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苗并非100%有效,所以一些人即便接种了两剂疫苗,仍然会被感染。尽管存在突破性感染病例,完成接种的人群出现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显著降低。对抗感染能力更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苗也有效。



Jason Douglas|Stephen Fidler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迅速席卷英国,该国最近的新冠死亡病例中,有近一半是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然而,对于接种人群中也出现了如此多死亡病例的情况,医生和科学家们并没有发出警报。

相反他们表示,迄今为止的数据让他们相信,针对变异毒株,疫苗也能够提供充足的保护,尤其是在注射了两剂疫苗之后。德尔塔最初发现于印度,此后传播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至少85个国家,据估计,它目前是美国最常见的变异毒株。

如今,英国已成为测试疫苗有效性的“试验场”。德尔塔在这里迅速蔓延——在截至7月1日的一周内确诊病例就达到14.6万例,较此前一周增加72%。在通过检测和基因测序确定当下流行的毒株种类方面,英国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截至6月中旬,97%的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毒株。而且在这里,德尔塔是在全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人群中肆虐:该国85%的成年人已接种过至少一剂疫苗,63%的成年人接种了两剂。

考虑到德尔塔毒株的传播,英国政府将新冠防疫限制措施的“解封”日期推迟了一个月至7月19日。但英国大臣们对于“解封令”按计划实施越来越有信心,因为疫苗接种打破了新增病例与入院病例及死亡病例间的既往比例。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9.2万例德尔塔毒株确诊病例中,死亡病例为117例。其中有50人——在死亡人数中占比46%——接种过两剂疫苗。

但科学家并不认为这表明德尔塔毒株正展现出令人担忧的能力,即令疫苗失效并引发严重疾病。他们反倒表示,这些数字能够对疫苗的有效性提供支撑。以下是三个主要原因:

首先,疫苗并非100%有效。每个人接种疫苗后的反应不会完全一样。相比起年富力强的人,那些年长或是免疫系统由于某种疾病而存在问题、受损或是受到抑制的人,他们产生强烈免疫应答的可能性不如前者那么强烈。新冠疫苗十分有效,但有些人即便接种了疫苗,在病毒面前依然脆弱。

其次,感染新冠的死亡风险会随着年龄增高而急剧上升。举例来说,注射疫苗后,如果一位80岁老人感染新冠后的死亡风险能够降低95%,但这位老人的死亡风险或许仍要高于一名未接种疫苗的20岁年轻人。糖尿病、高血压、肺部疾病等一些慢性病,也与重症和死亡风险升高有关。

第三,随着疫苗接种比例越来越高,更有可能感染病毒的未接种者就越来越少。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数超过了未接种人数,那么已接种的老年群体中的“突破性感染”,其致死人数或许会与未接种疫苗的年轻群体的死亡病例数持平,甚至超过后者,而且这种可能性比较大。试想一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达到100%,病毒仍然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传播。如此一来,所有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都会出现在已接种疫苗的个体中。

数据显示,在50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英格兰新冠死亡病例中,死者全都在50岁以上。目前没有50岁以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死亡病例。

数据还显示,新冠确诊病例的总体致死率要低于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的致死率,阿尔法毒株去年底首次发现于英国,随后扩散至全球。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阿尔法毒株的致死率为1.9%。它估计德尔塔毒株的致死率接近0.3%,对此科学家表示,死亡率的下降既反映出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效果,也表明新冠的治疗方法在改进。无论是哪种变异毒株,接种疫苗都降低了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

英国利物浦的讲师、传染病医生汤姆·温菲尔德(Tom Wingfield)说,在目前由德尔塔毒株引发的英国新一波疫情中,上述效果已在他所属地区的新冠病房中得到体现。

他谈到,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较前几轮疫情大大减少。在这些人当中,大部分都是未接种疫苗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他们直到最近才符合疫苗接种条件,此外,相比起更为年长的患者,他们往往不需要重症监护。

温菲尔德表示,他见过一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感染了新冠病毒,但这些人通常身体较弱、年龄较大,或是患有慢性病。他说,身体更为健康的人在注射两剂疫苗之后仍然“中招”的要少得多。

温菲尔德说,“我认为,这表明疫苗是有效果的。”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流行病学及卫生信息学教授艾琳·彼得森(Irene Petersen)说,通过简单粗略的方式有可能估算出,如果不打疫苗的话,现阶段疫情可能造成多少人死亡。

数据显示,在117例死亡病例中,年龄在50岁以上且未接种两剂疫苗的有59人。假设该人群疫苗接种率为95%(与英国最年长年龄群体的接种率一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接种疫苗,约有1,180人可能会死于新冠。其中95%,也就是1,121个死亡病例本可能会发生在那些如今已得到疫苗充分保护的人群当中。由于这一群体中只出现了50例死亡病例,这意味着疫苗将死亡风险降低了95%。

借助一系列统计分析,英格兰公共卫生署估计,在疫苗的作用下,接种过两剂疫苗的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住院风险降低91%-98%,中间估算值为96%。

尽管疫苗在避免出现重症和死亡方面提供了坚实的保护,但无论是实验室研究还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数据,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德尔塔毒株的确有能力绕过疫苗构筑的免疫屏障,引发轻微症状。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表示,它对英格兰的德尔塔病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在防止感染德尔塔毒株后出现新冠病毒病的症状时,疫苗的有效率大约为79%。相比之下,感染阿尔法毒株后,疫苗可以将出现症状的风险降低89%。

以色列一位高级卫生官员6月底时表示,在近日出现的约200例德尔塔感染病例中,大约一半是15岁以下的儿童,另一半则是16岁以上人群,在后一群体中,超过80%的人都完成了疫苗接种。

英国的数据显示,对于只注射了一剂疫苗的人群,德尔塔毒株避开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能力较强,公共卫生官员称,这就凸显出注射两剂疫苗的重要性。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如果只接种一剂疫苗,感染阿尔法毒株后出现症状的风险会降低49%,若换作德尔塔毒株,该风险只会降低35%。

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临床病毒学家、呼吸科教授朱利安·唐(Julian Tang)谈到,“对现在的英国而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确实抑制了德尔塔毒株引发的住院需求和死亡率,但突破性感染仍然存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一些人打了疫苗仍死于新冠,科学家说并不意外

发布日期:2021-07-08 10:15
摘要:疫苗并非100%有效,所以一些人即便接种了两剂疫苗,仍然会被感染。尽管存在突破性感染病例,完成接种的人群出现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显著降低。对抗感染能力更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苗也有效。



Jason Douglas|Stephen Fidler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迅速席卷英国,该国最近的新冠死亡病例中,有近一半是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然而,对于接种人群中也出现了如此多死亡病例的情况,医生和科学家们并没有发出警报。

相反他们表示,迄今为止的数据让他们相信,针对变异毒株,疫苗也能够提供充足的保护,尤其是在注射了两剂疫苗之后。德尔塔最初发现于印度,此后传播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至少85个国家,据估计,它目前是美国最常见的变异毒株。

如今,英国已成为测试疫苗有效性的“试验场”。德尔塔在这里迅速蔓延——在截至7月1日的一周内确诊病例就达到14.6万例,较此前一周增加72%。在通过检测和基因测序确定当下流行的毒株种类方面,英国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截至6月中旬,97%的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毒株。而且在这里,德尔塔是在全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人群中肆虐:该国85%的成年人已接种过至少一剂疫苗,63%的成年人接种了两剂。

考虑到德尔塔毒株的传播,英国政府将新冠防疫限制措施的“解封”日期推迟了一个月至7月19日。但英国大臣们对于“解封令”按计划实施越来越有信心,因为疫苗接种打破了新增病例与入院病例及死亡病例间的既往比例。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9.2万例德尔塔毒株确诊病例中,死亡病例为117例。其中有50人——在死亡人数中占比46%——接种过两剂疫苗。

但科学家并不认为这表明德尔塔毒株正展现出令人担忧的能力,即令疫苗失效并引发严重疾病。他们反倒表示,这些数字能够对疫苗的有效性提供支撑。以下是三个主要原因:

首先,疫苗并非100%有效。每个人接种疫苗后的反应不会完全一样。相比起年富力强的人,那些年长或是免疫系统由于某种疾病而存在问题、受损或是受到抑制的人,他们产生强烈免疫应答的可能性不如前者那么强烈。新冠疫苗十分有效,但有些人即便接种了疫苗,在病毒面前依然脆弱。

其次,感染新冠的死亡风险会随着年龄增高而急剧上升。举例来说,注射疫苗后,如果一位80岁老人感染新冠后的死亡风险能够降低95%,但这位老人的死亡风险或许仍要高于一名未接种疫苗的20岁年轻人。糖尿病、高血压、肺部疾病等一些慢性病,也与重症和死亡风险升高有关。

第三,随着疫苗接种比例越来越高,更有可能感染病毒的未接种者就越来越少。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数超过了未接种人数,那么已接种的老年群体中的“突破性感染”,其致死人数或许会与未接种疫苗的年轻群体的死亡病例数持平,甚至超过后者,而且这种可能性比较大。试想一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达到100%,病毒仍然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传播。如此一来,所有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都会出现在已接种疫苗的个体中。

数据显示,在50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英格兰新冠死亡病例中,死者全都在50岁以上。目前没有50岁以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死亡病例。

数据还显示,新冠确诊病例的总体致死率要低于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的致死率,阿尔法毒株去年底首次发现于英国,随后扩散至全球。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阿尔法毒株的致死率为1.9%。它估计德尔塔毒株的致死率接近0.3%,对此科学家表示,死亡率的下降既反映出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效果,也表明新冠的治疗方法在改进。无论是哪种变异毒株,接种疫苗都降低了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

英国利物浦的讲师、传染病医生汤姆·温菲尔德(Tom Wingfield)说,在目前由德尔塔毒株引发的英国新一波疫情中,上述效果已在他所属地区的新冠病房中得到体现。

他谈到,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较前几轮疫情大大减少。在这些人当中,大部分都是未接种疫苗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他们直到最近才符合疫苗接种条件,此外,相比起更为年长的患者,他们往往不需要重症监护。

温菲尔德表示,他见过一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感染了新冠病毒,但这些人通常身体较弱、年龄较大,或是患有慢性病。他说,身体更为健康的人在注射两剂疫苗之后仍然“中招”的要少得多。

温菲尔德说,“我认为,这表明疫苗是有效果的。”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流行病学及卫生信息学教授艾琳·彼得森(Irene Petersen)说,通过简单粗略的方式有可能估算出,如果不打疫苗的话,现阶段疫情可能造成多少人死亡。

数据显示,在117例死亡病例中,年龄在50岁以上且未接种两剂疫苗的有59人。假设该人群疫苗接种率为95%(与英国最年长年龄群体的接种率一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接种疫苗,约有1,180人可能会死于新冠。其中95%,也就是1,121个死亡病例本可能会发生在那些如今已得到疫苗充分保护的人群当中。由于这一群体中只出现了50例死亡病例,这意味着疫苗将死亡风险降低了95%。

借助一系列统计分析,英格兰公共卫生署估计,在疫苗的作用下,接种过两剂疫苗的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住院风险降低91%-98%,中间估算值为96%。

尽管疫苗在避免出现重症和死亡方面提供了坚实的保护,但无论是实验室研究还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数据,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德尔塔毒株的确有能力绕过疫苗构筑的免疫屏障,引发轻微症状。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表示,它对英格兰的德尔塔病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在防止感染德尔塔毒株后出现新冠病毒病的症状时,疫苗的有效率大约为79%。相比之下,感染阿尔法毒株后,疫苗可以将出现症状的风险降低89%。

以色列一位高级卫生官员6月底时表示,在近日出现的约200例德尔塔感染病例中,大约一半是15岁以下的儿童,另一半则是16岁以上人群,在后一群体中,超过80%的人都完成了疫苗接种。

英国的数据显示,对于只注射了一剂疫苗的人群,德尔塔毒株避开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能力较强,公共卫生官员称,这就凸显出注射两剂疫苗的重要性。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如果只接种一剂疫苗,感染阿尔法毒株后出现症状的风险会降低49%,若换作德尔塔毒株,该风险只会降低35%。

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临床病毒学家、呼吸科教授朱利安·唐(Julian Tang)谈到,“对现在的英国而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确实抑制了德尔塔毒株引发的住院需求和死亡率,但突破性感染仍然存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疫苗并非100%有效,所以一些人即便接种了两剂疫苗,仍然会被感染。尽管存在突破性感染病例,完成接种的人群出现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显著降低。对抗感染能力更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苗也有效。



Jason Douglas|Stephen Fidler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迅速席卷英国,该国最近的新冠死亡病例中,有近一半是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然而,对于接种人群中也出现了如此多死亡病例的情况,医生和科学家们并没有发出警报。

相反他们表示,迄今为止的数据让他们相信,针对变异毒株,疫苗也能够提供充足的保护,尤其是在注射了两剂疫苗之后。德尔塔最初发现于印度,此后传播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至少85个国家,据估计,它目前是美国最常见的变异毒株。

如今,英国已成为测试疫苗有效性的“试验场”。德尔塔在这里迅速蔓延——在截至7月1日的一周内确诊病例就达到14.6万例,较此前一周增加72%。在通过检测和基因测序确定当下流行的毒株种类方面,英国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截至6月中旬,97%的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毒株。而且在这里,德尔塔是在全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人群中肆虐:该国85%的成年人已接种过至少一剂疫苗,63%的成年人接种了两剂。

考虑到德尔塔毒株的传播,英国政府将新冠防疫限制措施的“解封”日期推迟了一个月至7月19日。但英国大臣们对于“解封令”按计划实施越来越有信心,因为疫苗接种打破了新增病例与入院病例及死亡病例间的既往比例。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9.2万例德尔塔毒株确诊病例中,死亡病例为117例。其中有50人——在死亡人数中占比46%——接种过两剂疫苗。

但科学家并不认为这表明德尔塔毒株正展现出令人担忧的能力,即令疫苗失效并引发严重疾病。他们反倒表示,这些数字能够对疫苗的有效性提供支撑。以下是三个主要原因:

首先,疫苗并非100%有效。每个人接种疫苗后的反应不会完全一样。相比起年富力强的人,那些年长或是免疫系统由于某种疾病而存在问题、受损或是受到抑制的人,他们产生强烈免疫应答的可能性不如前者那么强烈。新冠疫苗十分有效,但有些人即便接种了疫苗,在病毒面前依然脆弱。

其次,感染新冠的死亡风险会随着年龄增高而急剧上升。举例来说,注射疫苗后,如果一位80岁老人感染新冠后的死亡风险能够降低95%,但这位老人的死亡风险或许仍要高于一名未接种疫苗的20岁年轻人。糖尿病、高血压、肺部疾病等一些慢性病,也与重症和死亡风险升高有关。

第三,随着疫苗接种比例越来越高,更有可能感染病毒的未接种者就越来越少。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数超过了未接种人数,那么已接种的老年群体中的“突破性感染”,其致死人数或许会与未接种疫苗的年轻群体的死亡病例数持平,甚至超过后者,而且这种可能性比较大。试想一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达到100%,病毒仍然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传播。如此一来,所有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都会出现在已接种疫苗的个体中。

数据显示,在50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英格兰新冠死亡病例中,死者全都在50岁以上。目前没有50岁以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死亡病例。

数据还显示,新冠确诊病例的总体致死率要低于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的致死率,阿尔法毒株去年底首次发现于英国,随后扩散至全球。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阿尔法毒株的致死率为1.9%。它估计德尔塔毒株的致死率接近0.3%,对此科学家表示,死亡率的下降既反映出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效果,也表明新冠的治疗方法在改进。无论是哪种变异毒株,接种疫苗都降低了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

英国利物浦的讲师、传染病医生汤姆·温菲尔德(Tom Wingfield)说,在目前由德尔塔毒株引发的英国新一波疫情中,上述效果已在他所属地区的新冠病房中得到体现。

他谈到,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较前几轮疫情大大减少。在这些人当中,大部分都是未接种疫苗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他们直到最近才符合疫苗接种条件,此外,相比起更为年长的患者,他们往往不需要重症监护。

温菲尔德表示,他见过一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感染了新冠病毒,但这些人通常身体较弱、年龄较大,或是患有慢性病。他说,身体更为健康的人在注射两剂疫苗之后仍然“中招”的要少得多。

温菲尔德说,“我认为,这表明疫苗是有效果的。”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流行病学及卫生信息学教授艾琳·彼得森(Irene Petersen)说,通过简单粗略的方式有可能估算出,如果不打疫苗的话,现阶段疫情可能造成多少人死亡。

数据显示,在117例死亡病例中,年龄在50岁以上且未接种两剂疫苗的有59人。假设该人群疫苗接种率为95%(与英国最年长年龄群体的接种率一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接种疫苗,约有1,180人可能会死于新冠。其中95%,也就是1,121个死亡病例本可能会发生在那些如今已得到疫苗充分保护的人群当中。由于这一群体中只出现了50例死亡病例,这意味着疫苗将死亡风险降低了95%。

借助一系列统计分析,英格兰公共卫生署估计,在疫苗的作用下,接种过两剂疫苗的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住院风险降低91%-98%,中间估算值为96%。

尽管疫苗在避免出现重症和死亡方面提供了坚实的保护,但无论是实验室研究还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数据,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德尔塔毒株的确有能力绕过疫苗构筑的免疫屏障,引发轻微症状。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表示,它对英格兰的德尔塔病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在防止感染德尔塔毒株后出现新冠病毒病的症状时,疫苗的有效率大约为79%。相比之下,感染阿尔法毒株后,疫苗可以将出现症状的风险降低89%。

以色列一位高级卫生官员6月底时表示,在近日出现的约200例德尔塔感染病例中,大约一半是15岁以下的儿童,另一半则是16岁以上人群,在后一群体中,超过80%的人都完成了疫苗接种。

英国的数据显示,对于只注射了一剂疫苗的人群,德尔塔毒株避开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能力较强,公共卫生官员称,这就凸显出注射两剂疫苗的重要性。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如果只接种一剂疫苗,感染阿尔法毒株后出现症状的风险会降低49%,若换作德尔塔毒株,该风险只会降低35%。

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临床病毒学家、呼吸科教授朱利安·唐(Julian Tang)谈到,“对现在的英国而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确实抑制了德尔塔毒株引发的住院需求和死亡率,但突破性感染仍然存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一些人打了疫苗仍死于新冠,科学家说并不意外

发布日期:2021-07-08 10:15
摘要:疫苗并非100%有效,所以一些人即便接种了两剂疫苗,仍然会被感染。尽管存在突破性感染病例,完成接种的人群出现重症和死亡的比例显著降低。对抗感染能力更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疫苗也有效。



Jason Douglas|Stephen Fidler

【OR  商业新媒体】

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迅速席卷英国,该国最近的新冠死亡病例中,有近一半是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然而,对于接种人群中也出现了如此多死亡病例的情况,医生和科学家们并没有发出警报。

相反他们表示,迄今为止的数据让他们相信,针对变异毒株,疫苗也能够提供充足的保护,尤其是在注射了两剂疫苗之后。德尔塔最初发现于印度,此后传播到包括美国在内的至少85个国家,据估计,它目前是美国最常见的变异毒株。

如今,英国已成为测试疫苗有效性的“试验场”。德尔塔在这里迅速蔓延——在截至7月1日的一周内确诊病例就达到14.6万例,较此前一周增加72%。在通过检测和基因测序确定当下流行的毒株种类方面,英国也处于全球领先水平:截至6月中旬,97%的病例都是感染了德尔塔毒株。而且在这里,德尔塔是在全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人群中肆虐:该国85%的成年人已接种过至少一剂疫苗,63%的成年人接种了两剂。

考虑到德尔塔毒株的传播,英国政府将新冠防疫限制措施的“解封”日期推迟了一个月至7月19日。但英国大臣们对于“解封令”按计划实施越来越有信心,因为疫苗接种打破了新增病例与入院病例及死亡病例间的既往比例。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9.2万例德尔塔毒株确诊病例中,死亡病例为117例。其中有50人——在死亡人数中占比46%——接种过两剂疫苗。

但科学家并不认为这表明德尔塔毒株正展现出令人担忧的能力,即令疫苗失效并引发严重疾病。他们反倒表示,这些数字能够对疫苗的有效性提供支撑。以下是三个主要原因:

首先,疫苗并非100%有效。每个人接种疫苗后的反应不会完全一样。相比起年富力强的人,那些年长或是免疫系统由于某种疾病而存在问题、受损或是受到抑制的人,他们产生强烈免疫应答的可能性不如前者那么强烈。新冠疫苗十分有效,但有些人即便接种了疫苗,在病毒面前依然脆弱。

其次,感染新冠的死亡风险会随着年龄增高而急剧上升。举例来说,注射疫苗后,如果一位80岁老人感染新冠后的死亡风险能够降低95%,但这位老人的死亡风险或许仍要高于一名未接种疫苗的20岁年轻人。糖尿病、高血压、肺部疾病等一些慢性病,也与重症和死亡风险升高有关。

第三,随着疫苗接种比例越来越高,更有可能感染病毒的未接种者就越来越少。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数超过了未接种人数,那么已接种的老年群体中的“突破性感染”,其致死人数或许会与未接种疫苗的年轻群体的死亡病例数持平,甚至超过后者,而且这种可能性比较大。试想一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达到100%,病毒仍然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传播。如此一来,所有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都会出现在已接种疫苗的个体中。

数据显示,在50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英格兰新冠死亡病例中,死者全都在50岁以上。目前没有50岁以下已接种两剂疫苗的死亡病例。

数据还显示,新冠确诊病例的总体致死率要低于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的致死率,阿尔法毒株去年底首次发现于英国,随后扩散至全球。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阿尔法毒株的致死率为1.9%。它估计德尔塔毒株的致死率接近0.3%,对此科学家表示,死亡率的下降既反映出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效果,也表明新冠的治疗方法在改进。无论是哪种变异毒株,接种疫苗都降低了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

英国利物浦的讲师、传染病医生汤姆·温菲尔德(Tom Wingfield)说,在目前由德尔塔毒株引发的英国新一波疫情中,上述效果已在他所属地区的新冠病房中得到体现。

他谈到,需要住院治疗的人数较前几轮疫情大大减少。在这些人当中,大部分都是未接种疫苗的,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他们直到最近才符合疫苗接种条件,此外,相比起更为年长的患者,他们往往不需要重症监护。

温菲尔德表示,他见过一些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感染了新冠病毒,但这些人通常身体较弱、年龄较大,或是患有慢性病。他说,身体更为健康的人在注射两剂疫苗之后仍然“中招”的要少得多。

温菲尔德说,“我认为,这表明疫苗是有效果的。”

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流行病学及卫生信息学教授艾琳·彼得森(Irene Petersen)说,通过简单粗略的方式有可能估算出,如果不打疫苗的话,现阶段疫情可能造成多少人死亡。

数据显示,在117例死亡病例中,年龄在50岁以上且未接种两剂疫苗的有59人。假设该人群疫苗接种率为95%(与英国最年长年龄群体的接种率一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接种疫苗,约有1,180人可能会死于新冠。其中95%,也就是1,121个死亡病例本可能会发生在那些如今已得到疫苗充分保护的人群当中。由于这一群体中只出现了50例死亡病例,这意味着疫苗将死亡风险降低了95%。

借助一系列统计分析,英格兰公共卫生署估计,在疫苗的作用下,接种过两剂疫苗的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住院风险降低91%-98%,中间估算值为96%。

尽管疫苗在避免出现重症和死亡方面提供了坚实的保护,但无论是实验室研究还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数据,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德尔塔毒株的确有能力绕过疫苗构筑的免疫屏障,引发轻微症状。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表示,它对英格兰的德尔塔病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在防止感染德尔塔毒株后出现新冠病毒病的症状时,疫苗的有效率大约为79%。相比之下,感染阿尔法毒株后,疫苗可以将出现症状的风险降低89%。

以色列一位高级卫生官员6月底时表示,在近日出现的约200例德尔塔感染病例中,大约一半是15岁以下的儿童,另一半则是16岁以上人群,在后一群体中,超过80%的人都完成了疫苗接种。

英国的数据显示,对于只注射了一剂疫苗的人群,德尔塔毒株避开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能力较强,公共卫生官员称,这就凸显出注射两剂疫苗的重要性。根据英格兰公共卫生署的数据,如果只接种一剂疫苗,感染阿尔法毒株后出现症状的风险会降低49%,若换作德尔塔毒株,该风险只会降低35%。

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临床病毒学家、呼吸科教授朱利安·唐(Julian Tang)谈到,“对现在的英国而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确实抑制了德尔塔毒株引发的住院需求和死亡率,但突破性感染仍然存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