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尤其是在美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网信办向习近平任组长的一个中央领导小组汇报工作。

该机构影响力上升意味着,中国政府想要解决监管机构之间缺乏协调的问题。上个月网约车巨头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进行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交易前,各监管机构发出的信息就不一致。

这些人称,虽然网信办对滴滴的网络安全发出了警告,但主要的经济和金融监管机构基本上支持滴滴的上市计划。在没有被明确要求停止其股票发行计划的情况下,滴滴推进了上市计划。

对于未来的海外股票发行交易,网信办可能会对被视为威胁中国安全的发行计划予以阻止。

这也凸显了中国不断加强的控制民营企业部门的努力,尤其是那些拥有海量宝贵数据的科技公司。

网信办进一步参与企业监管可能会加快中美两国金融市场的脱钩。该部门此前已获授权加强政府对数字信息的管控。

一方面以网信办为首的中国监管机构正在采取行动,令中国公司在海外发售股票的难度加大。另一方面美国议员,如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则在加紧呼吁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除非它们服从美国式的审计要求。

在中国,“网络监管机构已经成为新的证券监管机构,”重点研究中国政策的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投资者和公司会发现管理上市过程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网信办未回应书面提出的问题。

2014年,中国成立了网信办,目的是加强中国的网络和数据安全并集中化管理。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前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了关于美国全球监控计划的机密信息,这让中国领导层感到震惊,他们意识到中国公民或公司的信息可能轻易落入他人之手。

从那时起,网信办一直在推动制定旨在加强国家对信息流掌控的法律和法规。例如,由该机构牵头起草的一项新的数据安全法6月份制定完成,该法案赋予相关部门更大权力,能要求私营部门的公司分享从社交媒体、电子商务、贷款和其他业务中收集的数据。

总体而言,该法律表明,这种数字记录应被视为国家资产,可以根据国家的需要加以利用或限制。

滴滴的IPO并不是中国监管机构之间第一次因协调不力而导致失误,并损害中国政府在经济管理能力方面的全球公信力。2015年,中国股市遭遇大跌,当时中国央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各自为政、有时行动目标甚至相互矛盾的局面加剧了股市的跌势。

滴滴在美进行IPO仅几天之后,中国政府启动了对该公司的网络安全审查,自那以来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已经大跌。中国政府还下令各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在境外上市及拟赴境外上市公司监管规定的整体性计划。

在美国,已有投资者已对滴滴提起数项集体诉讼,指责该公司在上市前误导了投资者。许多投资滴滴IPO的投资者对突如其来的监管行动感到困惑。

据上述知情人士称,为加强对境外上市公司的监管,网信办将在起草相关规定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些规定涉及哪些信息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企业不应向外国监管机构披露。

这可能使中国的规则与美国监管机构制定的规则更加不一致,从而令中国公司更加难以同时满足两边的要求。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采取措施,试图获得更多的机会来审计中国公司,一些中国公司进行了抵制,称中国的法律禁止其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审计底稿。分析师们指出,许多中国公司可能因此从美国股市退市。

这些分析师表示,网信办还在与中国最高证券监管机构和其他部委合作,修订长久以来实施的针对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规则。这种称为VIE的公司架构使外国投资者能在不直接拥有公司投票权股份的情况下,入股中国科技业和其他敏感行业的公司。

这是许多中国科技巨头首次在海外发售股票时采用的结构,包括电商巨擘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企业集团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和滴滴等。以前的中国领导人曾视之为中国公司用以获得国际声誉的一种方式,但现任领导人已越来越不喜欢这种模式,因为对敏感信息落入外国手中的担忧日益加深。

上述人士表示,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的一个选项是,要求使用VIE结构的公司在赴海外市场发售股票之前寻求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这可能会让程序变得更加繁琐。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兼职法律教授、着有《数字战争》(The Digital War)一书的马文彦(Winston Ma)说,这将会极大地收紧中国证券监管。他表示,退休基金、捐赠基金等几乎所有外国投资者可以购买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股票都是通过VIE结构上市的。《数字战争》的内容是关于中国日益增长的科技实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网信办将起到对中国公司海外上市的监管作用

发布日期:2021-07-09 15:19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尤其是在美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网信办向习近平任组长的一个中央领导小组汇报工作。

该机构影响力上升意味着,中国政府想要解决监管机构之间缺乏协调的问题。上个月网约车巨头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进行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交易前,各监管机构发出的信息就不一致。

这些人称,虽然网信办对滴滴的网络安全发出了警告,但主要的经济和金融监管机构基本上支持滴滴的上市计划。在没有被明确要求停止其股票发行计划的情况下,滴滴推进了上市计划。

对于未来的海外股票发行交易,网信办可能会对被视为威胁中国安全的发行计划予以阻止。

这也凸显了中国不断加强的控制民营企业部门的努力,尤其是那些拥有海量宝贵数据的科技公司。

网信办进一步参与企业监管可能会加快中美两国金融市场的脱钩。该部门此前已获授权加强政府对数字信息的管控。

一方面以网信办为首的中国监管机构正在采取行动,令中国公司在海外发售股票的难度加大。另一方面美国议员,如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则在加紧呼吁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除非它们服从美国式的审计要求。

在中国,“网络监管机构已经成为新的证券监管机构,”重点研究中国政策的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投资者和公司会发现管理上市过程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网信办未回应书面提出的问题。

2014年,中国成立了网信办,目的是加强中国的网络和数据安全并集中化管理。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前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了关于美国全球监控计划的机密信息,这让中国领导层感到震惊,他们意识到中国公民或公司的信息可能轻易落入他人之手。

从那时起,网信办一直在推动制定旨在加强国家对信息流掌控的法律和法规。例如,由该机构牵头起草的一项新的数据安全法6月份制定完成,该法案赋予相关部门更大权力,能要求私营部门的公司分享从社交媒体、电子商务、贷款和其他业务中收集的数据。

总体而言,该法律表明,这种数字记录应被视为国家资产,可以根据国家的需要加以利用或限制。

滴滴的IPO并不是中国监管机构之间第一次因协调不力而导致失误,并损害中国政府在经济管理能力方面的全球公信力。2015年,中国股市遭遇大跌,当时中国央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各自为政、有时行动目标甚至相互矛盾的局面加剧了股市的跌势。

滴滴在美进行IPO仅几天之后,中国政府启动了对该公司的网络安全审查,自那以来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已经大跌。中国政府还下令各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在境外上市及拟赴境外上市公司监管规定的整体性计划。

在美国,已有投资者已对滴滴提起数项集体诉讼,指责该公司在上市前误导了投资者。许多投资滴滴IPO的投资者对突如其来的监管行动感到困惑。

据上述知情人士称,为加强对境外上市公司的监管,网信办将在起草相关规定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些规定涉及哪些信息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企业不应向外国监管机构披露。

这可能使中国的规则与美国监管机构制定的规则更加不一致,从而令中国公司更加难以同时满足两边的要求。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采取措施,试图获得更多的机会来审计中国公司,一些中国公司进行了抵制,称中国的法律禁止其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审计底稿。分析师们指出,许多中国公司可能因此从美国股市退市。

这些分析师表示,网信办还在与中国最高证券监管机构和其他部委合作,修订长久以来实施的针对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规则。这种称为VIE的公司架构使外国投资者能在不直接拥有公司投票权股份的情况下,入股中国科技业和其他敏感行业的公司。

这是许多中国科技巨头首次在海外发售股票时采用的结构,包括电商巨擘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企业集团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和滴滴等。以前的中国领导人曾视之为中国公司用以获得国际声誉的一种方式,但现任领导人已越来越不喜欢这种模式,因为对敏感信息落入外国手中的担忧日益加深。

上述人士表示,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的一个选项是,要求使用VIE结构的公司在赴海外市场发售股票之前寻求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这可能会让程序变得更加繁琐。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兼职法律教授、着有《数字战争》(The Digital War)一书的马文彦(Winston Ma)说,这将会极大地收紧中国证券监管。他表示,退休基金、捐赠基金等几乎所有外国投资者可以购买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股票都是通过VIE结构上市的。《数字战争》的内容是关于中国日益增长的科技实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尤其是在美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网信办向习近平任组长的一个中央领导小组汇报工作。

该机构影响力上升意味着,中国政府想要解决监管机构之间缺乏协调的问题。上个月网约车巨头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进行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交易前,各监管机构发出的信息就不一致。

这些人称,虽然网信办对滴滴的网络安全发出了警告,但主要的经济和金融监管机构基本上支持滴滴的上市计划。在没有被明确要求停止其股票发行计划的情况下,滴滴推进了上市计划。

对于未来的海外股票发行交易,网信办可能会对被视为威胁中国安全的发行计划予以阻止。

这也凸显了中国不断加强的控制民营企业部门的努力,尤其是那些拥有海量宝贵数据的科技公司。

网信办进一步参与企业监管可能会加快中美两国金融市场的脱钩。该部门此前已获授权加强政府对数字信息的管控。

一方面以网信办为首的中国监管机构正在采取行动,令中国公司在海外发售股票的难度加大。另一方面美国议员,如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则在加紧呼吁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除非它们服从美国式的审计要求。

在中国,“网络监管机构已经成为新的证券监管机构,”重点研究中国政策的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投资者和公司会发现管理上市过程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网信办未回应书面提出的问题。

2014年,中国成立了网信办,目的是加强中国的网络和数据安全并集中化管理。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前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了关于美国全球监控计划的机密信息,这让中国领导层感到震惊,他们意识到中国公民或公司的信息可能轻易落入他人之手。

从那时起,网信办一直在推动制定旨在加强国家对信息流掌控的法律和法规。例如,由该机构牵头起草的一项新的数据安全法6月份制定完成,该法案赋予相关部门更大权力,能要求私营部门的公司分享从社交媒体、电子商务、贷款和其他业务中收集的数据。

总体而言,该法律表明,这种数字记录应被视为国家资产,可以根据国家的需要加以利用或限制。

滴滴的IPO并不是中国监管机构之间第一次因协调不力而导致失误,并损害中国政府在经济管理能力方面的全球公信力。2015年,中国股市遭遇大跌,当时中国央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各自为政、有时行动目标甚至相互矛盾的局面加剧了股市的跌势。

滴滴在美进行IPO仅几天之后,中国政府启动了对该公司的网络安全审查,自那以来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已经大跌。中国政府还下令各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在境外上市及拟赴境外上市公司监管规定的整体性计划。

在美国,已有投资者已对滴滴提起数项集体诉讼,指责该公司在上市前误导了投资者。许多投资滴滴IPO的投资者对突如其来的监管行动感到困惑。

据上述知情人士称,为加强对境外上市公司的监管,网信办将在起草相关规定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些规定涉及哪些信息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企业不应向外国监管机构披露。

这可能使中国的规则与美国监管机构制定的规则更加不一致,从而令中国公司更加难以同时满足两边的要求。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采取措施,试图获得更多的机会来审计中国公司,一些中国公司进行了抵制,称中国的法律禁止其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审计底稿。分析师们指出,许多中国公司可能因此从美国股市退市。

这些分析师表示,网信办还在与中国最高证券监管机构和其他部委合作,修订长久以来实施的针对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规则。这种称为VIE的公司架构使外国投资者能在不直接拥有公司投票权股份的情况下,入股中国科技业和其他敏感行业的公司。

这是许多中国科技巨头首次在海外发售股票时采用的结构,包括电商巨擘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企业集团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和滴滴等。以前的中国领导人曾视之为中国公司用以获得国际声誉的一种方式,但现任领导人已越来越不喜欢这种模式,因为对敏感信息落入外国手中的担忧日益加深。

上述人士表示,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的一个选项是,要求使用VIE结构的公司在赴海外市场发售股票之前寻求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这可能会让程序变得更加繁琐。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兼职法律教授、着有《数字战争》(The Digital War)一书的马文彦(Winston Ma)说,这将会极大地收紧中国证券监管。他表示,退休基金、捐赠基金等几乎所有外国投资者可以购买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股票都是通过VIE结构上市的。《数字战争》的内容是关于中国日益增长的科技实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网信办将起到对中国公司海外上市的监管作用

发布日期:2021-07-09 15:19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



Lingling We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政府刚刚宣布的将加强对海外上市公司(尤其是在美上市公司)的跨机构监督,并收紧未来海外上市规则的行动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将发挥主导作用。网信办向习近平任组长的一个中央领导小组汇报工作。

该机构影响力上升意味着,中国政府想要解决监管机构之间缺乏协调的问题。上个月网约车巨头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进行大规模首次公开募股交易前,各监管机构发出的信息就不一致。

这些人称,虽然网信办对滴滴的网络安全发出了警告,但主要的经济和金融监管机构基本上支持滴滴的上市计划。在没有被明确要求停止其股票发行计划的情况下,滴滴推进了上市计划。

对于未来的海外股票发行交易,网信办可能会对被视为威胁中国安全的发行计划予以阻止。

这也凸显了中国不断加强的控制民营企业部门的努力,尤其是那些拥有海量宝贵数据的科技公司。

网信办进一步参与企业监管可能会加快中美两国金融市场的脱钩。该部门此前已获授权加强政府对数字信息的管控。

一方面以网信办为首的中国监管机构正在采取行动,令中国公司在海外发售股票的难度加大。另一方面美国议员,如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则在加紧呼吁阻止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除非它们服从美国式的审计要求。

在中国,“网络监管机构已经成为新的证券监管机构,”重点研究中国政策的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投资者和公司会发现管理上市过程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网信办未回应书面提出的问题。

2014年,中国成立了网信办,目的是加强中国的网络和数据安全并集中化管理。201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前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了关于美国全球监控计划的机密信息,这让中国领导层感到震惊,他们意识到中国公民或公司的信息可能轻易落入他人之手。

从那时起,网信办一直在推动制定旨在加强国家对信息流掌控的法律和法规。例如,由该机构牵头起草的一项新的数据安全法6月份制定完成,该法案赋予相关部门更大权力,能要求私营部门的公司分享从社交媒体、电子商务、贷款和其他业务中收集的数据。

总体而言,该法律表明,这种数字记录应被视为国家资产,可以根据国家的需要加以利用或限制。

滴滴的IPO并不是中国监管机构之间第一次因协调不力而导致失误,并损害中国政府在经济管理能力方面的全球公信力。2015年,中国股市遭遇大跌,当时中国央行和其他金融监管机构各自为政、有时行动目标甚至相互矛盾的局面加剧了股市的跌势。

滴滴在美进行IPO仅几天之后,中国政府启动了对该公司的网络安全审查,自那以来该公司美国存托股票(ADS)已经大跌。中国政府还下令各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应用,并宣布收紧对已在境外上市及拟赴境外上市公司监管规定的整体性计划。

在美国,已有投资者已对滴滴提起数项集体诉讼,指责该公司在上市前误导了投资者。许多投资滴滴IPO的投资者对突如其来的监管行动感到困惑。

据上述知情人士称,为加强对境外上市公司的监管,网信办将在起草相关规定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些规定涉及哪些信息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企业不应向外国监管机构披露。

这可能使中国的规则与美国监管机构制定的规则更加不一致,从而令中国公司更加难以同时满足两边的要求。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采取措施,试图获得更多的机会来审计中国公司,一些中国公司进行了抵制,称中国的法律禁止其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审计底稿。分析师们指出,许多中国公司可能因此从美国股市退市。

这些分析师表示,网信办还在与中国最高证券监管机构和其他部委合作,修订长久以来实施的针对可变利益实体(VIE)的规则。这种称为VIE的公司架构使外国投资者能在不直接拥有公司投票权股份的情况下,入股中国科技业和其他敏感行业的公司。

这是许多中国科技巨头首次在海外发售股票时采用的结构,包括电商巨擘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企业集团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和滴滴等。以前的中国领导人曾视之为中国公司用以获得国际声誉的一种方式,但现任领导人已越来越不喜欢这种模式,因为对敏感信息落入外国手中的担忧日益加深。

上述人士表示,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的一个选项是,要求使用VIE结构的公司在赴海外市场发售股票之前寻求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这可能会让程序变得更加繁琐。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兼职法律教授、着有《数字战争》(The Digital War)一书的马文彦(Winston Ma)说,这将会极大地收紧中国证券监管。他表示,退休基金、捐赠基金等几乎所有外国投资者可以购买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股票都是通过VIE结构上市的。《数字战争》的内容是关于中国日益增长的科技实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