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自上周的6月25日开始,随着欧盟大国法国和德国开始率先实施一项新的入境规定,人们开始因为他们注射的新冠疫苗的不同而被相互切割开来,并被实际上划分为不同的族群和地理板块,而疫苗就是划分的依据。

法德两国的这项入境新规定是:除英国、巴西等变异病毒流行严重的地区,已接种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四类新冠疫苗的非欧盟公民可入境法、德活动,这四类新冠疫苗分别为辉瑞、莫德纳、强生和阿斯利康,而除此之外的其他疫苗至今尚未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批准,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产的疫苗,其中中国的两种灭活疫苗是被世卫组织批准、作为紧急状况下使用的。

疫苗信誉是客观因素

客观地说,在世界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疫苗产品的现实下,疫苗产品的质量、信誉和接受度是客观存在。世卫组织的承认仅是紧急状况下使用的参考,关键还在于各主权国家是否承认。如主权国家不予承认,就不推荐本国民众使用,相关国家政府和联合国也不会采购。当前中国疫苗在国外面临的就是这种状况。

德、法两国当前采取的行动,是中国疫苗在全世界第一次公开面临的正式抵制。作为欧盟大国,这两国的行为是很有代表性和影响的。在这两国中,德国是严格执行,非欧盟药品管理局批准的上述四种疫苗一律不予以承认,非这四类疫苗的注射者也一律不得进入德国,而法国规定的则更加细致。

法国政府将每个国家分为不同的疫情感染严重等级程度,分别为绿色、橙色和红色三种颜色,根据不同的颜色划分出入境法国的待遇。例如,注射辉瑞疫苗的国家属于绿色,此类国家的公民在进入法国时,只需要提供接种疫苗的证明即可入境。而被划入橙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在入境法国时则比较麻烦,需要提供各种证明材料,此外还需要隔离和进行核酸检测等。那些被划入红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则必须要实行最严格的检查。而中国恰恰被划入了橙色区域,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接种的疫苗是中国自己研发的,没有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承认。

实际上,除了法、德两国外,东亚的新加坡对中国科兴灭活疫苗也是不推荐本国公民使用的,没有纳入全国的接种计划中。据报道,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Kenneth Mak)向民众示警说:按照其他注射科兴疫苗的国家后来仍出现确诊案例的情况来看,该疫苗可能存在疫苗破口的风险。

根据麦锡威的介绍,在国际上进行的多项研究和测试中,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最完整的分析显示是:疫苗效力为51%。麦锡威认为: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太低,有效与否似乎完全碰运气。

他上述观点的依据是,印尼2月间传出医护人员接种科兴疫苗后,不幸染疫身亡;日前又有通报说,超过350名医护在接种科兴疫苗后,仍感染传染力更强的Delta变异病毒。

麦锡威直截了当地表示:“这并不是和辉瑞疫苗有关的问题,而是和科兴疫苗有关的问题,很多国家已开始考虑是否要接种第3剂疫苗,有些甚至打算在半年后就这么做。所以,这就显示个别疫苗的有效性将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对目前使用中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有信心。”

上述情况,在中国国药和科兴两种疫苗接受世卫组织检测时,新加坡官员就对笔者有暗示,认为国药首次被批准的可能性大于科兴。这一判断被证明属实。

当然,除上述国家外,也有国家对中国疫苗采取了灵活变通的处理方式。

西班牙政府自从6月7日放宽入境政策以来,对外正式宣布:外籍游客只要携带由世卫组织或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疫苗接种证明便可入境。这对中国疫苗大开了绿灯。西班牙是率先对中国疫苗开启了绿灯的“老欧洲”国家。据报道,作为回报,中国疫苗的供应在满足该国国内的华人后,也将协助西班牙政府提升抗疫效率。

疫苗外交战将会开打

上述不同国家对中国疫苗实施不同政策的必然结果是: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中国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是一国国际政治形象和实际利益的需要。问题的核心是:各国疫苗能否相互承认,否则疫苗外交战就必然开打。

事实上,除了疫苗的产品质量和信誉,政治也起着毋庸置疑的作用。在前不久的G7峰会中,德、法两国就曾经提出过“疫苗护照”的概念,它们呼吁只有在接种了G7国家认定的疫苗后才能够进入G7各国,并呼吁其他国家也采取这一方案。而在更早的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宣布过: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人士。笔者当时就在FT中文网发文,对这一做法的性质给出了“疫苗护照”的概念,其结果就是:在当前世界面临严重疫情的背景下,把人类按照其注射的不同疫苗进行切割和划分,打破国别、族群和地理的界线,最终按照疫苗质量的先进程度,把人类划分成先进和落后的两大人群。这是彻头彻尾的疫苗政治,按照任何道德标准,这种做法都绝不是进步的。

除了疫苗本身的产品质量和信誉外,用疫苗将人类划界的核心动机是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需要,它包括两大部分:在政治上扩大自己国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提高自己国家的国际地位;让世界上更多人注射特定疫苗,扩大该疫苗的影响力,继而扩大该疫苗的生产和销售以获得巨额经济利益。至少从客观结果来看,问题的性质也只能是如此。

以法国政府为例,法国政府对外宣称这种绿色、橙色、红色划分的依据,是各个国家在疫情中的管控效果,但连世卫组织都承认,中国对疫情的管控效果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中国却被划为橙色;而不少欧洲国家每日感染人数都在上升,却被列为低风险的绿色。因此事情的真相就是,这种国分三色的做法,实际上是根据所接种的疫苗种类来划分国家的,核心是:你接种了什么疫苗?

就中国的实际情况而言,部分国家不承认中国疫苗,对一般中外人员交流的实质影响不大,至少在今年内是如此,这是世界性严重疫情的必然结果,问题倒是由疫苗不被承认导致的国家政治形象和经济交流问题。但只要不承认中国疫苗的国家有继续与中国进行人员交往的利益需要,则中外最终就必然要回到谈判桌,解决疫苗相互承认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外需要解决疫苗相互承认问题

发布日期:2021-06-28 07:12
摘要: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自上周的6月25日开始,随着欧盟大国法国和德国开始率先实施一项新的入境规定,人们开始因为他们注射的新冠疫苗的不同而被相互切割开来,并被实际上划分为不同的族群和地理板块,而疫苗就是划分的依据。

法德两国的这项入境新规定是:除英国、巴西等变异病毒流行严重的地区,已接种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四类新冠疫苗的非欧盟公民可入境法、德活动,这四类新冠疫苗分别为辉瑞、莫德纳、强生和阿斯利康,而除此之外的其他疫苗至今尚未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批准,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产的疫苗,其中中国的两种灭活疫苗是被世卫组织批准、作为紧急状况下使用的。

疫苗信誉是客观因素

客观地说,在世界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疫苗产品的现实下,疫苗产品的质量、信誉和接受度是客观存在。世卫组织的承认仅是紧急状况下使用的参考,关键还在于各主权国家是否承认。如主权国家不予承认,就不推荐本国民众使用,相关国家政府和联合国也不会采购。当前中国疫苗在国外面临的就是这种状况。

德、法两国当前采取的行动,是中国疫苗在全世界第一次公开面临的正式抵制。作为欧盟大国,这两国的行为是很有代表性和影响的。在这两国中,德国是严格执行,非欧盟药品管理局批准的上述四种疫苗一律不予以承认,非这四类疫苗的注射者也一律不得进入德国,而法国规定的则更加细致。

法国政府将每个国家分为不同的疫情感染严重等级程度,分别为绿色、橙色和红色三种颜色,根据不同的颜色划分出入境法国的待遇。例如,注射辉瑞疫苗的国家属于绿色,此类国家的公民在进入法国时,只需要提供接种疫苗的证明即可入境。而被划入橙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在入境法国时则比较麻烦,需要提供各种证明材料,此外还需要隔离和进行核酸检测等。那些被划入红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则必须要实行最严格的检查。而中国恰恰被划入了橙色区域,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接种的疫苗是中国自己研发的,没有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承认。

实际上,除了法、德两国外,东亚的新加坡对中国科兴灭活疫苗也是不推荐本国公民使用的,没有纳入全国的接种计划中。据报道,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Kenneth Mak)向民众示警说:按照其他注射科兴疫苗的国家后来仍出现确诊案例的情况来看,该疫苗可能存在疫苗破口的风险。

根据麦锡威的介绍,在国际上进行的多项研究和测试中,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最完整的分析显示是:疫苗效力为51%。麦锡威认为: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太低,有效与否似乎完全碰运气。

他上述观点的依据是,印尼2月间传出医护人员接种科兴疫苗后,不幸染疫身亡;日前又有通报说,超过350名医护在接种科兴疫苗后,仍感染传染力更强的Delta变异病毒。

麦锡威直截了当地表示:“这并不是和辉瑞疫苗有关的问题,而是和科兴疫苗有关的问题,很多国家已开始考虑是否要接种第3剂疫苗,有些甚至打算在半年后就这么做。所以,这就显示个别疫苗的有效性将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对目前使用中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有信心。”

上述情况,在中国国药和科兴两种疫苗接受世卫组织检测时,新加坡官员就对笔者有暗示,认为国药首次被批准的可能性大于科兴。这一判断被证明属实。

当然,除上述国家外,也有国家对中国疫苗采取了灵活变通的处理方式。

西班牙政府自从6月7日放宽入境政策以来,对外正式宣布:外籍游客只要携带由世卫组织或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疫苗接种证明便可入境。这对中国疫苗大开了绿灯。西班牙是率先对中国疫苗开启了绿灯的“老欧洲”国家。据报道,作为回报,中国疫苗的供应在满足该国国内的华人后,也将协助西班牙政府提升抗疫效率。

疫苗外交战将会开打

上述不同国家对中国疫苗实施不同政策的必然结果是: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中国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是一国国际政治形象和实际利益的需要。问题的核心是:各国疫苗能否相互承认,否则疫苗外交战就必然开打。

事实上,除了疫苗的产品质量和信誉,政治也起着毋庸置疑的作用。在前不久的G7峰会中,德、法两国就曾经提出过“疫苗护照”的概念,它们呼吁只有在接种了G7国家认定的疫苗后才能够进入G7各国,并呼吁其他国家也采取这一方案。而在更早的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宣布过: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人士。笔者当时就在FT中文网发文,对这一做法的性质给出了“疫苗护照”的概念,其结果就是:在当前世界面临严重疫情的背景下,把人类按照其注射的不同疫苗进行切割和划分,打破国别、族群和地理的界线,最终按照疫苗质量的先进程度,把人类划分成先进和落后的两大人群。这是彻头彻尾的疫苗政治,按照任何道德标准,这种做法都绝不是进步的。

除了疫苗本身的产品质量和信誉外,用疫苗将人类划界的核心动机是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需要,它包括两大部分:在政治上扩大自己国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提高自己国家的国际地位;让世界上更多人注射特定疫苗,扩大该疫苗的影响力,继而扩大该疫苗的生产和销售以获得巨额经济利益。至少从客观结果来看,问题的性质也只能是如此。

以法国政府为例,法国政府对外宣称这种绿色、橙色、红色划分的依据,是各个国家在疫情中的管控效果,但连世卫组织都承认,中国对疫情的管控效果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中国却被划为橙色;而不少欧洲国家每日感染人数都在上升,却被列为低风险的绿色。因此事情的真相就是,这种国分三色的做法,实际上是根据所接种的疫苗种类来划分国家的,核心是:你接种了什么疫苗?

就中国的实际情况而言,部分国家不承认中国疫苗,对一般中外人员交流的实质影响不大,至少在今年内是如此,这是世界性严重疫情的必然结果,问题倒是由疫苗不被承认导致的国家政治形象和经济交流问题。但只要不承认中国疫苗的国家有继续与中国进行人员交往的利益需要,则中外最终就必然要回到谈判桌,解决疫苗相互承认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自上周的6月25日开始,随着欧盟大国法国和德国开始率先实施一项新的入境规定,人们开始因为他们注射的新冠疫苗的不同而被相互切割开来,并被实际上划分为不同的族群和地理板块,而疫苗就是划分的依据。

法德两国的这项入境新规定是:除英国、巴西等变异病毒流行严重的地区,已接种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四类新冠疫苗的非欧盟公民可入境法、德活动,这四类新冠疫苗分别为辉瑞、莫德纳、强生和阿斯利康,而除此之外的其他疫苗至今尚未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批准,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产的疫苗,其中中国的两种灭活疫苗是被世卫组织批准、作为紧急状况下使用的。

疫苗信誉是客观因素

客观地说,在世界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疫苗产品的现实下,疫苗产品的质量、信誉和接受度是客观存在。世卫组织的承认仅是紧急状况下使用的参考,关键还在于各主权国家是否承认。如主权国家不予承认,就不推荐本国民众使用,相关国家政府和联合国也不会采购。当前中国疫苗在国外面临的就是这种状况。

德、法两国当前采取的行动,是中国疫苗在全世界第一次公开面临的正式抵制。作为欧盟大国,这两国的行为是很有代表性和影响的。在这两国中,德国是严格执行,非欧盟药品管理局批准的上述四种疫苗一律不予以承认,非这四类疫苗的注射者也一律不得进入德国,而法国规定的则更加细致。

法国政府将每个国家分为不同的疫情感染严重等级程度,分别为绿色、橙色和红色三种颜色,根据不同的颜色划分出入境法国的待遇。例如,注射辉瑞疫苗的国家属于绿色,此类国家的公民在进入法国时,只需要提供接种疫苗的证明即可入境。而被划入橙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在入境法国时则比较麻烦,需要提供各种证明材料,此外还需要隔离和进行核酸检测等。那些被划入红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则必须要实行最严格的检查。而中国恰恰被划入了橙色区域,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接种的疫苗是中国自己研发的,没有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承认。

实际上,除了法、德两国外,东亚的新加坡对中国科兴灭活疫苗也是不推荐本国公民使用的,没有纳入全国的接种计划中。据报道,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Kenneth Mak)向民众示警说:按照其他注射科兴疫苗的国家后来仍出现确诊案例的情况来看,该疫苗可能存在疫苗破口的风险。

根据麦锡威的介绍,在国际上进行的多项研究和测试中,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最完整的分析显示是:疫苗效力为51%。麦锡威认为: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太低,有效与否似乎完全碰运气。

他上述观点的依据是,印尼2月间传出医护人员接种科兴疫苗后,不幸染疫身亡;日前又有通报说,超过350名医护在接种科兴疫苗后,仍感染传染力更强的Delta变异病毒。

麦锡威直截了当地表示:“这并不是和辉瑞疫苗有关的问题,而是和科兴疫苗有关的问题,很多国家已开始考虑是否要接种第3剂疫苗,有些甚至打算在半年后就这么做。所以,这就显示个别疫苗的有效性将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对目前使用中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有信心。”

上述情况,在中国国药和科兴两种疫苗接受世卫组织检测时,新加坡官员就对笔者有暗示,认为国药首次被批准的可能性大于科兴。这一判断被证明属实。

当然,除上述国家外,也有国家对中国疫苗采取了灵活变通的处理方式。

西班牙政府自从6月7日放宽入境政策以来,对外正式宣布:外籍游客只要携带由世卫组织或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疫苗接种证明便可入境。这对中国疫苗大开了绿灯。西班牙是率先对中国疫苗开启了绿灯的“老欧洲”国家。据报道,作为回报,中国疫苗的供应在满足该国国内的华人后,也将协助西班牙政府提升抗疫效率。

疫苗外交战将会开打

上述不同国家对中国疫苗实施不同政策的必然结果是: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中国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是一国国际政治形象和实际利益的需要。问题的核心是:各国疫苗能否相互承认,否则疫苗外交战就必然开打。

事实上,除了疫苗的产品质量和信誉,政治也起着毋庸置疑的作用。在前不久的G7峰会中,德、法两国就曾经提出过“疫苗护照”的概念,它们呼吁只有在接种了G7国家认定的疫苗后才能够进入G7各国,并呼吁其他国家也采取这一方案。而在更早的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宣布过: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人士。笔者当时就在FT中文网发文,对这一做法的性质给出了“疫苗护照”的概念,其结果就是:在当前世界面临严重疫情的背景下,把人类按照其注射的不同疫苗进行切割和划分,打破国别、族群和地理的界线,最终按照疫苗质量的先进程度,把人类划分成先进和落后的两大人群。这是彻头彻尾的疫苗政治,按照任何道德标准,这种做法都绝不是进步的。

除了疫苗本身的产品质量和信誉外,用疫苗将人类划界的核心动机是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需要,它包括两大部分:在政治上扩大自己国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提高自己国家的国际地位;让世界上更多人注射特定疫苗,扩大该疫苗的影响力,继而扩大该疫苗的生产和销售以获得巨额经济利益。至少从客观结果来看,问题的性质也只能是如此。

以法国政府为例,法国政府对外宣称这种绿色、橙色、红色划分的依据,是各个国家在疫情中的管控效果,但连世卫组织都承认,中国对疫情的管控效果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中国却被划为橙色;而不少欧洲国家每日感染人数都在上升,却被列为低风险的绿色。因此事情的真相就是,这种国分三色的做法,实际上是根据所接种的疫苗种类来划分国家的,核心是:你接种了什么疫苗?

就中国的实际情况而言,部分国家不承认中国疫苗,对一般中外人员交流的实质影响不大,至少在今年内是如此,这是世界性严重疫情的必然结果,问题倒是由疫苗不被承认导致的国家政治形象和经济交流问题。但只要不承认中国疫苗的国家有继续与中国进行人员交往的利益需要,则中外最终就必然要回到谈判桌,解决疫苗相互承认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外需要解决疫苗相互承认问题

发布日期:2021-06-28 07:12
摘要: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自上周的6月25日开始,随着欧盟大国法国和德国开始率先实施一项新的入境规定,人们开始因为他们注射的新冠疫苗的不同而被相互切割开来,并被实际上划分为不同的族群和地理板块,而疫苗就是划分的依据。

法德两国的这项入境新规定是:除英国、巴西等变异病毒流行严重的地区,已接种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四类新冠疫苗的非欧盟公民可入境法、德活动,这四类新冠疫苗分别为辉瑞、莫德纳、强生和阿斯利康,而除此之外的其他疫苗至今尚未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批准,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产的疫苗,其中中国的两种灭活疫苗是被世卫组织批准、作为紧急状况下使用的。

疫苗信誉是客观因素

客观地说,在世界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疫苗产品的现实下,疫苗产品的质量、信誉和接受度是客观存在。世卫组织的承认仅是紧急状况下使用的参考,关键还在于各主权国家是否承认。如主权国家不予承认,就不推荐本国民众使用,相关国家政府和联合国也不会采购。当前中国疫苗在国外面临的就是这种状况。

德、法两国当前采取的行动,是中国疫苗在全世界第一次公开面临的正式抵制。作为欧盟大国,这两国的行为是很有代表性和影响的。在这两国中,德国是严格执行,非欧盟药品管理局批准的上述四种疫苗一律不予以承认,非这四类疫苗的注射者也一律不得进入德国,而法国规定的则更加细致。

法国政府将每个国家分为不同的疫情感染严重等级程度,分别为绿色、橙色和红色三种颜色,根据不同的颜色划分出入境法国的待遇。例如,注射辉瑞疫苗的国家属于绿色,此类国家的公民在进入法国时,只需要提供接种疫苗的证明即可入境。而被划入橙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在入境法国时则比较麻烦,需要提供各种证明材料,此外还需要隔离和进行核酸检测等。那些被划入红色区域国家的公民,则必须要实行最严格的检查。而中国恰恰被划入了橙色区域,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接种的疫苗是中国自己研发的,没有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承认。

实际上,除了法、德两国外,东亚的新加坡对中国科兴灭活疫苗也是不推荐本国公民使用的,没有纳入全国的接种计划中。据报道,新加坡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Kenneth Mak)向民众示警说:按照其他注射科兴疫苗的国家后来仍出现确诊案例的情况来看,该疫苗可能存在疫苗破口的风险。

根据麦锡威的介绍,在国际上进行的多项研究和测试中,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最完整的分析显示是:疫苗效力为51%。麦锡威认为:科兴疫苗的保护作用太低,有效与否似乎完全碰运气。

他上述观点的依据是,印尼2月间传出医护人员接种科兴疫苗后,不幸染疫身亡;日前又有通报说,超过350名医护在接种科兴疫苗后,仍感染传染力更强的Delta变异病毒。

麦锡威直截了当地表示:“这并不是和辉瑞疫苗有关的问题,而是和科兴疫苗有关的问题,很多国家已开始考虑是否要接种第3剂疫苗,有些甚至打算在半年后就这么做。所以,这就显示个别疫苗的有效性将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对目前使用中的辉瑞和莫德纳疫苗有信心。”

上述情况,在中国国药和科兴两种疫苗接受世卫组织检测时,新加坡官员就对笔者有暗示,认为国药首次被批准的可能性大于科兴。这一判断被证明属实。

当然,除上述国家外,也有国家对中国疫苗采取了灵活变通的处理方式。

西班牙政府自从6月7日放宽入境政策以来,对外正式宣布:外籍游客只要携带由世卫组织或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疫苗接种证明便可入境。这对中国疫苗大开了绿灯。西班牙是率先对中国疫苗开启了绿灯的“老欧洲”国家。据报道,作为回报,中国疫苗的供应在满足该国国内的华人后,也将协助西班牙政府提升抗疫效率。

疫苗外交战将会开打

上述不同国家对中国疫苗实施不同政策的必然结果是:如果相关国家的疫苗政策影响了中国与他国的利益交往需要,则中国也会存在一个是否需要承认他国疫苗的问题,中国必定不会袖手旁观,这是一国国际政治形象和实际利益的需要。问题的核心是:各国疫苗能否相互承认,否则疫苗外交战就必然开打。

事实上,除了疫苗的产品质量和信誉,政治也起着毋庸置疑的作用。在前不久的G7峰会中,德、法两国就曾经提出过“疫苗护照”的概念,它们呼吁只有在接种了G7国家认定的疫苗后才能够进入G7各国,并呼吁其他国家也采取这一方案。而在更早的4月26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宣布过:接种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新冠疫苗的美国人,有望在几个月内获准入境欧盟;这适用于一切接种了欧洲药管局批准疫苗的其他国家人士。笔者当时就在FT中文网发文,对这一做法的性质给出了“疫苗护照”的概念,其结果就是:在当前世界面临严重疫情的背景下,把人类按照其注射的不同疫苗进行切割和划分,打破国别、族群和地理的界线,最终按照疫苗质量的先进程度,把人类划分成先进和落后的两大人群。这是彻头彻尾的疫苗政治,按照任何道德标准,这种做法都绝不是进步的。

除了疫苗本身的产品质量和信誉外,用疫苗将人类划界的核心动机是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需要,它包括两大部分:在政治上扩大自己国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提高自己国家的国际地位;让世界上更多人注射特定疫苗,扩大该疫苗的影响力,继而扩大该疫苗的生产和销售以获得巨额经济利益。至少从客观结果来看,问题的性质也只能是如此。

以法国政府为例,法国政府对外宣称这种绿色、橙色、红色划分的依据,是各个国家在疫情中的管控效果,但连世卫组织都承认,中国对疫情的管控效果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中国却被划为橙色;而不少欧洲国家每日感染人数都在上升,却被列为低风险的绿色。因此事情的真相就是,这种国分三色的做法,实际上是根据所接种的疫苗种类来划分国家的,核心是:你接种了什么疫苗?

就中国的实际情况而言,部分国家不承认中国疫苗,对一般中外人员交流的实质影响不大,至少在今年内是如此,这是世界性严重疫情的必然结果,问题倒是由疫苗不被承认导致的国家政治形象和经济交流问题。但只要不承认中国疫苗的国家有继续与中国进行人员交往的利益需要,则中外最终就必然要回到谈判桌,解决疫苗相互承认的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