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赛道热、背景硬、团队强,无招团队已引来创投圈哄抢,估值已达几十亿人民币。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

苏建勋

【OR  商业新媒体】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将离职创业,新公司名为“两氢一氧(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创业方向为跨境出海领域,目前已经确定的投资方为元璟资本。

无招是阿里巴巴 To B 业务中的关键人物,其一手创建的钉钉目前为国内用户量最大(4 亿个人、1700 万组织数)的企业服务应用,离职前职级为M6/P11,再加上出海本就是近期投资热点,此番无招离职创业,引来了创投圈的一番哄抢。

据 了解,无招团队已经与多位顶级风投机构高层有过会面。一位知情人士对 36 氪表示:“估值已经涨到了几十亿人民币,能投进去的不多。”

另一位投资行业人士表示:“能不能投进去,是认脸,不是认钱。”意为只有熟人才能抢到份额。以目前确定的投资方元璟资本来说,其创始人吴泳铭为原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被投公司多为阿里背景创业者,比如原 UC 创始人何小鹏的小鹏汽车、原阿里云高管王学集创办的涂鸦智能等。

记者就此向阿里巴巴与无招本人求证,阿里巴巴公关总监昆汀对此回复称:“我问了一下无招。他还在阿里,并没有离职。阿里集团正在进行内部机制改革,鼓励多元化创新。这次无招创业就是新机制下的一种尝试。祝福无招,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资方有着“阿里味儿”以外,加入阿里巴巴近十年、一手带起钉钉的无招,此次创业团队也集结了多位钉钉员工。

据了解,与无招此次一同创业的核心骨干包括:原阿里钉钉副总裁任卿(花名:易统)、原阿里钉钉市场部负责人甘聪、以及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花名:一粟)。

上述几人都曾是无招创办钉钉时期的关键人物。

原阿里钉钉副总裁易统历任钉钉硬件负责人、开放平台与商业化总经理,在钉钉多次重大变化中担当过核心角色。2017 年底,钉钉首次尝试研发硬件,接连推出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等多种设备,当时易统曾对 36 氪透露:“阿里几乎没有硬件的基因,用5个月的时间把一个硬件从原型到量产就是在挑战不可能,这是最大的困难。”

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一粟)曾历任钉钉国际化团队负责人、“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负责人。2018 年钉钉首次前往美国 CES 参展,正式决定进军国际业务时,朱鸿被任命为国际化负责人。而在2020年9 月,阿里智能云公布最新战略调整时,朱鸿接管了“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主要进行企业智能协同场景的产品研发拓展。

此次无招携多位钉钉高管离职创业,与去年至今阿里巴巴对 To B 业务的调整有着直接关系。

钉钉与阿里云的融合最初发生在2019 年 6 月,当时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升级通知,宣布钉钉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无招向张建锋(行癫)汇报。

更剧烈的调整发生在2020 年 9 月 27 日晚间,彼时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发布全员邮件,公布最新的“云钉一体”战略,将原先独立的钉钉公司设为大钉钉事业部,由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行癫)直接管理,原阿里钉钉CEO 陈航(花名:无招)离任钉钉,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 CEO 张勇(逍遥子)的助理。

这一组织与人事升级在当时堪称地震。多位钉钉员工均向 36 氪表达了“震惊、不认同、做法很冒险”等观点,核心原因在于,钉钉的核心目标为用户、企业组织的规模化扩张,但发展十年的阿里云如今更需要商业化指标的增长,两者融合后必将产生摩擦。

这也是无招此次离任的本质原因。“阿里云要做高收入,钉钉要做大规模,二者合并后本质上很难两者兼顾。”一位钉钉前员工对 36 氪曾表示,“要想真的把业务融合,就要从高层调整,人肯定是要动的。”

也有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给出了阿里云与钉钉合并的积极信号:阿里云过去卖 IT 产品,只是在影响企业 CIO/CTO,钉钉做的是企业组织架构转型,影响的是 CEO,两者合并更容易打客户。

而在合并进阿里云后,钉钉在产品方向上已经产生了显而易见的调整。

2014 年成立至今,“无招时代”的钉钉一路从简单的企业 IM 通讯应用,成长为包含多种软件(OA 管理、文档协同、HR SaaS)、硬件(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行业解决方案(零售、餐饮、物流)的庞然大物。

而在无招逐步脱离钉钉后,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去年披露钉钉新定位时表示,将以平台化的思路发展钉钉,让钉钉在协同办公平台之外,成为“新型开发平台”。

可以这样理解这种转变:过去钉钉做应用、做硬件,服务目标都是企业用户,虽然难免烧钱,但能达到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在钉钉纳入“云钉一体”战略后,为了与阿里云底层计算资源的模式相配合,钉钉就要扮演上层开发系统的角色,服务目标就要侧重在开发者。

对于熟悉钉钉与无招的人来说,无招的去职并不意外,创建钉钉时,无招个性鲜明,风格凌厉,他从不忌讳微信与钉钉对比,多次强调“工作归钉钉,生活归微信”,抨击企业员工用微信工作缺乏注意力,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腾讯内部都不用微信办公”引发热议。

在阿里十年,无招有过社交项目“来往”折戟之痛,也收获了“钉钉”高速增长、称霸 To B 市场的地位。如今,无招之于阿里与钉钉的使命已然落幕,他终于有了真正属于他个人的事业与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将离职创业,被资本疯抢,多名钉钉老将加入

发布日期:2021-07-10 11:32
摘要:赛道热、背景硬、团队强,无招团队已引来创投圈哄抢,估值已达几十亿人民币。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

苏建勋

【OR  商业新媒体】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将离职创业,新公司名为“两氢一氧(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创业方向为跨境出海领域,目前已经确定的投资方为元璟资本。

无招是阿里巴巴 To B 业务中的关键人物,其一手创建的钉钉目前为国内用户量最大(4 亿个人、1700 万组织数)的企业服务应用,离职前职级为M6/P11,再加上出海本就是近期投资热点,此番无招离职创业,引来了创投圈的一番哄抢。

据 了解,无招团队已经与多位顶级风投机构高层有过会面。一位知情人士对 36 氪表示:“估值已经涨到了几十亿人民币,能投进去的不多。”

另一位投资行业人士表示:“能不能投进去,是认脸,不是认钱。”意为只有熟人才能抢到份额。以目前确定的投资方元璟资本来说,其创始人吴泳铭为原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被投公司多为阿里背景创业者,比如原 UC 创始人何小鹏的小鹏汽车、原阿里云高管王学集创办的涂鸦智能等。

记者就此向阿里巴巴与无招本人求证,阿里巴巴公关总监昆汀对此回复称:“我问了一下无招。他还在阿里,并没有离职。阿里集团正在进行内部机制改革,鼓励多元化创新。这次无招创业就是新机制下的一种尝试。祝福无招,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资方有着“阿里味儿”以外,加入阿里巴巴近十年、一手带起钉钉的无招,此次创业团队也集结了多位钉钉员工。

据了解,与无招此次一同创业的核心骨干包括:原阿里钉钉副总裁任卿(花名:易统)、原阿里钉钉市场部负责人甘聪、以及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花名:一粟)。

上述几人都曾是无招创办钉钉时期的关键人物。

原阿里钉钉副总裁易统历任钉钉硬件负责人、开放平台与商业化总经理,在钉钉多次重大变化中担当过核心角色。2017 年底,钉钉首次尝试研发硬件,接连推出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等多种设备,当时易统曾对 36 氪透露:“阿里几乎没有硬件的基因,用5个月的时间把一个硬件从原型到量产就是在挑战不可能,这是最大的困难。”

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一粟)曾历任钉钉国际化团队负责人、“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负责人。2018 年钉钉首次前往美国 CES 参展,正式决定进军国际业务时,朱鸿被任命为国际化负责人。而在2020年9 月,阿里智能云公布最新战略调整时,朱鸿接管了“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主要进行企业智能协同场景的产品研发拓展。

此次无招携多位钉钉高管离职创业,与去年至今阿里巴巴对 To B 业务的调整有着直接关系。

钉钉与阿里云的融合最初发生在2019 年 6 月,当时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升级通知,宣布钉钉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无招向张建锋(行癫)汇报。

更剧烈的调整发生在2020 年 9 月 27 日晚间,彼时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发布全员邮件,公布最新的“云钉一体”战略,将原先独立的钉钉公司设为大钉钉事业部,由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行癫)直接管理,原阿里钉钉CEO 陈航(花名:无招)离任钉钉,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 CEO 张勇(逍遥子)的助理。

这一组织与人事升级在当时堪称地震。多位钉钉员工均向 36 氪表达了“震惊、不认同、做法很冒险”等观点,核心原因在于,钉钉的核心目标为用户、企业组织的规模化扩张,但发展十年的阿里云如今更需要商业化指标的增长,两者融合后必将产生摩擦。

这也是无招此次离任的本质原因。“阿里云要做高收入,钉钉要做大规模,二者合并后本质上很难两者兼顾。”一位钉钉前员工对 36 氪曾表示,“要想真的把业务融合,就要从高层调整,人肯定是要动的。”

也有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给出了阿里云与钉钉合并的积极信号:阿里云过去卖 IT 产品,只是在影响企业 CIO/CTO,钉钉做的是企业组织架构转型,影响的是 CEO,两者合并更容易打客户。

而在合并进阿里云后,钉钉在产品方向上已经产生了显而易见的调整。

2014 年成立至今,“无招时代”的钉钉一路从简单的企业 IM 通讯应用,成长为包含多种软件(OA 管理、文档协同、HR SaaS)、硬件(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行业解决方案(零售、餐饮、物流)的庞然大物。

而在无招逐步脱离钉钉后,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去年披露钉钉新定位时表示,将以平台化的思路发展钉钉,让钉钉在协同办公平台之外,成为“新型开发平台”。

可以这样理解这种转变:过去钉钉做应用、做硬件,服务目标都是企业用户,虽然难免烧钱,但能达到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在钉钉纳入“云钉一体”战略后,为了与阿里云底层计算资源的模式相配合,钉钉就要扮演上层开发系统的角色,服务目标就要侧重在开发者。

对于熟悉钉钉与无招的人来说,无招的去职并不意外,创建钉钉时,无招个性鲜明,风格凌厉,他从不忌讳微信与钉钉对比,多次强调“工作归钉钉,生活归微信”,抨击企业员工用微信工作缺乏注意力,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腾讯内部都不用微信办公”引发热议。

在阿里十年,无招有过社交项目“来往”折戟之痛,也收获了“钉钉”高速增长、称霸 To B 市场的地位。如今,无招之于阿里与钉钉的使命已然落幕,他终于有了真正属于他个人的事业与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赛道热、背景硬、团队强,无招团队已引来创投圈哄抢,估值已达几十亿人民币。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

苏建勋

【OR  商业新媒体】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将离职创业,新公司名为“两氢一氧(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创业方向为跨境出海领域,目前已经确定的投资方为元璟资本。

无招是阿里巴巴 To B 业务中的关键人物,其一手创建的钉钉目前为国内用户量最大(4 亿个人、1700 万组织数)的企业服务应用,离职前职级为M6/P11,再加上出海本就是近期投资热点,此番无招离职创业,引来了创投圈的一番哄抢。

据 了解,无招团队已经与多位顶级风投机构高层有过会面。一位知情人士对 36 氪表示:“估值已经涨到了几十亿人民币,能投进去的不多。”

另一位投资行业人士表示:“能不能投进去,是认脸,不是认钱。”意为只有熟人才能抢到份额。以目前确定的投资方元璟资本来说,其创始人吴泳铭为原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被投公司多为阿里背景创业者,比如原 UC 创始人何小鹏的小鹏汽车、原阿里云高管王学集创办的涂鸦智能等。

记者就此向阿里巴巴与无招本人求证,阿里巴巴公关总监昆汀对此回复称:“我问了一下无招。他还在阿里,并没有离职。阿里集团正在进行内部机制改革,鼓励多元化创新。这次无招创业就是新机制下的一种尝试。祝福无招,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资方有着“阿里味儿”以外,加入阿里巴巴近十年、一手带起钉钉的无招,此次创业团队也集结了多位钉钉员工。

据了解,与无招此次一同创业的核心骨干包括:原阿里钉钉副总裁任卿(花名:易统)、原阿里钉钉市场部负责人甘聪、以及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花名:一粟)。

上述几人都曾是无招创办钉钉时期的关键人物。

原阿里钉钉副总裁易统历任钉钉硬件负责人、开放平台与商业化总经理,在钉钉多次重大变化中担当过核心角色。2017 年底,钉钉首次尝试研发硬件,接连推出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等多种设备,当时易统曾对 36 氪透露:“阿里几乎没有硬件的基因,用5个月的时间把一个硬件从原型到量产就是在挑战不可能,这是最大的困难。”

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一粟)曾历任钉钉国际化团队负责人、“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负责人。2018 年钉钉首次前往美国 CES 参展,正式决定进军国际业务时,朱鸿被任命为国际化负责人。而在2020年9 月,阿里智能云公布最新战略调整时,朱鸿接管了“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主要进行企业智能协同场景的产品研发拓展。

此次无招携多位钉钉高管离职创业,与去年至今阿里巴巴对 To B 业务的调整有着直接关系。

钉钉与阿里云的融合最初发生在2019 年 6 月,当时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升级通知,宣布钉钉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无招向张建锋(行癫)汇报。

更剧烈的调整发生在2020 年 9 月 27 日晚间,彼时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发布全员邮件,公布最新的“云钉一体”战略,将原先独立的钉钉公司设为大钉钉事业部,由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行癫)直接管理,原阿里钉钉CEO 陈航(花名:无招)离任钉钉,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 CEO 张勇(逍遥子)的助理。

这一组织与人事升级在当时堪称地震。多位钉钉员工均向 36 氪表达了“震惊、不认同、做法很冒险”等观点,核心原因在于,钉钉的核心目标为用户、企业组织的规模化扩张,但发展十年的阿里云如今更需要商业化指标的增长,两者融合后必将产生摩擦。

这也是无招此次离任的本质原因。“阿里云要做高收入,钉钉要做大规模,二者合并后本质上很难两者兼顾。”一位钉钉前员工对 36 氪曾表示,“要想真的把业务融合,就要从高层调整,人肯定是要动的。”

也有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给出了阿里云与钉钉合并的积极信号:阿里云过去卖 IT 产品,只是在影响企业 CIO/CTO,钉钉做的是企业组织架构转型,影响的是 CEO,两者合并更容易打客户。

而在合并进阿里云后,钉钉在产品方向上已经产生了显而易见的调整。

2014 年成立至今,“无招时代”的钉钉一路从简单的企业 IM 通讯应用,成长为包含多种软件(OA 管理、文档协同、HR SaaS)、硬件(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行业解决方案(零售、餐饮、物流)的庞然大物。

而在无招逐步脱离钉钉后,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去年披露钉钉新定位时表示,将以平台化的思路发展钉钉,让钉钉在协同办公平台之外,成为“新型开发平台”。

可以这样理解这种转变:过去钉钉做应用、做硬件,服务目标都是企业用户,虽然难免烧钱,但能达到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在钉钉纳入“云钉一体”战略后,为了与阿里云底层计算资源的模式相配合,钉钉就要扮演上层开发系统的角色,服务目标就要侧重在开发者。

对于熟悉钉钉与无招的人来说,无招的去职并不意外,创建钉钉时,无招个性鲜明,风格凌厉,他从不忌讳微信与钉钉对比,多次强调“工作归钉钉,生活归微信”,抨击企业员工用微信工作缺乏注意力,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腾讯内部都不用微信办公”引发热议。

在阿里十年,无招有过社交项目“来往”折戟之痛,也收获了“钉钉”高速增长、称霸 To B 市场的地位。如今,无招之于阿里与钉钉的使命已然落幕,他终于有了真正属于他个人的事业与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将离职创业,被资本疯抢,多名钉钉老将加入

发布日期:2021-07-10 11:32
摘要:赛道热、背景硬、团队强,无招团队已引来创投圈哄抢,估值已达几十亿人民币。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

苏建勋

【OR  商业新媒体】

原阿里钉钉CEO无招将离职创业,新公司名为“两氢一氧(杭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创业方向为跨境出海领域,目前已经确定的投资方为元璟资本。

无招是阿里巴巴 To B 业务中的关键人物,其一手创建的钉钉目前为国内用户量最大(4 亿个人、1700 万组织数)的企业服务应用,离职前职级为M6/P11,再加上出海本就是近期投资热点,此番无招离职创业,引来了创投圈的一番哄抢。

据 了解,无招团队已经与多位顶级风投机构高层有过会面。一位知情人士对 36 氪表示:“估值已经涨到了几十亿人民币,能投进去的不多。”

另一位投资行业人士表示:“能不能投进去,是认脸,不是认钱。”意为只有熟人才能抢到份额。以目前确定的投资方元璟资本来说,其创始人吴泳铭为原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被投公司多为阿里背景创业者,比如原 UC 创始人何小鹏的小鹏汽车、原阿里云高管王学集创办的涂鸦智能等。

记者就此向阿里巴巴与无招本人求证,阿里巴巴公关总监昆汀对此回复称:“我问了一下无招。他还在阿里,并没有离职。阿里集团正在进行内部机制改革,鼓励多元化创新。这次无招创业就是新机制下的一种尝试。祝福无招,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了资方有着“阿里味儿”以外,加入阿里巴巴近十年、一手带起钉钉的无招,此次创业团队也集结了多位钉钉员工。

据了解,与无招此次一同创业的核心骨干包括:原阿里钉钉副总裁任卿(花名:易统)、原阿里钉钉市场部负责人甘聪、以及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花名:一粟)。

上述几人都曾是无招创办钉钉时期的关键人物。

原阿里钉钉副总裁易统历任钉钉硬件负责人、开放平台与商业化总经理,在钉钉多次重大变化中担当过核心角色。2017 年底,钉钉首次尝试研发硬件,接连推出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等多种设备,当时易统曾对 36 氪透露:“阿里几乎没有硬件的基因,用5个月的时间把一个硬件从原型到量产就是在挑战不可能,这是最大的困难。”

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一粟)曾历任钉钉国际化团队负责人、“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负责人。2018 年钉钉首次前往美国 CES 参展,正式决定进军国际业务时,朱鸿被任命为国际化负责人。而在2020年9 月,阿里智能云公布最新战略调整时,朱鸿接管了“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主要进行企业智能协同场景的产品研发拓展。

此次无招携多位钉钉高管离职创业,与去年至今阿里巴巴对 To B 业务的调整有着直接关系。

钉钉与阿里云的融合最初发生在2019 年 6 月,当时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升级通知,宣布钉钉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无招向张建锋(行癫)汇报。

更剧烈的调整发生在2020 年 9 月 27 日晚间,彼时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发布全员邮件,公布最新的“云钉一体”战略,将原先独立的钉钉公司设为大钉钉事业部,由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行癫)直接管理,原阿里钉钉CEO 陈航(花名:无招)离任钉钉,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 CEO 张勇(逍遥子)的助理。

这一组织与人事升级在当时堪称地震。多位钉钉员工均向 36 氪表达了“震惊、不认同、做法很冒险”等观点,核心原因在于,钉钉的核心目标为用户、企业组织的规模化扩张,但发展十年的阿里云如今更需要商业化指标的增长,两者融合后必将产生摩擦。

这也是无招此次离任的本质原因。“阿里云要做高收入,钉钉要做大规模,二者合并后本质上很难两者兼顾。”一位钉钉前员工对 36 氪曾表示,“要想真的把业务融合,就要从高层调整,人肯定是要动的。”

也有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给出了阿里云与钉钉合并的积极信号:阿里云过去卖 IT 产品,只是在影响企业 CIO/CTO,钉钉做的是企业组织架构转型,影响的是 CEO,两者合并更容易打客户。

而在合并进阿里云后,钉钉在产品方向上已经产生了显而易见的调整。

2014 年成立至今,“无招时代”的钉钉一路从简单的企业 IM 通讯应用,成长为包含多种软件(OA 管理、文档协同、HR SaaS)、硬件(考勤机、路由器、智能投屏)、行业解决方案(零售、餐饮、物流)的庞然大物。

而在无招逐步脱离钉钉后,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去年披露钉钉新定位时表示,将以平台化的思路发展钉钉,让钉钉在协同办公平台之外,成为“新型开发平台”。

可以这样理解这种转变:过去钉钉做应用、做硬件,服务目标都是企业用户,虽然难免烧钱,但能达到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在钉钉纳入“云钉一体”战略后,为了与阿里云底层计算资源的模式相配合,钉钉就要扮演上层开发系统的角色,服务目标就要侧重在开发者。

对于熟悉钉钉与无招的人来说,无招的去职并不意外,创建钉钉时,无招个性鲜明,风格凌厉,他从不忌讳微信与钉钉对比,多次强调“工作归钉钉,生活归微信”,抨击企业员工用微信工作缺乏注意力,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腾讯内部都不用微信办公”引发热议。

在阿里十年,无招有过社交项目“来往”折戟之痛,也收获了“钉钉”高速增长、称霸 To B 市场的地位。如今,无招之于阿里与钉钉的使命已然落幕,他终于有了真正属于他个人的事业与故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