内出台仍是大概率事件。

股债双升再添动力

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降准对市场的影响,主要在于通过降低商业银行资本成本,对市场融资体系水准产生潜在降低作用。市场融资利率水平的下降,对股市和债市都有利好影响。

通胀交易消退仍然是主导当前市场格局演变的主线。融资利率降低利好市场整体估值水平,有利股债在现有水准上站稳,双双“上台阶”!通胀拐点确认后,在市场利率下移的趋势下,股市基础逐渐回升、股指抬高一线的趋势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降准之后,预见降息

发布日期:2021-07-12 07:53
摘要: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



胡月晓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7月9日,中国6月份物价数据公布,虽不再上涨,但也未见有明显回落。同日公布的金融数据表明,6月货币和信贷有超出预期的增长。在上述数据公布后,中国央行接着公布了全面降准信息。7月7日国常会对“降准”的吹风,实际上隐含了宏观环境变化对政策调整需求的提升。

经济增长动能仍然不足

虽然中外疫情形势的差异,使得世界经济生产重心移向中国,中国外贸持续高位运行,加之国内疫情受控后初期的制造型和投资型经济体特有的“赶工”,带动了工业经济的快速回升。以2021年中国工业活动的两年平均增速衡量(2021年5月累计增速为7.0),当前中国工业经济情况,略好于2019年(2019年12月为5.7),但幅度并不大,大约高20-30%。显然当前中国工业的恢复,主要受益于外需的高增长,但外需高位运行态势有衰落趋势。

整体看,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态势仍然偏弱。以2年增长平均数观察,中国2021年消费和投资的增速均没有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2021年1-5月份的消费和投资累计同比增长平均分别为4.3和4.0,而2019年末分别为8.0和5.4。

当前市场观察到的高增长速度,实际上主要是低基数的结果。笔者一直认为,由于楼市泡沫持续,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因企业家精神受到伤害、以及全社会实业氛围受到影响,一直处于较低水平;中国经济要走出底部,不能靠周期性调控政策,要靠楼市调控的结构性政策。而兼顾平稳和发展的楼市治理需要时间积淀,故而中国经济内在活力受楼市泡沫制约,复苏比较缓慢。

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赶工”带来的经济快速回升现象消退,以及海外疫情反复持续下,海外需求也渐趋萎缩,中国外需增长也面临放缓趋势。持续至今的外需高增长来源,是海外政府的货币救助,时间延长后救助对需求下降的弥补作用渐下降;另一大来源,抗疫物质的需求,随着疫情控制转入常态化和预防重要性提升,海外对中国的相关出口需求也有下降倾向。

通胀拐点即将来临

关于当前通胀形势,笔者很早之前就认为,主要体现为PPI上涨的通货膨胀形势,主要受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影响,而大宗商品价格的高位运行,并非基于需求旺盛,而是货币旺盛,因此价格的持续性不会太长,通常只能持续2-4个季度。

货币充裕而需求低迷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幅度和频度都会加大,当前持续高位运行的状态,只是大宗商品价格高波动周期中的顶点阶段而已。简言之,中国当前的高通胀预期因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而起,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没有经济基础!

即使没有对期货过度炒作的监管,国内大宗商品和工业品价格等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也面临着明显的回落压力。首先,由于经济仍然较为低迷,下游需求不足,PPI较难向CPI传导,即制造商成本转嫁较为困难;当前的上游涨价已对中下游厂商经营产生明显影响,企业接单意愿下降。其次,导致大宗商品涨价的国际金融形势已进入拐点转变区,美元的收紧势在必行。第三,对国内工业品有重要的影响的地缘政治因素和疫情影响,已越过顶点,形势不再恶化,缓和之势正逐渐形成。因此,中国通胀正面临着拐点。

降准不改变流动性平稳格局


2013年之后,中国货币市场运行一直较为稳定,即使2018年资管新规时期,货币市场流动性也保持了平稳。但是中国货币市场月末效应,一直明显,表明中国金融体系中投资杠杆一直偏高,金融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仍需要进一步发展。和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2021年的货币市场资金紧张程度略提高,但好于2018年;整体而言,市场存在着放松的需求。

在货币转向内生情况下,由于货币偏紧使得机构的货币余额需求上升,不利于投资扩展。因此,货币当局需要降低融资利率以刺激需求扩展。但由于当前中国市场融资需求受楼市调控限制,难以继续提高,且金融机构在监管引导下风险防控意识提高,“降准”对融资利率降低的潜在影响,不会对市场融资需求产生波动影响,从而流动性平稳格局不变。

降准之后还有降息

央行明示降准的目的是优化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虽然此次降准并没有采用结构性政策,但采用公告说明意味着采用了窗口指导的形式。货币结构性政策重心进一步明确,货币定向投放是政策着力点,未来投放方向将由普惠扩展到与“碳减”双并重。即金融机构RRR政策“三档两优”体系中,降准优惠标准将由普惠扩张到普惠和“碳减”。

从基础货币投放角度,中国仍然需要进一步下调RRR(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只有维持货币乘数高位,中国才能保持广义货币增速相对平稳,实现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的基本同步;为降低储备货币获得成本,保持货币市场的稳定,中国也需要进一步下调RRR。

货币转向内生后,货币政策基本工具转向利率。尽管短期的通胀压力延缓了降息的出台,但降息对中国经济平稳运行的必要性,一直不能消除。核心CPI持续低迷的局面表明,中国物价环境并不构成对降息政策的制约,“降息”仍是未来必不可缺的政策选项,通胀拐点确认后,年内出台仍是大概率事件。

股债双升再添动力

降准不会对货币平稳局面产生影响,货币增速也不会持续提高;降准对市场的影响,主要在于通过降低商业银行资本成本,对市场融资体系水准产生潜在降低作用。市场融资利率水平的下降,对股市和债市都有利好影响。

通胀交易消退仍然是主导当前市场格局演变的主线。融资利率降低利好市场整体估值水平,有利股债在现有水准上站稳,双双“上台阶”!通胀拐点确认后,在市场利率下移的趋势下,股市基础逐渐回升、股指抬高一线的趋势不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