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两者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进入第二季度以来,因为同比基数逐步正常化,中国经济数据的表现也开始更接近于常规时期。在疫情对经济数据的扭曲逐步消除后,市场发现了一个颇有些费解的现象,即中国的消费,即我们一般所说的内需,出现了明显的不及预期。在整体就业状况仍然相对正常、疫情控制十分到位以及外需表现突出的背景下,内需的相对疲弱引起了很多关注。

我们先从几个行业的表现来看消费的表现,中国5月份的乘用车销售大约同比增长1%,进入6月份,乘用车销量则出现了负增长,尽管可以用芯片短缺来解释乘用车的表现,但持续的低迷表现仍然值得关注。与此同时,空调和手机的销量也在5月出现了大约20%的同比下滑。

与人民生活高度相关的餐饮行业虽然从整体数据上来看表现尚可,但如果关注海底捞的股价,那么也大致能感受投资者的担忧。海底捞的股价今年以来下跌超过50%,背后的原因既包括公司经营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整体餐饮消费的疲软。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消费的不及预期呢?总结下来,有几点原因值得关注,第一是疫情后期大家的消费习惯在发生着变化,比如说各种类型的聚餐和聚会已经受到冲击,而各地频繁的零星案例也在提示着很多人,疫情并没有过去,这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安排,尤其是旅行类的消费,即在很多可选消费领域出现了“非必要就不花钱”的倾向。这样的一种边际消费倾向的改变,大概率将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样的一种变化对于很多消费行业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甚至革命性的。比如说海外出游就已经是一个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出现的场景,而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必须要考虑完全的转型。

但同理而言,疫情也会带动一些消费,比如说电子产品等等,因此将消费疲软完全归因为疫情,逻辑上也有一些不自洽。在笔者看来,房地产市场对于短期消费的挤压,可能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疫情以来,中国的整体房地产销售数据呈现出逐步走高的迹象。今年以来,以上海为代表的数十个城市的房地产成交量则出现了井喷。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背后有金融杠杆的影子,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在努力筹集了首付并使用了金融杠杆后,短期之内就几乎没有太大的消费能力,这对于可选消费来说影响更大。传统上而言,买房必买车,所以房地产销量上升会带动汽车消费,但伴随着房价的逐步攀升,汽车消费已经与房地产市场不存在明显的线性关系,而一种更可能的场景是,由于月供压力巨大以及出行成本的不断提高,买房之后很多家庭会选择搁置汽车消费。

事实上,房地产市场的局部火爆带来的新房限价制度,更可能在短期内挤占消费。由于新房紧俏,各地纷纷采取摇号制度。若干热点城市则出现了“万人摇”这样的极端现象,摇号背后一方面反映出房地产市场的良好销售,而另一方面则表明参与摇号者的群体事实上将大量的资金留在手中,以期望获得“中大奖”的机会。

在目前的摇号政策下,有意购房者需要提供相当规模的资金才能进入摇号程序,资金由开放商冻结一段时间,并在摇号结果公布后释放。在这一过程中,资金只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作了一个转手,事实上没有被消费或者使用。而大量的参与摇号者事实上会在不同的时间参与不同楼盘的摇号,那么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就意味着大量的留置资金需要被用于将来可能的购房,这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家庭消费。但与此同时,这些资金在“空闲期”也可能会进行一些投资行为,比如说股票市场,但这对于整体消费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除了家庭部门外,政府消费的克制也会影响全社会消费。今年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显得较为克制,这背后反映出整体稳杠杆和“逆周期”的政策需要。政府支出的放缓也意味着相关和延伸消费的降低,也会在边际上影响到整体消费。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内需的重要性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变高,同时在“去全球化”和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对于消费的依赖性也会越来越高。也正因为此,研究消费习惯的变化和整体消费的韧性,就显得非常重要。疫情当然已经开始影响各类经济部门的消费习惯,但只要收入增速保持正常,那么消费本身的场景可能发生变化,但对整体消费的冲击不会太大。

但房地产对消费的影响,则需要关注。如果购房者将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那么就意味着资金被长期锁定,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边际消费倾向。而新房摇号制度下,则可能出现更多人存钱不花的现象,即使这些资金在房地产市场冷清下来后可以重归消费,但很可能相关的消费服务企业已经因为市场疲软而出现倒闭等现象。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不能遏制房地产对于资源的吸附,那么内需的萎靡则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即使政府可以通过调整财政政策来鼓励和增加消费,但作为宏观政策的财政支出的延续性也会存在很大的疑问。总体而言,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已经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两者之间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很大程度上而言,房地产对于消费的“挤压”,是一个更加明显的宏观现象,也因此更值得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新房摇号挤压消费?

发布日期:2021-07-05 07:48
摘要: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两者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进入第二季度以来,因为同比基数逐步正常化,中国经济数据的表现也开始更接近于常规时期。在疫情对经济数据的扭曲逐步消除后,市场发现了一个颇有些费解的现象,即中国的消费,即我们一般所说的内需,出现了明显的不及预期。在整体就业状况仍然相对正常、疫情控制十分到位以及外需表现突出的背景下,内需的相对疲弱引起了很多关注。

我们先从几个行业的表现来看消费的表现,中国5月份的乘用车销售大约同比增长1%,进入6月份,乘用车销量则出现了负增长,尽管可以用芯片短缺来解释乘用车的表现,但持续的低迷表现仍然值得关注。与此同时,空调和手机的销量也在5月出现了大约20%的同比下滑。

与人民生活高度相关的餐饮行业虽然从整体数据上来看表现尚可,但如果关注海底捞的股价,那么也大致能感受投资者的担忧。海底捞的股价今年以来下跌超过50%,背后的原因既包括公司经营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整体餐饮消费的疲软。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消费的不及预期呢?总结下来,有几点原因值得关注,第一是疫情后期大家的消费习惯在发生着变化,比如说各种类型的聚餐和聚会已经受到冲击,而各地频繁的零星案例也在提示着很多人,疫情并没有过去,这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安排,尤其是旅行类的消费,即在很多可选消费领域出现了“非必要就不花钱”的倾向。这样的一种边际消费倾向的改变,大概率将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样的一种变化对于很多消费行业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甚至革命性的。比如说海外出游就已经是一个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出现的场景,而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必须要考虑完全的转型。

但同理而言,疫情也会带动一些消费,比如说电子产品等等,因此将消费疲软完全归因为疫情,逻辑上也有一些不自洽。在笔者看来,房地产市场对于短期消费的挤压,可能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疫情以来,中国的整体房地产销售数据呈现出逐步走高的迹象。今年以来,以上海为代表的数十个城市的房地产成交量则出现了井喷。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背后有金融杠杆的影子,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在努力筹集了首付并使用了金融杠杆后,短期之内就几乎没有太大的消费能力,这对于可选消费来说影响更大。传统上而言,买房必买车,所以房地产销量上升会带动汽车消费,但伴随着房价的逐步攀升,汽车消费已经与房地产市场不存在明显的线性关系,而一种更可能的场景是,由于月供压力巨大以及出行成本的不断提高,买房之后很多家庭会选择搁置汽车消费。

事实上,房地产市场的局部火爆带来的新房限价制度,更可能在短期内挤占消费。由于新房紧俏,各地纷纷采取摇号制度。若干热点城市则出现了“万人摇”这样的极端现象,摇号背后一方面反映出房地产市场的良好销售,而另一方面则表明参与摇号者的群体事实上将大量的资金留在手中,以期望获得“中大奖”的机会。

在目前的摇号政策下,有意购房者需要提供相当规模的资金才能进入摇号程序,资金由开放商冻结一段时间,并在摇号结果公布后释放。在这一过程中,资金只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作了一个转手,事实上没有被消费或者使用。而大量的参与摇号者事实上会在不同的时间参与不同楼盘的摇号,那么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就意味着大量的留置资金需要被用于将来可能的购房,这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家庭消费。但与此同时,这些资金在“空闲期”也可能会进行一些投资行为,比如说股票市场,但这对于整体消费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除了家庭部门外,政府消费的克制也会影响全社会消费。今年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显得较为克制,这背后反映出整体稳杠杆和“逆周期”的政策需要。政府支出的放缓也意味着相关和延伸消费的降低,也会在边际上影响到整体消费。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内需的重要性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变高,同时在“去全球化”和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对于消费的依赖性也会越来越高。也正因为此,研究消费习惯的变化和整体消费的韧性,就显得非常重要。疫情当然已经开始影响各类经济部门的消费习惯,但只要收入增速保持正常,那么消费本身的场景可能发生变化,但对整体消费的冲击不会太大。

但房地产对消费的影响,则需要关注。如果购房者将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那么就意味着资金被长期锁定,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边际消费倾向。而新房摇号制度下,则可能出现更多人存钱不花的现象,即使这些资金在房地产市场冷清下来后可以重归消费,但很可能相关的消费服务企业已经因为市场疲软而出现倒闭等现象。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不能遏制房地产对于资源的吸附,那么内需的萎靡则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即使政府可以通过调整财政政策来鼓励和增加消费,但作为宏观政策的财政支出的延续性也会存在很大的疑问。总体而言,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已经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两者之间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很大程度上而言,房地产对于消费的“挤压”,是一个更加明显的宏观现象,也因此更值得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两者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进入第二季度以来,因为同比基数逐步正常化,中国经济数据的表现也开始更接近于常规时期。在疫情对经济数据的扭曲逐步消除后,市场发现了一个颇有些费解的现象,即中国的消费,即我们一般所说的内需,出现了明显的不及预期。在整体就业状况仍然相对正常、疫情控制十分到位以及外需表现突出的背景下,内需的相对疲弱引起了很多关注。

我们先从几个行业的表现来看消费的表现,中国5月份的乘用车销售大约同比增长1%,进入6月份,乘用车销量则出现了负增长,尽管可以用芯片短缺来解释乘用车的表现,但持续的低迷表现仍然值得关注。与此同时,空调和手机的销量也在5月出现了大约20%的同比下滑。

与人民生活高度相关的餐饮行业虽然从整体数据上来看表现尚可,但如果关注海底捞的股价,那么也大致能感受投资者的担忧。海底捞的股价今年以来下跌超过50%,背后的原因既包括公司经营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整体餐饮消费的疲软。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消费的不及预期呢?总结下来,有几点原因值得关注,第一是疫情后期大家的消费习惯在发生着变化,比如说各种类型的聚餐和聚会已经受到冲击,而各地频繁的零星案例也在提示着很多人,疫情并没有过去,这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安排,尤其是旅行类的消费,即在很多可选消费领域出现了“非必要就不花钱”的倾向。这样的一种边际消费倾向的改变,大概率将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样的一种变化对于很多消费行业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甚至革命性的。比如说海外出游就已经是一个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出现的场景,而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必须要考虑完全的转型。

但同理而言,疫情也会带动一些消费,比如说电子产品等等,因此将消费疲软完全归因为疫情,逻辑上也有一些不自洽。在笔者看来,房地产市场对于短期消费的挤压,可能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疫情以来,中国的整体房地产销售数据呈现出逐步走高的迹象。今年以来,以上海为代表的数十个城市的房地产成交量则出现了井喷。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背后有金融杠杆的影子,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在努力筹集了首付并使用了金融杠杆后,短期之内就几乎没有太大的消费能力,这对于可选消费来说影响更大。传统上而言,买房必买车,所以房地产销量上升会带动汽车消费,但伴随着房价的逐步攀升,汽车消费已经与房地产市场不存在明显的线性关系,而一种更可能的场景是,由于月供压力巨大以及出行成本的不断提高,买房之后很多家庭会选择搁置汽车消费。

事实上,房地产市场的局部火爆带来的新房限价制度,更可能在短期内挤占消费。由于新房紧俏,各地纷纷采取摇号制度。若干热点城市则出现了“万人摇”这样的极端现象,摇号背后一方面反映出房地产市场的良好销售,而另一方面则表明参与摇号者的群体事实上将大量的资金留在手中,以期望获得“中大奖”的机会。

在目前的摇号政策下,有意购房者需要提供相当规模的资金才能进入摇号程序,资金由开放商冻结一段时间,并在摇号结果公布后释放。在这一过程中,资金只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作了一个转手,事实上没有被消费或者使用。而大量的参与摇号者事实上会在不同的时间参与不同楼盘的摇号,那么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就意味着大量的留置资金需要被用于将来可能的购房,这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家庭消费。但与此同时,这些资金在“空闲期”也可能会进行一些投资行为,比如说股票市场,但这对于整体消费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除了家庭部门外,政府消费的克制也会影响全社会消费。今年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显得较为克制,这背后反映出整体稳杠杆和“逆周期”的政策需要。政府支出的放缓也意味着相关和延伸消费的降低,也会在边际上影响到整体消费。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内需的重要性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变高,同时在“去全球化”和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对于消费的依赖性也会越来越高。也正因为此,研究消费习惯的变化和整体消费的韧性,就显得非常重要。疫情当然已经开始影响各类经济部门的消费习惯,但只要收入增速保持正常,那么消费本身的场景可能发生变化,但对整体消费的冲击不会太大。

但房地产对消费的影响,则需要关注。如果购房者将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那么就意味着资金被长期锁定,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边际消费倾向。而新房摇号制度下,则可能出现更多人存钱不花的现象,即使这些资金在房地产市场冷清下来后可以重归消费,但很可能相关的消费服务企业已经因为市场疲软而出现倒闭等现象。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不能遏制房地产对于资源的吸附,那么内需的萎靡则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即使政府可以通过调整财政政策来鼓励和增加消费,但作为宏观政策的财政支出的延续性也会存在很大的疑问。总体而言,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已经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两者之间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很大程度上而言,房地产对于消费的“挤压”,是一个更加明显的宏观现象,也因此更值得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新房摇号挤压消费?

发布日期:2021-07-05 07:48
摘要: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两者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



周浩

【OR  商业新媒体】

进入第二季度以来,因为同比基数逐步正常化,中国经济数据的表现也开始更接近于常规时期。在疫情对经济数据的扭曲逐步消除后,市场发现了一个颇有些费解的现象,即中国的消费,即我们一般所说的内需,出现了明显的不及预期。在整体就业状况仍然相对正常、疫情控制十分到位以及外需表现突出的背景下,内需的相对疲弱引起了很多关注。

我们先从几个行业的表现来看消费的表现,中国5月份的乘用车销售大约同比增长1%,进入6月份,乘用车销量则出现了负增长,尽管可以用芯片短缺来解释乘用车的表现,但持续的低迷表现仍然值得关注。与此同时,空调和手机的销量也在5月出现了大约20%的同比下滑。

与人民生活高度相关的餐饮行业虽然从整体数据上来看表现尚可,但如果关注海底捞的股价,那么也大致能感受投资者的担忧。海底捞的股价今年以来下跌超过50%,背后的原因既包括公司经营本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整体餐饮消费的疲软。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消费的不及预期呢?总结下来,有几点原因值得关注,第一是疫情后期大家的消费习惯在发生着变化,比如说各种类型的聚餐和聚会已经受到冲击,而各地频繁的零星案例也在提示着很多人,疫情并没有过去,这会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安排,尤其是旅行类的消费,即在很多可选消费领域出现了“非必要就不花钱”的倾向。这样的一种边际消费倾向的改变,大概率将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样的一种变化对于很多消费行业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甚至革命性的。比如说海外出游就已经是一个未来几年内都不会出现的场景,而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必须要考虑完全的转型。

但同理而言,疫情也会带动一些消费,比如说电子产品等等,因此将消费疲软完全归因为疫情,逻辑上也有一些不自洽。在笔者看来,房地产市场对于短期消费的挤压,可能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疫情以来,中国的整体房地产销售数据呈现出逐步走高的迹象。今年以来,以上海为代表的数十个城市的房地产成交量则出现了井喷。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背后有金融杠杆的影子,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在努力筹集了首付并使用了金融杠杆后,短期之内就几乎没有太大的消费能力,这对于可选消费来说影响更大。传统上而言,买房必买车,所以房地产销量上升会带动汽车消费,但伴随着房价的逐步攀升,汽车消费已经与房地产市场不存在明显的线性关系,而一种更可能的场景是,由于月供压力巨大以及出行成本的不断提高,买房之后很多家庭会选择搁置汽车消费。

事实上,房地产市场的局部火爆带来的新房限价制度,更可能在短期内挤占消费。由于新房紧俏,各地纷纷采取摇号制度。若干热点城市则出现了“万人摇”这样的极端现象,摇号背后一方面反映出房地产市场的良好销售,而另一方面则表明参与摇号者的群体事实上将大量的资金留在手中,以期望获得“中大奖”的机会。

在目前的摇号政策下,有意购房者需要提供相当规模的资金才能进入摇号程序,资金由开放商冻结一段时间,并在摇号结果公布后释放。在这一过程中,资金只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作了一个转手,事实上没有被消费或者使用。而大量的参与摇号者事实上会在不同的时间参与不同楼盘的摇号,那么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就意味着大量的留置资金需要被用于将来可能的购房,这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家庭消费。但与此同时,这些资金在“空闲期”也可能会进行一些投资行为,比如说股票市场,但这对于整体消费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除了家庭部门外,政府消费的克制也会影响全社会消费。今年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显得较为克制,这背后反映出整体稳杠杆和“逆周期”的政策需要。政府支出的放缓也意味着相关和延伸消费的降低,也会在边际上影响到整体消费。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内需的重要性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变高,同时在“去全球化”和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对于消费的依赖性也会越来越高。也正因为此,研究消费习惯的变化和整体消费的韧性,就显得非常重要。疫情当然已经开始影响各类经济部门的消费习惯,但只要收入增速保持正常,那么消费本身的场景可能发生变化,但对整体消费的冲击不会太大。

但房地产对消费的影响,则需要关注。如果购房者将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那么就意味着资金被长期锁定,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边际消费倾向。而新房摇号制度下,则可能出现更多人存钱不花的现象,即使这些资金在房地产市场冷清下来后可以重归消费,但很可能相关的消费服务企业已经因为市场疲软而出现倒闭等现象。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不能遏制房地产对于资源的吸附,那么内需的萎靡则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即使政府可以通过调整财政政策来鼓励和增加消费,但作为宏观政策的财政支出的延续性也会存在很大的疑问。总体而言,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伴随着消费的低迷,已经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两者之间传统的“共生”关系在过去10年的房价逐步攀升后也似乎出现了根本的变化,很大程度上而言,房地产对于消费的“挤压”,是一个更加明显的宏观现象,也因此更值得关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