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中国今后两年将完成天宫空间站的布局。2024年国际空间站退役后,中国的空间站可能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BBC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6月17日,中国发射神舟12号飞船将3名宇航员送入中国空间站的“天河号”核心舱。该核心舱于4月29日被发射进入地球轨道。中国还计划今明两年再发射“问天号”实验舱和“梦天号”实验舱,进一步扩大空间站。

媒体报道把空间站视为衡量国家经济,科技和综合国力的标志,认为在近地轨道的空间站进行的科技试验能促进空间科学、生命科学等空间技术,并带动相关领域技术创新。除了科技创新,空间站研究还能获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美国CNN报道认为,中国建立载人空间站把中美两国在经济、技术和地缘政治的竞争推向太空,太空现在成为中美角力的又一个关键的领域。报道说,具有多用途的太空技术关乎科技发展和国家的国际地位。

中国太空能力

在苏联解体后的一些年中美国在太空领域没有了竞争者,稳居主宰地位。但近年来美国观察家和政客多次警告说,美国的主宰地位正受到来自中国的挑战,中国正在迅猛发展自己的太空能力。

中国在2019年初(1月3日)的“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地在月球冯·卡门环形山着陆,这是人类探测器首次月球背面着陆。

2020年6月中国发射了第55颗北斗导航卫星,提前完成了“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组网。“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开通后成为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竞争者。

今年5月中国的“天问一号”探测器在火星着陆。中国成为美国之外第一个将探测器送上火星的国家,令中国在行星探测领域跻身世界前列。

“天宫号”空间站

中国刚投入使用的空间站是目前“国际空间站”之外唯一的空间站。自1998年投入使用的国际空间站已经接待了来自19个国家的200多名宇航员和研究人员进行太空研究。但美国由于国家安全原因把中国排除在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合作之外。

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限制中美航天合作的沃尔夫条款。该条款禁止美国航天局接待中国官方的访问者。同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年度财政开支法案中也有禁止美中在航天领域科研合作的条款。

国际空间站预计在2024年退役。美国媒体报道说,如果美国及其合作伙伴不给国际空间站“延寿”,那么2024年后中国的“天宫号”将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另外,受美国法律限制,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也不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

夸大了中国成就?

对中国宇航员进入空间站发出祝贺的美国航天局局长比尔·纳尔逊(Bill Nelson)不久前将中国称作是在太空领域“咄咄逼人的竞争者”。5月他在美国国会听证美国资助载人登月项目时警告说,美国对中国的太空发展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中国的探测器在月球背面成功着陆后,特朗普时期的副总统彭斯呼吁美国争取在5年内派宇航员重返月球,在同俄罗斯与中国的太空竞赛中占据制高点。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纳尔逊和特朗普政府一样,把中国视为太空竞赛的总体竞争者,而非仅仅是登月计划的竞争者。不过世界安全基金会的项目规划主任莱恩·维登 (Brian Weeden)则认为把中国渲染为严峻威胁不妥,那样反倒符合了中国自己的政治目标。

莱恩·维登说中国正努力利用其空间站显示中国成了太空大国,不断提及太空竞赛和对中国空间站的担心反而令中国要传递的政治信息得到加强。他认为中国的空间站投入使用虽然是个重要的成就,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在太空领域已经同美国并驾齐驱,更不用说赶超美国。

新旧太空竞赛

使用寿命即将到期的国际空间站主要是冷战后美国与俄罗斯合作的产物。相比之下,中国的“天宫号”空间站是建立于美中日益对立、新冷战气氛逐渐形成的背景下。

上世纪冷战时期的美苏太空竞争也充满意识形态竞争意味,双方都借领先的航天成就体现己方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当时的美国也和现在一样,担心丧失自己的主宰地位。

战后美国和苏联都竞相发展装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技术。在发展弹道导弹过程中,美苏都认为太空飞行的技术优势具有重大的安全和战略价值。与此同时,美苏也把太空技术成就看作技术优势和意识形态先进的重要象征。

美苏在拥有弹道导弹技术后,苏联在1957年10月4日首先成功发射人造卫星,在卫星竞赛中领先。随后苏联在1961年4月12日将宇航员加加林送入地球轨道,使其成为人类第一个太空人。

苏联的领先给美国造成极大震动。美国总统肯尼迪加大赌注,制定了送人上月球的雄心勃勃的计划。1969年7月美国的阿波罗11号登月成功,超过了之前苏联的所有成就。

大部分评论员都认为通过成功登月,美国赢得了太空竞赛,为太空竞赛划上了句号。

在目前美国同中国、俄罗斯对立加剧,中俄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联盟看作潜在威胁和对手的时候,中国同俄罗斯在全面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同时,在太空领域也不断加强合作。

2021年在俄罗斯庆祝加加林进入太空60周年的时候同中国签署了关于联合建设月球基地的备忘录。

最近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后,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希望俄罗斯宇航员不久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也希望中国宇航员能进入俄罗斯计划在2025年建成的新太空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启用天宫空间站 美国担心太空主宰地位受威胁

发布日期:2021-06-27 07:08
摘要: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中国今后两年将完成天宫空间站的布局。2024年国际空间站退役后,中国的空间站可能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BBC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6月17日,中国发射神舟12号飞船将3名宇航员送入中国空间站的“天河号”核心舱。该核心舱于4月29日被发射进入地球轨道。中国还计划今明两年再发射“问天号”实验舱和“梦天号”实验舱,进一步扩大空间站。

媒体报道把空间站视为衡量国家经济,科技和综合国力的标志,认为在近地轨道的空间站进行的科技试验能促进空间科学、生命科学等空间技术,并带动相关领域技术创新。除了科技创新,空间站研究还能获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美国CNN报道认为,中国建立载人空间站把中美两国在经济、技术和地缘政治的竞争推向太空,太空现在成为中美角力的又一个关键的领域。报道说,具有多用途的太空技术关乎科技发展和国家的国际地位。

中国太空能力

在苏联解体后的一些年中美国在太空领域没有了竞争者,稳居主宰地位。但近年来美国观察家和政客多次警告说,美国的主宰地位正受到来自中国的挑战,中国正在迅猛发展自己的太空能力。

中国在2019年初(1月3日)的“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地在月球冯·卡门环形山着陆,这是人类探测器首次月球背面着陆。

2020年6月中国发射了第55颗北斗导航卫星,提前完成了“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组网。“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开通后成为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竞争者。

今年5月中国的“天问一号”探测器在火星着陆。中国成为美国之外第一个将探测器送上火星的国家,令中国在行星探测领域跻身世界前列。

“天宫号”空间站

中国刚投入使用的空间站是目前“国际空间站”之外唯一的空间站。自1998年投入使用的国际空间站已经接待了来自19个国家的200多名宇航员和研究人员进行太空研究。但美国由于国家安全原因把中国排除在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合作之外。

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限制中美航天合作的沃尔夫条款。该条款禁止美国航天局接待中国官方的访问者。同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年度财政开支法案中也有禁止美中在航天领域科研合作的条款。

国际空间站预计在2024年退役。美国媒体报道说,如果美国及其合作伙伴不给国际空间站“延寿”,那么2024年后中国的“天宫号”将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另外,受美国法律限制,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也不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

夸大了中国成就?

对中国宇航员进入空间站发出祝贺的美国航天局局长比尔·纳尔逊(Bill Nelson)不久前将中国称作是在太空领域“咄咄逼人的竞争者”。5月他在美国国会听证美国资助载人登月项目时警告说,美国对中国的太空发展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中国的探测器在月球背面成功着陆后,特朗普时期的副总统彭斯呼吁美国争取在5年内派宇航员重返月球,在同俄罗斯与中国的太空竞赛中占据制高点。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纳尔逊和特朗普政府一样,把中国视为太空竞赛的总体竞争者,而非仅仅是登月计划的竞争者。不过世界安全基金会的项目规划主任莱恩·维登 (Brian Weeden)则认为把中国渲染为严峻威胁不妥,那样反倒符合了中国自己的政治目标。

莱恩·维登说中国正努力利用其空间站显示中国成了太空大国,不断提及太空竞赛和对中国空间站的担心反而令中国要传递的政治信息得到加强。他认为中国的空间站投入使用虽然是个重要的成就,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在太空领域已经同美国并驾齐驱,更不用说赶超美国。

新旧太空竞赛

使用寿命即将到期的国际空间站主要是冷战后美国与俄罗斯合作的产物。相比之下,中国的“天宫号”空间站是建立于美中日益对立、新冷战气氛逐渐形成的背景下。

上世纪冷战时期的美苏太空竞争也充满意识形态竞争意味,双方都借领先的航天成就体现己方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当时的美国也和现在一样,担心丧失自己的主宰地位。

战后美国和苏联都竞相发展装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技术。在发展弹道导弹过程中,美苏都认为太空飞行的技术优势具有重大的安全和战略价值。与此同时,美苏也把太空技术成就看作技术优势和意识形态先进的重要象征。

美苏在拥有弹道导弹技术后,苏联在1957年10月4日首先成功发射人造卫星,在卫星竞赛中领先。随后苏联在1961年4月12日将宇航员加加林送入地球轨道,使其成为人类第一个太空人。

苏联的领先给美国造成极大震动。美国总统肯尼迪加大赌注,制定了送人上月球的雄心勃勃的计划。1969年7月美国的阿波罗11号登月成功,超过了之前苏联的所有成就。

大部分评论员都认为通过成功登月,美国赢得了太空竞赛,为太空竞赛划上了句号。

在目前美国同中国、俄罗斯对立加剧,中俄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联盟看作潜在威胁和对手的时候,中国同俄罗斯在全面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同时,在太空领域也不断加强合作。

2021年在俄罗斯庆祝加加林进入太空60周年的时候同中国签署了关于联合建设月球基地的备忘录。

最近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后,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希望俄罗斯宇航员不久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也希望中国宇航员能进入俄罗斯计划在2025年建成的新太空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中国今后两年将完成天宫空间站的布局。2024年国际空间站退役后,中国的空间站可能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BBC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6月17日,中国发射神舟12号飞船将3名宇航员送入中国空间站的“天河号”核心舱。该核心舱于4月29日被发射进入地球轨道。中国还计划今明两年再发射“问天号”实验舱和“梦天号”实验舱,进一步扩大空间站。

媒体报道把空间站视为衡量国家经济,科技和综合国力的标志,认为在近地轨道的空间站进行的科技试验能促进空间科学、生命科学等空间技术,并带动相关领域技术创新。除了科技创新,空间站研究还能获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美国CNN报道认为,中国建立载人空间站把中美两国在经济、技术和地缘政治的竞争推向太空,太空现在成为中美角力的又一个关键的领域。报道说,具有多用途的太空技术关乎科技发展和国家的国际地位。

中国太空能力

在苏联解体后的一些年中美国在太空领域没有了竞争者,稳居主宰地位。但近年来美国观察家和政客多次警告说,美国的主宰地位正受到来自中国的挑战,中国正在迅猛发展自己的太空能力。

中国在2019年初(1月3日)的“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地在月球冯·卡门环形山着陆,这是人类探测器首次月球背面着陆。

2020年6月中国发射了第55颗北斗导航卫星,提前完成了“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组网。“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开通后成为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竞争者。

今年5月中国的“天问一号”探测器在火星着陆。中国成为美国之外第一个将探测器送上火星的国家,令中国在行星探测领域跻身世界前列。

“天宫号”空间站

中国刚投入使用的空间站是目前“国际空间站”之外唯一的空间站。自1998年投入使用的国际空间站已经接待了来自19个国家的200多名宇航员和研究人员进行太空研究。但美国由于国家安全原因把中国排除在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合作之外。

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限制中美航天合作的沃尔夫条款。该条款禁止美国航天局接待中国官方的访问者。同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年度财政开支法案中也有禁止美中在航天领域科研合作的条款。

国际空间站预计在2024年退役。美国媒体报道说,如果美国及其合作伙伴不给国际空间站“延寿”,那么2024年后中国的“天宫号”将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另外,受美国法律限制,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也不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

夸大了中国成就?

对中国宇航员进入空间站发出祝贺的美国航天局局长比尔·纳尔逊(Bill Nelson)不久前将中国称作是在太空领域“咄咄逼人的竞争者”。5月他在美国国会听证美国资助载人登月项目时警告说,美国对中国的太空发展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中国的探测器在月球背面成功着陆后,特朗普时期的副总统彭斯呼吁美国争取在5年内派宇航员重返月球,在同俄罗斯与中国的太空竞赛中占据制高点。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纳尔逊和特朗普政府一样,把中国视为太空竞赛的总体竞争者,而非仅仅是登月计划的竞争者。不过世界安全基金会的项目规划主任莱恩·维登 (Brian Weeden)则认为把中国渲染为严峻威胁不妥,那样反倒符合了中国自己的政治目标。

莱恩·维登说中国正努力利用其空间站显示中国成了太空大国,不断提及太空竞赛和对中国空间站的担心反而令中国要传递的政治信息得到加强。他认为中国的空间站投入使用虽然是个重要的成就,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在太空领域已经同美国并驾齐驱,更不用说赶超美国。

新旧太空竞赛

使用寿命即将到期的国际空间站主要是冷战后美国与俄罗斯合作的产物。相比之下,中国的“天宫号”空间站是建立于美中日益对立、新冷战气氛逐渐形成的背景下。

上世纪冷战时期的美苏太空竞争也充满意识形态竞争意味,双方都借领先的航天成就体现己方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当时的美国也和现在一样,担心丧失自己的主宰地位。

战后美国和苏联都竞相发展装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技术。在发展弹道导弹过程中,美苏都认为太空飞行的技术优势具有重大的安全和战略价值。与此同时,美苏也把太空技术成就看作技术优势和意识形态先进的重要象征。

美苏在拥有弹道导弹技术后,苏联在1957年10月4日首先成功发射人造卫星,在卫星竞赛中领先。随后苏联在1961年4月12日将宇航员加加林送入地球轨道,使其成为人类第一个太空人。

苏联的领先给美国造成极大震动。美国总统肯尼迪加大赌注,制定了送人上月球的雄心勃勃的计划。1969年7月美国的阿波罗11号登月成功,超过了之前苏联的所有成就。

大部分评论员都认为通过成功登月,美国赢得了太空竞赛,为太空竞赛划上了句号。

在目前美国同中国、俄罗斯对立加剧,中俄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联盟看作潜在威胁和对手的时候,中国同俄罗斯在全面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同时,在太空领域也不断加强合作。

2021年在俄罗斯庆祝加加林进入太空60周年的时候同中国签署了关于联合建设月球基地的备忘录。

最近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后,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希望俄罗斯宇航员不久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也希望中国宇航员能进入俄罗斯计划在2025年建成的新太空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启用天宫空间站 美国担心太空主宰地位受威胁

发布日期:2021-06-27 07:08
摘要: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中国今后两年将完成天宫空间站的布局。2024年国际空间站退役后,中国的空间站可能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BBC

【OR  商业新媒体】

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美国太空主宰地位的挑战,但也有分析说,中国在太空探索领域尚不能同美国并驾齐驱。

6月17日,中国发射神舟12号飞船将3名宇航员送入中国空间站的“天河号”核心舱。该核心舱于4月29日被发射进入地球轨道。中国还计划今明两年再发射“问天号”实验舱和“梦天号”实验舱,进一步扩大空间站。

媒体报道把空间站视为衡量国家经济,科技和综合国力的标志,认为在近地轨道的空间站进行的科技试验能促进空间科学、生命科学等空间技术,并带动相关领域技术创新。除了科技创新,空间站研究还能获得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美国CNN报道认为,中国建立载人空间站把中美两国在经济、技术和地缘政治的竞争推向太空,太空现在成为中美角力的又一个关键的领域。报道说,具有多用途的太空技术关乎科技发展和国家的国际地位。

中国太空能力

在苏联解体后的一些年中美国在太空领域没有了竞争者,稳居主宰地位。但近年来美国观察家和政客多次警告说,美国的主宰地位正受到来自中国的挑战,中国正在迅猛发展自己的太空能力。

中国在2019年初(1月3日)的“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地在月球冯·卡门环形山着陆,这是人类探测器首次月球背面着陆。

2020年6月中国发射了第55颗北斗导航卫星,提前完成了“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组网。“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开通后成为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竞争者。

今年5月中国的“天问一号”探测器在火星着陆。中国成为美国之外第一个将探测器送上火星的国家,令中国在行星探测领域跻身世界前列。

“天宫号”空间站

中国刚投入使用的空间站是目前“国际空间站”之外唯一的空间站。自1998年投入使用的国际空间站已经接待了来自19个国家的200多名宇航员和研究人员进行太空研究。但美国由于国家安全原因把中国排除在国际空间站的国际合作之外。

201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限制中美航天合作的沃尔夫条款。该条款禁止美国航天局接待中国官方的访问者。同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年度财政开支法案中也有禁止美中在航天领域科研合作的条款。

国际空间站预计在2024年退役。美国媒体报道说,如果美国及其合作伙伴不给国际空间站“延寿”,那么2024年后中国的“天宫号”将成为地球轨道上唯一的载人空间站。

另外,受美国法律限制,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也不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

夸大了中国成就?

对中国宇航员进入空间站发出祝贺的美国航天局局长比尔·纳尔逊(Bill Nelson)不久前将中国称作是在太空领域“咄咄逼人的竞争者”。5月他在美国国会听证美国资助载人登月项目时警告说,美国对中国的太空发展不能掉以轻心。

2019年中国的探测器在月球背面成功着陆后,特朗普时期的副总统彭斯呼吁美国争取在5年内派宇航员重返月球,在同俄罗斯与中国的太空竞赛中占据制高点。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纳尔逊和特朗普政府一样,把中国视为太空竞赛的总体竞争者,而非仅仅是登月计划的竞争者。不过世界安全基金会的项目规划主任莱恩·维登 (Brian Weeden)则认为把中国渲染为严峻威胁不妥,那样反倒符合了中国自己的政治目标。

莱恩·维登说中国正努力利用其空间站显示中国成了太空大国,不断提及太空竞赛和对中国空间站的担心反而令中国要传递的政治信息得到加强。他认为中国的空间站投入使用虽然是个重要的成就,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在太空领域已经同美国并驾齐驱,更不用说赶超美国。

新旧太空竞赛

使用寿命即将到期的国际空间站主要是冷战后美国与俄罗斯合作的产物。相比之下,中国的“天宫号”空间站是建立于美中日益对立、新冷战气氛逐渐形成的背景下。

上世纪冷战时期的美苏太空竞争也充满意识形态竞争意味,双方都借领先的航天成就体现己方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当时的美国也和现在一样,担心丧失自己的主宰地位。

战后美国和苏联都竞相发展装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技术。在发展弹道导弹过程中,美苏都认为太空飞行的技术优势具有重大的安全和战略价值。与此同时,美苏也把太空技术成就看作技术优势和意识形态先进的重要象征。

美苏在拥有弹道导弹技术后,苏联在1957年10月4日首先成功发射人造卫星,在卫星竞赛中领先。随后苏联在1961年4月12日将宇航员加加林送入地球轨道,使其成为人类第一个太空人。

苏联的领先给美国造成极大震动。美国总统肯尼迪加大赌注,制定了送人上月球的雄心勃勃的计划。1969年7月美国的阿波罗11号登月成功,超过了之前苏联的所有成就。

大部分评论员都认为通过成功登月,美国赢得了太空竞赛,为太空竞赛划上了句号。

在目前美国同中国、俄罗斯对立加剧,中俄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联盟看作潜在威胁和对手的时候,中国同俄罗斯在全面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同时,在太空领域也不断加强合作。

2021年在俄罗斯庆祝加加林进入太空60周年的时候同中国签署了关于联合建设月球基地的备忘录。

最近中国开始启用“天宫号”空间站后,俄罗斯媒体报道说,希望俄罗斯宇航员不久能参加中国的空间站项目,也希望中国宇航员能进入俄罗斯计划在2025年建成的新太空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