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措施包括对民间教培机构的限制以及抑制学区房炒作。


持续多年的生育限制政策让中国家庭将大量积蓄都投入到子女教育中。

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目前,中国面临人口状况日益恶化的前景,节节高升的教育费用被视为妨碍夫妻生育更多子女的因素。

这些举措当中包括针对民办教培机构的新法律和更严格规定,此类机构被指责助长了城市家庭之间的竞争,推高了教育成本。知情人士举例说,新措施将限制学校放假期间的民办教培机构课程。

另外,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策制定者正讨论一些举措,以抑制中国富裕城市中一波又一波的学区房交易热潮。很多官员都担心房地产市场过热,而学区房炒作通过催生教育焦虑给这个市场添了一把火。

总体而言,上述政策举措旨在遏制被认为推高了很多中国家庭教育成本的两股势头,而教育成本升高反过来被视为是阻碍夫妇生育更多子女的一个因素。

实施了数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已促使许多中国家庭将希望以及大部分积蓄投入到改善孩子的前途上。随着收入增加,中国家庭在私人辅导班上的投入犹如军备竞赛,越来越多的学生为顶级学校的稀缺名额而彼此竞争。

这种主要限于中国一些最富裕城市的竞争极其激烈的教育制度,引发了人们对较贫困的农村地区上进机会有限的担忧。在中国去年宣布实现了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后,解决农村教育问题已成为政府的一项优先任务。

对中国政府来说,利害攸关的是,要确保教育这个越来越容易引爆情绪的社会问题仍然牢牢控制在政府手中;在过去这一年里,民办教育机构在中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大力投资下迅速扩张。

而在这一切背后隐约可见的是对中国人口前景的新担忧,这个问题已迅速跃居中国政府政治议程的重中之重。在上个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国出生率下降问题描述为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上个月公布的每10年进行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适龄劳动人口减少,老龄人口数量激增,中国人口即将迎来一个历史性转折点。人口普查结果公布数周之后,中国政府就宣布了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而且决策者目前正在权衡是否完全取消生育限制。

中国政府在宣布最新生育规定时表示,政府还将为教育和儿童养育提供配套支持措施,但没有予以详细说明。

不过,中国政府官员和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明确表明,民办教育(尤其是校外教培机构)以及学区房炒作会阻碍政府目标的实现。

特别是在习近平本月敦促官员制定有关民办教育的法规之后,整顿民办教育的力度逐渐加大。中国教育部一周后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措施,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教育部还颁布了对小学和初中书面家庭作业时间总量的新限制,为民办培训机构教师制定一套新的许可制度,并为校外教育培训活动制定了详细的指导方针。

据知情人士透露,官方计划下月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在一些大城市禁止针对6至18岁学生的线上线下寒暑假课外辅导。这些知情人士说,如果试点取得成功,该计划将推广至全国其他地区。路透(Reuters)早些时候报道了相关计划。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简称:市场监管总局)已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公司支持的十几家教育初创公司处以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罚款。市场监管总局负责领导当前针对国内科技行业的反垄断行动。

腾讯不予置评,阿里巴巴和教育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虽然官方以欺诈指控为由实施罚款,但了解相关监管行动的人士透露,官员们普遍更担心课外辅导给较富裕的学生带来不可逾越的优势,并助长社会焦虑,这种焦虑情绪已压制了人们生育更多孩子的意愿。

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同时生育率下降,全国各地补习班激增,导致学校竞争加剧。这与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和新加坡的情况如出一辙。

据有政府背景的智库中国教育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Education)的数据,在有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2016年,中国有75%以上的一年级至高三学生参加了课后辅导班。据信,这一数字在过去五年里有增无减。

在北京,因为担心孩子会落后,很多家庭都聘请课外辅导老师,每月的教育费用折合成美元达到数百、甚至数千美元。

41岁的北京居民Xie Weina每月要为10岁的儿子支付折合1,500美元左右的课外辅导费用,辅导的内容包括每周两次作文课、三次线上英语课、一次线下英语课、一次数学课,周末还要上篮球和足球课。

Xie说,她儿子的课外班安排跟他的同学相比来说不算什么,这些学生家长都被担忧和焦虑从众心理所驱使。

Xie还称,中国大城市的父母就是在为那些教育培训中心打工。

尽管Xie认为中国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的竞争已经失控,但对于政府在学校假期禁止课外辅导的做法,她还是有担心,生怕对于像她这样的上班族父母来说,孩子如果没人看管,最终可能就会整天玩电子游戏。

政府有关部门还十分重视热门公立学校附近价格飞涨的学区房问题。父母买了这类学区房,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拿到入学资格。

近年来,官方媒体曾刊发新闻报道,称一些家庭花费相当于数百万美元,在名校附近购买蜗居学区房。准父母请咨询顾问来找出可能建新学校的社区,希望早下手买到未建成学校附近的住房,以便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将来就学。

作为回应,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已关停了以热门学校学区房为卖点推销的房产中介,政府担心这种房产推介可能会加剧购房恐慌。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切断拥有住房和接受良好教育之间的联系,中国教育部还开始起草一项计划,将扩大上海的一个试点项目,让教师在学校之间轮岗。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新政在鼓励生育方面是否会产生重大作用。中国大城市的新生儿数量一直远低于农村地区,城市的年轻夫妇因为经济压力加大而推迟生育。在首都北京,新生儿数量在2017年达到顶峰,此后持续下降,去年降至10年来的最低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寻求逆转出生率下滑势头,着眼于遏制教育成本上升

发布日期:2021-06-25 09:04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措施包括对民间教培机构的限制以及抑制学区房炒作。


持续多年的生育限制政策让中国家庭将大量积蓄都投入到子女教育中。

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目前,中国面临人口状况日益恶化的前景,节节高升的教育费用被视为妨碍夫妻生育更多子女的因素。

这些举措当中包括针对民办教培机构的新法律和更严格规定,此类机构被指责助长了城市家庭之间的竞争,推高了教育成本。知情人士举例说,新措施将限制学校放假期间的民办教培机构课程。

另外,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策制定者正讨论一些举措,以抑制中国富裕城市中一波又一波的学区房交易热潮。很多官员都担心房地产市场过热,而学区房炒作通过催生教育焦虑给这个市场添了一把火。

总体而言,上述政策举措旨在遏制被认为推高了很多中国家庭教育成本的两股势头,而教育成本升高反过来被视为是阻碍夫妇生育更多子女的一个因素。

实施了数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已促使许多中国家庭将希望以及大部分积蓄投入到改善孩子的前途上。随着收入增加,中国家庭在私人辅导班上的投入犹如军备竞赛,越来越多的学生为顶级学校的稀缺名额而彼此竞争。

这种主要限于中国一些最富裕城市的竞争极其激烈的教育制度,引发了人们对较贫困的农村地区上进机会有限的担忧。在中国去年宣布实现了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后,解决农村教育问题已成为政府的一项优先任务。

对中国政府来说,利害攸关的是,要确保教育这个越来越容易引爆情绪的社会问题仍然牢牢控制在政府手中;在过去这一年里,民办教育机构在中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大力投资下迅速扩张。

而在这一切背后隐约可见的是对中国人口前景的新担忧,这个问题已迅速跃居中国政府政治议程的重中之重。在上个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国出生率下降问题描述为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上个月公布的每10年进行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适龄劳动人口减少,老龄人口数量激增,中国人口即将迎来一个历史性转折点。人口普查结果公布数周之后,中国政府就宣布了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而且决策者目前正在权衡是否完全取消生育限制。

中国政府在宣布最新生育规定时表示,政府还将为教育和儿童养育提供配套支持措施,但没有予以详细说明。

不过,中国政府官员和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明确表明,民办教育(尤其是校外教培机构)以及学区房炒作会阻碍政府目标的实现。

特别是在习近平本月敦促官员制定有关民办教育的法规之后,整顿民办教育的力度逐渐加大。中国教育部一周后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措施,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教育部还颁布了对小学和初中书面家庭作业时间总量的新限制,为民办培训机构教师制定一套新的许可制度,并为校外教育培训活动制定了详细的指导方针。

据知情人士透露,官方计划下月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在一些大城市禁止针对6至18岁学生的线上线下寒暑假课外辅导。这些知情人士说,如果试点取得成功,该计划将推广至全国其他地区。路透(Reuters)早些时候报道了相关计划。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简称:市场监管总局)已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公司支持的十几家教育初创公司处以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罚款。市场监管总局负责领导当前针对国内科技行业的反垄断行动。

腾讯不予置评,阿里巴巴和教育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虽然官方以欺诈指控为由实施罚款,但了解相关监管行动的人士透露,官员们普遍更担心课外辅导给较富裕的学生带来不可逾越的优势,并助长社会焦虑,这种焦虑情绪已压制了人们生育更多孩子的意愿。

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同时生育率下降,全国各地补习班激增,导致学校竞争加剧。这与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和新加坡的情况如出一辙。

据有政府背景的智库中国教育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Education)的数据,在有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2016年,中国有75%以上的一年级至高三学生参加了课后辅导班。据信,这一数字在过去五年里有增无减。

在北京,因为担心孩子会落后,很多家庭都聘请课外辅导老师,每月的教育费用折合成美元达到数百、甚至数千美元。

41岁的北京居民Xie Weina每月要为10岁的儿子支付折合1,500美元左右的课外辅导费用,辅导的内容包括每周两次作文课、三次线上英语课、一次线下英语课、一次数学课,周末还要上篮球和足球课。

Xie说,她儿子的课外班安排跟他的同学相比来说不算什么,这些学生家长都被担忧和焦虑从众心理所驱使。

Xie还称,中国大城市的父母就是在为那些教育培训中心打工。

尽管Xie认为中国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的竞争已经失控,但对于政府在学校假期禁止课外辅导的做法,她还是有担心,生怕对于像她这样的上班族父母来说,孩子如果没人看管,最终可能就会整天玩电子游戏。

政府有关部门还十分重视热门公立学校附近价格飞涨的学区房问题。父母买了这类学区房,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拿到入学资格。

近年来,官方媒体曾刊发新闻报道,称一些家庭花费相当于数百万美元,在名校附近购买蜗居学区房。准父母请咨询顾问来找出可能建新学校的社区,希望早下手买到未建成学校附近的住房,以便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将来就学。

作为回应,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已关停了以热门学校学区房为卖点推销的房产中介,政府担心这种房产推介可能会加剧购房恐慌。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切断拥有住房和接受良好教育之间的联系,中国教育部还开始起草一项计划,将扩大上海的一个试点项目,让教师在学校之间轮岗。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新政在鼓励生育方面是否会产生重大作用。中国大城市的新生儿数量一直远低于农村地区,城市的年轻夫妇因为经济压力加大而推迟生育。在首都北京,新生儿数量在2017年达到顶峰,此后持续下降,去年降至10年来的最低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措施包括对民间教培机构的限制以及抑制学区房炒作。


持续多年的生育限制政策让中国家庭将大量积蓄都投入到子女教育中。

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目前,中国面临人口状况日益恶化的前景,节节高升的教育费用被视为妨碍夫妻生育更多子女的因素。

这些举措当中包括针对民办教培机构的新法律和更严格规定,此类机构被指责助长了城市家庭之间的竞争,推高了教育成本。知情人士举例说,新措施将限制学校放假期间的民办教培机构课程。

另外,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策制定者正讨论一些举措,以抑制中国富裕城市中一波又一波的学区房交易热潮。很多官员都担心房地产市场过热,而学区房炒作通过催生教育焦虑给这个市场添了一把火。

总体而言,上述政策举措旨在遏制被认为推高了很多中国家庭教育成本的两股势头,而教育成本升高反过来被视为是阻碍夫妇生育更多子女的一个因素。

实施了数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已促使许多中国家庭将希望以及大部分积蓄投入到改善孩子的前途上。随着收入增加,中国家庭在私人辅导班上的投入犹如军备竞赛,越来越多的学生为顶级学校的稀缺名额而彼此竞争。

这种主要限于中国一些最富裕城市的竞争极其激烈的教育制度,引发了人们对较贫困的农村地区上进机会有限的担忧。在中国去年宣布实现了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后,解决农村教育问题已成为政府的一项优先任务。

对中国政府来说,利害攸关的是,要确保教育这个越来越容易引爆情绪的社会问题仍然牢牢控制在政府手中;在过去这一年里,民办教育机构在中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大力投资下迅速扩张。

而在这一切背后隐约可见的是对中国人口前景的新担忧,这个问题已迅速跃居中国政府政治议程的重中之重。在上个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国出生率下降问题描述为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上个月公布的每10年进行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适龄劳动人口减少,老龄人口数量激增,中国人口即将迎来一个历史性转折点。人口普查结果公布数周之后,中国政府就宣布了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而且决策者目前正在权衡是否完全取消生育限制。

中国政府在宣布最新生育规定时表示,政府还将为教育和儿童养育提供配套支持措施,但没有予以详细说明。

不过,中国政府官员和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明确表明,民办教育(尤其是校外教培机构)以及学区房炒作会阻碍政府目标的实现。

特别是在习近平本月敦促官员制定有关民办教育的法规之后,整顿民办教育的力度逐渐加大。中国教育部一周后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措施,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教育部还颁布了对小学和初中书面家庭作业时间总量的新限制,为民办培训机构教师制定一套新的许可制度,并为校外教育培训活动制定了详细的指导方针。

据知情人士透露,官方计划下月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在一些大城市禁止针对6至18岁学生的线上线下寒暑假课外辅导。这些知情人士说,如果试点取得成功,该计划将推广至全国其他地区。路透(Reuters)早些时候报道了相关计划。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简称:市场监管总局)已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公司支持的十几家教育初创公司处以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罚款。市场监管总局负责领导当前针对国内科技行业的反垄断行动。

腾讯不予置评,阿里巴巴和教育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虽然官方以欺诈指控为由实施罚款,但了解相关监管行动的人士透露,官员们普遍更担心课外辅导给较富裕的学生带来不可逾越的优势,并助长社会焦虑,这种焦虑情绪已压制了人们生育更多孩子的意愿。

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同时生育率下降,全国各地补习班激增,导致学校竞争加剧。这与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和新加坡的情况如出一辙。

据有政府背景的智库中国教育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Education)的数据,在有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2016年,中国有75%以上的一年级至高三学生参加了课后辅导班。据信,这一数字在过去五年里有增无减。

在北京,因为担心孩子会落后,很多家庭都聘请课外辅导老师,每月的教育费用折合成美元达到数百、甚至数千美元。

41岁的北京居民Xie Weina每月要为10岁的儿子支付折合1,500美元左右的课外辅导费用,辅导的内容包括每周两次作文课、三次线上英语课、一次线下英语课、一次数学课,周末还要上篮球和足球课。

Xie说,她儿子的课外班安排跟他的同学相比来说不算什么,这些学生家长都被担忧和焦虑从众心理所驱使。

Xie还称,中国大城市的父母就是在为那些教育培训中心打工。

尽管Xie认为中国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的竞争已经失控,但对于政府在学校假期禁止课外辅导的做法,她还是有担心,生怕对于像她这样的上班族父母来说,孩子如果没人看管,最终可能就会整天玩电子游戏。

政府有关部门还十分重视热门公立学校附近价格飞涨的学区房问题。父母买了这类学区房,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拿到入学资格。

近年来,官方媒体曾刊发新闻报道,称一些家庭花费相当于数百万美元,在名校附近购买蜗居学区房。准父母请咨询顾问来找出可能建新学校的社区,希望早下手买到未建成学校附近的住房,以便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将来就学。

作为回应,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已关停了以热门学校学区房为卖点推销的房产中介,政府担心这种房产推介可能会加剧购房恐慌。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切断拥有住房和接受良好教育之间的联系,中国教育部还开始起草一项计划,将扩大上海的一个试点项目,让教师在学校之间轮岗。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新政在鼓励生育方面是否会产生重大作用。中国大城市的新生儿数量一直远低于农村地区,城市的年轻夫妇因为经济压力加大而推迟生育。在首都北京,新生儿数量在2017年达到顶峰,此后持续下降,去年降至10年来的最低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OR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
最新资讯
OR
+
广告
OR
MORE +

关闭
特别推荐
OR
+
最新资讯
MORE +

中国寻求逆转出生率下滑势头,着眼于遏制教育成本上升

发布日期:2021-06-25 09:04
摘要: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措施包括对民间教培机构的限制以及抑制学区房炒作。


持续多年的生育限制政策让中国家庭将大量积蓄都投入到子女教育中。

Keith Zhai

【OR  商业新媒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正计划出台新政策举措,以遏制教育费用的不断上涨。目前,中国面临人口状况日益恶化的前景,节节高升的教育费用被视为妨碍夫妻生育更多子女的因素。

这些举措当中包括针对民办教培机构的新法律和更严格规定,此类机构被指责助长了城市家庭之间的竞争,推高了教育成本。知情人士举例说,新措施将限制学校放假期间的民办教培机构课程。

另外,据其中两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策制定者正讨论一些举措,以抑制中国富裕城市中一波又一波的学区房交易热潮。很多官员都担心房地产市场过热,而学区房炒作通过催生教育焦虑给这个市场添了一把火。

总体而言,上述政策举措旨在遏制被认为推高了很多中国家庭教育成本的两股势头,而教育成本升高反过来被视为是阻碍夫妇生育更多子女的一个因素。

实施了数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已促使许多中国家庭将希望以及大部分积蓄投入到改善孩子的前途上。随着收入增加,中国家庭在私人辅导班上的投入犹如军备竞赛,越来越多的学生为顶级学校的稀缺名额而彼此竞争。

这种主要限于中国一些最富裕城市的竞争极其激烈的教育制度,引发了人们对较贫困的农村地区上进机会有限的担忧。在中国去年宣布实现了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后,解决农村教育问题已成为政府的一项优先任务。

对中国政府来说,利害攸关的是,要确保教育这个越来越容易引爆情绪的社会问题仍然牢牢控制在政府手中;在过去这一年里,民办教育机构在中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大力投资下迅速扩张。

而在这一切背后隐约可见的是对中国人口前景的新担忧,这个问题已迅速跃居中国政府政治议程的重中之重。在上个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国出生率下降问题描述为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上个月公布的每10年进行一次的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适龄劳动人口减少,老龄人口数量激增,中国人口即将迎来一个历史性转折点。人口普查结果公布数周之后,中国政府就宣布了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而且决策者目前正在权衡是否完全取消生育限制。

中国政府在宣布最新生育规定时表示,政府还将为教育和儿童养育提供配套支持措施,但没有予以详细说明。

不过,中国政府官员和监管机构最近几周已明确表明,民办教育(尤其是校外教培机构)以及学区房炒作会阻碍政府目标的实现。

特别是在习近平本月敦促官员制定有关民办教育的法规之后,整顿民办教育的力度逐渐加大。中国教育部一周后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措施,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教育部还颁布了对小学和初中书面家庭作业时间总量的新限制,为民办培训机构教师制定一套新的许可制度,并为校外教育培训活动制定了详细的指导方针。

据知情人士透露,官方计划下月采取新的限制措施,在一些大城市禁止针对6至18岁学生的线上线下寒暑假课外辅导。这些知情人士说,如果试点取得成功,该计划将推广至全国其他地区。路透(Reuters)早些时候报道了相关计划。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简称:市场监管总局)已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简称: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等公司支持的十几家教育初创公司处以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罚款。市场监管总局负责领导当前针对国内科技行业的反垄断行动。

腾讯不予置评,阿里巴巴和教育部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虽然官方以欺诈指控为由实施罚款,但了解相关监管行动的人士透露,官员们普遍更担心课外辅导给较富裕的学生带来不可逾越的优势,并助长社会焦虑,这种焦虑情绪已压制了人们生育更多孩子的意愿。

随着中国越来越富裕,同时生育率下降,全国各地补习班激增,导致学校竞争加剧。这与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和新加坡的情况如出一辙。

据有政府背景的智库中国教育学会(Chinese Society of Education)的数据,在有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2016年,中国有75%以上的一年级至高三学生参加了课后辅导班。据信,这一数字在过去五年里有增无减。

在北京,因为担心孩子会落后,很多家庭都聘请课外辅导老师,每月的教育费用折合成美元达到数百、甚至数千美元。

41岁的北京居民Xie Weina每月要为10岁的儿子支付折合1,500美元左右的课外辅导费用,辅导的内容包括每周两次作文课、三次线上英语课、一次线下英语课、一次数学课,周末还要上篮球和足球课。

Xie说,她儿子的课外班安排跟他的同学相比来说不算什么,这些学生家长都被担忧和焦虑从众心理所驱使。

Xie还称,中国大城市的父母就是在为那些教育培训中心打工。

尽管Xie认为中国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的竞争已经失控,但对于政府在学校假期禁止课外辅导的做法,她还是有担心,生怕对于像她这样的上班族父母来说,孩子如果没人看管,最终可能就会整天玩电子游戏。

政府有关部门还十分重视热门公立学校附近价格飞涨的学区房问题。父母买了这类学区房,可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拿到入学资格。

近年来,官方媒体曾刊发新闻报道,称一些家庭花费相当于数百万美元,在名校附近购买蜗居学区房。准父母请咨询顾问来找出可能建新学校的社区,希望早下手买到未建成学校附近的住房,以便他们尚未出生的孩子将来就学。

作为回应,中国政府最近几周已关停了以热门学校学区房为卖点推销的房产中介,政府担心这种房产推介可能会加剧购房恐慌。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切断拥有住房和接受良好教育之间的联系,中国教育部还开始起草一项计划,将扩大上海的一个试点项目,让教师在学校之间轮岗。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新政在鼓励生育方面是否会产生重大作用。中国大城市的新生儿数量一直远低于农村地区,城市的年轻夫妇因为经济压力加大而推迟生育。在首都北京,新生儿数量在2017年达到顶峰,此后持续下降,去年降至10年来的最低点。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社会与文化频道
MORE +