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王英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在2021年6月初公开了首次在美募股文件,预计将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并计划于7月在美国上市交易。这将是近年来中国企业较大规模在美上市的案例之一。

根据招股说明,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将以每股13美元至14美元的价格发行2.88亿股美国存托凭证(ADS)。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4股该公司的A类股。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淡马锡(Temasek)已表示有兴趣在此次IPO中认购高达12.5亿美元的股票——按发行价区间中值计算,约占总发行规模的三分之一。摩根士丹利也是此次IPO的主承销商,而淡马锡是滴滴的长期股东。此次IPO也是拜登就任后,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中企上市融资项目。

截至2021年6月,滴滴业务已覆盖全球15个国家,在“走出去”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成功经验。企业在美洲的巴西、墨西哥等地业务规模接近甚至超过优步。滴滴在国际上甚至是唯一可以和美国优步同台竞争的出行领域科技企业。滴滴一方面持续向国际市场输出路径规划、智能匹配等世界领先的互联网技术,降低车辆空驶率,让出行更加高效便捷。另一方面,将无现金支付、行程录音录像、添加紧急联系人、一键报警等安全技术输出,增强出行的安全性。滴滴“走出去”始终坚持“本地化运营”原则,在每个国家组建本土人才团队,深入了解和尊重当地需求,开发出适合本土用户习惯的技术和产品,创造了大量岗位,取得了东道国政府与社区的信任。而针对网络数据安全议题,滴滴将数据处理器完全安置在东道国,主动降低东道国政府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滴滴在法务上则尽力匹配所在地的法律规范。

随着中国政府持续释放对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信号,这使中国科技型企业在经营中国市场的同时不得不加大对外投资业务权重。滴滴模仿优步又力图超越优步,在美上市并实现融资是实现公司全球扩张战略的重要设计。

美国是全球金融和货币中心,任何跨国公司要成为全球顶级企业都难以绕开美国市场。在中美竞争达到新高度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政治要素同样无法回避。比如,部分“铁杆”反华议员持续偏执地要求中美经济“脱钩”。不久前,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和卢比奥以及民主党议员彼得斯和凯利联合发布了一份跨党派公开信,呼吁政府制定新的清单。信中强调,“美国政府必须采取果断行动,阻止中国对美国工业基础的经济掠夺”。这种激进的对华立场显然不适应美国当前的利益。

2021年6月,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令,禁止美国实体投资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海康威视、中铁等据称与中国国防或“监视技术”行业有关的中国企业。拜登政府表示,此举扩大了特朗普时期出台的一项有法律缺陷的行政令涵盖的范围。拜登称他将在包括国防和高技术在内的若干领域继续对华持强硬路线。有高级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美国财政部将负责执行并“滚动”更新这份新的禁令清单,目前清单上包括59家企业,美国实体被禁止买卖这些企业的上市证券,该最新清单取代了国防部此前公布的一份清单。这表明美国政府在力求精准“打击面”,做到“有的放矢”。

由于特朗普时期诸多政策极富进攻性,可能连带损及美国利益。美国司法系统在对前政府部分行为进行了一定的纠偏。司法系统在5月颁布了最终判决,解除了国防部此前对“中国军方公司”的认定,正式撤销了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持有小米证券的全部限制。拜登总统在6月初亦解除了特朗普此前对TikTok强迫退出美国市场的行政命令,实质上也是一种纠偏。

目前看,美国对中国企业投融资的政策存在以下一些特征:其一,美国政府对如何应对中国跨国公司的投融资上并没有既定的行为模式,美国政府亦没有经验应对来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跨国公司。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反映出美国政府依然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政策始终处于一种不断试错、调整,扩张与收缩杂糅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这是美国政治精英的理性以及权力相互制约的结果。其二,美国政府希望处理任何与中国的竞争都有法可依,防止安全议题“泛化”导致对中国企业的“打击面过大”。目前,美国政府的立场是严格禁止对涉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进行投融资,但针对没有明显可证国家安全风险的投融资,美国政府选择采取类似商业自由主义的立场,加强过程监管。其三,美国的安全部门如国防部以及情报机构已经深度地介入到政府对外企投融资的审查中。这些机构在某一时期对安全以及企业在美存续“合法性”的定义、解读甚至可以决定企业的命运。尽管美国商务部与财政部目前试图在扭转这一趋势,但安全力量介入中美经济这一现象,短期内并不会消失。其四,美国有着全球最发达的金融体系,滴滴这一相对成熟的战略资产显然是美国金融势力热捧的对象。这表明,即使中美之间存在政治不信任,但资本的寻利性是敏锐的,对接渠道依然是畅通的。任何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网络中都力求安全基础上的利益,以及商业利益最大化下的安全风险最小化。其五,中国国内产业头部企业在美上市融资将成为中美商业的新动向。未来,那些在中国市场已经长期站牢脚跟,实行商业运作而非涉“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将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青睐。

滴滴力图深耕美国市场,并做了长期的战略设计。2017年3月滴滴出行美国研究院“DiDi Labs.”宣布成立。此外,滴滴还对美国打车应用“Lyft.”进行一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以提升Lyft在美国市场的服务能力和市场覆盖。目前,滴滴在美国融资正当时。作为“后来者”,滴滴可以较好地汲取TikTok的教训,注重自身网络安全建设,以商业模式创新和利益共享融入美国市场,探索出一条契合美国安全规范又照顾利益攸关方,同时有利扩大企业可持续安全的投融资模式。这或许将走出中国对美商业互动的一条新路子。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国内各产业领军企业基本完成了对美直接投资,在美经营着庞大的存量资产。再往后的半个世纪,中美经济互动的一个重要领域是推动中国在美资产的金融化、证券化。这将使中企投资产生的福利面向更多的美国普通民众,美国民众可以通过金融方式共享中国发展红利以及全球化红利。在中美高强度竞争的背景下,如何充分利用对方发展的商业红利是中美两国互动的新焦点。中国一流企业的价值可以成为夯实中美经济相互依赖的新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滴滴在美IPO承载的信号

发布日期:2021-06-29 07:43
摘要: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王英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在2021年6月初公开了首次在美募股文件,预计将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并计划于7月在美国上市交易。这将是近年来中国企业较大规模在美上市的案例之一。

根据招股说明,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将以每股13美元至14美元的价格发行2.88亿股美国存托凭证(ADS)。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4股该公司的A类股。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淡马锡(Temasek)已表示有兴趣在此次IPO中认购高达12.5亿美元的股票——按发行价区间中值计算,约占总发行规模的三分之一。摩根士丹利也是此次IPO的主承销商,而淡马锡是滴滴的长期股东。此次IPO也是拜登就任后,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中企上市融资项目。

截至2021年6月,滴滴业务已覆盖全球15个国家,在“走出去”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成功经验。企业在美洲的巴西、墨西哥等地业务规模接近甚至超过优步。滴滴在国际上甚至是唯一可以和美国优步同台竞争的出行领域科技企业。滴滴一方面持续向国际市场输出路径规划、智能匹配等世界领先的互联网技术,降低车辆空驶率,让出行更加高效便捷。另一方面,将无现金支付、行程录音录像、添加紧急联系人、一键报警等安全技术输出,增强出行的安全性。滴滴“走出去”始终坚持“本地化运营”原则,在每个国家组建本土人才团队,深入了解和尊重当地需求,开发出适合本土用户习惯的技术和产品,创造了大量岗位,取得了东道国政府与社区的信任。而针对网络数据安全议题,滴滴将数据处理器完全安置在东道国,主动降低东道国政府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滴滴在法务上则尽力匹配所在地的法律规范。

随着中国政府持续释放对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信号,这使中国科技型企业在经营中国市场的同时不得不加大对外投资业务权重。滴滴模仿优步又力图超越优步,在美上市并实现融资是实现公司全球扩张战略的重要设计。

美国是全球金融和货币中心,任何跨国公司要成为全球顶级企业都难以绕开美国市场。在中美竞争达到新高度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政治要素同样无法回避。比如,部分“铁杆”反华议员持续偏执地要求中美经济“脱钩”。不久前,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和卢比奥以及民主党议员彼得斯和凯利联合发布了一份跨党派公开信,呼吁政府制定新的清单。信中强调,“美国政府必须采取果断行动,阻止中国对美国工业基础的经济掠夺”。这种激进的对华立场显然不适应美国当前的利益。

2021年6月,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令,禁止美国实体投资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海康威视、中铁等据称与中国国防或“监视技术”行业有关的中国企业。拜登政府表示,此举扩大了特朗普时期出台的一项有法律缺陷的行政令涵盖的范围。拜登称他将在包括国防和高技术在内的若干领域继续对华持强硬路线。有高级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美国财政部将负责执行并“滚动”更新这份新的禁令清单,目前清单上包括59家企业,美国实体被禁止买卖这些企业的上市证券,该最新清单取代了国防部此前公布的一份清单。这表明美国政府在力求精准“打击面”,做到“有的放矢”。

由于特朗普时期诸多政策极富进攻性,可能连带损及美国利益。美国司法系统在对前政府部分行为进行了一定的纠偏。司法系统在5月颁布了最终判决,解除了国防部此前对“中国军方公司”的认定,正式撤销了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持有小米证券的全部限制。拜登总统在6月初亦解除了特朗普此前对TikTok强迫退出美国市场的行政命令,实质上也是一种纠偏。

目前看,美国对中国企业投融资的政策存在以下一些特征:其一,美国政府对如何应对中国跨国公司的投融资上并没有既定的行为模式,美国政府亦没有经验应对来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跨国公司。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反映出美国政府依然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政策始终处于一种不断试错、调整,扩张与收缩杂糅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这是美国政治精英的理性以及权力相互制约的结果。其二,美国政府希望处理任何与中国的竞争都有法可依,防止安全议题“泛化”导致对中国企业的“打击面过大”。目前,美国政府的立场是严格禁止对涉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进行投融资,但针对没有明显可证国家安全风险的投融资,美国政府选择采取类似商业自由主义的立场,加强过程监管。其三,美国的安全部门如国防部以及情报机构已经深度地介入到政府对外企投融资的审查中。这些机构在某一时期对安全以及企业在美存续“合法性”的定义、解读甚至可以决定企业的命运。尽管美国商务部与财政部目前试图在扭转这一趋势,但安全力量介入中美经济这一现象,短期内并不会消失。其四,美国有着全球最发达的金融体系,滴滴这一相对成熟的战略资产显然是美国金融势力热捧的对象。这表明,即使中美之间存在政治不信任,但资本的寻利性是敏锐的,对接渠道依然是畅通的。任何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网络中都力求安全基础上的利益,以及商业利益最大化下的安全风险最小化。其五,中国国内产业头部企业在美上市融资将成为中美商业的新动向。未来,那些在中国市场已经长期站牢脚跟,实行商业运作而非涉“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将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青睐。

滴滴力图深耕美国市场,并做了长期的战略设计。2017年3月滴滴出行美国研究院“DiDi Labs.”宣布成立。此外,滴滴还对美国打车应用“Lyft.”进行一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以提升Lyft在美国市场的服务能力和市场覆盖。目前,滴滴在美国融资正当时。作为“后来者”,滴滴可以较好地汲取TikTok的教训,注重自身网络安全建设,以商业模式创新和利益共享融入美国市场,探索出一条契合美国安全规范又照顾利益攸关方,同时有利扩大企业可持续安全的投融资模式。这或许将走出中国对美商业互动的一条新路子。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国内各产业领军企业基本完成了对美直接投资,在美经营着庞大的存量资产。再往后的半个世纪,中美经济互动的一个重要领域是推动中国在美资产的金融化、证券化。这将使中企投资产生的福利面向更多的美国普通民众,美国民众可以通过金融方式共享中国发展红利以及全球化红利。在中美高强度竞争的背景下,如何充分利用对方发展的商业红利是中美两国互动的新焦点。中国一流企业的价值可以成为夯实中美经济相互依赖的新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王英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在2021年6月初公开了首次在美募股文件,预计将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并计划于7月在美国上市交易。这将是近年来中国企业较大规模在美上市的案例之一。

根据招股说明,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将以每股13美元至14美元的价格发行2.88亿股美国存托凭证(ADS)。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4股该公司的A类股。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淡马锡(Temasek)已表示有兴趣在此次IPO中认购高达12.5亿美元的股票——按发行价区间中值计算,约占总发行规模的三分之一。摩根士丹利也是此次IPO的主承销商,而淡马锡是滴滴的长期股东。此次IPO也是拜登就任后,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中企上市融资项目。

截至2021年6月,滴滴业务已覆盖全球15个国家,在“走出去”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成功经验。企业在美洲的巴西、墨西哥等地业务规模接近甚至超过优步。滴滴在国际上甚至是唯一可以和美国优步同台竞争的出行领域科技企业。滴滴一方面持续向国际市场输出路径规划、智能匹配等世界领先的互联网技术,降低车辆空驶率,让出行更加高效便捷。另一方面,将无现金支付、行程录音录像、添加紧急联系人、一键报警等安全技术输出,增强出行的安全性。滴滴“走出去”始终坚持“本地化运营”原则,在每个国家组建本土人才团队,深入了解和尊重当地需求,开发出适合本土用户习惯的技术和产品,创造了大量岗位,取得了东道国政府与社区的信任。而针对网络数据安全议题,滴滴将数据处理器完全安置在东道国,主动降低东道国政府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滴滴在法务上则尽力匹配所在地的法律规范。

随着中国政府持续释放对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信号,这使中国科技型企业在经营中国市场的同时不得不加大对外投资业务权重。滴滴模仿优步又力图超越优步,在美上市并实现融资是实现公司全球扩张战略的重要设计。

美国是全球金融和货币中心,任何跨国公司要成为全球顶级企业都难以绕开美国市场。在中美竞争达到新高度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政治要素同样无法回避。比如,部分“铁杆”反华议员持续偏执地要求中美经济“脱钩”。不久前,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和卢比奥以及民主党议员彼得斯和凯利联合发布了一份跨党派公开信,呼吁政府制定新的清单。信中强调,“美国政府必须采取果断行动,阻止中国对美国工业基础的经济掠夺”。这种激进的对华立场显然不适应美国当前的利益。

2021年6月,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令,禁止美国实体投资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海康威视、中铁等据称与中国国防或“监视技术”行业有关的中国企业。拜登政府表示,此举扩大了特朗普时期出台的一项有法律缺陷的行政令涵盖的范围。拜登称他将在包括国防和高技术在内的若干领域继续对华持强硬路线。有高级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美国财政部将负责执行并“滚动”更新这份新的禁令清单,目前清单上包括59家企业,美国实体被禁止买卖这些企业的上市证券,该最新清单取代了国防部此前公布的一份清单。这表明美国政府在力求精准“打击面”,做到“有的放矢”。

由于特朗普时期诸多政策极富进攻性,可能连带损及美国利益。美国司法系统在对前政府部分行为进行了一定的纠偏。司法系统在5月颁布了最终判决,解除了国防部此前对“中国军方公司”的认定,正式撤销了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持有小米证券的全部限制。拜登总统在6月初亦解除了特朗普此前对TikTok强迫退出美国市场的行政命令,实质上也是一种纠偏。

目前看,美国对中国企业投融资的政策存在以下一些特征:其一,美国政府对如何应对中国跨国公司的投融资上并没有既定的行为模式,美国政府亦没有经验应对来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跨国公司。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反映出美国政府依然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政策始终处于一种不断试错、调整,扩张与收缩杂糅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这是美国政治精英的理性以及权力相互制约的结果。其二,美国政府希望处理任何与中国的竞争都有法可依,防止安全议题“泛化”导致对中国企业的“打击面过大”。目前,美国政府的立场是严格禁止对涉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进行投融资,但针对没有明显可证国家安全风险的投融资,美国政府选择采取类似商业自由主义的立场,加强过程监管。其三,美国的安全部门如国防部以及情报机构已经深度地介入到政府对外企投融资的审查中。这些机构在某一时期对安全以及企业在美存续“合法性”的定义、解读甚至可以决定企业的命运。尽管美国商务部与财政部目前试图在扭转这一趋势,但安全力量介入中美经济这一现象,短期内并不会消失。其四,美国有着全球最发达的金融体系,滴滴这一相对成熟的战略资产显然是美国金融势力热捧的对象。这表明,即使中美之间存在政治不信任,但资本的寻利性是敏锐的,对接渠道依然是畅通的。任何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网络中都力求安全基础上的利益,以及商业利益最大化下的安全风险最小化。其五,中国国内产业头部企业在美上市融资将成为中美商业的新动向。未来,那些在中国市场已经长期站牢脚跟,实行商业运作而非涉“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将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青睐。

滴滴力图深耕美国市场,并做了长期的战略设计。2017年3月滴滴出行美国研究院“DiDi Labs.”宣布成立。此外,滴滴还对美国打车应用“Lyft.”进行一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以提升Lyft在美国市场的服务能力和市场覆盖。目前,滴滴在美国融资正当时。作为“后来者”,滴滴可以较好地汲取TikTok的教训,注重自身网络安全建设,以商业模式创新和利益共享融入美国市场,探索出一条契合美国安全规范又照顾利益攸关方,同时有利扩大企业可持续安全的投融资模式。这或许将走出中国对美商业互动的一条新路子。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国内各产业领军企业基本完成了对美直接投资,在美经营着庞大的存量资产。再往后的半个世纪,中美经济互动的一个重要领域是推动中国在美资产的金融化、证券化。这将使中企投资产生的福利面向更多的美国普通民众,美国民众可以通过金融方式共享中国发展红利以及全球化红利。在中美高强度竞争的背景下,如何充分利用对方发展的商业红利是中美两国互动的新焦点。中国一流企业的价值可以成为夯实中美经济相互依赖的新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滴滴在美IPO承载的信号

发布日期:2021-06-29 07:43
摘要: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王英良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在2021年6月初公开了首次在美募股文件,预计将筹集数十亿美元资金,并计划于7月在美国上市交易。这将是近年来中国企业较大规模在美上市的案例之一。

根据招股说明,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将以每股13美元至14美元的价格发行2.88亿股美国存托凭证(ADS)。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4股该公司的A类股。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淡马锡(Temasek)已表示有兴趣在此次IPO中认购高达12.5亿美元的股票——按发行价区间中值计算,约占总发行规模的三分之一。摩根士丹利也是此次IPO的主承销商,而淡马锡是滴滴的长期股东。此次IPO也是拜登就任后,产生巨大影响力的中企上市融资项目。

截至2021年6月,滴滴业务已覆盖全球15个国家,在“走出去”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成功经验。企业在美洲的巴西、墨西哥等地业务规模接近甚至超过优步。滴滴在国际上甚至是唯一可以和美国优步同台竞争的出行领域科技企业。滴滴一方面持续向国际市场输出路径规划、智能匹配等世界领先的互联网技术,降低车辆空驶率,让出行更加高效便捷。另一方面,将无现金支付、行程录音录像、添加紧急联系人、一键报警等安全技术输出,增强出行的安全性。滴滴“走出去”始终坚持“本地化运营”原则,在每个国家组建本土人才团队,深入了解和尊重当地需求,开发出适合本土用户习惯的技术和产品,创造了大量岗位,取得了东道国政府与社区的信任。而针对网络数据安全议题,滴滴将数据处理器完全安置在东道国,主动降低东道国政府对国家安全的担忧。滴滴在法务上则尽力匹配所在地的法律规范。

随着中国政府持续释放对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反垄断信号,这使中国科技型企业在经营中国市场的同时不得不加大对外投资业务权重。滴滴模仿优步又力图超越优步,在美上市并实现融资是实现公司全球扩张战略的重要设计。

美国是全球金融和货币中心,任何跨国公司要成为全球顶级企业都难以绕开美国市场。在中美竞争达到新高度的背景下,美国国内政治要素同样无法回避。比如,部分“铁杆”反华议员持续偏执地要求中美经济“脱钩”。不久前,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和卢比奥以及民主党议员彼得斯和凯利联合发布了一份跨党派公开信,呼吁政府制定新的清单。信中强调,“美国政府必须采取果断行动,阻止中国对美国工业基础的经济掠夺”。这种激进的对华立场显然不适应美国当前的利益。

2021年6月,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令,禁止美国实体投资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海康威视、中铁等据称与中国国防或“监视技术”行业有关的中国企业。拜登政府表示,此举扩大了特朗普时期出台的一项有法律缺陷的行政令涵盖的范围。拜登称他将在包括国防和高技术在内的若干领域继续对华持强硬路线。有高级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美国财政部将负责执行并“滚动”更新这份新的禁令清单,目前清单上包括59家企业,美国实体被禁止买卖这些企业的上市证券,该最新清单取代了国防部此前公布的一份清单。这表明美国政府在力求精准“打击面”,做到“有的放矢”。

由于特朗普时期诸多政策极富进攻性,可能连带损及美国利益。美国司法系统在对前政府部分行为进行了一定的纠偏。司法系统在5月颁布了最终判决,解除了国防部此前对“中国军方公司”的认定,正式撤销了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持有小米证券的全部限制。拜登总统在6月初亦解除了特朗普此前对TikTok强迫退出美国市场的行政命令,实质上也是一种纠偏。

目前看,美国对中国企业投融资的政策存在以下一些特征:其一,美国政府对如何应对中国跨国公司的投融资上并没有既定的行为模式,美国政府亦没有经验应对来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跨国公司。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反映出美国政府依然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政策始终处于一种不断试错、调整,扩张与收缩杂糅的否定之否定的过程。这是美国政治精英的理性以及权力相互制约的结果。其二,美国政府希望处理任何与中国的竞争都有法可依,防止安全议题“泛化”导致对中国企业的“打击面过大”。目前,美国政府的立场是严格禁止对涉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进行投融资,但针对没有明显可证国家安全风险的投融资,美国政府选择采取类似商业自由主义的立场,加强过程监管。其三,美国的安全部门如国防部以及情报机构已经深度地介入到政府对外企投融资的审查中。这些机构在某一时期对安全以及企业在美存续“合法性”的定义、解读甚至可以决定企业的命运。尽管美国商务部与财政部目前试图在扭转这一趋势,但安全力量介入中美经济这一现象,短期内并不会消失。其四,美国有着全球最发达的金融体系,滴滴这一相对成熟的战略资产显然是美国金融势力热捧的对象。这表明,即使中美之间存在政治不信任,但资本的寻利性是敏锐的,对接渠道依然是畅通的。任何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网络中都力求安全基础上的利益,以及商业利益最大化下的安全风险最小化。其五,中国国内产业头部企业在美上市融资将成为中美商业的新动向。未来,那些在中国市场已经长期站牢脚跟,实行商业运作而非涉“军民两用技术”的企业将受到美国资本市场的青睐。

滴滴力图深耕美国市场,并做了长期的战略设计。2017年3月滴滴出行美国研究院“DiDi Labs.”宣布成立。此外,滴滴还对美国打车应用“Lyft.”进行一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以提升Lyft在美国市场的服务能力和市场覆盖。目前,滴滴在美国融资正当时。作为“后来者”,滴滴可以较好地汲取TikTok的教训,注重自身网络安全建设,以商业模式创新和利益共享融入美国市场,探索出一条契合美国安全规范又照顾利益攸关方,同时有利扩大企业可持续安全的投融资模式。这或许将走出中国对美商业互动的一条新路子。滴滴在美国上市融资的成功,或将成为中美金融关系的新标杆,为长期紧张的中美关系添加一抹清凉惬意。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努力,中国国内各产业领军企业基本完成了对美直接投资,在美经营着庞大的存量资产。再往后的半个世纪,中美经济互动的一个重要领域是推动中国在美资产的金融化、证券化。这将使中企投资产生的福利面向更多的美国普通民众,美国民众可以通过金融方式共享中国发展红利以及全球化红利。在中美高强度竞争的背景下,如何充分利用对方发展的商业红利是中美两国互动的新焦点。中国一流企业的价值可以成为夯实中美经济相互依赖的新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金融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