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深刻了解投机和投资的区别,对于避免不计后果的冒险至关重要。



Jason Zweig

【OR  商业新媒体】

我受够了。

在区别金融领域两大最基本概念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是错的,而且一错就是几十年。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如果不做任何研究,只因为某支股票股价上涨就买进它,你就不能算是一名“投资者”,虽然《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莫名地坚持用这种称谓来称呼你。如果你购买加密货币是因为它听起来很有趣,你也算不上一个投资者。

如果仅凭直觉或为了好玩而买入金融资产,抑或是因为名人大肆宣传或别人在买而跟风,你就不是在投资。

你当然是个交易者:一个刚刚购买了某种资产的人。你也许还是个投机者——相信有人将为这项资产支付的价格比你付出的更高。

当然,有些买入GameStop Corp.等模因股的人也是投资者。他们阅读了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研究其基础业务的健康状况,也去了解过还有谁在看涨或看跌这些股票。同样地,许多数字货币买家也投入了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加密货币的运作方式,理解它会如何重塑金融。

投资者依靠的是内部回报来源:收益、收入、资产价值的增长。投机者所指望的则是外部回报来源:无论基本面价值几何,主要看其他人是否会支付更高的价格。

“投资者”一词源自拉丁语的“investire”,意为穿上衣服或加以包裹。你不会在不知道一件衣服的颜色或材质的情况下穿上它,同样,你也不能投资一项自己一无所知的资产。

然而,《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长期以来一直将几乎所有购买了任何资产的人统称为“投资者”。1962年7月12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致编辑的一封信,他是经典著作《证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和《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的作者。那年6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许多小投资者押注股市进一步下跌,做空零碎股》(Many Small Investors Bet on Further Drops, Sell Odd Lots Short.)的文章,格雷厄姆为此颇有怨言。

他写道:“根据什么样的‘投资’定义,才能将那些做空零碎股来押注股市的阿猫阿狗称为‘投资者’?”(“做空碎股”是指借入并卖出少于 100 股的股票,押注某只股票会下跌——无论当年还是现在,这样的操作都是一种代价高、风险大的赌注。)

“如果这些人是投资者,”格雷厄姆问道,“我们又该如何定义‘投机’和‘投机者’?混淆投资和投机的概念,这难道不像20世纪20年代末那样,不仅可能对个人,还可能对整个金融界造成严重伤害吗?”

格雷厄姆可不是什么势利小人,认为金融市场该是富人的专属游乐场。他写下《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就是为了帮助不那么富有的人明智地参与投资。

在《聪明的投资者》(本专栏便以该书命名)中,格雷厄姆说:“彻头彻尾的投机既不违法,也算不上不道德,也不会让(大多数人的)钱袋变鼓。”

但他警告说,投机会让你陷入三种险境:“第一,自以为在投资,其实是投机;其次,在缺乏适当的知识和技能的情况下,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而不是视其为消遣;第三,在投机中所冒风险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

大多数投资者会偶尔做些投机。就像买彩票或偶尔去赛马场或赌场一样,小赌怡情,大赌则不然。

如果投机时你自以为是在投资,即使成功多半靠的是运气,你也会把这一时的成功归因于技巧。这会导致你不计后果地去冒险。

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你就会逐渐痴迷、上瘾。你会变得无法接受自己的损失,也没耐心去关注哪怕几分钟后的未来。接下来你就会发现,自己把更多的钱扔进了火坑。

我认为,把交易者和投机者称作“投资者”,会把许多新手推向更深的滑坡,让他们面临不该承担的风险和无法承受的损失。我热切希望《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不要再把“投资者”作为任何交易者的默认术语。

“‘投资者’在英语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指的是那些投入资本并期待获得回报的人,无论他们阅读的投资专栏是长是短,是多是少。”《华尔街日报》财经编辑查尔斯•弗雷勒(Charles Forelle)在回应我的抱怨时表示,“至少在19世纪中叶,人们甚至用‘投资’来形容赌马,这种行为与基本面分析脱节的程度肯定不亚于购买狗狗币(dogecoin)。”

受教了,老大,但我还是觉得你错了。《华尔街日报》不该因为字典上的定义,就说一个想试下手气的赌徒的赌马行为是在“投资”。

将投机新手称为“投资者”,是营销人员煽动过度交易的最有力手段。

在最近的一个Instagram帖子中,前色情明星拉娜·罗迪斯(Lana Rhoades)身着比基尼,举着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出镜。IMDb.com显示,她曾出演过“Tushy”和“Make Me Meow”等。

这个帖子获得了近180万人点赞,罗迪斯在帖子中表示,她将为一种名为PAWGCoin的加密货币代言。

PAWGCoin网站称,这种货币是为“那些向发达后臀致敬的人”发行的。(据我所知,PAWG是 Phat Ass White Girl的缩写,意为翘臀白人女孩。)

据跟踪此类数字货币的网站Poocoin.io的数据,自罗迪斯6月初开始宣传以来,PAWG币一度上涨了大约900%。

罗迪斯曾在Twitter上表示“我每早也会阅读《华尔街日报》”,但我们无法联系到她发表评论。PAWGcoin的网站鼓励访问者“马上投资”。

在Instagram上罗迪斯的帖子里,她拿着一本打开的《聪明的投资者》,封面镜面翻转了,而看似阅读的她似乎是闭着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投资必然要交易,交易未必是投资

发布日期:2021-07-05 09:50
摘要:深刻了解投机和投资的区别,对于避免不计后果的冒险至关重要。



Jason Zweig

【OR  商业新媒体】

我受够了。

在区别金融领域两大最基本概念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是错的,而且一错就是几十年。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如果不做任何研究,只因为某支股票股价上涨就买进它,你就不能算是一名“投资者”,虽然《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莫名地坚持用这种称谓来称呼你。如果你购买加密货币是因为它听起来很有趣,你也算不上一个投资者。

如果仅凭直觉或为了好玩而买入金融资产,抑或是因为名人大肆宣传或别人在买而跟风,你就不是在投资。

你当然是个交易者:一个刚刚购买了某种资产的人。你也许还是个投机者——相信有人将为这项资产支付的价格比你付出的更高。

当然,有些买入GameStop Corp.等模因股的人也是投资者。他们阅读了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研究其基础业务的健康状况,也去了解过还有谁在看涨或看跌这些股票。同样地,许多数字货币买家也投入了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加密货币的运作方式,理解它会如何重塑金融。

投资者依靠的是内部回报来源:收益、收入、资产价值的增长。投机者所指望的则是外部回报来源:无论基本面价值几何,主要看其他人是否会支付更高的价格。

“投资者”一词源自拉丁语的“investire”,意为穿上衣服或加以包裹。你不会在不知道一件衣服的颜色或材质的情况下穿上它,同样,你也不能投资一项自己一无所知的资产。

然而,《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长期以来一直将几乎所有购买了任何资产的人统称为“投资者”。1962年7月12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致编辑的一封信,他是经典著作《证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和《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的作者。那年6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许多小投资者押注股市进一步下跌,做空零碎股》(Many Small Investors Bet on Further Drops, Sell Odd Lots Short.)的文章,格雷厄姆为此颇有怨言。

他写道:“根据什么样的‘投资’定义,才能将那些做空零碎股来押注股市的阿猫阿狗称为‘投资者’?”(“做空碎股”是指借入并卖出少于 100 股的股票,押注某只股票会下跌——无论当年还是现在,这样的操作都是一种代价高、风险大的赌注。)

“如果这些人是投资者,”格雷厄姆问道,“我们又该如何定义‘投机’和‘投机者’?混淆投资和投机的概念,这难道不像20世纪20年代末那样,不仅可能对个人,还可能对整个金融界造成严重伤害吗?”

格雷厄姆可不是什么势利小人,认为金融市场该是富人的专属游乐场。他写下《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就是为了帮助不那么富有的人明智地参与投资。

在《聪明的投资者》(本专栏便以该书命名)中,格雷厄姆说:“彻头彻尾的投机既不违法,也算不上不道德,也不会让(大多数人的)钱袋变鼓。”

但他警告说,投机会让你陷入三种险境:“第一,自以为在投资,其实是投机;其次,在缺乏适当的知识和技能的情况下,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而不是视其为消遣;第三,在投机中所冒风险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

大多数投资者会偶尔做些投机。就像买彩票或偶尔去赛马场或赌场一样,小赌怡情,大赌则不然。

如果投机时你自以为是在投资,即使成功多半靠的是运气,你也会把这一时的成功归因于技巧。这会导致你不计后果地去冒险。

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你就会逐渐痴迷、上瘾。你会变得无法接受自己的损失,也没耐心去关注哪怕几分钟后的未来。接下来你就会发现,自己把更多的钱扔进了火坑。

我认为,把交易者和投机者称作“投资者”,会把许多新手推向更深的滑坡,让他们面临不该承担的风险和无法承受的损失。我热切希望《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不要再把“投资者”作为任何交易者的默认术语。

“‘投资者’在英语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指的是那些投入资本并期待获得回报的人,无论他们阅读的投资专栏是长是短,是多是少。”《华尔街日报》财经编辑查尔斯•弗雷勒(Charles Forelle)在回应我的抱怨时表示,“至少在19世纪中叶,人们甚至用‘投资’来形容赌马,这种行为与基本面分析脱节的程度肯定不亚于购买狗狗币(dogecoin)。”

受教了,老大,但我还是觉得你错了。《华尔街日报》不该因为字典上的定义,就说一个想试下手气的赌徒的赌马行为是在“投资”。

将投机新手称为“投资者”,是营销人员煽动过度交易的最有力手段。

在最近的一个Instagram帖子中,前色情明星拉娜·罗迪斯(Lana Rhoades)身着比基尼,举着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出镜。IMDb.com显示,她曾出演过“Tushy”和“Make Me Meow”等。

这个帖子获得了近180万人点赞,罗迪斯在帖子中表示,她将为一种名为PAWGCoin的加密货币代言。

PAWGCoin网站称,这种货币是为“那些向发达后臀致敬的人”发行的。(据我所知,PAWG是 Phat Ass White Girl的缩写,意为翘臀白人女孩。)

据跟踪此类数字货币的网站Poocoin.io的数据,自罗迪斯6月初开始宣传以来,PAWG币一度上涨了大约900%。

罗迪斯曾在Twitter上表示“我每早也会阅读《华尔街日报》”,但我们无法联系到她发表评论。PAWGcoin的网站鼓励访问者“马上投资”。

在Instagram上罗迪斯的帖子里,她拿着一本打开的《聪明的投资者》,封面镜面翻转了,而看似阅读的她似乎是闭着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深刻了解投机和投资的区别,对于避免不计后果的冒险至关重要。



Jason Zweig

【OR  商业新媒体】

我受够了。

在区别金融领域两大最基本概念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是错的,而且一错就是几十年。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如果不做任何研究,只因为某支股票股价上涨就买进它,你就不能算是一名“投资者”,虽然《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莫名地坚持用这种称谓来称呼你。如果你购买加密货币是因为它听起来很有趣,你也算不上一个投资者。

如果仅凭直觉或为了好玩而买入金融资产,抑或是因为名人大肆宣传或别人在买而跟风,你就不是在投资。

你当然是个交易者:一个刚刚购买了某种资产的人。你也许还是个投机者——相信有人将为这项资产支付的价格比你付出的更高。

当然,有些买入GameStop Corp.等模因股的人也是投资者。他们阅读了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研究其基础业务的健康状况,也去了解过还有谁在看涨或看跌这些股票。同样地,许多数字货币买家也投入了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加密货币的运作方式,理解它会如何重塑金融。

投资者依靠的是内部回报来源:收益、收入、资产价值的增长。投机者所指望的则是外部回报来源:无论基本面价值几何,主要看其他人是否会支付更高的价格。

“投资者”一词源自拉丁语的“investire”,意为穿上衣服或加以包裹。你不会在不知道一件衣服的颜色或材质的情况下穿上它,同样,你也不能投资一项自己一无所知的资产。

然而,《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长期以来一直将几乎所有购买了任何资产的人统称为“投资者”。1962年7月12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致编辑的一封信,他是经典著作《证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和《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的作者。那年6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许多小投资者押注股市进一步下跌,做空零碎股》(Many Small Investors Bet on Further Drops, Sell Odd Lots Short.)的文章,格雷厄姆为此颇有怨言。

他写道:“根据什么样的‘投资’定义,才能将那些做空零碎股来押注股市的阿猫阿狗称为‘投资者’?”(“做空碎股”是指借入并卖出少于 100 股的股票,押注某只股票会下跌——无论当年还是现在,这样的操作都是一种代价高、风险大的赌注。)

“如果这些人是投资者,”格雷厄姆问道,“我们又该如何定义‘投机’和‘投机者’?混淆投资和投机的概念,这难道不像20世纪20年代末那样,不仅可能对个人,还可能对整个金融界造成严重伤害吗?”

格雷厄姆可不是什么势利小人,认为金融市场该是富人的专属游乐场。他写下《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就是为了帮助不那么富有的人明智地参与投资。

在《聪明的投资者》(本专栏便以该书命名)中,格雷厄姆说:“彻头彻尾的投机既不违法,也算不上不道德,也不会让(大多数人的)钱袋变鼓。”

但他警告说,投机会让你陷入三种险境:“第一,自以为在投资,其实是投机;其次,在缺乏适当的知识和技能的情况下,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而不是视其为消遣;第三,在投机中所冒风险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

大多数投资者会偶尔做些投机。就像买彩票或偶尔去赛马场或赌场一样,小赌怡情,大赌则不然。

如果投机时你自以为是在投资,即使成功多半靠的是运气,你也会把这一时的成功归因于技巧。这会导致你不计后果地去冒险。

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你就会逐渐痴迷、上瘾。你会变得无法接受自己的损失,也没耐心去关注哪怕几分钟后的未来。接下来你就会发现,自己把更多的钱扔进了火坑。

我认为,把交易者和投机者称作“投资者”,会把许多新手推向更深的滑坡,让他们面临不该承担的风险和无法承受的损失。我热切希望《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不要再把“投资者”作为任何交易者的默认术语。

“‘投资者’在英语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指的是那些投入资本并期待获得回报的人,无论他们阅读的投资专栏是长是短,是多是少。”《华尔街日报》财经编辑查尔斯•弗雷勒(Charles Forelle)在回应我的抱怨时表示,“至少在19世纪中叶,人们甚至用‘投资’来形容赌马,这种行为与基本面分析脱节的程度肯定不亚于购买狗狗币(dogecoin)。”

受教了,老大,但我还是觉得你错了。《华尔街日报》不该因为字典上的定义,就说一个想试下手气的赌徒的赌马行为是在“投资”。

将投机新手称为“投资者”,是营销人员煽动过度交易的最有力手段。

在最近的一个Instagram帖子中,前色情明星拉娜·罗迪斯(Lana Rhoades)身着比基尼,举着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出镜。IMDb.com显示,她曾出演过“Tushy”和“Make Me Meow”等。

这个帖子获得了近180万人点赞,罗迪斯在帖子中表示,她将为一种名为PAWGCoin的加密货币代言。

PAWGCoin网站称,这种货币是为“那些向发达后臀致敬的人”发行的。(据我所知,PAWG是 Phat Ass White Girl的缩写,意为翘臀白人女孩。)

据跟踪此类数字货币的网站Poocoin.io的数据,自罗迪斯6月初开始宣传以来,PAWG币一度上涨了大约900%。

罗迪斯曾在Twitter上表示“我每早也会阅读《华尔街日报》”,但我们无法联系到她发表评论。PAWGcoin的网站鼓励访问者“马上投资”。

在Instagram上罗迪斯的帖子里,她拿着一本打开的《聪明的投资者》,封面镜面翻转了,而看似阅读的她似乎是闭着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投资必然要交易,交易未必是投资

发布日期:2021-07-05 09:50
摘要:深刻了解投机和投资的区别,对于避免不计后果的冒险至关重要。



Jason Zweig

【OR  商业新媒体】

我受够了。

在区别金融领域两大最基本概念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是错的,而且一错就是几十年。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如果不做任何研究,只因为某支股票股价上涨就买进它,你就不能算是一名“投资者”,虽然《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莫名地坚持用这种称谓来称呼你。如果你购买加密货币是因为它听起来很有趣,你也算不上一个投资者。

如果仅凭直觉或为了好玩而买入金融资产,抑或是因为名人大肆宣传或别人在买而跟风,你就不是在投资。

你当然是个交易者:一个刚刚购买了某种资产的人。你也许还是个投机者——相信有人将为这项资产支付的价格比你付出的更高。

当然,有些买入GameStop Corp.等模因股的人也是投资者。他们阅读了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研究其基础业务的健康状况,也去了解过还有谁在看涨或看跌这些股票。同样地,许多数字货币买家也投入了时间和精力去了解加密货币的运作方式,理解它会如何重塑金融。

投资者依靠的是内部回报来源:收益、收入、资产价值的增长。投机者所指望的则是外部回报来源:无论基本面价值几何,主要看其他人是否会支付更高的价格。

“投资者”一词源自拉丁语的“investire”,意为穿上衣服或加以包裹。你不会在不知道一件衣服的颜色或材质的情况下穿上它,同样,你也不能投资一项自己一无所知的资产。

然而,《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长期以来一直将几乎所有购买了任何资产的人统称为“投资者”。1962年7月12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致编辑的一封信,他是经典著作《证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和《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的作者。那年6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许多小投资者押注股市进一步下跌,做空零碎股》(Many Small Investors Bet on Further Drops, Sell Odd Lots Short.)的文章,格雷厄姆为此颇有怨言。

他写道:“根据什么样的‘投资’定义,才能将那些做空零碎股来押注股市的阿猫阿狗称为‘投资者’?”(“做空碎股”是指借入并卖出少于 100 股的股票,押注某只股票会下跌——无论当年还是现在,这样的操作都是一种代价高、风险大的赌注。)

“如果这些人是投资者,”格雷厄姆问道,“我们又该如何定义‘投机’和‘投机者’?混淆投资和投机的概念,这难道不像20世纪20年代末那样,不仅可能对个人,还可能对整个金融界造成严重伤害吗?”

格雷厄姆可不是什么势利小人,认为金融市场该是富人的专属游乐场。他写下《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就是为了帮助不那么富有的人明智地参与投资。

在《聪明的投资者》(本专栏便以该书命名)中,格雷厄姆说:“彻头彻尾的投机既不违法,也算不上不道德,也不会让(大多数人的)钱袋变鼓。”

但他警告说,投机会让你陷入三种险境:“第一,自以为在投资,其实是投机;其次,在缺乏适当的知识和技能的情况下,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而不是视其为消遣;第三,在投机中所冒风险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

大多数投资者会偶尔做些投机。就像买彩票或偶尔去赛马场或赌场一样,小赌怡情,大赌则不然。

如果投机时你自以为是在投资,即使成功多半靠的是运气,你也会把这一时的成功归因于技巧。这会导致你不计后果地去冒险。

过于认真地对待投机,你就会逐渐痴迷、上瘾。你会变得无法接受自己的损失,也没耐心去关注哪怕几分钟后的未来。接下来你就会发现,自己把更多的钱扔进了火坑。

我认为,把交易者和投机者称作“投资者”,会把许多新手推向更深的滑坡,让他们面临不该承担的风险和无法承受的损失。我热切希望《华尔街日报》及其编辑们不要再把“投资者”作为任何交易者的默认术语。

“‘投资者’在英语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术语,指的是那些投入资本并期待获得回报的人,无论他们阅读的投资专栏是长是短,是多是少。”《华尔街日报》财经编辑查尔斯•弗雷勒(Charles Forelle)在回应我的抱怨时表示,“至少在19世纪中叶,人们甚至用‘投资’来形容赌马,这种行为与基本面分析脱节的程度肯定不亚于购买狗狗币(dogecoin)。”

受教了,老大,但我还是觉得你错了。《华尔街日报》不该因为字典上的定义,就说一个想试下手气的赌徒的赌马行为是在“投资”。

将投机新手称为“投资者”,是营销人员煽动过度交易的最有力手段。

在最近的一个Instagram帖子中,前色情明星拉娜·罗迪斯(Lana Rhoades)身着比基尼,举着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出镜。IMDb.com显示,她曾出演过“Tushy”和“Make Me Meow”等。

这个帖子获得了近180万人点赞,罗迪斯在帖子中表示,她将为一种名为PAWGCoin的加密货币代言。

PAWGCoin网站称,这种货币是为“那些向发达后臀致敬的人”发行的。(据我所知,PAWG是 Phat Ass White Girl的缩写,意为翘臀白人女孩。)

据跟踪此类数字货币的网站Poocoin.io的数据,自罗迪斯6月初开始宣传以来,PAWG币一度上涨了大约900%。

罗迪斯曾在Twitter上表示“我每早也会阅读《华尔街日报》”,但我们无法联系到她发表评论。PAWGcoin的网站鼓励访问者“马上投资”。

在Instagram上罗迪斯的帖子里,她拿着一本打开的《聪明的投资者》,封面镜面翻转了,而看似阅读的她似乎是闭着眼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