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


【OR  商业新媒体】

潘中宁是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总负责人,管理约80亿美元海外投资中国的资金。过去8年年化收益超20%。他做投研工作超20年,2007年到2011年在加拿大最大的保险集团Manulife做资产管理业务,2013年初加入华夏基金。过去8年里,他向国际客户介绍中国,将海外资金引入中国,并投资于中国市场。

同时,他兼管国际业务部,管理销售、产品设计、研究、投资整个体系。他带领一个独立的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研究团队。去年3月华夏基金和荷兰资管机构NNIP发行了全球第一只由中国公司管理的ESG UCITS基金。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潘中宁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时表示。他的ESG策略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公司治理分析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

有机构会认为与管理层沟通时像一种谈判,你乐于与人交流,善于输出,有专业的谈判技巧吗?

我没有技巧。我1998年就在当时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工作,和企业家打交道我有一种天生的职业性亲近感。我不仅站在股东或投资者角度,我也Put myself in their shoes(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样一件事,我们提出来和别人提出来得到的反馈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9年年初,我们去了一家全球领先的中国家电公司,它有良好的公司治理,但MSCI ESG的评级只有B。我们发现它在电子废弃物和供应商管理上没有披露公司层面的政策。我们和他们相关领导做了三个小时以上沟通后,他们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并且增加了相关信息披露。在之后的两个月里MSCI将这家公司的ESG评级由B提高到BB。

很多中国公司在实现全球化的雄心下会越来越重视ESG,越来越爱惜自己的羽毛。

除了信披,你有哪些数据分析的工具?是怎么排除噪音的?


这对我们的确是最大挑战。我们有很多办法,比如购买卫星资料,同时也通过数据公司查有没有争议事件,监控舆情,在环保部等监管机构看污染是否受处罚等,这些都被纳入我们的管理监控体系里。

但我们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如果有LGBTQ更好。这些我都很认可。但中国一些公司治理不好的公司往往都能够满足这些表面条件。因此,按照西方的ESG标准可能筛选不出来真正的治理好的中国公司。

“实质”是最难的。因此我们有一套完整的ESG分析框架。比方说,对于公司治理的分析,我们的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然后通过自己的模型算出来。这些全是公开能够采集到的信息,我们没有用任何Inside Information。但通过拆解这些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找到财务报表和企业行为背后的联系,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我们有形式,同时我们更看重实质。

ESG一定更容易提高业绩的吗?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拖累),而是一个Improver(提升)。ESG反映了过去20年全球公司治理包括政治思潮的变化,就是不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作为唯一目标,而以供应商、员工、消费者以及社区和环境等共同利益最优化为目标。

ESG在两方面提高了我们的业绩。第一是我们可以消除尾部风险,因为ESG不好的公司容易爆雷。第二是ESG好的公司往往能够受到Re-Rating,从而获得估值的提升。在全球化进程中,ESG好的公司肯定比ESG不好的公司有更多机会。

怎么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ESG评分与股价表现?你们20多个数据中也会考虑社会舆情,而之前像拼多多的员工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股价。

在所有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对拼多多的内部评分是偏后的,它在员工保护上的确做得不好。但我们也看到拼多多的社会正外部性,包括它逐渐给农业带来很大的价值,还有社区团购,它在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Headline News(头条新闻)的确有一些影响,但我们要全面评估,而非只看到某一个新闻点。

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的分析和很多行业不一样,我们和国外的分析也有不同。海外机构对互联网行业的ESG评价方法过于简单,而在我们的ESG分析框架中,通用型的ESG框架(碳排放、水资源、劳工管理、VIE架构和双重股权架构等)只占50%的权重。除了通用型指标,我们还有赛道分项评分,这些分项型指标占另外的50%,我们会在每个赛道(例如电商、外卖、游戏、视频、在线教育等)里关注不同的E和S议题。例如,我们看电商时会看包装物管理、员工结构与保障、平台产品质量控制和Access To Business(普惠商业)。游戏行业防沉迷是我们分析的核心,在线教育我们看员工福利保障和政策影响,长视频看版权纠纷,短视频看流量分发机制、算法等基础设计。国外做ESG研究的,没有像我们做的颗粒度这样细的。

ESG策略下,会投酒类公司吗?

除了不投烟草、博彩、成人娱乐、皮革制品、燃煤发电厂等一些行业以外,我们的ESG策略没有行业歧视。我们是在行业中性的前提下,在各行业内部进行ESG比较和评级。

对于烈性酒公司,我们更多关注水资源管理和未来5至10年的碳排放计划。我们对酒业公司的ESG分析不是因为它所处的行业就给一个低分,而是看这些公司怎样改善。Diageo(帝亚吉欧)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它的MSCI评级仍然很高。很难说酒的社会价值一定是负面的,烈性酒业会长期存在,叫人不喝酒不太现实,因为它需要满足社交需求、交流需求、表达情感的需求。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是中性的。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有一些中国白酒公司,开始将ESG纳入到公司的发展规划中,并且公布了碳排放的计划。

中国ESG ETF资产两年中增长了约17倍,但在亚洲整体资产规模中占比仅多于10%,你认为需要等待哪些条件?

ESG资产规模增长当然是好事情。但我担心这个事情会泛滥,更多被当做营销的噱头。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真正意义上的、深度ESG整合的投资特别少,很多是蹭热点、搞主题、贴标签。这样一窝蜂地发行ESG基金,而没有真正按照严格的ESG要求去做投资,不一定对中国的ESG事业健康发展有利。

如果按全球最严格的ESG标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走。第一,全社会的意识不够,不仅仅是上市公司,也包括投资者、消费者和媒体等,对ESG的理解停留在概念层面,不像欧洲,将ESG当做社会共识和深层次的价值观。第二,ESG在中国真正的推广需要自上而下,而不仅仅是自下而上,需要监管部门强制要求和建立规范。监管部门不要求的事,自下而上非常困难。

关于自上而下,首先得有信息披露,要有标准化,要有共识。比如鼓励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环保怎么披露,如何披露范围1、范围2和范围3的碳排放,供应商如何管理等,这一系列披露体系需要建立起来。第二,要形成奖罚分明、奖优罚劣的市场化机制。ESG好的公司投资者都去买它,它会有一个溢价,ESG差的公司就折价。

景顺的策略观点是股市复苏的第二年可能比第一年更具挑战性和波动性,这与你的判断一致吗?你管理的All China Strategy在A share、H share和US ADR是49:39.3:11.7,波动会让你调整投资组合吗?

市场不要过度担心美国10年期国债的上升。美国在2023年前全面加息的可能性很低,而中国的利率和全球利率的关联度其实没那么高。

我们对中国经济,无论是经济复苏还是权益市场,是比较乐观的。我们认为中国今年的GDP是8%以上。股票市场会有较大的波动,但二三季度以后波动性会下降。另外,中国的权益市场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逐年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度也在逐年提高。我们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长期资金投入到中国资本市场里,进而平抑短期的波动性。

没有理由在中国经济还处于复苏的时候就开始悲观,没有理由因为欧美经济的复苏看起来比中国强劲而对中国经济丧失信心。

波动不会让我们做战略性调整。采访/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董事总经理潘中宁

发布日期:2021-07-07 09:30
摘要: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


【OR  商业新媒体】

潘中宁是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总负责人,管理约80亿美元海外投资中国的资金。过去8年年化收益超20%。他做投研工作超20年,2007年到2011年在加拿大最大的保险集团Manulife做资产管理业务,2013年初加入华夏基金。过去8年里,他向国际客户介绍中国,将海外资金引入中国,并投资于中国市场。

同时,他兼管国际业务部,管理销售、产品设计、研究、投资整个体系。他带领一个独立的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研究团队。去年3月华夏基金和荷兰资管机构NNIP发行了全球第一只由中国公司管理的ESG UCITS基金。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潘中宁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时表示。他的ESG策略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公司治理分析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

有机构会认为与管理层沟通时像一种谈判,你乐于与人交流,善于输出,有专业的谈判技巧吗?

我没有技巧。我1998年就在当时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工作,和企业家打交道我有一种天生的职业性亲近感。我不仅站在股东或投资者角度,我也Put myself in their shoes(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样一件事,我们提出来和别人提出来得到的反馈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9年年初,我们去了一家全球领先的中国家电公司,它有良好的公司治理,但MSCI ESG的评级只有B。我们发现它在电子废弃物和供应商管理上没有披露公司层面的政策。我们和他们相关领导做了三个小时以上沟通后,他们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并且增加了相关信息披露。在之后的两个月里MSCI将这家公司的ESG评级由B提高到BB。

很多中国公司在实现全球化的雄心下会越来越重视ESG,越来越爱惜自己的羽毛。

除了信披,你有哪些数据分析的工具?是怎么排除噪音的?


这对我们的确是最大挑战。我们有很多办法,比如购买卫星资料,同时也通过数据公司查有没有争议事件,监控舆情,在环保部等监管机构看污染是否受处罚等,这些都被纳入我们的管理监控体系里。

但我们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如果有LGBTQ更好。这些我都很认可。但中国一些公司治理不好的公司往往都能够满足这些表面条件。因此,按照西方的ESG标准可能筛选不出来真正的治理好的中国公司。

“实质”是最难的。因此我们有一套完整的ESG分析框架。比方说,对于公司治理的分析,我们的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然后通过自己的模型算出来。这些全是公开能够采集到的信息,我们没有用任何Inside Information。但通过拆解这些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找到财务报表和企业行为背后的联系,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我们有形式,同时我们更看重实质。

ESG一定更容易提高业绩的吗?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拖累),而是一个Improver(提升)。ESG反映了过去20年全球公司治理包括政治思潮的变化,就是不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作为唯一目标,而以供应商、员工、消费者以及社区和环境等共同利益最优化为目标。

ESG在两方面提高了我们的业绩。第一是我们可以消除尾部风险,因为ESG不好的公司容易爆雷。第二是ESG好的公司往往能够受到Re-Rating,从而获得估值的提升。在全球化进程中,ESG好的公司肯定比ESG不好的公司有更多机会。

怎么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ESG评分与股价表现?你们20多个数据中也会考虑社会舆情,而之前像拼多多的员工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股价。

在所有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对拼多多的内部评分是偏后的,它在员工保护上的确做得不好。但我们也看到拼多多的社会正外部性,包括它逐渐给农业带来很大的价值,还有社区团购,它在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Headline News(头条新闻)的确有一些影响,但我们要全面评估,而非只看到某一个新闻点。

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的分析和很多行业不一样,我们和国外的分析也有不同。海外机构对互联网行业的ESG评价方法过于简单,而在我们的ESG分析框架中,通用型的ESG框架(碳排放、水资源、劳工管理、VIE架构和双重股权架构等)只占50%的权重。除了通用型指标,我们还有赛道分项评分,这些分项型指标占另外的50%,我们会在每个赛道(例如电商、外卖、游戏、视频、在线教育等)里关注不同的E和S议题。例如,我们看电商时会看包装物管理、员工结构与保障、平台产品质量控制和Access To Business(普惠商业)。游戏行业防沉迷是我们分析的核心,在线教育我们看员工福利保障和政策影响,长视频看版权纠纷,短视频看流量分发机制、算法等基础设计。国外做ESG研究的,没有像我们做的颗粒度这样细的。

ESG策略下,会投酒类公司吗?

除了不投烟草、博彩、成人娱乐、皮革制品、燃煤发电厂等一些行业以外,我们的ESG策略没有行业歧视。我们是在行业中性的前提下,在各行业内部进行ESG比较和评级。

对于烈性酒公司,我们更多关注水资源管理和未来5至10年的碳排放计划。我们对酒业公司的ESG分析不是因为它所处的行业就给一个低分,而是看这些公司怎样改善。Diageo(帝亚吉欧)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它的MSCI评级仍然很高。很难说酒的社会价值一定是负面的,烈性酒业会长期存在,叫人不喝酒不太现实,因为它需要满足社交需求、交流需求、表达情感的需求。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是中性的。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有一些中国白酒公司,开始将ESG纳入到公司的发展规划中,并且公布了碳排放的计划。

中国ESG ETF资产两年中增长了约17倍,但在亚洲整体资产规模中占比仅多于10%,你认为需要等待哪些条件?

ESG资产规模增长当然是好事情。但我担心这个事情会泛滥,更多被当做营销的噱头。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真正意义上的、深度ESG整合的投资特别少,很多是蹭热点、搞主题、贴标签。这样一窝蜂地发行ESG基金,而没有真正按照严格的ESG要求去做投资,不一定对中国的ESG事业健康发展有利。

如果按全球最严格的ESG标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走。第一,全社会的意识不够,不仅仅是上市公司,也包括投资者、消费者和媒体等,对ESG的理解停留在概念层面,不像欧洲,将ESG当做社会共识和深层次的价值观。第二,ESG在中国真正的推广需要自上而下,而不仅仅是自下而上,需要监管部门强制要求和建立规范。监管部门不要求的事,自下而上非常困难。

关于自上而下,首先得有信息披露,要有标准化,要有共识。比如鼓励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环保怎么披露,如何披露范围1、范围2和范围3的碳排放,供应商如何管理等,这一系列披露体系需要建立起来。第二,要形成奖罚分明、奖优罚劣的市场化机制。ESG好的公司投资者都去买它,它会有一个溢价,ESG差的公司就折价。

景顺的策略观点是股市复苏的第二年可能比第一年更具挑战性和波动性,这与你的判断一致吗?你管理的All China Strategy在A share、H share和US ADR是49:39.3:11.7,波动会让你调整投资组合吗?

市场不要过度担心美国10年期国债的上升。美国在2023年前全面加息的可能性很低,而中国的利率和全球利率的关联度其实没那么高。

我们对中国经济,无论是经济复苏还是权益市场,是比较乐观的。我们认为中国今年的GDP是8%以上。股票市场会有较大的波动,但二三季度以后波动性会下降。另外,中国的权益市场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逐年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度也在逐年提高。我们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长期资金投入到中国资本市场里,进而平抑短期的波动性。

没有理由在中国经济还处于复苏的时候就开始悲观,没有理由因为欧美经济的复苏看起来比中国强劲而对中国经济丧失信心。

波动不会让我们做战略性调整。采访/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


【OR  商业新媒体】

潘中宁是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总负责人,管理约80亿美元海外投资中国的资金。过去8年年化收益超20%。他做投研工作超20年,2007年到2011年在加拿大最大的保险集团Manulife做资产管理业务,2013年初加入华夏基金。过去8年里,他向国际客户介绍中国,将海外资金引入中国,并投资于中国市场。

同时,他兼管国际业务部,管理销售、产品设计、研究、投资整个体系。他带领一个独立的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研究团队。去年3月华夏基金和荷兰资管机构NNIP发行了全球第一只由中国公司管理的ESG UCITS基金。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潘中宁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时表示。他的ESG策略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公司治理分析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

有机构会认为与管理层沟通时像一种谈判,你乐于与人交流,善于输出,有专业的谈判技巧吗?

我没有技巧。我1998年就在当时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工作,和企业家打交道我有一种天生的职业性亲近感。我不仅站在股东或投资者角度,我也Put myself in their shoes(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样一件事,我们提出来和别人提出来得到的反馈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9年年初,我们去了一家全球领先的中国家电公司,它有良好的公司治理,但MSCI ESG的评级只有B。我们发现它在电子废弃物和供应商管理上没有披露公司层面的政策。我们和他们相关领导做了三个小时以上沟通后,他们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并且增加了相关信息披露。在之后的两个月里MSCI将这家公司的ESG评级由B提高到BB。

很多中国公司在实现全球化的雄心下会越来越重视ESG,越来越爱惜自己的羽毛。

除了信披,你有哪些数据分析的工具?是怎么排除噪音的?


这对我们的确是最大挑战。我们有很多办法,比如购买卫星资料,同时也通过数据公司查有没有争议事件,监控舆情,在环保部等监管机构看污染是否受处罚等,这些都被纳入我们的管理监控体系里。

但我们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如果有LGBTQ更好。这些我都很认可。但中国一些公司治理不好的公司往往都能够满足这些表面条件。因此,按照西方的ESG标准可能筛选不出来真正的治理好的中国公司。

“实质”是最难的。因此我们有一套完整的ESG分析框架。比方说,对于公司治理的分析,我们的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然后通过自己的模型算出来。这些全是公开能够采集到的信息,我们没有用任何Inside Information。但通过拆解这些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找到财务报表和企业行为背后的联系,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我们有形式,同时我们更看重实质。

ESG一定更容易提高业绩的吗?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拖累),而是一个Improver(提升)。ESG反映了过去20年全球公司治理包括政治思潮的变化,就是不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作为唯一目标,而以供应商、员工、消费者以及社区和环境等共同利益最优化为目标。

ESG在两方面提高了我们的业绩。第一是我们可以消除尾部风险,因为ESG不好的公司容易爆雷。第二是ESG好的公司往往能够受到Re-Rating,从而获得估值的提升。在全球化进程中,ESG好的公司肯定比ESG不好的公司有更多机会。

怎么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ESG评分与股价表现?你们20多个数据中也会考虑社会舆情,而之前像拼多多的员工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股价。

在所有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对拼多多的内部评分是偏后的,它在员工保护上的确做得不好。但我们也看到拼多多的社会正外部性,包括它逐渐给农业带来很大的价值,还有社区团购,它在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Headline News(头条新闻)的确有一些影响,但我们要全面评估,而非只看到某一个新闻点。

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的分析和很多行业不一样,我们和国外的分析也有不同。海外机构对互联网行业的ESG评价方法过于简单,而在我们的ESG分析框架中,通用型的ESG框架(碳排放、水资源、劳工管理、VIE架构和双重股权架构等)只占50%的权重。除了通用型指标,我们还有赛道分项评分,这些分项型指标占另外的50%,我们会在每个赛道(例如电商、外卖、游戏、视频、在线教育等)里关注不同的E和S议题。例如,我们看电商时会看包装物管理、员工结构与保障、平台产品质量控制和Access To Business(普惠商业)。游戏行业防沉迷是我们分析的核心,在线教育我们看员工福利保障和政策影响,长视频看版权纠纷,短视频看流量分发机制、算法等基础设计。国外做ESG研究的,没有像我们做的颗粒度这样细的。

ESG策略下,会投酒类公司吗?

除了不投烟草、博彩、成人娱乐、皮革制品、燃煤发电厂等一些行业以外,我们的ESG策略没有行业歧视。我们是在行业中性的前提下,在各行业内部进行ESG比较和评级。

对于烈性酒公司,我们更多关注水资源管理和未来5至10年的碳排放计划。我们对酒业公司的ESG分析不是因为它所处的行业就给一个低分,而是看这些公司怎样改善。Diageo(帝亚吉欧)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它的MSCI评级仍然很高。很难说酒的社会价值一定是负面的,烈性酒业会长期存在,叫人不喝酒不太现实,因为它需要满足社交需求、交流需求、表达情感的需求。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是中性的。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有一些中国白酒公司,开始将ESG纳入到公司的发展规划中,并且公布了碳排放的计划。

中国ESG ETF资产两年中增长了约17倍,但在亚洲整体资产规模中占比仅多于10%,你认为需要等待哪些条件?

ESG资产规模增长当然是好事情。但我担心这个事情会泛滥,更多被当做营销的噱头。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真正意义上的、深度ESG整合的投资特别少,很多是蹭热点、搞主题、贴标签。这样一窝蜂地发行ESG基金,而没有真正按照严格的ESG要求去做投资,不一定对中国的ESG事业健康发展有利。

如果按全球最严格的ESG标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走。第一,全社会的意识不够,不仅仅是上市公司,也包括投资者、消费者和媒体等,对ESG的理解停留在概念层面,不像欧洲,将ESG当做社会共识和深层次的价值观。第二,ESG在中国真正的推广需要自上而下,而不仅仅是自下而上,需要监管部门强制要求和建立规范。监管部门不要求的事,自下而上非常困难。

关于自上而下,首先得有信息披露,要有标准化,要有共识。比如鼓励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环保怎么披露,如何披露范围1、范围2和范围3的碳排放,供应商如何管理等,这一系列披露体系需要建立起来。第二,要形成奖罚分明、奖优罚劣的市场化机制。ESG好的公司投资者都去买它,它会有一个溢价,ESG差的公司就折价。

景顺的策略观点是股市复苏的第二年可能比第一年更具挑战性和波动性,这与你的判断一致吗?你管理的All China Strategy在A share、H share和US ADR是49:39.3:11.7,波动会让你调整投资组合吗?

市场不要过度担心美国10年期国债的上升。美国在2023年前全面加息的可能性很低,而中国的利率和全球利率的关联度其实没那么高。

我们对中国经济,无论是经济复苏还是权益市场,是比较乐观的。我们认为中国今年的GDP是8%以上。股票市场会有较大的波动,但二三季度以后波动性会下降。另外,中国的权益市场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逐年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度也在逐年提高。我们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长期资金投入到中国资本市场里,进而平抑短期的波动性。

没有理由在中国经济还处于复苏的时候就开始悲观,没有理由因为欧美经济的复苏看起来比中国强劲而对中国经济丧失信心。

波动不会让我们做战略性调整。采访/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董事总经理潘中宁

发布日期:2021-07-07 09:30
摘要: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


【OR  商业新媒体】

潘中宁是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总负责人,管理约80亿美元海外投资中国的资金。过去8年年化收益超20%。他做投研工作超20年,2007年到2011年在加拿大最大的保险集团Manulife做资产管理业务,2013年初加入华夏基金。过去8年里,他向国际客户介绍中国,将海外资金引入中国,并投资于中国市场。

同时,他兼管国际业务部,管理销售、产品设计、研究、投资整个体系。他带领一个独立的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研究团队。去年3月华夏基金和荷兰资管机构NNIP发行了全球第一只由中国公司管理的ESG UCITS基金。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而是一个Improver。”潘中宁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时表示。他的ESG策略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公司治理分析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

有机构会认为与管理层沟通时像一种谈判,你乐于与人交流,善于输出,有专业的谈判技巧吗?

我没有技巧。我1998年就在当时中国最大的投资银行工作,和企业家打交道我有一种天生的职业性亲近感。我不仅站在股东或投资者角度,我也Put myself in their shoes(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样一件事,我们提出来和别人提出来得到的反馈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9年年初,我们去了一家全球领先的中国家电公司,它有良好的公司治理,但MSCI ESG的评级只有B。我们发现它在电子废弃物和供应商管理上没有披露公司层面的政策。我们和他们相关领导做了三个小时以上沟通后,他们采纳了我们的意见并且增加了相关信息披露。在之后的两个月里MSCI将这家公司的ESG评级由B提高到BB。

很多中国公司在实现全球化的雄心下会越来越重视ESG,越来越爱惜自己的羽毛。

除了信披,你有哪些数据分析的工具?是怎么排除噪音的?


这对我们的确是最大挑战。我们有很多办法,比如购买卫星资料,同时也通过数据公司查有没有争议事件,监控舆情,在环保部等监管机构看污染是否受处罚等,这些都被纳入我们的管理监控体系里。

但我们更强调“实质重于形式”。西方的ESG分析会看公司有多少独立董事,董事会女性成员不能太少,如果有LGBTQ更好。这些我都很认可。但中国一些公司治理不好的公司往往都能够满足这些表面条件。因此,按照西方的ESG标准可能筛选不出来真正的治理好的中国公司。

“实质”是最难的。因此我们有一套完整的ESG分析框架。比方说,对于公司治理的分析,我们的框架触及股权质押比率、财务稳定性、表外融资和潜在利益输送等20多个数据点,然后通过自己的模型算出来。这些全是公开能够采集到的信息,我们没有用任何Inside Information。但通过拆解这些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找到财务报表和企业行为背后的联系,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我们有形式,同时我们更看重实质。

ESG一定更容易提高业绩的吗?

ESG是0和1的关系,我们不把ESG当做业绩的一个Dragger(拖累),而是一个Improver(提升)。ESG反映了过去20年全球公司治理包括政治思潮的变化,就是不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作为唯一目标,而以供应商、员工、消费者以及社区和环境等共同利益最优化为目标。

ESG在两方面提高了我们的业绩。第一是我们可以消除尾部风险,因为ESG不好的公司容易爆雷。第二是ESG好的公司往往能够受到Re-Rating,从而获得估值的提升。在全球化进程中,ESG好的公司肯定比ESG不好的公司有更多机会。

怎么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ESG评分与股价表现?你们20多个数据中也会考虑社会舆情,而之前像拼多多的员工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股价。

在所有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对拼多多的内部评分是偏后的,它在员工保护上的确做得不好。但我们也看到拼多多的社会正外部性,包括它逐渐给农业带来很大的价值,还有社区团购,它在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Headline News(头条新闻)的确有一些影响,但我们要全面评估,而非只看到某一个新闻点。

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的分析和很多行业不一样,我们和国外的分析也有不同。海外机构对互联网行业的ESG评价方法过于简单,而在我们的ESG分析框架中,通用型的ESG框架(碳排放、水资源、劳工管理、VIE架构和双重股权架构等)只占50%的权重。除了通用型指标,我们还有赛道分项评分,这些分项型指标占另外的50%,我们会在每个赛道(例如电商、外卖、游戏、视频、在线教育等)里关注不同的E和S议题。例如,我们看电商时会看包装物管理、员工结构与保障、平台产品质量控制和Access To Business(普惠商业)。游戏行业防沉迷是我们分析的核心,在线教育我们看员工福利保障和政策影响,长视频看版权纠纷,短视频看流量分发机制、算法等基础设计。国外做ESG研究的,没有像我们做的颗粒度这样细的。

ESG策略下,会投酒类公司吗?

除了不投烟草、博彩、成人娱乐、皮革制品、燃煤发电厂等一些行业以外,我们的ESG策略没有行业歧视。我们是在行业中性的前提下,在各行业内部进行ESG比较和评级。

对于烈性酒公司,我们更多关注水资源管理和未来5至10年的碳排放计划。我们对酒业公司的ESG分析不是因为它所处的行业就给一个低分,而是看这些公司怎样改善。Diageo(帝亚吉欧)是除中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烈酒公司,它的MSCI评级仍然很高。很难说酒的社会价值一定是负面的,烈性酒业会长期存在,叫人不喝酒不太现实,因为它需要满足社交需求、交流需求、表达情感的需求。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是中性的。值得庆幸的是,已经有一些中国白酒公司,开始将ESG纳入到公司的发展规划中,并且公布了碳排放的计划。

中国ESG ETF资产两年中增长了约17倍,但在亚洲整体资产规模中占比仅多于10%,你认为需要等待哪些条件?

ESG资产规模增长当然是好事情。但我担心这个事情会泛滥,更多被当做营销的噱头。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真正意义上的、深度ESG整合的投资特别少,很多是蹭热点、搞主题、贴标签。这样一窝蜂地发行ESG基金,而没有真正按照严格的ESG要求去做投资,不一定对中国的ESG事业健康发展有利。

如果按全球最严格的ESG标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走。第一,全社会的意识不够,不仅仅是上市公司,也包括投资者、消费者和媒体等,对ESG的理解停留在概念层面,不像欧洲,将ESG当做社会共识和深层次的价值观。第二,ESG在中国真正的推广需要自上而下,而不仅仅是自下而上,需要监管部门强制要求和建立规范。监管部门不要求的事,自下而上非常困难。

关于自上而下,首先得有信息披露,要有标准化,要有共识。比如鼓励什么样的社会责任、环保怎么披露,如何披露范围1、范围2和范围3的碳排放,供应商如何管理等,这一系列披露体系需要建立起来。第二,要形成奖罚分明、奖优罚劣的市场化机制。ESG好的公司投资者都去买它,它会有一个溢价,ESG差的公司就折价。

景顺的策略观点是股市复苏的第二年可能比第一年更具挑战性和波动性,这与你的判断一致吗?你管理的All China Strategy在A share、H share和US ADR是49:39.3:11.7,波动会让你调整投资组合吗?

市场不要过度担心美国10年期国债的上升。美国在2023年前全面加息的可能性很低,而中国的利率和全球利率的关联度其实没那么高。

我们对中国经济,无论是经济复苏还是权益市场,是比较乐观的。我们认为中国今年的GDP是8%以上。股票市场会有较大的波动,但二三季度以后波动性会下降。另外,中国的权益市场对全球资本的吸引力逐年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度也在逐年提高。我们认为,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长期资金投入到中国资本市场里,进而平抑短期的波动性。

没有理由在中国经济还处于复苏的时候就开始悲观,没有理由因为欧美经济的复苏看起来比中国强劲而对中国经济丧失信心。

波动不会让我们做战略性调整。采访/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