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


图为东京的商业区。日本一直是私募股权基金利润丰厚的市场。

Jacky Wong

【OR  商业新媒体】

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Toshiba Co., 6502.TO, TOSYY)的丑闻可能提供一个测试案例,来展示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电子行业究竟能发展到多大规模。

目前还没有对东芝的公开报价,但对私募股权基金而言,该公司无疑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目标,尤其是在股东上周罢免前董事长永山治(Osamu Nagayama)后,公司管理层处于不利境地。此前,东芝拒绝了CVC Capital Partners的出价,这一出价给予其逾200亿美元的估值,如果成功,这原本会成为日本最大的私募股权牵头的收购交易。激进投资者要求管理层现在就欢迎并鼓励来自潜在买家的收购意向。


与美国不同,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的业务规模不大。据谘询机构贝恩(Bain),在日本的并购交易中,有8%涉及私募股权,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15%。与经济规模相比,日本的并购活动远低于美国以及欧洲。

但私募股权基金现在正准备在日本寻找机会。据数据提供商Preqin,截至去年9月,以日本为重点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的总资产达到350亿美元,是2015年底的逾两倍。它们现在坐拥149亿美元的现金。此外,Preqin表示,去年有80个专注于日本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结束募资,达到创纪录水平,共筹集100亿美元资金。例如,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去年为一只日本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筹集了23亿美元。

公司治理改革取得真实进展的迹象,显然是促使兴趣不断上升的一个因素。激进股东行动一直在升温,在东芝展现得最为引人注目。这反过来又促使企业重新评估自己的业务组合:长期以来,交叉持股在日本很常见,但现在开始更频繁地被抛售。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日本企业在2020年发布了创纪录的472项重组声明,较前一年增加56%。

私募股权基金已经从日本公司那里获得了这类股份。由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牵头的一个财团今年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日立(Hitachi)的金属部门。没有继承人的小型日本家族控制企业也为私募股权基金提供了另一个机会。

日本市场一直以来都是获利丰厚的。据Preqin,该市场为2008年至2018年间推出的基金实现的内部净回报率中值为18.2%,是所有地区中最高的。专注于北美市场的基金的回报率为16%。

然而,与往常“门口的金融野蛮人”的刻板印象相比,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通常采取较为友好的方式。面对推动企业采取行动、行事更为独断的激进对冲基金,日本企业认为与私募股权基金合作是一个更令人愉快的选择。交易进行的步伐较为缓和。就像东芝的情况一样,私募股权基金不会急于公开加入这场纷争。

野蛮人正在大批抵达日本的大门口,但他们并不急于进行一场残酷、血腥的围城战,也许是因为他们希望大门最终能从里面礼貌地打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私募股权基金厉兵秣马准备准备围攻日本公司

发布日期:2021-07-01 15:24
摘要: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


图为东京的商业区。日本一直是私募股权基金利润丰厚的市场。

Jacky Wong

【OR  商业新媒体】

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Toshiba Co., 6502.TO, TOSYY)的丑闻可能提供一个测试案例,来展示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电子行业究竟能发展到多大规模。

目前还没有对东芝的公开报价,但对私募股权基金而言,该公司无疑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目标,尤其是在股东上周罢免前董事长永山治(Osamu Nagayama)后,公司管理层处于不利境地。此前,东芝拒绝了CVC Capital Partners的出价,这一出价给予其逾200亿美元的估值,如果成功,这原本会成为日本最大的私募股权牵头的收购交易。激进投资者要求管理层现在就欢迎并鼓励来自潜在买家的收购意向。


与美国不同,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的业务规模不大。据谘询机构贝恩(Bain),在日本的并购交易中,有8%涉及私募股权,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15%。与经济规模相比,日本的并购活动远低于美国以及欧洲。

但私募股权基金现在正准备在日本寻找机会。据数据提供商Preqin,截至去年9月,以日本为重点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的总资产达到350亿美元,是2015年底的逾两倍。它们现在坐拥149亿美元的现金。此外,Preqin表示,去年有80个专注于日本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结束募资,达到创纪录水平,共筹集100亿美元资金。例如,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去年为一只日本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筹集了23亿美元。

公司治理改革取得真实进展的迹象,显然是促使兴趣不断上升的一个因素。激进股东行动一直在升温,在东芝展现得最为引人注目。这反过来又促使企业重新评估自己的业务组合:长期以来,交叉持股在日本很常见,但现在开始更频繁地被抛售。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日本企业在2020年发布了创纪录的472项重组声明,较前一年增加56%。

私募股权基金已经从日本公司那里获得了这类股份。由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牵头的一个财团今年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日立(Hitachi)的金属部门。没有继承人的小型日本家族控制企业也为私募股权基金提供了另一个机会。

日本市场一直以来都是获利丰厚的。据Preqin,该市场为2008年至2018年间推出的基金实现的内部净回报率中值为18.2%,是所有地区中最高的。专注于北美市场的基金的回报率为16%。

然而,与往常“门口的金融野蛮人”的刻板印象相比,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通常采取较为友好的方式。面对推动企业采取行动、行事更为独断的激进对冲基金,日本企业认为与私募股权基金合作是一个更令人愉快的选择。交易进行的步伐较为缓和。就像东芝的情况一样,私募股权基金不会急于公开加入这场纷争。

野蛮人正在大批抵达日本的大门口,但他们并不急于进行一场残酷、血腥的围城战,也许是因为他们希望大门最终能从里面礼貌地打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


图为东京的商业区。日本一直是私募股权基金利润丰厚的市场。

Jacky Wong

【OR  商业新媒体】

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Toshiba Co., 6502.TO, TOSYY)的丑闻可能提供一个测试案例,来展示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电子行业究竟能发展到多大规模。

目前还没有对东芝的公开报价,但对私募股权基金而言,该公司无疑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目标,尤其是在股东上周罢免前董事长永山治(Osamu Nagayama)后,公司管理层处于不利境地。此前,东芝拒绝了CVC Capital Partners的出价,这一出价给予其逾200亿美元的估值,如果成功,这原本会成为日本最大的私募股权牵头的收购交易。激进投资者要求管理层现在就欢迎并鼓励来自潜在买家的收购意向。


与美国不同,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的业务规模不大。据谘询机构贝恩(Bain),在日本的并购交易中,有8%涉及私募股权,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15%。与经济规模相比,日本的并购活动远低于美国以及欧洲。

但私募股权基金现在正准备在日本寻找机会。据数据提供商Preqin,截至去年9月,以日本为重点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的总资产达到350亿美元,是2015年底的逾两倍。它们现在坐拥149亿美元的现金。此外,Preqin表示,去年有80个专注于日本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结束募资,达到创纪录水平,共筹集100亿美元资金。例如,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去年为一只日本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筹集了23亿美元。

公司治理改革取得真实进展的迹象,显然是促使兴趣不断上升的一个因素。激进股东行动一直在升温,在东芝展现得最为引人注目。这反过来又促使企业重新评估自己的业务组合:长期以来,交叉持股在日本很常见,但现在开始更频繁地被抛售。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日本企业在2020年发布了创纪录的472项重组声明,较前一年增加56%。

私募股权基金已经从日本公司那里获得了这类股份。由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牵头的一个财团今年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日立(Hitachi)的金属部门。没有继承人的小型日本家族控制企业也为私募股权基金提供了另一个机会。

日本市场一直以来都是获利丰厚的。据Preqin,该市场为2008年至2018年间推出的基金实现的内部净回报率中值为18.2%,是所有地区中最高的。专注于北美市场的基金的回报率为16%。

然而,与往常“门口的金融野蛮人”的刻板印象相比,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通常采取较为友好的方式。面对推动企业采取行动、行事更为独断的激进对冲基金,日本企业认为与私募股权基金合作是一个更令人愉快的选择。交易进行的步伐较为缓和。就像东芝的情况一样,私募股权基金不会急于公开加入这场纷争。

野蛮人正在大批抵达日本的大门口,但他们并不急于进行一场残酷、血腥的围城战,也许是因为他们希望大门最终能从里面礼貌地打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私募股权基金厉兵秣马准备准备围攻日本公司

发布日期:2021-07-01 15:24
摘要: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


图为东京的商业区。日本一直是私募股权基金利润丰厚的市场。

Jacky Wong

【OR  商业新媒体】

私募股权基金对日本的兴趣越来越大,而且出人意料地赚到了不少钱。日本备受尊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东芝公司(Toshiba Co., 6502.TO, TOSYY)的丑闻可能提供一个测试案例,来展示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电子行业究竟能发展到多大规模。

目前还没有对东芝的公开报价,但对私募股权基金而言,该公司无疑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目标,尤其是在股东上周罢免前董事长永山治(Osamu Nagayama)后,公司管理层处于不利境地。此前,东芝拒绝了CVC Capital Partners的出价,这一出价给予其逾200亿美元的估值,如果成功,这原本会成为日本最大的私募股权牵头的收购交易。激进投资者要求管理层现在就欢迎并鼓励来自潜在买家的收购意向。


与美国不同,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的业务规模不大。据谘询机构贝恩(Bain),在日本的并购交易中,有8%涉及私募股权,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15%。与经济规模相比,日本的并购活动远低于美国以及欧洲。

但私募股权基金现在正准备在日本寻找机会。据数据提供商Preqin,截至去年9月,以日本为重点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的总资产达到350亿美元,是2015年底的逾两倍。它们现在坐拥149亿美元的现金。此外,Preqin表示,去年有80个专注于日本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结束募资,达到创纪录水平,共筹集100亿美元资金。例如,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CG)去年为一只日本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筹集了23亿美元。

公司治理改革取得真实进展的迹象,显然是促使兴趣不断上升的一个因素。激进股东行动一直在升温,在东芝展现得最为引人注目。这反过来又促使企业重新评估自己的业务组合:长期以来,交叉持股在日本很常见,但现在开始更频繁地被抛售。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日本企业在2020年发布了创纪录的472项重组声明,较前一年增加56%。

私募股权基金已经从日本公司那里获得了这类股份。由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牵头的一个财团今年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日立(Hitachi)的金属部门。没有继承人的小型日本家族控制企业也为私募股权基金提供了另一个机会。

日本市场一直以来都是获利丰厚的。据Preqin,该市场为2008年至2018年间推出的基金实现的内部净回报率中值为18.2%,是所有地区中最高的。专注于北美市场的基金的回报率为16%。

然而,与往常“门口的金融野蛮人”的刻板印象相比,私募股权基金在日本通常采取较为友好的方式。面对推动企业采取行动、行事更为独断的激进对冲基金,日本企业认为与私募股权基金合作是一个更令人愉快的选择。交易进行的步伐较为缓和。就像东芝的情况一样,私募股权基金不会急于公开加入这场纷争。

野蛮人正在大批抵达日本的大门口,但他们并不急于进行一场残酷、血腥的围城战,也许是因为他们希望大门最终能从里面礼貌地打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