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也埋下一些隐患。


加州比佛利山罗迪欧大道上一家Gucci店外的购物者。

Tom Fairless|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并让企业有信心开展以满足美国市场巨大需求为目的的投资。

美国经济因价值近6万亿美元刺激举措的出台而动力十足,对世界各地的商品充满渴求,经济学家表示,美国目前类似于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扮演的角色。

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需求激增大体上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所乐见,但美国经济扩张的这股力量正波及金融市场,并在世界上引发一些混乱,比如东亚的航运瓶颈、汇率波动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高歌猛进。

意大利眼镜生产商Safilo Group SpA的首席执行官Angelo Trocchia表示:“我们看到一波通胀浪潮来袭。我们需要知道各央行会怎么做。”该公司设在中国的工厂正满负荷生产,并勉力应对塑料等材料的价格上涨。

美国直到本世纪头十年中段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力火车头,接下来,中国凭借快速扩张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又一个驱动力,而且往往呈一马当先之势。眼下,中国经济虽然仍在强劲增长,但经过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迅速恢复的阶段之后,随着中国政府寻求控制信贷,其增速料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放缓。此外,受消费支出疲软拖累,欧洲的经济复苏较为缓慢,也正起到抑制全球通胀和需求的作用。

相比之下,以刺激计划规模占全球GDP的比例衡量,美国已经批准的刺激支出规模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财政刺激规模的七倍左右。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数据,单单是美国最近的支出计划,预计就将在未来12个月给日本、中国和欧元区经济产出带来多达0.5个百分点的提升,给加拿大和墨西哥经济产出带来多达1个百分点的提振。今年5月份,OECD将其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上调至5.8%,为1973年以来最快增速。

“这些数字非常巨大。美国财政政策的规模是我们在和平时期从未见过的,”前英国央行决策者Adam Posen说。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和欧洲的年增长率可能只有1%左右,甚至更低。“从某种程度上讲,欧洲、中国和日本搭上了美国财政刺激便车。”

无论是现在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的涟漪效应都远远超过中国增长带来的效应,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仍然相对封闭,而美元在国际债务市场和外汇储备中占主导地位。

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又埋下隐患。贸易激增让其他国家从中受益,但许多国家也面临通胀上升、美元走强和债券收益率上升风险,这反过来可能会抑制它们的经济复苏。

自6月中旬美联储官员暗示料在2023年底前加息以来,美元兑其他货币一路上扬。最近几周,为抵消本币贬值影响并抑制通胀,俄罗斯、巴西和土耳其的央行已多次加息。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伦敦经济学家Tamara Basic Vasiljev表示,新兴市场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借贷成本上升。她说:“但如果你的经济是美元化的,你就会被迫加息,即使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一直遏制着流入美国的资金流动,但美联储政策的任何变化都将给许多新兴市场带来风险,特别是那些经常帐户赤字巨大的国家。

以美联储为中心的全球加息步伐可能会扼杀一些地方的复苏态势,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债务高企之际。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的债务规模已升至逾86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

然而,如果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可能会引发全球资产价格泡沫。北欧和韩国的央行已经释放出计划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抑制潜在的资产泡沫,尤其是房地产泡沫。

对美国来说,在中国经济日益转向内循环并在国际上面临越来越多的政治不信任之际,美国的需求繁荣可能有助于加强与盟友的经济联系。

虽然美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其在亚洲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已经被中国十多年来的崛起之势削弱了。当北京方面为达到政治目的而限制或叫停某些商品的贸易时,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地更容易受到来自中国的经济胁迫。


OECD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到2026年的五年中,每年的增长规模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体量。

据OECD数据,美国经济有望实现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强劲的复苏,今年料增长6.9%。美国的复苏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因为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是支撑全球贸易的基石。据德勤(Deloitte)2017年数据显示,美国在全球最终消费支出中占比约为27%,相比之下,中国仅占11%左右。

其他国家的经济产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的消费支出,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数据,经通胀因素调整后,2021年美国消费开支预计将较上年增长约10%,创1946年以来最大增幅。

疫情期间,美国人的收入一直在增加。穆迪(Moody)将美国家庭2020年的行为与2019年进行比较后的一项计算结果显示,美国家庭积累了2.6万亿美元的“额外储蓄”,并且他们在外国货上开销不菲。


据汇丰(HSBC)数据,预计到2026年,美国每年将增加约1,70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而中国此数据料约为1,400亿美元。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的数据,美国今年的经常项目赤字将达到创纪录的8,760亿美元,而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将为2,740亿美元。去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已经为全球最高,2021年中国第一季度出口比上年同期激增了近40%。

美国当前高企的进口需求水平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许多家庭的关注焦点是偿还债务。

对美国的扩张将长达数年的预期,刺激全球诸多企业投资扩大产能。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计,在经历了多年不温不火的增长之后,到2022年底,全球经通胀调整的投资将比疫情前的水平增加五分之一以上。

OECD认为,这对中国而言尤其重要,投资增长和强劲的出口需求将有助于抵消中国国内消费复苏相对缓慢的问题。

总部位于广州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广州美雅途助动车科技有限公司(Myatu Pedelec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蔺国爱称,美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对该公司和所在行业无疑是个好事。

去年,该公司的海外订单增长了80%以上,其中近三分之二的新订单来自美国客户。需求是如此强劲,以至于蔺国爱表示,他并不担心美国对中国产电动自行车征收的25%关税。该公司正斥资人民币1.2亿元(合1,880万美元)建设一家工厂,将生产目前需从供应商手中采购的车架等自行车零部件。

德国工程公司观察到,为向美国出口商品的亚洲工厂提供设备的需求大幅上升。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TSM, 简称﹕台积电)已宣布大规模投资计划,用于提高芯片产量,其中很大一部分面向美国市场。巴西等国的农场主正在订购机械设备,助力向日益增长的美国市场供应石油等产品。

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安川电机(Yaskawa Electric Corp., 6506.TO)的公共关系和投资者关系事务经理Ayumi Hayashida称,各公司正在积极落实曾经推后的资本支出计划。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里,安川电机来自北美市场的订单较此前三个月激增26%。

芬兰管道制造商Uponor Oyj为美国新住房市场供应约三分之一的管道产品,最近该公司在明尼苏达州收购了一家工厂。其首席执行官Jyri Luomakoski表示,美国住房市场繁荣促使该公司在新收购的工厂“以工程师能够调试的最快速度”增加新生产线。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北美销售额同比增长22%,而欧洲销售额仅增长约8%。

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 AMKAY)、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 SA.)和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D-HPL)等航运公司得到的丰厚利润正促使它们扩大船队。海事数据提供商VesselsValue Ltd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1-5月的新集装箱船订单几乎是2019年和2020年订单总和的两倍。

与此同时,旅游景点正热切盼望美国游客的到来。今年春季,欧盟宣布计划允许接种过疫苗的美国游客入境,该消息发布之后的两周内,万豪国际集团(Marriott International Inc., MAR)接到的美国赴欧盟旅游预订量增长了40%。

万豪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官Anthony Capuano表示:“美国游客正在翘首期盼欧洲解除封锁的消息。”

欧盟在6月18日结束了对美国旅行者实施长达一年多的严格限制,呼吁各国政府允许美国人进入欧盟,即使他们没有完成疫苗接种,但决定权掌握在各国政府手中。希腊和意大利等以旅游业为主的经济体已经向美国人开放了边境,而芬兰等少数国家则仍然关闭。

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 Inc., DAL)和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等美国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向欧洲空中客车(Airbus, ABI.YY, AIR.FR, EADSY)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等外国制造商订购飞机。随着美国航班的复苏,这些航空公司开通了飞往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航线。

美国繁荣的涓流渗透到了移民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家人汇出的钱里。根据墨西哥央行的数据,该国去年接收的汇款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8%左右,高于2019年已经创下的高点2.9%左右。


电汇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首席执行官Alex Homes表示:“这些刺激性支票的到账与资金直接流出美国之间存在巨大的相关性。”

洪都拉斯学生Javier Lopez称,他的三个哥哥姐姐每月从美国寄给他800美元,他和祖父以及一个叔叔用这些钱买吃的,并支付他在圣佩德罗-苏拉英语课程的学费。这名22岁的年轻人说,他住的房子是用姐姐在海外赚的钱建的。

“假如我姐姐没有移民,我不可能有钱建房子,因为在这里他们支付的工资只够买食物,”Lopez说。

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为各国政府、甚至是巴西这样的高负债新兴市场,以及全球的央行提供了藉口,使它们能够用成本低廉的贷款和慷慨的政府支出打开自家经济的闸门。

“得知美联储将试图在未来两年内维持其利率水平,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喘息空间,”墨西哥央行副行长Jonathan Heath在5月31日接受采访时说。“在正常环境下,我们肯定要提高利率。”

然而,美国经济反弹的规模正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压力和紧张情绪。中国驱动的繁荣推动了原材料价格上涨,而美国正在推高一连串消费品的价格。

疫情期间人们对笔记本电脑、手机和电视机等电子产品的旺盛需求造成了锡的短缺,推动锡价逼近纪录高位。欧盟以及墨西哥和巴西等拉美主要经济体的家庭消费支出疲软拖累了全球总需求。

受钢价上涨影响,一些造船商要求买家为交付新船支付额外费用。英国供应商Wildlife World主要提供动物食品和住舍以及观察野生动物专用摄像机,销售经理Vanessa McDonald称,这家公司将商品运往市场的成本已上涨了近五倍。

该公司将这些成本中的一部分以附加费的形式转嫁出去。“每个人都在接受价格大幅上涨,”’McDonald称。“我从来没见过需求如此旺盛。”刚刚结束的财年里,该公司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约90%。

中国无数家工厂正在受到原材料成本快速上涨的影响。石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使中国5月份PPI同比上升9%,创近13年来最高涨幅。

价格上涨令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感到头疼,这些国家的通胀率已达到多年高点。上述两国今年已三次上调基准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此举推高了借贷成本,尽管他们仍在与这场大流行做抗争。即使短暂的通胀也会令投资者不安、迫使货币贬值,损害企业和家庭的偿债能力;这些债务通常以美元或欧元计价。

巴西央行于6月16日将关键利率上调到4.25%,在加息的数小时前,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预计将提前加息。八天后,墨西哥央行表示将把基准利率上调至4.25%,理由包括墨西哥比索不断贬值和美国通胀上升等因素。

Heath说:“受资本流动和汇率因素影响,我们不能在无视美联储动向的情况下加息或降息。”

“这让央行的工作变得有些复杂,因为我们要为通胀负责,而通胀一直在上升,”他说。“我可以肯定一点,总体来说,墨西哥正受益于”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

在加拿大,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正在推动出口上升,推高油价,并推动加元兑美元汇率升至六年高点。目前加拿大通胀率已升至3.6%,创下十年来最高水平,这迫使加拿大央行缩减其非常规刺激措施的规模,尽管第三波新冠疫情料将拖累加拿大经济增长。加拿大央行在4月份放缓了其资产购买计划的步伐,成为七国集团(G7)中第一个这样做的央行。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在3月份加大了债券购买力度,旨在推动国债收益率下跌,并认为,“美国通胀预期和GDP增长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借款成本上升。欧洲央行的刺激措施帮助降低了借款成本,同时也压低了欧元兑美元汇率,欧元汇率对高度依赖出口的欧元区来说至关重要。

两个月后,欧洲央行警告说,欧元区住宅市场已出现估值过高迹象,市场回调风险加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人对全球商品胃口大开,是机遇也是挑战

发布日期:2021-06-29 16:03
摘要: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也埋下一些隐患。


加州比佛利山罗迪欧大道上一家Gucci店外的购物者。

Tom Fairless|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并让企业有信心开展以满足美国市场巨大需求为目的的投资。

美国经济因价值近6万亿美元刺激举措的出台而动力十足,对世界各地的商品充满渴求,经济学家表示,美国目前类似于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扮演的角色。

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需求激增大体上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所乐见,但美国经济扩张的这股力量正波及金融市场,并在世界上引发一些混乱,比如东亚的航运瓶颈、汇率波动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高歌猛进。

意大利眼镜生产商Safilo Group SpA的首席执行官Angelo Trocchia表示:“我们看到一波通胀浪潮来袭。我们需要知道各央行会怎么做。”该公司设在中国的工厂正满负荷生产,并勉力应对塑料等材料的价格上涨。

美国直到本世纪头十年中段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力火车头,接下来,中国凭借快速扩张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又一个驱动力,而且往往呈一马当先之势。眼下,中国经济虽然仍在强劲增长,但经过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迅速恢复的阶段之后,随着中国政府寻求控制信贷,其增速料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放缓。此外,受消费支出疲软拖累,欧洲的经济复苏较为缓慢,也正起到抑制全球通胀和需求的作用。

相比之下,以刺激计划规模占全球GDP的比例衡量,美国已经批准的刺激支出规模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财政刺激规模的七倍左右。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数据,单单是美国最近的支出计划,预计就将在未来12个月给日本、中国和欧元区经济产出带来多达0.5个百分点的提升,给加拿大和墨西哥经济产出带来多达1个百分点的提振。今年5月份,OECD将其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上调至5.8%,为1973年以来最快增速。

“这些数字非常巨大。美国财政政策的规模是我们在和平时期从未见过的,”前英国央行决策者Adam Posen说。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和欧洲的年增长率可能只有1%左右,甚至更低。“从某种程度上讲,欧洲、中国和日本搭上了美国财政刺激便车。”

无论是现在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的涟漪效应都远远超过中国增长带来的效应,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仍然相对封闭,而美元在国际债务市场和外汇储备中占主导地位。

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又埋下隐患。贸易激增让其他国家从中受益,但许多国家也面临通胀上升、美元走强和债券收益率上升风险,这反过来可能会抑制它们的经济复苏。

自6月中旬美联储官员暗示料在2023年底前加息以来,美元兑其他货币一路上扬。最近几周,为抵消本币贬值影响并抑制通胀,俄罗斯、巴西和土耳其的央行已多次加息。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伦敦经济学家Tamara Basic Vasiljev表示,新兴市场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借贷成本上升。她说:“但如果你的经济是美元化的,你就会被迫加息,即使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一直遏制着流入美国的资金流动,但美联储政策的任何变化都将给许多新兴市场带来风险,特别是那些经常帐户赤字巨大的国家。

以美联储为中心的全球加息步伐可能会扼杀一些地方的复苏态势,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债务高企之际。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的债务规模已升至逾86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

然而,如果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可能会引发全球资产价格泡沫。北欧和韩国的央行已经释放出计划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抑制潜在的资产泡沫,尤其是房地产泡沫。

对美国来说,在中国经济日益转向内循环并在国际上面临越来越多的政治不信任之际,美国的需求繁荣可能有助于加强与盟友的经济联系。

虽然美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其在亚洲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已经被中国十多年来的崛起之势削弱了。当北京方面为达到政治目的而限制或叫停某些商品的贸易时,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地更容易受到来自中国的经济胁迫。


OECD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到2026年的五年中,每年的增长规模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体量。

据OECD数据,美国经济有望实现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强劲的复苏,今年料增长6.9%。美国的复苏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因为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是支撑全球贸易的基石。据德勤(Deloitte)2017年数据显示,美国在全球最终消费支出中占比约为27%,相比之下,中国仅占11%左右。

其他国家的经济产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的消费支出,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数据,经通胀因素调整后,2021年美国消费开支预计将较上年增长约10%,创1946年以来最大增幅。

疫情期间,美国人的收入一直在增加。穆迪(Moody)将美国家庭2020年的行为与2019年进行比较后的一项计算结果显示,美国家庭积累了2.6万亿美元的“额外储蓄”,并且他们在外国货上开销不菲。


据汇丰(HSBC)数据,预计到2026年,美国每年将增加约1,70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而中国此数据料约为1,400亿美元。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的数据,美国今年的经常项目赤字将达到创纪录的8,760亿美元,而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将为2,740亿美元。去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已经为全球最高,2021年中国第一季度出口比上年同期激增了近40%。

美国当前高企的进口需求水平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许多家庭的关注焦点是偿还债务。

对美国的扩张将长达数年的预期,刺激全球诸多企业投资扩大产能。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计,在经历了多年不温不火的增长之后,到2022年底,全球经通胀调整的投资将比疫情前的水平增加五分之一以上。

OECD认为,这对中国而言尤其重要,投资增长和强劲的出口需求将有助于抵消中国国内消费复苏相对缓慢的问题。

总部位于广州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广州美雅途助动车科技有限公司(Myatu Pedelec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蔺国爱称,美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对该公司和所在行业无疑是个好事。

去年,该公司的海外订单增长了80%以上,其中近三分之二的新订单来自美国客户。需求是如此强劲,以至于蔺国爱表示,他并不担心美国对中国产电动自行车征收的25%关税。该公司正斥资人民币1.2亿元(合1,880万美元)建设一家工厂,将生产目前需从供应商手中采购的车架等自行车零部件。

德国工程公司观察到,为向美国出口商品的亚洲工厂提供设备的需求大幅上升。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TSM, 简称﹕台积电)已宣布大规模投资计划,用于提高芯片产量,其中很大一部分面向美国市场。巴西等国的农场主正在订购机械设备,助力向日益增长的美国市场供应石油等产品。

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安川电机(Yaskawa Electric Corp., 6506.TO)的公共关系和投资者关系事务经理Ayumi Hayashida称,各公司正在积极落实曾经推后的资本支出计划。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里,安川电机来自北美市场的订单较此前三个月激增26%。

芬兰管道制造商Uponor Oyj为美国新住房市场供应约三分之一的管道产品,最近该公司在明尼苏达州收购了一家工厂。其首席执行官Jyri Luomakoski表示,美国住房市场繁荣促使该公司在新收购的工厂“以工程师能够调试的最快速度”增加新生产线。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北美销售额同比增长22%,而欧洲销售额仅增长约8%。

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 AMKAY)、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 SA.)和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D-HPL)等航运公司得到的丰厚利润正促使它们扩大船队。海事数据提供商VesselsValue Ltd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1-5月的新集装箱船订单几乎是2019年和2020年订单总和的两倍。

与此同时,旅游景点正热切盼望美国游客的到来。今年春季,欧盟宣布计划允许接种过疫苗的美国游客入境,该消息发布之后的两周内,万豪国际集团(Marriott International Inc., MAR)接到的美国赴欧盟旅游预订量增长了40%。

万豪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官Anthony Capuano表示:“美国游客正在翘首期盼欧洲解除封锁的消息。”

欧盟在6月18日结束了对美国旅行者实施长达一年多的严格限制,呼吁各国政府允许美国人进入欧盟,即使他们没有完成疫苗接种,但决定权掌握在各国政府手中。希腊和意大利等以旅游业为主的经济体已经向美国人开放了边境,而芬兰等少数国家则仍然关闭。

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 Inc., DAL)和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等美国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向欧洲空中客车(Airbus, ABI.YY, AIR.FR, EADSY)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等外国制造商订购飞机。随着美国航班的复苏,这些航空公司开通了飞往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航线。

美国繁荣的涓流渗透到了移民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家人汇出的钱里。根据墨西哥央行的数据,该国去年接收的汇款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8%左右,高于2019年已经创下的高点2.9%左右。


电汇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首席执行官Alex Homes表示:“这些刺激性支票的到账与资金直接流出美国之间存在巨大的相关性。”

洪都拉斯学生Javier Lopez称,他的三个哥哥姐姐每月从美国寄给他800美元,他和祖父以及一个叔叔用这些钱买吃的,并支付他在圣佩德罗-苏拉英语课程的学费。这名22岁的年轻人说,他住的房子是用姐姐在海外赚的钱建的。

“假如我姐姐没有移民,我不可能有钱建房子,因为在这里他们支付的工资只够买食物,”Lopez说。

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为各国政府、甚至是巴西这样的高负债新兴市场,以及全球的央行提供了藉口,使它们能够用成本低廉的贷款和慷慨的政府支出打开自家经济的闸门。

“得知美联储将试图在未来两年内维持其利率水平,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喘息空间,”墨西哥央行副行长Jonathan Heath在5月31日接受采访时说。“在正常环境下,我们肯定要提高利率。”

然而,美国经济反弹的规模正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压力和紧张情绪。中国驱动的繁荣推动了原材料价格上涨,而美国正在推高一连串消费品的价格。

疫情期间人们对笔记本电脑、手机和电视机等电子产品的旺盛需求造成了锡的短缺,推动锡价逼近纪录高位。欧盟以及墨西哥和巴西等拉美主要经济体的家庭消费支出疲软拖累了全球总需求。

受钢价上涨影响,一些造船商要求买家为交付新船支付额外费用。英国供应商Wildlife World主要提供动物食品和住舍以及观察野生动物专用摄像机,销售经理Vanessa McDonald称,这家公司将商品运往市场的成本已上涨了近五倍。

该公司将这些成本中的一部分以附加费的形式转嫁出去。“每个人都在接受价格大幅上涨,”’McDonald称。“我从来没见过需求如此旺盛。”刚刚结束的财年里,该公司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约90%。

中国无数家工厂正在受到原材料成本快速上涨的影响。石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使中国5月份PPI同比上升9%,创近13年来最高涨幅。

价格上涨令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感到头疼,这些国家的通胀率已达到多年高点。上述两国今年已三次上调基准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此举推高了借贷成本,尽管他们仍在与这场大流行做抗争。即使短暂的通胀也会令投资者不安、迫使货币贬值,损害企业和家庭的偿债能力;这些债务通常以美元或欧元计价。

巴西央行于6月16日将关键利率上调到4.25%,在加息的数小时前,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预计将提前加息。八天后,墨西哥央行表示将把基准利率上调至4.25%,理由包括墨西哥比索不断贬值和美国通胀上升等因素。

Heath说:“受资本流动和汇率因素影响,我们不能在无视美联储动向的情况下加息或降息。”

“这让央行的工作变得有些复杂,因为我们要为通胀负责,而通胀一直在上升,”他说。“我可以肯定一点,总体来说,墨西哥正受益于”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

在加拿大,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正在推动出口上升,推高油价,并推动加元兑美元汇率升至六年高点。目前加拿大通胀率已升至3.6%,创下十年来最高水平,这迫使加拿大央行缩减其非常规刺激措施的规模,尽管第三波新冠疫情料将拖累加拿大经济增长。加拿大央行在4月份放缓了其资产购买计划的步伐,成为七国集团(G7)中第一个这样做的央行。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在3月份加大了债券购买力度,旨在推动国债收益率下跌,并认为,“美国通胀预期和GDP增长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借款成本上升。欧洲央行的刺激措施帮助降低了借款成本,同时也压低了欧元兑美元汇率,欧元汇率对高度依赖出口的欧元区来说至关重要。

两个月后,欧洲央行警告说,欧元区住宅市场已出现估值过高迹象,市场回调风险加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也埋下一些隐患。


加州比佛利山罗迪欧大道上一家Gucci店外的购物者。

Tom Fairless|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并让企业有信心开展以满足美国市场巨大需求为目的的投资。

美国经济因价值近6万亿美元刺激举措的出台而动力十足,对世界各地的商品充满渴求,经济学家表示,美国目前类似于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扮演的角色。

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需求激增大体上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所乐见,但美国经济扩张的这股力量正波及金融市场,并在世界上引发一些混乱,比如东亚的航运瓶颈、汇率波动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高歌猛进。

意大利眼镜生产商Safilo Group SpA的首席执行官Angelo Trocchia表示:“我们看到一波通胀浪潮来袭。我们需要知道各央行会怎么做。”该公司设在中国的工厂正满负荷生产,并勉力应对塑料等材料的价格上涨。

美国直到本世纪头十年中段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力火车头,接下来,中国凭借快速扩张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又一个驱动力,而且往往呈一马当先之势。眼下,中国经济虽然仍在强劲增长,但经过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迅速恢复的阶段之后,随着中国政府寻求控制信贷,其增速料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放缓。此外,受消费支出疲软拖累,欧洲的经济复苏较为缓慢,也正起到抑制全球通胀和需求的作用。

相比之下,以刺激计划规模占全球GDP的比例衡量,美国已经批准的刺激支出规模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财政刺激规模的七倍左右。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数据,单单是美国最近的支出计划,预计就将在未来12个月给日本、中国和欧元区经济产出带来多达0.5个百分点的提升,给加拿大和墨西哥经济产出带来多达1个百分点的提振。今年5月份,OECD将其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上调至5.8%,为1973年以来最快增速。

“这些数字非常巨大。美国财政政策的规模是我们在和平时期从未见过的,”前英国央行决策者Adam Posen说。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和欧洲的年增长率可能只有1%左右,甚至更低。“从某种程度上讲,欧洲、中国和日本搭上了美国财政刺激便车。”

无论是现在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的涟漪效应都远远超过中国增长带来的效应,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仍然相对封闭,而美元在国际债务市场和外汇储备中占主导地位。

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又埋下隐患。贸易激增让其他国家从中受益,但许多国家也面临通胀上升、美元走强和债券收益率上升风险,这反过来可能会抑制它们的经济复苏。

自6月中旬美联储官员暗示料在2023年底前加息以来,美元兑其他货币一路上扬。最近几周,为抵消本币贬值影响并抑制通胀,俄罗斯、巴西和土耳其的央行已多次加息。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伦敦经济学家Tamara Basic Vasiljev表示,新兴市场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借贷成本上升。她说:“但如果你的经济是美元化的,你就会被迫加息,即使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一直遏制着流入美国的资金流动,但美联储政策的任何变化都将给许多新兴市场带来风险,特别是那些经常帐户赤字巨大的国家。

以美联储为中心的全球加息步伐可能会扼杀一些地方的复苏态势,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债务高企之际。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的债务规模已升至逾86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

然而,如果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可能会引发全球资产价格泡沫。北欧和韩国的央行已经释放出计划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抑制潜在的资产泡沫,尤其是房地产泡沫。

对美国来说,在中国经济日益转向内循环并在国际上面临越来越多的政治不信任之际,美国的需求繁荣可能有助于加强与盟友的经济联系。

虽然美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其在亚洲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已经被中国十多年来的崛起之势削弱了。当北京方面为达到政治目的而限制或叫停某些商品的贸易时,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地更容易受到来自中国的经济胁迫。


OECD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到2026年的五年中,每年的增长规模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体量。

据OECD数据,美国经济有望实现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强劲的复苏,今年料增长6.9%。美国的复苏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因为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是支撑全球贸易的基石。据德勤(Deloitte)2017年数据显示,美国在全球最终消费支出中占比约为27%,相比之下,中国仅占11%左右。

其他国家的经济产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的消费支出,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数据,经通胀因素调整后,2021年美国消费开支预计将较上年增长约10%,创1946年以来最大增幅。

疫情期间,美国人的收入一直在增加。穆迪(Moody)将美国家庭2020年的行为与2019年进行比较后的一项计算结果显示,美国家庭积累了2.6万亿美元的“额外储蓄”,并且他们在外国货上开销不菲。


据汇丰(HSBC)数据,预计到2026年,美国每年将增加约1,70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而中国此数据料约为1,400亿美元。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的数据,美国今年的经常项目赤字将达到创纪录的8,760亿美元,而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将为2,740亿美元。去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已经为全球最高,2021年中国第一季度出口比上年同期激增了近40%。

美国当前高企的进口需求水平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许多家庭的关注焦点是偿还债务。

对美国的扩张将长达数年的预期,刺激全球诸多企业投资扩大产能。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计,在经历了多年不温不火的增长之后,到2022年底,全球经通胀调整的投资将比疫情前的水平增加五分之一以上。

OECD认为,这对中国而言尤其重要,投资增长和强劲的出口需求将有助于抵消中国国内消费复苏相对缓慢的问题。

总部位于广州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广州美雅途助动车科技有限公司(Myatu Pedelec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蔺国爱称,美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对该公司和所在行业无疑是个好事。

去年,该公司的海外订单增长了80%以上,其中近三分之二的新订单来自美国客户。需求是如此强劲,以至于蔺国爱表示,他并不担心美国对中国产电动自行车征收的25%关税。该公司正斥资人民币1.2亿元(合1,880万美元)建设一家工厂,将生产目前需从供应商手中采购的车架等自行车零部件。

德国工程公司观察到,为向美国出口商品的亚洲工厂提供设备的需求大幅上升。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TSM, 简称﹕台积电)已宣布大规模投资计划,用于提高芯片产量,其中很大一部分面向美国市场。巴西等国的农场主正在订购机械设备,助力向日益增长的美国市场供应石油等产品。

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安川电机(Yaskawa Electric Corp., 6506.TO)的公共关系和投资者关系事务经理Ayumi Hayashida称,各公司正在积极落实曾经推后的资本支出计划。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里,安川电机来自北美市场的订单较此前三个月激增26%。

芬兰管道制造商Uponor Oyj为美国新住房市场供应约三分之一的管道产品,最近该公司在明尼苏达州收购了一家工厂。其首席执行官Jyri Luomakoski表示,美国住房市场繁荣促使该公司在新收购的工厂“以工程师能够调试的最快速度”增加新生产线。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北美销售额同比增长22%,而欧洲销售额仅增长约8%。

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 AMKAY)、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 SA.)和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D-HPL)等航运公司得到的丰厚利润正促使它们扩大船队。海事数据提供商VesselsValue Ltd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1-5月的新集装箱船订单几乎是2019年和2020年订单总和的两倍。

与此同时,旅游景点正热切盼望美国游客的到来。今年春季,欧盟宣布计划允许接种过疫苗的美国游客入境,该消息发布之后的两周内,万豪国际集团(Marriott International Inc., MAR)接到的美国赴欧盟旅游预订量增长了40%。

万豪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官Anthony Capuano表示:“美国游客正在翘首期盼欧洲解除封锁的消息。”

欧盟在6月18日结束了对美国旅行者实施长达一年多的严格限制,呼吁各国政府允许美国人进入欧盟,即使他们没有完成疫苗接种,但决定权掌握在各国政府手中。希腊和意大利等以旅游业为主的经济体已经向美国人开放了边境,而芬兰等少数国家则仍然关闭。

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 Inc., DAL)和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等美国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向欧洲空中客车(Airbus, ABI.YY, AIR.FR, EADSY)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等外国制造商订购飞机。随着美国航班的复苏,这些航空公司开通了飞往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航线。

美国繁荣的涓流渗透到了移民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家人汇出的钱里。根据墨西哥央行的数据,该国去年接收的汇款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8%左右,高于2019年已经创下的高点2.9%左右。


电汇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首席执行官Alex Homes表示:“这些刺激性支票的到账与资金直接流出美国之间存在巨大的相关性。”

洪都拉斯学生Javier Lopez称,他的三个哥哥姐姐每月从美国寄给他800美元,他和祖父以及一个叔叔用这些钱买吃的,并支付他在圣佩德罗-苏拉英语课程的学费。这名22岁的年轻人说,他住的房子是用姐姐在海外赚的钱建的。

“假如我姐姐没有移民,我不可能有钱建房子,因为在这里他们支付的工资只够买食物,”Lopez说。

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为各国政府、甚至是巴西这样的高负债新兴市场,以及全球的央行提供了藉口,使它们能够用成本低廉的贷款和慷慨的政府支出打开自家经济的闸门。

“得知美联储将试图在未来两年内维持其利率水平,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喘息空间,”墨西哥央行副行长Jonathan Heath在5月31日接受采访时说。“在正常环境下,我们肯定要提高利率。”

然而,美国经济反弹的规模正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压力和紧张情绪。中国驱动的繁荣推动了原材料价格上涨,而美国正在推高一连串消费品的价格。

疫情期间人们对笔记本电脑、手机和电视机等电子产品的旺盛需求造成了锡的短缺,推动锡价逼近纪录高位。欧盟以及墨西哥和巴西等拉美主要经济体的家庭消费支出疲软拖累了全球总需求。

受钢价上涨影响,一些造船商要求买家为交付新船支付额外费用。英国供应商Wildlife World主要提供动物食品和住舍以及观察野生动物专用摄像机,销售经理Vanessa McDonald称,这家公司将商品运往市场的成本已上涨了近五倍。

该公司将这些成本中的一部分以附加费的形式转嫁出去。“每个人都在接受价格大幅上涨,”’McDonald称。“我从来没见过需求如此旺盛。”刚刚结束的财年里,该公司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约90%。

中国无数家工厂正在受到原材料成本快速上涨的影响。石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使中国5月份PPI同比上升9%,创近13年来最高涨幅。

价格上涨令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感到头疼,这些国家的通胀率已达到多年高点。上述两国今年已三次上调基准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此举推高了借贷成本,尽管他们仍在与这场大流行做抗争。即使短暂的通胀也会令投资者不安、迫使货币贬值,损害企业和家庭的偿债能力;这些债务通常以美元或欧元计价。

巴西央行于6月16日将关键利率上调到4.25%,在加息的数小时前,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预计将提前加息。八天后,墨西哥央行表示将把基准利率上调至4.25%,理由包括墨西哥比索不断贬值和美国通胀上升等因素。

Heath说:“受资本流动和汇率因素影响,我们不能在无视美联储动向的情况下加息或降息。”

“这让央行的工作变得有些复杂,因为我们要为通胀负责,而通胀一直在上升,”他说。“我可以肯定一点,总体来说,墨西哥正受益于”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

在加拿大,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正在推动出口上升,推高油价,并推动加元兑美元汇率升至六年高点。目前加拿大通胀率已升至3.6%,创下十年来最高水平,这迫使加拿大央行缩减其非常规刺激措施的规模,尽管第三波新冠疫情料将拖累加拿大经济增长。加拿大央行在4月份放缓了其资产购买计划的步伐,成为七国集团(G7)中第一个这样做的央行。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在3月份加大了债券购买力度,旨在推动国债收益率下跌,并认为,“美国通胀预期和GDP增长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借款成本上升。欧洲央行的刺激措施帮助降低了借款成本,同时也压低了欧元兑美元汇率,欧元汇率对高度依赖出口的欧元区来说至关重要。

两个月后,欧洲央行警告说,欧元区住宅市场已出现估值过高迹象,市场回调风险加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美国人对全球商品胃口大开,是机遇也是挑战

发布日期:2021-06-29 16:03
摘要: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也埋下一些隐患。


加州比佛利山罗迪欧大道上一家Gucci店外的购物者。

Tom Fairless|Stella Yifan Xie

【OR  商业新媒体】

从美国经济中喷涌而出的资金,正在世界范围内形成涟漪效应,以其几十年来最大的力度驱动全球经济复苏,并让企业有信心开展以满足美国市场巨大需求为目的的投资。

美国经济因价值近6万亿美元刺激举措的出台而动力十足,对世界各地的商品充满渴求,经济学家表示,美国目前类似于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扮演的角色。

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需求激增大体上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所乐见,但美国经济扩张的这股力量正波及金融市场,并在世界上引发一些混乱,比如东亚的航运瓶颈、汇率波动以及大宗商品价格的高歌猛进。

意大利眼镜生产商Safilo Group SpA的首席执行官Angelo Trocchia表示:“我们看到一波通胀浪潮来袭。我们需要知道各央行会怎么做。”该公司设在中国的工厂正满负荷生产,并勉力应对塑料等材料的价格上涨。

美国直到本世纪头十年中段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力火车头,接下来,中国凭借快速扩张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又一个驱动力,而且往往呈一马当先之势。眼下,中国经济虽然仍在强劲增长,但经过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迅速恢复的阶段之后,随着中国政府寻求控制信贷,其增速料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放缓。此外,受消费支出疲软拖累,欧洲的经济复苏较为缓慢,也正起到抑制全球通胀和需求的作用。

相比之下,以刺激计划规模占全球GDP的比例衡量,美国已经批准的刺激支出规模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财政刺激规模的七倍左右。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的数据,单单是美国最近的支出计划,预计就将在未来12个月给日本、中国和欧元区经济产出带来多达0.5个百分点的提升,给加拿大和墨西哥经济产出带来多达1个百分点的提振。今年5月份,OECD将其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上调至5.8%,为1973年以来最快增速。

“这些数字非常巨大。美国财政政策的规模是我们在和平时期从未见过的,”前英国央行决策者Adam Posen说。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和欧洲的年增长率可能只有1%左右,甚至更低。“从某种程度上讲,欧洲、中国和日本搭上了美国财政刺激便车。”

无论是现在还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的涟漪效应都远远超过中国增长带来的效应,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仍然相对封闭,而美元在国际债务市场和外汇储备中占主导地位。

蓬勃发展的美国经济一面惠及全球,另一面又埋下隐患。贸易激增让其他国家从中受益,但许多国家也面临通胀上升、美元走强和债券收益率上升风险,这反过来可能会抑制它们的经济复苏。

自6月中旬美联储官员暗示料在2023年底前加息以来,美元兑其他货币一路上扬。最近几周,为抵消本币贬值影响并抑制通胀,俄罗斯、巴西和土耳其的央行已多次加息。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伦敦经济学家Tamara Basic Vasiljev表示,新兴市场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借贷成本上升。她说:“但如果你的经济是美元化的,你就会被迫加息,即使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一直遏制着流入美国的资金流动,但美联储政策的任何变化都将给许多新兴市场带来风险,特别是那些经常帐户赤字巨大的国家。

以美联储为中心的全球加息步伐可能会扼杀一些地方的复苏态势,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债务高企之际。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的债务规模已升至逾86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

然而,如果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可能会引发全球资产价格泡沫。北欧和韩国的央行已经释放出计划收紧货币政策的信号,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抑制潜在的资产泡沫,尤其是房地产泡沫。

对美国来说,在中国经济日益转向内循环并在国际上面临越来越多的政治不信任之际,美国的需求繁荣可能有助于加强与盟友的经济联系。

虽然美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其在亚洲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已经被中国十多年来的崛起之势削弱了。当北京方面为达到政治目的而限制或叫停某些商品的贸易时,澳大利亚和台湾等地更容易受到来自中国的经济胁迫。


OECD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5%,到2026年的五年中,每年的增长规模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体量。

据OECD数据,美国经济有望实现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强劲的复苏,今年料增长6.9%。美国的复苏对世界经济至关重要,因为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是支撑全球贸易的基石。据德勤(Deloitte)2017年数据显示,美国在全球最终消费支出中占比约为27%,相比之下,中国仅占11%左右。

其他国家的经济产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美国的消费支出,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数据,经通胀因素调整后,2021年美国消费开支预计将较上年增长约10%,创1946年以来最大增幅。

疫情期间,美国人的收入一直在增加。穆迪(Moody)将美国家庭2020年的行为与2019年进行比较后的一项计算结果显示,美国家庭积累了2.6万亿美元的“额外储蓄”,并且他们在外国货上开销不菲。


据汇丰(HSBC)数据,预计到2026年,美国每年将增加约1,70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而中国此数据料约为1,400亿美元。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的数据,美国今年的经常项目赤字将达到创纪录的8,760亿美元,而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将为2,740亿美元。去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已经为全球最高,2021年中国第一季度出口比上年同期激增了近40%。

美国当前高企的进口需求水平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许多家庭的关注焦点是偿还债务。

对美国的扩张将长达数年的预期,刺激全球诸多企业投资扩大产能。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计,在经历了多年不温不火的增长之后,到2022年底,全球经通胀调整的投资将比疫情前的水平增加五分之一以上。

OECD认为,这对中国而言尤其重要,投资增长和强劲的出口需求将有助于抵消中国国内消费复苏相对缓慢的问题。

总部位于广州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广州美雅途助动车科技有限公司(Myatu Pedelec Technology Co.)的联合创始人蔺国爱称,美国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对该公司和所在行业无疑是个好事。

去年,该公司的海外订单增长了80%以上,其中近三分之二的新订单来自美国客户。需求是如此强劲,以至于蔺国爱表示,他并不担心美国对中国产电动自行车征收的25%关税。该公司正斥资人民币1.2亿元(合1,880万美元)建设一家工厂,将生产目前需从供应商手中采购的车架等自行车零部件。

德国工程公司观察到,为向美国出口商品的亚洲工厂提供设备的需求大幅上升。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TSM, 简称﹕台积电)已宣布大规模投资计划,用于提高芯片产量,其中很大一部分面向美国市场。巴西等国的农场主正在订购机械设备,助力向日益增长的美国市场供应石油等产品。

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安川电机(Yaskawa Electric Corp., 6506.TO)的公共关系和投资者关系事务经理Ayumi Hayashida称,各公司正在积极落实曾经推后的资本支出计划。截至2月份的三个月里,安川电机来自北美市场的订单较此前三个月激增26%。

芬兰管道制造商Uponor Oyj为美国新住房市场供应约三分之一的管道产品,最近该公司在明尼苏达州收购了一家工厂。其首席执行官Jyri Luomakoski表示,美国住房市场繁荣促使该公司在新收购的工厂“以工程师能够调试的最快速度”增加新生产线。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北美销售额同比增长22%,而欧洲销售额仅增长约8%。

A.P.穆勒-马士基集团(A.p. Moller-maersk A/s, AMKAY)、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 SA.)和赫伯罗特(Hapag-Lloyd AG, GD-HPL)等航运公司得到的丰厚利润正促使它们扩大船队。海事数据提供商VesselsValue Ltd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1-5月的新集装箱船订单几乎是2019年和2020年订单总和的两倍。

与此同时,旅游景点正热切盼望美国游客的到来。今年春季,欧盟宣布计划允许接种过疫苗的美国游客入境,该消息发布之后的两周内,万豪国际集团(Marriott International Inc., MAR)接到的美国赴欧盟旅游预订量增长了40%。

万豪国际集团首席执行官Anthony Capuano表示:“美国游客正在翘首期盼欧洲解除封锁的消息。”

欧盟在6月18日结束了对美国旅行者实施长达一年多的严格限制,呼吁各国政府允许美国人进入欧盟,即使他们没有完成疫苗接种,但决定权掌握在各国政府手中。希腊和意大利等以旅游业为主的经济体已经向美国人开放了边境,而芬兰等少数国家则仍然关闭。

达美航空公司(Delta Air Lines Inc., DAL)和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等美国航空公司已经开始向欧洲空中客车(Airbus, ABI.YY, AIR.FR, EADSY)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等外国制造商订购飞机。随着美国航班的复苏,这些航空公司开通了飞往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航线。

美国繁荣的涓流渗透到了移民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家人汇出的钱里。根据墨西哥央行的数据,该国去年接收的汇款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8%左右,高于2019年已经创下的高点2.9%左右。


电汇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首席执行官Alex Homes表示:“这些刺激性支票的到账与资金直接流出美国之间存在巨大的相关性。”

洪都拉斯学生Javier Lopez称,他的三个哥哥姐姐每月从美国寄给他800美元,他和祖父以及一个叔叔用这些钱买吃的,并支付他在圣佩德罗-苏拉英语课程的学费。这名22岁的年轻人说,他住的房子是用姐姐在海外赚的钱建的。

“假如我姐姐没有移民,我不可能有钱建房子,因为在这里他们支付的工资只够买食物,”Lopez说。

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为各国政府、甚至是巴西这样的高负债新兴市场,以及全球的央行提供了藉口,使它们能够用成本低廉的贷款和慷慨的政府支出打开自家经济的闸门。

“得知美联储将试图在未来两年内维持其利率水平,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喘息空间,”墨西哥央行副行长Jonathan Heath在5月31日接受采访时说。“在正常环境下,我们肯定要提高利率。”

然而,美国经济反弹的规模正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压力和紧张情绪。中国驱动的繁荣推动了原材料价格上涨,而美国正在推高一连串消费品的价格。

疫情期间人们对笔记本电脑、手机和电视机等电子产品的旺盛需求造成了锡的短缺,推动锡价逼近纪录高位。欧盟以及墨西哥和巴西等拉美主要经济体的家庭消费支出疲软拖累了全球总需求。

受钢价上涨影响,一些造船商要求买家为交付新船支付额外费用。英国供应商Wildlife World主要提供动物食品和住舍以及观察野生动物专用摄像机,销售经理Vanessa McDonald称,这家公司将商品运往市场的成本已上涨了近五倍。

该公司将这些成本中的一部分以附加费的形式转嫁出去。“每个人都在接受价格大幅上涨,”’McDonald称。“我从来没见过需求如此旺盛。”刚刚结束的财年里,该公司在美国的销售额增长了约90%。

中国无数家工厂正在受到原材料成本快速上涨的影响。石油、铁矿石和金属价格的飙升使中国5月份PPI同比上升9%,创近13年来最高涨幅。

价格上涨令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感到头疼,这些国家的通胀率已达到多年高点。上述两国今年已三次上调基准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此举推高了借贷成本,尽管他们仍在与这场大流行做抗争。即使短暂的通胀也会令投资者不安、迫使货币贬值,损害企业和家庭的偿债能力;这些债务通常以美元或欧元计价。

巴西央行于6月16日将关键利率上调到4.25%,在加息的数小时前,美联储官员表示他们预计将提前加息。八天后,墨西哥央行表示将把基准利率上调至4.25%,理由包括墨西哥比索不断贬值和美国通胀上升等因素。

Heath说:“受资本流动和汇率因素影响,我们不能在无视美联储动向的情况下加息或降息。”

“这让央行的工作变得有些复杂,因为我们要为通胀负责,而通胀一直在上升,”他说。“我可以肯定一点,总体来说,墨西哥正受益于”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

在加拿大,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正在推动出口上升,推高油价,并推动加元兑美元汇率升至六年高点。目前加拿大通胀率已升至3.6%,创下十年来最高水平,这迫使加拿大央行缩减其非常规刺激措施的规模,尽管第三波新冠疫情料将拖累加拿大经济增长。加拿大央行在4月份放缓了其资产购买计划的步伐,成为七国集团(G7)中第一个这样做的央行。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在3月份加大了债券购买力度,旨在推动国债收益率下跌,并认为,“美国通胀预期和GDP增长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借款成本上升。欧洲央行的刺激措施帮助降低了借款成本,同时也压低了欧元兑美元汇率,欧元汇率对高度依赖出口的欧元区来说至关重要。

两个月后,欧洲央行警告说,欧元区住宅市场已出现估值过高迹象,市场回调风险加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