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社会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巨大,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心态应对这场巨变。



伍治坚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5月31日,中国政府宣布放开三胎政策,也就是一对夫妻最多可以生育3个子女。推出该生育政策的大背景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陆出生人口仅为1200万,创下自1960年以来的最低出生人口,显示从2016年开始推行的两孩政策效果并不明显。三胎政策到底对刺激出生率有没有明显的作用,还有待观瞻。

一方面,是我们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意味着老人越来越多。而另一方面,是处于育龄的夫妻不愿意生,导致年轻人群越来越少。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大,人口结构慢慢呈现出一个倒金字塔的形状:即老年人比年轻人的比例越来越高。

事实上,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并不是中国独有。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65岁以上的老年人总人口大约为6亿左右。而到了2040年,65以上人口总人数将翻一番,达到13亿左右。再过10年到2050年,该群体人口数量将进一步上升到15.6亿左右。

这就意味着,在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老年人数量超过年轻人的情况。从全球范围来看,最快在2040年,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数量将超过所有10岁以下儿童的数量。在发达国家,65岁以上老人数量已经超过15岁以下儿童数量。最快到2025年,65岁以上老人数量也将超过20岁以下孩童的数量。

在全世界范围65岁以上的老人中,有2/3都集中于发展中国家,主要来自于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45年,65岁以上的中国老人将达到3.5亿左右,超过目前美国的总人口数。

从目前来看,绝大多数政府和民众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如此数量巨大的老年人群体。背后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最近几十年的老龄化发展速度太快了。举例来说,一个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比例从7%上升到14%,法国花了115年,英国花了45年,美国花了69年。而同样的比例翻一番,日本仅花了24年,预计中国和韩国仅需要23和18年。这些数据对比表明,我们为即将来临的老龄社会能做的准备时间要短得多,甚至可能措手不及。

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是呈现渐变,即我们每个人不会彻夜变老,而是一个慢慢变老的过程。第二是很难逆转。由于物质水平提升,科技进步,医疗和抗衰老技术日新月异,这些因素导致的平均寿命延长是一个单行道,不太会发生逆转。同时,夫妻的生育意愿受多种经济和社会因素影响,也不太可能因为一个二胎或三胎政策就一下子改变。这些原因导致即使想改变人口结构,也很可能事倍功半,有心无力。第三、人口结构对于消费和投资有重大影响。举例来说,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和日本统计局的数据显示,75岁以上家庭的消费结构,和35-44岁家庭的消费结构大相径庭。前者的家庭支出主要集中于:养老院、医疗保健、和房屋装修。而后者的消费支出则主要集中于:房租、教育、娱乐和外出就餐。

这些特点,对于未来几十年的行业和投资都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不妨以中国的情况来具体分析一下。我们目前的70后和80后,年龄在30-50岁之间。到了2050年,也就是差不多30年后,这个群体的年龄会增加到60~80岁,成为社会中老年人的主力军。这个年龄群体,有其特殊的历史独特性。

首先,这个年龄层拥有的财富显著高于其他年龄层。这是因为,70后和80后是大面积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第一代。中国民间财富的快速增长期,可能要从92南巡算起,然后到2001年的911事件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是一个重要的分界岭。70和80后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机遇,搭上了经济顺风车。反观之前的50和60后,他们刚开始工作时的经济环境和流动性、工资水平和创业机遇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新生代90和00后,则又面临社会流动固化和竞争内卷的挑战,还没来得及积累财富,就要面临高企的房价和生活费用。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财富集中于45岁以上的中老年手中,其实是常态。比如咨询公司麦肯锡的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美国民间可投资资产总额的89%,集中在45岁以上的人群中。人到了中年以后才变富,是中外相同的世间常态。

其次,中老年人群的消费能力,要远高于45岁以下的年轻人。比如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5岁以上人群的消费,占到了社会总消费的63%左右。而35岁以下年轻人的消费,仅占社会总消费的18%左右。说白了,年轻人精力旺盛,时间充沛,有很强的消费意愿,但是苦于囊中羞涩,因此有心无力,很难实现自己的消费欲望。中国的情况有些不同,主要是目前的老年人群体,即50和60后,曾经经历过很多生活的挫折,有很强的吃苦耐劳精神,因此往往省吃俭用,通过坚强的毅力和自制来抑制自己的消费欲望。但是接下来的70和80后则完全不一样:他们出生以后,几乎没有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其收入往往要比上一辈高出很多,因此他们的消费习惯和意愿,会更接近欧美的同龄人,而不是自己的父母辈。

这两个因素意味着,我们对于未来的经济和投资格局,要有全新的认识。目前的投资主流,比如在社交媒体、直播平台、在线教育等行业,主要还是以服务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40岁以上的中年人,经常有自己变得落伍的感觉,更别提那些65岁以上的老年人了。然而我们如果还是守着这种一成不变的观念去进行投资活动,那就很可能会因为看不到即将来临的人口结构变局而产生的商机和风险。这是因为,当一个社会中的消费主力向老年人群体集中时,不同行业的前景和投资机会会产生重要变化。具体来讲,有哪几个行业值得我们关注呢?

首先是房地产行业。对于目前的70/80后,也就是20多年后的老年人来说,他们对住房的需求会完全不同于父辈。成熟社区,靠近商圈、地铁和医院,和子女住的靠近一些但未必要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些可能都是“新一代老年人”对住房的需求。这同时也意味着,位于市郊或城乡结合部的,主要面对年轻单身打工人士的租房市场,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下行风险。

其次是养老保健行业。从美国和欧洲的经验来看,老年人退休后进养老院,和其他老人一起慢慢变老,属于常态。这种养老方式在中国还比较少见,一来是比较专业、可以让大部分家庭负担得起费用的养老院属于稀缺资源,往往一床难求。二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更认同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的群居方式,因此很多老人不愿意搬去养老院。但是如果再过20年,当现在的70/80后变老时,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特别是他们子女数量不多,忙于工作和育儿,而老人自己又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能够负担得起环境和服务比较好的养老院的话,有可能会对这样的养老机构有更强的需求。

再次是医学和生物技术行业。在“十四五规划”中,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和健康同时被列入7大科技前沿攻关领域,显示政府对这两个领域的高度重视和资源支持。根据美国医疗保障与救助服务中心的统计资料显示,65到84岁的老人,其医疗费用支出大约为45到64岁中年人的一倍。而85岁及以上老人的医疗费用支出,又比65到84岁之间的老人翻了一番,差不多是45到64岁中年人的4倍。也就是说,当我们的年纪越来越大,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时,在医疗和抗衰老上的支出几乎是刚性的,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倍增加。而目前该行业的投资,可能还不足以应付未来几十年可能发生的井喷式需求。

一个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是很缓慢的,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但同时,人口结构的变化趋势有很强的惯性,很难用外力去扭转。我们的近邻日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人口结构变化会对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产生深刻的影响。笔者只是在上文中简单列了几个例子,但其影响面远非这几个领域。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的心态应对这场迟早会到来的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人口老龄化带来哪些挑战和机遇?

发布日期:2021-07-08 07:21
摘要:社会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巨大,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心态应对这场巨变。



伍治坚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5月31日,中国政府宣布放开三胎政策,也就是一对夫妻最多可以生育3个子女。推出该生育政策的大背景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陆出生人口仅为1200万,创下自1960年以来的最低出生人口,显示从2016年开始推行的两孩政策效果并不明显。三胎政策到底对刺激出生率有没有明显的作用,还有待观瞻。

一方面,是我们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意味着老人越来越多。而另一方面,是处于育龄的夫妻不愿意生,导致年轻人群越来越少。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大,人口结构慢慢呈现出一个倒金字塔的形状:即老年人比年轻人的比例越来越高。

事实上,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并不是中国独有。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65岁以上的老年人总人口大约为6亿左右。而到了2040年,65以上人口总人数将翻一番,达到13亿左右。再过10年到2050年,该群体人口数量将进一步上升到15.6亿左右。

这就意味着,在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老年人数量超过年轻人的情况。从全球范围来看,最快在2040年,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数量将超过所有10岁以下儿童的数量。在发达国家,65岁以上老人数量已经超过15岁以下儿童数量。最快到2025年,65岁以上老人数量也将超过20岁以下孩童的数量。

在全世界范围65岁以上的老人中,有2/3都集中于发展中国家,主要来自于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45年,65岁以上的中国老人将达到3.5亿左右,超过目前美国的总人口数。

从目前来看,绝大多数政府和民众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如此数量巨大的老年人群体。背后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最近几十年的老龄化发展速度太快了。举例来说,一个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比例从7%上升到14%,法国花了115年,英国花了45年,美国花了69年。而同样的比例翻一番,日本仅花了24年,预计中国和韩国仅需要23和18年。这些数据对比表明,我们为即将来临的老龄社会能做的准备时间要短得多,甚至可能措手不及。

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是呈现渐变,即我们每个人不会彻夜变老,而是一个慢慢变老的过程。第二是很难逆转。由于物质水平提升,科技进步,医疗和抗衰老技术日新月异,这些因素导致的平均寿命延长是一个单行道,不太会发生逆转。同时,夫妻的生育意愿受多种经济和社会因素影响,也不太可能因为一个二胎或三胎政策就一下子改变。这些原因导致即使想改变人口结构,也很可能事倍功半,有心无力。第三、人口结构对于消费和投资有重大影响。举例来说,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和日本统计局的数据显示,75岁以上家庭的消费结构,和35-44岁家庭的消费结构大相径庭。前者的家庭支出主要集中于:养老院、医疗保健、和房屋装修。而后者的消费支出则主要集中于:房租、教育、娱乐和外出就餐。

这些特点,对于未来几十年的行业和投资都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不妨以中国的情况来具体分析一下。我们目前的70后和80后,年龄在30-50岁之间。到了2050年,也就是差不多30年后,这个群体的年龄会增加到60~80岁,成为社会中老年人的主力军。这个年龄群体,有其特殊的历史独特性。

首先,这个年龄层拥有的财富显著高于其他年龄层。这是因为,70后和80后是大面积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第一代。中国民间财富的快速增长期,可能要从92南巡算起,然后到2001年的911事件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是一个重要的分界岭。70和80后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机遇,搭上了经济顺风车。反观之前的50和60后,他们刚开始工作时的经济环境和流动性、工资水平和创业机遇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新生代90和00后,则又面临社会流动固化和竞争内卷的挑战,还没来得及积累财富,就要面临高企的房价和生活费用。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财富集中于45岁以上的中老年手中,其实是常态。比如咨询公司麦肯锡的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美国民间可投资资产总额的89%,集中在45岁以上的人群中。人到了中年以后才变富,是中外相同的世间常态。

其次,中老年人群的消费能力,要远高于45岁以下的年轻人。比如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5岁以上人群的消费,占到了社会总消费的63%左右。而35岁以下年轻人的消费,仅占社会总消费的18%左右。说白了,年轻人精力旺盛,时间充沛,有很强的消费意愿,但是苦于囊中羞涩,因此有心无力,很难实现自己的消费欲望。中国的情况有些不同,主要是目前的老年人群体,即50和60后,曾经经历过很多生活的挫折,有很强的吃苦耐劳精神,因此往往省吃俭用,通过坚强的毅力和自制来抑制自己的消费欲望。但是接下来的70和80后则完全不一样:他们出生以后,几乎没有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其收入往往要比上一辈高出很多,因此他们的消费习惯和意愿,会更接近欧美的同龄人,而不是自己的父母辈。

这两个因素意味着,我们对于未来的经济和投资格局,要有全新的认识。目前的投资主流,比如在社交媒体、直播平台、在线教育等行业,主要还是以服务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40岁以上的中年人,经常有自己变得落伍的感觉,更别提那些65岁以上的老年人了。然而我们如果还是守着这种一成不变的观念去进行投资活动,那就很可能会因为看不到即将来临的人口结构变局而产生的商机和风险。这是因为,当一个社会中的消费主力向老年人群体集中时,不同行业的前景和投资机会会产生重要变化。具体来讲,有哪几个行业值得我们关注呢?

首先是房地产行业。对于目前的70/80后,也就是20多年后的老年人来说,他们对住房的需求会完全不同于父辈。成熟社区,靠近商圈、地铁和医院,和子女住的靠近一些但未必要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些可能都是“新一代老年人”对住房的需求。这同时也意味着,位于市郊或城乡结合部的,主要面对年轻单身打工人士的租房市场,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下行风险。

其次是养老保健行业。从美国和欧洲的经验来看,老年人退休后进养老院,和其他老人一起慢慢变老,属于常态。这种养老方式在中国还比较少见,一来是比较专业、可以让大部分家庭负担得起费用的养老院属于稀缺资源,往往一床难求。二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更认同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的群居方式,因此很多老人不愿意搬去养老院。但是如果再过20年,当现在的70/80后变老时,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特别是他们子女数量不多,忙于工作和育儿,而老人自己又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能够负担得起环境和服务比较好的养老院的话,有可能会对这样的养老机构有更强的需求。

再次是医学和生物技术行业。在“十四五规划”中,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和健康同时被列入7大科技前沿攻关领域,显示政府对这两个领域的高度重视和资源支持。根据美国医疗保障与救助服务中心的统计资料显示,65到84岁的老人,其医疗费用支出大约为45到64岁中年人的一倍。而85岁及以上老人的医疗费用支出,又比65到84岁之间的老人翻了一番,差不多是45到64岁中年人的4倍。也就是说,当我们的年纪越来越大,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时,在医疗和抗衰老上的支出几乎是刚性的,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倍增加。而目前该行业的投资,可能还不足以应付未来几十年可能发生的井喷式需求。

一个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是很缓慢的,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但同时,人口结构的变化趋势有很强的惯性,很难用外力去扭转。我们的近邻日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人口结构变化会对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产生深刻的影响。笔者只是在上文中简单列了几个例子,但其影响面远非这几个领域。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的心态应对这场迟早会到来的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社会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巨大,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心态应对这场巨变。



伍治坚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5月31日,中国政府宣布放开三胎政策,也就是一对夫妻最多可以生育3个子女。推出该生育政策的大背景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陆出生人口仅为1200万,创下自1960年以来的最低出生人口,显示从2016年开始推行的两孩政策效果并不明显。三胎政策到底对刺激出生率有没有明显的作用,还有待观瞻。

一方面,是我们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意味着老人越来越多。而另一方面,是处于育龄的夫妻不愿意生,导致年轻人群越来越少。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大,人口结构慢慢呈现出一个倒金字塔的形状:即老年人比年轻人的比例越来越高。

事实上,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并不是中国独有。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65岁以上的老年人总人口大约为6亿左右。而到了2040年,65以上人口总人数将翻一番,达到13亿左右。再过10年到2050年,该群体人口数量将进一步上升到15.6亿左右。

这就意味着,在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老年人数量超过年轻人的情况。从全球范围来看,最快在2040年,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数量将超过所有10岁以下儿童的数量。在发达国家,65岁以上老人数量已经超过15岁以下儿童数量。最快到2025年,65岁以上老人数量也将超过20岁以下孩童的数量。

在全世界范围65岁以上的老人中,有2/3都集中于发展中国家,主要来自于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45年,65岁以上的中国老人将达到3.5亿左右,超过目前美国的总人口数。

从目前来看,绝大多数政府和民众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如此数量巨大的老年人群体。背后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最近几十年的老龄化发展速度太快了。举例来说,一个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比例从7%上升到14%,法国花了115年,英国花了45年,美国花了69年。而同样的比例翻一番,日本仅花了24年,预计中国和韩国仅需要23和18年。这些数据对比表明,我们为即将来临的老龄社会能做的准备时间要短得多,甚至可能措手不及。

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是呈现渐变,即我们每个人不会彻夜变老,而是一个慢慢变老的过程。第二是很难逆转。由于物质水平提升,科技进步,医疗和抗衰老技术日新月异,这些因素导致的平均寿命延长是一个单行道,不太会发生逆转。同时,夫妻的生育意愿受多种经济和社会因素影响,也不太可能因为一个二胎或三胎政策就一下子改变。这些原因导致即使想改变人口结构,也很可能事倍功半,有心无力。第三、人口结构对于消费和投资有重大影响。举例来说,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和日本统计局的数据显示,75岁以上家庭的消费结构,和35-44岁家庭的消费结构大相径庭。前者的家庭支出主要集中于:养老院、医疗保健、和房屋装修。而后者的消费支出则主要集中于:房租、教育、娱乐和外出就餐。

这些特点,对于未来几十年的行业和投资都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不妨以中国的情况来具体分析一下。我们目前的70后和80后,年龄在30-50岁之间。到了2050年,也就是差不多30年后,这个群体的年龄会增加到60~80岁,成为社会中老年人的主力军。这个年龄群体,有其特殊的历史独特性。

首先,这个年龄层拥有的财富显著高于其他年龄层。这是因为,70后和80后是大面积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第一代。中国民间财富的快速增长期,可能要从92南巡算起,然后到2001年的911事件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是一个重要的分界岭。70和80后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机遇,搭上了经济顺风车。反观之前的50和60后,他们刚开始工作时的经济环境和流动性、工资水平和创业机遇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新生代90和00后,则又面临社会流动固化和竞争内卷的挑战,还没来得及积累财富,就要面临高企的房价和生活费用。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财富集中于45岁以上的中老年手中,其实是常态。比如咨询公司麦肯锡的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美国民间可投资资产总额的89%,集中在45岁以上的人群中。人到了中年以后才变富,是中外相同的世间常态。

其次,中老年人群的消费能力,要远高于45岁以下的年轻人。比如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5岁以上人群的消费,占到了社会总消费的63%左右。而35岁以下年轻人的消费,仅占社会总消费的18%左右。说白了,年轻人精力旺盛,时间充沛,有很强的消费意愿,但是苦于囊中羞涩,因此有心无力,很难实现自己的消费欲望。中国的情况有些不同,主要是目前的老年人群体,即50和60后,曾经经历过很多生活的挫折,有很强的吃苦耐劳精神,因此往往省吃俭用,通过坚强的毅力和自制来抑制自己的消费欲望。但是接下来的70和80后则完全不一样:他们出生以后,几乎没有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其收入往往要比上一辈高出很多,因此他们的消费习惯和意愿,会更接近欧美的同龄人,而不是自己的父母辈。

这两个因素意味着,我们对于未来的经济和投资格局,要有全新的认识。目前的投资主流,比如在社交媒体、直播平台、在线教育等行业,主要还是以服务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40岁以上的中年人,经常有自己变得落伍的感觉,更别提那些65岁以上的老年人了。然而我们如果还是守着这种一成不变的观念去进行投资活动,那就很可能会因为看不到即将来临的人口结构变局而产生的商机和风险。这是因为,当一个社会中的消费主力向老年人群体集中时,不同行业的前景和投资机会会产生重要变化。具体来讲,有哪几个行业值得我们关注呢?

首先是房地产行业。对于目前的70/80后,也就是20多年后的老年人来说,他们对住房的需求会完全不同于父辈。成熟社区,靠近商圈、地铁和医院,和子女住的靠近一些但未必要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些可能都是“新一代老年人”对住房的需求。这同时也意味着,位于市郊或城乡结合部的,主要面对年轻单身打工人士的租房市场,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下行风险。

其次是养老保健行业。从美国和欧洲的经验来看,老年人退休后进养老院,和其他老人一起慢慢变老,属于常态。这种养老方式在中国还比较少见,一来是比较专业、可以让大部分家庭负担得起费用的养老院属于稀缺资源,往往一床难求。二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更认同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的群居方式,因此很多老人不愿意搬去养老院。但是如果再过20年,当现在的70/80后变老时,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特别是他们子女数量不多,忙于工作和育儿,而老人自己又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能够负担得起环境和服务比较好的养老院的话,有可能会对这样的养老机构有更强的需求。

再次是医学和生物技术行业。在“十四五规划”中,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和健康同时被列入7大科技前沿攻关领域,显示政府对这两个领域的高度重视和资源支持。根据美国医疗保障与救助服务中心的统计资料显示,65到84岁的老人,其医疗费用支出大约为45到64岁中年人的一倍。而85岁及以上老人的医疗费用支出,又比65到84岁之间的老人翻了一番,差不多是45到64岁中年人的4倍。也就是说,当我们的年纪越来越大,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时,在医疗和抗衰老上的支出几乎是刚性的,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倍增加。而目前该行业的投资,可能还不足以应付未来几十年可能发生的井喷式需求。

一个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是很缓慢的,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但同时,人口结构的变化趋势有很强的惯性,很难用外力去扭转。我们的近邻日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人口结构变化会对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产生深刻的影响。笔者只是在上文中简单列了几个例子,但其影响面远非这几个领域。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的心态应对这场迟早会到来的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人口老龄化带来哪些挑战和机遇?

发布日期:2021-07-08 07:21
摘要:社会人口结构变化的影响巨大,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心态应对这场巨变。



伍治坚

【OR  商业新媒体】

2021年5月31日,中国政府宣布放开三胎政策,也就是一对夫妻最多可以生育3个子女。推出该生育政策的大背景是: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陆出生人口仅为1200万,创下自1960年以来的最低出生人口,显示从2016年开始推行的两孩政策效果并不明显。三胎政策到底对刺激出生率有没有明显的作用,还有待观瞻。

一方面,是我们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意味着老人越来越多。而另一方面,是处于育龄的夫妻不愿意生,导致年轻人群越来越少。这两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是整个社会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大,人口结构慢慢呈现出一个倒金字塔的形状:即老年人比年轻人的比例越来越高。

事实上,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并不是中国独有。联合国经社部人口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65岁以上的老年人总人口大约为6亿左右。而到了2040年,65以上人口总人数将翻一番,达到13亿左右。再过10年到2050年,该群体人口数量将进一步上升到15.6亿左右。

这就意味着,在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老年人数量超过年轻人的情况。从全球范围来看,最快在2040年,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数量将超过所有10岁以下儿童的数量。在发达国家,65岁以上老人数量已经超过15岁以下儿童数量。最快到2025年,65岁以上老人数量也将超过20岁以下孩童的数量。

在全世界范围65岁以上的老人中,有2/3都集中于发展中国家,主要来自于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45年,65岁以上的中国老人将达到3.5亿左右,超过目前美国的总人口数。

从目前来看,绝大多数政府和民众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如此数量巨大的老年人群体。背后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最近几十年的老龄化发展速度太快了。举例来说,一个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人口比例从7%上升到14%,法国花了115年,英国花了45年,美国花了69年。而同样的比例翻一番,日本仅花了24年,预计中国和韩国仅需要23和18年。这些数据对比表明,我们为即将来临的老龄社会能做的准备时间要短得多,甚至可能措手不及。

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是呈现渐变,即我们每个人不会彻夜变老,而是一个慢慢变老的过程。第二是很难逆转。由于物质水平提升,科技进步,医疗和抗衰老技术日新月异,这些因素导致的平均寿命延长是一个单行道,不太会发生逆转。同时,夫妻的生育意愿受多种经济和社会因素影响,也不太可能因为一个二胎或三胎政策就一下子改变。这些原因导致即使想改变人口结构,也很可能事倍功半,有心无力。第三、人口结构对于消费和投资有重大影响。举例来说,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和日本统计局的数据显示,75岁以上家庭的消费结构,和35-44岁家庭的消费结构大相径庭。前者的家庭支出主要集中于:养老院、医疗保健、和房屋装修。而后者的消费支出则主要集中于:房租、教育、娱乐和外出就餐。

这些特点,对于未来几十年的行业和投资都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不妨以中国的情况来具体分析一下。我们目前的70后和80后,年龄在30-50岁之间。到了2050年,也就是差不多30年后,这个群体的年龄会增加到60~80岁,成为社会中老年人的主力军。这个年龄群体,有其特殊的历史独特性。

首先,这个年龄层拥有的财富显著高于其他年龄层。这是因为,70后和80后是大面积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第一代。中国民间财富的快速增长期,可能要从92南巡算起,然后到2001年的911事件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又是一个重要的分界岭。70和80后正好赶上了这个历史机遇,搭上了经济顺风车。反观之前的50和60后,他们刚开始工作时的经济环境和流动性、工资水平和创业机遇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新生代90和00后,则又面临社会流动固化和竞争内卷的挑战,还没来得及积累财富,就要面临高企的房价和生活费用。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财富集中于45岁以上的中老年手中,其实是常态。比如咨询公司麦肯锡的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美国民间可投资资产总额的89%,集中在45岁以上的人群中。人到了中年以后才变富,是中外相同的世间常态。

其次,中老年人群的消费能力,要远高于45岁以下的年轻人。比如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5岁以上人群的消费,占到了社会总消费的63%左右。而35岁以下年轻人的消费,仅占社会总消费的18%左右。说白了,年轻人精力旺盛,时间充沛,有很强的消费意愿,但是苦于囊中羞涩,因此有心无力,很难实现自己的消费欲望。中国的情况有些不同,主要是目前的老年人群体,即50和60后,曾经经历过很多生活的挫折,有很强的吃苦耐劳精神,因此往往省吃俭用,通过坚强的毅力和自制来抑制自己的消费欲望。但是接下来的70和80后则完全不一样:他们出生以后,几乎没有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其收入往往要比上一辈高出很多,因此他们的消费习惯和意愿,会更接近欧美的同龄人,而不是自己的父母辈。

这两个因素意味着,我们对于未来的经济和投资格局,要有全新的认识。目前的投资主流,比如在社交媒体、直播平台、在线教育等行业,主要还是以服务4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40岁以上的中年人,经常有自己变得落伍的感觉,更别提那些65岁以上的老年人了。然而我们如果还是守着这种一成不变的观念去进行投资活动,那就很可能会因为看不到即将来临的人口结构变局而产生的商机和风险。这是因为,当一个社会中的消费主力向老年人群体集中时,不同行业的前景和投资机会会产生重要变化。具体来讲,有哪几个行业值得我们关注呢?

首先是房地产行业。对于目前的70/80后,也就是20多年后的老年人来说,他们对住房的需求会完全不同于父辈。成熟社区,靠近商圈、地铁和医院,和子女住的靠近一些但未必要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些可能都是“新一代老年人”对住房的需求。这同时也意味着,位于市郊或城乡结合部的,主要面对年轻单身打工人士的租房市场,很可能会面临更大的下行风险。

其次是养老保健行业。从美国和欧洲的经验来看,老年人退休后进养老院,和其他老人一起慢慢变老,属于常态。这种养老方式在中国还比较少见,一来是比较专业、可以让大部分家庭负担得起费用的养老院属于稀缺资源,往往一床难求。二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更认同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的群居方式,因此很多老人不愿意搬去养老院。但是如果再过20年,当现在的70/80后变老时,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变化。特别是他们子女数量不多,忙于工作和育儿,而老人自己又有一定的经济能力,能够负担得起环境和服务比较好的养老院的话,有可能会对这样的养老机构有更强的需求。

再次是医学和生物技术行业。在“十四五规划”中,基因与生物技术、临床医学和健康同时被列入7大科技前沿攻关领域,显示政府对这两个领域的高度重视和资源支持。根据美国医疗保障与救助服务中心的统计资料显示,65到84岁的老人,其医疗费用支出大约为45到64岁中年人的一倍。而85岁及以上老人的医疗费用支出,又比65到84岁之间的老人翻了一番,差不多是45到64岁中年人的4倍。也就是说,当我们的年纪越来越大,平均寿命越来越长时,在医疗和抗衰老上的支出几乎是刚性的,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成倍增加。而目前该行业的投资,可能还不足以应付未来几十年可能发生的井喷式需求。

一个社会的人口结构变化是很缓慢的,不会在一夜之间完成。但同时,人口结构的变化趋势有很强的惯性,很难用外力去扭转。我们的近邻日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人口结构变化会对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产生深刻的影响。笔者只是在上文中简单列了几个例子,但其影响面远非这几个领域。与其担心迟早要到来的老龄化,不如未雨绸缪早作准备,冷静分析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以积极和理性的心态应对这场迟早会到来的巨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