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中国此次的态度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以朝核为由启动此次美朝博弈,并派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上周末访问韩国,本周美、朝、中、韩四国开始了各自的外交攻势。美国此次的外交目标直逼朝鲜弃核,而朝鲜虽然态度强硬,但目前手里有实际意义的硬牌并不多,其不利的态势显而易见。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朝美博弈调停人

自朝鲜拥核以来,每次朝鲜因拥核而遭美国施压时,其惯用的对抗手段并非手中的核导武器,因为对朝鲜来说,它手中谁也不知道数量和质量的核导力量即便使用,也永远只有一次使用机会,一旦这张牌打出去,手里也就再没有抗衡手段了。所以每次麻烦来临时,它总是借助中、俄两国的力量,以各种手段把中俄两国和自己拉入同一条战线为自己壮胆,并屡试不爽。但此次朝鲜面临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擅长团结盟友对抗外部敌人的拜登,自本月中旬以来通过七国集团(G7)峰会、北约峰会和美俄峰会等一系列外交行动,已经初步实现了两大目标:和长期受到孤立和制裁的俄罗斯缓和了关系;同时让中国的外部环境处于重大不确定状态。这导致本周美朝博弈以来,俄罗斯对美国施压朝鲜的行动一言不发,这使朝鲜失去了两大战略支柱中的一个。而中国此次的态度实际上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调停人这一点,可以从本周中朝两国互在对方党中央机关报发表大使署名文章中一目了然。

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6月21日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遵循两党最高领导人的崇高意志 把朝中友谊花园建设得更加美好》的署名文章中,称“只要朝中两党两国紧密团结,不断加强和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就能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还称朝中友好关系将“对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的中国表示完全支持”。朝方公开将中美关系定性为中国“与美国全方位对抗”,而且其诉求也非常清楚,即:中朝团结如一人,相互支持与合作,共同“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

而同日中国驻朝大使李进军在朝鲜《劳动新闻》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就朝方上述文章诉求的回答是:“我们愿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共谋实现地区长治久安大计,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作出积极贡献。”这种“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的表述,实际上是把中国定位在“沟通”、“协调”和调停人的身份上,这同朝方的理解和希求显然有不小的差距。

此外,细心的读者还都关心到了一件事: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的文章里说:“金正恩同志怀着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于2018年3月、5月、6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三次访问。”但事实上,金正恩在2019年1月7日至10日还有一次访华,当时中共中央联络部还发了新闻,但朝方21日的文章未提此事,只提及金正恩2018年的三次访华。难道多一次访华不更说明金正恩“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吗?

有中国专家为此评论说:李龙男的文章有重大遗漏。金正恩共四次访华,第四次是2019年1月7-10日,他在中国过的生日;李龙南男的文中称金正恩只访华三次,“资料工作不扎实。”

无论如何,涉及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新闻,朝鲜方面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考虑到当前朝鲜在美朝博弈中的困境,这样的文章在发布前甚至都要经平壤审批的。出现现在这种几乎是蓄意遗漏的情况,不禁让人对中朝关系和朝鲜当前面临的外部形势产生种种联想。

有鉴于上述事实,当前朝鲜的境况显然很不乐观。

韩国恐怕很难帮上忙

除了上述朝鲜自身的困局外,美国对此次朝美博弈中几个可能的最大外部阻碍因素似乎也做了充分准备。首要的因素是韩国,可能还包括中、俄两国。

涉及韩国的部分是通过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在韩国的一次非公开座谈会上明确表示的。6月22日,金圣在会晤文在寅后,在美国驻韩国大使馆出席了一个包括韩国前高级外交官、智库研究员和学术界人士参加的非公开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金圣阐述了当前朝美博弈中美国的原则:

部分参加非公开座谈会的韩国人士谈到“通过在制裁上采取更为灵活的态度,利用激励措施把朝鲜吸引到谈判桌前的必要性”时,金圣重申了原则立场,表示“我们对话的大门敞开,随时准备好外交谈判”,但没有直接对相关观点作出肯定,这显示美国并未同意上述观点。

而针对韩国外交部当日稍早时发布的“韩美决定考虑终止(韩美)工作组”的信息,金圣表示“工作组只是重新调整(readjustment),而不是终止(termination)”。韩国《中央日报》介绍背景说:韩美工作组是特朗普政府时期,韩美双方为商讨韩朝经济合作项目与制裁可能出现冲突而于2018年11月成立的协商机制,这被批评为阻碍了韩朝合作的进展。这与上一个问题是相联系的,美国政府对此的态度一目了然。

针对韩美联合演习问题,座谈会上一位与会者对金圣说“希望不要为了推动和朝鲜对话而考虑取消韩美联合演习,希望不要把这两者挂钩”,金圣对此却未表示反对,称“现在两国不是仍在举行缩小版的联合演习吗”?这被认为是重申了美国的立场:韩美军演不会停。

同样,针对有人提出向朝鲜提供疫苗支持等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金圣倒是做出了相当积极的反应。据称,金圣认为“应当从纯粹为朝鲜居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层面,而不是激励朝鲜同意对话的层面”考虑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也就是说,对朝鲜抗疫的人道主义援助不能和让朝鲜同意对话相联系,这是两码事。

上述与会者的提问,基本上反映了当前文在寅政府的对朝鲜立场,而作为美国政府代表,金圣的回答是相当明确的,这实际上是拜登政府就此次朝美博弈对文在寅政府半公开地挑明了美国的立场。

而在前一天的6月21日,金圣在韩美日朝核首席代表协商会的开场发言中表示:“我们敦促所有联合国成员国,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理事国遵守好安理会为应对朝鲜给国际社会带来的威胁而作出的决议。”这无疑是告诉中俄两国,在此次逼朝鲜弃核的博弈中,不得违反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不得暗中帮助朝鲜。

此外,金与正6月21日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对金正恩称朝鲜对美国做好了“对话和对决”的准备表示“有趣”一事,向美国泼冷水说“错误的期待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失望”,这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但美国总统拜登同日致信国会,称他决定将自2008年延续至今的涉朝鲜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也将延长。

国际媒体评论说,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据报道,如制裁时间不延长,美国涉朝国家紧急状态就将于6月26日到期。

上述这一切表明,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在中俄两国似乎都对与朝鲜站在同一战线与美国博弈、让朝鲜继续拥核失去动力的情势下,朝鲜手里牌不多,于是它或者准备弃核,或者更有可能与美国合谋,走向核冻结的道路,若如此,东亚就要地动山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朝鲜手里牌已不多

发布日期:2021-06-25 14:48
摘要: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中国此次的态度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以朝核为由启动此次美朝博弈,并派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上周末访问韩国,本周美、朝、中、韩四国开始了各自的外交攻势。美国此次的外交目标直逼朝鲜弃核,而朝鲜虽然态度强硬,但目前手里有实际意义的硬牌并不多,其不利的态势显而易见。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朝美博弈调停人

自朝鲜拥核以来,每次朝鲜因拥核而遭美国施压时,其惯用的对抗手段并非手中的核导武器,因为对朝鲜来说,它手中谁也不知道数量和质量的核导力量即便使用,也永远只有一次使用机会,一旦这张牌打出去,手里也就再没有抗衡手段了。所以每次麻烦来临时,它总是借助中、俄两国的力量,以各种手段把中俄两国和自己拉入同一条战线为自己壮胆,并屡试不爽。但此次朝鲜面临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擅长团结盟友对抗外部敌人的拜登,自本月中旬以来通过七国集团(G7)峰会、北约峰会和美俄峰会等一系列外交行动,已经初步实现了两大目标:和长期受到孤立和制裁的俄罗斯缓和了关系;同时让中国的外部环境处于重大不确定状态。这导致本周美朝博弈以来,俄罗斯对美国施压朝鲜的行动一言不发,这使朝鲜失去了两大战略支柱中的一个。而中国此次的态度实际上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调停人这一点,可以从本周中朝两国互在对方党中央机关报发表大使署名文章中一目了然。

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6月21日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遵循两党最高领导人的崇高意志 把朝中友谊花园建设得更加美好》的署名文章中,称“只要朝中两党两国紧密团结,不断加强和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就能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还称朝中友好关系将“对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的中国表示完全支持”。朝方公开将中美关系定性为中国“与美国全方位对抗”,而且其诉求也非常清楚,即:中朝团结如一人,相互支持与合作,共同“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

而同日中国驻朝大使李进军在朝鲜《劳动新闻》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就朝方上述文章诉求的回答是:“我们愿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共谋实现地区长治久安大计,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作出积极贡献。”这种“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的表述,实际上是把中国定位在“沟通”、“协调”和调停人的身份上,这同朝方的理解和希求显然有不小的差距。

此外,细心的读者还都关心到了一件事: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的文章里说:“金正恩同志怀着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于2018年3月、5月、6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三次访问。”但事实上,金正恩在2019年1月7日至10日还有一次访华,当时中共中央联络部还发了新闻,但朝方21日的文章未提此事,只提及金正恩2018年的三次访华。难道多一次访华不更说明金正恩“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吗?

有中国专家为此评论说:李龙男的文章有重大遗漏。金正恩共四次访华,第四次是2019年1月7-10日,他在中国过的生日;李龙南男的文中称金正恩只访华三次,“资料工作不扎实。”

无论如何,涉及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新闻,朝鲜方面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考虑到当前朝鲜在美朝博弈中的困境,这样的文章在发布前甚至都要经平壤审批的。出现现在这种几乎是蓄意遗漏的情况,不禁让人对中朝关系和朝鲜当前面临的外部形势产生种种联想。

有鉴于上述事实,当前朝鲜的境况显然很不乐观。

韩国恐怕很难帮上忙

除了上述朝鲜自身的困局外,美国对此次朝美博弈中几个可能的最大外部阻碍因素似乎也做了充分准备。首要的因素是韩国,可能还包括中、俄两国。

涉及韩国的部分是通过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在韩国的一次非公开座谈会上明确表示的。6月22日,金圣在会晤文在寅后,在美国驻韩国大使馆出席了一个包括韩国前高级外交官、智库研究员和学术界人士参加的非公开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金圣阐述了当前朝美博弈中美国的原则:

部分参加非公开座谈会的韩国人士谈到“通过在制裁上采取更为灵活的态度,利用激励措施把朝鲜吸引到谈判桌前的必要性”时,金圣重申了原则立场,表示“我们对话的大门敞开,随时准备好外交谈判”,但没有直接对相关观点作出肯定,这显示美国并未同意上述观点。

而针对韩国外交部当日稍早时发布的“韩美决定考虑终止(韩美)工作组”的信息,金圣表示“工作组只是重新调整(readjustment),而不是终止(termination)”。韩国《中央日报》介绍背景说:韩美工作组是特朗普政府时期,韩美双方为商讨韩朝经济合作项目与制裁可能出现冲突而于2018年11月成立的协商机制,这被批评为阻碍了韩朝合作的进展。这与上一个问题是相联系的,美国政府对此的态度一目了然。

针对韩美联合演习问题,座谈会上一位与会者对金圣说“希望不要为了推动和朝鲜对话而考虑取消韩美联合演习,希望不要把这两者挂钩”,金圣对此却未表示反对,称“现在两国不是仍在举行缩小版的联合演习吗”?这被认为是重申了美国的立场:韩美军演不会停。

同样,针对有人提出向朝鲜提供疫苗支持等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金圣倒是做出了相当积极的反应。据称,金圣认为“应当从纯粹为朝鲜居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层面,而不是激励朝鲜同意对话的层面”考虑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也就是说,对朝鲜抗疫的人道主义援助不能和让朝鲜同意对话相联系,这是两码事。

上述与会者的提问,基本上反映了当前文在寅政府的对朝鲜立场,而作为美国政府代表,金圣的回答是相当明确的,这实际上是拜登政府就此次朝美博弈对文在寅政府半公开地挑明了美国的立场。

而在前一天的6月21日,金圣在韩美日朝核首席代表协商会的开场发言中表示:“我们敦促所有联合国成员国,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理事国遵守好安理会为应对朝鲜给国际社会带来的威胁而作出的决议。”这无疑是告诉中俄两国,在此次逼朝鲜弃核的博弈中,不得违反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不得暗中帮助朝鲜。

此外,金与正6月21日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对金正恩称朝鲜对美国做好了“对话和对决”的准备表示“有趣”一事,向美国泼冷水说“错误的期待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失望”,这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但美国总统拜登同日致信国会,称他决定将自2008年延续至今的涉朝鲜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也将延长。

国际媒体评论说,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据报道,如制裁时间不延长,美国涉朝国家紧急状态就将于6月26日到期。

上述这一切表明,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在中俄两国似乎都对与朝鲜站在同一战线与美国博弈、让朝鲜继续拥核失去动力的情势下,朝鲜手里牌不多,于是它或者准备弃核,或者更有可能与美国合谋,走向核冻结的道路,若如此,东亚就要地动山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中国此次的态度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以朝核为由启动此次美朝博弈,并派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上周末访问韩国,本周美、朝、中、韩四国开始了各自的外交攻势。美国此次的外交目标直逼朝鲜弃核,而朝鲜虽然态度强硬,但目前手里有实际意义的硬牌并不多,其不利的态势显而易见。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朝美博弈调停人

自朝鲜拥核以来,每次朝鲜因拥核而遭美国施压时,其惯用的对抗手段并非手中的核导武器,因为对朝鲜来说,它手中谁也不知道数量和质量的核导力量即便使用,也永远只有一次使用机会,一旦这张牌打出去,手里也就再没有抗衡手段了。所以每次麻烦来临时,它总是借助中、俄两国的力量,以各种手段把中俄两国和自己拉入同一条战线为自己壮胆,并屡试不爽。但此次朝鲜面临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擅长团结盟友对抗外部敌人的拜登,自本月中旬以来通过七国集团(G7)峰会、北约峰会和美俄峰会等一系列外交行动,已经初步实现了两大目标:和长期受到孤立和制裁的俄罗斯缓和了关系;同时让中国的外部环境处于重大不确定状态。这导致本周美朝博弈以来,俄罗斯对美国施压朝鲜的行动一言不发,这使朝鲜失去了两大战略支柱中的一个。而中国此次的态度实际上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调停人这一点,可以从本周中朝两国互在对方党中央机关报发表大使署名文章中一目了然。

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6月21日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遵循两党最高领导人的崇高意志 把朝中友谊花园建设得更加美好》的署名文章中,称“只要朝中两党两国紧密团结,不断加强和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就能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还称朝中友好关系将“对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的中国表示完全支持”。朝方公开将中美关系定性为中国“与美国全方位对抗”,而且其诉求也非常清楚,即:中朝团结如一人,相互支持与合作,共同“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

而同日中国驻朝大使李进军在朝鲜《劳动新闻》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就朝方上述文章诉求的回答是:“我们愿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共谋实现地区长治久安大计,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作出积极贡献。”这种“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的表述,实际上是把中国定位在“沟通”、“协调”和调停人的身份上,这同朝方的理解和希求显然有不小的差距。

此外,细心的读者还都关心到了一件事: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的文章里说:“金正恩同志怀着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于2018年3月、5月、6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三次访问。”但事实上,金正恩在2019年1月7日至10日还有一次访华,当时中共中央联络部还发了新闻,但朝方21日的文章未提此事,只提及金正恩2018年的三次访华。难道多一次访华不更说明金正恩“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吗?

有中国专家为此评论说:李龙男的文章有重大遗漏。金正恩共四次访华,第四次是2019年1月7-10日,他在中国过的生日;李龙南男的文中称金正恩只访华三次,“资料工作不扎实。”

无论如何,涉及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新闻,朝鲜方面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考虑到当前朝鲜在美朝博弈中的困境,这样的文章在发布前甚至都要经平壤审批的。出现现在这种几乎是蓄意遗漏的情况,不禁让人对中朝关系和朝鲜当前面临的外部形势产生种种联想。

有鉴于上述事实,当前朝鲜的境况显然很不乐观。

韩国恐怕很难帮上忙

除了上述朝鲜自身的困局外,美国对此次朝美博弈中几个可能的最大外部阻碍因素似乎也做了充分准备。首要的因素是韩国,可能还包括中、俄两国。

涉及韩国的部分是通过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在韩国的一次非公开座谈会上明确表示的。6月22日,金圣在会晤文在寅后,在美国驻韩国大使馆出席了一个包括韩国前高级外交官、智库研究员和学术界人士参加的非公开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金圣阐述了当前朝美博弈中美国的原则:

部分参加非公开座谈会的韩国人士谈到“通过在制裁上采取更为灵活的态度,利用激励措施把朝鲜吸引到谈判桌前的必要性”时,金圣重申了原则立场,表示“我们对话的大门敞开,随时准备好外交谈判”,但没有直接对相关观点作出肯定,这显示美国并未同意上述观点。

而针对韩国外交部当日稍早时发布的“韩美决定考虑终止(韩美)工作组”的信息,金圣表示“工作组只是重新调整(readjustment),而不是终止(termination)”。韩国《中央日报》介绍背景说:韩美工作组是特朗普政府时期,韩美双方为商讨韩朝经济合作项目与制裁可能出现冲突而于2018年11月成立的协商机制,这被批评为阻碍了韩朝合作的进展。这与上一个问题是相联系的,美国政府对此的态度一目了然。

针对韩美联合演习问题,座谈会上一位与会者对金圣说“希望不要为了推动和朝鲜对话而考虑取消韩美联合演习,希望不要把这两者挂钩”,金圣对此却未表示反对,称“现在两国不是仍在举行缩小版的联合演习吗”?这被认为是重申了美国的立场:韩美军演不会停。

同样,针对有人提出向朝鲜提供疫苗支持等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金圣倒是做出了相当积极的反应。据称,金圣认为“应当从纯粹为朝鲜居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层面,而不是激励朝鲜同意对话的层面”考虑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也就是说,对朝鲜抗疫的人道主义援助不能和让朝鲜同意对话相联系,这是两码事。

上述与会者的提问,基本上反映了当前文在寅政府的对朝鲜立场,而作为美国政府代表,金圣的回答是相当明确的,这实际上是拜登政府就此次朝美博弈对文在寅政府半公开地挑明了美国的立场。

而在前一天的6月21日,金圣在韩美日朝核首席代表协商会的开场发言中表示:“我们敦促所有联合国成员国,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理事国遵守好安理会为应对朝鲜给国际社会带来的威胁而作出的决议。”这无疑是告诉中俄两国,在此次逼朝鲜弃核的博弈中,不得违反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不得暗中帮助朝鲜。

此外,金与正6月21日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对金正恩称朝鲜对美国做好了“对话和对决”的准备表示“有趣”一事,向美国泼冷水说“错误的期待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失望”,这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但美国总统拜登同日致信国会,称他决定将自2008年延续至今的涉朝鲜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也将延长。

国际媒体评论说,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据报道,如制裁时间不延长,美国涉朝国家紧急状态就将于6月26日到期。

上述这一切表明,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在中俄两国似乎都对与朝鲜站在同一战线与美国博弈、让朝鲜继续拥核失去动力的情势下,朝鲜手里牌不多,于是它或者准备弃核,或者更有可能与美国合谋,走向核冻结的道路,若如此,东亚就要地动山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朝鲜手里牌已不多

发布日期:2021-06-25 14:48
摘要: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中国此次的态度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曹辛

【OR  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以朝核为由启动此次美朝博弈,并派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上周末访问韩国,本周美、朝、中、韩四国开始了各自的外交攻势。美国此次的外交目标直逼朝鲜弃核,而朝鲜虽然态度强硬,但目前手里有实际意义的硬牌并不多,其不利的态势显而易见。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朝美博弈调停人

自朝鲜拥核以来,每次朝鲜因拥核而遭美国施压时,其惯用的对抗手段并非手中的核导武器,因为对朝鲜来说,它手中谁也不知道数量和质量的核导力量即便使用,也永远只有一次使用机会,一旦这张牌打出去,手里也就再没有抗衡手段了。所以每次麻烦来临时,它总是借助中、俄两国的力量,以各种手段把中俄两国和自己拉入同一条战线为自己壮胆,并屡试不爽。但此次朝鲜面临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擅长团结盟友对抗外部敌人的拜登,自本月中旬以来通过七国集团(G7)峰会、北约峰会和美俄峰会等一系列外交行动,已经初步实现了两大目标:和长期受到孤立和制裁的俄罗斯缓和了关系;同时让中国的外部环境处于重大不确定状态。这导致本周美朝博弈以来,俄罗斯对美国施压朝鲜的行动一言不发,这使朝鲜失去了两大战略支柱中的一个。而中国此次的态度实际上是:将自己定位成朝美博弈的调停人,而非与朝鲜同一阵营。

中国将自己定位为调停人这一点,可以从本周中朝两国互在对方党中央机关报发表大使署名文章中一目了然。

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6月21日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遵循两党最高领导人的崇高意志 把朝中友谊花园建设得更加美好》的署名文章中,称“只要朝中两党两国紧密团结,不断加强和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就能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还称朝中友好关系将“对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的中国表示完全支持”。朝方公开将中美关系定性为中国“与美国全方位对抗”,而且其诉求也非常清楚,即:中朝团结如一人,相互支持与合作,共同“与美国全方位对抗”、粉碎“敌对势力的恶劣挑战和阻挠阴谋。”

而同日中国驻朝大使李进军在朝鲜《劳动新闻》发表的署名文章中,就朝方上述文章诉求的回答是:“我们愿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共谋实现地区长治久安大计,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作出积极贡献。”这种“同朝方及有关方加强沟通协调”的表述,实际上是把中国定位在“沟通”、“协调”和调停人的身份上,这同朝方的理解和希求显然有不小的差距。

此外,细心的读者还都关心到了一件事: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的文章里说:“金正恩同志怀着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于2018年3月、5月、6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三次访问。”但事实上,金正恩在2019年1月7日至10日还有一次访华,当时中共中央联络部还发了新闻,但朝方21日的文章未提此事,只提及金正恩2018年的三次访华。难道多一次访华不更说明金正恩“加强和发展朝中友谊这一两国人民共同宝贵财富的崇高意志”吗?

有中国专家为此评论说:李龙男的文章有重大遗漏。金正恩共四次访华,第四次是2019年1月7-10日,他在中国过的生日;李龙南男的文中称金正恩只访华三次,“资料工作不扎实。”

无论如何,涉及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新闻,朝鲜方面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考虑到当前朝鲜在美朝博弈中的困境,这样的文章在发布前甚至都要经平壤审批的。出现现在这种几乎是蓄意遗漏的情况,不禁让人对中朝关系和朝鲜当前面临的外部形势产生种种联想。

有鉴于上述事实,当前朝鲜的境况显然很不乐观。

韩国恐怕很难帮上忙

除了上述朝鲜自身的困局外,美国对此次朝美博弈中几个可能的最大外部阻碍因素似乎也做了充分准备。首要的因素是韩国,可能还包括中、俄两国。

涉及韩国的部分是通过美国新任朝鲜事务特别代表金圣在韩国的一次非公开座谈会上明确表示的。6月22日,金圣在会晤文在寅后,在美国驻韩国大使馆出席了一个包括韩国前高级外交官、智库研究员和学术界人士参加的非公开座谈会,在这次座谈会上,金圣阐述了当前朝美博弈中美国的原则:

部分参加非公开座谈会的韩国人士谈到“通过在制裁上采取更为灵活的态度,利用激励措施把朝鲜吸引到谈判桌前的必要性”时,金圣重申了原则立场,表示“我们对话的大门敞开,随时准备好外交谈判”,但没有直接对相关观点作出肯定,这显示美国并未同意上述观点。

而针对韩国外交部当日稍早时发布的“韩美决定考虑终止(韩美)工作组”的信息,金圣表示“工作组只是重新调整(readjustment),而不是终止(termination)”。韩国《中央日报》介绍背景说:韩美工作组是特朗普政府时期,韩美双方为商讨韩朝经济合作项目与制裁可能出现冲突而于2018年11月成立的协商机制,这被批评为阻碍了韩朝合作的进展。这与上一个问题是相联系的,美国政府对此的态度一目了然。

针对韩美联合演习问题,座谈会上一位与会者对金圣说“希望不要为了推动和朝鲜对话而考虑取消韩美联合演习,希望不要把这两者挂钩”,金圣对此却未表示反对,称“现在两国不是仍在举行缩小版的联合演习吗”?这被认为是重申了美国的立场:韩美军演不会停。

同样,针对有人提出向朝鲜提供疫苗支持等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金圣倒是做出了相当积极的反应。据称,金圣认为“应当从纯粹为朝鲜居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层面,而不是激励朝鲜同意对话的层面”考虑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也就是说,对朝鲜抗疫的人道主义援助不能和让朝鲜同意对话相联系,这是两码事。

上述与会者的提问,基本上反映了当前文在寅政府的对朝鲜立场,而作为美国政府代表,金圣的回答是相当明确的,这实际上是拜登政府就此次朝美博弈对文在寅政府半公开地挑明了美国的立场。

而在前一天的6月21日,金圣在韩美日朝核首席代表协商会的开场发言中表示:“我们敦促所有联合国成员国,特别是联合国安理会理事国遵守好安理会为应对朝鲜给国际社会带来的威胁而作出的决议。”这无疑是告诉中俄两国,在此次逼朝鲜弃核的博弈中,不得违反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不得暗中帮助朝鲜。

此外,金与正6月21日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对金正恩称朝鲜对美国做好了“对话和对决”的准备表示“有趣”一事,向美国泼冷水说“错误的期待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失望”,这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但美国总统拜登同日致信国会,称他决定将自2008年延续至今的涉朝鲜国家紧急状态延长一年。这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也将延长。

国际媒体评论说,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延长涉朝国家紧急状态。据报道,如制裁时间不延长,美国涉朝国家紧急状态就将于6月26日到期。

上述这一切表明,在此次迫使朝鲜弃核一事上,拜登政府不会有任何退让。在中俄两国似乎都对与朝鲜站在同一战线与美国博弈、让朝鲜继续拥核失去动力的情势下,朝鲜手里牌不多,于是它或者准备弃核,或者更有可能与美国合谋,走向核冻结的道路,若如此,东亚就要地动山摇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政经频道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