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尔要战,便战”的豪气,到隐忍蛰伏低调上市,程维改变了许多。



柯晓斌

【OR  商业新媒体】

北京时间7月1日凌晨,滴滴正式挂牌上市。截止发稿,滴滴较开盘价上涨超16%,报16.3美元。

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上市计划。6月11日,在递交招股书后,滴滴才对内发了一封CEO程维和总裁柳青的联名信,也是通过这封联名信,内部员工才确定了这个出行巨头将上市的消息。就在十天前,在滴滴9周年的全员吐槽大会上,通过视频双双现身的程维、柳青对上市消息只字没提。

“这次于去年年底开始准备的上市计划,直到今年3月份要制表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消息。”一位滴滴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晚了两年的上市。多位接近滴滴的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事实上,2018年的时候,滴滴就已经准备好材料,计划2019年冲击上市,但突如其来的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将滴滴拉回了原点。

此前,程维和他创立的滴滴曾经风头无两。创业前6年,他“收缴”了难分伯仲的对手快的;吞掉了“大象”优步中国;把阿里巴巴、腾讯两个不对付的巨头放到一起,共同成为滴滴的董事会成员;面对美团进攻时依然能有“尔要战,便战”的豪气。

“但顺风车事件之后,程维的信心遭受了重大挑战,甚至会有一点点失落。”一位接近程维的知情人士透露。

经过两年多的蛰伏与调整,如今,这个融资超过300亿美金、背后站着100多个投资机构的巨头终于上岸。

“有高光、有低谷、一路不易,创业10载,回想起来,恍如昨日。”一位和程维相识8年的朋友给界面新闻转述了程维上市前夕的状态,“程维很平静”。

“不安分”青年

和其他如今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大佬相比,程维的“条件”并不算好。

出生于江西上饶铅山县河口镇普通家庭的他,高考时因漏做了三道大题最终考上了不属于名校的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尝试6次之后,最终成为阿里巴巴的一员。之后又用了六年的时间,成为了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和主管。

2011年,程维决定创业,但做什么还没想清楚。值得一提的是,鼓励程维走出“舒适圈”去创业的还有美团创始人王兴,这个今日的对手。 “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靠冲动,最后一定要形成自己对商业的判断。”程维认为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者。

2011年夏,遇上秋雨,程维在蓟门桥打车,从四点半开始打车,一直到五点都没打到,好不容易碰到一辆空车还因为要交接班而拒载。还有一次,老家亲戚来北京,定了7点在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亲戚5点半打电话说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打电话问程维能不能去接他们。两次不愉快的打车经历,让他成功捕捉到“商机”。

与同从阿里出来创业的王刚进行碰撞后,2012年,程维成立滴滴。 王刚出资70万,程维出资10万。当时手头并不宽裕的程维只能把办公场所安置在中关村E世界的一个电脑卖场仓库。

“投身互联网行业,是我做的一次重要选择,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决定。”如今看来,初次涉足互联网的程维的确做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选择。

这一年,中国网民规模为5.64亿,手机网民规模为4.2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占比由上年底的69.3%提升至74.5%,而PC端(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的用户占比双双下滑,其中台式电脑上网用户环比下降了3%,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席卷而来。

尽管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但等待他的是无休止的竞争,甚至可以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我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创新者,不乐观的人早就被吓死了。开始想要出来创业的时候,真没想到是这样的一条路,无知无畏。”程维曾公开表示,创业的门一推开,就发现竞争、资本、政策跟漩涡一样,“但你已经出来了,你也没办法,你回不去。”

“尔要战,便战”

程维没有选择“回去”,即使在起步阶段遭遇了不同的挑战,在面对更为强劲的对手时都能战无不胜。

滴滴冷启动期,当时负责市场开发的吴睿跑了一个半月,拜访了100家出租车公司,一家公司都没有达成合作。“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北京的‘的哥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拿手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满腔热血的程维被泼了冷水。

这一切因为一场大雪而改变。

2012年11月3日,北京第一场雪,很多人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用打车软件。那一天滴滴第一次单日超过1000个订单。随后,凭借强劲的地推能力,滴滴的用户数量快速拉升。在北京、深圳两个一线城市打开了局面。但随后等待他的是更为残酷的竞争和厮杀。

2013年4月,滴滴拿到经纬中国、腾讯的投资。这两个比较重要的股东,让滴滴有了与当时风头正盛的快的一绝高下的资本。作为当时滴滴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背后的股东是阿里和经纬。

2013年两个弹药充足的玩家掀起价格战。在地推、补贴等方面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经历了一年的烧钱大战之后,两家公司也在继续融资补充弹药。 2014年12月9日,滴滴宣布获得7亿美元融资。20天后,快的也宣布获得了一笔超过8亿美元的融资。

“比你补贴多一块的”价格战战况焦灼,一时难分伯仲。这也让背后的股东心态出现了分歧,也让两个水火不容的对手走上了谈判桌。最终,在这场背后的较量中,滴滴成为了赢家,双方宣布合并。

“老烧钱下去,对投资人是最不利的。腾讯、阿里等口袋深的投资方还能扛得住,那些口袋浅的VC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2015年1月21日正式接触,2月8日前后合并意愿已经达成,随后各个股东签字确认合并协议,并完成了初步交割。”回忆整个过程,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对外称,双方从正式接触到对外宣布只用了22天。 不过,据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间,它们至少有过三次接洽。

在完成对快的的并购后,2016年春节期间,滴滴每天的订单都会突破1000万。那时,它在中国市场上还剩下最后一个对手——优步中国。

“2015年,在收购快的之后,程维的目标就是拿下优步中国。”一位滴滴前管理层对界面新闻表示,为了这个目标,春节期间,滴滴高管组织了一场以某个战役为名字的会议。“10个月干掉优步。”这是这场会议定下的目标。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2015年,滴滴成立了快车、专车、代驾、拼车、巴士五个事业线。事实上,这每一个事业线都是直接冲着优步而去。最后,滴滴仅仅用了7个月,就落地了当时的计划,五个业务线里除了巴士之外的四个都成功了。

2015年2月,优步创始人Travis曾寻求化敌为友的机会。他找到了程维,让他在“接受优步投资”和“被优步打败”中二选一,程维拒绝了。程维说:“滴滴有朝一日将取代优步。”双方随即又开始了烧钱大战,Travis亲自督战。

这新一轮的补贴大战中,2015年上半年优步中国烧掉了近15亿美金。2015年5月25日起,滴滴宣布补贴10亿人民币,推出“全民免费坐快车”的活动,以此对抗来自优步的竞争。有数据显示,2015年的前5个月,滴滴的专车服务补贴超过3亿美元。6月,优步宣布要在中国市场加注10亿美元。

这场较量最后的胜利者依然是滴滴,2016年8月,滴滴完成了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在和优步中国的战争中,程维经常看苏联拍摄的《莫斯科保卫战》宣传片,“莫斯科是打不败的,亚历山大来过、拿破仑来过、希特勒来过,全都铩羽而归。”这句话也时常被他用来鼓舞士气。

对快的和优步中国的两次重大并购,让程维的出行帝国初具规模。

实际上,程维是一个比较喜欢战斗的人。直到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其办公室的字画才从“日拱一卒”变成“虚心”二字。据接近程维人士透露,程维偏爱看战争、军事类的书籍。“滴滴有很多办公室,以及内部孵化的项目,都是用某一次战争名字来命名。”

但真正把程维好战形象展露无遗的还是那句,“尔要战,便战”。2017年,面对美团突然杀入网约车业务,程维用这五个字总结了自己的态度。

之后的事实证明,程维确实不惧任何竞争对手的正面挑战,美团打车最终没有给滴滴带来冲击。但滴滴真正的威胁,却潜藏在别处。

“自我感觉良好”

几场大战之后,程维其实已经有意识地开始给滴滴修炼内功。

“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程维表示,2017年是特殊的一年,经历残酷的战争之后有了一个关键的窗口期。2017年,滴滴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这也意味着一年来滴滴帮助减少了近2000起事故。

也是在2017年,程维提出“太极战略” :希望一边围绕着乘客,一边围绕着司机提供服务。把从专车、快车、出租车、顺风车、代驾,到加油、维保、充电、金融等滴滴的所有业务一一打通。

到了2018年,程维公开表示,滴滴的关键词是: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2018年1月,滴滴推出小桔车服, 同年4月,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同时,滴滴宣布升级智慧交通FT团队为智慧交通事业部;成立战略业务事业群,包括:战略部、国际事业部、金融事业部。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程维也在内部信中形容自己那段时间“自我感觉良好”,但之后却“一切天翻地覆”。

2018年,接连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让滴滴直接跌入谷底。谁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恶性案件能在几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为什么第二次滴滴的应对依然那么差?就像柳青曾公开的表示那样, “这两次事故对公司的挑战比之前优步进入中国要大得多,也比其他竞争对手带来的挑战要大的多。”

有接近滴滴的投资人2018年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滴滴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就等着2019年上市。不过,两起顺风车事件彻底打乱了滴滴的上市节奏,资本市场对滴滴的认可度也不复从前,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数次下降。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在安全不可控,政策还有巨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互联网出行这个商业模式到底成不成立。”一位滴滴投资人表示。

“我们做出了困难而正确的决定。我们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把精力和重心都放在一件事上——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程维在内部信中称,这一切是从倾听开始的,在全国各地举办了数百场司机和消费者沟通活动,去了解大家的想法,为了大家的信任去努力。

为了重新获得信任,程维亲自下场当起了“客服”。2019年6月30日晚上接近12点,一位滴滴曾经的核心供应商老板发了一条朋友圈,吐槽司机被莫名封禁,质疑滴滴的公平性,得到程维的快速响应。不到十分钟,程维看到朋友圈之后,立马拉群解决问题,要求48小时内给出结果。

伴随着内部整改,顺风车业务终于在停摆一年多之后,于2019年11月20日重新上线。这也意味着,滴滴走出了危险期。

“Always Day one”

程维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是去年11月,在滴滴推出网约车定制车型D1的发布会上。过去两年以来,程维很少公开面对公众,也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畅聊全球战场,谈行业趋势。而是拼命给滴滴补课,为滴滴冲击上市增加筹码。

2020年,程维提出“0188”战略规划。为了完成这一战略目标,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20年后,滴滴已上线了滴滴货运、跑腿、花小猪、社区团购等新业务,试图进一步提高存量用户净价值,同时最大限度地去挖掘新的增量用户。

另外,滴滴还在布局自动驾驶公司。在招股书中,滴滴确认了自动驾驶的战略地位——四大核心战略版块之一。招股书显示,滴滴参与了自动驾驶业务分拆后的A轮融资。该轮融资中,软银和滴滴等联合向滴滴自动驾驶投资5.25亿美元,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在A轮融资结束后,滴滴自动驾驶估值达到了34亿美金。

此外,滴滴还杀入了去年的风口——社区团购。招股书显示,橙心优选于2021年3月进行了A-1轮和A-2轮融资,共计11亿美元;2021年4月和5月,橙心优选增发了价值1亿美元A-1系列优先股,橙心优选最新估值为18亿美元。

另外,4月6日《晚点 LatePost》报道称,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目前团队已经开始从车厂挖人。

“程维需要通过不断地布局新业务重振员工的士气,同时获得投资人的信任。” 一位投资人表示,另外,程维一直有一颗想做超级平台的心,他认为滴滴还有更广阔的空间。而在D1发布会上,程维本人也多次提及“星辰大海”。

去年,在滴滴成立8周年的大会上,在听完员工的吐槽之后,程维发表了一段饱含深情的讲话:8岁滴滴,Always Day One再出发。“我们不希望我们陷入问题海洋,无法自拔。通过吐槽会,我们用欢乐、自嘲的方式面对发展中的问题。”

如今,创业9年的滴滴再次来到一个关键的节点。在挂牌上市当晚,所有滴滴员工都收到了一则简短的信息,里面程维感谢了每一位司机和乘客对滴滴的信任托付,感谢每一位小桔人的并肩奋斗……上市后公司需要更加公开透明,需要肩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和期许。

当然,对一家公司来说,上市只是另一个起点。未来滴滴不仅要平衡司机、乘客、平台三方生态,还需要考虑股民和资方,压力将会变的越来越大。

而对程维自己来说,成功上市带来的喜悦或许并不会比责任多。上市这个节点,只是意味着他终于又和美团王兴、拼多多黄峥这些新生代互联网创业者坐到了同一张牌桌上。未来滴滴能否继续成长为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仍需要程维继续“不安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程维学会隐忍

发布日期:2021-07-03 08:20
摘要:从“尔要战,便战”的豪气,到隐忍蛰伏低调上市,程维改变了许多。



柯晓斌

【OR  商业新媒体】

北京时间7月1日凌晨,滴滴正式挂牌上市。截止发稿,滴滴较开盘价上涨超16%,报16.3美元。

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上市计划。6月11日,在递交招股书后,滴滴才对内发了一封CEO程维和总裁柳青的联名信,也是通过这封联名信,内部员工才确定了这个出行巨头将上市的消息。就在十天前,在滴滴9周年的全员吐槽大会上,通过视频双双现身的程维、柳青对上市消息只字没提。

“这次于去年年底开始准备的上市计划,直到今年3月份要制表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消息。”一位滴滴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晚了两年的上市。多位接近滴滴的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事实上,2018年的时候,滴滴就已经准备好材料,计划2019年冲击上市,但突如其来的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将滴滴拉回了原点。

此前,程维和他创立的滴滴曾经风头无两。创业前6年,他“收缴”了难分伯仲的对手快的;吞掉了“大象”优步中国;把阿里巴巴、腾讯两个不对付的巨头放到一起,共同成为滴滴的董事会成员;面对美团进攻时依然能有“尔要战,便战”的豪气。

“但顺风车事件之后,程维的信心遭受了重大挑战,甚至会有一点点失落。”一位接近程维的知情人士透露。

经过两年多的蛰伏与调整,如今,这个融资超过300亿美金、背后站着100多个投资机构的巨头终于上岸。

“有高光、有低谷、一路不易,创业10载,回想起来,恍如昨日。”一位和程维相识8年的朋友给界面新闻转述了程维上市前夕的状态,“程维很平静”。

“不安分”青年

和其他如今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大佬相比,程维的“条件”并不算好。

出生于江西上饶铅山县河口镇普通家庭的他,高考时因漏做了三道大题最终考上了不属于名校的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尝试6次之后,最终成为阿里巴巴的一员。之后又用了六年的时间,成为了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和主管。

2011年,程维决定创业,但做什么还没想清楚。值得一提的是,鼓励程维走出“舒适圈”去创业的还有美团创始人王兴,这个今日的对手。 “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靠冲动,最后一定要形成自己对商业的判断。”程维认为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者。

2011年夏,遇上秋雨,程维在蓟门桥打车,从四点半开始打车,一直到五点都没打到,好不容易碰到一辆空车还因为要交接班而拒载。还有一次,老家亲戚来北京,定了7点在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亲戚5点半打电话说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打电话问程维能不能去接他们。两次不愉快的打车经历,让他成功捕捉到“商机”。

与同从阿里出来创业的王刚进行碰撞后,2012年,程维成立滴滴。 王刚出资70万,程维出资10万。当时手头并不宽裕的程维只能把办公场所安置在中关村E世界的一个电脑卖场仓库。

“投身互联网行业,是我做的一次重要选择,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决定。”如今看来,初次涉足互联网的程维的确做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选择。

这一年,中国网民规模为5.64亿,手机网民规模为4.2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占比由上年底的69.3%提升至74.5%,而PC端(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的用户占比双双下滑,其中台式电脑上网用户环比下降了3%,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席卷而来。

尽管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但等待他的是无休止的竞争,甚至可以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我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创新者,不乐观的人早就被吓死了。开始想要出来创业的时候,真没想到是这样的一条路,无知无畏。”程维曾公开表示,创业的门一推开,就发现竞争、资本、政策跟漩涡一样,“但你已经出来了,你也没办法,你回不去。”

“尔要战,便战”

程维没有选择“回去”,即使在起步阶段遭遇了不同的挑战,在面对更为强劲的对手时都能战无不胜。

滴滴冷启动期,当时负责市场开发的吴睿跑了一个半月,拜访了100家出租车公司,一家公司都没有达成合作。“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北京的‘的哥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拿手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满腔热血的程维被泼了冷水。

这一切因为一场大雪而改变。

2012年11月3日,北京第一场雪,很多人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用打车软件。那一天滴滴第一次单日超过1000个订单。随后,凭借强劲的地推能力,滴滴的用户数量快速拉升。在北京、深圳两个一线城市打开了局面。但随后等待他的是更为残酷的竞争和厮杀。

2013年4月,滴滴拿到经纬中国、腾讯的投资。这两个比较重要的股东,让滴滴有了与当时风头正盛的快的一绝高下的资本。作为当时滴滴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背后的股东是阿里和经纬。

2013年两个弹药充足的玩家掀起价格战。在地推、补贴等方面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经历了一年的烧钱大战之后,两家公司也在继续融资补充弹药。 2014年12月9日,滴滴宣布获得7亿美元融资。20天后,快的也宣布获得了一笔超过8亿美元的融资。

“比你补贴多一块的”价格战战况焦灼,一时难分伯仲。这也让背后的股东心态出现了分歧,也让两个水火不容的对手走上了谈判桌。最终,在这场背后的较量中,滴滴成为了赢家,双方宣布合并。

“老烧钱下去,对投资人是最不利的。腾讯、阿里等口袋深的投资方还能扛得住,那些口袋浅的VC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2015年1月21日正式接触,2月8日前后合并意愿已经达成,随后各个股东签字确认合并协议,并完成了初步交割。”回忆整个过程,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对外称,双方从正式接触到对外宣布只用了22天。 不过,据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间,它们至少有过三次接洽。

在完成对快的的并购后,2016年春节期间,滴滴每天的订单都会突破1000万。那时,它在中国市场上还剩下最后一个对手——优步中国。

“2015年,在收购快的之后,程维的目标就是拿下优步中国。”一位滴滴前管理层对界面新闻表示,为了这个目标,春节期间,滴滴高管组织了一场以某个战役为名字的会议。“10个月干掉优步。”这是这场会议定下的目标。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2015年,滴滴成立了快车、专车、代驾、拼车、巴士五个事业线。事实上,这每一个事业线都是直接冲着优步而去。最后,滴滴仅仅用了7个月,就落地了当时的计划,五个业务线里除了巴士之外的四个都成功了。

2015年2月,优步创始人Travis曾寻求化敌为友的机会。他找到了程维,让他在“接受优步投资”和“被优步打败”中二选一,程维拒绝了。程维说:“滴滴有朝一日将取代优步。”双方随即又开始了烧钱大战,Travis亲自督战。

这新一轮的补贴大战中,2015年上半年优步中国烧掉了近15亿美金。2015年5月25日起,滴滴宣布补贴10亿人民币,推出“全民免费坐快车”的活动,以此对抗来自优步的竞争。有数据显示,2015年的前5个月,滴滴的专车服务补贴超过3亿美元。6月,优步宣布要在中国市场加注10亿美元。

这场较量最后的胜利者依然是滴滴,2016年8月,滴滴完成了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在和优步中国的战争中,程维经常看苏联拍摄的《莫斯科保卫战》宣传片,“莫斯科是打不败的,亚历山大来过、拿破仑来过、希特勒来过,全都铩羽而归。”这句话也时常被他用来鼓舞士气。

对快的和优步中国的两次重大并购,让程维的出行帝国初具规模。

实际上,程维是一个比较喜欢战斗的人。直到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其办公室的字画才从“日拱一卒”变成“虚心”二字。据接近程维人士透露,程维偏爱看战争、军事类的书籍。“滴滴有很多办公室,以及内部孵化的项目,都是用某一次战争名字来命名。”

但真正把程维好战形象展露无遗的还是那句,“尔要战,便战”。2017年,面对美团突然杀入网约车业务,程维用这五个字总结了自己的态度。

之后的事实证明,程维确实不惧任何竞争对手的正面挑战,美团打车最终没有给滴滴带来冲击。但滴滴真正的威胁,却潜藏在别处。

“自我感觉良好”

几场大战之后,程维其实已经有意识地开始给滴滴修炼内功。

“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程维表示,2017年是特殊的一年,经历残酷的战争之后有了一个关键的窗口期。2017年,滴滴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这也意味着一年来滴滴帮助减少了近2000起事故。

也是在2017年,程维提出“太极战略” :希望一边围绕着乘客,一边围绕着司机提供服务。把从专车、快车、出租车、顺风车、代驾,到加油、维保、充电、金融等滴滴的所有业务一一打通。

到了2018年,程维公开表示,滴滴的关键词是: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2018年1月,滴滴推出小桔车服, 同年4月,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同时,滴滴宣布升级智慧交通FT团队为智慧交通事业部;成立战略业务事业群,包括:战略部、国际事业部、金融事业部。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程维也在内部信中形容自己那段时间“自我感觉良好”,但之后却“一切天翻地覆”。

2018年,接连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让滴滴直接跌入谷底。谁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恶性案件能在几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为什么第二次滴滴的应对依然那么差?就像柳青曾公开的表示那样, “这两次事故对公司的挑战比之前优步进入中国要大得多,也比其他竞争对手带来的挑战要大的多。”

有接近滴滴的投资人2018年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滴滴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就等着2019年上市。不过,两起顺风车事件彻底打乱了滴滴的上市节奏,资本市场对滴滴的认可度也不复从前,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数次下降。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在安全不可控,政策还有巨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互联网出行这个商业模式到底成不成立。”一位滴滴投资人表示。

“我们做出了困难而正确的决定。我们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把精力和重心都放在一件事上——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程维在内部信中称,这一切是从倾听开始的,在全国各地举办了数百场司机和消费者沟通活动,去了解大家的想法,为了大家的信任去努力。

为了重新获得信任,程维亲自下场当起了“客服”。2019年6月30日晚上接近12点,一位滴滴曾经的核心供应商老板发了一条朋友圈,吐槽司机被莫名封禁,质疑滴滴的公平性,得到程维的快速响应。不到十分钟,程维看到朋友圈之后,立马拉群解决问题,要求48小时内给出结果。

伴随着内部整改,顺风车业务终于在停摆一年多之后,于2019年11月20日重新上线。这也意味着,滴滴走出了危险期。

“Always Day one”

程维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是去年11月,在滴滴推出网约车定制车型D1的发布会上。过去两年以来,程维很少公开面对公众,也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畅聊全球战场,谈行业趋势。而是拼命给滴滴补课,为滴滴冲击上市增加筹码。

2020年,程维提出“0188”战略规划。为了完成这一战略目标,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20年后,滴滴已上线了滴滴货运、跑腿、花小猪、社区团购等新业务,试图进一步提高存量用户净价值,同时最大限度地去挖掘新的增量用户。

另外,滴滴还在布局自动驾驶公司。在招股书中,滴滴确认了自动驾驶的战略地位——四大核心战略版块之一。招股书显示,滴滴参与了自动驾驶业务分拆后的A轮融资。该轮融资中,软银和滴滴等联合向滴滴自动驾驶投资5.25亿美元,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在A轮融资结束后,滴滴自动驾驶估值达到了34亿美金。

此外,滴滴还杀入了去年的风口——社区团购。招股书显示,橙心优选于2021年3月进行了A-1轮和A-2轮融资,共计11亿美元;2021年4月和5月,橙心优选增发了价值1亿美元A-1系列优先股,橙心优选最新估值为18亿美元。

另外,4月6日《晚点 LatePost》报道称,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目前团队已经开始从车厂挖人。

“程维需要通过不断地布局新业务重振员工的士气,同时获得投资人的信任。” 一位投资人表示,另外,程维一直有一颗想做超级平台的心,他认为滴滴还有更广阔的空间。而在D1发布会上,程维本人也多次提及“星辰大海”。

去年,在滴滴成立8周年的大会上,在听完员工的吐槽之后,程维发表了一段饱含深情的讲话:8岁滴滴,Always Day One再出发。“我们不希望我们陷入问题海洋,无法自拔。通过吐槽会,我们用欢乐、自嘲的方式面对发展中的问题。”

如今,创业9年的滴滴再次来到一个关键的节点。在挂牌上市当晚,所有滴滴员工都收到了一则简短的信息,里面程维感谢了每一位司机和乘客对滴滴的信任托付,感谢每一位小桔人的并肩奋斗……上市后公司需要更加公开透明,需要肩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和期许。

当然,对一家公司来说,上市只是另一个起点。未来滴滴不仅要平衡司机、乘客、平台三方生态,还需要考虑股民和资方,压力将会变的越来越大。

而对程维自己来说,成功上市带来的喜悦或许并不会比责任多。上市这个节点,只是意味着他终于又和美团王兴、拼多多黄峥这些新生代互联网创业者坐到了同一张牌桌上。未来滴滴能否继续成长为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仍需要程维继续“不安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从“尔要战,便战”的豪气,到隐忍蛰伏低调上市,程维改变了许多。



柯晓斌

【OR  商业新媒体】

北京时间7月1日凌晨,滴滴正式挂牌上市。截止发稿,滴滴较开盘价上涨超16%,报16.3美元。

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上市计划。6月11日,在递交招股书后,滴滴才对内发了一封CEO程维和总裁柳青的联名信,也是通过这封联名信,内部员工才确定了这个出行巨头将上市的消息。就在十天前,在滴滴9周年的全员吐槽大会上,通过视频双双现身的程维、柳青对上市消息只字没提。

“这次于去年年底开始准备的上市计划,直到今年3月份要制表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消息。”一位滴滴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晚了两年的上市。多位接近滴滴的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事实上,2018年的时候,滴滴就已经准备好材料,计划2019年冲击上市,但突如其来的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将滴滴拉回了原点。

此前,程维和他创立的滴滴曾经风头无两。创业前6年,他“收缴”了难分伯仲的对手快的;吞掉了“大象”优步中国;把阿里巴巴、腾讯两个不对付的巨头放到一起,共同成为滴滴的董事会成员;面对美团进攻时依然能有“尔要战,便战”的豪气。

“但顺风车事件之后,程维的信心遭受了重大挑战,甚至会有一点点失落。”一位接近程维的知情人士透露。

经过两年多的蛰伏与调整,如今,这个融资超过300亿美金、背后站着100多个投资机构的巨头终于上岸。

“有高光、有低谷、一路不易,创业10载,回想起来,恍如昨日。”一位和程维相识8年的朋友给界面新闻转述了程维上市前夕的状态,“程维很平静”。

“不安分”青年

和其他如今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大佬相比,程维的“条件”并不算好。

出生于江西上饶铅山县河口镇普通家庭的他,高考时因漏做了三道大题最终考上了不属于名校的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尝试6次之后,最终成为阿里巴巴的一员。之后又用了六年的时间,成为了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和主管。

2011年,程维决定创业,但做什么还没想清楚。值得一提的是,鼓励程维走出“舒适圈”去创业的还有美团创始人王兴,这个今日的对手。 “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靠冲动,最后一定要形成自己对商业的判断。”程维认为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者。

2011年夏,遇上秋雨,程维在蓟门桥打车,从四点半开始打车,一直到五点都没打到,好不容易碰到一辆空车还因为要交接班而拒载。还有一次,老家亲戚来北京,定了7点在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亲戚5点半打电话说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打电话问程维能不能去接他们。两次不愉快的打车经历,让他成功捕捉到“商机”。

与同从阿里出来创业的王刚进行碰撞后,2012年,程维成立滴滴。 王刚出资70万,程维出资10万。当时手头并不宽裕的程维只能把办公场所安置在中关村E世界的一个电脑卖场仓库。

“投身互联网行业,是我做的一次重要选择,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决定。”如今看来,初次涉足互联网的程维的确做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选择。

这一年,中国网民规模为5.64亿,手机网民规模为4.2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占比由上年底的69.3%提升至74.5%,而PC端(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的用户占比双双下滑,其中台式电脑上网用户环比下降了3%,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席卷而来。

尽管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但等待他的是无休止的竞争,甚至可以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我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创新者,不乐观的人早就被吓死了。开始想要出来创业的时候,真没想到是这样的一条路,无知无畏。”程维曾公开表示,创业的门一推开,就发现竞争、资本、政策跟漩涡一样,“但你已经出来了,你也没办法,你回不去。”

“尔要战,便战”

程维没有选择“回去”,即使在起步阶段遭遇了不同的挑战,在面对更为强劲的对手时都能战无不胜。

滴滴冷启动期,当时负责市场开发的吴睿跑了一个半月,拜访了100家出租车公司,一家公司都没有达成合作。“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北京的‘的哥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拿手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满腔热血的程维被泼了冷水。

这一切因为一场大雪而改变。

2012年11月3日,北京第一场雪,很多人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用打车软件。那一天滴滴第一次单日超过1000个订单。随后,凭借强劲的地推能力,滴滴的用户数量快速拉升。在北京、深圳两个一线城市打开了局面。但随后等待他的是更为残酷的竞争和厮杀。

2013年4月,滴滴拿到经纬中国、腾讯的投资。这两个比较重要的股东,让滴滴有了与当时风头正盛的快的一绝高下的资本。作为当时滴滴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背后的股东是阿里和经纬。

2013年两个弹药充足的玩家掀起价格战。在地推、补贴等方面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经历了一年的烧钱大战之后,两家公司也在继续融资补充弹药。 2014年12月9日,滴滴宣布获得7亿美元融资。20天后,快的也宣布获得了一笔超过8亿美元的融资。

“比你补贴多一块的”价格战战况焦灼,一时难分伯仲。这也让背后的股东心态出现了分歧,也让两个水火不容的对手走上了谈判桌。最终,在这场背后的较量中,滴滴成为了赢家,双方宣布合并。

“老烧钱下去,对投资人是最不利的。腾讯、阿里等口袋深的投资方还能扛得住,那些口袋浅的VC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2015年1月21日正式接触,2月8日前后合并意愿已经达成,随后各个股东签字确认合并协议,并完成了初步交割。”回忆整个过程,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对外称,双方从正式接触到对外宣布只用了22天。 不过,据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间,它们至少有过三次接洽。

在完成对快的的并购后,2016年春节期间,滴滴每天的订单都会突破1000万。那时,它在中国市场上还剩下最后一个对手——优步中国。

“2015年,在收购快的之后,程维的目标就是拿下优步中国。”一位滴滴前管理层对界面新闻表示,为了这个目标,春节期间,滴滴高管组织了一场以某个战役为名字的会议。“10个月干掉优步。”这是这场会议定下的目标。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2015年,滴滴成立了快车、专车、代驾、拼车、巴士五个事业线。事实上,这每一个事业线都是直接冲着优步而去。最后,滴滴仅仅用了7个月,就落地了当时的计划,五个业务线里除了巴士之外的四个都成功了。

2015年2月,优步创始人Travis曾寻求化敌为友的机会。他找到了程维,让他在“接受优步投资”和“被优步打败”中二选一,程维拒绝了。程维说:“滴滴有朝一日将取代优步。”双方随即又开始了烧钱大战,Travis亲自督战。

这新一轮的补贴大战中,2015年上半年优步中国烧掉了近15亿美金。2015年5月25日起,滴滴宣布补贴10亿人民币,推出“全民免费坐快车”的活动,以此对抗来自优步的竞争。有数据显示,2015年的前5个月,滴滴的专车服务补贴超过3亿美元。6月,优步宣布要在中国市场加注10亿美元。

这场较量最后的胜利者依然是滴滴,2016年8月,滴滴完成了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在和优步中国的战争中,程维经常看苏联拍摄的《莫斯科保卫战》宣传片,“莫斯科是打不败的,亚历山大来过、拿破仑来过、希特勒来过,全都铩羽而归。”这句话也时常被他用来鼓舞士气。

对快的和优步中国的两次重大并购,让程维的出行帝国初具规模。

实际上,程维是一个比较喜欢战斗的人。直到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其办公室的字画才从“日拱一卒”变成“虚心”二字。据接近程维人士透露,程维偏爱看战争、军事类的书籍。“滴滴有很多办公室,以及内部孵化的项目,都是用某一次战争名字来命名。”

但真正把程维好战形象展露无遗的还是那句,“尔要战,便战”。2017年,面对美团突然杀入网约车业务,程维用这五个字总结了自己的态度。

之后的事实证明,程维确实不惧任何竞争对手的正面挑战,美团打车最终没有给滴滴带来冲击。但滴滴真正的威胁,却潜藏在别处。

“自我感觉良好”

几场大战之后,程维其实已经有意识地开始给滴滴修炼内功。

“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程维表示,2017年是特殊的一年,经历残酷的战争之后有了一个关键的窗口期。2017年,滴滴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这也意味着一年来滴滴帮助减少了近2000起事故。

也是在2017年,程维提出“太极战略” :希望一边围绕着乘客,一边围绕着司机提供服务。把从专车、快车、出租车、顺风车、代驾,到加油、维保、充电、金融等滴滴的所有业务一一打通。

到了2018年,程维公开表示,滴滴的关键词是: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2018年1月,滴滴推出小桔车服, 同年4月,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同时,滴滴宣布升级智慧交通FT团队为智慧交通事业部;成立战略业务事业群,包括:战略部、国际事业部、金融事业部。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程维也在内部信中形容自己那段时间“自我感觉良好”,但之后却“一切天翻地覆”。

2018年,接连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让滴滴直接跌入谷底。谁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恶性案件能在几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为什么第二次滴滴的应对依然那么差?就像柳青曾公开的表示那样, “这两次事故对公司的挑战比之前优步进入中国要大得多,也比其他竞争对手带来的挑战要大的多。”

有接近滴滴的投资人2018年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滴滴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就等着2019年上市。不过,两起顺风车事件彻底打乱了滴滴的上市节奏,资本市场对滴滴的认可度也不复从前,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数次下降。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在安全不可控,政策还有巨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互联网出行这个商业模式到底成不成立。”一位滴滴投资人表示。

“我们做出了困难而正确的决定。我们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把精力和重心都放在一件事上——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程维在内部信中称,这一切是从倾听开始的,在全国各地举办了数百场司机和消费者沟通活动,去了解大家的想法,为了大家的信任去努力。

为了重新获得信任,程维亲自下场当起了“客服”。2019年6月30日晚上接近12点,一位滴滴曾经的核心供应商老板发了一条朋友圈,吐槽司机被莫名封禁,质疑滴滴的公平性,得到程维的快速响应。不到十分钟,程维看到朋友圈之后,立马拉群解决问题,要求48小时内给出结果。

伴随着内部整改,顺风车业务终于在停摆一年多之后,于2019年11月20日重新上线。这也意味着,滴滴走出了危险期。

“Always Day one”

程维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是去年11月,在滴滴推出网约车定制车型D1的发布会上。过去两年以来,程维很少公开面对公众,也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畅聊全球战场,谈行业趋势。而是拼命给滴滴补课,为滴滴冲击上市增加筹码。

2020年,程维提出“0188”战略规划。为了完成这一战略目标,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20年后,滴滴已上线了滴滴货运、跑腿、花小猪、社区团购等新业务,试图进一步提高存量用户净价值,同时最大限度地去挖掘新的增量用户。

另外,滴滴还在布局自动驾驶公司。在招股书中,滴滴确认了自动驾驶的战略地位——四大核心战略版块之一。招股书显示,滴滴参与了自动驾驶业务分拆后的A轮融资。该轮融资中,软银和滴滴等联合向滴滴自动驾驶投资5.25亿美元,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在A轮融资结束后,滴滴自动驾驶估值达到了34亿美金。

此外,滴滴还杀入了去年的风口——社区团购。招股书显示,橙心优选于2021年3月进行了A-1轮和A-2轮融资,共计11亿美元;2021年4月和5月,橙心优选增发了价值1亿美元A-1系列优先股,橙心优选最新估值为18亿美元。

另外,4月6日《晚点 LatePost》报道称,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目前团队已经开始从车厂挖人。

“程维需要通过不断地布局新业务重振员工的士气,同时获得投资人的信任。” 一位投资人表示,另外,程维一直有一颗想做超级平台的心,他认为滴滴还有更广阔的空间。而在D1发布会上,程维本人也多次提及“星辰大海”。

去年,在滴滴成立8周年的大会上,在听完员工的吐槽之后,程维发表了一段饱含深情的讲话:8岁滴滴,Always Day One再出发。“我们不希望我们陷入问题海洋,无法自拔。通过吐槽会,我们用欢乐、自嘲的方式面对发展中的问题。”

如今,创业9年的滴滴再次来到一个关键的节点。在挂牌上市当晚,所有滴滴员工都收到了一则简短的信息,里面程维感谢了每一位司机和乘客对滴滴的信任托付,感谢每一位小桔人的并肩奋斗……上市后公司需要更加公开透明,需要肩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和期许。

当然,对一家公司来说,上市只是另一个起点。未来滴滴不仅要平衡司机、乘客、平台三方生态,还需要考虑股民和资方,压力将会变的越来越大。

而对程维自己来说,成功上市带来的喜悦或许并不会比责任多。上市这个节点,只是意味着他终于又和美团王兴、拼多多黄峥这些新生代互联网创业者坐到了同一张牌桌上。未来滴滴能否继续成长为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仍需要程维继续“不安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程维学会隐忍

发布日期:2021-07-03 08:20
摘要:从“尔要战,便战”的豪气,到隐忍蛰伏低调上市,程维改变了许多。



柯晓斌

【OR  商业新媒体】

北京时间7月1日凌晨,滴滴正式挂牌上市。截止发稿,滴滴较开盘价上涨超16%,报16.3美元。

这是一次高度保密的上市计划。6月11日,在递交招股书后,滴滴才对内发了一封CEO程维和总裁柳青的联名信,也是通过这封联名信,内部员工才确定了这个出行巨头将上市的消息。就在十天前,在滴滴9周年的全员吐槽大会上,通过视频双双现身的程维、柳青对上市消息只字没提。

“这次于去年年底开始准备的上市计划,直到今年3月份要制表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消息。”一位滴滴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次晚了两年的上市。多位接近滴滴的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事实上,2018年的时候,滴滴就已经准备好材料,计划2019年冲击上市,但突如其来的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将滴滴拉回了原点。

此前,程维和他创立的滴滴曾经风头无两。创业前6年,他“收缴”了难分伯仲的对手快的;吞掉了“大象”优步中国;把阿里巴巴、腾讯两个不对付的巨头放到一起,共同成为滴滴的董事会成员;面对美团进攻时依然能有“尔要战,便战”的豪气。

“但顺风车事件之后,程维的信心遭受了重大挑战,甚至会有一点点失落。”一位接近程维的知情人士透露。

经过两年多的蛰伏与调整,如今,这个融资超过300亿美金、背后站着100多个投资机构的巨头终于上岸。

“有高光、有低谷、一路不易,创业10载,回想起来,恍如昨日。”一位和程维相识8年的朋友给界面新闻转述了程维上市前夕的状态,“程维很平静”。

“不安分”青年

和其他如今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大佬相比,程维的“条件”并不算好。

出生于江西上饶铅山县河口镇普通家庭的他,高考时因漏做了三道大题最终考上了不属于名校的北京化工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尝试6次之后,最终成为阿里巴巴的一员。之后又用了六年的时间,成为了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和主管。

2011年,程维决定创业,但做什么还没想清楚。值得一提的是,鼓励程维走出“舒适圈”去创业的还有美团创始人王兴,这个今日的对手。 “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靠冲动,最后一定要形成自己对商业的判断。”程维认为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者。

2011年夏,遇上秋雨,程维在蓟门桥打车,从四点半开始打车,一直到五点都没打到,好不容易碰到一辆空车还因为要交接班而拒载。还有一次,老家亲戚来北京,定了7点在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亲戚5点半打电话说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打电话问程维能不能去接他们。两次不愉快的打车经历,让他成功捕捉到“商机”。

与同从阿里出来创业的王刚进行碰撞后,2012年,程维成立滴滴。 王刚出资70万,程维出资10万。当时手头并不宽裕的程维只能把办公场所安置在中关村E世界的一个电脑卖场仓库。

“投身互联网行业,是我做的一次重要选择,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决定。”如今看来,初次涉足互联网的程维的确做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选择。

这一年,中国网民规模为5.64亿,手机网民规模为4.2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占比由上年底的69.3%提升至74.5%,而PC端(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的用户占比双双下滑,其中台式电脑上网用户环比下降了3%,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席卷而来。

尽管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但等待他的是无休止的竞争,甚至可以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我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创新者,不乐观的人早就被吓死了。开始想要出来创业的时候,真没想到是这样的一条路,无知无畏。”程维曾公开表示,创业的门一推开,就发现竞争、资本、政策跟漩涡一样,“但你已经出来了,你也没办法,你回不去。”

“尔要战,便战”

程维没有选择“回去”,即使在起步阶段遭遇了不同的挑战,在面对更为强劲的对手时都能战无不胜。

滴滴冷启动期,当时负责市场开发的吴睿跑了一个半月,拜访了100家出租车公司,一家公司都没有达成合作。“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北京的‘的哥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拿手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满腔热血的程维被泼了冷水。

这一切因为一场大雪而改变。

2012年11月3日,北京第一场雪,很多人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用打车软件。那一天滴滴第一次单日超过1000个订单。随后,凭借强劲的地推能力,滴滴的用户数量快速拉升。在北京、深圳两个一线城市打开了局面。但随后等待他的是更为残酷的竞争和厮杀。

2013年4月,滴滴拿到经纬中国、腾讯的投资。这两个比较重要的股东,让滴滴有了与当时风头正盛的快的一绝高下的资本。作为当时滴滴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背后的股东是阿里和经纬。

2013年两个弹药充足的玩家掀起价格战。在地推、补贴等方面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经历了一年的烧钱大战之后,两家公司也在继续融资补充弹药。 2014年12月9日,滴滴宣布获得7亿美元融资。20天后,快的也宣布获得了一笔超过8亿美元的融资。

“比你补贴多一块的”价格战战况焦灼,一时难分伯仲。这也让背后的股东心态出现了分歧,也让两个水火不容的对手走上了谈判桌。最终,在这场背后的较量中,滴滴成为了赢家,双方宣布合并。

“老烧钱下去,对投资人是最不利的。腾讯、阿里等口袋深的投资方还能扛得住,那些口袋浅的VC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2015年1月21日正式接触,2月8日前后合并意愿已经达成,随后各个股东签字确认合并协议,并完成了初步交割。”回忆整个过程,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对外称,双方从正式接触到对外宣布只用了22天。 不过,据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间,它们至少有过三次接洽。

在完成对快的的并购后,2016年春节期间,滴滴每天的订单都会突破1000万。那时,它在中国市场上还剩下最后一个对手——优步中国。

“2015年,在收购快的之后,程维的目标就是拿下优步中国。”一位滴滴前管理层对界面新闻表示,为了这个目标,春节期间,滴滴高管组织了一场以某个战役为名字的会议。“10个月干掉优步。”这是这场会议定下的目标。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2015年,滴滴成立了快车、专车、代驾、拼车、巴士五个事业线。事实上,这每一个事业线都是直接冲着优步而去。最后,滴滴仅仅用了7个月,就落地了当时的计划,五个业务线里除了巴士之外的四个都成功了。

2015年2月,优步创始人Travis曾寻求化敌为友的机会。他找到了程维,让他在“接受优步投资”和“被优步打败”中二选一,程维拒绝了。程维说:“滴滴有朝一日将取代优步。”双方随即又开始了烧钱大战,Travis亲自督战。

这新一轮的补贴大战中,2015年上半年优步中国烧掉了近15亿美金。2015年5月25日起,滴滴宣布补贴10亿人民币,推出“全民免费坐快车”的活动,以此对抗来自优步的竞争。有数据显示,2015年的前5个月,滴滴的专车服务补贴超过3亿美元。6月,优步宣布要在中国市场加注10亿美元。

这场较量最后的胜利者依然是滴滴,2016年8月,滴滴完成了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在和优步中国的战争中,程维经常看苏联拍摄的《莫斯科保卫战》宣传片,“莫斯科是打不败的,亚历山大来过、拿破仑来过、希特勒来过,全都铩羽而归。”这句话也时常被他用来鼓舞士气。

对快的和优步中国的两次重大并购,让程维的出行帝国初具规模。

实际上,程维是一个比较喜欢战斗的人。直到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其办公室的字画才从“日拱一卒”变成“虚心”二字。据接近程维人士透露,程维偏爱看战争、军事类的书籍。“滴滴有很多办公室,以及内部孵化的项目,都是用某一次战争名字来命名。”

但真正把程维好战形象展露无遗的还是那句,“尔要战,便战”。2017年,面对美团突然杀入网约车业务,程维用这五个字总结了自己的态度。

之后的事实证明,程维确实不惧任何竞争对手的正面挑战,美团打车最终没有给滴滴带来冲击。但滴滴真正的威胁,却潜藏在别处。

“自我感觉良好”

几场大战之后,程维其实已经有意识地开始给滴滴修炼内功。

“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会全面出击。”完成对优步中国的并购后,程维表示,2017年是特殊的一年,经历残酷的战争之后有了一个关键的窗口期。2017年,滴滴投入巨额资金和技术资源建设更完备的科技安全体系,安全事故率下降了21%。这也意味着一年来滴滴帮助减少了近2000起事故。

也是在2017年,程维提出“太极战略” :希望一边围绕着乘客,一边围绕着司机提供服务。把从专车、快车、出租车、顺风车、代驾,到加油、维保、充电、金融等滴滴的所有业务一一打通。

到了2018年,程维公开表示,滴滴的关键词是: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2018年1月,滴滴推出小桔车服, 同年4月,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同时,滴滴宣布升级智慧交通FT团队为智慧交通事业部;成立战略业务事业群,包括:战略部、国际事业部、金融事业部。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程维也在内部信中形容自己那段时间“自我感觉良好”,但之后却“一切天翻地覆”。

2018年,接连两起顺风车安全事件让滴滴直接跌入谷底。谁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恶性案件能在几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为什么第二次滴滴的应对依然那么差?就像柳青曾公开的表示那样, “这两次事故对公司的挑战比之前优步进入中国要大得多,也比其他竞争对手带来的挑战要大的多。”

有接近滴滴的投资人2018年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滴滴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就等着2019年上市。不过,两起顺风车事件彻底打乱了滴滴的上市节奏,资本市场对滴滴的认可度也不复从前,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数次下降。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在安全不可控,政策还有巨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互联网出行这个商业模式到底成不成立。”一位滴滴投资人表示。

“我们做出了困难而正确的决定。我们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把精力和重心都放在一件事上——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程维在内部信中称,这一切是从倾听开始的,在全国各地举办了数百场司机和消费者沟通活动,去了解大家的想法,为了大家的信任去努力。

为了重新获得信任,程维亲自下场当起了“客服”。2019年6月30日晚上接近12点,一位滴滴曾经的核心供应商老板发了一条朋友圈,吐槽司机被莫名封禁,质疑滴滴的公平性,得到程维的快速响应。不到十分钟,程维看到朋友圈之后,立马拉群解决问题,要求48小时内给出结果。

伴随着内部整改,顺风车业务终于在停摆一年多之后,于2019年11月20日重新上线。这也意味着,滴滴走出了危险期。

“Always Day one”

程维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是去年11月,在滴滴推出网约车定制车型D1的发布会上。过去两年以来,程维很少公开面对公众,也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畅聊全球战场,谈行业趋势。而是拼命给滴滴补课,为滴滴冲击上市增加筹码。

2020年,程维提出“0188”战略规划。为了完成这一战略目标,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20年后,滴滴已上线了滴滴货运、跑腿、花小猪、社区团购等新业务,试图进一步提高存量用户净价值,同时最大限度地去挖掘新的增量用户。

另外,滴滴还在布局自动驾驶公司。在招股书中,滴滴确认了自动驾驶的战略地位——四大核心战略版块之一。招股书显示,滴滴参与了自动驾驶业务分拆后的A轮融资。该轮融资中,软银和滴滴等联合向滴滴自动驾驶投资5.25亿美元,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在A轮融资结束后,滴滴自动驾驶估值达到了34亿美金。

此外,滴滴还杀入了去年的风口——社区团购。招股书显示,橙心优选于2021年3月进行了A-1轮和A-2轮融资,共计11亿美元;2021年4月和5月,橙心优选增发了价值1亿美元A-1系列优先股,橙心优选最新估值为18亿美元。

另外,4月6日《晚点 LatePost》报道称,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目前团队已经开始从车厂挖人。

“程维需要通过不断地布局新业务重振员工的士气,同时获得投资人的信任。” 一位投资人表示,另外,程维一直有一颗想做超级平台的心,他认为滴滴还有更广阔的空间。而在D1发布会上,程维本人也多次提及“星辰大海”。

去年,在滴滴成立8周年的大会上,在听完员工的吐槽之后,程维发表了一段饱含深情的讲话:8岁滴滴,Always Day One再出发。“我们不希望我们陷入问题海洋,无法自拔。通过吐槽会,我们用欢乐、自嘲的方式面对发展中的问题。”

如今,创业9年的滴滴再次来到一个关键的节点。在挂牌上市当晚,所有滴滴员工都收到了一则简短的信息,里面程维感谢了每一位司机和乘客对滴滴的信任托付,感谢每一位小桔人的并肩奋斗……上市后公司需要更加公开透明,需要肩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和期许。

当然,对一家公司来说,上市只是另一个起点。未来滴滴不仅要平衡司机、乘客、平台三方生态,还需要考虑股民和资方,压力将会变的越来越大。

而对程维自己来说,成功上市带来的喜悦或许并不会比责任多。上市这个节点,只是意味着他终于又和美团王兴、拼多多黄峥这些新生代互联网创业者坐到了同一张牌桌上。未来滴滴能否继续成长为一家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仍需要程维继续“不安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商业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