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德国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但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



张冬方

【OR  商业新媒体】

这次欧洲杯中,“骄傲月”(pride month)6月的彩虹色来得更猛烈些。

6月23日,慕尼黑,德国队对阵匈牙利。此前,慕尼黑市长申请将赛场安联体育馆用代表多样性和包容的彩虹色点亮,欧足联予以拒绝,称欧足联是一个在政治和宗教上中立的组织。德国主流媒体、社交平台上一片哗然。那几天,推特上的“德国趋势”中“彩虹色”和“慕尼黑亮它”成为最热门的话题标签。

其实,三年前,慕尼黑体育馆曾经在旨在反对歧视LGBT+群体的克里斯托弗大街纪念日(Christopher Street Day)亮成过彩虹色。而且,在此次欧洲杯中,德国国家队队长、门将曼努埃尔•诺伊尔(Manuel Neuer)因为佩戴彩虹色袖标引发关注,最后欧足联以其佩戴行为出于“好的原因”而予以准许。

可是,就在最近,匈牙利通过了一项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作为“耻辱”的、限制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权利的法律,而如果赛场偏偏在和匈牙利队比赛时亮彩虹灯,针对性明显,欧足联显然不想陷入麻烦当中。

最终,体育馆没有亮成彩虹色。不过,慕尼黑的大街上、火车站里、人们的装扮上、社交平台上,彩虹色飘飘。当天,安联体育场外也被分发了一万把彩虹小旗。在一定程度上,慕尼黑人们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总之,看上去是一场发生在德国和匈牙利、欧盟和个别成员国之间的价值冲突。那么,足球世界里,或者说,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职业男足世界里,真的就像欧洲杯上频频出现的、支持LGBT+群体的彩虹色那样,实现多样性和包容了吗?

先来看看德国的大环境。1994年,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德国刑法第175条被正式废除。根据该条款,人们会因为同性恋身份受到法律追究。从2017年开始,德国从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同年,联邦宪法法院做出决定,除了男性和女性之外,允许在出生证里登记为第三性。而现实世界中,德国联邦卫生部长的同性恋身份是公开的,前外交部长、一些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亦然。

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可是,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如果用一些标签来形容这里领域的话,狂热和雄性一定是其中的两个。前者代表着这片大陆上对足球的热爱,而后者则代表足球向来表现出来的特质,或者说被期望表现出来的。在这里,一旦涉及到同性恋问题,摆在顶级球员面前的是个二选一的单选题:你是做自己,还是有前途的足球运动员?在可能来自社会、家庭、队友、教练、俱乐部、球迷、媒体等等的压力面前,没有谁敢拿自己星光熠熠的、太过短暂的足球生涯作为赌注。

上世纪90年代初,英国球员法沙努(Justin Fashanu)公开出柜,成为第一个出柜的现役职业球员。等待他的不是理解和支持,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故事最后的结局是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这个悲剧,也成了职业足球领域里的一个警示和震慑:现役职业球员唯有保持沉默。

德国前球员马库斯•乌尔班(Marcus Urban)的传记《隐藏的球员》也描述了上世纪90年代恐同的足球世界。乌尔班说到自己因为性取向而不敢迈向职业足球生涯。那时,他以为“同性恋”一词的存在就是用来咒骂同性恋者的,足球运动员不应该是同性恋,同样的,同性恋不应当成为足球运动员。

21世纪了,时代进步了吗?德国国家队球员托尼•克罗斯(Toni Kroos)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同意21世纪里的每个人应该自由选择,但他不会建议别人现役时出柜。他认为,问题来自于球迷。体育场看台上的球迷能爆发出来巨大的情绪,从而对球员进行贬低和辱骂,这是不可控的。

确实,“同性恋”一直以后最为一个非中性,而是侮辱性的词汇出现在现场球迷们的口中。偌大的赛场里,上万球迷齐呼“某某某,同性恋”,甚至其他侮辱性言语,是打击对方球员和球队的惯常手法。那样的声势,会是怎样的冲击力!这次欧洲杯上,这样的事情也屡屡发生。所以,一位球员若真是同性恋,他怎么可能会向外界贡献一个可以用来攻击自己的利器?

德国国家队前队长菲利普•拉姆(Philipp Lahm)也在他最近的新书中建议,球员公开出柜应当选择职业生涯结束之后进行,“德甲球员出柜后仍毫发未损的可能性极小”。

2014年,托马斯•希策尔斯佩格(Thomas Hitzlsperger)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出柜。希策尔斯佩格曾效力过英超和德甲球队,被召入过德国国家队,踢过世界杯,赢过德甲冠军。他的此次公开让他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出柜职业球员。那不仅仅是一次个人宣告,他也以亲身例子证明,被当作软弱代名词的同性恋,和因为强有力的左脚而在英国获得“铁锤”称号的人,都是他,他想为后来者辟一条出路。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他的出柜发生在退役之后。

然而,并没有他这个级别的后来者。唯有,关于谁可能是同性恋的猜测,一直在流传着。

所以,很多球员和俱乐部等组织以彩虹色来表达一下对LGBT+群体的支持,并不代表足球世界真的对这个群体是包容的。况且,“我支持同性恋”和“我是同性恋”是两个概念。试想下,世界顶级门将诺伊尔不是佩戴彩虹袖标,而是宣告出柜,那场面该多震撼。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这里的法,是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可能随时降临的偏见和敌意。

在这次慕尼黑体育馆亮彩虹色的讨论上,很多人认为,彩虹色所象征的多样性和包容不是政治的,而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确实,多样性和包容也不局限于同性恋的话题,而是一个社会对少数群体和边缘群体的接纳程度,是个体对于认知之外的人和事物的开放态度。如果缺失,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可能是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在一个社会,可能是审美的狭隘,或者对某种身份的刻板印象等等,无穷无尽。当我们尚处在多数者或者强势位置时,何不问问自己:我接不接受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可不可以放下我的成见?愿不愿意升级自己的认知?希不希望自己处于边缘(总会有这样的方面和时刻)时被接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当欧洲杯2020遇见6月的彩虹色

发布日期:2021-06-28 07:24
摘要:德国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但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



张冬方

【OR  商业新媒体】

这次欧洲杯中,“骄傲月”(pride month)6月的彩虹色来得更猛烈些。

6月23日,慕尼黑,德国队对阵匈牙利。此前,慕尼黑市长申请将赛场安联体育馆用代表多样性和包容的彩虹色点亮,欧足联予以拒绝,称欧足联是一个在政治和宗教上中立的组织。德国主流媒体、社交平台上一片哗然。那几天,推特上的“德国趋势”中“彩虹色”和“慕尼黑亮它”成为最热门的话题标签。

其实,三年前,慕尼黑体育馆曾经在旨在反对歧视LGBT+群体的克里斯托弗大街纪念日(Christopher Street Day)亮成过彩虹色。而且,在此次欧洲杯中,德国国家队队长、门将曼努埃尔•诺伊尔(Manuel Neuer)因为佩戴彩虹色袖标引发关注,最后欧足联以其佩戴行为出于“好的原因”而予以准许。

可是,就在最近,匈牙利通过了一项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作为“耻辱”的、限制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权利的法律,而如果赛场偏偏在和匈牙利队比赛时亮彩虹灯,针对性明显,欧足联显然不想陷入麻烦当中。

最终,体育馆没有亮成彩虹色。不过,慕尼黑的大街上、火车站里、人们的装扮上、社交平台上,彩虹色飘飘。当天,安联体育场外也被分发了一万把彩虹小旗。在一定程度上,慕尼黑人们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总之,看上去是一场发生在德国和匈牙利、欧盟和个别成员国之间的价值冲突。那么,足球世界里,或者说,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职业男足世界里,真的就像欧洲杯上频频出现的、支持LGBT+群体的彩虹色那样,实现多样性和包容了吗?

先来看看德国的大环境。1994年,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德国刑法第175条被正式废除。根据该条款,人们会因为同性恋身份受到法律追究。从2017年开始,德国从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同年,联邦宪法法院做出决定,除了男性和女性之外,允许在出生证里登记为第三性。而现实世界中,德国联邦卫生部长的同性恋身份是公开的,前外交部长、一些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亦然。

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可是,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如果用一些标签来形容这里领域的话,狂热和雄性一定是其中的两个。前者代表着这片大陆上对足球的热爱,而后者则代表足球向来表现出来的特质,或者说被期望表现出来的。在这里,一旦涉及到同性恋问题,摆在顶级球员面前的是个二选一的单选题:你是做自己,还是有前途的足球运动员?在可能来自社会、家庭、队友、教练、俱乐部、球迷、媒体等等的压力面前,没有谁敢拿自己星光熠熠的、太过短暂的足球生涯作为赌注。

上世纪90年代初,英国球员法沙努(Justin Fashanu)公开出柜,成为第一个出柜的现役职业球员。等待他的不是理解和支持,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故事最后的结局是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这个悲剧,也成了职业足球领域里的一个警示和震慑:现役职业球员唯有保持沉默。

德国前球员马库斯•乌尔班(Marcus Urban)的传记《隐藏的球员》也描述了上世纪90年代恐同的足球世界。乌尔班说到自己因为性取向而不敢迈向职业足球生涯。那时,他以为“同性恋”一词的存在就是用来咒骂同性恋者的,足球运动员不应该是同性恋,同样的,同性恋不应当成为足球运动员。

21世纪了,时代进步了吗?德国国家队球员托尼•克罗斯(Toni Kroos)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同意21世纪里的每个人应该自由选择,但他不会建议别人现役时出柜。他认为,问题来自于球迷。体育场看台上的球迷能爆发出来巨大的情绪,从而对球员进行贬低和辱骂,这是不可控的。

确实,“同性恋”一直以后最为一个非中性,而是侮辱性的词汇出现在现场球迷们的口中。偌大的赛场里,上万球迷齐呼“某某某,同性恋”,甚至其他侮辱性言语,是打击对方球员和球队的惯常手法。那样的声势,会是怎样的冲击力!这次欧洲杯上,这样的事情也屡屡发生。所以,一位球员若真是同性恋,他怎么可能会向外界贡献一个可以用来攻击自己的利器?

德国国家队前队长菲利普•拉姆(Philipp Lahm)也在他最近的新书中建议,球员公开出柜应当选择职业生涯结束之后进行,“德甲球员出柜后仍毫发未损的可能性极小”。

2014年,托马斯•希策尔斯佩格(Thomas Hitzlsperger)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出柜。希策尔斯佩格曾效力过英超和德甲球队,被召入过德国国家队,踢过世界杯,赢过德甲冠军。他的此次公开让他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出柜职业球员。那不仅仅是一次个人宣告,他也以亲身例子证明,被当作软弱代名词的同性恋,和因为强有力的左脚而在英国获得“铁锤”称号的人,都是他,他想为后来者辟一条出路。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他的出柜发生在退役之后。

然而,并没有他这个级别的后来者。唯有,关于谁可能是同性恋的猜测,一直在流传着。

所以,很多球员和俱乐部等组织以彩虹色来表达一下对LGBT+群体的支持,并不代表足球世界真的对这个群体是包容的。况且,“我支持同性恋”和“我是同性恋”是两个概念。试想下,世界顶级门将诺伊尔不是佩戴彩虹袖标,而是宣告出柜,那场面该多震撼。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这里的法,是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可能随时降临的偏见和敌意。

在这次慕尼黑体育馆亮彩虹色的讨论上,很多人认为,彩虹色所象征的多样性和包容不是政治的,而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确实,多样性和包容也不局限于同性恋的话题,而是一个社会对少数群体和边缘群体的接纳程度,是个体对于认知之外的人和事物的开放态度。如果缺失,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可能是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在一个社会,可能是审美的狭隘,或者对某种身份的刻板印象等等,无穷无尽。当我们尚处在多数者或者强势位置时,何不问问自己:我接不接受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可不可以放下我的成见?愿不愿意升级自己的认知?希不希望自己处于边缘(总会有这样的方面和时刻)时被接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德国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但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



张冬方

【OR  商业新媒体】

这次欧洲杯中,“骄傲月”(pride month)6月的彩虹色来得更猛烈些。

6月23日,慕尼黑,德国队对阵匈牙利。此前,慕尼黑市长申请将赛场安联体育馆用代表多样性和包容的彩虹色点亮,欧足联予以拒绝,称欧足联是一个在政治和宗教上中立的组织。德国主流媒体、社交平台上一片哗然。那几天,推特上的“德国趋势”中“彩虹色”和“慕尼黑亮它”成为最热门的话题标签。

其实,三年前,慕尼黑体育馆曾经在旨在反对歧视LGBT+群体的克里斯托弗大街纪念日(Christopher Street Day)亮成过彩虹色。而且,在此次欧洲杯中,德国国家队队长、门将曼努埃尔•诺伊尔(Manuel Neuer)因为佩戴彩虹色袖标引发关注,最后欧足联以其佩戴行为出于“好的原因”而予以准许。

可是,就在最近,匈牙利通过了一项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作为“耻辱”的、限制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权利的法律,而如果赛场偏偏在和匈牙利队比赛时亮彩虹灯,针对性明显,欧足联显然不想陷入麻烦当中。

最终,体育馆没有亮成彩虹色。不过,慕尼黑的大街上、火车站里、人们的装扮上、社交平台上,彩虹色飘飘。当天,安联体育场外也被分发了一万把彩虹小旗。在一定程度上,慕尼黑人们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总之,看上去是一场发生在德国和匈牙利、欧盟和个别成员国之间的价值冲突。那么,足球世界里,或者说,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职业男足世界里,真的就像欧洲杯上频频出现的、支持LGBT+群体的彩虹色那样,实现多样性和包容了吗?

先来看看德国的大环境。1994年,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德国刑法第175条被正式废除。根据该条款,人们会因为同性恋身份受到法律追究。从2017年开始,德国从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同年,联邦宪法法院做出决定,除了男性和女性之外,允许在出生证里登记为第三性。而现实世界中,德国联邦卫生部长的同性恋身份是公开的,前外交部长、一些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亦然。

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可是,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如果用一些标签来形容这里领域的话,狂热和雄性一定是其中的两个。前者代表着这片大陆上对足球的热爱,而后者则代表足球向来表现出来的特质,或者说被期望表现出来的。在这里,一旦涉及到同性恋问题,摆在顶级球员面前的是个二选一的单选题:你是做自己,还是有前途的足球运动员?在可能来自社会、家庭、队友、教练、俱乐部、球迷、媒体等等的压力面前,没有谁敢拿自己星光熠熠的、太过短暂的足球生涯作为赌注。

上世纪90年代初,英国球员法沙努(Justin Fashanu)公开出柜,成为第一个出柜的现役职业球员。等待他的不是理解和支持,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故事最后的结局是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这个悲剧,也成了职业足球领域里的一个警示和震慑:现役职业球员唯有保持沉默。

德国前球员马库斯•乌尔班(Marcus Urban)的传记《隐藏的球员》也描述了上世纪90年代恐同的足球世界。乌尔班说到自己因为性取向而不敢迈向职业足球生涯。那时,他以为“同性恋”一词的存在就是用来咒骂同性恋者的,足球运动员不应该是同性恋,同样的,同性恋不应当成为足球运动员。

21世纪了,时代进步了吗?德国国家队球员托尼•克罗斯(Toni Kroos)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同意21世纪里的每个人应该自由选择,但他不会建议别人现役时出柜。他认为,问题来自于球迷。体育场看台上的球迷能爆发出来巨大的情绪,从而对球员进行贬低和辱骂,这是不可控的。

确实,“同性恋”一直以后最为一个非中性,而是侮辱性的词汇出现在现场球迷们的口中。偌大的赛场里,上万球迷齐呼“某某某,同性恋”,甚至其他侮辱性言语,是打击对方球员和球队的惯常手法。那样的声势,会是怎样的冲击力!这次欧洲杯上,这样的事情也屡屡发生。所以,一位球员若真是同性恋,他怎么可能会向外界贡献一个可以用来攻击自己的利器?

德国国家队前队长菲利普•拉姆(Philipp Lahm)也在他最近的新书中建议,球员公开出柜应当选择职业生涯结束之后进行,“德甲球员出柜后仍毫发未损的可能性极小”。

2014年,托马斯•希策尔斯佩格(Thomas Hitzlsperger)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出柜。希策尔斯佩格曾效力过英超和德甲球队,被召入过德国国家队,踢过世界杯,赢过德甲冠军。他的此次公开让他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出柜职业球员。那不仅仅是一次个人宣告,他也以亲身例子证明,被当作软弱代名词的同性恋,和因为强有力的左脚而在英国获得“铁锤”称号的人,都是他,他想为后来者辟一条出路。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他的出柜发生在退役之后。

然而,并没有他这个级别的后来者。唯有,关于谁可能是同性恋的猜测,一直在流传着。

所以,很多球员和俱乐部等组织以彩虹色来表达一下对LGBT+群体的支持,并不代表足球世界真的对这个群体是包容的。况且,“我支持同性恋”和“我是同性恋”是两个概念。试想下,世界顶级门将诺伊尔不是佩戴彩虹袖标,而是宣告出柜,那场面该多震撼。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这里的法,是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可能随时降临的偏见和敌意。

在这次慕尼黑体育馆亮彩虹色的讨论上,很多人认为,彩虹色所象征的多样性和包容不是政治的,而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确实,多样性和包容也不局限于同性恋的话题,而是一个社会对少数群体和边缘群体的接纳程度,是个体对于认知之外的人和事物的开放态度。如果缺失,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可能是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在一个社会,可能是审美的狭隘,或者对某种身份的刻板印象等等,无穷无尽。当我们尚处在多数者或者强势位置时,何不问问自己:我接不接受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可不可以放下我的成见?愿不愿意升级自己的认知?希不希望自己处于边缘(总会有这样的方面和时刻)时被接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当欧洲杯2020遇见6月的彩虹色

发布日期:2021-06-28 07:24
摘要:德国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但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



张冬方

【OR  商业新媒体】

这次欧洲杯中,“骄傲月”(pride month)6月的彩虹色来得更猛烈些。

6月23日,慕尼黑,德国队对阵匈牙利。此前,慕尼黑市长申请将赛场安联体育馆用代表多样性和包容的彩虹色点亮,欧足联予以拒绝,称欧足联是一个在政治和宗教上中立的组织。德国主流媒体、社交平台上一片哗然。那几天,推特上的“德国趋势”中“彩虹色”和“慕尼黑亮它”成为最热门的话题标签。

其实,三年前,慕尼黑体育馆曾经在旨在反对歧视LGBT+群体的克里斯托弗大街纪念日(Christopher Street Day)亮成过彩虹色。而且,在此次欧洲杯中,德国国家队队长、门将曼努埃尔•诺伊尔(Manuel Neuer)因为佩戴彩虹色袖标引发关注,最后欧足联以其佩戴行为出于“好的原因”而予以准许。

可是,就在最近,匈牙利通过了一项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称作为“耻辱”的、限制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权利的法律,而如果赛场偏偏在和匈牙利队比赛时亮彩虹灯,针对性明显,欧足联显然不想陷入麻烦当中。

最终,体育馆没有亮成彩虹色。不过,慕尼黑的大街上、火车站里、人们的装扮上、社交平台上,彩虹色飘飘。当天,安联体育场外也被分发了一万把彩虹小旗。在一定程度上,慕尼黑人们算是尽了地主之谊。

总之,看上去是一场发生在德国和匈牙利、欧盟和个别成员国之间的价值冲突。那么,足球世界里,或者说,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职业男足世界里,真的就像欧洲杯上频频出现的、支持LGBT+群体的彩虹色那样,实现多样性和包容了吗?

先来看看德国的大环境。1994年,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德国刑法第175条被正式废除。根据该条款,人们会因为同性恋身份受到法律追究。从2017年开始,德国从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的合法。同年,联邦宪法法院做出决定,除了男性和女性之外,允许在出生证里登记为第三性。而现实世界中,德国联邦卫生部长的同性恋身份是公开的,前外交部长、一些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亦然。

整体上算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了。可是,在职业男足世界里,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性恋几乎是个禁忌话题。如果用一些标签来形容这里领域的话,狂热和雄性一定是其中的两个。前者代表着这片大陆上对足球的热爱,而后者则代表足球向来表现出来的特质,或者说被期望表现出来的。在这里,一旦涉及到同性恋问题,摆在顶级球员面前的是个二选一的单选题:你是做自己,还是有前途的足球运动员?在可能来自社会、家庭、队友、教练、俱乐部、球迷、媒体等等的压力面前,没有谁敢拿自己星光熠熠的、太过短暂的足球生涯作为赌注。

上世纪90年代初,英国球员法沙努(Justin Fashanu)公开出柜,成为第一个出柜的现役职业球员。等待他的不是理解和支持,而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故事最后的结局是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这个悲剧,也成了职业足球领域里的一个警示和震慑:现役职业球员唯有保持沉默。

德国前球员马库斯•乌尔班(Marcus Urban)的传记《隐藏的球员》也描述了上世纪90年代恐同的足球世界。乌尔班说到自己因为性取向而不敢迈向职业足球生涯。那时,他以为“同性恋”一词的存在就是用来咒骂同性恋者的,足球运动员不应该是同性恋,同样的,同性恋不应当成为足球运动员。

21世纪了,时代进步了吗?德国国家队球员托尼•克罗斯(Toni Kroos)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同意21世纪里的每个人应该自由选择,但他不会建议别人现役时出柜。他认为,问题来自于球迷。体育场看台上的球迷能爆发出来巨大的情绪,从而对球员进行贬低和辱骂,这是不可控的。

确实,“同性恋”一直以后最为一个非中性,而是侮辱性的词汇出现在现场球迷们的口中。偌大的赛场里,上万球迷齐呼“某某某,同性恋”,甚至其他侮辱性言语,是打击对方球员和球队的惯常手法。那样的声势,会是怎样的冲击力!这次欧洲杯上,这样的事情也屡屡发生。所以,一位球员若真是同性恋,他怎么可能会向外界贡献一个可以用来攻击自己的利器?

德国国家队前队长菲利普•拉姆(Philipp Lahm)也在他最近的新书中建议,球员公开出柜应当选择职业生涯结束之后进行,“德甲球员出柜后仍毫发未损的可能性极小”。

2014年,托马斯•希策尔斯佩格(Thomas Hitzlsperger)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出柜。希策尔斯佩格曾效力过英超和德甲球队,被召入过德国国家队,踢过世界杯,赢过德甲冠军。他的此次公开让他成为德国最有名的出柜职业球员。那不仅仅是一次个人宣告,他也以亲身例子证明,被当作软弱代名词的同性恋,和因为强有力的左脚而在英国获得“铁锤”称号的人,都是他,他想为后来者辟一条出路。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他的出柜发生在退役之后。

然而,并没有他这个级别的后来者。唯有,关于谁可能是同性恋的猜测,一直在流传着。

所以,很多球员和俱乐部等组织以彩虹色来表达一下对LGBT+群体的支持,并不代表足球世界真的对这个群体是包容的。况且,“我支持同性恋”和“我是同性恋”是两个概念。试想下,世界顶级门将诺伊尔不是佩戴彩虹袖标,而是宣告出柜,那场面该多震撼。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这里的法,是那个看不见摸不着、却可能随时降临的偏见和敌意。

在这次慕尼黑体育馆亮彩虹色的讨论上,很多人认为,彩虹色所象征的多样性和包容不是政治的,而是人类的基本价值观。确实,多样性和包容也不局限于同性恋的话题,而是一个社会对少数群体和边缘群体的接纳程度,是个体对于认知之外的人和事物的开放态度。如果缺失,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可能是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在一个社会,可能是审美的狭隘,或者对某种身份的刻板印象等等,无穷无尽。当我们尚处在多数者或者强势位置时,何不问问自己:我接不接受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可不可以放下我的成见?愿不愿意升级自己的认知?希不希望自己处于边缘(总会有这样的方面和时刻)时被接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