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Paul Page

【OR  商业新媒体】

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根据伦敦咨询机构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的全球运价指数,截至7月1日,全球40英尺集装箱平均运价是上年同期水平的四倍多,达到8,399美元。5月第一周以来,该指数已飙升53.5%。

根据Drewry的运价参考,中国前往欧洲和美国西海岸主要港口的挂牌运价接近12,000美元/集装箱,而一些公司称为了将货物送上出港船只,他们在最后一刻达成的协议运价甚至高达20,000美元。

总部设在伊利诺伊州艾塔斯卡的货运代理公司Seko Logistics首席增长官Brian Bourke说:“全球贸易现在就像是最火热的餐厅。”该公司处理大量跨太平洋货运业务。他说:“如果你想预订一个舱位,需要提前两个月计划。每个人都在努力抢占他们能拿到的舱位,但实际上是一舱难求。”

航运专家表示,引发海运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在西方零售商和制造商急于补充疫情期间耗尽的库存的背景下,供应链多个环节发生中断,导致港口和内陆分销网络延误。

海运价格是从去年夏天开始逐渐小幅上涨的,当时,随着封锁措施的解除,消费需求开始上升。

海运价格加速飙升的原因是,由于发生了3月份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以及南加州和中国盐田港航运瓶颈等事件,货船被迫滞留海上数日甚至数周,这些堵塞问题的影响波及整个供应链,造成集装箱一箱难求。

丹麦航运研究机构Sea-Intelligence ApS表示,2021年1-5月,美国西海岸港口到港延误一周以上的船只数量达到令人震惊的695艘。该机构称,2012年至2020年累计的入港延误一周以上船只数只有1,535艘。

Drewry供应链咨询业务负责人Philip Damas说:“往返航程需要的时间都大大增加。”他表示:“集装箱在海上的运输时间、以及在港口的等待时间都大大延长。集装箱运输的效率正在下降。每一次出现问题实际上都会带来连锁反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Damas表示,越来越多货物运输的实际报价超过上述Drewry指数、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和波罗的海航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等指标,因为这些指标通常反映的是船舶预定出发前大约一周的现舱预订价格。而由于货主们对舱位的争夺,一些海运公司会临时提价,主要是在货船抵达港口、客户迫切要求把货物装上船的时候。

Damas说:“现在所有货船都出现了爆仓。”他表示:“一些托运人迫切要预定未来的舱位。相对于传统的运价而言,现在更像是一场竞价,而且这场竞价还在加剧。其中一些23,000美元、24,000美元的运价包括内陆分销成本,这很容易使最终成本大大增加。”

供应链专家表示,海运价格上涨让许多托运人、尤其是那些货物价值相对较低的托运人面临选择:要么支付高价并试图将成本转嫁给客户,要么撤出海外市场。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上月表示,公司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在支付溢价,他们对货物的需求十分迫切。

Zhu表示,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Damas称,他预计集装箱运输的压力在2022年初的农历新年之前将“仍然很严峻”。中国工厂通常会在农历新年假期停工。

他说:“目前还看不到头;在当下的旺季,情况不可能改善。积压和延误只会进一步恶化。”

Seko的Bourke说,公司已经在计划将舱位争夺战持续至年终假期。

他说:“一年到头都是旺季,我们正在为一个持续至明年年初的旺季做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海运需求飙涨推动集装箱运价飞升

发布日期:2021-07-06 14:31
摘要: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Paul Page

【OR  商业新媒体】

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根据伦敦咨询机构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的全球运价指数,截至7月1日,全球40英尺集装箱平均运价是上年同期水平的四倍多,达到8,399美元。5月第一周以来,该指数已飙升53.5%。

根据Drewry的运价参考,中国前往欧洲和美国西海岸主要港口的挂牌运价接近12,000美元/集装箱,而一些公司称为了将货物送上出港船只,他们在最后一刻达成的协议运价甚至高达20,000美元。

总部设在伊利诺伊州艾塔斯卡的货运代理公司Seko Logistics首席增长官Brian Bourke说:“全球贸易现在就像是最火热的餐厅。”该公司处理大量跨太平洋货运业务。他说:“如果你想预订一个舱位,需要提前两个月计划。每个人都在努力抢占他们能拿到的舱位,但实际上是一舱难求。”

航运专家表示,引发海运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在西方零售商和制造商急于补充疫情期间耗尽的库存的背景下,供应链多个环节发生中断,导致港口和内陆分销网络延误。

海运价格是从去年夏天开始逐渐小幅上涨的,当时,随着封锁措施的解除,消费需求开始上升。

海运价格加速飙升的原因是,由于发生了3月份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以及南加州和中国盐田港航运瓶颈等事件,货船被迫滞留海上数日甚至数周,这些堵塞问题的影响波及整个供应链,造成集装箱一箱难求。

丹麦航运研究机构Sea-Intelligence ApS表示,2021年1-5月,美国西海岸港口到港延误一周以上的船只数量达到令人震惊的695艘。该机构称,2012年至2020年累计的入港延误一周以上船只数只有1,535艘。

Drewry供应链咨询业务负责人Philip Damas说:“往返航程需要的时间都大大增加。”他表示:“集装箱在海上的运输时间、以及在港口的等待时间都大大延长。集装箱运输的效率正在下降。每一次出现问题实际上都会带来连锁反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Damas表示,越来越多货物运输的实际报价超过上述Drewry指数、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和波罗的海航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等指标,因为这些指标通常反映的是船舶预定出发前大约一周的现舱预订价格。而由于货主们对舱位的争夺,一些海运公司会临时提价,主要是在货船抵达港口、客户迫切要求把货物装上船的时候。

Damas说:“现在所有货船都出现了爆仓。”他表示:“一些托运人迫切要预定未来的舱位。相对于传统的运价而言,现在更像是一场竞价,而且这场竞价还在加剧。其中一些23,000美元、24,000美元的运价包括内陆分销成本,这很容易使最终成本大大增加。”

供应链专家表示,海运价格上涨让许多托运人、尤其是那些货物价值相对较低的托运人面临选择:要么支付高价并试图将成本转嫁给客户,要么撤出海外市场。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上月表示,公司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在支付溢价,他们对货物的需求十分迫切。

Zhu表示,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Damas称,他预计集装箱运输的压力在2022年初的农历新年之前将“仍然很严峻”。中国工厂通常会在农历新年假期停工。

他说:“目前还看不到头;在当下的旺季,情况不可能改善。积压和延误只会进一步恶化。”

Seko的Bourke说,公司已经在计划将舱位争夺战持续至年终假期。

他说:“一年到头都是旺季,我们正在为一个持续至明年年初的旺季做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Paul Page

【OR  商业新媒体】

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根据伦敦咨询机构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的全球运价指数,截至7月1日,全球40英尺集装箱平均运价是上年同期水平的四倍多,达到8,399美元。5月第一周以来,该指数已飙升53.5%。

根据Drewry的运价参考,中国前往欧洲和美国西海岸主要港口的挂牌运价接近12,000美元/集装箱,而一些公司称为了将货物送上出港船只,他们在最后一刻达成的协议运价甚至高达20,000美元。

总部设在伊利诺伊州艾塔斯卡的货运代理公司Seko Logistics首席增长官Brian Bourke说:“全球贸易现在就像是最火热的餐厅。”该公司处理大量跨太平洋货运业务。他说:“如果你想预订一个舱位,需要提前两个月计划。每个人都在努力抢占他们能拿到的舱位,但实际上是一舱难求。”

航运专家表示,引发海运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在西方零售商和制造商急于补充疫情期间耗尽的库存的背景下,供应链多个环节发生中断,导致港口和内陆分销网络延误。

海运价格是从去年夏天开始逐渐小幅上涨的,当时,随着封锁措施的解除,消费需求开始上升。

海运价格加速飙升的原因是,由于发生了3月份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以及南加州和中国盐田港航运瓶颈等事件,货船被迫滞留海上数日甚至数周,这些堵塞问题的影响波及整个供应链,造成集装箱一箱难求。

丹麦航运研究机构Sea-Intelligence ApS表示,2021年1-5月,美国西海岸港口到港延误一周以上的船只数量达到令人震惊的695艘。该机构称,2012年至2020年累计的入港延误一周以上船只数只有1,535艘。

Drewry供应链咨询业务负责人Philip Damas说:“往返航程需要的时间都大大增加。”他表示:“集装箱在海上的运输时间、以及在港口的等待时间都大大延长。集装箱运输的效率正在下降。每一次出现问题实际上都会带来连锁反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Damas表示,越来越多货物运输的实际报价超过上述Drewry指数、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和波罗的海航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等指标,因为这些指标通常反映的是船舶预定出发前大约一周的现舱预订价格。而由于货主们对舱位的争夺,一些海运公司会临时提价,主要是在货船抵达港口、客户迫切要求把货物装上船的时候。

Damas说:“现在所有货船都出现了爆仓。”他表示:“一些托运人迫切要预定未来的舱位。相对于传统的运价而言,现在更像是一场竞价,而且这场竞价还在加剧。其中一些23,000美元、24,000美元的运价包括内陆分销成本,这很容易使最终成本大大增加。”

供应链专家表示,海运价格上涨让许多托运人、尤其是那些货物价值相对较低的托运人面临选择:要么支付高价并试图将成本转嫁给客户,要么撤出海外市场。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上月表示,公司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在支付溢价,他们对货物的需求十分迫切。

Zhu表示,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Damas称,他预计集装箱运输的压力在2022年初的农历新年之前将“仍然很严峻”。中国工厂通常会在农历新年假期停工。

他说:“目前还看不到头;在当下的旺季,情况不可能改善。积压和延误只会进一步恶化。”

Seko的Bourke说,公司已经在计划将舱位争夺战持续至年终假期。

他说:“一年到头都是旺季,我们正在为一个持续至明年年初的旺季做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海运需求飙涨推动集装箱运价飞升

发布日期:2021-07-06 14:31
摘要: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Paul Page

【OR  商业新媒体】

亚洲至美国和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升幅正在创下历史纪录,货主为了获得舱位竞相抬高价格,航运业高管预计今年所余时间内海运运力将持续紧张。

根据伦敦咨询机构Drewry Shipping Consultants的全球运价指数,截至7月1日,全球40英尺集装箱平均运价是上年同期水平的四倍多,达到8,399美元。5月第一周以来,该指数已飙升53.5%。

根据Drewry的运价参考,中国前往欧洲和美国西海岸主要港口的挂牌运价接近12,000美元/集装箱,而一些公司称为了将货物送上出港船只,他们在最后一刻达成的协议运价甚至高达20,000美元。

总部设在伊利诺伊州艾塔斯卡的货运代理公司Seko Logistics首席增长官Brian Bourke说:“全球贸易现在就像是最火热的餐厅。”该公司处理大量跨太平洋货运业务。他说:“如果你想预订一个舱位,需要提前两个月计划。每个人都在努力抢占他们能拿到的舱位,但实际上是一舱难求。”

航运专家表示,引发海运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在西方零售商和制造商急于补充疫情期间耗尽的库存的背景下,供应链多个环节发生中断,导致港口和内陆分销网络延误。

海运价格是从去年夏天开始逐渐小幅上涨的,当时,随着封锁措施的解除,消费需求开始上升。

海运价格加速飙升的原因是,由于发生了3月份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以及南加州和中国盐田港航运瓶颈等事件,货船被迫滞留海上数日甚至数周,这些堵塞问题的影响波及整个供应链,造成集装箱一箱难求。

丹麦航运研究机构Sea-Intelligence ApS表示,2021年1-5月,美国西海岸港口到港延误一周以上的船只数量达到令人震惊的695艘。该机构称,2012年至2020年累计的入港延误一周以上船只数只有1,535艘。

Drewry供应链咨询业务负责人Philip Damas说:“往返航程需要的时间都大大增加。”他表示:“集装箱在海上的运输时间、以及在港口的等待时间都大大延长。集装箱运输的效率正在下降。每一次出现问题实际上都会带来连锁反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Damas表示,越来越多货物运输的实际报价超过上述Drewry指数、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hanghai 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和波罗的海航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等指标,因为这些指标通常反映的是船舶预定出发前大约一周的现舱预订价格。而由于货主们对舱位的争夺,一些海运公司会临时提价,主要是在货船抵达港口、客户迫切要求把货物装上船的时候。

Damas说:“现在所有货船都出现了爆仓。”他表示:“一些托运人迫切要预定未来的舱位。相对于传统的运价而言,现在更像是一场竞价,而且这场竞价还在加剧。其中一些23,000美元、24,000美元的运价包括内陆分销成本,这很容易使最终成本大大增加。”

供应链专家表示,海运价格上涨让许多托运人、尤其是那些货物价值相对较低的托运人面临选择:要么支付高价并试图将成本转嫁给客户,要么撤出海外市场。

物流公司Jizhi Supply Chain Service Yiwu Co.的顾问Zhu Guojin上月表示,公司的大多数客户,包括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的供应商和一些美国进口商都在支付溢价,他们对货物的需求十分迫切。

Zhu表示,去年许多客户都推迟发货,期待着运费能降下来;但今日不同往昔,大多数人似乎不再看重运费了。

Damas称,他预计集装箱运输的压力在2022年初的农历新年之前将“仍然很严峻”。中国工厂通常会在农历新年假期停工。

他说:“目前还看不到头;在当下的旺季,情况不可能改善。积压和延误只会进一步恶化。”

Seko的Bourke说,公司已经在计划将舱位争夺战持续至年终假期。

他说:“一年到头都是旺季,我们正在为一个持续至明年年初的旺季做准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